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宁则以的太太 > 第十一章 婚礼进行时

第十一章 婚礼进行时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随着时间的流逝,5月终于到来了。所有的准备工作已经就绪,宁则以又反复回想了一下自己的整个计划,看看有没有疏漏的地方,因为接下来最重要的戏码即将上演——婚礼,这一天等了多长时间,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在8年前见第一面的时候就希望这一天到来吗?还是得知顾晨轩离开,他重新回来的时候就预感到会有这一天吗?但至少从采访那天他提出结婚的愿望那天起,他就开始勾勒自己的婚礼,坦白讲,结婚的提出超出了他的计划,原本他也想像其他情侣那样有一个长期、缓慢、温情的过程,所以提出结婚的那一刻,他自己也觉得奇怪,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可既然已经这么做了,那他就会一条道走到黑,3年,时间够了,足够他们彼此了解,彼此喜欢,在他宁大少爷的字典里可没有离婚这两个字,只是这些他现在还不能全告诉庄无嫣,他需要等,等自己的新娘明白自己的爱。他忽然想到,有一次偶然看到庄无嫣的笔记本,不知道这丫头从哪抄来这样一句话:“一个人以为的不期而遇,也许是另一个人的处心积虑。”他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处心积虑的人,不过他一点也不介意在这段感情中做那个先付出的人,没办法,谁叫自己认定了此生非庄无嫣不可呢?因此明天的婚礼来说对他来说异常重要。

    因此宁则以决定今天晚上要早点睡觉,养精蓄锐,保持充沛的体力和最佳的精神状态,为此他甚至否决了小米办单身派对的提议,搞得小米很是不爽。可即使这样,非常不幸的是一向睡眠良好的宁大少爷竟然失眠了。是真的失眠了,明明很困,可就是睡不着,越着急越睡不着,于是宁则以想了很多办法,先是数绵羊“喜羊羊,美羊羊,沸羊羊,羊。。”“1,2,3,4,5,6。。100001,100002。。999999。。”,结果数出来的羊都能遍布整个内蒙古草原了,还是睡不着,他又尝试着做运动,洗热水澡,喝牛奶。。折腾到了半夜3点,他终于受不了了,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这个点,庄无嫣正在舅舅家睡得香,因为明天的婚礼,她只好回到舅舅家待嫁,表妹霍子琪自然没有给她什么好脸色,不过也没有多为难她,因为好像一直有个男孩在烦霍子琪,霍子琪忙着在电话里、微信中跟那人吵架,划清界限,庄无嫣看着这情况,也不敢多问,早早回房间去休息了。此刻的手机铃声在这安静的环境内显得格外刺耳,庄无嫣吓了一大跳,赶紧摸到床头柜上的手机,来电人竟然是“宁花花”。这是庄无嫣在发现宁则以在自己的手机上设置备注为“老公”以后,悄悄给他修改的备注名,语出“春田花花幼稚园”,暗指宁则以性格中的幼稚。

    庄无嫣清了清嗓子,用略带嘲笑的语气问:“喂?”

    对面无人应答,庄无嫣顿时感到脑袋上有一群乌鸦飞过,本来想嘲笑一下宁大少的,现在看来,这家伙很可能是睡着的时候误播出来的,庄无嫣有点泄气:“喂,你不说话我挂了啊。”

    “你明天会来吗?”就在庄无嫣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宁则以突然开口了,庄无嫣一愣,这算什么问题啊。稍一思考,庄无嫣还是回答道:“当然了,难道你希望我不去,做落跑新娘吗?”“当然不是,记得明天美美的,不要哭啊,本来就丑,一哭更难看了。”“喂,你。。”还不等庄无嫣声讨宁则以,宁则以见好就收,已经挂断了电话。庄无嫣崩溃了,这家伙的脑回路是不正常,大半夜的自己不睡觉,还要把别人吵起来,目的就在于讽刺人家,真是正常人不能理解的思路,真该找个搞科研的专家鉴定一下,看看到底有什么问题,庄无嫣这样胡乱想着,很快又进入了梦乡。

    宁则以挂断电话以后,真想欢呼一声,他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不一会他也进入了甜美的梦之中。

    这个梦开始时,真的很美好,婚礼按部就班,进行得非常顺利。可就在牧师即将宣布他们两人结为夫妇时,廖昌文却突然闯了进来“无嫣,不要嫁给他。跟我走。”庄无嫣欣喜地望着来人,好像下一秒就会奔向廖昌文。宁则以急了,挡在庄无嫣面前,拽住庄无嫣的手臂:“无嫣,不要去。”可庄无嫣还是挣脱开了宁则以,说了一句:“对不起。”然后两人就携手离开教堂,只留下宁则以一个人。宁则以大叫一声:“不要。”从梦中惊醒,眼前却是小米那张写满疑问的脸:“哥,你怎么了?”宁则以赶紧用手抹了一下脸,以掩饰自己的尴尬,“没什么。你怎么在我房间?”“妈让我来叫你,你再不起床该迟到了。”“现在几点了?”宁则以一边问一边去看床头柜上的闹钟。“北京时间。。”还不等小米拿腔拖调地说完,宁则以已经低低地惊呼了一声,冲到卫生间去洗澡了。“啪”的一声小米被隔在了门外。小米一边用力拍门,一边表示抗议:”喂喂喂,我还没说完呢。你不听报时了吗?”里面无人应答。小米自觉没趣,也就下楼去吃早餐了。

    宁泽以一边洗澡一边回想自己昨天晚上做的这个奇怪的梦,自从上次暴力事件后,廖昌文很快就从游泳队辞了职,据说是廖家把他带回家去严加看管。所以从那之后,廖昌文这个人就彻底消失在他和庄无嫣的生活中,加上庄无嫣估计如果不是这个梦,他都淡忘了廖昌文和庄无嫣的关系,这个梦让他隐隐有了些担心,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吃早餐的时候,宁则以显得忧心忡忡,心神不宁,家里人也都以为他是因为马上要举行婚礼,有些紧张不安也是正常的,小米正要调侃宁则以,李琼媛一记眼刀飞过来,示意他“闭嘴,赶紧吃,别拿哥打趣了。”小米不满意地吐了吐舌头,向老爸宁中天投去了求救的眼光“爸,你看我妈。”谁知道宁中天完全忽略小米的眼神求救,继续埋头吃自己的早餐。小米在心里鄙视地嘀咕了一句:“哼,还人民警察呢,一点都不为我这人民帮忙。”

    早饭结束后,宁则以的伴郎团陆续都到了,都是申城的著名人物,也是宁则以的好哥们,如龙湖地产的三少曾华森,宫集团的宫子墨,同岩集团太子爷许同岩等等,各色帅哥齐聚之后,除了开开宁则以的玩笑,也在彼此交流申城最新的新闻,彼此的动向,甚至还有人见缝插针地谈起了生意。趁这些少爷们彼此寒暄、问候之际,宁则以将廖氏集团的廖华拽到一边悄悄问:“廖昌文最近怎么样?”廖华是何等聪明的人,又从弟弟回家后的表述中大概猜到了事情的原委是怎样的,他是个知深浅、懂大局的人,于是实事求是地说:“放心吧,让老大关在家里,黎叔看着呢。”廖华口中的老大正是廖氏董事长廖忠伟,这人酷爱香港电影,尤其是警匪片,还特别羡慕黑社会老大,碍于国家法律,自己此生是与这项职业无缘了,因此命令廖氏集团上上下下,包括自己的家人都尊称自己为“老大”,所以廖华从小就不叫“爸爸”,以至于小时候老师让写作文“我的爸爸”,廖华故意交了白卷,这事后来老师告诉廖忠伟,廖忠伟哭笑不得,但想想是自己这么要求儿子的,也就不再追究了。

    宁则以听到这个答案,心里长长舒了一口气,因为他知道廖忠伟出面了,自己就不用太担心了,廖忠伟也是一个铁血,独断的人,他下的命令没人敢不听,加上黎叔是廖家的老仆,对廖忠伟最为忠心耿耿,言听计从,由他看着廖昌文,廖昌文便很难逃出来参加今天的婚礼。只要今天他不来,自己和庄无嫣顺利结了婚,以后他就更难接近庄无嫣。宁则以这样想着,心情也轻松起来,算一算时间也差不多了,一大队人便浩浩荡荡得前往庄家接亲去了。

    庄家,化妆师正在给庄无嫣化新娘妆,早早换好衣服的高一诺同学等在一旁跟庄无嫣聊天:“哎,无嫣,你说你,据说宁则以有一个伴郎团,你就我一个伴娘,恐怕不太好吧。”“这有什么呀,宁则以说了组建伴郎团也是没办法的事,申城那么多豪门望族,请了张三,不能不请李四,要不人家会挑理的。这还是宁爷爷和宁奶奶没从美国回来呢,如果回来人会请的更多。你放心吧,等仪式正式开始的时候,他身边就站一乔治,我身边就站一你。”“停停停,庄无嫣同学,让我提醒你一下,从此是你们俩人彼此站在对方身边,我们就哪凉快哪呆着去了。”“呦呦呦,高一诺同学,你这话怎么这么酸呢,你放心吧,就算我们结婚了,你还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诺诺给了一个甜美的笑容,其实她比任何人都更希望自己的好朋友拥有幸福的人生,这些年,她看着无嫣有眼泪也不敢哭,总是笑容满面,其实心里比谁都苦。虽然她也不是没怀疑过庄无嫣到底什么时候和宁则以认识、相恋的,但她能感觉到宁则以对庄无嫣的真心,就因为这份真心,她就希望宁则以能和庄无嫣长长久久地走下去,从此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的日子。

    两人正说着话,门铃也开始不断地想,不少庄无嫣的朋友知道她要和宁则以结婚,自告奋勇地来当娘家人,一方面想借此机会为难为难冠军,另一方面也想找找机会,看看能不能和伴郎团中的某位帅哥一见钟情,庄无嫣想想,婚礼是该热闹一些的,便都同意了。这些丫头陆续到了以后,将本来显得还算宽敞的庄家挤得满满的,舅舅、舅妈忙前忙后地招呼着,虽然舅妈沈碧华和表妹霍子琪心里都并非真的高兴,但他们也懂得在现在这种状态下,给庄无嫣脸色对他们自己没有任何好处,便暂时收敛了自己的不痛快,对客人笑脸相迎。庄无嫣记得以前查资料的时候,好像看过钱钟书老先生说过这样一句话:“鸡鸭多的地方粪多,女人多的地方话多。”庄无嫣今天才算是真正领教了这句话的厉害之处,一群女生挤在庄家,一会问问庄无嫣宁则以的情况,一会讨论讨论庄无嫣的钻戒是什么款式,多少价钱,一会和舅舅聊聊墙上挂的字画,一会和舅妈聊聊嫁妆准备什么,一时显得家里特别热闹。

    突然庄无嫣的手机叮铃叮铃响了两声,一条短信进来了,高一诺抢过手机高声念出来:“我们已经走到文华街,大概还有5分钟就能到。”念完以后,诺诺不太满意了:“这个宁则以,都要结婚了,你能不能浪漫一点啊?”“诺诺,这就是你不懂了。”已经结婚的大学班长于海心接口道“人家这是已经熟悉了,就只说重要的信息就行了。”“就是就是。”另一个朋友苏丽莉也附和道。“而且,你念信息的语气不对,听我给你念一遍。”说完,她就用特别肉麻的声音念了一遍,一群女生顿时笑做一团。

    宁则以出发接新娘子后,宁中天、李琼媛、宁则米就出发去婚礼会场招呼客人了。申城宁家结婚,客人自然不少,宁中天的父亲宁起儒和夫人魏莲卿本来也要赶回来参加孙子的婚礼,结果临上飞机前,宁起儒的支气管炎又犯了,医生建议还是不要旅途太过劳顿了,两位老人只好放弃回国的打算,只能等着孙子早点带孙媳到美国来,虽然已经在视频上见过多次,两位老人对庄无嫣也很满意,可毕竟看视频和看本人还是有差距的。

    申城西郊的一幢别墅里,廖昌文正在大发脾气,能摔的都摔了,家里的佣人给他端来早饭,他也一口没吃,全摔倒地上去了,吓得佣人惊叫连连,有人看这样实在不行,只好跑去叫黎叔。

    黎叔平静的听着来人的汇报,依旧不急不忙地咽下了最后一口粥:“走,去看看。”

    等黎叔一行人走到门口的时候,伴随着东西摔碎的声音,廖昌文的声音“放我出去”显得异常刺耳。黎叔吩咐道:“去,把门开开。”跟在黎叔后面的跟班不敢怠慢,忙把门打开,然后立马闪到一边,生怕里面有什么东西飞出来砸到自己。里面的廖昌文也听到了动静,先放下了手里的东西,看到黎叔进来:“黎叔,你放我出去。”“阿文,这恐怕不行吧,你应该很清楚你爸爸的脾气。”于是,一场艰苦的谈判开始了。

    此时的庄家却是极其热闹,帅气的伴郎团被集体挡在了外面,庄无嫣的一干朋友正堵在门口要开门红包,在宁则以的照单全收政策和伴郎团的集体美男计的攻势下,拦门计划宣告失败,宁则以终于见到了自己的新娘,即使在拍婚纱照时已经见过庄无嫣穿婚纱的样子,宁则以还是被庄无嫣今天的美丽惊艳到了,8年前初见时,庄无嫣的美丽是清纯的,善良无害,在岁月的洗礼和打磨下,她更多了几分成熟和知性。在全场人的注视下,他缓缓走向庄无嫣,脚步坚定,轻扬嘴角,在众人低声的惊呼中拦腰抱起了自己的新娘。

    作为一名记者,庄无嫣从来都是追着那些闪光灯下的人物,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成为闪光灯捕捉的对象,她觉得不好意思,轻轻将头转了一个方向,埋在了宁则以的胸膛里,那一刻她听见宁则以的心跳声,沉稳有力,一如他大多时候给自己的感觉,让人能够依赖、信任。宁则以将庄无嫣轻轻放在婚车上,自己从另一侧上车,一众宾客紧随其后,浩浩荡荡的婚车队伍缓缓启动,向着幸福的终点始去。

    “黎叔,你就让我去吧。”廖昌文请求道。“不可能。”黎叔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淡淡地拒绝道。

    “为什么不可能?”廖昌文急了。“阿文,人家都要结婚了,你去有什么意义吗?”黎叔虽用的是疑问的句式,语气却是肯定的,这么做,没意义。“黎叔,就是因为她要结婚了,所以我才要去,没有爱情的婚姻,会对多少人有伤害,你不是不知道,难道悲剧还要一次次上演吗?”黎叔端茶杯的手忽的一动。对,廖昌文说得没错,老大的事情给廖家多少人带来了伤害,如果今天阿文不去追回自己喜欢的姑娘,未来他面对的恐怕仍是政治婚姻,难道悲剧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吗?黎叔陷入了思考中。廖昌文见黎叔不再那么坚持,并不再说话,只等黎叔自己松口。

    到达会场后,两人被分别带到了新郎、新娘休息室,化妆师忙着给两人补妆,随后宁则以被带到会场外去迎接宾客,而庄无嫣则和诺诺两人继续休息。两人聊着闲天,诺诺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还没有告诉庄无嫣:“对了,咱们上学那会的校花夏海烟,你还记得吗?”“记得啊,就是因为要追求她,物理系的那哥们和体育系的那哥们两人打了一架,脑袋都开瓢的那个嘛。她不是大三就出国了吗?这么多年没联系,怎么忽然想起来提她了?”“她回国了。”诺诺回答道。“怎么她联系你了?”庄无嫣还是不太懂诺诺怎么会突然想起这个人。“不是,她进咱们杂志社了,当摄影师。”诺诺答道。“啊?我怎么不知道?”庄无嫣奇怪地问道。“你干嘛这么吃惊?你这段时间近乎放假,好吗?杂志社里有什么变化,你自然不知道了。”诺诺解释道。“那你怎么不邀请她来婚礼啊,大家好歹过去也是同学,现在又成了同事。”庄无嫣问道。“你当我这么没眼力价啊,她让申通发到湖南去了,跟一个资深背包客探险去了。”诺诺翻了个白眼。“哦,这样啊,那等我回杂志社再打招呼吧。”庄无嫣抱歉地笑笑,说道。“你结婚以后还工作吗?”诺诺意外捕捉到了其他信息。“嗯。”庄无嫣应了一句,端起杯子准备喝口水。“也对,宁则以这么忙,你一个人在家也确实无聊。不过等有了孩子,你是不是就要做家庭主妇了?”孩子两个字差点让庄无嫣一口水喷出来,她拼命咽回去,因此被呛得咳嗽起来。诺诺忙给她捶背:“你慢点慢点,你激动什么呀?”

    此时,门外有人敲门,诺诺忙跑去开门,原来是舅舅霍武德,诺诺叫了一声舅舅,就退到一边去了,将更大的空间留给两人说话。“我们家嫣嫣,真的挺漂亮的。”舅舅称赞了一句。庄无嫣听着这句话,忽然就有了掉眼泪的冲动。她极力忍耐着,好让眼泪不流出来。

    “好吧,你去吧。”黎叔终于松口了,“但是,你要答应我,如果这次你不能带回庄无嫣,从此就放弃,因为从此之后,庄无嫣,就是宁则以的太太,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好的,我明白了。”廖昌文爽快地答应了,手往上一伸,黎叔会意,一把法拉利的车钥匙就放在了廖昌文的手心中。廖昌文扬起了笑容,飞快地跑走了。黎叔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罢了,年轻人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吧,年轻人们,只有聚到一起,让热血都沸腾起来,这件事才能有个了结,虽然注定会有人受伤,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爱情,终究不能有一个共赢的结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宁则以的太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gey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geye并收藏宁则以的太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