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强侵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散工——”

    “吃宵夜咯——”

    导演宣罢夜戏结束,后勤人员把做好的热腾腾的肉汤端过来。

    用铁桶盛着,放在地上,旁边桌上放了几叠大海碗,散工的人立即一窝蜂涌到铁桶前,参差不齐地排好队伍。

    西南深秋的夜晚霜气来了,冷得叫人嘴唇发白,宁蝶裹着一件宽大的灰色夹棉旗袍,也跟着队伍后面排队。

    前天她跟林莱玉说生活拮据,对方便推荐一个拍戏的活让她赚些小钱。

    见她苗子好导演才收得爽快,让她演女主角李爱珍的几位仆人之一。

    冷风吹得让人哆嗦,大家都齐齐缩着脖子唯恐露出半点肉在外面,宁蝶也不例外,幸亏电影只剩下明天一场夜戏,随着女主角李爱珍的家破人亡,她作为仆人的戏份随之结束,不然再熬几场,可是难受。

    “让让!”薛雪儿的助理伸手扒开宁蝶。

    好不容易排到自己,凭空冒出个插队的,宁蝶自是不愿意,一双水灵的眼睛含怒地看着对方。

    那助理是北方男人,嗓门嘹亮,大声道:“瞪啥呢?我这是给薛小姐来盛的,你不服气?”

    周围的人都把视线投过来。

    宁蝶脸皮薄,不想起争执,再说天太冷了,僵着耗时间,她往旁边让一步,那人得寸进尺地用胳膊将她撞到一边去,嘴里嘀咕道:“有本事你演女主角啊?丫鬟的命还摆小姐的谱!”

    薛雪儿是什么人?‘乐星’影视公司新捧的红人,有声电影出现后,连拍了西南两部有声电影的女主角,这部戏就靠她号召票房了。连导演都对她礼让三分。

    然尔她又是骄横的人,一贯嫌弃大桶饭不卫生,吃的饭喝的汤都是让助理跑大酒店打包过来,这是头一遭吃剧组里的东西,还遇到个没眼色的人。

    宁蝶自知胳膊拧不过大腿,压下怒气没有吭声。

    那助理跑到薛雪儿面前,把一碗肉汤捧着跟燕窝粥一样小心,哈腰地巴结道:“薛姐,您受冷了,先暖暖。”

    这场戏本是在室外拍摄,导演却亲自让人给薛雪儿扎了一个帐篷,用来挡风避寒,此时薛雪儿正躺在帐篷里的休息椅上,发式做的是宫廷卷发,一丝不苟地垂在肩上,她披着狐裘大衣,里面配一件贴身的青色滚边旗袍,脚上踩着一双金色的尖头皮鞋,这身打扮若明日见报,又势必引起潮流轰动。

    她略往上吊的杏眼不怒而威,樱唇一勾,半是冷笑道:“冲那么多人的面喊我的名,是要让大家以为我薛雪儿还要和一个丫头抢着喝汤吗?”

    助理冷汗津津,连说自己该死,跟旧清朝里的奴隶似的做派。

    “行了,这次我不追究,”薛雪儿冲他膝盖踹了一脚,那人踉跄几步,手上的肉汤洒了,烫得直龇牙。

    “叫你慢些喝,”薛雪儿顿时虚心假意地关切,“这么急做什么呢。”

    她说完看助理的狼狈样觉得好笑,轻蔑地恢复刚才的坐姿。

    那助理只得低头连说好几声,是自个贪嘴,喝得急。

    要不是天冷,薛雪儿才懒得搭理这肉汤,油滋滋,水汪汪的,看着都没有食欲,她瞧向和自个助理起了争执的宁蝶,宁蝶正和其他群演一样,寻一片空地坐下来捧碗喝汤,出众的相貌和气质让她在人群中特别打眼。

    薛雪儿刷地站起身,冲不远处的导演千娇百媚地喊道:“孟导演,过来一下下,雪儿有事找您。”

    孟导正在和底下人交代搬道具的注意事项,听到喊声,连忙捋起马褂里的长衫下摆,小跑过去。

    薛雪儿和他嘱咐一番,孟导站着冲身边一个人吆喝:“去把今天新来的,那个叫宁蝶的小女子喊来。”

    宁蝶那时刚把空了的大海碗放回原处,接着被人通知说有一幕戏要重拍。

    考虑到晚上最后一班电车的时间,宁蝶想着务必要赶紧了。

    这幕要重拍的戏讲的是下人私自把李爱珍的仇人请进庄园里,待李爱珍把仇人冷嘲热讽地赶出去,就将那下人狠狠地痛批了一顿。

    而薛雪儿觉得痛批还不够,得严惩才行。

    他们拍的是夏天的戏份,拍时不能穿外套。

    宁蝶把外面的夹棉旗袍脱下,穿件单衣站着,等待接下来薛雪儿按照剧本写的那样对她痛骂。

    道具摆好了,薛雪儿却率先拿起桌子上的一盏茶,迎着宁蝶的头顶浇下去。

    茶水是冷的,桌子都是欧式的长餐桌,是剧本里李爱珍准备在庄园里宴请好友,一盏茶倒得不够,薛雪儿接连倒三盏,浇得宁蝶半身湿透,冷风一吹,整个头好似从冰里捞上来,冻得完全没有知觉。

    薛雪儿这才开始按照剧本里的开骂,背错一处又得重来,来回折腾一个小时,见宁蝶脸上冻得失了血色,心里满意,戏也就过了。

    也有人小声劝导演,说这不妥吧。

    孟导一笑,“一个跋扈的小姐,一个受了委屈吓得半死的仆人,比之前有戏剧冲突多了,哪里不妥。”

    这戏重拍完,今晚真正地收工,有好心人怜惜宁蝶,递来个软布手绢。

    宁蝶接过来道声谢谢,她知道是她无意间得罪薛雪儿了,重拍本是小事,但让她受冷一个时辰明摆着是故意了。

    她转身去找自己的外衣,而之前放在椅子上的衣服此时竟然消失踪影,这薛雪儿未免欺人太甚,她一忍再忍,忍得自己气血翻涌,她直接跑去找质问薛雪儿,“我的衣服呢,把我的衣服还给我!”

    薛雪儿坐在小汽车的后座上,这是公司给她的专用接送车,她双手抱臂,目视前方,似乎懒得看宁蝶一眼,“你在说什么?衣服掉了就自个去找,天气冷谁拿了也未可知。”

    “除了你,还有谁会拿我的衣服。”

    “你那衣服给我拖地我都嫌布料咯脚,司机,开车。”话落,伴随薛雪儿的得意,小汽车扬长而去。

    宁蝶心里蓦然涌出一股巨大的委屈,她强忍泪意,这么晚已经错过电车了,她双手摩挲袒露在外的胳膊,呵气成霜,头发湿了,斜扣褂子上衣也湿了一半,像冷冷的刀贴在身上发寒。

    夜晚的西南十分热闹,华灯色彩斑斓,而她是既狼狈又孤单,一个人踩着回家的马路。

    陈粤明遇到宁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小美人唇色发白地佝偻着腰走路,周围来往的人群喧哗,而她好似一株要枯萎的百合。

    他吩咐司机停车,将身上的外套卸下来,下车披在宁蝶的肩上。

    这极具绅士风度的举止,在宁蝶见到是熟人后,止住的眼泪伴随鼻酸,又落了几滴。

    陈粤明看着这双含露的眼睛,心里某一处彻底地柔软下来,豁然有几分明白霍丞对她执迷的原因。

    “宁小姐若是不弃,不如坐陈某的车可好。”他不介意送霍丞一个人情。

    宁蝶受宠若惊,这个在西南声名显赫的富商,竟对自己伸出友好的橄榄枝。

    寒意难敌,外加陈先生微笑起来实在是温文儒雅,宁蝶弯腰感激:“劳烦陈先生了。”

    坐进车里果真和外面的寒风瑟瑟判若两个世界,怕身上的寒气过渡给对方,宁蝶往窗边靠拢一点,这个细微的动作让陈粤明颇显讶异,随即明了地一笑,从身侧拿出一个铝制的保温杯,递给她,“暖手用。”

    触摸到保温杯的温暖,宁蝶垂眸温和地道谢,这时经过一家舞厅的大门,陈粤明让司机稍停,他抱歉地道:“陈某在这尚有公事需处理,宁小姐不如跟陈某一道进去,二楼有我开好的房间。”

    怕宁蝶误会,陈粤明再添上一句:“宁小姐湿衣容易感冒,换下来比较妥当。”

    “我先回……”

    “先换衣服吧,再等下去你真要受凉了。”陈粤明说完,司机将车门打开,做出一个邀请的手势,“宁小姐,请——”

    再坚持宁蝶倒有点不好意思,她披着陈粤明的外套迟疑地下车,舞厅里的音乐倾泄出来,越是暗夜,这里越有种奢靡之气,为避免她尴尬,陈粤明绅士地挽起她的胳膊,犹如是带舞伴入场。

    舞池里已经有不少男男女女在贴身跳舞,陈粤明却得体地松开宁蝶,然后对过来的服务员道:“带这位小姐去二楼,这里是包厢钥匙。”

    待到指定包厢,服务员离开,没有人了,宁蝶把陈先生的外套放到衣架上挂好,房间里很是暖和,但她还是打了一个哆嗦,毫不犹豫地进卫生间将湿透的衣服褪下,舒爽地冲一个热水澡。

    她单裹着浴巾出来,一边歪着头用干毛巾搓揉湿漉漉的头发,一边哼唱小曲子。

    大床上半躺着的男人放下杂志,道一句:“好听。”

    宁蝶全身血液冷固,手中毛巾啪地掉地上。

    床上的人下来了,黑裤包裹的腿修长笔直,他替她捡起毛巾,玩味地道:“怎么看宁蝶小姐的表情,难道以为一个男人晚上带女人来酒店,只是单纯地让你洗个澡?”

    宁蝶拿过毛巾往男人的脸上砸下,“出去!”

    她没想到陈粤明当着她的面给钥匙,只是为让她放松警惕。

    “霍丞,你到底是想做什么?”一天下来,宁蝶胸中积攒不少火气,现在遇到自己压根不想应付的人,她濒临要爆发的边缘。

    霍丞将脸上滑落的毛巾接住,眼神危险,“原来你知道我的名字,下次叫我名字,温柔些。”

    “你不要这样突然出现在我的生活里,霍先生,”宁蝶试图镇定,好脾气地商量,“我们两人不熟,男女有别,你再三这样,会让我产生困扰。”

    对于她的抗议,霍丞视若无睹,扭头示意床上,“把衣服换上。”

    就像用尽使出的一拳头是打在棉花上,宁蝶一阵挫败,她走到床边把换洗的干净衣服拿上,心里也没有多想这是谁替她准备的,她总不好一直裹着浴巾和霍丞说话。

    再从卫生间出来,她换上的是及脚藕荷色软缎旗袍,外面罩有一件狐裘大衣,白色的围领把她一张巴掌小脸衬得灵动。

    霍丞对她上下审视一番,觉得满意了,方摘下右手的白色手套,想伸手摸一下她的脸颊。

    宁蝶闪身避开,一时之间气氛微妙,霍丞笑道:“宁小姐是觉得在下对你产生了困扰?”

    宁蝶只觉他的笑里带着嗖嗖的寒意,她回:“是。”

    “觉得你我之间不熟?”

    “是。”

    霍丞复将手套戴上,贴身的燕尾服将他的体型塑造成标准的倒三角,高大而性感,听闻宁蝶有事,他不顾重要的客人抽空过来,却是碰一鼻子灰,他将门打开,头也不回,“等我踏出这扇门,我会牢记‘你我不熟’。”

    门栓复合上,宁蝶站着久久未动。

    地板繁复的花纹典雅,霍丞在走廊里碰见熟人,陈粤明背靠墙壁,垂头点燃一支香烟,“这人情霍少可满意?”

    “西边码头那船私货,准行。”霍丞脸上的霜凛未消,陈粤明露笑,一贯的斯文模样,“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回复他的只是霍丞离去时黑色皮鞋扣在地面的声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民国千金影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猫系女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系女子并收藏[重生]民国千金影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