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17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快穿王者荣耀:英雄,你躺好!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全职高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尽管已经被放开了手,杜子航却总觉得,掌心间从桑梓涯手中传来的余温,久久都没有散去。

    他把手掌蹭在自己的脸颊上,回味着那一层温度,眼神不由自主地飘向一旁,厨房的磨砂玻璃门后,隐隐约约透出来的,桑梓涯忙碌的身影。

    如果要来形容杜子航现在的感觉,他仔细想了想,像是漂泊了大半年,居无定所的那颗心,终于找到了一处落脚点,寻找回久失的家的感觉。

    杜子航忍不住胡思乱想,如果有可能的话,就这样跟桑梓涯两个人,一天天、一天天地过下去,过一年、两年、三年……似乎也很不错。

    桑梓涯怀疑过自己是不是喜欢同/性。

    杜子航自己呢,好像也完全不反感恋爱的对象和自己一样是男人。尤其是,当那个男人名字叫做桑梓涯的话。

    杜子航维持着一只手贴在脸上,背靠着沙发,两眼茫然的可笑姿势,桑梓涯推开厨房大门时,便看到沙发上的青年这一副古怪的模样,不由得笑了起来:“徒弟,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这一叫把杜子航从剖析自己的内心深处拉了回来:“啊……没、没什么……”

    “脸颊发烫?一直这么捂着……”桑梓涯把手里的盘子放在茶几上,一只手却贴上了杜子航的另一片脸颊。

    他喃喃地关切着自己的徒弟,浑然不知自己的手像是在杜子航的脸上点了火,感受到掌心灼人,不由自主地皱起眉头:“怎么这么热?不会是又发烧了吧?”

    杜子航略有些尴尬,自己的身子结实着呢,哪里是那么容易发烧的。偏偏眼前的人第一次见到现实中的自己,那时自己便是病怏怏的样子。他有些不情愿地拨开桑梓涯的手,清了清嗓子:“没事的桑哥,没感冒,就是刚从外面出来,有些冻着了。”

    桑梓涯上下打量了一通沙发上坐着的高大青年,最终还是下了死命令:“一会儿给你冲个板蓝根喝,有病治病,没病防身。”

    杜子航在桑梓涯看不见的地方撇了撇嘴,就当喝药换自家师父的安心了。

    让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也坐不住,杜子航跑进厨房硬要帮忙。小家居的设计里,厨房的面积小的很,桑梓涯一个人活动还算宽敞,再塞上一个杜子航,厨房里简直没有能挪动的空间了。杜子航学着自家师父剥虾壳,挑出虾线,不多时就沾上一手的腥味,不由得皱着鼻子。

    “水产一类的东西,吃起来好吃,处理起来可讨厌人了。”桑梓涯笑了一声,这么说。

    杜子航毛衣的袖子已经撸得高高地了,拿胳膊上还干净的部分蹭了蹭鼻尖上的汗:“那我处理好了,桑哥你去切黄瓜丁。”

    “不用,没剩几只虾啦。”桑梓涯说着。两个都不算矮的青年人蹲在同一个洗菜盆前,脑袋凑在一起,差点没撞上。

    杜子航有点享受两个人身体之间这点狭小的呼吸空间。这个念头刚冒出脑子,他又觉得自己有点变/态,面瘫着脸挥散掉这个想法。

    “对了徒弟,你在策划部那里,是在做《天罚剑》的测试吧?”桑梓涯忽然问。

    杜子航点点头:“嗯,师父,这就是你做的那款游戏吧?”

    “咦?你怎么看出来的?”桑梓涯有些惊讶。

    呃……杜子航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看你床头上的画,和开场动画有些像。”

    “很帅气,是吧!”桑梓涯却是高兴了起来,“比起西幻游戏,我更喜欢武侠游戏!小时候看了不少武侠小说,当时还想着要当个大侠呢!”桑梓涯拿起手中的虾,像是李寻欢夹着飞刀一样,“嗖”地丢了出去,溅起盆子里的腥水,“看我暗器!”

    杜子航憋不住笑意从嗓子眼里钻出来:“还以为师父是看漫画长大的……”

    “谁说的!小时候我涉猎可广泛了,上至《红楼梦》下至《美少女战士》无所不看!”桑梓涯努力为自己正名,“我父母是双职工,他们上班的时候就把我锁在家里,那时候没事干就只能看书、看电视。结果一路长成了死宅,宅到这个年纪了,哎……”桑梓涯夸张地叹了口气。

    杜子航干净利落地把最后一只虾背后的虾线挑了出来:“好了。——桑哥,《天罚剑》的美工很棒,肯定也有你的一份功劳。”

    “嘿嘿,那当然了!世面上的游戏可都没法比!”桑梓涯一点都不谦虚地收下了杜子航的赞美,“你刮两个土豆,看我给你炸香喷喷的大虾仁!”

    “嗯。”杜子航摸出土豆来,拿过一旁的去皮器。

    两个人,再做“大餐”也只做了三道菜。等菜都摆在了桌上,杜子航嗅着那香气,便忍不住食指大动。

    桑梓涯却还在厨房里翻找什么,半晌他拿着一个罐子在自家徒弟面前晃了晃:“要不要来一罐?”杜子航仔细一看,自家师父找出来的居然是啤酒。

    “好啊。”杜子航答应了下来。桑梓涯便把手中的罐子一抛,自己又摸了一个出来。

    杜子航第一次喝酒都是高三毕业的事了,一罐啤酒可难不倒他。桑梓涯却挂着坏坏的笑,装出大叔口吻:“小朋友,小心被怪蜀黍灌醉,对你做奇怪的事情哦!”

    现年已经二十岁整的“小朋友”面瘫着脸,拉开啤酒罐子:“桑哥,走一个?”

    “来!今天有三件可喜可贺的事,第一件,我今天开会没丢人!第二件,我的徒弟顺利地找到了工作!第三件,今天是小年!——走一个!”桑梓涯也拉开易拉环,跟杜子航碰了碰手中的啤酒罐。

    已经是小年了?杜子航倒是没怎么注意过农历,桑梓涯这一提才知道。两个人象征性地碰杯,仰着头各自灌下一大口黄/色不明液体。

    “我那一箱啤酒塞在那里快有半年了,自己一个人喝特没意思,幸好你在,不然我能给放过期。”桑梓涯喝完后舔了舔嘴唇,才把手中的易拉罐敲在桌子上,对着杜子航感慨,“一个人住可没意思了,还是你们大学好,有宿舍。”

    “今天已经是小年了?”杜子航把玩着手里的罐子,想每年的这个时候,自己都会被母亲拉着给家中进行一遍彻底的大扫除,等待着真正的新春降临。今年没有回家,尽管知道春节将至,却总提不起兴趣看农历的日子,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啊。

    “是啊,过两天第一批放假的就要走了,到时候办公室里冷冷清清地。”桑梓涯声音有些低沉。

    杜子航却忽然想起了什么:“桑哥,你今年不放假?”

    桑梓涯摇摇头:“不了,我值班。——他们家里都有老的小的在等着,我留下来值班就行了。”

    这句话说得让杜子航有些不好的想法:“那你父母……”

    “他们前些年车祸去世了……”桑梓涯又倒头灌了一口酒。

    “……对不起。”杜子航有些后悔问出来。

    “没事,没事,都已经过去好几年了。再说,最近我倒是在想,幸好他们走得早。你说,我妈要是活着,知道她唯一的儿子有可能喜欢男的,还不得拿着笤帚揍死我呀!”桑梓涯这番说辞不知道是在宽慰别人还是在宽慰自己,说完他竟然还笑了两声。

    “桑哥吃虾仁!”杜子航想了半天,夹起炸得金黄的虾球塞到桑梓涯的碗里,试图转移话题,“我听说《天罚剑》想在三个月后正式公测?”

    “嗯,是这么计划的,不过不知道会不会顺利。你们的任务可是很紧张的呀!”桑梓涯也不去讲父母的话题了,顺着自家徒弟开始谈论游戏,“今天玩了半天多,有什么感想?”

    “上手难度有些大,会淘汰掉一批玩家。不过适应了操作之后,内容很吸引人。人物创建自由度挺大的,我捏人捏得很上瘾。”杜子航说着,“不过我总觉得这个游戏对硬件要求不低啊……我的笔记本肯定跑不起来。”

    “嗯啊,优化是个大问题,现在正在考虑是在不行的话,还是精简一下呢。毕竟还要适应大众配置。”桑梓涯点点头,“唉,一说起精简,我们美工做的小细节肯定是第一步被砍的,真不珍惜我们的劳动成果!”

    “看出来细节很多了,我换了几套衣服,暗纹都不一样。”杜子航对自家师父暗自拍马,不吝夸赞。

    “当然,《天罚剑》的服装外观可是花费了我们不少心血!”桑梓涯格外自豪,“虽然不知道到时候能剩下多少……”

    “那,祝师父的心血最后都能顺利保留。”杜子航举起手中的易拉罐,桑梓涯会意,两人碰杯,又是猛灌了一口。

    小小的易拉罐几口见底,桑梓涯倒了倒,舔掉最后一滴啤酒后,不得不再去开上一罐,顺手也给杜子航拿了一罐新的,丢到他手里。

    杜子航挑眉看手里多出来的啤酒罐:“桑哥,你在挑/逗‘小朋友’酗酒?”

    “我看好你哟!”桑梓涯俏皮地挤了挤眼。

    杜子航收下挑衅,跟着干掉了一罐啤酒。

    “我跟你们说,策划部的那个常谅可不是省油的灯,小心被欺压。”桑梓涯絮叨着指点自家徒弟职场秘籍。

    杜子航却忽然想起来什么:“话说这个名字很耳熟啊……呃……他是……非常纯良?”似乎师父什么时候提到过。

    “是啊!怎么样,本尊和网上反差很大吧?”桑梓涯点头。

    杜子航黑线:“挺正经的一个白领,怎么网上这么没下限……”

    “听说他喜欢的人喜欢大/胸猫娘,于是他去练了一个黑精灵。——至于为什么这么没下限……是暴露本性了吧!”桑梓涯肯定地说。

    “噗——”杜子航差点把嘴里喊着的啤酒喷出来,“好像大家都对他怨气很大?”

    “那是,我敢保证,后天你绝对不如今天这么轻松!他肯定会把你的工作量偷偷加大的!没准你还得利用休息日工作呢!”桑梓涯煞有其事地吓唬自家徒弟,而后向杜子航的碗里夹菜,直到堆成一个尖,“来,多吃点菜,光喝酒不好,多少男人一到中年就合成啤酒肚啊,我徒弟今后必须是个老帅哥!”

    “桑哥,快满出来了!”杜子航护住碗,禁止桑梓涯继续垒小山。

    桑梓涯茫然地看着筷子间夹着的还没有放下的虾球,干脆伸到自家徒弟鼻子底下:“来,张嘴!”

    “桑哥,我不是两岁,都二十了好吗……”杜子航黑线。

    桑梓涯却不许他说什么,在他话音落尾,趁着自家徒弟嘴巴张开,把虾球塞到了杜子航的嘴里。看着杜子航鼓着腮帮乖乖嚼了口中的虾球,笑眯眯地,如同对自家养的大狗,揉了揉杜子航的头发:“这才乖!”

    这一天晚上两人吃得尽兴,喝得也满足,最后桌子上七七八八地躺了不少啤酒罐。桑梓涯毕竟已经工作几年,小有酒量。杜子航一开始没觉得异样,饭后却上来了酒劲,开始犯困了。坐在沙发上,不住点头,最后杜子航竟然差一点倒在茶几上。

    幸亏桑梓涯眼疾手快,扶住了自家徒弟,才没让杜子航把脑袋撞到桌子上。无奈地看着竟然这样睡过去的杜子航,桑梓涯本来想把他搬到床上,努力了半天却没有挪动比自己高大半个头的青年。桑梓涯只好妥协,让杜子航躺在沙发上,给他拿来了枕头和被子,避免夜间着凉。

    杜子航这一觉,就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人 妻师父拐回家[网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歌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歌逝并收藏人 妻师父拐回家[网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