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嗨,检察官夫人 > 第101章 三年,要用你十年来还

第101章 三年,要用你十年来还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紧急着,光影一闪,凌厉的铁拳就狠而准地落到了他凸起的肚子上,男人交际应酬太多了,营养过剩,不过才三十岁就已经发福,挺着一个大肚子了,莫飞的身体有些肥胖的虚弱,不经打,三两下就发出‘嗷嗷嗷’杀猪般的惨叫声,可见,出拳的男人下手之狠绝。

    刹那间,PUB大厅里一片全场冷肃,胆子大的伸长了脖子一副看好戏的神情,胆子小的只能缩躲在角落,不愿意看到血腥残暴的画面。

    男人的拳头甩得很猛,一下又一下,打得莫飞脑袋开花,只听‘咣当’一声,酒玻璃碎渣飞溅,电光火石间,散发着幽森冷光的残缺酒瓶子一下子就捅进了莫飞那个大大圆圆的肚子。抽出,浸染上血液的酒瓶子用力甩落到地,刹时甩得粉碎,划花了众人的眼瞳。

    “啊!”莫飞倒地,鲜红的液体从他白色衣服边角汩汩滴出,这血腥的一幕让众人惊诧,众人纷纷从座位上站起,心想,江家是没落了,可是,江萧一向城俯深沉,掳前妻在前,明明是一个优秀的检察官,如今又知法犯法,这下篓子捅大了,不但救不了江家在狱中的人,又把自己陷入囫囵之中,静知也再难保持缄默,她惊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莫川与美国总裁正在谈事,也被对面的一幕吸引,早已停止了商谈,莫川怕静知出事,伸手紧紧地握住了静知的玉手,强行把她往怀中里带。

    “莫川。”静知出口的语音带着压制不住的颤抖,手也在抖,整个身心都在抖,前面围了太多的人,已经看不到莫飞的身影了,围观的人把他们全都挡住了,刚才,人太多,她也没有看清楚,到底是不是江萧出了手?可是,应该是他,他太沉不住气了,现在的他,在众人的眼中,就是一只落水狗,怎么可以与莫飞对抗?如果莫飞不念旧情,姚庭轩再掺上一脚,他进里面去已成定局,想到这个可能性,静知双腿发软,靠在莫川肩膀上的身体不住地往下滑,莫川搂住她的腰,方才制住了她身体下滑的动作。

    “不要急,知知。”莫川面色一沉,他不是没看到那拔人马进来,只是,他不想去管江萧与他几个旧友的事情,那些人在他眼中,全是靠着上一代根基出来混的,包括姚庭轩与江萧,如果没有上一辈的根基,他们年纪轻轻绝不可能做出今天的业绩,至少,人家天生起跑点就比他们这种贫民老百姓要高,所以,他打心眼儿里瞧不起这伙人,让江萧身败名裂是他一直都巴望的事,可是,看着静知不断颤动的嘴唇,玫瑰色的嘴唇不知何时泛出青紫,与她相握的掌心一片濡湿,那是她不断冒出的冷汗,视线飘落到她微微凸起的肚子上,这孩子的父亲是谁,已经昭然若揭了,不用他再去猜,本是巴望着江萧的下场,如今却因静知而犹豫起来。

    就在他犹豫间,那伙先前与莫飞喝酒的男人扑了上来,个个手中都拿握着一个残缺的酒瓶子,个个凶神恶煞,纷纷前来为莫飞助阵。

    不知谁吆喝一声,围观的众人纷纷散开,莫飞躺在血泊里嚎叫,在疼入骨髓的地方抹了一把,扬手,摊开,印入眼帘的全是一片让他怵目惊心的红艳。“血,血。”他牙齿打着颤,天啊!他流了好多的血,他这一辈子都是活在蜜罐子里,几时见到过这么多的血?更何况是从自己肚子上流出来的。

    狠戾的眸光望向站在他身侧,正居高临下斜望着他的男人,男人双拳紧紧地握着,拳头上还沾染着他的血液,他的眼睛冒着‘兹兹’的光芒,额头青筋倍闪,一副要将他生吞活剥的模样。

    可是,不是他预料的江萧的脸孔,而是江家呆了很多年的勤务员吕辰,这男人平时看起来很温驯,从前,他说一他不敢说二,现在,居然有这么大的肚子去拿酒瓶子捅大,活腻了不成?

    真是忠心的仆人啊!哼!敢捅老子,老子倒要看看你有几条命?倏地撑起身,大手一挥,身后的那拔男人全都向吕辰扑了过来,这早已是吕辰预料到的事,他扯唇一笑,手上不知何时就多了一支枪,手中的枪在一群男人意欲要扑上来的时候,扳了手枪,拉开了保险,子弹上了堂,对着他们的脚边,‘碰碰碰’连开数枪,子弹并未故意落空,并没打中某一个人,可是,这枪声成功让一群人望而却步。

    “妈的,太张狂了。”莫飞啐啐骂了一句,恰在这时,坐在对面一直不曾开口的江萧缓缓从椅子上站起,身形高大而挺拔,在地板上拖出一道暗长的黑影。

    “莫飞,想要怎么样?”他迈开几步,走到肚子血流不止的莫飞面前,斜睨了他一眼,旋冷地开口:“我奉陪!”

    不要以为他父亲进去了,他就可以任这群狼心狗肺的东西欺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闻言,莫飞一怔,没想到江萧还是拥有这无人能及的气场与阵势,都已经成了一只落水狗了,恨恨地盯望着江萧,他张狂地笑了几声。

    “很好,很好。你当真以为我不敢办你么?江萧,你看清楚了。”莫飞扬手在大厅里指了一圈。“这里,我是唯一你能靠得住的人,如果你连我都失去了,你还真是没指望了。”就是仗着这一点,莫飞才敢与他那样说话,才敢说他是一保乌龟,被前妻与初恋情人不知道戴了多少顶绿帽,他侮辱了他一个男人的尊严,尤其是像他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受得了?生他者父母也,知他者吕辰也,吕辰知道他做不了,所以,他帮他做了,而且,如果他做了,他可能直接就进去了,那样的话江家真没指望再东山再起。

    而且,刚才,他也差一点就冲动了,在冲动还未完全爆发的时间里,吕辰就冲了出来,吕辰,果然是与他一起长大的人,最懂他的人是他。

    江萧勾唇一笑,笑容着带着一股子邪气,瞳仁里紫光浮现,刹那间,黑亮的瞳仁变成了紫红色的,让人看着心生冷憷。

    “莫飞,吕辰捅了你,你要怎么着吧?”他又燃起了一支烟,吞云吐雾间,面部遍布乖戾的神情,俊美五官隐在了一层白色烟雾中,修长的手指节把玩着铂金打火机,蓝色的火苗在他眼前一明一灭。

    “你。”对于江萧的张狂,莫飞吞下喉间的血水,不要以他不敢办他,看看是谁笑到最后,他掏出了电话,说了几句狠绝的话,‘啪’的一声,手机盖子滑落,眼眸里终于浮上一层笑意。

    姚庭轩看够了两人剑拔弩张的戏,缓缓从座位上起身,笑着向两人走了过来,拍了拍江萧的肩膀,再转向血流不止的莫飞。“莫子,毕竟是多年的好朋友,何必搞成这样了呢?再说,你刚才说得也太过份了吧!你知道老萧的脾气啊!他那受得了那种话呢?”

    众目睽睽之下,他想当一个和事佬。“闭上你的臭嘴,姚庭轩,你妈的如果是君子,不可能与那个女人绞在一起?”由于彻底撕破了脸,莫飞也不想再给姚庭轩面子,反正,他都与江萧闹翻了,要翻大家一起翻,想充当好人,没门儿。

    所以,他抬手指向了刚才与自己针锋想对的那个女人,香雪欣,刹那间,香雪欣的脸然一片惨白,也许她没有想到,莫飞会在这种场面说这样的话。

    “莫子,你喝醉了。”姚庭轩冷斥,话音里带着浓浓的警告,面色也沉了下来,粗黑的眉毛轻挑。这莫子脑筋转不过弯,然而,他哪里晓得莫飞看上了香雪欣,有一夜,他纠缠了香雪欣一个晚上,香雪欣还摆了他一道,把他给她吃的媚药让他吞了,那是西班牙苍蝇,药性很猛,姓香的女人还命人去绑架了一个孕妇丢到了他的那间房里,而那个孕妇是他老婆最好的朋友,他不敢动她,只能拿着一条铁链锁住了自己的手腕骨,把自己锁在了墙壁角,整整一夜,他捱得十分辛苦,从此,他就恨上了香雪欣,发誓这女人最好不要落到他手里,他做梦也不会想到,香雪欣不是一个贞洁烈女,原来她早就与姚庭轩有一腿了,所以,怎么能不恨,不怨呢?

    “你少他妈的训斥我,你不够格,要说不讲情义,你姚庭轩是让人不耻的一个,都说朋友妻不可戏,你到好,睡得安枕无忧。”

    “你住口,性莫的。”香雪欣花容失色之际,向这边扑了过来,神情带着几分凌厉,象极了草原上发怒的非洲豹。“你不要血口喷人,姚庭轩不像你,你他妈的连人都不是,江萧,你知道吗?他曾经想对我用媚药,要不是我精明的话,我的贞洁早就毁在了这臭男人的手里。”

    她的话让大厅里的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这是怎么样让人措手不及的一幕?

    吕辰听了莫飞的话,微微有些闪神,而对面那几个虎视眈眈的男人,瞅准时机,不知是谁踢出一个飞腿,吕辰手里的那支枪弹飞而出,一个过肩摔,他高大的身体毅然倒落在地,被人制住了手腕,动弹不得。

    只能用一双凶恨带着杀气的眼神仇视着压抑着他双胳膊的男人。

    一双擦得发亮的黑色眼鞋底倏地就踩到了他的左脸颊上,狠狠地往下压了几分,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妈的,不过是江家一个下人,也敢对我动粗,莫爷告诉你,今时不如往日了。”

    江家权倾一世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江萧敢怎么样?如今的江萧连自身都难保。

    现在,他没那个时间去与香雪欣争辩那件事,总之,除去这个伤他的嚣张之人再说,子旋见状,急忙举起了手中的手机,拍下了莫飞用脚踩着吕辰左脸颊,凶巴巴地恐吓的画面,荣子禄见状,也没有多加阻此,他也不太欣赏莫飞的嚣张与跋扈,更何况,这整个事件,他也是个局外人,这种事,还是少沾上身为妙,子旋悄然拍了好多张,几乎所有的角度都拍尽了,江萧站在那里,象一尊雕像,尽管手中的拳头捏得格格作响,可是,他仍然没有动,他知道一旦手中的铁拳甩出,是什么样的结果,恐怕姚家正等着这样的结果,姚家之所以目前还不敢动他,一是仗着他舅舅也是京里的人,二是,在看暗中窥视他的整个实力,如果他表现的突出一些,那么,他们就会想方设法灭了他,这些,他都心知肚明,只是,见吕辰这样被莫飞欺负,他感觉象是有人拿着铁锤把他的心口硬生生锤成了几大块,支离破碎,比万箭穿心还要痛上千万倍。

    “莫飞。”静知再也无法忍耐,她挣脱了莫川的怀抱,疯了一般跑了过来,她已经看到是吕辰伤了莫飞,不是江萧,这虽然让她松了一口气,可是,她在江家的时候,吕辰一向都待她很好,事事对她考虑的十分周全,人都是有感情的,不能将以前的一切都统统抛开,更何况,吕辰是江家最忠心的下人,在江政勋与苏利,江漠入狱后,大家都走光了,包括那个口口声声要侍候苏利一辈子的裴姨,在江家出事后,也不见了踪影,这一点,是吕辰最让静知感动的地方,吕辰是江萧的下人,名为主仆,但,自从一起长大,江萧与他早就建立了深厚的感情,这种感情,不压于他与他哥江漠之前的那份血浓于水。

    江萧现在处在风口浪尖上,看到他隐在烟雾中的冷硬五官,以及指关节握成惨白一片的手掌,心疼痛入骨,那份痛他说不出来,可是,她有嘴巴,她可以替他喊出来。

    “莫飞,你还是人么?打狗还得看主人呢!”她冲上前,一把推开了用脚踩着吕辰左脸的莫飞。

    “吕辰。”

    静知心疼地喊,江家是败落了,可是,江家人也有生活在这个世间的权利,不可能连出来玩也要受到这些视利疯子变态的对待。

    莫飞稳住身形,定睛一看,见是静知那张俏丽的娇颜,目光在她身上巡视了一圈,嘴角立即扯开。“嫂子,不,江夫人,噢!不,姚夫人,唉,你说,我该怎么称呼你好?身子都这么重了,还要出来沾染是非么?”

    这娘们儿敢推她,他拽住她的一支胳膊,狠狠地向前推去,静知猝不及防,整个身子便往后仰去,就在她以为自己肯定会跌落到地之时,一支强健的手臂伸了过来,搂住了她早已变粗的腰身,熟悉的气息钻入鼻尖。

    男人的突然出手,让她勉离即将摔倒在地的危险,她身子重,如果这一跌下去,她也不敢去想那样的后果。

    仰首,眼瞳里就倒映着他俊美,却在刹那间布上三千尺寒霜的五官,黑亮的瞳仁再次变成了紫瞳色,急剧地收缩,眸中一抹精光如星星之火在燎原,扩势。

    将她往身后一带,丢掉了指尖上的烟蒂,大手一扬,只听‘啪’的一声,空气就传来了通透的响亮巴掌声,灯光下,左脸颊上红色痕迹让人怵目惊心。

    莫飞也象是一只被惹怒的老虎,老虎想发威,可是,在气场强大的江萧面前却只能咬碎了一口银牙,老虎一捅即破,不过是只纸老虎,这天底下的人,一物降一物是世间永远不变的规律,一向在江萧面前,莫飞都放不出一个屁了,如今不过是仗着江家垮台了,想发发威,威风一把,明明知道江萧身后已经没有了强硬的后台,可是,他就是不敢把他怎么样,天生的吧!

    刚才,他踩吕辰的时候,江萧都一直强忍着,没想到,他推了那女人一把,这男人就再也沉不住了,可以想象,林静知这个女人在江萧心目中的位置有多么重要。

    “老萧,开个玩笑嘛!这女人都怀上别的男人孩子了,你还这样护着她。”

    在江萧似想要将他整个穿透的凛寒目光中,他终于垮塔了双肩,扯着唇服一句软,然而,这句软却又一次踩到了地雷区,江萧额角的青筋一根一根地贲起来。

    “莫飞,别太嚣张了,如果你觉得这游戏很好玩,我莫川也愿意掺进来。”莫川弹了弹衣视上的烟灰,高大伟岸的身形举步走过来,慢吞吞地掀唇吐出,刚才,莫飞推静知的那一把他看到了,就冲着这一把,他莫川与这个嚣张的男人卯上了。

    “你算个东西?”莫飞对莫川并不是完全不知晓,也听过他在道在的威名,只是,他仗着自己是政权之家的后人,而这个男人的身份,只是永远见不得光的黑暗之人,黑与白怎么能相提并论?

    “我是个什么东西,你接下来就知道。”莫飞阴冷地开口,就在此时,门口冲进来一群身着警服的警察,个个手中持着枪支,他们是接到莫飞的电话赶来的。

    为首的警察唤了一声:“莫少爷。”然后,视线迅速移到了正躺在地板,被人压抑身体,全身动弹不得的吕辰身上。“带走。”他挥手对身后的下属下令。

    “吕辰。”见警察要抓走吕辰,静知急了,从江萧身后冲了出来,然而,江萧再次伸出猿臂,将她死死地按在了怀抱里。“江萧,他是你最亲的人啊!难道你就这么忍心让他们带走他?”她颤着声冲江萧怒吼,明知道小不忍,则乱大谋,可是,她就是无法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带走吕辰,明明是莫飞不对,可是,有权的人就是老大,轻而易举就呼来了一群警察,把受欺负的人带走,这个世间,没有公道,没有真理,谁有枪支,谁有至高无上的权力,那就是老大了。

    “他不过是一个下人,值得你如此么?再说,我们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林静知,你这样是想让大家误会么?”

    一句话冷冷地撇清她与他之间的关系,就如冬天的一盆碳火,明明烧得正旺,天空却即时飘降了雪花,硬生生将那一盆碳火扑灭,让她的心一下子就如跌入了冰容,明明他的脸伸手可及,可是,却感觉远在天涯,他的一句话,象一座山横隔在了她们之间,喉头象是被割破了,说不出一句话来,只能怔怔地凝望着他,眼里有着点点泪光在闪烁,别开脸,大掌从她腰间慢慢无力垂落。

    “江萧,不要以为她是关心你,她不过是不想见到吕辰进去而已。”最了解静知的人是莫川,望着她如利蕊一般苍白容颜,他的心一下子就被刺痛了,他几步冲到了江萧面前,一把揽过了静知,冲着江萧怒吼。

    “姐姐,你还真是太受欢迎了,可以介绍一下这位帅哥是谁么?”香雪欣看了冲上来的莫川一眼,带着似笑百笑的表情,红唇吐出的语句让静知硬是逼散了眼中那一层水雾,缓缓地转过头,目光如利剑般扫射向这个兴风作浪的香雪欣。

    “不要这样叫我,我受不起呢!我可以给你介绍,他是我同学莫川,然而,你可以解释一下自己与那个男人之间的关系么?”静知抬手指向了离他们几米远,一脸高深莫测的姚庭轩,她的话引起了大家的兴趣,却让香雪欣脸上的血色寸寸尽褪。

    “你与他没什么关系,他就是江萧从小到大的哥们儿,还是通过江萧认识的。”

    说这话的时候,香雪欣调开了视线,面情也不太自然,因为,她的确是在撒谎,她与姚庭轩的纠结也不是一朝一夕,一年两年,三言两语岂可以说得清楚。

    就在大家期待的眼光中,江萧掷地有声地怒吼出:“林静知,够了,就算是她是一个千人骑,万人压的婊口子,也无需你来给我抱不平,带着你的男人给我滚。”

    “她会走的,从今往后,我会好好地照顾着她,别的男人休想再伤她分毫。”莫川的话带着几分的冷沉,还有警告,又象是另一种无形的承诺,然后,她拉着静知冰凉的手,在众人的目光中,头也不回地离开这掺杂太多恩怨的地方。

    “等等我,知知。”子旋也恨恨剜了江萧以及众人一眼,然后,提着包包追逐他们的步伐而去。

    荣子禄也缓缓起身,这场恩怨他实在不敢坐在这儿观看,恐怕未出声也会沾上一身骚。

    “姚总裁,荣某还有些事,合同的事,咋们改日议,荣某先行离去,再会。”他对姚庭轩寒喧了几句,然后,在姚庭轩回首微微一笑之际果绝地步出了血腥味浓郁的PUB。

    江萧脱掉了身上那套白色的西装,明明不是很热,可是,他就是感觉热死了,将西搭在了肩上,冷冷地斜了莫飞与姚庭轩一眼,即然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他与姚庭轩不可能再装做什么也没发生过,那样显得就太虚假了,彻底地撕破脸吧!其实,在江家被查封的第一天,他就想这样做了,只是,对姚庭轩却一忍再忍,不过,现在,他还是得忍,还是得装。

    “莫子,我曾救过你,你那人情一直就欠着,我也从来都没有让你还过,吕辰是我江家最忠心的人,名为仆,实为至血亲人,如果你还念着我们昔日情意半分,就不要让他在里面呆太久,不过,我情我不会还,是你莫飞欠我的。庭轩,我最后一次这样称呼你,不管我对这个女人还有没有感情,但是,朋友妻不可戏,你从小出身名门,刻印在身体里的那份教养不可能让你连这份素质都没有,如果真没有了,无不介意,这女人我早用过了,如果你想用,我可以免费送你,不过,记得做时多喷一些得未,这女人体味太重,有点呛人。”

    他的话说得很顺,也不知是在脑子里酝酿了多久,然而,这番肆无忌惮的话让姚庭轩当场脸就变了颜色,他说得及隐晦,可是,谁都听得出来这隐晦语句里包含了多少的谴责,他摆明了自己的立场,他不介意姚庭轩上了他的女人,因为,这女人从来都不是他想要的,如果他实在要,做为是朋友,他可以送他,何必要这样在人背后耍阴谋诡计。

    “江萧,你到底在说什么?”香雪欣听了江萧的话,彻底动怒,这男人就象是人间四月天,先前在那间暗室里,他不是还对她坦言,他因为气恼她不告而别,所以才会在她带着浩浩归来时,拒不与她相聚么?难道这男人又在耍她?

    “闭嘴。”江萧闭了闭眼,眼睛睁开,眸底的阴戾淡去了不少。“看着你这张脸,我就觉得恶心。”

    他最恨耍阴谋的女人,即然都与姚庭轩有那层关系了,又何必还要在她面前惺惺作态。

    “老萧,这莫子的酒话你也相信?香雪欣对你的心,别人不知道,你自己却最清楚不过了。”姚庭轩想挽回某些局势,他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这莫飞会是那么拆他墙脚的人,早知道,他就不该与他走得那么近。

    那男人脑子是纸糊的。

    无论事实的真相是如何,他也不想再探这究了。江萧转身,高大俊美的身形转眼就迅速消失在了那间PUB大厅。

    *

    两天后,仍不见吕辰归来,江萧站在落地窗口,睁着幽深似海的眼睛望向外面,外面的花园里正一片春意盎然,红色玫瑰花开了,幽香四处飘溢,看来他离开时对莫飞那番话还是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莫子,与你交往了二十几年的情份,本来我想把你避开,没想到,你硬是要掺进来,那就怨不得我了,黑亮的瞳仁划过一缕幽光。

    网络上最新上传了一组照片,以及一个高官之子当众殴打一个老百姓的精彩视频,只见男人脸上染着鲜血,黑亮的皮鞋踩在了男人捧脸颊上,狠狠地往下压了几分,男人发出一声痛苦的申吟。

    视频是通过有心人精心制作过的,把某些地方改过了,但是,这是一个真实发生的视频,是一个有权有势的男人当众欺负一个生活在最底层小老百姓的视频,视频上传后,得到了大部份网民的纷纷反应,许多的人对这些官二代富二代早就深恶痛绝,如今见到这样嚣张欺负人的画面,自是一个个全来吐槽,不到一个晚上,这个视频被无数人转载相传,层致了网络上骂声一片,据新闻获悉,如今,这个男人还被关在了监狱里,网民们个个义愤填鹰,上百封的检举信发至了市长邮箱,最初市长采限了漠视,然而,随着网民们骂声震天,大骂贪官袒护某高官之子,千万封检察信,投诉信发至了市长邮箱,无视这一切的市长不得不向上级报告,当天,警察局就审理了此次案件,莫飞出来指证吕辰用酒瓶子捅他,但是,警察局看了那段视频,发现并没有电脑合成的技术,说明吕辰申诉属实,莫飞本想把吕辰整进监狱,以报一捅之仇,没想到,在这节骨眼儿上,面对千万网民的怒骂,他也只能做了缩头乌龟,警察查明了吕辰打人的原因,因是莫飞故意兹事,吕辰被轻判入狱三年,这让江萧气愤,得到这个消息,他一记铁拳就捶打倒了墙壁上。

    父亲与母亲,还有大哥进了监狱,他从没去探望过一次,是的,他过不了那道坎,他无法去正视江家的没落,以及亲人们的灰败,如今,连身边最后的一个人也要他除去了,从此后,他江萧就成了孤雁一只了。

    想这样让他善罢干休,没那么容易,扯下了脖子上的领带,将它缠在了手指尖,他扯开了身上那件粉红色衬衫的袖口,还有前襟,露出结实线条肌理分明的胸膛,笔直走进了那间堆放杂物的房间,拳头狠狠地砸向了吊挂在一根大红色漆柱子上的沙包,拳窝印满,一下又下下,用着凶猛的力道,几乎用尽了自己毕生的力道,他想发泄,这滔天的狂怒已经忍得太久了,沙包荡过来又飘过去。

    然后,双腿一软,他坐倒在了墙角,仰首,无数晶莹的汗水珠从他颊边滑落,深邃的黑眼瞳里是一道又道狠绝的阴戾之光,气喘如牛之际,他薄唇掀开,吼出积压在心底多时的怒气:“三年,我会让你十年来偿还。”

    *

    三月天的夜晚总是雾气深重,某酒吧里喧闹声,吆喝声,碰杯声,女人娇嗲与男人的调戏声响杂成一片,男人带着一拔人马又走进了这间经常光顾的酒吧,十一点,漫漫长夜才渐渐开始呢!

    这纸醉金迷的生活不知道勾引了多少颗渴望骚动的心,男人喝了太多的酒,最近心情不太好,本想把姓吕的男人关一辈子,没想到,被闹成这样,碍于那群要把他生吞活剥的网民,父亲已经警告他,让他不能再做出一些什么让他操心的事,突然,脑袋有些晕眩,腿脚发虚,恰在这时,眼前有一个长相妖媚的女人身影划过,他伸出大掌一捞,将女人温柔媚的身段箍入怀里,缓缓睁开半闭的眼瞳,视野里就撞上了一张如花的娇颜,女人长着一对大而圆的眼睛,这双眼睛似乎会说话,清澈透明,不含一丝的杂质,女人脸是标准的瓜子型,双颊抹了胭脂,淡淡的粉红,尤其是她微微张开的香唇,让他一颗心刹那间如万马奔腾,嘶喊着定要与她来一番缠绵方可罢休,镶着水晶亮钻的美甲轻点在他的厚唇上。“讨厌啦!人家不要了,你身上有汗味儿。”

    女人红唇溢出的声音似想要酥了男人的骨头,男人细长的眸子眯起,轻轻笑了几声,低下头,把女人抵在了冰凉的墙壁上,做了几个猬锁的动作,女人吐气如兰,眼里闪着晶亮色彩,颊上的红晕更为她增添几分动人的美艳。

    “妞儿,好嫩啊!”酒精气息喷吐在她的粉唇边,脸蛋上。

    “帅哥,你身上真有汗味儿。”“是么?”男人撩起了自个儿袖子嗅了嗅,明明他两个小时才洗了澡,没汗味儿啊!即然美女都这样说了,那他还是去沐浴一番吧!晕眩的脑袋里划过这样一幅画面,他将美女雪嫩白皙的身子压在了浴缸里,想到那张小巧的瓜子脸儿能够在他身上仰起,那表情似痛苦,又似处于极乐的云端,那表情让他迷惑,身体忽然就整个燥热起来,他抱着女人的身体跌跌撞撞地走进了一间房,是一间客房,里面什么都应有尽有。

    他又在女人脸上香了一个,然后,脱去了身上的外套,仅3下裤叉这才慢条斯理地走进了浴室,最后,在半推半就中,他把女人弄到了浴缸里,姿意地享受鱼水之欢,女人的身体很香,也很软,真是迷得他神魂颠倒,因为,她可以用各种角度与他欢爱缠绵……

    只是当他从香软的大床上醒过来时,却不见了伊人的影子,感觉昨天晚上的一切就象是一个缠绵的梦境,可是,他清楚那一切是真的,因为,他的命根子有着活跃后的通畅。

    第二日,某酒吧服务员被高官之子用迷药强口奸的网络视频迅速窜红了整个网络,与上一次一样,网民见这两起事件是同一个人所为,都为他牲畜的行径恨得牙痒痒的,视频是在一间宽大的浴室里,他把女人弯在浴缸里,变换着许多的姿势,但是,女人的眼睛一直是闭着的,不似他梦里会说一些煽情的话语,逗弄的他心里痒痒的,让他浑身血液叫嚣着要解放,一刻也不能停,一刻也不能等。

    女人原来是一间酒吧的服务员,据说二十岁不到,就被他给迷口奸,女人哭着将他告上了法庭,让警察拿出银灰色手铐铐上他双腕时,他才如梦初醒,他父亲莫仲理彻底慌了神,意欲前去保释,然而,他做下的那件事早就暴露在了青光白日之下,再说,受害者咬得很紧,丝毫都不给他一点回旋的余地。

    在大家一片骂声中,莫仲理之子莫飞因迷口奸某酒店服务员,因调查属实,经法院一致裁定入狱十年,面对冰冷的铁窗,他才知渐渐明白了一些事,他被人坑了,可是,这事已成了定局。

    *

    “知知,你要的东西弄到了。”莫川递过来一盘小光碟,静知接了过来,轻声道着谢,然后,把光碟迅速放到了电脑的光盘区,电脑上火速弹出一个视频框,不用说,又是那种缠绵致级,令人脸红心跳的画面,她只粗略瞟了一眼,确定是那两张熟悉的脸孔后,就用鼠标点击了右上角的那个小叉叉。

    光碟匆匆退了出来,这盘光碟就是她失败香贱人的证据。

    “你打算怎么做?”见她眼睛闪烁着诡异的亮光,莫川有些担心道:“你还怀着孕,要不,我来吧!”

    “莫川,我并没有与江萧再重新来过的想法,只是,我不想让坏人就这样一直逍遥下去,你明白吗?”

    怕莫川语会自己有想与江萧再续前缘的想法,所以,她在莫川面前为自己澄清。

    “有那种想法也很正常,毕竟,你还怀着他的孩子。”莫川真的是太懂她了,有时候,上苍真的对人太不公平,当她觉得老天为你关闭一扇窗的时候,它又在不知不觉中悄然为你打开了另外一扇窗。

    这一次,她没有否认,因为,她知道,在莫川目前,她从来都不需要伪装,哪怕是一个眼神,更或者一个动作。

    “我不想你出事,而且,做这种事会有危险,还是让我来吧!其实我不想为那男人做事,不过,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去做。”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只是,这种誓言他不会再说,因为,他已经辜负过她一次了,有许多的事凡人是预料不到的。

    静知别开眼,不想与他深情的眸光对视,因为,她早已不想再回到从前,无论是江萧,还是莫川,生下孩子,她想一个人好好地生活下去,不受他们任何一个人的打扰。

    “谢谢!”这两字把她们之间关系又拉远了几分,谢谢是一般普通朋友之间惯用的话语,而她们之间不需要,莫川再次开了口,他已经是第二次说这样的话了:“我们之间不需要这么客气生疏的语言,知知,永远记住,无论怎么样?你身边始终有我,我会一直一直都在你身边,有事时,你可以将手卷成喇叭状,然后,大呼三声:”莫川“我绝对会立刻现身。呵呵!”男人冲着她露齿一笑,笑容是那么阳光,一下子就驱走了覆裹在心瓣尖的阴霾。

    *

    姚家庭院

    一间宽敞明亮的卧室,装修的线条是简约风格,这间卧室很向阳,通风,据说是姚利宣与李培苏专门拔给媳妇住的,因为,媳妇是《红楼梦》里的林黛玉,由于她身子骨不好,所以,才需要住这特别向阳通风的房间,让她整天都能保持呼吸新鲜的空气。

    此时,女人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雪白的面容,下巴比上个月更尖了,眼睛也陷了下去,莫怪姚庭轩嫌弃她,她那心膜瓣病从小就一直折磨着她,很多时候,她都想吃了一整瓶安眠药自杀算了,可是,又觉得对不起生她养她的父母。

    打理完自己的满头青丝,垂眸,眸光扫到了梳妆台上的那个光亮的金属片,上面还贴了一张横封条,有留言:“亲爱的,这是我送你的礼物,你一定要喜欢哟!”

    下面的落款是庭轩,庭轩,想到他,她的心儿就怦怦直跳,她们夫妻做了这么多年,他从来就没有如此浪漫过,这男人还学会搞神秘了,到底是什么样的礼物呢?她真有些期待了,手向那张银灰色的光碟伸过去……

    ------题外话------

    谢谢花飞四季亲亲的10票票,大手笔,话说,还没收到过这么多的票,以前还有一个送13票的,忘记是那位亲亲了,还有元元91的票票,谢谢所有给本文投票的亲们,莫阳在此谢过,谢谢大家的支持……

    推荐自己的完结文:《高政老公,你太坏》

    那一夜,我被人蒙上了眼睛,洗净了身体,被带到了权势滔天男人的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嗨,检察官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暮阳初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阳初春并收藏嗨,检察官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