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 > 第三十九章 癖好当成命根子

第三十九章 癖好当成命根子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南宫浅妆内心无比愧疚,当初她不小心撞坏他命根子,信誓旦旦的保证会对他负责,可此责任非彼责任,她只是负责找神医替他医治好!

    如今,可攸关她的自由,于是想狠心的点头,可百里玉被黑衣女子唤走,临走也不忘把她写的休书揣怀里。

    这是…答应了么?

    南宫浅妆喜上眉梢,望着这满室的红,觉得格外刺眼,想另找一间房,却发现她对相府不熟,无奈之下,只好抱着被子躺在软塌过了一宿!

    “小姐,快醒醒。”碧涵推开门进来,看到独自睡在软塌的南宫浅妆,一阵惊愕,可想到还有要紧事,也就赶忙唤醒南宫浅妆。

    “唔…”南宫浅妆伸直僵硬的腿脚,睁开眼,一阵迷糊,“碧涵,怎么这么早?”

    “小姐,昨日您和姑爷成婚,今日按理说要早起敬茶,可姑爷无父无母,也不用这些礼数,但是夜王殿下大清早的来了相府,说皇上让小姐和姑爷进宫面圣!”碧涵忘了眼整洁的床铺,有些为南宫浅妆忧心,昨日洞房小姐没有和姑爷睡一起,可是会被笑话的。

    “嗯,百里玉回来了?”南宫浅妆打着呵欠点头,心里想的是百里玉无父无母怕也是假的,如若不然,莫忧说的夫人是谁?

    “小姐,姑爷昨晚没在府中?”碧涵惊呼,难不成姑爷心里没有小姐?

    南宫浅妆瞪了碧涵一眼,叫那么大声,被有心人知道,麻烦大了。“他回来了?”

    “姑爷在前厅招待夜王。”碧涵点头,欲言又止的张了张嘴,可看到南宫浅妆紧绷着的脸,噤了声。

    南宫浅妆招呼碧涵给她梳妆,她倒要看看狗皇帝让夜王传话有什么用意,她不相信狗皇帝还没查到夜王找暗妆阁暗杀的事!

    睨了眼镜中女子为人妇后梳的发髻,微微蹙眉,伸手把金钗拔掉,放下青丝,随意的绾个起来。

    “小姐,使不得,您还梳着未出阁女子的头,会失礼。”碧涵慌手阻止南宫浅妆的动作,小姐本来就不受宠,若是这样随性,岂不是更不招姑爷待见?

    “碧涵,小姐昨日就把百里玉休了,以后别叫姑爷。”南宫浅妆有些不悦,百里玉也不是心里真的有她,估计之前不愿放她走,只不过料到今日皇上召见,或者顺便戏耍她!

    “小姐,这怎么行,要是传出去,您就变成恶妇了,哪里还嫁得出去?姑爷难怪生气走了,小姐你就跟姑爷好好说说。”碧涵像看怪物般盯着南宫浅妆,自古以来,都是男休女,如今,小姐倒好,把姑爷给休了,回到将军府,哪还有小姐的立足地?

    “嫁不掉就不嫁,百里玉也该庆幸,他开了先例,是雪临国…不,全天下第一个被休的男人,应该感到荣幸!”南宫浅妆不以为然,若是她看上百里玉,这婚结的还说的过去,可为什么结婚,他们两个人心知肚明,即使暂时没有分开,总有一日也会散了。

    碧涵对南宫浅妆的言论不认同,在她古板的思想中,女子就是依附男子,小姐只不过不知其中厉害关系,才会做出糊涂事,正要劝说,可看到门口那抹翩然而至的白,吓得张口结舌:“小姐…姑…姑爷…”

    南宫浅妆扭头看着门口的男人,眉头一挑,听到了?

    百里玉恍若未闻,逆着光,徐徐走来,颇有几分仙人之姿。“昨夜,左相在牢里服毒自尽,待我赶到时,浑身溃烂,辨不清面目。”

    南宫浅妆眼底有些讶异,他在向她解释?

    “嗯,你怀疑是左相潜逃,牢里的那具尸首,是他人乔装?”

    “还在调查中。”百里玉口气淡然,俨然不想多说,深邃的眼底蓄着复杂的光芒:“有些事,你迟早会明白,如今,时候未到。”

    南宫浅妆一怔,指的哪些事?他的身份么?

    “收拾好了么?我们进宫去。”百里玉见她困惑,也不打算说得太明白,何况,他的身份也确实太过复杂,一时难以说清。

    两人坐上马车,后面跟着面色阴晴不定的夜王,一同进了宫。

    陈公公早已在玄武门候着,看到南宫浅妆轻哼了声,殷情的招呼着百里玉。而百里玉始终抿着唇,闷声不吭。

    南宫浅妆见状,眼皮子一跳,这太监莫不是还记恨她没给赏银的事?

    “陈公公,我们是同道中人,都有一样的癖好,把它当成命根子,所以你也别记恨我。”南宫浅妆想了想,当初陈公公讨要赏银,很隐晦的表达,估计还是抹不开脸,说的太直白不好,于是婉转的说出来。

    可陈公公一听,脸色青阵白阵,恶狠狠的瞪了南宫浅妆一眼,跺着脚,鼻孔朝天的哼一声走开。

    南宫浅妆一时摸不着头脑,迷惘的看着百里玉,见他眼底流光转动,不自在的说:“你戳到陈公公的痛处。”

    闻言,南宫浅妆眼珠子一转,立即明白,目光若有若无的扫过前方的陈公公,陈公公被她盯得发毛,背脊挺得僵直,心里暗想:这该死的南宫浅妆,咱家定要到皇上面前狠狠告她一状!

    几人一前一后的到了金銮殿,勤王和楚梦璃早已到了,南宫浅妆看着楚梦璃依旧蒙着薄纱,露在外面的杏眼微红,蓄着泪水,定是跟皇上说嫁错人的事。

    “大胆,见了本宫和皇上还不行礼?”高坐上,端坐着高贵风韵的女子,粉红玫瑰紧身薄纱上衣,裹着嫩黄色抹胸,下罩翠绿烟纱散花裙,金丝软烟罗束腰,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显的体态修长丰盈,妩媚勾人。

    南宫浅妆在脑海里搜索,得知她便是尚书乔裕的妹妹愉贵妃,也是楚梦璃挂名的生生母亲,在后宫圣宠不衰,自皇后被废打入冷宫后,她便一方独大,执掌凤印,虽然未正式册封,吃穿用度与皇后的待遇无二。

    大约是楚梦璃换夫失败,道出是自己动的手脚,愉贵妃会争对他们也是正常。

    楚梦璃和勤王明面上是亲兄妹,但无人知道他们没有血缘关系,昨日拜堂成婚,便是皇室一大丑闻,更成了民间笑谈,即使与她无关,楚梦璃也会把罪名迁怒到她身上。

    “愉贵妃娘娘恕罪,臣妇看到梦璃公主与勤王一同来很惊讶,在想勤王妃和驸马为何没有来朝圣敬茶。”南宫浅妆垂头说道,遮掩住眼底的光华。

    “伶牙俐齿!你怎会不知?这都是你一手策划,本宫今日也有耳闻丞相夫人昨夜的‘风姿’!你可知罪!”愉贵妃最后两字咬字加重,盛怒的拍着凤椅,想到女儿委屈的哭诉,还有尚书府新娘失贞成了丑闻,都是因为这小贱人,让她怎能不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墨青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墨青烟并收藏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