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错上冷傲特工妻 > 第六十四章 出发之前事端多多

第六十四章 出发之前事端多多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昨夜凌晨,位于后海的康城著名繁华地段酒吧街发生爆炸事件,现场一片狼藉,据知情人士透露,现场无人员伤亡,警方已经介入,康城市郝市长清晨便赶来现场指挥……”

    “一大早的坐在这里看电视?”惊讶的话语,来自安懿轩身后不远处还穿着睡衣的安奶奶。

    “嗯,后海酒吧街爆炸。”安懿轩回头看了一眼,回答。

    “这是雷氏的产业?貌似雷强那小子死了吧,前天晚上在体育馆那边被炸死的,这又酒吧街爆炸,这怎么桩桩件件都是雷氏的啊!”安奶奶坐在孙子旁边,喝着酸奶,说道。

    “嗯。”安懿轩没有评价这些事件,只是盯着电视看着,想着昨晚女人淡定的眼眸和她包里的TNT炸药。

    安奶奶看着她的乖孙子的手,这手一直敲着沙发的边缘,虽然是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但是,安奶奶知道,他的孙子从来没有习惯性的动作,他做出任何不寻常的动作,都是一种紧张或者兴奋的表现。

    那么,现在这个家伙是紧张?还是兴奋?

    “懿轩,乖孙子,这些……奶奶和你说,从商之道,要走正路,这歪门邪道可不能走。”安奶奶盯着孙子的手,说道。

    “不是我做的。”安懿轩也不说什么,只是这么明了的说道。

    “哦,那就好,我说嘛,我的乖孙子这么聪慧又厉害,怎么会做这歪门邪道的大魔头做的事情呢。”安奶奶说完,上楼继续睡她的美容回笼觉去了。

    “专门做歪门邪道的大魔头!就是你。”安懿轩的嘴角略微的挑了挑。

    “秦杨?”莫然接起电话。

    “你没事吧?”秦杨问的是昨晚爆炸的时候,她有没有受伤。

    “没事,只是现在很困,才六点四十,你们让我睡到七点半起床会死啊!”莫然真的要怒了,刚才六点三十五分的时候,安懿轩那家伙就打电话来了,现在这个家伙又来骚扰,她真的要摔电话了。

    “哦,他打过了啊!”秦杨有些许失落。

    “我没事,让我再睡个美容回笼觉。”说完,莫然挂上了电话,把脑袋往被窝里以埋,继续睡觉了。

    终于,在五十分钟后,莫然伸了个懒腰,起床了!

    阳光明媚的清晨真好!

    莫然回了一趟办公室,裴丽还是没有来,陈云也没有什么事情要和她说的,办公室里面的气氛如今融洽了不少,大家都高高兴兴的和莫然打招呼,都互相聊天说笑话,仿佛没有了宋晓梅和凌雪,一下子大家都释放了感情似的。

    “莫然,听说了吗?后海酒吧爆炸了,昨晚的时候,突然停电,所有人都被驱赶出来,接着没过几分钟,888就爆炸了,这么大的爆炸现场,竟然没有人员伤亡,真是奇迹。”向晚晴转身,跟莫然说道。

    “哦,是吗?”莫然回头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我昨天就在888旁边的蓝色恋人,当时停电的时候吓了我一跳,赶紧随着人群跑出来了,还好还好,后来我回去看了一下,蓝色恋人成废墟了,真是吓人。”二部门的一个同事起身对着大家说道。

    “嗯,昨天我也在酒吧,不过离888比较远,好像这个炸弹就是在888里面爆炸的,我们都被晃了一下还以为是地震了呢,跑出来一看,竟然是888爆炸了,话说,昨晚跑出来之后,我看到我们喝酒的那家老板高兴的很,说了句,这下好了。这幸灾乐祸的,估计是被888的老板长期欺压导致的。”另一边一部门的一个女孩也站起来说道。

    “这下好了,这些小酒吧要火了。”几个女人叽叽喳喳。

    “不一定,貌似今天全面封锁,所有的酒吧都不能开业了,康城人今晚开始没有娱乐了。”有同事说话。

    “莫然,你认为呢?”向晚晴见莫然表示漠不关心,便凑上来问道。

    通过秦飞,向晚晴知道后海酒吧街都是雷强控制的,888也是雷强让尚志军做的,而尚志军最近貌似消失了,雷强也死了,雷氏的这一块没人打理,如今又出事端,从种种迹象上来看,这一切都是冲着雷氏去的,向晚晴利用她的分析能力猜测,这绝对是和雷氏有仇的人做的,向晚晴早上想来想去,怎么总感觉着事儿和莫然有关似的。

    “我认为啊……你今天不该穿蓝色,老气了。”莫然岔开话题,看着向晚晴。

    先是一愣,接着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又抬头看着一直盯着电脑,看着上面很多梵文的莫然看了半响,眼眸里闪过一丝狡黠,她凑近莫然的耳边小声说道:“我总感觉这一切是你做的,但是你又没有那么大的本事,所以有人帮你是不是?”

    “你的感觉应该放在秦飞身上,小心他被人给拐走了。”莫然白了向晚晴一眼。

    “切,我才不怕呢,是我的就是我的,怎么也拐不走的。话说,莫然,这……这是金刚经?”向晚晴盯着莫然的电脑,瞪大眼睛,却一个字符都不认识。

    “这是梵文,梵文不全是金刚经。”莫然不多解释,她正在研究西域古道上的一些东西,前世她有去过滇缅边境,但是只是去杀一个贩毒团伙的巨头,倒是不曾注意到过还有这么一幅字画在那里。

    “哦,梵文……话说,你看得懂吗?你看这些干什么,要去出家?”向晚晴瞪大眼睛看着莫然,最近的莫然神出鬼没,她时常找不到她,最主要的是,莫然最近性情大变,很多时候,她一点儿都不懂她。

    “对,有没有好的尼姑庵推荐?”莫然调侃。

    “就你……你要是去了尼姑庵,估计有些人都跑去当和尚了。”向晚晴嗤鼻,白了莫然一眼。

    “后天就要去缅甸了,有没有取好钱,到时候买点儿嫁妆啊!向晚晴。”这时候,有人调侃向晚晴。

    “切,姑奶奶我还没到嫁人的时候。”向晚晴转过头去和别人聊天去了。

    莫然的耳边倒是清净了很多,她专心致志的盯着电脑上梵文字符研究起来。

    确实,在曾经张骞出使西域古道的时候,有记载曾经受过阿萨姆部族的国王赠送礼物,当时据说是赠送礼物车载马驼甚是厚重,为此当张骞回国之后,便也得到很多赏赐,但是张骞都没有收下,只是要了那副字画……

    记载中,因为这字画也是阿萨姆部族的一个小部落萨摩部族赠送上来的,虽然只是几个简单的字,但是却用黄金做镶框,牛皮做底,金水写成,甚是珍贵,萨摩部族在后来慢慢的消失于这个地球上,这字画便成了珍贵的物品,这字符也是唯一留下来的单独属于萨摩部族的特殊语言,除此之外再无别家。

    “这个该是上交国家的,怎么会落在私人手里,即使是张家人要,也是不可以的,这是Z国不成文的国家规定。”莫然皱眉思索:“而今又落到姓王的人手里……姓王……”莫然想起来了,昨天尚志军说过的,滇缅边境的赌石加工厂垄断头目就是姓王,会不会这么巧呢?

    “叮铃铃~”当手机响起的时候,莫然正在全神贯注的考虑赌石加工厂接下来如何弄到手。

    “莫然,中午我想请你吃顿饭。”电话里,声音冷淡,被压抑着的声音,听着总是让人不舒服的。

    “不必了,谢谢。”莫然断然拒绝。和耿如雪,她没有兴趣见面,也没有和她一起面对面吃饭的胃口。

    “我们始终是要见面聊聊的,关于懿轩,你不想知道更多吗?”耿如雪抛出她自认为的杀手锏。

    “不想。”莫然声音淡淡的回答。

    “我们已经着手准备懿轩和小静的订婚仪式了,所以,远离懿轩,你该懂的。”耿如雪见莫然如此冷然,佯装的淡定顷刻瓦解,这说出口的话,便带着威胁和凌厉了。

    “这是你们的事情,不用和我商量,只是怕是难以成功啊!”莫然柔声说完,便挂断了电话,完全不顾电话那头暴怒的女人扭曲的脸让人看着是有多么的害怕。

    不过挂上电话,莫然的眉头倒是纠结了起来。

    安懿轩那个男人是可恶,大男人主义,不懂感情,霸道,缺点很多,优点只有长得帅……

    但是,这个男人睡了她……

    呸!

    莫然狠狠的啐了自己一口:是被我睡了,不是我被他睡了!被我莫然睡过的男人,谁也别想抢走,虽然这个男人霸道又野蛮还大男人主义十足,但是想要抢,那还是不给的。

    “谁的电话,让你的脸色能如此难堪,想要吃人似的?”向晚晴聊完了天,转过来便看见某个女人盯着面前桌上的手机脸色阴沉。

    “一个女人。”莫然说完,站起身,走去了陈云的办公室。

    “陈经理,咱们杂志的印刷一直都是郦云印刷在做的吗?”敲响陈云办公室的门,莫然走进去问道。

    “是的,有什么问题吗?”陈云抬头看着莫然。

    “拉页做的不太理想,我想咱们的杂志一直以来走的是高端路线,印刷质量一定要过关,这一起的样品送过来之后,我发现,拉页的设计跟我预想的差别很大。”莫然将手里的杂志递到陈云的桌上。

    陈云盯着莫然看了约有五秒钟才低下头拿起杂志翻看。

    “嗯,确实看着不那么让人舒服,但是这个问题出在哪里?”陈云翻了又翻,接着抬头看向莫然。

    “拉页广告纸,必须是3度铜版纸,才够厚,然后铜版纸需要比原来的杂志小一点五厘米,这样拉页广告的效果便出来了,而杂志给人的感觉便也显得高端了。”莫然解释道。

    盯着莫然看了半响,陈云的嘴角一挑:“目前咱们的经济效益上不来,如果加厚广告纸需要更多的资金投入,那么,咱们是需要在广告费上面提升还是自己掏钱?”

    “我们需要考虑长远效益。”莫然微笑。她看见了陈云眼眸里的犀利,她更知道这郦云印刷厂是她陈云的,这么多年,她在裴丽身边做事,杂志社的很多外包都被陈云给做了,这些裴丽应该知道的。

    有利益给她,她才会认真做事。这是曾经裴丽说的话,陈云在《美丽女子》做事,确实很认真,但是,更多的是她的利益牵扯在裴丽的身上,如今,莫然突然提出这样的异议,对于陈云来说,被她认为是一种挑衅。

    合同已经签下,对方的首笔广告款已经打过来,也就是说,她们不可能让安氏再出任何资金,除非他们加广告。而要把铜版纸做厚,这半年下来,按照杂志的时常投放量,公司得多掏出最少三百万的成本来。

    陈云倒也不是为了裴丽心疼这些钱,这几百万的事儿还不是她一两年的工资而已,只是她的心思过于细腻,她想着,这印刷厂是她的,这样做的话,就等于是她在从公司里面往自己口袋里掏钱,就这,跟谁都说不过去。

    陈云抬头,审视的眼眸,面前的莫然,让她的眉头开始拧起来,这个丫头曾经不是老好人的角色吗?怎么最近如此厉害了?正因为莫然第一眼给陈云的感觉便是这是一个与世无争比较淡漠的小姑娘,遇到一些事情不会挑事儿,这才是她只是看了莫然的资料,又和她聊了几句话便决定用她的原因,如今,陈云发现,貌似这个莫然才是最厉害的,她……看走眼了。

    “嗯,我考虑一下。”陈云放下手里的杂志,淡淡的说道。

    “如果有必要的话,我想去一趟安氏,安氏最近一直在开发新产品,关于铜版纸的成本问题我和安氏负责人准备去商谈一下,兴许我们能够让安氏出资也是可以的。”莫然说出了自己来陈云办公室的目的。

    这下,陈云更是迷糊了,刚才听莫然的说法,如果真要那么做的话,对于她来说是个难题,说不定会让裴总对她产生一些误会,刚才她突然有些恨莫然了,而现在,这个女人又表示出她要帮助她,她要让安氏出这笔钱,虽然只是几百万的款项,对于安氏来说是九牛一毛的小事儿,更何况,她都听说了,莫然和那个安氏的少总安一线关系不一般,都闹的整个康城沸沸扬扬了,她出面,几百万的事儿那都不是事儿!

    但是这几百万对于她的那个印刷厂来说,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

    “那行,你一会儿中午约安氏相关负责人商量一下,莫然啊,后天就要去缅甸了,还让你这么忙,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你不用来打卡,不算你缺勤。”陈云的脸色缓和了很多,虽然眼眸里还有深深的疑虑,但是相对于刚才,她倒是确实轻松了。

    “谢谢陈经理,莫然也正是这个意思,这两天估计会很忙,所以不一定有时间来公司,后天早上,我会准时过来集合的。”莫然说完,转身便走了出去,只留下脸色阴晴不定的陈云。

    有了冠冕堂皇的借口,莫然便收拾了包直接下楼走去了前天停车的拐角,咖啡色的法拉利跑车,流线型的车身,高贵大方,尤其是咖啡色,更是给人一种王者的气息,这车停在这儿,每天都有很多人围观,莫然无视掉那些惊讶的人们,坐进车内,发动引擎,高调的离开。

    安氏大厦,某个男人还在吸着鼻子。

    但凡生病,尤其是感冒,几乎所有人的症状都是一样的,发烧,头痛,流鼻涕等等。

    纵然是这个人再怎么帅的人神共愤也是没有用的,该流的鼻涕他还是照样飞流直下三千尺,该打的喷嚏他还是照样会打的惊天地泣鬼神。

    “哧溜”当男人吸进去一溜鼻涕的时候,某个女人正好站在门口。

    “进来。”男人的鼻塞很严重。

    “没有打扰你吧,安少。”女人款款走进。

    抬头,男人冷然的眼眸瞬间放光,女人今天穿的真漂亮:乌黑的锻发高高的盘在脑后,脸上薄施粉黛,淡淡的银光粉色唇蜜让她原本粉嫩的双唇看着极具诱惑力,女人上身穿着的OL职业装很贴身,纯白色的小西装,只在袖口处滚了一圈黑色的边,直筒小西裤勾勒着她的性感和丰满……

    这果真就是一个迷人的妖精!

    男人忘了自己鼻头通红,哧溜一下,吸了吸鼻子,这模样,让莫然忍不住黑线从脑门挂到了地上。

    如此狼狈的安懿轩她真是第一次见:“安少,如果要是让外人看见了您这幅尊荣,该是作何感想?”

    “外面人和我没有关系。”男人抬手拿了纸巾,接着说道:“你今天怎么来了?平时看到我都是一副多么不想见到的模样,今天自己送上门来了?”

    “嗯,无事不登三宝殿,你看一下这杂志,满意吗?”莫然将包里的杂志取出,放到安懿轩的办公桌上。

    “何伯没拦着你?”安懿轩看了看紧闭的办公室门:“我说过任何人没什么事不允许带过来的。”

    “何伯很聪明。”莫然微笑。何伯自然聪明,对于郭晓明的遭遇,何伯总是猜测是和这个叫做莫然的女孩有关,前些天郭晓明表现出了对这个女孩的不满,没过两天,他便进了局子,这会儿不知道在里面生活怎样呢,更何况,人家姑娘这次是有正经事来商谈的,他能不让人家进来么!最重要的,还是这个杂志社,是个特殊的存在,和安氏,千丝万缕啊……

    “不满意。”安懿轩看着杂志。

    “我也不满意,所以我们会改进,如今我们准备一次改进全面了,不但这个拉页我们准备用3号铜版纸之外,我们还准备在铜版纸内贴上赠品和抽奖的奖品,这些我想你该是有兴趣的,后期可以包装赠品小样,我们每期都大量赠送,这样双赢,你们的产品有人试用,我们的杂志销量上升。”莫然将自己的简单构思递上。

    安懿轩接过资料,粗略的看了一眼:“这个事情,也能让你跑来和我商量?小题大做了,说吧,你今天来的主要目的。”

    “聪明!不愧是传说中的天生奇才啊!”莫然讥讽:“我是为了避难,也是为了来给你通风报信。”

    “哦?”安懿轩站起身,绕过桌子。

    莫然坐在她的办公桌对面,看着男人绕过桌子走过来,她没有动。

    双手撑在椅子扶手上,近距离的,男人盯着莫然看了半响,随即在女人冰冷淡漠的眼神和脸色下退后了两步站着抱着胳膊。

    莫然低头,将衣服的领口拉高,说道:“耿主席给我打电话,说要邀请我中午吃饭,被我拒绝了。”

    “嗯。”男人点头。

    “她说,已经在准备订婚酒席了。”莫然接着说。

    “嗯。”安懿轩继续点头。

    “我是来取你送我的AK47的。”最后,莫然说出了最终目的。

    “那么,我们,一起吃中午饭,我送你的车你肯定开过来了,枪在我的车后备箱里,一会儿取给你,放你的车里,是不是咱们该这么做?”安懿轩抱着胳膊,继续盯着女人。

    “你很聪明。”莫然抬眸看着男人微笑:“不过,这样的话,会让他们更想杀了我的,所以,我的危险程度增加,安少是不是该付我一些安慰费用,让我压压惊?”

    “呵,几日之中,你莫然竟然成了个财迷。”安懿轩的眼角,满满的都是鄙夷的神色。

    莫然完全无视掉那份鄙夷,淡若清风的微笑:“短短几日,你安少不也是对莫然做了很多事儿么?补偿一下总是需要的。”

    “嗯,补偿!可以!开价……”安懿轩最讨厌这个女人的淡若清风,他本来就是一个不将喜怒哀乐形于色的人,这个女人竟然比他还厉害,你丝毫不能够从她的脸上看到什么,她的眼眸还深邃的吓人,仿佛你一旦对上,就会把你抓进去,再也出不来似的。

    “三千万。”莫然看着男人,其实她想着,你这纵使是上百亿的资产,被我这么一次两次的三千万,你也该舍不得了吧。

    然而,下一刻,莫然觉得自己猜错了,她没有想到,这个男人是这样的。

    安懿轩转身,抓起桌上的电话,拨下一连窜的号码,接着对着话筒说道:“二号楼下面三百商铺,全部拿走,对,我愿意了,废话,昨天是昨天,今天我愿意,但是有要求,给我立刻打来三千万,二十分钟内到账,不然的话,我卖给下一家。”

    莫然通过这个男人的拨号,确定这个号码是拨往国外的,电话号码上的数字键声音告诉她,这个号码是拨到美国去的,国外资产贱卖?这个男人,果真是如此疯癫,这倒是让莫然有点儿自己是那敲诈勒索的抢劫犯的感觉了。

    “你卖了商铺?”莫然皱眉问道。

    “为了你,倾尽我安氏又何妨?”男人斜靠在老板椅上,盯着面前的女人,眼眸依然是那么的深邃黝黑闪烁着宝石般的光泽:“钱财一直都是身外之物,从见你第一眼,我就认定你,这一生,我说过,你若是不愿意嫁给我,就做好朋友了,我会用一生守候,这些钱,对于我们的感情,岂不是不值一提?”

    “如果我录音了,放出去,你觉得外界会相信这是他们心目中冷情冷性的安少说的吗?”莫然看着安懿轩,微笑着说道。

    “那是别人,我的笑,我的钱,我的一切只给你。”安懿轩继续煽情。

    “嘶~”莫然牙疼:“安懿轩,咱们换个话题。”

    “我最近在看古装电视剧,向晚晴推荐的,她说这个能让我知道怎么哄女孩,果然很不错。”

    “呃……”莫然先是一愣,随即明白了:“你收买了小晴?”

    “不能说是收买,我只是答应让乔治帮她设计一套衣服去缅甸。”安懿轩对于自己的这小伎俩很是满足。

    “一个个的都是叛徒。”莫然咬牙切齿。

    “这个女孩,还不错。”安懿轩继续满足。

    “我们能说说耿主席吗?”莫然懊恼了,这男人,到底有没有心思在做事上面,在工作上面啊!

    “她不止你看到的这么厉害。”安懿轩转身走回办公桌后面,取出一叠照片,推到莫然面前。

    莫然低头,看着照片,照片上,她穿着淡紫色的裙子,正在一条马路上快速的走着,第二章,她钻进了一辆车内,第三章,车子开出去了……

    “……”莫然无语抬头。

    “不要小瞧了一个亚太地区的商贸主席。”安懿轩单手撑着脑袋,说道。

    “这不代表什么不是吗?如果真的有什么,我现在就不在这里了,还有,不是有你么?”莫然微笑,心底却是懊恼:看来盯着自己的人太多太多,幸好那天偷开的那辆车她提前将车牌给拽掉了的,不然的话,真的会被抓了把柄的,现在耿如雪能够把这些给安懿轩看,目的该是让他远离自己,告诉他那天自己离开之后雷强死了,不过莫然相信,就算是再高明的警察都不会查出那起车祸原因的,不然的话,她这前世特工就太失败了。

    “有我!”安懿轩眼眸深沉:“你就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吗?”

    “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先得把枪给我。”莫然迫切需要一把枪,这异世的黑市很难接触,莫然没有时间去寻找。

    “吃饭去。”安懿轩说完,便和莫然一起走出了办公室。

    外面,何伯坐在大堂里。

    “少爷,您要出去?”何伯站起身,走过来。

    这个六十开外的老头,身材魁梧,古铜色的脸,刚毅而冷硬,他走路的时候,身板挺直,一看就知道是长期军中浸染所致,此时他用犀利的眼眸盯着莫然,仿佛在说;我们少爷不适合出去。

    莫然不吭声,她转眸看向大堂的墙上。

    那幅蜡笔小新的画作下面,赫然题字:轩!龙飞凤舞。

    想着身边这个男人从不按照常理出牌、性格怪异,完全不是正常人,这么童真的一面,怎么都不能和这个男人贴合。

    “我带莫然出去吃饭,顺便去取衣服。”安懿轩说完,便拉着莫然走了。

    身后,何伯的眼神忧郁,他悠悠的叹了一口气:“哎!但愿不再重蹈覆辙。”

    安懿轩带着莫然一起吃饭,莫然看着安懿轩过年前刚买的法拉利跑车,安懿轩带着莫然去了乔治·王那里取了三套衣服,安懿轩和莫然……莫然和安懿轩……

    “啪”亚太地区金融机构驻Z国康城办事处某办公室内,女人挂上电话,狠狠的将手机拍在办公桌上,惹得外面的秘书慌张跑来。

    “推了下午的会议,我要回去一趟。”耿如雪的脸色发青,她咬着牙关说道。

    “耿主席,下午的会议很重要,是关于中缅赌石交易峰会的,亚太区各国首脑都已经在国宾馆住下,准备过来了,这个会议不能推迟。”秘书看着他们耿主席的脸色,小声说道。

    “……”耿如雪眼眸犀利如剑看向秘书。

    “本市市长也参与,他是这次会议的协助者。”秘书说道。

    “嗯,会议之后,给我留下郝市长,我有事情和他说。”耿如雪起的胸口一鼓一鼓的,压抑了近三十年的怒火,仿佛在这几天特别的想要往外面冲,这让她十分的不舒服:“我头疼,到下午开会前半小时叫我。”

    “好的,主席您先休息一下。”年轻女秘书很是懂事的退出把门关上。

    “叮铃铃~”桌上,电话铃声响起。

    “雪姨……”耿如雪刚拿起电话还没有说话,电话那头的嚎啕大哭声便传了过来,炸的耿如雪耳膜都生疼生疼的。

    “行了,别哭了,就这点出息。”耿如雪本来就怒中烧,这会儿听着电话那头的哭声,她便更是烦躁了。

    “雪姨,那个狐狸精又去公司勾引懿轩了,呜呜……”雷雅静哭的那叫做一个惊天动地。

    “行了,我明天回去,安排你们一起去缅甸。”耿如雪真的是懊恼无比,安懿轩这个孩子从十岁开始就没有听过她的话,总是和她对着干,她真的已经快心力交瘁了。

    “可是,懿轩他不会喜欢和我一起走的。”雷雅静哭的凄凄惨惨的,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你找人安排一下,查一下康城市梅头镇,看看村里的那块地如何,需要不需要拆迁,或者那边需要不需要开发资源……”耿如雪电话里便已经直接授意雷雅静做事儿了。

    “雪姨……你是说……”雷雅静边抽泣边问道。

    “我什么都没说,我休息了。”耿如雪挂上电话,有些话,她不适合说太多,只要雷雅静能想明白就行。

    那边,当雷雅静挂上电话之后,她的眼眸现出一丝狡黠,眼中更是没有一滴眼泪,她看着手中的数码相机,咬牙切齿:“莫然,我就不信,你真的能和他上演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我要让你这一次去了缅甸永远都回不来。”

    站在一旁的胡伯眼眸深邃,脸色更是阴沉了些许:“小姐,这是老爷的病例报告。”

    “爹地身体怎么样?”雷雅静接过病例报告,问道。

    “老爷的身体……”胡伯愁容满面,眼眸里有盼望,更有希望,光芒闪烁。

    “白血球异常,血色素……他是白血病?血癌?”雷雅静抬头盯着胡伯,眼眸里的神色让胡伯的全身为之一颤。

    “是,而且是晚期。”胡伯幽幽的说道。

    “安排住院,所有的事情都让他放下,找Z国最好的医生,实在不行,从国外请专家过来。”雷雅静说完,便转过身去衣帽间取来皮包,快速的走出了公司。

    看着雷雅静远去的背影,胡伯的心一点点的在往下沉,他的手里有一个文件夹,刚才他从文件夹里面取出的是病例报告,这文件夹里面还有东西,那是雷天赋给他的养老费,马来西亚的地产,他准备退给雷雅静,他不会出去的,不会抛下雷天赋的,他跟了雷天赋几十年,他不要这身外之物,但是,如今他却将文件给关上了,眼眸里,更是有失望和冷然。

    方才,胡伯看见这大小姐雷雅静在看到病例报告上写明雷天赋得的是不治之症的时候,她的眼眸里竟然是欣喜,仿佛这是多么让她快意的事情,而不是一向视她如自己生命的父亲似的。

    雷天赋,这一代枭雄,称霸整个康城数十年的人物,在这个下午,便登上了康城甚至K省的新闻头条,一代枭雄躺进了医院,血癌晚期,这消息,犹如雨后青草,疯长蔓延在每一个角落。人们在这一个下午和一个晚上,谈论的最多的便是曾经杀人如麻、称霸商界的黑洞啊老大雷天赋快死了,他的基业将交给国外归来的女儿打理……

    这一切,曾经雷天赋隐瞒着,怕的就是让外界知道,对他的雷氏不利,但是没想到,他的宝贝女儿竟然将他病入膏肓的事情给弄的沸沸扬扬的,这真的让他又气又急,这不,一下午就吐了大半盆的血,直接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起不来了。

    吃过午饭,莫然和安懿轩分手之后,又开车去了农庄,找秦杨要了武器,她和秦杨聊了些关于酒吧街将来重建的事情,因为这酒吧街要是真拿下来,安懿轩会因为家庭的原因而不能公开身份去做,只能秦杨来经营管理才好。

    尚志军因为老婆的事情,他其实本人也已经不愿意再回这康城了,他把女儿暂时放在父母身边抚养,也已经听从莫然的,准备马上联系国外的学校,将女儿送出国去,他自己也表示不愿意再回来,而替莫然负责外面的事情。

    莫然这才想着滇缅边境的赌石加工厂收归合并,这样的活类似于尚志军一直管理的酒吧街,大同小异,派他去,真的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谈话间,秦杨貌似略微知道了一点儿莫然和尚志军的关系,他声色未动,只是笑着听莫然分析酒吧街将来的局面。

    “莫然啊!你这是把我收做了小弟。”秦杨微笑着说道。

    这个男人的笑,总是这么如春风拂面,如雨后阳光,带着点儿湿润带着点儿清新带着点儿柔情,让人很容易陶醉迷失。

    “我们是合作。”莫然扯了扯嘴角:“我才二十三,不愿意做你的大姐。”

    “哈哈哈哈,那就做大姐大。”说完,秦杨站了起来,低头看着莫然说道:“莫然,你知道目前Z国的形势吗?”

    “略微知道些。”莫然不是谦虚,人家才来这个世界几天时间,断然在这样生活在这个世界三十多年的人面前不能充老大的。

    “Z国,如今比较乱,尤其在经济方面,有很多举措,但是却实施不了,即使实施了,也是手段不行,不得法,反而扰乱了人们的正常生活和正常的思维模式以及社会的秩序。对外开放之后带来的效应,确实是好的,但是引进的很多资源却是不行的。如今Z国,黑道势力遍布,而政府却无力干扰,更多的国人愿意和外国打交道做生意,进出口贸易目前十分的猖獗,而这样必然是弊端很多。就拿武器来说,我们的武器都是经过黑市交易而来,还可以这么说,我们的武器配备,有一半是黑市来的,两外一半是政府有档案的明面上的,这些安大局长就一清二楚,他曾经是国家安全局的老局长,对于很多五百强企业可以配备枪支的提议是他给出的。”秦杨走到他办公室的一侧书柜面前,抬手便抽出一本菜谱。

    “哗啦”一声,书柜应声而退到了一边。

    “呵,暗室。”莫然的嘴角一挑:“秦杨,你给我说了这么多国情,是要和我继续说什么吗?”

    “当然,我是告诉你,按照你的规划,我们将来要做的,可能是走上了人们眼中口中的黑道道路,那么这些枪支的配备,随时而来的危险,还有,你最大的敌人雷氏,这些你想过没有,你的安全……”秦杨领着莫然走进密室,打开灯,转身说道。

    “哇哦!”莫然看着满屋的枪支弹药,眼眸里闪烁着晶亮的光芒。

    虽然这些枪支相比于前世特工黑鹰的装备略微逊色了些,但是对于一个绞尽脑汁却不知道到何处去弄到枪支弹药,又这么多天没有摸枪的她来说,这些,也足足可以让她稍微兴奋一下子的。

    “我说的是,你的安全,莫然。”秦杨取下一把NP34手枪交到莫然的手里。

    ------题外话------

    明天去缅甸了,耿主席过些天去,雷雅静会一起去,然后这些人在一起,将会是怎样的一种局面,真的是不太清楚了,O(∩_∩)O哈哈~

    谢谢亲们的支持,无极飘走,继续码字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错上冷傲特工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极至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极至尊并收藏错上冷傲特工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