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嗨,检察官夫人 > 第3章 爱我,就脱了

第3章 爱我,就脱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领子口,他没有系领带,雪白笔挺衬衫纽扣敞开着,露出他古铜色的肌肤,更为他增添了几缕性感成熟的男性魅力,酒红头头发蓄得过长,从他眉骨处横了过去,连颧骨也露了出来,虽然,变瘦了,虽然没有戴眼镜,可是,那俊美的轮廓是她刻在灵魂里的记忆。

    “你……”静知缓缓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她没想到会遇上他,真的没有想到,是她眼花了吗?红唇开始颤抖,眼睛开始湿润,整个人就此石化……

    子旋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几个人,眸光凝定在了为首的那个男人脸上,在看清楚他五官轮廓的瞬间,她不敢相信地急忙用手捣住小口阻此自己失声尖叫出口,不会吧!不会开这种国际玩笑吧!可是,视野里,越来越逼近的五官,清晰的轮廓告诉她,这一切是真的,三年前已经灰飞烟灭的男人戏剧化地出现在了她们的眼前,呆愣片刻,缓缓转过脸,她看向静知,而那女人整个人已经完全沉浸在无比的喜悦中,眼角含满了泪水,如被人使了钉钉法,整个人一动不动,就像是一尊没有生命的雕像。

    “我出五千万买下你的‘明珠集团’如何?秋经理。”男人高大冷昂的身形倾刻间就来至了她们身边,骨节分明的大掌往桌面上一撑,额角一绺发丝搭落下来,遮住了他的双眼,而那对黑色晶亮的瞳仁,除了有她熟悉的深邃与高深莫测外,还有一抹她陌生的张狂,邪肆,咄咄逼人的眸光,像是两柄利刃,似想要穿透她的肩胛骨,让她无所遁形,是的,薄薄的嘴角上扬成一个挑畔的弧度,一瞬不瞬地凝望着她,眼神是她从来未有过的陌生与疏离,好似他从来都不认识她,好似,她与他那一场曾经浪漫的恋爱从来都不曾在这个世界上发生一般。

    话是对着秋经理说的,可是,眼睛却狠不得在静知身上戳几个洞来才甘心一般。

    是的,这个女人太阴险狡诈了,她居然在‘中寰’后面搞鬼,让他神不知鬼觉就损失了好几千万,要不是倪特助通知他,他不会就这样带着几个属下闯进来。

    “江萧,没想到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太好了。”子旋没想与他计较,他还活在这个世间上,就是静知所有的希望与光明,所以,她激动地迎上去,对着结结巴巴道:“你要‘明珠产业’这很好说嘛!反正,你与静知都是一家人,怎么样都好呢!”子旋心想这男人是不是误会静知了,恨她在那个节骨眼儿上从美国跑回来,所以,才会这样装不与她相认,她就当一个和事佬吧!反正,这两个人都折腾几年了,她做为一个局外人,做为是静知的好朋友,不想看到静知在这样被折磨下去,女人得不到爱情的滋润会干枯的,再说,现在的静知面对的压力很大,她活着的希望就是能为江萧报复,如今,人都活生生站在自己的眼前,还何需报什么仇呢?真是皆大欢喜,要是能够找到静知的儿子,那么,她们就一家人幸福团圆了,多好,多好啊!

    子旋是真心期待着!

    男人根本无视于子旋的存在,当然,他肯定听到了她出口的话,她喊他江萧,难怪坐在对面的女人眼里浸满了泪水,一副玄然欲泣的样子,原来是把他长得与她男人太像了,真是年年有怪事,今年特别多。

    “秋经理,这花痴出多少万?我回她三分之一如何?”剑眉斜飞入鬓,男人旋转了一下食指那枚闪闪发光的泊金钻戒,皮笑肉不笑地狂肆吐出冷妄的语句。

    “汤,汤总裁,我们是以三千五百万成交的,不过,如果汤总裁有意想要‘明珠产业’,我愿意给汤总裁留着,毕竟,能把心血交在‘中寰’名下,也是汤总裁能看得起在下嘛!”人往利边行,秋经理也是凡夫俗子,他当面就允诺愿意把自己的公司卖给‘中寰’老板,只要‘中寰’愿意接手他这个烂摊子,还能多赚一千五百万,他做梦都会笑醒了,所以,也丝毫都不顾忌静知在场,为了钱不守诚信也无所谓。

    他真的是她的江萧吗?他为什么这样说她?还把她当成了花痴,他还在恨她么?恨她不理解他的苦衷,从美国只身返了回来,差一点与她一同葬身火海。

    “看来本人真是帅啊!林小姐连口水都流出来了,秋经理,林小姐对帅哥的兴趣可比对你‘明珠产业’兴趣要大得多呢!”

    嘴角浮现出一抹若有似无的笑痕,撑起身,食指卷曲弹掉了衣袖上的点点尘灰,并没再多看静知一眼,对秋经理寒喧了一句,然后,提步带着一帮人马匆匆离开,他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此她们的交易进行,目的达到,自然没有再留下的道理。

    “汤总裁,慢走啊!”秋经理喜孜孜地把他们一行人送至了门口。

    满脸呆滞的女人猛地身体一个激灵,她的意识回笼过来,从座位上起身奔向了门口,抓住秋经理的衣袖急切地询问:“他可是‘中寰’的汤斯翰?”

    “是啊!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不认识汤斯翰是正常的事儿,因为,那男人做事行事十分低调,从来不让自己出现在报刊志上,也从来都不参与任何社交活动,他一直是一个神秘的人物,要不是上个月与他有过一面之缘,他也不可能认识这号大人物。

    不认识也不稀奇,可是,这女人的反应不该这么大吧?

    还不待秋经理说完,静知已经拔腿火速地冲了出去,这一刻,她没有办法去顾忌自己的事业,顾忌自己因为他的出现而让秋经理改变了主意,她终于明白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因为,她利用了‘中寰’购得了那几千万,她用了最卑鄙的商业手段,让他在几个小时之风就亏损了几千万,所以,他是特意杀上门打她渣的,可是,他真的不是江萧么?明明他们长得那么像,在初看到他的那一眼,她几乎认定了就是江萧出现了,不是鬼魂,不是魂迫,是最心爱的男人真的还活在这个世界上,这一刻,她仿若看到了几千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可是,当他用着那种陌生邪肆的眼神恶狠狠地凝望着她的时候,她又感觉那男人并不是她爱若心魂男人江萧,不管他是还是不是,她都要找到他问出一个所以然来。

    江萧,不要走,不要走,好不好?江萧,我爱你,林静知爱你啊!要怎么样才能留住你步伐?

    她疯了似地跑出了‘明珠产业’的大门槛,她跑到街面上时,刚好看到了那男人已经坐上了一辆白色兰博基尼。

    她不顾一切地奔了过去,喘着粗气拍着车门,奋力地拍着,她怕如果自己慢了一步,车子的轮胎就会飞驰滚出,让她错失与这个男人交流的机会。

    “妞,你胆子真够肥的。”车窗摇下,一双利眸笔直地向她扫射了过来,那眸光让人不寒而粟,没有眼镜的遮蔽,那眼睛仍如两口看不到尽头的枯井,只是,犀利的眸光充满了睿智与干练,再也没有昔日为她绽放的一抹温和色彩。

    “江萧,不要走。”不要离开我,我们好不容易重逢,你知道我期待这一刻多久了,久到连心口都发疼了。

    “江萧,我爱你,不要走,好不好?”

    她张着檀香小口颤抖着,可怜兮兮地乞求,凝睇着他的眸江充满了期待。

    这世界真是疯了,妈的,这辈子,他真恨被人当成是替身了,薄唇轻掀,向前面的司机幽幽吐出:“开车。”

    听到车子发动的声音,静知六神无主,在车身徐徐驰出之时,她本能急切伸手抓住了男人衣袖:“不要走,江萧,我求你,给我一次机会,我爱你,爱你啊!”她的心在呼唤,在呐喊,她等了一千八百多个日日夜夜,为的就是期待着与他的重逢,她本以为这辈子都没有希望了,江萧在那场事故中一直没打捞到尸体,哪怕是残渣碎片都没有捞到半块,大家都说不可能还有存活的机会,他与十五个兄弟,包括那个对他忠心耿耿的宋助理,可是,其他兄弟都捞上了面目全非的尸身,家属也已确认,就独独差他与宋助理的,他们十几个人在旦昔之间成了E市的英雄,为了辑拿毒犯归案,他们光荣牺牲,他们英雄选进事迹被E市媒体千百遍地播放,甚至中央台新闻上还出现过好几次,他们成了人民心目中的大英雄,E市人民政府还为他们修了一座英雄冢,大家都说他没有生还的希望,可是,她一直坚持着自己的观点,即然没捞到他的尸体片块,那么一切就还是有希望。

    她执着地等待了这么久,她绝不会让这唯一的见面机会就这样从自己指缝间白白溜走。

    “放手。”汤斯翰愤怒地冲着这女人嘶吼,面孔一片潮红,眼睛里积聚着寒冷的光芒,这女人不要命了么?

    “不放,我不会再放了,江萧,求你了,我错了,以前都是我不对,是我看不清你的心,现在,我什么都知道了,回到我身边,我不能没有你,江萧,你爱你啊!”

    她狠命地抓着男人的衣袖,就象是抓住了他唯一复活的希望,抓住了她们之间命运相互交替的那唯一滚动齿轮。

    “放手。”男人恶狠狠地冲着她大嚷,喉结上下滚动,坚毅的下巴一阵剧烈的收缩。

    大掌覆裹在她纤细指节上,愤恨一扯,一阵剧痛从指尖上传来,她的指甲被硬生生扯断,伤到了皮肉,整个身体也因为握得太紧,又被人愤力推开的贯力,让她猝不有防就退出去好几步远,然手,咚的一声就坐在了地坚硬的地面上。

    摊开手,通红手掌心躺着一颗圆形水晶纽扣,是硬从他袖口上扯下的纽口,他着装的服饰,以及穿着品味全变了,可是,她知道,他就是江萧,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长得这么一模一样的男人?绝对不可能。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认自己?难道说他还在为那件事情心存介蒡吗?他们都经历了一番生离死别,按理说,曾经的过往,是是非非,恩恩怨怨,对对错错,都应该一笔勾销了才对。

    不,她真的不能让他就这样消失在自己的生命里,三年前,让他从机场消失,是她犯的最大的一次错误,这三年来,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江萧送她离开时,如果她但凡多关心江萧一点,多走入男人的内心世界一点,她就不会任由他一个人离去,而她傻傻地什么也不知道,直到,收到他发送过来的那则短信,她才如梦初醒,原来,江萧一直都深爱着自己,所以,她拼了命地赶了过去,可惜,一切都太晚了,当她看着那白色的游艇引爆的杀那间,只感觉眼前一片漆黑,整个世界墙摧瓦倾,从此,她的世界成了灰色的。

    江萧,她低喃着他的名,从地面上撑起,不去顾及手心被勒红的疼,也不去顾及她被摔疼的屁股,这一刻,她满心满肺满脑子都是江萧,伸手拦了一辆计程车,司机听从了她的吩咐把车笔直开向了‘中寰’集团。

    疾步冲进了‘中寰’集团大厦金碧辉煌的玻璃旋转门,凶狠地推开了迎向前要拦住她的保安。

    保安被推了一个狗吃屎,满目惊诧地看着这个柔柔弱弱的女人,长得这么漂亮斯文,咋有这么大的力气呢?

    简直不可思议嘛!在保安的怔愣间,女人纤美的身形已经冲向了那道总裁专用的电梯,她闯入‘中寰’总裁办公室时,长相妖娆的女秘书吓了一大跳,暗忖这个女人胆子太大了,莫非是总裁的新宠?可是,这女人虽然长相不俗,可是,总裁从来都不会有沾染那种良家妇女的喜好,这女人看起来也不是明星啊?

    “小姐,不好意思,总裁出差了,他不在办公室里。”

    “走开,告诉汤斯翰,如果不让我见他,我就一把火烧了整幢‘中寰’大厦。”

    女秘书被她出口的话吓傻了,至今为止,还没有一个女人有如此大狂妄的口气,她明目张胆说要毁了‘中寰’。

    “好狂妄的语气。”就在她与秘书小姐争执的时候,那两道紧紧闭合高雅弧形大门被打开了,男人笔挺的身形出现在门边,白色的衬衫熨烫的没有一丝的皱褶,衣摆插在了裤子里,衬衫的纽扣似乎又解开了一颗,衬衫衣料是丝质的,几乎能看到那喷张的肌肉,身材很有形,比起亚洲明模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样着装的男人,比起记忆中的他少了一份隽永斯文气息,多了一份嚣张跋扈飞扬的神彩以及狂野与奔放。

    “让她进来。”他凝扫向狂妄语气女人的眼睛蓄着两抹笑眼,然而,那笑是不达眼底的,他一向深居简出,从不与人结怨,只是一心做着自己的事业,没想到,这女人就这样莫名咬着他不放,还敢就这样大刺刺冲进他的‘中寰’,对他秘书恐吓出这样的话来。

    这口气,他汤斯翰咽不下。

    秘书听到总裁的话,要让这个女人进去,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她也不知道这女人与总裁之间的关系。

    秘书垂着头毕恭毕敬地退开,女人的腿才刚迈进去,身后的两扇门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合上了。

    “江萧,为什么不认我?我是静知啊!你知不知道我等你有多苦?”没有了外人在场,她们都不需要伪装,她走上前,一把就将男人抱了一个满怀,泪水汩汩而出,眼泪鼻涕粘满了他胸前白色真丝衬衫。

    “喂!你……”男人一把推开她,低下头望着自己被她弄脏的衣服,眉心隐约升起几条黑色的细线,他按捺住自己的太阳穴,哪里正突突地跳动。

    如果是平时,他肯定都以为是自己的身份与权势招惹了这个女人,可是,在看到这个女人晶莹剔透的眼泪时,他狠不下心去斥责她,可是,想到这女人在背后狙击他的‘中寰’,他就气得恨不得将她扔进大海里喂鲨鱼。

    “我不是什么江萧,你看清楚,我是汤斯翰,是‘中寰’的执行总裁,女人,你看清楚啊?”

    他真是被这个花痴女人打倒了。

    刀刻的五官,俊美阳刚的容颜,薄薄的唇,挺直的鼻,深邃如古老星空的双眼,说不是,她又怎么会相信呢?

    可是,他认她,静知的脑海里划过一抹往事,对了,一定是他还在埋怨她,恨她用孩子威逼他放过莫川。

    “江萧,那个孩子是你的,我并没有打掉他们,我比你更爱他们,可是,他们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消失了,我也只来得及看他们一眼,一个儿子,一个女儿,曾经,我是多么期待她们长得像你,我多希望能有一个传承你血统的孩子,对了。香雪欣说,我们的儿子没有死,他还活着,还活在这个世间上,江萧。”

    “够了。”男人发出一声似野兽一样的怒吼,捏握得格格作响的拳头狠狠地捶在了办公桌上,办桌上的文件因桌子的震颤掉了下去,散乱了一地。

    “我说了,我不是你口中的江萧,我是汤斯翰,不要乱认错了人,不要以为把我当做是你初恋情人就可以混淆我的思维判断能力?林小姐,你真够厉害啊?能让我‘中寰’能在短短几个小时之内损失掉几千万,这笔债我会慢慢向你讨。”

    “我不知道你是‘中寰’的总裁,更不知道汤斯翰就是你,如果我知道,我不会这么做的。”

    这是肺俯之言,如果她知道神秘低调的汤斯翰就是江萧的话,她绝对不可能鬼迷了心窍选择听从刘云天的那个主意。

    “噢!我还得感谢你不成,林小姐,我不是一个被人牵着鼻子走的傻蛋,你那几招真够绝的,连那个车牌号都调查的一清二楚,说。”陡地,男人一把扣住了她尖细的下巴,用力狠狠地握紧,把她的脸孔捏握得几欲变了形,神色严厉,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迸出:“谁派你来的?”

    “是沈世雄么?”

    “没有人派我来,我只是想赚一笔钱开一间上市公司而已,如果你想要那笔钱,我可以无答件退琮给你。”

    因为心里装着他,爱着他,经历了三年生死之别,她不可能再与他作对。

    “笑话,你以为我会稀憾那几千万?只是,女人,你不该招惹我的,你惹不起。”

    他将她抵在了坚硬的墙壁上,俯下头,一双深黑的眸子灼灼地盯望着她,就像是一只发了怒的猎豹盯上了一头有趣的猎物,大刺刺的酒红色在她的视野里划过一个漂亮的弧度,一绺发丝垂落了下来,挡去了她些许的视野,长长的睫毛刷过了她的肌肤,让她心尖泛起一缕痒痒的感觉。

    淡淡的薄荷清香充斥在她鼻冀间,他的皮肤没有以往的白,多了一份属于男性阳刚的古铜色,脸颊比以前清瘦了,热热的气息喷吐在她的唇瓣间,看到他越来越放大的轮廓,她缓缓闭上了双眼,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凉薄的唇在离她唇寸许之际停了下来,嘴角微勾,一根食指重重地压在了她泛红的如花唇瓣上。

    “以为我要吻你?”

    难道不是?静知睁开了眼睛,看着他眼角闪过的鄙夷眸光,刹那间,感觉到自己的脸孔火辣辣一片,一定红到脸脖子根部了,这男人嘲讽她就这么爽么?

    “怎么?不是说爱我么?脱了。”伸手在她胸前蛮横一拉,她衣服前襟一排纽扣全数崩落溅落了满地。

    粉色的蕾丝罩杯就棕赤果果地呈现在了男人眼前,裹在粉色蕾丝罩杯里那两硕大白花花的肉肉迷晕了男人眼瞳,男人喉结火速滚动……

    ------题外话------

    推荐自己的完结文:《高政老公,你太坏》

    那一夜,我被人蒙上了眼睛,洗净了身体,被带到了权势滔天男人的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嗨,检察官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暮阳初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阳初春并收藏嗨,检察官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