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嗨,检察官夫人 > 第104章 宝宝,快出来!(精彩)

第104章 宝宝,快出来!(精彩)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皱褶的纸条上写着一行娟秀的字体:“孩子是你的,如果不放过莫川,我在医院等你。”

    该死的,孩子真是他的,林静知,你胆敢拿掉孩子,这辈子我给你没完,他扔掉了纸条,高大笔挺的身形如飓风一般冲出了办公室。

    *阵痛袭来,她只能用牙齿狠狠咬住下唇肉,前面灯光闪烁,划破长空的响亮救护车嘟嘟声响充在她耳畔。

    她被一群医生火速抬上了白色担架,在担架车匆匆滑向产房之前,握着她玉手手掌力道加大。“枝枝,撑着点,孩子就快出来与我们见面了。”姚君辰满面焦灼,他没有想到这个孩子来得是这么快,而且,还是在这样危险的情况睛,如果大嫂敖雪莲没有打电话给他,静知的处境与危险他根本没办法去想。

    “君……辰……我要顺……产……顺产。”她用着全身的力气,泛白的嘴唇艰难地吐出这句话。是的,她要顺产,她的这句话让身旁的医生不禁捏了一把冷汗,现在的女孩子十分娇柔,都不想承受孩子与母体分离的那份痛苦,然而,这个女孩真的有些特别,明明都这个样子了,还提出这样的要求,顺产对孩子以及孕妇都是最好的,所谓瓜熟蒂落,孩子在母体里呆了整整九个月,一朝分娩,血肉分离,自是会给母体带来强而剧烈的苦痛,但是,那是人类生命存在与延续的伟大之处就在于此,而剖开腹部的,几乎都没有遵循这样的规律,自不是人类自然生产,就好比是一个桃子熟透了,它会自然而然从树上掉落下来,不需要任何的外力作用,如果没有熟透的话,强行被外力摘下落,那味道肯定没有熟透的孩子好,剖腹产的孕妇,很多都是确定了时间,能够知道自己的孩子什么时候从母体取出来,来至这个世间,能第一时间呼吸这个世间的第一口新鲜空气,

    静知也是这样想的,此刻,她的脑子里就不断地回想着父亲生前的话语:“人的出生,讲求的是那份瓜熟蒂落。”这是她有一次对生小孩子的孕妇产生好奇,所以,才这样询问过父亲,当然,‘瓜熟蒂落’也是父亲的回答,如今,父亲不在了,可是,在自己正在受着分娩痛苦的折磨时,她仍然不忘父亲的教诲,她就想要孩子遵循人世间这永恒不变的规律,她想要自己的孩子变得更聪明,伶利。

    “好,好。”姚君辰紧紧地握住她的手,看着她痛得发白的汗湿容颜,他狠下了心不住地冲她点着头,眼眸里有泪光在闪动,如果可以,他多想代她受这样的产子之痛。

    捏架车飞快闪进那道写着‘产房’两字的大门,姚君辰迫不得已地松开了手,随着产房那两扇大门缓缓关闭,他疯了般急切地跑下了楼,楼下敖雪莲正在做手术,手术室上面的那盏指示灯一明一灭不断闪烁,他早已用电话通知了父母亲,父亲与母亲正在赶来的途中,不到十来分钟,姚庭轩也匆匆来至,他气急败坏地冲着兄弟嚷:“怎么回事?”敖雪莲是他的妻子,是他名媒正娶的妻子,他们是军政联姻,虽然,他对她从来都没有过感情,可是,她是敖家的孩子,更何况目前这个状况,敖父在京都的地位高可不可攀,是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姚家惹不起,他更惹不起,所以,在得到弟弟的通知后,他只能丢下工作赶了过来。

    “哥,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嫂子是被一个精神病患者伤到的。”姚君辰迟疑地说,想到静知与他们家尴尬的关系,他没有将敖雪莲去看静知这件事说出来,要不然,姚家人又该把罪怪到静知身上,因为,静知与敖雪莲的身份是没法子比的,在他们的眼中,根本是云泥之别。

    “这只是一个意外,你来了,我就放心了,我先上楼去,静知还在楼上产房里躺着。”说完,他已经头也不回地转身向楼上走,姚庭轩当然也听清楚了‘产房’二字,明白林静知是在楼上生孩子,如果林静知的小孩真的是君辰的,他也算是一个大伯子,是不好上楼去探望,再说,现在的他也没那份儿心情,自从那天晚上过后,雪欣一直射避着他,无论他给她打了多少通电话,她也不接听,如今,雪莲也搞成这个样子,他几乎都可以想象得到岳父冰冷的脸孔以及岳母失去理智冲他咆哮的面面,因为,敖雪莲是敖家所有人捧在手中的宝,然而,他却娶了这个宝,碍于敖家地位特殊的关系,他一直都小心冀冀地侍候着这个宝贝,深怕敖雪莲不高兴向娘家人告一罪,那他们姚家就不用再在军区混了,这都是些什么倒霉的日子,他掏出一支烟,身体倚靠在了冰凉的墙壁上,暗想着,这女儿身体那么弱,千万得撑住才行,他的父亲姚利宣好不容易扳倒了江家,他们姚家的日子才刚好过一点,可不能在这个时候惹怒岳父节外生枝。

    很多时候,他的心是痛苦矛盾,他爱香雪欣,却没办法娶她为妻,他不爱敖雪莲,可是,必须要与她结为连理,即便是敖雪莲没有办法为他生下一儿半女,为姚家继承香火,这就是现实的人生,他姚庭轩是姚家的长子,总觉不得自己肩上有一份担子,不能象君辰一样为所欲为,只是,他也活得累,太累了,他与雪欣保持着那种不正当的关系,还要随时面临着被敖雪莲知道的危险,他把最爱的人藏在黑暗之中,终日不见太阳,这是他心底对香雪欣最大的愧疚与遗憾,他也不知道这种日子要过到什么时候算是一个尽头。

    姚君辰刚转上楼,产房的那两扇大门便被人打开了,一名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摘下了脸上的口罩:“不行了,先生,自个儿生不下来,必须剖腹产,而且,情况很不乐观。”刚才她在里面给产妇检查过,里面怀是一对双胞胎,孕妇肚子里有两个胎儿,又因为产妇被人推了一把,造成羊水提前破了,体内的羊水都快流尽了,如果羊水流尽干生产是十分痛苦的,那几乎能要了一个女人的命,这世间,没有几个女人能够承受得了。

    凭她妇产科呆了十几年的经验,女人肚子里的孩子胎位不正常,女人都躺在那里,痛得一张脸几乎成了一片白纸,她还是拒绝自己嘶心裂肺地喊出来。她怕孕妇出事,所以,才赶紧走了出来,告知送她来医院的这个男人。

    一则手术通知书亮在了姚君辰面前,垂下眼帘,姚君辰看着手上这张通知书,眼睛定在了最后的那行字上。

    “难产?”他吓得赶紧抬起头看向面前的女医生。“怎么会难产?你们是不是搞错了?”静知到底在搞什么?她怀着孩子没有定期到医院做产检?这么大的事她怎么可以如此掉以轻心?

    姚君辰死死地捏握着手中的笔杆,笔尖迟迟不敢落下,此刻,他的心中矛盾纠结的厉害。

    “女人生孩子有太多突发的状况,难产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先生,你赶紧签字啊!你迟签一分钟,产妇与孩子就多了一分失去生命的危险,还有,你看清楚了,如果在手术中有风险的话,你是保大人,还是孩子?”

    女医生把话说得这么明显,姚君辰听了她的话,笔吓得从无力的指尖滑落,怎么会这样?保大人,还是保小孩,有这么危险的事情吗?

    女医生急忙弯腰捡起圆子笔强行塞到了他手里。

    “先生,你到底是不是产妇的老公?这种时候,没有其他人在她身边,你一定的拿一个生意,是手术都会承担一定的风险,快啊!医生们可都在里面等着呢!”

    女医生知道这对于每一个男人来说都是一项艰难的决择,不过,这也是必须做出的痛苦决定。

    在医生的催促着,姚君辰刷刷在手术通知书上划下了三个字:“保大人。”

    是的,他不是静知真正意义上的老公,不过,他不能失去静知,哪怕是今后静知会骂他,会恨他一辈子,这个决定也是必须要做的,保大人,如果江萧这个时候在这儿,也会做出给他一样的决定,因为,连大人都没有了,又哪来的小孩子,孩子没有了不要紧,今后,静知还可以再生嘛!

    女医生拿着手术通知单满意地返回了手术室,她小嘘了一口气,至少,外面这个衣冠楚楚的男人,不是一只冷血的动物,他与许多的男人一样,都是选择了保大人,而舍小孩,工作中,她们经历的这种事太多了,但,也有少数冷血的老公与婆家在产房生产面临危险的时候,选择的是保小孩,她就气那些没有心,没有血的无情残忍的人。

    静知躺在手术台上,身体已经变得冰凉,下身袭来了撕裂一般的苦痛,感觉自己的身子撑得很开,两条腿也架在了产床两边的捍架上,眼前是一片朦胧的视野里,模糊的视野里,只感觉有一群戴着面罩,身着白袍的天使,正在在眼前不停地晃动,嚣皿碰撞的声音很大,感觉是在准备着什么。

    “准备手术吧!”一记威严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突然,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等等,好像能宫口开得很在了,应该可以出来了。”是一阵惊喜的声音。“准备术剪。”

    “林小姐,用力一点,快,再用力一点。”如果能够不手术就让孩子能够来到这个世界上,她们也会尽全力这样满足孕妇的要求。

    静知听了她们的对话,一阵惊喜蔓过四支百胲,用牙齿死死地咬住了嘴唇,她把全身所有的力气都凝聚在了丹田,狠狠地用着力,感觉自己的下身又被撑大了一点点,那感觉就象是快要把自己的整个身体撕裂,撑翻。

    “能清晰看到孩子的头发了,快,林小姐,再用力,快啊!一鼓作气,孩子的头不能在那儿卡太久的,久了,会因为缺痒而影响他的智商,你不想自己的孩子将来是智障或者傻子吧!你希望他能顺利考上大学是吧!”妇产科医生经验老道地笑嘻嘻说着,站在她的面前,眼睛盯望着她快要被撕开的那里,如果是平时,静知肯定会觉得不好意思,但是,这个时候,谁也顾忌不了太多,能顺利生下孩子才算是完成了一项艰巨的任务。

    是的,她不想自己的孩子考不上在学,更不想让自己的孩子成为智障,那样的话,她下半辈子还有什么希望,所以,她死死地咬住下唇,几乎咬出了血,玉手撑在了产床两边的栏杆上,闭着眼睛,眼前早已是一片天旋地转,昏天暗地,她不能让孩子在那儿卡太久,宝宝,快出来吧!妈妈,快撑不下去了。宝宝,妈妈求你了。

    就在她使尽了全身的力气时,宫口大开,感觉医生在她那里抓了一把,然后,顺着把什么东西拖出了她的那地儿,紧接着,又再拖出去一个,两个,一男一女,龙凤胎,天啊!产房里所有的医生都发出一声赞叹声,龙凤胎是不算少,可是,多数都是去做试管婴儿弄出来的,这个林小姐,没有去做那种手术,居然怀的是龙凤胎,太让人惊喜了。

    龙凤胎?静知听着产房护士们谈论的声音,她的心口瞬间象是有什么东西蔓了过来,是一种初为人母的喜悦,一下子,她就成了两个孩子的母亲,一个儿子,一个女儿,这是人世间最大的幸福,喜悦的泪水从她的眼角滑了下来,缓缓地睁开了眼帘,泪蒙蒙的视线里,她看到了两个孩子在护士的手中,还来不及仔细看一眼孩子的长相,她就就因为疲倦来袭晕睡了过去。

    “天啊!这孩子不叫啊!”护生手中抱着的是女孩,而另一边,妇产科医生正在拍着男婴的屁股,可是,她拍了无数下,孩子只是微微睁开了眼睛,看了她一眼又慢慢地闭上了眼,她经历了这么多的产妇生产过程,心里隐约升腾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快,把那个抱过来。”护士赶紧把手上那一个抱给了她,她折腾了半天,女婴仍然不地发出半点儿声音,然后,慢慢地,女婴的脸色慢慢地变了,变成了一种让她们惊惧的颜色。

    “没呼吸了。”一个护士麻着胆子伸出手指放到女婴小鼻子下面,这一摸,吓得她魂飞魄散。“真没呼及了。”

    天啊!生出来就夭折,这名坚强的孕妇可承受得起这样致命的打击。

    “本来情况就不乐观,快抢救一下这个儿子。”女医生慌乱地替孩子剪了脐带,然后,用一张婴儿被将孩子包了起来,让护士急忙抱去了保温箱。

    隔着门板听到静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他吓得不敢再听下去,然后,他转去了洗手间,枝枝生孩子,他心里慌得不得了,他是一个顶大立地的大男人,让他做什么都可以,可是,面对这种女人的生产过程,那一声又一声痛苦的哀嚎就象是一野猫利爪子,把他的心抓得残破不堪,这女人真是遭罪,如果以后,他娶了枝枝,绝对不会让她再受这样的痛苦了。

    等他走出洗手间,产房的门已经大打开了,他急忙大步跨了进去,产床下面是一片艳红的血渍,成了朵朵妖冶的罂粟之花,耀红了他的眼瞳,太吓人了,他吓得双腿发软。

    心,也紧紧地抽缩,他看到静知一张惨白着脸,静静地躺在了手术台上,整个人透明似玻璃的人儿,没有一丝的生命气息,身上盖着一件很薄的毯子,手术室里没有一个医生护士,当他的眸光在扫到柜台上那个小小的发紫身体时,吓得三魂丢了七魄,孩子生下来了,却是一个死婴,静知的孩子死了,刚才,他签手术通知单时,就已经明确替静知做了决定,如果情况危急,保大人。

    现在,静知的孩子死了,她醒过来肯定会痛不欲生的,虽然是静知的骨肉,可是,爱乌及屋,他也爱这个孩子,曾经,他还想接纳这个孩子,做这个孩子的父亲,如果不是在她与江萧的婚礼上,江萧掳走了静知,现在,他应该是这个孩子名正言顺的老爹了。

    “护士,护士。”他冲到门口前大喊,几名护士慌慌张张跑进来。

    “给我转到特殊的病房,快。”天虽然不是很冷,可是,静知都在这地方呆了这么长时间了,她身子本来就单薄,现在,加上产后更虚弱,他不能让她继续呆在这种地方受罪。

    “好,好。”护士们怕姚君辰兴帅问罪,急忙跑出去张罗,不到半刻功夫,昏迷中的静知就被他们转到了特殊的高干病房里去了。

    一辆黑色的奥迪在马路上疯狂地疾驶,林静知,你如果胆敢不要我们的孩子,这辈子,我江萧与你没完,就算是入狱,我也要拉着你一起陪葬。

    抬脚狠狠地踩了刹车,黑色的轿车车身象一匹了缰绳的野马,驶向了一间又一间豪华的医院,静知只留一个纸条给她,他打了她电话,她不接,再后来就关了机,他不知道要去哪儿找她?没人告诉他,她在哪间医院,所以,他就只能一间一间地寻找,终于,当他跑进一家名叫“惠心”的医院时,收费处的小姐告诉他,是有一个名叫林静知的小姐两个小时前办过生产手术缴费登记,他火速跑向了产房,而空荡荡的产房里,他四处张望没有看到如期熟悉的身影,有几名护士正在里面不知道在谈论着什么,见一个大男人心急灵焚地跑进产妇,护士们都向他投过来不明所以的眸光。“请问先生找谁?”

    “刚才,是不是有一位名叫林静知女人在这儿生过孩子?”他的问话很直接,在心跳如雷鼓之际,他的脑子已经没有办法去顾忌太多。

    他的问话,凌厉的气势,强大的气场,俊美的身形刹那间就让几名护士低下了头,她们不知道这个男人与刚生产的女人是什么关系?林小姐的老公不是刚才那位姚先生么?大家虽纳闷,却不敢迎视他那凌厉的眸光。

    “是……是的。”男人浑身散发出来的尊贵气质让护士不敢说半句谎话,不知是谁小声地这样回答。

    男人的眸光在产房里扫了一圈,眸光在触及到角落里垃圾箱中那个血肉模糊的小身体时,心,猛烈地一颤,俊美的容颜立刻罩上了三千尺寒霜,他亦步亦趋地走过去,十指手指情不自禁地收握成拳,一口银牙咬碎,凌厉如刀峰的眸光狂狠地扫向了产房里所有护士陌生的脸孔。“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天生是领导风范让几名护士惊若寒蝉。

    “先生,孩子刚出生就死了,自然死亡。”胆子稍大的护士见其余几名同事都缩着脖子不敢言语,这种事也不是见不得人的事情,更何况,也不怪他们手术失误,那孩子生下来是死胎,现在的医学上是很少见的。

    闭了闭眼,想平稳一下自己的情绪,可是,他感觉自己平静不下来,他一直不知道自己有一个孩子存在于这个世间,终于,在这一刻知晓了,他象疯了般赶来,有人却告诉他,他的孩子是一个死胎,刚从母体里分离出来,她就死了,活生生与他骨肉分离。

    眼眸间倏地就变得血红,他象一只发怒的巨兽,扑过去,一把揪住了一名护士的衣领子。“你说,为什么他会是死胎?你们这干人都是吃醋的?国家养你这样无用的人到底是为了什么?去,把你们的院长给我找来。”

    他的眸光像是恨不得要吃人,恨不得要把这里所有的人生吞活剥,而且,他嘶吼着,愤怒着,咆哮着,只为,他的孩子刚一来到这个世界上,小小的身子就血肉模糊,就停止了呼吸,而,这之前,他还没来得及见上她一面,上苍待人好不公平。

    “去把你们院长给我叫上来。”他的话让所有的护士吓得半句话都不敢讲,只能僵直在原地,不敢动弹,从这个男人凌厉的气势看来,应该是本市一位政界的大人物,的确,他也有那样的气场,身上没有一丝商人的气息,高官两个字在护士的心底窜起,大家惊得狠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不想去面对接下来将要面对的场面。

    “先生,孩子是自然死亡的。”

    “笑话。”男人一把推开揪住的那名护士,护士身子一个趄趔,险此跌倒,他阴狠一笑:“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在得知孕妇有危险之际,就应该准备剖腹产。”

    “先生,这不能怪我们,是林小姐自己再三要求不进行剖腹产的,而且,陪同着她的老公,也签下了手术通知单。”护士赶紧跑出去,两分钟后折返,迅速把一张手术通知单递到了男人的身上,视线飞快在那张雪白的单子上扫了一圈,当眸光落到了“保大人”三个字的时候,眸子里的血光倍增,姚君辰,原来是这厮啊!当真不是自己的孩子,他凭什么陪她来生产?还有,林静知,这个女人好狠的心啊!她坚持不剖腹产,连孩子与自己都有生命危险的时候,也是,他的孩子怎么能与初断情人,爱入心魂的男人命相比?

    江萧发出一记低低的笑声,只是,那笑声中透着绝世的苍凉,怀了他的孩子,不让他知道,硬说是姚君辰的,他最痛恨的就是那个女人居然拿他们的孩子威胁他,让他放过莫川,可见,莫川在她心目中有着何其重要的位置。

    他不能就这样放过这家医院,他完全可以说是这家医院妇产科医生专业技术不过硬,导致让他亲生的孩子刚出世就夭折了,他知道现在这个社会都是一群唯利是图的东西,只是,他不明白,依姚君辰的关系,他绝不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才是,毕竟,不是自己的孩子吧!又怎么会上心呢?

    掏出手机,他给宋助理打了一个电话:“宋助理,查惠心医院的院长是谁?对,马上我要他全部的资料。”

    男人刚收了线,屋子里的护士吓得个个就开始腿软,原来真是一名高官啊!他如果真要查什么,还会查不出什么来吗?一名护士赶紧跑过来,颤颤魏魏对他道:“林小姐生的是一对龙凤胎,女儿虽然自然难产死亡,可是,儿子还活着。”

    闻言,感觉自己眼前黑暗的世界犹如倾刻间变得敞亮,就好比是看到了千万个太阳从地平线上跃出,扫射掉那裹在他心口沉重的幽冥。

    大手伸出,急切地按压在了护士的肩头:“在哪儿?”

    “江检察官,在育婴室的保温箱里。”恰在这时,先前替林小姐接生的那名妇产科医生走了进来,她与这个男人不熟,可是,在电视或者新闻上曾经看到过他俊美的身姿。

    知道他是检察院大名鼎鼎的江大人,江萧回首,望向身后那名刚走进来的身着白袍的医生。“带我去看看他。”

    他的声音里难掩兴奋与喜悦。

    当接生医生带着他离开,几名护士这才拍了后胸口,大家都吸了一口气:“天哪!我就觉得他不是一般的人物,原来是一名检察官,我记得江萧以前没戴眼镜啊!”

    “就是,戴上眼镜都有点变了样子。”

    “幸好那名男婴没死,要不然,我们这医院可就惹祸上身了。”

    “对了,那个林小姐跟他什么关系?她老公不是姓姚的那个男人么?”“是啊!我也觉得纳闷儿。”几名护士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开。

    保温箱里的那个小小人儿,脸几乎只有他的拳头那么大,眼睛紧紧地闭着,红红的小嘴儿不停地蠕动,没有什么精神,脑袋也耷拉着,江萧站在保温箱的面前,抬起手想触摸一下儿子小小的手指,可是,一层玻璃箱隔绝了他想要触碰儿子的手掌,望着这个保温箱里小生命,他说不出来自己心底的最真的感觉,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狠狠地撞击着自己灵魂深处。

    “江检察官,由于是双胞胎孩子吸收的养份较少,所以,身体很虚弱,如果不是抢救及时……”女医生没有把话说下去,事情已经非常明朗了,这孩子是江大人的儿子,刚才那个差一点难产的产妇是他女人,虽然,他们之间可能有太多复杂的人际关系,但,那不是他们做为医生该管的事儿,她们的职业是救死抚伤。

    “那个女人还在医院里?”

    医生愣了一下,隔了两秒才反应过来他口中询问的那个女人是刚生产身体还十分虚弱的“林静知”小姐。

    “嗯!刚办完住院手续,住在高特病房345号。”

    “姓姚的在她身边?”“嗯!”“江检察官要不要去看一看她?”毕竟是自己儿子的母亲,女医生也是一个女人,知道女人在这个时候最希望能见到的就是孩子的父亲,按常理推断,林小姐应该是对江大人有感情,否则,不会愿意背着他生下孩子。

    “不用了。”他的嘴角撇成了一个冰冷的弧度。“谢谢你们,这个孩子我要带走。”

    是的,他不可能让自己的骨肉再冒一次这样的危险,他已经失去两个孩子了,第一个孩子,他满怀期待,一心期盼他能来到这个世界上,喊他一声爹地,正因为那个孩子,才让他与静知之间横隔着一条永远难以跨越的鸿沟。

    “可是,你不去给孩子的母亲说一声吗?”女医生觉得这样太残忍了,虽然孩子的母亲还不知道女儿已经死掉的消息。

    “就让她以为这孩子与女儿一样都死去了吧!”这是他刚才下的决定,他一定要带走这个孩子,她的心不在孩子身上,更不在自己的身上,今后,就让他一个人带着孩子爷儿俩好好地活下去吧!

    无论她最好选择姚君辰,或者是莫川,他们都不可能善待这个孩子,即便是他们能善待这个孩子,他也绝对不允许自己的亲生儿子喊别的男人爹地。

    想着她一字一句划下的那两行字,他就心痛难当,她为了救初恋情人,不惜拿他们的孩子做筹码,他的儿子,女儿在她的心目中算什么?什么也不是,他江萧在她心里更是没有一席之位,即然如此,林静知,你就不要怪我心太狠,你可以嫁给那两个男人,但是,休想带着我的儿子一起去。

    男人伫立在风中,望着楼上那个窗口的方向,窗口前有人影在晃动,他戴着眼镜,镜片上清晰倒映着姚家老二忙碌的身影,他没有想去探望她的冲动,在得知自己女儿停止呼吸,看到那血肉模糊的小身体躺在垃圾箱里的那一个,他坚硬的心就好似有人拿了一个千斤重的铁锤,凶狠地从高空中狠狠地砸下,倾刻间,心膜四分五裂,疼痛在胸腔内渐渐地蔓延开,成了无数的毒针向了他刚硬心脏的每一个角落。

    他站在这个角度已经有一个时辰之久了,好男儿志在四方,不应以儿女私情而沉迷,再说,现在的他,肩上还担负着恢复江家昔日风彩,将父亲母亲哥哥捞出狱的重任,扔掉了指尖的烟蒂,抬腿狠狠地拧灭,拉开车门,上车,车子在苍茫的夜色中飞快地渐行渐远……

    *

    到底睡了有多久?静知不知道,她做了一个长长的梦里,梦里,是她的一双儿女长大后,小手儿拉扯着她的衣角,小嘴儿亲着她的红唇,撒着娇,一个向她要洋娃娃,一个向她索要飞机模型玩具的情景。

    她是带着甜甜的笑容醒过来的,能入眼的全是云朵间飘渺的白色,看来已经在她昏睡的时间里,他们把她从产房转到了这病房里来的。

    没有一个白衣天使在病房里,唯有一个高大的身影在窗前碌着,男人抿着唇,双手正在不停地往一个花瓶里插着几束鸢尾花,鸢尾一向是她最喜欢的花卉之一。

    他的神情非常专注,好似在细心呵护着他最心爱宝贝儿一般。

    “枝枝,你终于醒了。”弄完了花儿,转过身,便对上了静知那对水雾雾的眸瞳,他嘻笑着迎了过来。

    “我睡了多久?”静知伸了伸懒腰,由于不是剖腹产,她的身体除了下身有有一些不适的疼痛袭来,其余还没什么大碍。

    “快大半个下午了。”姚君辰走过来,打开了床头柜上的那个保温杯,鸡汤的香味立即在屋子里弥漫开来。

    生孩子时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现在,即便是睡上了一个好觉,她还是感觉整个人犹如虚脱了般,当然也很饿,姚君辰要喂她,她不许,硬是从他手中将盒子抢了过来,开玩笑,她与他又没有关系,要不是情况紧急,敖雪莲给他打电话,她肯定是不可能给他打电话的。

    “你大嫂怎么样?”“伤到了背骨,还躺在医院里了,医生说,至少要在医院里躺一个月。”他如实地答,他哥都气得不得了,父亲过来时也骂他,为了静知,他可是什么都没有说,任他们把他骂了一个狗血喷头。

    “代我谢谢她。”

    “枝枝,那个疯女人你认识吧?”姚君辰猜想那女人她应该是认识的,怎么可能有一个精神病患者莫名其妙地跑持着凶器跑上来,向她狠喊着:“把我老公还给我。”

    “她是莫川的老婆裴书颖。”这件事,她也不想瞒他,再说,敖雪莲毕竟为她挡了刀子,如果不是敖雪莲替她挡掉那一刀,如果那一刀正中她肚子的话,她与两个孩子的命真的是堪忧啊!

    “果然是她。”原先他想的就是那个女人,没想到,还真的是莫川的老婆,这莫川消失了,老婆疯了,还跑到静知租住的屋子里去吓唬她,如果不是大嫂凑巧去她哪里,后果不堪设想啊!

    “对了,我大嫂去你哪里干什么?”姚君辰就这件事想不明白,手术后,在敖雪莲清醒后,他也去问过她,可是,她都是找一些理由来搪塞,压根儿不想提起那件事情。

    “不过是来找我叙叙吧!她以为我怀的是你的孩子,她又不能为姚家生,来看望一下我很正常啊!”

    静知也怕自己找莫川送光碟的事儿被大家发现了,所以,选择了三缄其口,见静知说的与大嫂相差无二,他也不不再怀疑什么了?

    “对了,君辰,让护士把我的孩子抱过来,我想看一下他们。”

    昏睡前,她清楚地记得,护士们的响亮惊喜的声音在她耳边缭绕:“天啊!是对龙凤胞,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呢!长得好可爱呀!”

    听了她的要求,姚君辰的笑容僵在了唇边……

    ------题外话------

    推荐自己的完结文:《高政老公,你太坏》

    那一夜,我被人蒙上了眼睛,洗净了身体,被带到了权势滔天男人的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嗨,检察官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暮阳初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阳初春并收藏嗨,检察官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