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 > 第四十四章 太后的秘密

第四十四章 太后的秘密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浣雪宫仿若笼罩着阴云,处处透着森冷诡异,让人不安。

    小李子公公皱着一张刷满白粉的脸,若有光线射来,能清晰的看见他脸前粉末飞扬。

    动了动手中的汤碗,满腹苦水,这位主子瞧见是从长卿宫端来的燕窝,冷冷的把燕窝灌进送燕窝的宫婢肚子里,当场七窍流血,皮肤溃烂而亡,小李子则把皇上吩咐的汤药拿来,却还是被这位给打落。

    这也就算了,他去告状…咳咳…回禀也不是时候,打断了皇上的好事,又被发落过来,若是没有押着这位喝下去,那就进他的肚子里。

    他没有子孙根,也不至于喝女人的汤药啊!

    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公主,您就行行好,把这碗补药给喝了,皇上也是为了您好。”小李子公公苦口婆心,已经来了半个时辰了,僵持不下。实在不行,他就,他就来横的!

    商浣斜靠在软塌上,腰后垫着软枕,轻轻的抚摸着肚子,舒适的阖上眼,丝毫没有理会小李子公公的意思。

    小李子公公嘴一歪,恨恨的跺着脚,气急的指着几个当值的宫女:“你、你、还有你,把公主按住,务必把这补药灌进去,漏掉一滴,咱家要你们的小命!”

    气死咱家了,不就是一个亡国公主,也敢在他跟前托大!

    “公公,皇上赏赐的‘补药’,我和肚子里的孩子消受不起,索性承了皇上的情,转送给长卿宫小公子,好好补补身子,才能够做皇上的开心果。”商浣平凡的脸上覆上一层薄霜,嘴角挂着冷嘲,她真够蠢,竟然相信了君墨幽的话,落到如斯地步,受制于人。

    差点祸害了肚子里的孩子,也让她见识了君墨幽的心狠,让她一尸两命!

    呵…他达到了目地,便想把她这包袱给甩掉么?简直是天人说梦!

    “公主说笑了,这是给女人滋补身子,怎能给个小毛孩吃?再说,这是皇上的恩惠,咱家也不敢擅作主张,公主莫要为难咱家,你我都讨不得好。”小李子公公肚子里弯弯绕绕,原本以为是个得宠的,不想看走了眼,都比不上长卿宫和御书房那两位。

    眼底闪过轻蔑,皇上能收留她,留着一条命,便是天大的恩赐,还想要独自霸占皇上,也不掂量掂量自个几斤几两。

    “公主识趣点,咱家好去交差。”

    商浣轻缓的坐直身子,面无表情的脸上微微波动,露出冷笑:“攀高踩低的狗东西,本宫失势也比你来的高贵,阉人一个罢了。”

    她商浣被困在浣雪宫,骨子里也有傲气,曾经是不受宠的公主,身份仍旧高贵,如今虽然落魄,但岂容一个阉人踩在头上?

    小李子公公眼底闪过怨毒,挥手让三个宫女抓住商浣,却不想商浣会武,三五两下便把宫婢给打倒,纷纷倒在地上呻吟。

    小李子公公一时没了主意,乱了方寸,端着汤药的手微微发抖,看到商浣那双透着寒气的眼眸,一股凉气自后背窜起,很想扔下碗跑了,可脑子里回想着皇上的话,完不成任务提头来见。

    咬了咬牙,细竹竿的身子慢慢朝商浣靠近,双腿止不住的打颤,正要扬手把汤碗砸在商浣的肚子里,门口传来通报声:“皇上驾到!”

    “呼——”小李子公公松了口气。

    商浣冷冷的看着殿门口,直到一袭月白色衣袍的男子,丰神俊朗的走来,眼里掩饰不住的恨意,迸裂而出。

    君墨幽进殿,便瞧见殿内异常的气氛,地上横七竖八的倒着打滚的宫婢,而小李子则是端着汤药与商浣对峙。

    目光淡漠的扫过那碗稠密浓黑的汤药,眉头微微一蹙,不用看,也知道商浣那炽烈恨意的眼神。

    “商浣,朕对你很宽厚,以至于让你忘记了身份,今日只是给你教训,若有下次,你便去与你父皇母后团聚!”君墨幽阴鸷的盯着商浣,难以想像安份了这么久的女人,把手伸向熙儿。

    他能对她在后宫折腾视而不见,独独忍受不了她对熙儿下手,对他一切在乎的人动手,竟然她破了例,休怪他不按照合约行事。

    商浣冷笑:“冠冕堂皇!”

    君墨幽眉宇间尽是不悦,抿紧唇,仿似打量货物般衡量着商浣,考虑是留是去。

    “君墨幽,你可记得当初的约定?是你先破例,为何我就不能除掉所有威胁的人?如今,你得到想要的一切,便想要过河拆桥?我告诉你,别做梦了,从你签字那一刻起北苍便是我商浣的!你想要给那个野种,也要看他有没有命享受。”商浣不甘示弱的瞪着君墨幽,若不是他当初承诺自己把传国玉玺偷来给他,日后北苍便由她的孩子继承,她也不会爽快的和他合作。

    心里不甘,可那又怎样?谁叫她不是男儿身?

    “谁告诉你朕破例?嗯?”君墨幽危险的眯着眼,扫过商浣高隆的肚子,冷声一笑:“谁是野种,你我心中有数,既然你这么容不下野种,朕便成全你。”话落,几个御林军上前要抓拿商浣。

    “君墨幽,你还敢说你不是居心叵测?那个野种也是你刻意带回宫,让我动手,好让你有借口除掉我?”商浣常年没有表情,导致愤怒到极致,恨意扭曲了心房,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只有浓浓的讽刺挂在嘴边。

    “商浣,以前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只是你打破了规则,只要你生下了孩子,北苍依旧是他的。”君墨幽森冷的眸子诡谲莫测,拢在袖摆中的手青筋爆鼓。“一刻钟后,朕要确切的消息。”

    话落,一刻也不想停留,抬脚便离开,站在门口稍稍停顿,头也不回的说道:“商浣,别以为做的那些小动作朕听不到看不到,只不过念在无伤大雅。”

    商浣被御林军死死的钳制住,眼底的恨意倾泻而出,恨恨的瞪着那渐行渐远的身影,悲沧的一笑,凄厉而刺耳。

    小李子公公趁机捏着商浣的下巴,尽数灌进去后,看到被御林军扔破布娃娃般丢到地上的商浣,叹了口气:“咱家原以为你能得到皇上的宠爱,是个聪明伶俐的人,却不想还是被人利用了,且还是被你那蠢钝如猪的二姐利用。”顿了顿,看着充满恨意,却又有些迷惘的商浣,忍不住说道:“那个孩子是皇上的眼珠子,你折腾谁也不要动他,就算把后宫翻个底朝天,皇上也不会过问。”

    看着地上满头大汗,已经发作了的商浣,只希望她能放聪明点,别把命也给搭进去了。

    商浣惨白的额头青筋隐现,忍受着腹部的下坠感,费力的说道:“哼,他迟早会发落我,只不过这次是找到借口了,若他当真是有诚意,为何让我住进‘浣雪宫’,不就是时时刻刻的提醒着我,是个带罪的人?”

    她好恨,恨不得毁灭了北苍,替她的孩子陪葬。

    “死有余辜!”小李子恨铁不成钢,心里对商浣的辱骂有恨,但是平素没有亏待了他,这下见她狼狈的模样,觉着可怜:“浣雪宫是莫问大人取的,莫问大人看不上你商婕影,便利用你和你大姐名字的单字组成,到没想到你有野心,皇上也给了机会,可你却是个不中用的。”说罢,小李子公公扭着细腰,挪着小碎步离开。

    商浣脸上的血色褪尽,不再费力的忍耐,而是任由肚子里的坠痛折磨她。

    哈哈大笑几声,没想到她被瞧不起的二姐给算计了,当成了出头鸟,落得丧子的下场!

    之前是被那宫殿名讳刺激了,让她失去了理智,如今,细细的回想,倒是能看出商婕影的用心,想到小李子话里的深意,涣散的瞳孔里有着决绝。

    ……

    君墨幽回身望着那浣雪宫三字,眼底冰冷的没有任何温度,留她一条命已是他最大的仁慈。

    寻着一座凉亭,坐下来歇息,等着浣雪宫传来消息。

    果真,没有让他失望,不过半刻钟,小李子便说已经发作。

    抬眼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心头压抑,比起他这些年所受得痛,浅浅怕是也不大好过,甚至比他更痛更难。

    听着她断断续续的描述着过去,很简单,却让他莫名的心痛、心酸。

    若当真如此简单,她的双腿岂会废了?孩子又怎么会失去孩童的纯真?落得与动物为伍,一个同龄孩子的伙伴都无。

    他永远也不会忘记在玲珑阁看到的那一幕,南宫熙如愧丽宝石的大眼有着渴望、期待,对着的不是任何人,而是一群脆弱、渺小的蚂蚁,这一幕深深的刻在他的心头,如烙印一般,留下深刻的痕迹,不可磨灭!

    她又是怎样忍受着剧毒的折磨,惴惴不安的担忧着孩子也被毒素侵蚀,还要防备着他人的算计迫害?

    比起她,他那点痛算得了什么?

    宽厚的大掌蒙着脸,掌心触碰到湿湿濡濡的液体。许久,深吸口气,长长的吐了出来,似要吐出憋在胸口的浊气。

    可心口依旧沉重的仿若压着一块沉甸甸的巨石,让他痛的几乎要窒息,这些年,她是怎样度过的?

    回到御书房,一眼便瞧见屏风后模糊的黑影,脚步沉重的走过去,发觉她竟歪头靠在轮椅上睡去。

    细细的打量,她清减了不少,素雅的白衫套在她身上,犹如一块韦布挂在竹竿上,松松垮垮,支撑不起来,更显的单薄瘦弱。

    赤色眸子涌现着浓浓的怜惜,弯腰把她抱起,轻的仿若抱着一团棉絮,手臂下意识的收紧,惊醒了睡梦中的人儿。

    “回来了。”南宫娣被君墨幽勒得不舒适,轻轻的挣扎几下。

    君墨幽轻轻一笑,敛去眼底的沉重,轻柔的把南宫娣放在床榻上,细心的掖好被角,“肚子饿了么?”

    沙哑的声线,让南宫娣微微蹙眉,他有心事!

    君墨幽没有错过南宫娣细小的表情,低低的笑出声,别开脸不去看她省视的目光。

    让他怎么说?说是因着他的无用,致使她双腿不能行走?打破了她的梦想,成了一只折翅的鹰,变成困养在华丽囚笼中的金丝雀?

    心气高傲如她,得知双腿不能行走,定是痛不欲生,那时,可有一瞬是恨过他?

    他不敢想,也不想去想,每每回想她会带着浓烈恨意的双眸注视他,心口便像被挖空,阵阵钻心的疼痛。

    “不饿,你有什么事瞒着我?”南宫娣能感受到周身空气很压抑。

    “没什么大事,只是怕你误会,商浣的孩子,不是我的。当初和她有约定,为了更快的夺下北苍,我与她有合作,只要她拿到玉玺,北苍往后便传给她的儿子。”君墨幽避重就轻,浅浅的笑道:“我命人灌她喝了落子汤。”

    “还说我傻,你也不见的多聪明,辛辛苦苦抢来的江山,为何要让出去?她明明就是怀着别人的孩子,你还大度的让她的孩子挂着你的名头。”南宫娣戳着君墨幽的胸口,指着他的脑袋说道:“瞧,这顶绿帽子亮堂的还闪光。”

    君墨幽抓着南宫娣青葱玉指,放在嘴里轻轻咬了一口,感觉到她微微一颤,愉悦的笑出声:“当时我没打算给你戴绿帽子,所以就便宜别人算了,好在你带着咱们儿子回来了。”

    南宫娣张了张嘴,终究是没有辩驳,他是想在彻底绝望后,随她而去么?

    “傻瓜。”轻叹口气,俯身拥着君墨幽,靠在他结实的胸膛上,心里特别的踏实。

    君墨幽悠悠的俯视着南宫娣,无奈的一笑,你又何尝不傻呢?

    ……

    商婕影不管君墨幽如何待她,依旧不屈不挠,坚持不懈的每日守着御书房报道。

    前些日子因着商浣小产,心里心虚,怕君墨幽查出是她动的手脚,便安份了几日,估摸着风头过去了,又跑出来溜达了。

    莫怪商婕影忧心,商浣小产的消息被君墨幽封锁,以至于商婕影误以为是她那碗燕窝起的作用。

    “公公,您行行好,帮我通报一声。”商婕影什么肮脏卑贱的事情都做过,早就磨去了骨子里的高傲自尊,谄媚讨好的塞着一锭金子到小李子手中。

    小李子掂了掂,足足有二十两呢。眼底闪过亮光,随即黯淡下来。

    “二公主,皇上有令,谁都不见。”特别是你。

    不舍的将金子还给商婕影,规规矩矩的候在一旁守门。

    商婕影恨恨的咬牙,却又无可奈何,看到小李子有意无意丢过来的小眼神,敛起眸子里的怨毒,讨好的笑道:“我这是心疼三妹,才几日光景,瘦的成了一把骨头,想让皇上去劝劝三妹,让她想开点,孩子以后还会有。”

    商婕影在说到孩子几字咬的极重,她恨这辈子不能生育的同时也庆幸,不若被君墨幽扔给不同的男人,不知要掉多少孩子。

    那种钻心刮肉的痛,一次就够了。

    小李子嗤笑,那还不是你早就的,假惺惺。

    商婕影见此,也知小李子靠不住,眼珠子滴溜溜的在门扉打转,趁小李子不注意,猛地冲上去把门撞开。

    “嘭——”

    剧烈的撞击声,惊醒了躺在内阁中的两人。

    小李子知道里面的情况,恨恨的跺着脚,一脸扭曲的把商婕影给拖出来,急吼吼的说道:“贱人,你做甚?皇上在就寝,惊扰了你是个脑袋都不够掉。来人,拖下去关进暗牢!”

    心里着实来气,这门是他看守,如今出了岔子,皇上第一个拿他动刀。看着商婕影的小眼神格外的阴狠不善,想着要动的点刑,否则眼底没有他,终究会有一日自己会被她给害苦了。

    “慢着。”君墨幽暗哑慵懒的声线传出,制止小李子公公的命令。

    看了眼躺在床上熟睡的人儿,温柔的俯身在她光洁的额头印了一口,想着还是弄个寝宫。

    阴寒的起身,穿戴好,走出内阁,便看到商婕影泪眼朦胧的望着他,眼底满是厌恶,感觉身上有无数只蛆虫在爬动。

    “剜掉眼珠子。”君墨幽薄唇微掀,吐出残忍的话语。

    商婕影一怔,瞬间回过神来,吓得肝胆俱裂,猛地跪在地上,脸色煞白的磕头求饶:“皇上,影儿逾越了,求您绕过影儿这一回,影儿愿意自己去妓院,自己去接客…求您开恩…”

    她万万想不到君墨幽如此心狠手辣,要剜掉她的眼珠子,若是没有了双眼,她今后如何谋求富贵的后半生?

    君墨幽脑袋胀痛,揉着太阳穴说道:“拉下去。”

    “皇上…饶命啊,皇上…我…我知道太后娘娘的秘密…”商婕影冷汗直流,惶恐间想到君墨幽和安翎不对付,闭上眼赌上一把。

    君墨幽眸光微闪,挥手示意停下来。

    商婕影见拉着她的人松开,大大的松了口气,睁开眼看着高坐上的君墨幽阴沉的神色,如芒刺背,颤抖着话音道:“皇上,太后娘娘去了浣雪宫,让三妹对付那个野…孩子,三妹聪明,没有上当,太后愤恨的离开了,所以,皇上您要小心,多防着太后。”

    “截了舌头。”君墨幽冷笑,起身打算去内室,却被商婕影急切的喊道:“太后娘娘让乔芯姑姑去了南疆,找南疆王拿万蛊之王。”

    ------题外话------

    这段时间太忙了,更新太少,明日开始恢复万更,抱歉啊各位亲们,裸奔的银伤不起,么么哒~

    女主银:明天没有万更怎么破?

    无良作者:拉出去扒皮…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墨青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墨青烟并收藏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