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 > 第三十六章 下毒

第三十六章 下毒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水卿衣诧异的挑眉,她怎知自己在找洛克部落?

    挥手示意人放开,水卿衣好整以暇的窝在百里玉怀里,慵懒的端起一杯猩红的果汁抵唇边浅啜一口。

    百里玉宠溺的凝视着水卿衣,掏出锦帕轻轻的擦拭着唇角残留的草莓果汁。

    “酸?”见水卿衣蹙眉,就着浅尝一口,“淡了。”

    “比上次好多了。”水卿衣淡淡的出声夸奖,屏息一口气喝完,看着目光带着炽烈仇恨的杏眼,冷声道:“拖延时间?本宫劝你省省。”

    傅浅荷细腻的双手紧紧的攥着那一块遮羞外衫,回想起今日种种,顿时理顺了一切,这只不过是她布下除掉傅府的局,而自己则是傻傻的撞进来,由她开刀。

    看着他们你侬我侬,旁若无人的秀恩爱,傅浅荷只觉有一柄烧红的烙铁死死的戳在心口,痛的她要窒息,强烈的仇恨几乎要将她给淹没。

    “北苍皇宫陵寝。”傅浅荷紧咬着发颤的唇瓣,微弱的吐出几字。

    如今,她要做的便是隐忍,只要逃过这一次的生死之劫,她与水卿衣之间便是来日方长。

    水卿衣抬眸,淡漠的扫过傅浅荷,扭头看向百里玉,见他眸光微闪,扬着下巴道:“推下去。”

    傅浅荷脑袋嗡嗡作响,濒临死亡的恐惧使忘记了此刻要忍耐,尖锐的喊道:“你不是说要放过我?”

    “你太天真了,即使我答应过你,反悔又怎样?何况…刚刚我有答应么?”水卿衣摆弄着仿若滴血的指甲,残佞的笑道:“你该庆幸我没有你龌龊,让人将你强、暴到死。”

    傅浅荷慌乱无措的回想之前,水卿衣当真没有说过放过她的话,而是她急于表现,求得保命的机会,急切的开了口。

    “我…我不要…贱人,别以为我死了你就可以高枕无忧了,百里玉,你瞎了狗眼,紧巴巴的贴着千人枕万人尝的妓、子,我哪里比不上她了?我的身子不够美么?还是没有她那些狐媚,专门勾引男人的手段?”傅浅荷如魔障了一般,脱掉身上的外衫,手指在白皙布满暧昧淤痕的胴、体上流连,声声质问着:“你还是为了她的身份?谁知道她是水芊鸢那贱人,和哪个野男人生的野种,以次充好,混淆皇室血脉,你不要被她给骗了。她们两母女都一样的下贱,离不得男人。”

    傅浅荷不断的咒骂,侮辱着水卿衣。

    百里玉眼底闪过寒光,挥手就要将傅浅荷打死,被水卿衣及时制止。

    “傅浅荷,你以为这样我便会杀了你,给你个痛快?”水卿衣嘴角噙着淡淡的笑,透着无尽的冷意。

    傅浅荷难以置信的睁圆了眼,不该杀了她么?

    看着水卿衣散发的寒气,仿若身置冰窟,有着不好的预感…

    “抽筋扒皮,别弄死了。”水卿衣阴冷的嗓音仿若来自地狱,命人把傅浅荷捆绑在木架上,两个侍卫一人拿着傅浅荷的手,划破手腕,鲜血如水注飞溅而出,伴随着傅浅荷凄厉痛苦的惨叫声:“啊——”

    侍卫手法娴熟,精准的掐着筋骨,生生的抽离了出来,痛的傅浅荷浑身控制不住的痉挛,头一歪,便昏死了过去。

    “掐人中。”

    侍卫狠狠的掐着傅浅荷的人中,见她醒来,蹲着身子打算抽脚上的筋骨,便听到傅浅荷破口大骂:“贱人,你不得好死,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你这么恶毒的毒妇,生的孩子也没有什么好种,我傅浅荷诅咒他是个短命鬼,死胎。”

    侍卫是个机灵的,听到这么诛心的话,扭头看了一眼身后,见水卿衣与百里玉发怒,而又知道水卿衣要慢慢折磨傅浅荷,从火炉上夹起一块烧红的炭石,塞进傅浅荷嘴里。

    ‘嗞嗞’的声响夹杂着傅浅荷嘤呜的痛呼声,菱形的唇瓣,被烫的发黑,冒着青烟,散发着焦臭味。

    傅浅荷恨不得就此死去,嘴里的痛宛如割破了喉咙,注入了滚烫的盐椒水,让她痛不欲生。

    奢求着水卿衣把她推到五毒池,亦或是干脆找个人强、暴她而死。

    人就是有个贱性,特别是身性*的傅浅荷,若是要她选择,她宁愿是被强、暴致死,也不愿是被毒虫啃噬死无全尸。

    所以,她一点都不感念水卿衣的好心。

    经过这一茬,傅浅荷意识到水卿衣越愤怒,反倒越理智,激将法对她来说不管用。

    想要开口求饶,可嘴巴根本说不出话来,喉间还堵着一块炭石,动一动都钻心的痛。

    “唔唔…”脚上的筋骨被抽离,傅浅荷感觉她的灵魂已经在地府游荡,浑身豆大滴的冷汗滚落,就像浇了一桶水在身上似的。

    水卿衣看着她求饶的眼神,坐直了身子说道:“烧烤的味儿挺香的,那些小家伙也很喜欢吧。”

    静谧无波的眼里隐藏的是暗藏汹涌,双手轻柔的抚摸着肚子,对傅浅荷的话,有些心有余悸。

    诅咒她的孩子是吧,那你就得付出代价,我什么时候舒心了,你再赶着去投胎吧!

    侍卫一愣,很快的会意,蹬蹬蹬的跑出去,不一会儿,抱着一块一人长,一尺宽的铁板,架在火炉子上,烧红了后,不知从哪拿出粗盐,洒在铁板上,抬着傅浅荷扔在铁板上。

    “啊…”傅浅荷如置身火海,皮肤渗透的油融化了粗盐,油盐水顺着伤口侵蚀,浑身如上万只毒虫在啃噬的痛,一下一下,一阵一阵,恨不得立即死去。

    可现实与她的想法有出入,过了一会,另一块烧红的铁板压在面上,钻心蚀骨的痛让她连呻吟喊痛的力气也没有了。

    侍卫见时间差不多,移开铁板,看着肌肉纹理清晰可见,散发着烤糊的焦臭味,心里有些怜惜,可想到她之前的咒骂,蹙了蹙眉,敛去了那丝动容。

    “公主,还有什么吩咐?”侍卫恭敬的立在一边,心里却崇拜着水卿衣,他们暗牢里又多了一种新奇的酷刑,其他的都用厌烦了,恨不得水卿衣在想出几招来。

    水卿衣胃里稍稍有些不适,神色柔和的抚摸着腹部,眉宇间陇上一层母性的柔软光辉,可嘴里吐出的话,却让人自心底发寒。

    “把本宫定做的钉椅搬进来。”水卿衣本来没打算这么恶整傅浅荷,可她千不该万不该诅咒她的孩子。“把她绑在上面,头上放千斤顶,本宫要让她尝尝什么才叫做刺骨之痛。”

    侍卫看到椅子上布满锋利散发着寒光的椅子,根根倒刺儿仿佛在等着开封,傅浅荷看着扶椅,椅座,椅背都有倒刺,且在晕黄的火光下,敏锐的发现钉子顶端有着细小的倒钩,想到接下来的状况,吓得肝胆俱裂,口吐白沫的昏厥。

    侍卫眼都不眨,拖着傅浅荷坐在椅子上,固定好,千金重的锤子自头顶落下,傅浅荷双眼充血的睁开,眼珠子似要脱眶而出。

    “扔下去。”水卿衣见她这样,抬眼看着被绑在门外的傅成,还有傅浅荷的母亲,眼底有着嗜血。

    傅浅荷被扔到池子里,在肉眼的速度下,便见她被毒物掩埋,不到片刻,毒物散去,留下一架白骨,门口的傅成和水研当场昏死过去。

    “心里好受些了?”百里玉轻叹口气,眼底闪过阴鸷,抱着水卿衣出去,吩咐守在一边的冷雾说道:“傅家女子全数发放军营,刻上奴字,所生的孩子,世世代代,女的皆为娼妓,服侍士兵,男的皆为奴隶,发配苦寒之地。”

    死,对他们来说太简单,亦是太轻松。

    “慢着。”水卿衣不冷不淡,看不出喜怒的说道:“男的也皆为娈童。”她不是说贱么?那自己便让傅家人贱的彻底。

    冷雾眼底有着忧心,她知道主子动怒了,否则不会如此赶尽杀绝。

    “主子,傅恒呢?”

    水卿衣一愣,倒是忘记了他,困乏的说道:“充入军营,让傅成当面观看。”

    冷雾道是,便转身离开。

    ……

    水卿衣回到紫苑殿,休息了两个时辰,醒来全身乏力,费力的想要坐起来,手上却似软了骨头一般,跌倒在床上,下腹开始隐隐的坠痛。

    额间冒出细密的冷汗,腹部一阵一阵的坠痛,张口喊道:“冷雾…”

    大殿安静的有着一丝不寻常。

    水卿衣心一沉,她感觉胎儿有种慢慢滑离的感觉,压下不安,朝外喊道:“冷雾…红儿…”

    大殿红色纱幔飘飞,阵阵清风顺着没有关紧的窗口飘入,带着一丝奇异的香味,若是寻常,定然很难发觉,而此时的水卿衣全副心思放在打量大殿中,这味异香忆起了注意,她想要爬起来,寻找这可能致使她滑胎的香料,可她无能为力。

    小腹的疼痛越来越密,水卿衣咬紧了牙关,摸索着床铺下的匕首,可她连提匕首的力气也没有,心霎时沉到了谷底,瞬间想到她这紫苑殿定然有眼线,她的吃食定然也加了佐料,否则,她不至于会浑身无力,而这香料定是早就放在寝殿里了,今日兴许是加重了剂量,才会被她发觉。

    冷雾和莫晴没有检验出来,看来这人很谨慎,且是她贴身伺候的人。

    这样想着,脑子里瞬间闪过一个人影,而也在此时,脖子一凉,抵着一把森寒的长剑…

    ------题外话------

    明日恢复万更,差的字数慢慢补上来,抱歉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墨青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墨青烟并收藏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