69书吧 > 嗨,检察官夫人 > 第94章 不能娶这个烂货!

第94章 不能娶这个烂货!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静知的话让姚君辰先是惊疑,然后,是漫天而来的喜悦袭卷了他整个胸腔,姚君辰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会这样好事等着他,即然心爱的女人都这么说了,他肯定要掺一脚进来,再说,听了刚才静知的诉说,他终于知道了她们之间因何而离婚,江萧的那个初恋情人回来了,姓什么他记得不太清楚,总之,五年前,他刚淑及娱乐圈,那是还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演员,就从哥哥的嘴里听到过江萧对那个女人爱得失去了理智,甚至违忤了父母,还打算娶那烟花女子为妻,后来,是沈雨蓉带着江夫人奔赴香港把那女人赶走的,至此,他也就没再听到有关于那女人的半点信息,即然是江萧的初恋情人归来让静知与江萧的感情破裂,那他姚君辰对知知展开攻势,就不算是坏人一枚,是破坏静知感情的侩子手吧!

    “即便是你再气我恨我,也不该拿我们的孩子来说事,知知。”江萧的语音很沉重,心里也很难受,如堵了一万吨钢铁,得到她有孕的消息,他丢下工作,欢天喜地地赶过来,他在这儿等了近两个小时,看到的是她与姚君辰有说有笑归来,他原本以为她不会承认,没想到,她承认了,却说孩子不是他的,而是姚家老二,这是他之前史料未及的事情,这个女人怎么能如此对待他?

    硬是要把他的孩子说成是别人的,难道他在她心里已经到了罪无可赦的地步吗?

    “我没有气你,江萧,孩子真不是你的,我们之间已经过去了。”静知再一次郑重地申明,这话让黄佩珊再也不能保持缄默,她奔到了女儿面前,双手按压在静知削瘦的双肩上,面色凝重:“知知,你最好收回这句话,孩子不是江萧的是不可能的,我了解你,你不可能还未与江萧离婚就做出这种事,我的女儿不会这样。”

    “妈,我是说我怀孕了,可是,你有亲口听我说孩子是江萧的吗?人家已经有儿子了,从不稀憾多这么一个,再说,这个孩子到今天刚好两个月,是我与他已经离婚两个月了,这孩子是离开他之后怀上的,这总不能算是对婚姻的不忠,或者是背叛吧!”静知说得头头是道,让黄佩珊完全钻出一丝的空子,也让江萧的一颗心慢慢坠入了深渊寒潭。

    “是的,伯母,都怪我,我已经向父母禀报了这件事,我想过不久就会我们就会举行婚礼,奉子成婚。”

    姚君辰适时逢地凑上来,把所有的话说绝,还不忘伸出手臂,将静知揽进怀抱里,奉子成婚如当头一棒,让江萧一时间六神无主,是呵!他与静知只有那么一次,就是在她卧室里的那一次,他总不能希望仅止一次就出现了奇迹,如果,静知在与他离婚后,与其它的男人发生关系,那也是他不能控制的,离婚了,她已不是他的妻子,人家又怎么可能为他守贞呢?

    凝望着姚君辰亲昵地揽住静知的腰身,下巴贴在她颈窝处,盯望着她的眼眸全是浓郁的卷恋与暖昧,那曾经是他的专属动作,别开了脸,不想看到这令他痛心疾首的画面,喉结一滚,疏狂轻笑:“即然如此,我祝你们幸福。”

    是的,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除了祝她们幸福外,难道还要再对这个早已不把他当回事的女人死缠烂打?他江萧也有尊严,是堂堂E市检察院最优秀的检察官,他不能再为了她尊严与颜面一并尽失,为了她,他已经失去了太多的原则,即然,她选择了与他形同阳路,那么,他成全她!

    语毕,他捏握着手中的戒指,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黄佩珊微愣片刻,这才反应过来,见准女婿高大身影就快消失在门口,她疾步追了出去。“江萧,你不要走,不要走啊!难道你相信这事是真的?”她的喊声并没有让江萧回头,因为,在他签下离婚协议书的那一刻,他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见江萧毫不犹豫就转身离开,她追了几步,人家身高腿长,她追不上,累得气喘吁吁,还差一点闪到了自己的腰,用手捶打着酸疼的腰杆,她绕回了院落,积压多时的怒气排山倒海狂倾而出。

    “姚君辰,你说的是真的么?”她恨恨地看向男人那张如妖孽一般的脸孔,男人漂亮的容颜,细长的桃花眼,都让她恨得牙痒痒,三翻五次,做出这种事情,第一次毁了她的小女儿,这一次又让她的大女儿怀孕,难道这世上的男人都死绝了么?她林家的女儿都要巴着这个妖孽男人不放。更气自己的女儿不争气,静知明知道姚君辰对静芸做出天打雷辟的事情,如今,还要与他纠缠不清。

    “伯母,或者,我更应该叫你一声妈,我是认真,其实,长久以来,我喜欢都是知知,静芸的事是一场意外,我承认我很花心,你老也从来对我没有好感,自从知知做我经纪人后,我就知道她心里早就驻扎了一个名叫莫川的男人,我一直在等,等她忘记曾经那份伤痛,从那段阴霾的岁月里走出来,可是,没想到,这期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我更没想到知知会遇上江萧,与她签下一纸婚姻协议,为了成全知知的幸福,所以,我退出离开E市,想回北京疗伤,没想到在那儿遇到静芸,对静芸的伤害我罪不可赦,我也不求你原谅,只是,伯母,江萧已经有了儿子,邓便是静知回头,他也没有办法让所有的历史重新写过,如今,我与知知已经有了属于我们自己的孩子,孩子不能成为没有爸爸,或者没有妈妈的孩子,我希望你能看在孩子的份上,同意我与枝枝结婚。”

    “我发誓从今往后,我会好好地对知知,事实上,这个世间,除了枝枝之外,从来就没有一个女人能入我的眼。”

    此翻深情的告白已经藏在自己心底很多年了,姚君辰从来都没有想过,他会在静知离婚,又再度怀上江萧孩子的时候当着静知与她母亲说出来。

    从他深情款款看静知的眼神,字里行间浓郁的情感,黄佩珊再怎么无知也能体会到他对女儿的感情,已经到了深不可拔的地步,原来,静知是一个抢手货,前有江萧与莫川,现在又有姚君辰,只是,姚君辰的历史她几乎是全部知道,可以说大街小巷无人不知,这样一个花心风流的男人,静知嫁给他能幸福吗?

    再说,静知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姚君辰的吗?其实,姚君辰家境不错,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儿,他老爸也是京都的高官,虽然没有江家那么有权势,不过,总比她们小地方的人要好多了,她最不喜欢的就是姚君辰花心烂情,四处留情,把女儿嫁给他,足实是太冒险了。

    “孩子真的是他的?”黄佩珊最后一次询问女儿,如果静知肚子里的孩子果真是姚君辰的,她这个当妈的,就算是再喜欢江萧,也总不可能逼着人家来认这个孩子。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呢!静知不想再申辩,只是,黯光暗了下去。“是。”

    红唇只吐出一个简洁的字,江萧走了,她不必再伪装,只是,她也不会让母亲左右她的决定。

    听到女儿再一次简洁的回答,黄佩珊气得全身颤抖,她真狠不得拿把锅铲敲醒这个糊涂的女儿,明知道是前面是悬崖,偏偏要睁着双眼睛跳下去,摔得粉身碎骨,她这个当妈的要怎么办?

    “那好,姚君辰,即然你如此喜欢知知,如今,你们又有孩子了,那么,你们就给我在下个月结婚吧!”

    她总不能让知知一个人生下孩子,让她的亲外孙成为人人唾弃的私生子吧!那样的话,她在一群亲戚面前绝对是抬不起头的,光是想着肥舅妈,大姨妈,还有隔壁吴婶一双双讥诮的眸光,她就感到浑身冒冷汗,感到呼吸困难,她无法承受那样视利女人尖锐的目光,不管孩子是谁的,总之,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找个男人把女儿嫁出去,她绝对不允许外孙成为私生子,至少,要给他一个健全的家。

    “妈。”静知没想到母亲会说这样的话,终于正眼看向母亲,陡地提高了音量:“妈,能不能不要这么快,我才刚与江萧离婚,我无法再去适应一段新的婚姻。”

    是的,如果说婚姻是座坟墓,那么,她才刚从那幽深的坟墓里走出来,还没准备迈入第二段婚姻,刚才,她也不过是气江萧,让江萧不再怀疑这个孩子的身份,所以,情急之下,才拉了姚君辰当垫背,没想到,姚花帅居然顺着竿儿往上爬,不仅说的头头是道,还趁机向她与母亲表白了这几年来对她的满腔爱意,对于他心中深藏的感情,有时候,他不是没有表达过,不过,她从来都当做是玩笑,或者笑话来听,她知道自己与姚君辰不适合,所以,一直都对他敬而远之,也从不曾真正给他表白心中情感的机会,如今,真的是一团成麻,赶走了一个,这一个又在这儿赖着不走,这脸皮比城墙还厚上几分。

    “没办法开始?”黄佩珊觉得自己象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般。“没想过要开始另外一段,你却与人家连孩子都造出来了,静知,你是成年人,不是小孩子,这种事能开玩笑吗?如果你没想好,预备要怎么为人父母?”

    这话不是谴责,却是事实,黄佩珊的话堵得静知几乎找不到一句话来辩驳,是呵!她是成年人,如果没有想好,又怎么会怀上姚君辰的孩子?给不是江萧的男人这么大的期望与希冀。

    “伯母,枝枝不是那个意思,放心吧!我即然做了,就肯定会对枝枝负责的。”姚君辰拍胸口保证要给静知母子一个美好的未来,黄佩珊撇了撇嘴,面对姚君辰这翻话,她不想再表达什么,事情都成这个样子,她还有说什么呢,说什么都是多余的,然后,她白了姚君辰一眼转身走进了厨房,都快中午十二点了,得准备午饭了。

    母亲刚闪人,静知满脸笑靥地对姚君辰说:“谢谢你君辰,谢谢你帮我解围。”

    “解围?”姚君辰剑眉微拧,两只细长的桃花眼眯起。“知知,我是认真的,只要你同意嫁我,我发誓会将这个孩子视如己出,比他亲生父亲待他还要好。”

    姚君辰的话让静知如硬块梗在了喉咙间,半天发不出一个字音节。“君辰。”不敢迎视他眼眸中溢满的柔情,以及一脸情似深海,静知别开了眼,将视线投射向了窗外,窗外是一片明朗纯净的天空。

    “我们不合适,再说,这样对你不公平。”

    是的,她愧对姚君辰的一腔柔情蜜意,她已经结过婚了,她配不起他,最重要的是,她不喜欢他,他们在一起,她对他没有那种脸红心跳的感觉,早在五年前,她就知道姚君辰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更何况,与他在一起,是个女人都没有安全感,再说,他曾经让静芸怀孕,这是她,也是她母亲最忌讳的。

    “枝枝。”姚君辰双眸灼热,目光晶亮,他执起她一支玉手,放入唇边轻吻。气息喷吐在她的手背肌肤上,让她肌肤上漫过一阵热乎乎的感觉。

    “能娶你,是我这一生最大的愿望,你从来都不知道你之于我的意义,当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那时,你穿着一袭雪白衣裙,我被一大群歹徒追赶,在你奋不顾身拦在我面前,威胁那群人说如果胆敢伤我,你就要去报警的时候,你不知道,当时,我心中萌发的悸动,我一直都想不透,为么单薄的身子,这么削瘦的身躯,内心会涌发出那么一股力量,让她将我这个大男人挡在身后,对一群穷凶恶极的男人喝斥,从此,你白色的身影,就獝如一股清风活泉钻入我悲剧性的人生,我加入影视圈,知道你正在找工作,给温老板签约的时候,是找你当经纪人为条件的,也许你不会相信,但,这些都是事实,我爱你,我也不知道爱了多少年了,我为什么一直会流恋花丛?那是因为,我一直在想刺激你,你但凡对我有一丝的情感,就不会看着我与其他女明星的绯闻满天飞舞而无动于衷,我一次又一次地与其他女人纠缠在一起,而你根本视若无睹,三翻五次后,我失望了,我暗想着,也许你对莫川那男人的爱恋太深,我最大的胜算就是能够与你朝夕相处,我想,即便是你与莫川之前有再怎么刻骨铭心的感情,日子久了,你终会走出那份悲伤,将他忘掉,从而接纳我,我千算万算,没有算到你会为了捞王毅将出狱而遇到江萧,其实,甚至与他签下了一纸婚姻契约,其实,他能够办到的,我也能够办到,问题是,那段时间我正忙着事业,国内国外到处飞,也失去了我们之间唯一的机会,江萧娶了你,却不知道珍惜你,你知道我心里有多难过吗?我哥告诉我,你与他离婚了,你知道我内心涌出的那份激动吗?知知,我爱你,也希望你能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做孩子的父亲,我不在乎他是江萧的骨肉,只要是你的孩子,爱屋及乌,我会把他当做是自己亲生的孩子来对待。”

    对于姚君辰的再次表白,静知感到有些讶异,她没想到,在她挡在他身前,喝斥那一伙歹徒的时候,某些情缘就已经注定,他说,是他当时大意错过了与她发展这段恋情的机会,上苍冥冥之中,让她与江萧擦出爱情的火花,是不是早就注定安排的,他不明白,即便没有江萧,就算是她忘记了莫川,她也不会爱上他,不爱就是不爱,没有任何的理由可言,如果她对他有感觉,不可能与他相处了五年,才是一颗孤寂清冷的心。

    “孩子不能没有父亲,正如你母亲所言,你总不能让他成为私生子吧!再说,带着一个孩子生活,是非常幸苦的,让我帮你,好吗?”姚君唇见她迟迟不肯答应,语气变得小心冀冀,满眼闪烁着希冀之光,他多想成为她的老公,成为她孩子的父亲,想得连心与肺都疼。

    也是,孩子不能没有一个完整的家,更何况,她估计江萧不会就这样打退堂鼓,为了就远地断绝他的念头,她低下了头,从红唇里益出几字:“让我考虑考虑吧!”

    细长的桃花眼晶亮的神彩闪烁,至少,她没有断然拒绝,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比预料的结果要好很多倍了,她要考虑,他就给她时间,五六年都熬过来了,他也不在乎再等这么一点时间。

    姚君辰欣赏应允,高兴地一把将她紧紧地拥进了宽阔的胸怀里。

    *

    “什么?你要娶林静知?”姚君辰的话等于是在姚家扔下了一枚炸弹,让平静了好久的姚家波浪滔天,海涛滚滚。

    在一屋子人沉默了半天后,姚夫人是最先沉不住气的那一个,她不敢相信地大声质问出来,想再一次确定一下。

    “是的,妈,爸,我要娶静知。”姚君辰满脸坚定地冲着一屋子的家人宣布,对,不是请求,而是宣布,不管父母同不同意,他娶静知是没有能够挡得了。

    “林静知?”姚政委浓眉一根根竖起,厚厚的唇掀开:“是不是江政勋的二媳妇儿?”

    “是。”姚君辰毫不避讳盈于承认,也不管老父老母能不能够承受得住。“老二,你是不是疯了,脑子进水了?”姚庭轩也没有想到老二动真格的,前两天他去E市,是看到他与林静知在一起,他以为老二只是玩一无,反正,他向来都抱着游戏人间的态度,再加上自己当时有事,所以,也就没有仔细去盘问他,就在一个小时前,老二给他打电话,把他从公司里电回来,说是有大事要宣布,没想到,就是他与林静知的婚事?

    “哥,每一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你也不希望我步你后尘。”说这话时候,他凌厉的眸光自是落到了站在姚庭轩身后,那个白衣素裙的女人脸上,女人五官还算精美,只是,柔美的轮廓常年都带着一缕动人的忧郁,身骨子也瘦削的很,就象是《红缕梦》里的林黛玉,不知道那一天就会香消玉殒?这也是她不会为姚家传递香火最主要的原因,身体不好,年幼就带着病,要不是多年前,姚家看中了敖雪莲家的权势,也不会要了这段政婚姻,而这段婚姻,自是让相互没有感情的一对男女死死绑在了起,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敖雪莲身子骨弱,可脑子可灵活的很,听到兄弟话中有话,她及时敛下了眼睫,长长的眼睫及时遮掩住了眼睛里的忧伤情绪。

    “君辰。”姚庭轩回首瞟了一眼娇妻,出声轻责,他虽然不爱这个女人,可是,结婚近十年来,她们也算是相敬如宾,彼此间,没有男女之间的激情,却有着夫妻间淡淡的相濡以沫,最让他无法释怀的,就是她不能为他孕育一男半女。

    怕伤她的心,姚庭轩想让弟弟别把这话挑明了说。

    “你哥有什么不好?夫妻恩爱,事业有成,君辰,自从,你水听我与你爸爸的话,六年前,你在美国与那个女人相爱,我并没加以阻止,结果怎么样?你让人家坑了,人家变了心还让人四处追杀你。”

    姚夫人想到多年前儿子那桩荒唐中至今还心有余悸,这一次,她绝对不能让儿子再原闹了,而且,他要娶的,却是江家不要的儿媳妇,她不牟去捡那么一个破鞋,绝对不能。

    “妈,我早就说过了,那些人不是黛丽丝派过来的,是她族亲里的人派来的。”即便是他与黛丽丝不相爱,可是,他们分手的时候讲好的,都希望彼此能够幸福,她不会把事情做的那么绝。

    他都向家人说了无数遍了,可是,姚夫人就是死离筋,她认定的事,别人怎么说也是白搭。

    “不管你怎么说?这件事,我坚决不会同意。”笑话,她姚家再怎么无权无势,也绝对不能去捡人家的剩菜剩饭吃?她还要在这京都之地混呢!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她遇到那些牌友,岂不成了人家的笑柄,连腰板子都直不起来了。

    以前,她早看到儿子与林静知的绯闻,儿子还说林静知怀了他的孩子,结果,不到几天,林静知那个女人就成了江萧的老婆,再后来,她妹妹林静芸又说怀上了君辰的孩子,她老妈那个乡巴佬女人还跑到江家,不知道给江家说了什么,江政勋与那个已经死去的江家老太婆,一家人强逼她们夫妻俩答应君辰与林静芸的婚事,想到那件事,她心里就来气,对江家的恨已经不是一韩一夕了,没想到,林静芸那烂女人有自知之明,自个儿逃跑了,为这事儿她高兴了好久,现在,儿子又说要娶林静知,难道她的儿子就只能娶江家不要的破鞋么?

    “妈,不管你们同不同意,念在你们对我有养育恩情的份儿上,我只是尊敬你们告知一声罢了,静知已经怀了我的孩子,我是个男人,自会担负起做为男人应该担当的责任。”

    姚君辰娶林静知的决心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甚至比五六年前,要娶那个黛丽丝的决心更坚定,坚不可摧。

    “什么,孩子?”姚夫人突感一阵昏厥,又是孩子?这只破鞋她要怀多少次啊?

    “姚君辰,你脑子子坏掉了,她说有孩子你就相信?”她不再容忍,当着下人的面,指着小儿子姚君辰破口大骂。

    姚利宣一句话也没说,只是,脸色同样很难看,嘴唇抿着一条冷直的线,仍然为儿子三翻五次的违逆伤神动怒。

    “老二。”姚庭轩怕弟弟再说一些什么话出让父母毫无招毫无招架之力,他一把扣住了弟弟的手臂,意欲把他往角落里拉。并悄悄在他耳际落了一句:“你确定林静知怀的是你的孩子?”

    据他所知,林静知根本就对小弟不来电,如果她对他有感情的话,也不会与江萧签下那纸婚姻契约,他对弟弟的性格了若指掌,心思不够慎密,做事不动脑子,全凭自己情绪去感受许多东西,他对静知存有的心思,不是一天两天了,他早看出来,只是,就算是再喜欢林静知,人家江萧才与她离婚,他就这么等不急了,就让人家怀上了孩子,真是一只蠢到家的猪。

    “当然是我的,哥,我这种事我最清楚了。”他推了大哥一把,抽出被他扣住了手臂,再度向前跨了两步,又来到了父母的面前。

    “孩子两个月了,那是我的孩子,我要与静知结婚,如果你们不同意,我就带着她私奔。”伸手从衣袋里掏出一个户口薄,得意地向全家人扬了扬。“这是户口薄,我可以先与她公证结婚,办理结婚手续,你们同不同意都没有关系?”

    “祖宗。”姚夫人发出一声哀嚎,他根本是有备而来,这是胁逼她们必须同意。

    一直闷不啃声的姚利宣终于无法容忍儿子的胡闹,厉声制止:“成什么体统?就算是要结婚,也得先让双方父母见过面,谈一下关于结婚的事宜,我姚家婚姻大事岂能草率。”

    “君辰,你真愿意舍弃一座森林,只为了那么一个女人么?”姜还是老的辣,姚利宣凌厉的眸光扫向了拿着户口薄威逼他们的小儿子姚君辰。

    “是,我以前是风流成性,换女人如换衣服,可是,爸,你也年轻过,我发誓,如果让我娶了林静知,我会改掉以前一切的坏毛病,我会好好地担负起自己应该担当的责任。”

    姚君辰的眼睛里掠过坚定的光芒,是的,娶静知,与静知一起长厢厮守,是他活了三十年来最大的心愿。

    “好。”姚利宣答应了这门婚事,只要能收得住儿子这匹脱了缰绳的野马,他不在乎去捡江萧不要的破鞋,至少,让江政勋的小儿子与自己的小儿子都能看上的女人,应该具备许多不同与常人的能力与才华,邓便都没有,那她也是一个很特别的女人。

    “利宣,你也疯了?”姚夫人对于老公能够应允这门婚事感到吃惊,她喃喃呓语,这世界都疯了,明明会是让姚家抬不起头来的事,她老公还一时间阴霾全扫,满面微笑。

    “培苏,你儿子愿意为了一个女人收起一颗风流成性的心,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好事一桩,他都三十了,你真想他整日流连花丛,日日与那些三流女星绞在一起,你不怕他得花柳病啊?”

    “再说,他也不小了,如果生在古代,孩了都成群了,而他,仗着我这张老脸,整日在外面招摇撞骗,如果能再给你添一个孩子,这何乐而不为呢?”眼尾扫向了敖雪莲,其实,他真正的心思是想表达,娶林静知,即能拴住儿子的心,又能让姚家继承香火,只是,这话碍于敖雪莲在场,不会明说出来,就只能委宛一点。

    “你,你……”对于老公的决定,李培苏一向都没有什么反抗的能力,结婚数余年了,都是以老公为天,天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父亲做出的决定,姚庭轩并没有做成多余的反驳,再说,谈及兄弟的婚事,父母尚在,他这个当哥哥的,自是没有插话做决定的道理,只是,父亲想什么,他这个姚家老大怎么能猜不出呢?凝望着父亲舒展的眉头,他的嘴角也扯出一记冷妄的笑纹。

    *

    在姚家父母同意姚君辰婚事的那一天开始,报刊发志上就刊登了,姚君辰不但重新复出影视圈,并且,将不久走进婚姻的礼堂,奉子成婚,这样的消息漫天飞卷,大街小巷的人都看到了这则新闻,似乎,这样的消息一年前看到过,不过,后来也澄清了,那是绯闻,如今,应该是真的,新闻上还爆料,姚君辰的父母与林静知的母亲已经见过面了,日子决定在十五天后,婚纱是由美国珠宝设计师专门设计的特别婚纱,价值是难是以人民币去估计,反正,姚君辰这么些年在娱乐圈闯,自是赚了不少的钱,都猜测他身份上数亿了。

    能将最心爱的女人娶回家,出血又算得了什么,只是,姚大明星要结婚了,这样的消息让许多喜欢他的女粉丝们即兴奋又幽伤,更是痛苦,打破了她们想嫁给姚君辰为妻的白日梦。

    E市检察官办公室里,江萧坐在办公椅上,他手上捏握着一宗案卷,眼尾始终飘定在右侧的那一张报纸上,报纸上,是姚家老二揽着静知细腰,动作亲昵,侧过身看向镜头风光无限的画面,标题上全打着横线,什么姚大明星终于收回一颗浪子的心,从此成为昔日林经纪人的良人,据说,宝宝已经两个月了,奉子成婚,林经纪人已经答应了老公婚后,会缩射在家里过着相夫教子生活。

    相夫教子,这几个字象一柄利刃切割着他心每一寸肌肤,让他心的每一个角落,甚至神经末梢,无一不痛。

    宋助理已经有两天没进他办公室了,即便有什么事,他们都是电话联系,那厮还申请出差,怕他这个冷漠,情绪喜怒无常的暴君上司吧!

    他很不喜欢这样的画面,零点的不喜欢,而且,刺眼极了,望着那张上了淡淡妆容,将她俏丽的五官描绘的更出众艳丽的女人,她嘴角荡漾的笑在无声告诉着他:“离开你,我真的感到无比的幸福,谢谢你的成全。”

    “林静知,不要笑得这么灿烂好不了?”

    然而,能听到这句话的就只有冷嗖嗖的空气,大掌捏住了报纸的一角,慢慢地将整张报纸收拢在了掌心,偌大的一张报纸成了皱巴巴的一片,成了陈年的梅菜干,然后,大手一挥,被他很没教养地扔出窗外,他能够扔掉这张让他碍眼的报纸,可是,能够改变林静知不是他老婆,已快成为他人妇的事实么?

    人生如戏,真是世事无常,短短两个月,把什么都改变了,林静知,这个女人,从此后,他决定要忘了她,他江萧从来都没有在那个女人面前输了尊严,输了心,他不会让她来这样主宰自己的思绪,来左右自己的情绪,没有她的日子,他照常要过得行云如流水,要活得风生水起,这样想着,他又开始埋头工作。

    当天晚上,江萧回了京都,江家上上下下也许都知道了林静知即将嫁给姚君辰的事,大家见他黑着一张俊脸,谁都不敢上前碰钉子,包括一向对他严厉有加的江夫人,她也知趣地躲进了自己的卧室里,只有香雪欣抱着江浩浩轻倚在楼梯口,江浩浩张着一对黑白分明的眸子,看到他回来,轻唤了一声:“爸爸。”

    江萧没有看这对母子一眼,直接漠视从她们身边越过笔直上楼去,身后,江浩浩还想说什么,却被香雪欣用手捂住了小嘴巴,这个时候,香雪欣是聪明的,她不想让儿子遭受池鱼之灾。

    周末,是正月里难得一见一个艳阳天,姚君辰已经把静知带回了姚家,静知的懂事乖巧自是赢得了姚利宣的心,他觉得这孩子不止聪明,而且,还挺能说话,分析事情的能力也强,思维很敏捷,吃过苦的孩子自是比那些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富家千金要强多了,只除了她没有一个强大的背景外,姚利宣对这个媳妇是满意的,但是,李培苏就不行了,由于有了前面许多的事情,姚夫人始终冷着一张脸,静知也不介意,对于姚夫人的冷漠态度,她早就想到了,吃罢了早餐,姚君辰拉着静知上楼,房门阖上,姚君辰就带着她参观他的卧室:“知知,这是新装饰的,也知道你喜不喜欢?在我的印象里,你好象挺喜欢橘色的,所以,整间屋子就是这种基调的颜色,不过,淡了玫些,因为,全是橘色的话,觉得太过于艳丽了。”

    静知视线在卧室里扫了一圈,眼眸里全是明艳的一片橘红,许多的摆设家具,还有墙面的选择,都是淡淡的橘红,橘红是橘子成熟的颜色,她从小就喜欢秋天,因为,秋天她就看去爸的老家宜南乡下摘那大个大个,颗粒饱满的橘红的大橘子,整间卧室的布置,线条简约明朗,具有当下时潮的欧式风格,天花板上是镶印的水纸,蓝天白云,蓝色的碟儿正在蓝天白云间煽动着翅膀,意欲展翅高飞。

    不仅浪漫,而且很温馨,心里有一股酸楚的东西在涌动:“谢谢,君辰。”她是由衷地感谢他,她明明都给他说了,这是一场假婚姻,她只不过是答应他,让他做她的假老公,直到孩子出生,她们就去离婚,可是,姚君辰却是这么用心操办这次婚礼。

    “感动吧!如果感动的话,就早一点爱上我,好让我们一年之后再继续把这条路走下去。”

    是的,他答应她,做她的假老公,不过,有一个一年之约,她们彼此约定,如果一年后,她对他动了心,或者说,她忘记了前缘爱上了他,那么,他们就会把这条婚姻之路走下去。

    他怀揣着那样的希望,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这是他的心境,然而,静知心里十分笃定,这辈子,她是不可能再爱上其他男人了,所以,不管是多少年的岁月,她也不可能再爱上其他的男人,最后,她只能向姚君辰说一声对不起了。

    “但愿吧!”静知走到窗口,窗前摆放着一束她最喜欢的鸢尾花,花朵开得正艳,手指刚触到了一片花瓣,就被一手大掌捉住了,放在掌心里轻吻。

    “别闹,很痒。”斥责间,男人已经翻转过她的身子,她的后背轻贴在冰凉的墙壁上,扬首,视野撞上了他幽深灼热的瞳仁。“知知,我绝对不会让人欺负你。”

    这誓言那男人可曾说过,噢,不,她与他之间,从来都不曾有过这样能憾动她心扉的誓言,哪怕是一句,甜言蜜语虽然是穿肠的毒药,可是,也是夫妻之间相处的润滑剂。

    楼下,有两抹高大的身形穿过了姚家庭院,脚步正落到了富丽堂皇的门槛边,仰首,以他所站的角席,恰巧能够把窗边发生的一幕近收眼底,他看到姚家老二正俯下头,梁成了珊瑚紫的发丝从额角垂落下来,搭落到了女人白皙的玉容上,以他的角度,看不清楚女人的面情,只能隐约感觉那男人压在女人身体上,做出一些让人脸红心跳的事情,狭长的眼眸微眯,眼角黯淡,他跟随着姚庭轩步进了布置焕然一新的姚家客厅。

    就在君君辰的唇即将就落下来那一瞬间,静知似想到了什么,倏地惊醒,一把推开了压着她的男人。

    “不,好意思,枝枝。”姚君辰稳住了身形,尴尬一笑,恰在这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感觉屋子里摇晃了一下,窗台边摆放的那个插着鸢尾花的瓶子‘哐当’一声摔落到地,瓶子碎裂,里面的水溅了静知的一身,紫白色的素衣罗裙上,还沾染了些许的尘土。

    “真是倒霉,知知,你快去里面洗一下。里面的柜子里,我准备了许多你尺码的衣服。”姚君辰叮嘱两句没有唤佣人上来清扫,而是自己去卫生间里拿清扫的工具,他不想让那些佣人把他亲手布置的新房弄乱了。

    “嗯!”静知垂下眼一看,身上紫白衬衫的确弄脏了,腰间,衣袖到处都是黑黄色的印渍。

    不清洗是不行了,她转身走进了浴室,掩上了浴室的门,浴室很大,右角还有一个宽大的浴缸,她把水注满,然后,脱掉了脏的衣裙,就跳进了浴缸,开始清洗自己的身体。

    清澈的水面,掩藏在水下面的玉体体态阿娜,尽管她已有两个月的身孕,可是,腹部仍然平坦,细腰,美臀……再加上水蒸汽的关系,让她白皙的容颜一片潮红,浴缸是按摩型的,随着她洗澡时间的加长,浴缸的底部有许多的参差不齐的软软小齿,这些小齿打通了她脚上的血脉,让她感觉全身的血脉因畅通而舒服极了,轻喟一声,微阖上一对星眸,正在她独自享受着难得的舒心之感时,突然听到有一记细微的声音入耳。

    缓缓张开眼帘,灿如星辰,氤氲的瞳仁里即刻就闪现了一张满面阴鸷的俊冷面孔……

    ------题外话------

    推荐自己的完结文:《高政老公,你太坏》

    那一夜,我被人蒙上了眼睛,洗净了身体,被带到了权势滔天男人的床!

    《政界夫人》一段裸画视频让她红了,却也陷进了一段前所未有的阴谋……

    《弃妇的诱惑》据说在手机销售上不错,点击高达一千万之多,背叛的痕迹始终充斥于心田,背叛了就是背叛了,绝不可能象船过无痕那么简

    男主来了,面对知知即将嫁人,他会有什么以应?大家期待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嗨,检察官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暮阳初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阳初春并收藏嗨,检察官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