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嗨,检察官夫人 > 第11 “话事人”之斗!

第11 “话事人”之斗!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香港的夜市明灯璀璨,熠熠生辉,七彩的霓虹灯闪烁出的缤纷色彩让人眩目!

    夜市小摊边坐着两个身着灰色大衣的男人,男人都戴着墨镜,有一个头上还戴着一顶上海五十六代的鸭舌帽,帽子的边缘镶了几条金丝边边。

    他们一边喝着酒,吃着烧烤的美味,一边聊着天,一边欣赏着街道的繁华,还有时不时从身边经过的美女,其实,这些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传话山鸡,务必选上‘话事人’,如果有那样的机会,我们姚老大决定与他合作,一起将生意扩大,我们老大可以揽到各国黑帮堂口老大的黑钱,我们帮着他们洗黑钱,那样的话,我们的财富与日俱增,这个世界我们就是王者,谁都不可以再欺负我们哪!”

    “说的也是,如果真到了那天,连香港股市至尊都得看我们脸色行事,告诉姚老大,这件事放心好了,山鸡一直就有那样的野心,如今,又能得到老大的支持,我在旁边再推波助浪一下,应该没有大问题,你回去向姚老大报告,就说让他放一百二十个心,这事定成!”男人抬手握住鸭舌帽的边沿,轻轻压了一下,将自己那对铜猬锁的眼睛遮住,也挡去了路人纷纷向他们投射过来的神线,他压低了声音,轻缓道:“只是,你知道,当选香港‘话事人’,那棍龙头拐棍在邓肥手里,再说,我们得把几个元老心拉过来,选上的希望才极其地大,否则,只是纸上谈兵啊!”

    另一个男人嘴角勾出一抹浅笑,精视的黑眸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凑到戴鸭舌帽的男人耳边:“这些事,老大早已经交待好了,几个元老,他也会想办法摆平。”

    “那柄拐棍不再邓肥手上啊!这一点很重要的。”戴鸭舌的男人交待着。

    “放心好了,你付钱。”男人从纸盒里抽出一张面纸,擦了擦油油的嘴唇,拍拍屁股,将手揣在了裤兜里,吹着口哨离开了烧烤摊。

    “妈的,又是我付钱,为什么每次都这么衰?”不过,也是小钱了,想着山鸡如果能当选香港‘话事人’的话,他做为山鸡的左膀右臂肯定会捞上太多的好处,他可以让山鸡允许他在铜锣湾开几间夜总会,或者赌场,再运一些毒粉,一年纯收入好几千万,等赚够了钱,他就带着自己那小情人离开这块是非之地,下辈子衣食无忧,这是他们这种混帮派人物的打算,嘿嘿!想着心里也高兴,他呼来了老板,气扬嚣张地付了烧烤钱,然后,哼着小曲儿离开。

    *

    不知不觉,秋天又来了,香港街头,四处飘零着枯黄的落叶,一叶而知秋,秋风萧萧,姚庭轩身着一件灰色的昵子大衣,手里握着一个电话。

    “老婆,我刚签完合同,正准备回家呢!天好冷啊!”一边讲着话,一边用空着手将敞开的衣襟拉拢,免得风鼓鼓地从敞开的衣襟处吹进去,冻着他单薄的身体。

    “真签了合同?”敖雪莲清冷的声音笔直穿过了手机刺入姚庭轩的耳朵里。自从有了香雪欣的事件后,这女人对他就似从前了,一天到晚总是疑神疑鬼,而且,每一天几乎都是九个电话查岗,还有,她根本不相信他说出的每一句话,他已经快招架不住了,但是,他又不能与她离婚,不过,他暗自盘算着,如果能当选这一届的‘话事人’,那么,他对付‘敖家’还是有希望的,不顾念夫妻情份的不是他姚庭轩,而她敖雪莲,整天像做贼一样地防着他,怕他又会婚外出轨,有时候,他除了对着她翻白眼外,心中充斥的一种无力感。

    “真的,不信你听。”他把手机举高,让呼呼的风声经由电波传达过去,一秒后,再将手机搁置在自己的耳窝边。“没骗你吧!我真在大街上。”

    “暂且相信你,希望你不要再放相同的错误才好。”女人淡淡地说了一句,果绝地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传来了‘嘟嘟嘟’声,姚庭轩诅咒了一声“妈的。”这女人真来越难侍候了,有时候,他真想把电话砸了,可是,他又不敢,至少,他现在是没有那么的勇气,每一次都屈居在老婆的淫威之下,明明是柔柔弱弱的女人,做起事来干净果断,许多的男人都比不上。

    他迈着沉重的步伐,夜深了,街上几无行人,眼角一弯,感觉后面有一个人影一直在跟随着自己,莫不是敖雪莲派来的吧!暗骂自己真够窝囊的,然后,他疾跑了几步,身后传来了响亮的脚步声,他停步子,后面的人也跟着停下步子,这明显是冲着自己来的,不管是不是敖雪莲派来的,也或者是其他人派来的,总之,他被人跟踪了,这样想着,抬眼,眸光在眼前扫了一圈,然后,陡地迈开步伐,身形火速冲进了一条巷子口,他躲在暗处,果然就看到了两个男人向他追了过来,精亮的眸光四处瞟望,徘徊在十字路口,稍后,知道上当受骗了,步子火速后退,向另一个入口处追去。

    从暗处走出,绕另一道而行,搭了一辆出租车,绿色的出租车风驰电掣向香港城中心飙去。

    抬腿狠狠地踢了几下铁皮门,铁皮门‘吱呀’一声开了,高大的身形闪了进去,抬脚踢上门,男人大手一伸,女人还没反应过来,男人已经将她死死地抵在了门板上,俯下头,铺天盖地的吻袭卷着她,肥厚的舌卷着她的丁香小舌,一阵啃咬,吸吮,女人只感觉嘴唇边传来了麻辣的疼痛,可是,他却不管不顾,粗暴的吻从她唇边顺着细长的脖子滑落,唇碰过的地方,透着稀微的灯光,隐隐地看到全是一排又一排牙印,女人很疼,可是,她咬紧了牙关没有开口,男人大手一挥,将她身上所有遮弊物扯落,他吻着她,疯狂地吻着她,咬着她身体的每一寸,每一个角落,自从来香港后,他们就极少见面了,而且,这段时间,敖雪莲盯得也紧,女人喘着粗气,尽管很疼,可是,她还是不想放开他,嘴角勾出一抹美丽的笑靥,也许,她就是这么一个贱女人,明明知道不应该,可是,许多的事,她放不下,如果能够放下,早在三年前她就得到重生了。

    空气里暖昧的气息浮升,男人如野兽似的低吼夹杂着她嘤嘤低泣声凑成了一曲华美的乐章。

    女人单手撑在门板上,身体弯弓,成了一个优美的弧度,任男人在自己身上予取予求,只是男人的力道太猛,有好几次,都疼得她整个身子抽搐,胃一阵痉挛,可是,他仍然疯狂,像一只脱了缰绳的野马,饿了好久的野马,疯了似地在原野上奔驰,不想让一些事束缚自己的心。

    “够……够了。”女人娇喘连连,眼睛浮上点点的水雾,男人气喘如牛,并没有回答她,她的身体倒落,他也跟着倒落,大掌掐住她纤细的腰身,猛力一个翻转。

    这种姿势形成了一种糜欢的极致,不够,真的不够,他已经隐忍好久了。许多事让他隐忍着,整整三年了,自从江萧消失,游艇爆炸后,他就一直隐忍着不碰她,不见她,可是,他的心却不能背叛自己。

    “我爱你……雪欣……这个世界上……我唯一爱着的,仍然是你。”

    一滴晶莹剔透的泪珠从她眼角滑落,她吃了这么多的苦,受了这么多的委屈,有他这句话就够了,真的够了。

    通常情况下,女人都是有爱才有性,这句‘我爱你’对于香雪欣来说,是世界最美妙动听的乐曲,她喜欢他,爱惨了他,情潮开始泛滥,满眸痴恋,她定定地望着他。

    “轩,我也爱你,很爱很爱。”爱到就连明知道是地狱也愿意跟着他一起沉沦!

    她将手放在自己的某一个地方,仰着头,纤长的脖子高高仰起,她的动作让男人眼眸迅速染上一层瑰丽的欲色,身体猛烈动了一下,女人红唇微张,男人迅速将指节塞进了她微启的唇间。

    “你说你像不像马?”女人含糊不粗的吐了一句。

    “你说呢?”男人挑眉,粗厚的大掌重重地拍在了女人的屁股上,即刻,臀部上印出一片绯红。

    “讨厌。”女人拿开了他手指,轻骂着,调转了身子。

    “到底谁是马?”男人本来有些大男人主义,这女人居然说他是马?到底谁才是马呢?还有,这姿势是谁发明的,虽然很爽,可是,她完全像是一个威风凛凛的女王。

    “有没有统领千军万马的感觉?”男人面色轻挑,眼尾含笑,暖昧轻语。

    “当然有,很爽呢!”女人脸都笑成了一朵白菊花。“你爽够了,也让我来爽一下,嗯!”男人握着她腰肢的力道加紧,猛地翻身。

    姿势逆转!男人的视线灼灼地凝望着她,尤其是她眉眼间的那条淡淡的痕迹,女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抬手遮住了自己眼眉,五指张开,偷望着他的表情。

    “拿开。”男人的声音有几分让人不可违抗的威严。“很难看。”女人心情瞬间一落千丈。

    “谁说难看?我灭了他。”男人的话让女人有些啼笑皆非,整个身体颤抖不止,男人额角隐忍的汗水从眉守间徐徐滚落。“妈的,只知道笑,死鱼啊!快!”

    “嗯,我的马,来了。”“切,到底谁是马?你才是马呢!任我骑来任我打。”男人张狂的笑声让香雪欣觉得十分刺耳。

    男人与女人在汗淋漓之际,男人手指缠住女人鬓边的湿发。“你说,你又不特别漂亮,为什么我就好你这一口呢?”

    “比起敖雪莲是差了那么大一截!”

    女人嘟起了红唇。“好端端提她干吗?”男人放开了手,暗自咒了一句:“真扫兴。”

    “她可是我见犹怜呢!对了,你们男人不都是喜欢她那一种林黛玉似的人物吗?辣手摧花才更刺激呢!即然家里有那么一美娇妻,你又何必来我这儿找罪受?”

    女人翻着白眼,脸蛋上因激情而喧染的红晕也在一点点地褪尽!

    “雪欣,我们难得见一次面,你又何必说这样的话来气我,让我不爽呢?”男人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点燃了一支烟,闷声不响地抽着。

    空气里,白烟弥漫!

    “不爽?我已经不爽三年了?你说,你那弱不禁风,半死不活的老婆为什么那么厉害?还有,你几时能将敖家打败?你说,我是你马,任你骑来任你打,可是,我真不想这样偷偷摸摸的,庭轩。”

    女人的声音很低沉,心情也低落,面色更是低迷!

    “这个我不好给你承诺。”他吐了一口烟圈,幽幽低语。“当初,你与你见面的时候,你是知道我结婚身份的,我也从来都没有骗过你,我的婚姻很复杂,我早叫你想好,跟着我,这种路势必会走到艰辛。”

    他是警告过她,可是,那时候,为了让江家垮台,为了灭了江萧,她肯定不会放过姚庭轩这颗大树,才会在他面前装得像一只情根深种,难逃情网飞蛾扑火的样子,她跟了他,起初是给了他身体,再后来,是失了心,女人与男人不同,男人可以将性与爱分得清楚,可是,女人有很多时候是无法将两者分开的,姚庭轩是她唯一给过身子的男人,当然,除去了三年前敖雪莲设计的那场阴谋外,她几乎是从不让人碰自己冰清玉洁的身体,她不是一个坏人,是现实让她不得不坏,她要为哥哥报仇,是仇恨的心让她踏上了一条不归之路!

    “是,不错,我从未瞒过我已婚身份,事实上,我也并没后悔过,可是,庭轩,我想浩浩,他是我儿子,你说,我活得窝囊不,我连亲生儿子也不能见。”

    说到这里,香雪欣眼睛时弥漫着一层灰暗,三年前,她吞了水银出狱,敖雪莲那歹毒的女人就一直将浩浩攫在了手里,不让她与浩浩见面,三年来,她几乎没有见过浩浩一次,只远远地看过他的背影,她儿子长高了,掉牙了,快上小学一年级了,她这种母亲很失败,也很怕,看着浩浩与敖雪莲亲昵地拥抱的画面,她的心像是被刀子在一刀刀地捅,浩浩是她怀胎十月辛苦生下的儿子,不过才七岁不到,就要成为敖雪莲威胁她的筹码,成了敖雪莲控制她的人质,敖雪莲让她离开姚庭轩,她也做到了,这三年来,她不过是与姚庭轩偷偷见过一次,敖雪莲发现了,她就折磨浩浩,让浩浩一天都不准吃饭,她故意将电话拔通,故意让她听一听浩浩在电话撕心裂肺的哭嚷声,是浩浩将一个碗摔碎了,听着浩浩的哭声,她感觉自己的心肝都褂撕破了,除了无声诅咒敖雪莲下十八层地狱外,她也没有丝毫的办法,这些苦楚,她只能一个人默默咽下,因为,她不敢告诉姚庭轩,说了,姚庭轩肯定要跑去找敖雪莲闹,然后,敖雪莲又会变着法儿折磨浩浩,对于香雪欣来说,敖雪莲就是来自于地狱夺她命的女魔鬼,而且,敖雪莲很会装,在姚庭轩面前,她对浩浩好的几乎没话说。

    “雪欣,雪莲待浩浩很好,简直就视若己出,这辈子,她不能生养,所以,她特别喜欢小孩子,你放心,我不会让她虐待浩浩的。”对于敖雪莲用浩浩逼香雪欣就范的事他是后来才知道,可是,面对岳父,几个军区有地位的舅子三堂会审,他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让雪欣先忍一忍,但,谁都知道,忍字头上一把刀,所以,他才想办法把生意转到香港来,如果能成功当选‘话事人’的话,内地高官已经对他说了,如果能选上,他可以统一香港黑帮,内地可以卖他许多的人情,他知道这是内地想收复香港黑社会最好的办法,将香港黑社会引入正道,少许多暴力事件,但,也许这是他唯一的机会,利用这些关系,再加上父亲在内地的根基,对付敖家也并不是希望渺小啊!

    见香雪欣心情低落,他笑了笑,一把揽过她雪白玉嫩的身子,邪邪地笑道:“要不,你再给我生一个孩子?有了孩子,你就不会那么寂寞了。”

    “还要生?我可没那么大的胆子。”香雪欣说不出自己心中的感受,眸光凝望窗外漆黑的天空。

    “怎么没有?在香港,敖雪莲没有那么大的能耐。”这几乎是肯定的事儿,姚庭轩敢拍胸脯保证。

    “可是浩浩还在她手里。”

    香雪欣尖叫!“放心吧!她还是爱我的,爱屋及乌啊!雪欣,真的,要不,你再替我生一个孩子?”说着,男人丢了指尖的烟蒡,一脸淫笑着将女人箍入怀。

    “放开。”提到生孩子,香雪欣一下子就怒了,她用着蛮横的力道推开了姚庭轩,姚庭轩挑了一下眉,不知所措,今天,女人平时也很温顺,今天是怎么了?

    “我已经不能再生了,不能再生了。”女人咆哮着,像一只受了极致伤害的母兽,这道伤口,她已经在暗处独自啃舔了好久。

    “为……为什么?”她的话让男人一片惊愕,为什么雪欣不能生了?莫非这其间发生了什么事么?

    在男人再三追问下,女人哭了,哭得伤心欲绝。“这得去问你的好老婆,她最清楚。”

    “雪莲怎么了?你不能生孩子关她什么事?”莫非三年前,她让她出监狱,除了用浩浩威胁她外,还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么?想到这儿,姚庭轩面色一沉,大掌按在了她削瘦的双肩上。“你说。”

    “说啊!”见女人不语,哭红了双眼,男人气得一拳砸到了地板上,一连好几下,地板发出连串的‘咚咚咚’声。

    “你知道什么是水银吗?”

    “水银。”男人如梦幻般呓语。“是的,水银,那种夜总会专门给小姐喝的水银,你老婆三年前逼着我喝了,这辈子,我再也不能生孩子了,而浩浩是我唯一的儿子,我已经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了。”

    呜呜呜!这份痛让她独自承受了三年,这份委屈她搁置在心里痛得让她挠心抓肺。

    水银?三年前,敖雪莲不止用浩浩威胁雪欣,还让她吞了终身不能生育的水银,这个女人好狠,太狠了,好狠的心哪!

    “为什么你从来都不告诉我?”他终于明白了雪欣为什么一直就躲着自己?因为,敖雪莲处处限制着她,派人跟踪着她,恐怕对于雪欣来说,敖雪莲就是女恶魔吧!

    “我敢说吗?我的儿子还在她手里,你从来都不会知道我内心深处的那份担心,半夜时,她经常用手机恐吓我,吓我她要用刀子切掉浩浩的小胳膊小腿,还有小脑袋。”

    每一次听到她那种近乎鬼魅的声音,她就感觉自己的情绪濒临崩溃!

    “妈的,敖雪莲就是一变态。”姚庭轩真的很气那个枕边人,亏他这三年来,还对她阳逢阴违,还随时堆着一张笑脸迎向她,哄着她,捧着她,没想她在暗地里这样威胁迫害他最心爱的女人。

    黑眸里精光倍闪,眉宇间划过一重又一重阴戾!神情变得冷咧骇人!

    咬了咬牙,心一横。“雪欣,你去趟韩国吧!”没思片刻,又为自己点了一支烟,他对香雪欣说了这么一句。

    “去哪里干什么?”香雪欣不知道他心里打什么主意,惊呼道。

    “去哪里游玩几天,我让手下一兄弟跟着你,我来你这儿的时候被人跟踪了,恐怕是敖雪莲的眼线,再说,江萧那边也好久没动静了。”他深吸了几口烟,故意让烟吸进心肺里,故意让自己难受,唯有这种难受的感觉才会鞭策自己不忘敖雪莲给他的这份耻辱,还有江萧那厮的反击。

    “好,我一切听你的安排。”香雪欣知道姚庭轩老谋深算,至少,她把握他不会害自己,所以,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他拿起地板上被她脱掉的风衣披上,对她嘱咐了一句:“天凉了,多添点衣物,我有事出去一下,不一定会回来。”

    “好。”香雪欣看着他离去的高大背影,心中顿升起一缕惆怅。她与他本是露水夫妻,望着刚才翻滚的地方,不过是打了一场野仗而已,她是一个人人唾弃不要脸的小三,是破坏人家幸福的小三,小三怕原配是千古不变的真理,她怕那个敖雪莲的人找上门来,姚庭轩让她离开香港,应该是有其他特别的安排。

    只是,尽管姚庭轩聪明睿智,但是,她还是隐隐有些担心,她们这段露水姻缘到底能走多远?

    *

    黑夜如魅!

    男人身着一件灰色的长大衣,风衣边角随风卷起,他穿着黑色的马靴,一脚又一脚重重地踩在了地板上。

    ‘咚咚咚’,一阵仓促的敲门声后,前来开门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英国少年,少年长得不美,高鼻梁,蓝眼睛,微卷的金头发。

    “姚先生吧!邓老等你多时了。请进。”

    男人微微颌首,抬腿走了进去,他进去的时候,就看到一个肚子肥胖的老头,他穿着背带裤,一件灰衬衫,外面随意套了一件黑外套,样子长得很特别,鼻子尖尖的,嘴巴小小的,下巴上的肥肉肉太多,这头大约六十岁左右,他双手抓握着自己的裤子背带,一下又一下,顺着带子边沿上下滑动,模样十分老沉。

    “邓老,你好。”

    男人毕恭毕敬,想要在香港黑社会里混,这个看起来平易近人的老头得罪不得,每一届的香港黑帮‘话事人’当选,他一人投票顶三人票,所以,这晚,他是来巴结他的。

    “姚仔,请坐。”老头让英国仆人为他泡了一杯荼水,然后,就开始与他唠嗑。

    “姚仔觉得这一届‘话事人’谁当比较合适?”老头吹着冒着热气的荼水,漫不以心地问出。

    “山鸡与莫川,应该是这两个吧!”

    “嗯,我觉得这两人最合适。”“但是,两人之间应该还有一个更合适的,邓老觉得谁最合适?”姚庭轩把玩着手指上的戒指,眸光凝睇着这个能掌管着香港黑帮数十号人物生杀大权的六旬老头。

    “现在还不好说,看大家投票的结果吧!”邓肥毕竟经历了数十年风雨,又在香港黑社会混了几十年,到了他这把岁数不是人精,就是肯定是障残。

    “好吧!邓老。”男人从椅子上起身,从腰间摸出了几根闪闪发亮的金条摆到了邓老面前。

    “邓老,这是山鸡托我带给你的,还请你老人家笑纳。”

    “这个山鸡,真是的,不要搞这一套吗?明天如果选委会能通过的话,他应该是没有问题的。”邓老意味深长地笑说,姚庭轩看来,这老头子并没有直接拒绝,依他这么多年来办事的经验,暗忖这老头不过如此,几根金条就收拢了他的心。

    “替我谢谢山鸡,他时时想着我这老头子,我心里有数。”邓老放下了手中的荼杯,一脸和蔼地笑语。

    “好,那我先撤了,邓老。”“嗯!”

    邓老望着姚庭轩消失在客厅玄关处的身影,白色的眉毛竖立,斜着眼尾瞟了一眼桌子上那几根四四方方,闪着光耀的金条,眼角露出不屑神色,几根金条就想贿络我,还当我是没见过世面的嫩小子么?呵呵!

    *

    一间牌室里,清风鸦静,整个场子被人包了下来,暗室密道中,坐着十几个黑帮首领,旁侧纷纷站了不少的兄弟,邓老是最后一个出席的,他仍然用手指捏着自己背带裤边沿,不停地上下滑动,这似乎是他一种维持了几十的习惯,邓老锐利的眸子扫了整个会场一圈,穿走过两排整整齐齐兄弟,走到最前面坐了下来。

    “大家都到齐了,投票吧!不采取无记名投票,赞成山鸡当选本届‘话事人’身份的,请举手。”

    缓缓地,零星的几支手臂举了起来,眼尾扫了一圈,头发梳得光亮,嘴里还咀嚼着口香糖,脖子上戴着一条拇指粗金项链的山鸡眼睛迸射出骇人的光彩,额头也有几根筋慢慢贲起,眼睛瞠得奇大,似乎要凸出来。

    “赞成莫川当选‘话事人’身份的请举手。”邓老话音刚落,自己率先抬起了一支手臂,然后,陆续地,现场就有十来支手臂抬了起来。

    答案已经很明显了,邓老满面笑靥,冲着坐一群黑衣人中间的莫川嚷道:“嗨!莫兄弟,你当选上了,上来发表感言,顺便趁着这么多元老级别人物在,你做一番来年计划。”

    “好。”莫川咳嗽几声,从椅子上站起,撩了一下风衣衣角,踩着凌厉的步伐,气势逼人地走上台,站定在了邓老的面前。

    “各位道上的兄弟……”

    “慢着。”山鸡塍地从座位上起身,几大步穿过兄弟身体缝隙走上台。

    “邓肥,你这个烂人,你收了我金条居然这样子恶整我,邓肥,信不信老子一枪打烂你的脑壳。”山鸡凶神恶煞,手上的枪支迅速抵住了邓老的额头。“妈的,我操,老子还没见过你这种烂人,说好选我的,现在,却这样倒戈,没你这样玩的,邓肥,不算,重来一遍。”

    “山鸡,你干什么?”好几个元老见山鸡用枪抵着邓老,心阵阵发寒,现在的后生怎么个个都不讲义气,如此蛮横霸道,想他们当年,可是元首说一,他们不敢说二。

    “少他妈的屁话,重来,不算,要不然,老子揣平你们所有的老窝。”

    山鸡在香港黑帮一向是一个厉害的狠角儿,现在,后面又有姚仔撑腰,所以,他才不怕这群黄土都掩了半截的死人呢!

    “山鸡,事情已成定局,少他妈在这儿横,你以为只有你能横。”莫川也从腰间摸出了一把精巧的手枪,用枪指着山鸡的胸膛,咬牙切齿地怒斥。

    “哇靠,还没当选上了呢!‘话事人’龙头拐杖没传你手上呢!就想命令老子啊!老子他妈不吃你这一套,兄弟们,将他的枪给卸了。”

    山鸡命令刚吼出口,可是,他那帮兄弟弟个个都没有上前,只是定定地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他妈的,你们想挨枪子儿了。”

    他的吼声刚落,只听空气里传来了‘怦怦怦’的一阵枪声,眉心已经被打了三个血圆洞,枪从他手中摔落到地,然后,他的整个身体就这样慢慢地倒向了地面,眼皮子翻了翻,眼睛大睁着,鼻子里,嘴角边,眼睛里三处来血,一抹着灰色风衣的男人缓缓走上台,他的步伐沉稳,抬起穿了马靴的脚,狠狠地在那具微热的尸体揣了两脚。

    “妈的,让你横。”

    心里喊的却是:“妈的,没用的东西。”山鸡瞬间丧失了性命,却连做鬼也不知道是自己人出卖了他。

    “邓老,让你受惊了。”姚庭轩收起了枪支,拍了拍昵子大衣上的尘灰,掸弹了衣袖上沾染一缕血渍。

    阴险地笑语。

    “活该。”众元老怒斥着地板上那具微热尸体,这就是不尊敬他们元老的下场,哼!

    “姚仔,你来就好了,现在,山鸡没了,话事人就非莫川莫属了。”邓老刚想让莫川继续发言,然而,姚庭轩大刺刺地往大家面前一站,用手抚了一下搭落在额角的发丝。

    “邓老,不一定呢!我知道,历年来,当选香港话事人的证据是龙头拐杖,如今,拐杖失踪,即便是你有心让莫川选上,可是,当众没有办法把那件信物交在他手上,他根本不可能拥有实权,难以服众。”

    “什么?龙头拐杖丢了。”穿着唐装的几个元老拍案而起,他们可以不要命,可是,那是唯一象征着他们信念的东西,这么多年来,代表‘话事人’身份的袭头拐杖是权利的象征,是唯一支撑他们的信念,那支龙头拐杖是黑帮兴起时先祖遗留下来的东西,就如古代武侠小说里的丐帮打狗棒,拥有它,就拥有了统领乞丐的权利,这个龙头拐杖也是,话事人如果没有它,是无法统领香港所有黑帮社团,这也是一种权利的象征。

    “邓老,是真的吗?”坐在这里的人,只有邓老是职位最高,工年最长,他曾经做过两届话事人,曾经在香港黑帮社团呼风唤雨,他一向是一个老谋深算警慎的人,怎么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几大元老有些不相信,所以,咄咄逼人地质问着邓老。

    “这不过是暂时性的,我就是怕当选会上出问题,所以,才让阿飞把它挪走了。”邓老胸有成竹地笑言,刚才发生的事早在他意料之中,每一届的话事人当选都会有人兴风作浪,唯恐天下不乱。

    “那把阿飞叫过来。”有人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大家就开始起哄。“是的,把阿飞叫过来,叫过来。”把阿飞叫过来,展现出龙头拐杖,他们才会放心,要不然,心里肯定会一直悬着,那可是黑帮传了几十年的信物,大家都是靠着这唯一的信念在混迹黑社会。

    邓老面对大家的吼声,也无计可施,他只得掏出手机给阿飞打电话。

    电话接通了。“阿飞,你把龙头拐杖带过来,铜锣湾荼舍牌室,快。”

    姚庭轩双手抱臂,犀利的眸光落定在邓肥苍老脸孔上,见那白色的眉毛一根一根地威严竖起,他心里传来了一阵奸笑。“想给老子玩阴的,你将吃不完兜着走。”

    昨天晚上,他就感觉这老头有问题,果然不出他所料,还好,他留了一手,不过,山鸡本来就是他垫背的,至始至终,他都没有想过要让山鸡当选上话事人,说白了,山鸡就是他迷惑邓肥以及莫川的炮灰,如今,大家都上当了不,真是太爽了。

    “妈的,我操。”邓老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骂起了粗话。一下子将手机从手掌上砸出。

    “怎么了?邓老。”众元老纷纷挤身来到他面前。“阿飞一家老小被人绑架了,谁干的?”他威严地怒吼一声,眼睛往台子下凶猛一扫。

    谁敢在他手底下使诡计,当真是不想活了。

    “谁啊?谁绑架了阿飞的一家老小。”姚庭轩也像模像样地冲着台子下十几个黑帮堂口人物狂吼。

    邓老眸光在众人面上收巡了一圈,凌厉的视线落到了姚庭轩脸上。“姚仔,是你吧?”

    “我,是我吗?”姚庭轩一脸惊诧,猛烈地摇着头。“不是我吧!”

    “少给老子装蒜。”莫川拔枪之际,姚庭轩忆经一个飞脚将他的枪踢出去米多远。

    就在这时候,山鸡那帮被他已收卖的兄弟个个都举起了手中的枪,个个凶神恶煞,将枪瞄准了几个元老级别的人物,几元老面情一片惊悚,这是什么阵势,他们的队伍都没带过来,以为会平安无事,知道山鸡虽然想争话事人,可是,是一个有勇无谋的蠢猪人物,没想到,半路杀出姚庭轩这么一个程咬金。

    “姚仔,让他们把枪统统都收起来。”邓老一脸威严地冷喝,额角处有几根青筋都冒了出来,可见,他对发生的事情有多么地窝火,因为,所有的事情已经不再自己的撑控之内了。

    “如果我不呢?”姚庭轩皮笑肉不笑地出口。

    “姚庭轩,你妈的凭什么给我争?你配么?”莫川一个铁拳向他挥了过来,姚庭轩身手敏捷地闪躲开,然手,一记飞腿踢出,莫川没有防备,被他撂倒在地,极膝长靴的脚狠狠地踩在了莫川的身上,坚硬的枪壳撬开了莫川的嘴唇!

    ------题外话------

    推荐自己的完结文:《高政老公,你太坏》

    那一夜,我被人蒙上了眼睛,洗净了身体,被带到了权势滔天男人的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嗨,检察官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暮阳初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阳初春并收藏嗨,检察官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