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4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莫川身着一件黑色的长风衣,拄着拐杖站在一株柳树下,细长的柳枝随风而飘,柳尖缠上了他飘起的风衣角,天气开始渐渐暖和起来了,他在医院里整整呆了三个月,一直就躺在那张白色冰冷的病床上,人都快要发霉了,仰起头,望着天边那轮让他暖洋洋的旭日,阳光炙烈,让他只能紧眯着细长的双眼,低下头,眼尾瞥到了有一抹白色细长的身形踩着莲步,体态阿娜,从不远处迈步而来,她的出现,就如天边的阳光,暖烘烘地照进了他心里,给了她重新生活下去的信心与勇气。

    灼灼地凝视着那个女人,女人一身素白衣裙,长发披肩,金粉面具,就如一张年代久远的照片,美若心魂,仿若不沾世间任何一丝的尘埃,她伫在那里,不再往前,抬起的眼光,就这样笔直地向他看了过来,那一刻,莫川感觉自己的心怦怦直跳,女人扯唇笑开,嘴际荡开的笑容是那么甜美,让他的心仿若在不停地一下又一下悸动地崩跳着,他定定地望着她,心里,眼里,装的满满都是她。

    这样的对视,仿若她们又回到了多年前,最初相识的那个黄昏,她也是一身素白衣裙,背着一个画夹,站在一株柳树边写生,出奇不意的时候,他闯入了她的生命,将纯美的一池春水染黑,至少,他一直是这样认为,如果十七岁的林静知没有遇到十九岁的莫川,那么,她的人生将会改写,可是,一切就那么命中注定,她们相遇,相识,再到后来顺其自然地相恋,很多时候,远远地望着她,他就在想,为什么他就错过了她呢?

    如果没有当年的哥哥入监狱一事,他也不会丢开静知的手,从此踏上了一条不归之路,最后,哥哥还是在出狱那一天被姚庭轩设计而死,虽然,如今,大仇得报,可是,他还是有一些后悔,毕竟,舍弃了自己最爱的女人,哥哥并没有与他呆在一起一天过,享受一天他该属于的幸福。

    “莫川,这多好啊!”静知踏步而来,望着站在柳株下满面意气风发的男人,与前面那个满下巴胡疵,双眼布满阴戾与血红的男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甚至于,阳刚的五官上还弥漫着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那笑容阳光灿烂,宛若一个大男孩般,当初,她就是喜欢他这样干净的笑容,不含任何一丝的杂质,只可惜,这样的一个心无城俯的男人,最后被仇家逼上了一条不归之路。

    从莫川答应做截肢手术的那一刻,她一颗心才能得以安定,感叹着陡步上前。

    “感觉挺好吧?”

    静知蓄着笑意的眸光向男人那条残疾的腿部望去,修长的腿笔直,包裹在那黑色的长裤中,根本看不出一些的不对劲,完好如初,他完全走出那片阴影了,让静知不禁一阵唏嘘!

    “嗯,还好。”莫川应答着,然后,想抬腿向她走了过去,也许是沉浸在一种幸福的喜悦中,忘记了自己腿脚不便的事实,他刚一跨了一步,整个笔直的身形就栽倒了下去,一下子扑倒在地,手中的拐杖被甩出去老远。

    他扑在哪里,一动不动,静知乍见了,也愣在了当场,愣了两秒,终于回过神来,忧心匆匆地急步上前,握住他的手臂,想把他抚起来。

    莫川的脸色变了变,本来想发火,可是,见静知亲自过来抚自己,硬是生生把火压了下去,他用那支未受伤的腿撑着自己身体所有的重量,试着把那支假腿弯卷起来,可是,他试了几次,也都没把这个动作做好,静知身体比他娇小,也抚不动他,再试几次无果,心头强行压下去的火气慢慢地‘兹斯’一声就冒了出来。

    他一把甩开了静知,静知猝不及防被甩出去老远,连身子都坐倒了地面上,莫川拼命地想屈起腿,可是,无论他使多大的力,哪怕使出了浑身的力气,那支腿却笔直地伸在那里,垂下眼,望着自己这支没有知觉的假腿,薄唇牵出一个讥讽的笑,也是,根本不是自己身体的一部份,是别人强行装上去的,又怎么可能听他的话?让他支配,让他使用呢?

    他拼了命卷起腿,好不容易站立起来,身子却因重心不稳而整个摇晃不定,扑通一声,他再次扑倒在地,这一次,他火了,怒了,双掌捏握成拳,狠狠地,不停地往自己双腿上砸去,拼命地,一下又一下,往死里砸,为什么不干脆死了算了?为什么还要让他活在这个世间受苦?

    “莫川。”静知见状,吓得丢了七魂六魄,见莫川这样砸自己那支残缺的病腿,静知惊呼一声,急忙从地面上爬起,奔了过来。“莫川,不要这样。”

    “你走开,走开啊!不要管我。”他再次挥开她,只是这一次,没有先前那么用力,因为,即便是再怒,再恨,他也怕弄伤这个小女人,为了哥哥,他已经很对不起她了。

    他不能再伤到她。

    “不要管我。你说,我还能做什么?连这么一个小动作,连自己想走一步都不行,你说我还能做什么?”

    他不停地这样喃喃说着,好似问着静知,又好似问着自己,是的,他不知道,这样无用的自己,活在这个人世到底还有什么意义?

    “不要这样说,莫川,这不是你的错,都怪我,是我让人有了这样残缺的人生,如果可以,这辈子,就让我做你的这支腿吧!”

    静知哭着,几乎是不经思索就脱口而出,看着莫川这样自暴自弃,她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伤悲的,是的,她有这种想法已经不是一时兴起了,她都想了好久了。

    听了这话,莫川满脸不敢置信地望着她,也许是她刚才的话深深震憾了他的心,让她做他的这支腿,一生不离不弃?

    静知是这个意思吗?可是,他有什么资格让静知陪着什么都不能做的他?以前,或许,他还有那个能力,有那个自信,如今,他没有资格,更没有脸让静知丢弃自己心爱的男人,陪着等于是一个废人的她。

    闪神片刻,腾地,他又火气冲天,面孔狰狞地冲着她嘶吼:“林静知,你了解我么?枉费我们在一起那么多年?你明知道,我最不需要的就是怜悯或者同情,而你偏偏就要拿尖刀戮我的心,你好狠哪!”

    他指责她,怒斥她,怨恨她。

    “要不是为了求你,我不会变成这样,我要多少的女人没有,不过是一个离过婚的二婚女人罢了,凭什么以为我稀憾你,你以为我还爱你么?别自恋了。你不过是一个别的男人不要的女人罢了。滚,有多远滚多远,我看着你这张脸就烦。”

    见她站在离他几米远的地方,用着那张水汪汪的大眼睛不敢置信地凝望着他。

    仿佛不敢相信他会吐出这样恶毒的句子一般。

    他狠下心肠,捡起那支拐杖,扬起就往静知身上砸去,力道虽然砸得很轻,可他还是明显地看到了静知惨白的脸孔,她望着他,不敢置信地望着他,漂亮的眼孔瞠得奇大,紫白的嘴唇不停地颤抖。

    他在她背部上连砸了三下,静知退开,而他的身体再次踉跄扑倒在地,这一次,比前两次更狼狈,他的嘴唇几乎碰触到了地面上绿荫荫的绿草根,闻到了那浸人心脾的绿草清新味儿。

    静知本想弯下腰身去抚他,没想到他恶厉的语言,让她伸出的手僵在了空气里。

    “林静知,你就是一自恋狂,凭什么认为我会永远等着你,是,我是对不起你,是辜负了你五年,可是,你已经与江萧结婚了,甚至还为他流过一产,为他生下一双儿女,你已经不干净了,你以为自己还是我心目中那个纯洁如白玉一般的林静知么?虽然,我们之间没有婚约,可是,林静知,我不一定始终还在原地等着你,这些年,你了解我么?我过了多少血腥添刀尖口的日子?我睡过多少次大马路?杀过多少的人?别以为,我是为了救你,就算是天下任何一个女人,我也照救不误,我是在为自己曾经做过的错事赎罪,我让多少的人失去亲人,让多少的人失去父母,所以,这是上天在惩罚我,与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你走吧!这辈子,我们都不要见面了。”

    他别开脸,漠视掉心中那撕心裂肺的痛苦!

    明知道他说的是谎话,明知道他是有心想要赶她走,可是,静知撑着身子走了,她也是一个要强的女人,她在这儿受够了莫川的奚落与讥诮。

    望着静知远去的身影,莫川手中的拳头握得死紧,知知,不要怪我,我不需要你的同情,也不需要你的可怜,即然心不在我身上了,就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吧!

    我祝你与江萧能免白头到老,就浴爱河!

    他的爱多博大!他的胸襟有多么宽广!他自嘲落寞地笑了,笑到几斤难以自抑,他居然把自己最爱的女人往别的男人怀里推。

    望着那抹迅速缩成白色圆点的身影,他自言自语地道:“静知,我爱你的心从未一刻改变过,只是,难道你不知道,你的怜悯,是我最大的耻辱么?”

    他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不想利用她报恩的心态。

    *

    自从江政勋平反出狱后,就搬进了另外一座漂亮的别墅里!

    前半生,江夫人由于与老公一直处于水深火热的折磨中,嘴很厉害,也得罪了不少身边的朋友,进去坐了五年的牢,出来后,出现在她身边的,除了巴结讨好的视利之人外,再无其他,她现在也学精明了,有什么知心的话也不敢到处乱说?血一般的教训啊!她怕一个不小心,又会被人送进去坐几年的牢,再度把江家推向风口浪尖上。

    由于整日无聊,她就只能在家学着插花艺术。

    “夫人,冰口糖燕窝炖好了。”她出狱后,又怕裴姨从乡下找了回来,这女人做事很利速,五年了,身子还一如即往地硬朗着,不过,两鬓也添了不少的白丝,她端着自己熬了整整一个下午的冰口糖燕窝,为夫人送上一盅。

    “先给老爷子送去,然后,也选两盅上好的,替我宝仔送过去。”

    “是。”裴姨拿着木质托盘,恭敬地退下,今时不同往日了,宝仔是江家唯一的男孙,所以,她暗自想着,以后,可得对静知母子仨好一点,正宫娘娘已经非她莫属了,再说,现在那女人可了不得了,听说名下资产很赚钱啊

    !

    恰在这时,一抹高大挺拔的白色身形出现在玄关处,裴姨急忙讨好地迎上去。“二少爷,你回来了?今天,我看报纸了,你好威武啊!你可是人民心目中的大英雄了。”

    江萧冲着裴姨笑了笑,走到母亲面前,端起荼几上裴姨刚刚搁置的冰口糖燕窝,轻呷了一口。

    “裴姨,好甜啊!没事放这么多糖?”

    “噢!甜吗?”裴姨十分紧张,连脖子都缩了起来,眼眼也往苏利瞟去。“太太,不好意思,我可能多加了一点糖,也许是感觉太幸福了。”

    她的嘴很甜,一向能讨苏利的欢心。

    “别理他。”苏利把最后一支花插进了青花瓷瓶里,左看看,右看看,这才满意地让裴姨将花瓶拿进自己的卧室。

    视线扫向了对面坐着,正望着墙壁上液晶电视,百无聊赖的儿子。

    “江萧,你与静知几时复婚?”她可等不急了,她多想与宝仔,还有糖糖两个小灾伙整天呆在一起啊!

    “妈,这件事,你最好不要……”想到曾经母亲对静知做出那些事,江萧怕母亲在自己与静知中间横插一杆子,把他的美事弄黄了,所以,想阻此她。

    可他话都还没有说完,苏利就唠叨开了。

    “不要告诉我,你还没考虑这件事,江萧,我告诉你,我要宝仔回来,如果你没这个打算与林静知复婚,至少,你得把我孙儿给我弄回来,我不能让江家的骨肉流落在外。”

    “妈,你那重男轻女的思想能不能改改?”江萧听她说话,有些头痛了,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母亲经历了这么大的动难,脾气一点都没有改变啊!

    “谁说我重男轻女了?比起你们两个小子来,我不是更疼欣月么?只是,那丫头这五年来,没去里面探望过我一次,就连是我们出狱了,好不容易历动归来,她也永远把那些朋友当做是人上人,比我们这些至亲血脉之人来得更重要。”她数落着女儿的不浊,出狱后,也没见过她几次,还是与以往一样,永远当这个家是酒店,想回来住几天就住几天,不想回家就压根儿都见不着人了。

    “妈,你是偏向欣月了,还是拿欣月当炮灰与父亲斗呢?”这一直是江萧心中疑惑的问题。

    “我说什么?”听到儿子这样无声骂着自己,苏利仿若被人狠狠地刮了一个耳光。

    “江萧,在你心里,就是这样想你妈的,你妈没人性?”

    她的问话有些咄咄逼人。“我可没这样说。”知道母亲不可理喻,自己又说到她心坎儿里去,所以,才会失态发飙,深怕她没完没了纠缠下去,江萧起身开溜。

    就在这时,江漠回来了,是坐在轮椅上被勤务员推着进来的。“哥,嫂子呢?”

    江漠垂着头,拧着眉,抿着双唇,一句话也不说,面色凝重。“别问了,总与你结果一样,你们这兄弟俩,谁都不让我省心?”

    “妈,嫂子不回来,也自有她的道理,要不是你以前对她那么凶,哥也不可能求得这么辛苦?”

    听着儿子宛转责骂的话语,苏利的心犹如被刀,一刀一刀地切割着,很疼,只是,那疼,她没法子说出来,是她错了,可是,她绝不会在两个儿子面前承认。

    “我一心一意为了这个家,难道我还错了?为了能让你的仕途一帆风顺,能让我们江家更飞黄腾达,难道我当初选择沈雨蓉错了?还有,你哥与柳恕,要不是他醉酒去强暴了人家?后来娶了又不要,把她一个晾在家里,去与那个凌宵宵瞎搞,今天,能追得这么辛苦么?”

    “我的老妈啊!”江萧哀叫了一声,事情都十分明显了,谁是珍珠,谁是破瓦砾?她老妈还在这样偏袒沈雨蓉,那女人做尽了坏事,把静知几乎逼到了绝尽,要不是她,静知也不可能这么久了还不原谅自己。

    “别叫我妈,我不是你妈。”

    “江萧,别怨妈了,看看这个吧!”一直不曾开口的江漠向兄弟砸过去一张报纸。

    什么?江萧不明白哥哥为什么砸这个东西给他?江家平冤召雪,他奇迹般出现在E市人民面前后,他们一家子就整天换着上报,这并不稀奇啊!

    只是,抖开了报纸,当他的眼光扫到了报纸上那几行黑体大字时,笑容顿时从他嘴角敛去,一颗心坠入寒潭深渊。

    “东方明珠集团老总林静知与初恋男友秘密领结婚证一事,瞬间轰动了整座北京城。”

    结婚证?静知嫁给了莫川,不可能,不可能,深邃的黑亮瞳仁阴戾倍增……

    ------题外话------

    推荐好友的新文沧浪水水新文《强婚,首长的小娇妻》求收藏!

    “嘿,你干什么?”某女瞅着胸前多了俩魔爪。

    “充电!”某人一脸理所当然——额——还有享受。

    “谁家充电放这里?”某女敢怒不敢言。

    “咱家!”某男义正外加词严,某女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呼啸而过,她一咬牙,毅然以手还手,把小爪子放到了那让她早就垂涎不已的结实胸肌上。

    某男眉梢一挑,眸光深暗:“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充电!”某女得意狡黠一笑,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某男瞬间拎起她的小身板,滚到床上,某女忿然:“不讲理,凭什么只准你充电,不准我充?”

    “一个线路端口,怎么能同时容纳两只充电器?连线——火花——嘭——就是这样毁灭一切的结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嗨,检察官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暮阳初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阳初春并收藏嗨,检察官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