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错上冷傲特工妻 > 第六十九章 好好学习 天天爱你

第六十九章 好好学习 天天爱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来还是你们了解安懿轩,不知道莫然知不知道安懿轩的意图,她是怎么认识尚志军的?最近莫然真是太奇怪了。”向晚晴无奈的看着窗外,她发现,自从那天晚上她从富豪酒店门口接回莫然之后,这个家伙就完全变了,很多时候,她都怀疑莫然被换了个人……

    “你也觉得莫然不一样了吗?”秦杨看着副驾驶座上的向晚晴,问道。

    “可是莫然就是莫然啊!”向晚晴回答,不会错的,她除了那天酒会上没有找到她,别的时间,她都是和莫然在一起的,她相信莫然,相信莫然的变化肯定有她的理由,她永远相信她的好朋友。

    “嗯,尚志军是雷强的手下,也就是雷雅静的人,能够突然倒戈,倒是真的不简单,江湖上都没有听到任何风声,只是说尚志军因为老婆出事而心情郁闷去了外地,却不料是到这里来经营这个赌石加工厂了。”秦杨看着绵延几公里的赌石加工厂,眼眸里满满的都是惊讶。

    要拿下这个偌大的加工厂,不但要有雄厚的资金,尤其要有人脉和胆魄。

    这里是滇缅边境,是Z国和缅甸的交界处,界碑就在此处,而加工厂却是一半盖在Z国,一半盖在了缅甸境内,这样导致了滇缅边境的两方都不太好管理,曾经一度传闻,这里是烧杀抢虐凶残之地,四周又是高山林立,山里现在还有未捕捉干净的野兽,山下的村民也都是虎狼性子,稍有不甚,便是不得了的。

    曾经,这里是一个姓王的在管辖的,据说这姓王的十分厉害,号称毒阎王。其实是他曾经因为和人砍杀而被对方刺瞎了一只眼睛,大家便都叫他独眼王,而他为人十分凶残,时常欺男霸女,这一带的很多村民平常吓唬小孩子都会说:独眼王来了,来吃你了!这样,小孩子便不敢哭了,久而久之,这独眼王的恶名便传播开去,大家便都喊了他的谐音:毒阎王。

    只是这毒阎王怎么会让位给尚志军,这便是这一行人除了莫然之外,个个都好奇的。

    向晚晴在车上听秦杨把毒阎王的故事一讲,一项自诩为很汉子气概的她,下车的时候紧紧的拉着秦飞的手不敢放松了。

    “安总,裴总,秦老板,何先生,来来,这里走。”尚志军下车,指引着一行人走进了酒楼。

    不愧是号称用黄金玉石堆积起来的金石酒店,富丽堂皇的大厅,超大的豪华水晶灯悬挂在宽敞的大厅上面,四周金碧辉煌,光亮的都晃眼睛,人走上去恍若在黄金堆砌而成的宫殿中行走一般。

    这里的服务员一个个标准的美男美女,十分的养眼。

    “尚总。”服务员们十分恭敬的喊着尚志军。

    “嗯,给这几位客人安排房间。”尚志军抬手吩咐道。

    “是。”几个服务员便迅速的闪开了去。

    一路跟着大家上楼,莫然不吭声,只是跟着大家,安懿轩也不吭声,只有裴丽和尚志军稍微寒暄了几句,何伯也是一直用审视的眼神看着尚志军,他也有些不敢相信,这可不是儿戏的东西,尚志军才离开康城几天了,一个月前何伯还看见他跟着雷强出入雷氏的,怎么这就……

    “莫然,跟我出去走走。”安懿轩突然喊住了要回自己房间的莫然。

    “我累了。”莫然回答。

    “那你来我房间。”安懿轩说完,便走进了尚志军给他安排的房间。

    秦杨看了莫然一眼,回了自己的房间,这一次,秦杨没有笑,眼眸亦是深沉的……

    “有话就问吧。”莫然靠在门背后,看着男人把外套脱了扔在沙发上,看着他松开领口的扣子,又看着他解开皮带脱下外面的裤子……

    “嘶~”莫然赶紧转身,这个男人好变态,竟然当着她的面就这么脱了外面的裤子……

    “怕什么,你不是还把我脱光光的么!”男人毫不介意,从橱柜里取出睡衣,穿上之后,说道:“行了,我穿好了,外面灰尘大,换宽松点的衣服舒服。”

    “有话就问吧。”莫然转身,依旧靠在门背后,不往前走。

    安懿轩看着莫然如此,便撅着嘴慢慢的走近她。

    “你跟我要的钱,都投到这里来了?”

    “是。”

    “你确定尚志军信得过?”

    “确定”莫然没有告诉他,这里是她的不是尚志军的,她才是真正的莫老大,不过这个现在不能说,她怕这个男人接受不了。

    “尚志军是雷强的人。”安懿轩说道。

    “现在不是,而且雷强死了。”莫然回答。

    “莫然,你到底还是原来那个莫然吗?你的变化太大了。”安懿轩凑近,使劲盯着莫然看着。

    这距离,太近太近,近的莫然能够闻到男人身上的味道,一种很好闻的香味,这个男人,该是每天都有抹香水吧!

    这距离,莫然还能够感受到男人的呼吸,热热的,让她觉得自己的脸也热热的了。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始终就是我的莫然。”突然,一把拽过,男人便将女人狠狠的搂在怀里,好像生怕她跑了似的,搂的很紧很紧。

    原本抵着男人胸口的双手终于还是穿过男人的脖子,搂住了他。

    低头,热热的唇,缠绵的气息,两个着火的身子,紧紧搂住的胳膊,他把她搂的紧紧的,她也把他搂的紧紧的,仿佛她更怕失去他似的。

    康城郊外,路虎车内,他将她紧紧抱住;狼村,他又将她紧紧抱住,将自己完全暴露在枪口之下;方才,凯迪拉克猛烈一抖,他又毫不犹豫的扑向她,将她紧紧搂在怀里,用他的身体抵挡所有的伤害……

    就是这么紧紧的搂住,让她此时的心,终于知道,爱情是什么了!

    爱情便是,在临危之际,他宽阔的胸,他结实的后背和有力的胳膊。

    忘情的吻,让人窒息,也点燃灼热的火焰,男人的手开始从莫然后背下滑……

    “咚咚咚”后面的敲门声,由于近距离而听着分外的响。

    莫然要撤离,但是男人依旧单手紧紧的摁着她的脑袋,仿佛要把最后的汁液都吸吮干净似的。

    “咚咚咚”敲门声再一次响起的时候,终于男人暴怒了。

    “啪”安懿轩将莫然拉在身后,怒气匆匆的打开门:“什么事?”

    “没打扰你们吧?”门外,秦杨微微一愣,安懿轩恼怒了?

    “你说呢!”安懿轩真的恼怒了,他没好气的看着秦杨:“你故意的吧!什么事情,这么着急?”

    “你的母上大人给我打来电话了。”秦杨撇嘴看向安懿轩的身后,那个女人低着头,脸蛋红红的,仿佛一个熟透了的苹果似的……秦杨的眼眸暗了暗,脸色更是惨白了些许。

    安懿轩皱眉,看了莫然一眼。

    “你们聊,我回房间去了。”莫然从安懿轩的身边闪过,都没有抬头看秦杨,便快步走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害羞的小姑娘,始终还是那个她。”秦杨看着莫然消失的背影,苦笑着说道:“看来,我的机会很渺茫啊!”

    “本来就没有机会。”安懿轩很是骄傲的昂着脑袋,显示着他的优越。

    “说正经的,你母上大人说了,让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欺负雷大小姐的话,她到时候过来就给你们现场完婚。”秦杨举着手机对着安懿轩晃了晃。

    “她怎么不打给何伯?”安懿轩看着秦杨走进屋内,关上门,说道。

    “何伯,何须人也,那是她能指挥的吗?只有我们这种小罗罗,才是她耿主席的传话筒。我话已经带到了,你自己看着办!还有啊,说不定我还有机会,你不要忘记了,当初你自己签下的协议,如果你不娶雷大小姐,耿如雪有权收回你的所有。这可是你自己签字的……”秦杨挑眉,笑着说道。

    “这个事情你和雷雅静说了?”安懿轩盯着秦杨,眼眸凌厉。

    “行了,你也太高看我这个兄弟了。我虽然爱慕莫然,但是你放心,我的人品还是不用考究的。”秦杨撇了撇嘴说道。

    “你要是人品需要考究,我就让你变成古董,让后人考究。”安懿轩眯着眼眸说道。

    “得,别呀,咱们可是兄弟啊!”秦杨看着安懿轩的模样,知道这个人容易认真,便笑着说道:“我还真怕了你了,玩笑开不起,还不懂温柔……不不不,话说,你这一面对着雷大小姐吼,转身就对着莫然柔情似水,安懿轩啊,以前我怎么就没有发现你有这本事啊!我还一直以为你是不开窍的呢!”

    “说正经的,她如果真的这么做了,后果真不可挽回。”安懿轩盯着秦杨说道。

    “别看我,我们不能帮你,这可是大事。”秦杨连连摆手:“那协议是你签下的,谁都没有办法的,如果你不听她的话,到时候她在赌石交易现场,给你来一出,你就完蛋了。”

    “是,她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不能让她在赌石交易现场把协议给亮出来。”安懿轩的眼眸冷冽,他们在说的是耿如雪,他们的谈话中,安懿轩一直用她来代替耿如雪的称呼,安懿轩从来不喊她妈妈。

    安懿轩都已经忘记了自己有多少年没有喊她妈妈了,妈妈?她,好像不够资格!

    “别指望我们,耿主席,得罪不起。我们已经收手了。”秦杨坐在沙发上,玩弄着茶几上的雪茄,眼眸闪亮:“哎,高档酒店就是不同啊,这雪茄都是巴西进口的,这尚志军真是厉害啊,这金石酒楼就被他搞下来了,我很想知道,那姓王的上哪里去了?还有,莫然和这里,有什么关系?”

    “不该你关心的你少关心,给我办事就行。”安懿轩盯着秦杨说道。

    “看你护的,人家指不定用不用你如此保护呢!我始终觉得吧,你这个事情,有个人可以帮你解决。”秦杨挑眉,对着安懿轩笑,他笑的分外奸诈似的。

    “不,我不会让她去冒险。”安懿轩摇头,坚决否定秦杨的主意。

    “懿轩,只有她。”秦杨很坚定。

    “不,我自己来吧,哪怕失去所有,我也不想失去她。”安懿轩的眼眸是深深的坚毅。

    秦杨眉头略微的挑了挑,不再说话,而是站起来拍了拍安懿轩的肩膀,慢慢的走了出去。

    待秦杨走后,安懿轩关上门靠在门后,眼眸里满满的都是惆怅,他不知道,一旦自己一无所有了,莫然还会在乎他么?

    莫然,莫然……

    满脑子都是莫然的安懿轩因为太累,也因为每夜都辗转反则的睡不着而太疲惫,也更因为,前些天的感冒还没有完全康复,身体还狠虚弱,便倒在床上沉沉的睡了去。

    而另一个房间内,秦杨坐在沙发上,他的对面坐着裴丽,这个房间只有他们俩,他们俩在商量着一些事情,一些和安懿轩有关的事情。

    “不行,我不能让她毁了懿轩。”裴丽的神情甚是激动,一改平日里在《美丽女子》杂志社的恬淡,显得有些慌乱。

    “但是,看她的样子,势在必行。”秦杨皱着眉头,白俊的脸上显出少有的担忧。

    “为什么,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样对她有什么好处?”裴丽的胸口起伏,她已经坐不住了,站起来在房间里走动……

    此时的莫然也在房间里走动,她昨天就收到消息,说那毒阎王是被控制起来了,这一大片的商户都推举了尚志军为头头,带领他们接赌石市场来的生意,带着他们制定规矩。

    然而,莫然知道,树欲静而风不止,大家都突然就推举出了尚志军,只是短短的半天就决定的事情,这必然是把尚志军推在了风口浪尖,这一切就是因为马上要举行的世界级的赌石盛宴,这一次赌石盛宴,Z国中央十分重视调派了大量的武装警察部队过来镇守,还调派了空军总部过来空中巡逻,地面武装,空中巡逻,山上更是已经驻扎了大批的武警官兵……

    如此盛大的规模下,尚志军被推出来,这貌似十分有风险,下面的那些小加工厂一旦接了生意出了问题,那么尚志军便吃不了兜着走了。

    想到这里,莫然便坐不住了,起身就往外面走去。

    “莫老大,我正找你。”刚打开门迈出去,尚志军便迎了上来,小声说道。

    “进来。”莫然回头走进屋内,看着尚志军把门关上,说道:“在走廊上就咋呼,怕别人不知道我是谁?”

    “嘿嘿,这不是尊敬么?”尚志军讪讪的,接着说道:“好,好,我以后就喊莫然,莫然,好吧?”

    “这才像话!”莫然点头,不是她较真,是她暂时还不想把自己太过于暴露在别人的面前,可以厉害可以强势,但是不能一下子把底都给暴露了,那后面的发展就要受到限制的了。

    “莫老大,我这两天在想啊,我是不是太顺利了?”尚志军坐到沙发上,拿起一根雪茄,闻了闻,说道。

    “嗯,我也正在思考这个问题。”莫然走到窗口,透过窗帘的一角看向外面,不远处的加工厂,人来人往,工人们穿着统一的服装带着口罩,三三两两的走着。

    “毒阎王被我控制,已经废了手脚筋脉扔在医院里,找人看了起来,前天过来的五个人,三个被我派到东头去了,有两家貌似动静不对,两个帮我去医院看着毒阎王了。”尚志军说道。

    “嗯,你当时自己带过来十五个,加上这五个,有二十个人。”莫然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接着说道:“军哥,我想,你把这边事情搞定之后交给他们,你还是跟我回康城,酒吧街,我准备收下来,交给你。”

    “莫老大,我……”尚志军的脸上,有些难色。

    “我知道,回康城,你心里会不舒服,军哥是一个面子大于天的男人。可是,如果酒吧街都是你的了,你觉得这面子相比于曾经丢失的,是不是……”莫然说到这里停顿了下来:“雷雅静不一定肯放手酒吧街,但是我会让她得不到的,康城有敏敏,有你的父母,军哥,我考虑了一下,觉得你还是回去,这里,两三个月过来一次就行,前天来的五个,放心,没问题。”

    “我知道,莫老大,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相信你的眼光,虽然我知道他们曾经是杀手。”尚志军站起来,双手插兜,唇角微微上扬,笑道。

    “军哥就是军哥,眼光十分犀利。”莫然也是笑了。

    “嗯,杀手的眼睛和神态,还有他们的处事风格其实是不同的,浸泡在杀戮生涯中久了,多少能够看得清这些,只是低于莫老大啊,我始终看不透。”尚志军开始微笑了,十几年的黑道生涯,对于他来说,也算是一种成就吧。

    “看不透才好。”莫然继续微笑,然而那眼眸里却有些许的冷然:是呀,谁能看透她,一个前世穿越而来的国际特工!

    尚志军答应了跟着莫然回康城,对于莫然这个决定,他其实一开始就愿意的,只是他更想要莫然让他回去管理酒吧街,他从酒吧街出走,回去如果能够将酒吧街再做起来,没了雷强,他便是老大,这是他的梦想,虽然相比于这都市加工厂来说,酒吧街只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简直是不能等同而语,但是,曾经的失去,曾经的耻辱,尚志军认为,只有用酒吧街才能弥补回来。

    那天,当他知道酒吧街要被莫然捣毁,挂上和莫然通的电话,尚志军的眼眸里竟然会有激动的泪水,他知道,杀了雷强的是莫然,有雷强的手下投奔他而来提前告诉了他雷强在演出会上安排炸弹最后往他身上栽赃的事情,更有雷强的手下拍了照给他看,舞台上翩翩起舞的女人,虽然带着面纱,但是他还是看出了是她,如今捣毁酒吧街,莫然还是为了他,为了给他挽回尊严,为了给他一个回去的理由,莫然知道他是康城人,他的根在康城,他的敏敏在康城……

    尚志军的眼眸里充满感激,他走到莫然的面前,突然跪下:“莫老大……”

    “呃……”莫然一愣,随即赶紧抬手将尚志军扶起来:“军哥,你这可是吓到我了。”

    “莫老大,我知道你在康城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给我挽回尊严,你杀了雷强也是因为雷强知道那个女人的事情,酒吧街,就是你给我玩会尊严的最好的礼物,谢谢你!”尚志军扶着莫然的胳膊,继续说道:“我还知道,你每天晚上都会在敏敏放学的路口去待一会儿,我也派了人在那里保护敏敏的安全,他们说,你直到看到敏敏安全的上了我手下的接送车,才会离开,谢谢你,莫老大。”

    “军哥,四十多岁了,可不能说哭就哭啊!咱们军哥可是魔鬼般的人物啊,要是让外界知道了,那可是要被笑话的。”莫然扯着嘴角,拍着尚志军的胳膊。

    “我还是*呢。”尚志军讪讪一笑,这个中年男人的脸上,此时竟然有些羞涩。

    “哈哈哈,那是风流往事。”莫然笑着说道。

    “哎,往事不提了。”尚志军的脸上有些许怅惘。

    “嗯。”莫然点头:“风流可以,只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便好,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才是高手。”

    “这个是,我尽量练就此等功夫。”尚志军笑着说道。

    “只是,目前这加工厂,我们晚上出去看看吧。”莫然转身,又看向窗外:“他们五个,晚上召回来,我要见一下他们。”

    “是。”尚志军很懂道上的规矩,这煽情的话说完了,说正事的时候,自然便是正儿八经的,人家是老大,他是跟班。

    这一天,几个人都各怀心事,不过晚饭很丰盛,没有了雷雅静,貌似大家吃的就格外开心了,心情不好是一回事,肚子饿了,还是要吃饭的。

    安懿轩的脸色不太好,虽然睡了一觉,身体轻松了些许,但是脸色依旧十分阴沉,仿佛这在座的都欠他几千万似的。

    “来,这是我们相聚在一起吃的第一顿饭,这是我尚某人的荣幸,希望以后还有机会能够相聚,为了以后的相聚,我们干一杯。”尚志军举着杯子敬酒。

    众人都纷纷举杯碰撞。

    “嗯?”秦杨的眼眸一闪,他看向安懿轩,只见后者面无表情,只是盯着莫然,便无奈的耸了耸肩膀,也笑着举杯和众人一起喝酒了。

    待到晚饭结束,莫然站起身就走了出去,这一次安懿轩竟然没有喊她也没有说什么。

    微微的感觉到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莫然想了又想,却也没有想起来,便只好甩了甩脑袋往房间走去。

    为了方便,尚志军给莫然单独安排了房间。

    回到房间,莫然洗了个澡,又在床上睡了一小觉,待到手表的时间提醒震动的时候,莫然赶紧跳下床,她突然想起来为什么吃过晚饭自己感觉不对劲了,却原来是安懿轩没有搭理她,最近这些天,她时时刻刻和这个男人扯来扯去的,竟然习惯了他,这一个晚上他不搭理她,她便总觉得缺失了些什么似的,这让莫然有些惆怅了……

    “小女子怀春了?”莫然挑眉自我调侃。

    打开房门,门外无人,莫然快速的闪出,从楼梯下了六层。

    看着消失在拐角的倩丽身影,某扇房门后面,一双阴郁的眼眸闪烁过一丝异样的光芒。

    “莫老大。”几个人,包括尚志军在内,都纷纷站起来,恭敬的看着莫然。

    “嗯,都坐吧。”莫然看着这楼里的大会议室,倒是有些做领导的感觉上来了。

    “莫老大,今天下午警察来了趟医院,但是毒阎王没有说什么。”那原本被莫然从康城派过来的杀手中的一个说道。

    “老三你和老四回头跟我去赌石现场,其他的都留在这里。”莫然看着几个人说道。

    “是。”几个人都很恭敬的立刻回应。

    因为这些杀手都是曾经杀手集团老板收养的孤儿,而且他们的档案都被销毁,他们没有名字,平时都只是用代号来称呼他们,如今他们都归了莫然手下,几个人商量了一下,便都决定,跟着莫然姓,莫然是老大,老二他们不敢自居,有尚志军在呢,他们便自己根据年龄排了下去,老三、老四、老五……

    莫然也觉得这样十分方便,省的一个个的重新给他们取名字,再有了,他们原本的代号自然也是不能用的。

    “老大,我们得有个集团代号。”莫老三,就是那天被莫然伤了手臂的男人说道。

    “鹰集团。”莫然不假思索的回答。

    “真不错,鹰集团,雄鹰展翅,咱们以后都是鹰集团的创始人了。”尚志军拍手叫好。众人便都点头。

    莫然看向众人,嘴角微微一扯,笑了笑,心中却是有些怅惘,这莫老三他们五个,说自己是孤儿,都跟了她的姓,可是他们哪里知道,她也是孤儿,她也没有名字,她压根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她只知道,她的代号是黑鹰,或者多几个字,便是魔鬼黑鹰罢了!

    “你们和雷雅静见过,这一次去,你们务必要在雷雅静面前多晃晃。”莫然对莫老三说道。

    “是。”莫老三点头。

    “军哥,武器装备,怎么样?”莫然回头问道。

    “毒阎王的武器库里面资源丰富,我看过了,绝对都是新鲜货,而且都保存的十分好,估计这毒阎王自从称霸之后便没有多少人来捣乱,他也安逸了下来,这武器库是积压了一堆又一堆的弹药,都快堆成山了。”尚志军很是兴奋的说道。

    “毒阎王这么快被制服,你们觉得有问题吗?”莫然问大伙。

    “有。”莫老七说道。

    这是五个杀手里面最小的一个年轻人,看模样也就二十一二岁,细皮白肉的,今天他穿着橙色的休闲夹克,看着便是一个年轻小男生的感觉。据说他虽然年龄小,但是却是杀手集团的老板最早收留的,至于他是怎么被收留的,是不是孤儿,谁都不知道,据说他是杀手集团的智多星,十分聪明。

    “哦,老七,你说。”莫然挑眉看着莫老七。

    “我在过来之后走访了附近的商户,暗中观察了一下,我觉得,他们应该早就已经开始对抗毒阎王了,这一次军哥控制了毒阎王,他们还有暗中帮忙的,虽然看着很配合,都推举了军哥,但是,大家有没有想过,这里穷山恶水民风野蛮,人不是那么容易控制的,咱们不费一兵一卒就拿下了这么大的加工厂,这有点儿匪夷所思。而且军哥是初来乍到,他们压根没有见过军哥的手段就都投降了,这里我始终觉得有诈。”莫老七站起来,边走边说,俨然一个军师的模样。

    “嗯,不错,老七说的对。我当时来了之后,确实给几家商户施加了压力,逼迫他们造反,也让一些不听话的商户稍微吃了点儿苦,但是,我也赞同老七的看法,这些人,不会那么轻易屈服的,这种野蛮之地,若要降了他们,要么如毒阎王一样,杀出一条血路,要么就是以德服人。可是我杀也没杀,德行也没有施展一下,我也觉得这其中有诈。”尚志军点头。

    “嗯,他们有了新的一个集体。他们是借了你的手,废了毒阎王,之后再借着政府的手回头光明正大的废了你。”莫然点头。

    “这……”尚志军眼眸圆瞪,所有人都神色紧张起来。

    “没关系,这一切我早就想过了,不然的话,我也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让军哥过来做这些事情的。他们肯定最近还会聚集一次商量对策的,老五老六,你们务必查出他们的聚会地点,其他的人,配合老五老六把这些人都控制起来,老四你带着人,将这些商户的家都走一遍,如果有在外地的,就先暂时不管,有家室在本地的,都跟他们家人走访一下,然后买点儿东西去,身份就是老板的下属。”莫然抬头看着所有人吩咐。

    “是。”所有人都点头应声。

    “嗯,现在咱们加起来才二十二人,军哥在康城还有大约十个人,我们三十几个人,还只是小打小闹,鹰集团一定要发展壮大,就看你们的了。”莫然盯着这二十个说道。

    “是。我们绝对服从莫老大。”所有人异口同声。

    “我不在,一切听军哥的和老三和老七的。”莫然看着莫老七,说道。

    眸光闪烁,莫老七的神色有些激动:“您放心,老大,这一趟,我定然叫他们服服帖帖。”

    “嗯,你们记住了,以后咱们要做好,必须要有一系列的规矩,杀人放火可以,但是不允许乱来,还有,记得尊老爱幼。军哥等这边事情稳定了要跟我回康城,这里就交个莫家五兄弟,你们五个怎么分工,我不管,但是,我希望看到成绩和业绩,该学习的,你们给我学习。玉石的鉴定研究,玉石的切割等等,你们只有自己掌握了,才能控制别人。还有,老七,你查出这玉石加工厂最资深的几个师傅,名望最大的是哪几个?”莫然盯着几个人,继续说道。

    “嗯,查出来了,这一片一共有三个名望最大的,两个性格比较软弱,我觉得很好对付,就是还有一个,姓王的,脾气倔强,十分的硬,他是玉石字画的鉴定大师,这边加工厂开大的石头,都是请他的,他的笔画到哪里,哪里就能出上品,听说,一般他看不上眼的石头,他连搭理都不搭理的,还据说曾经也是一个很富有的人,只可惜后来都赌掉了。”莫老七说道。

    “很好,老七,你做的十分好,不愧是智多星,军师的最好人才。”莫然给予了莫老七最高的评价,这孩子,年纪不大,但是却如此犀利,定然将来是个十分可用的人才。

    “老大,这个交给我来吧。”尚志军说道。

    “嗯,行。明天晚上之前搞定。”莫然点头,心中却突然想到了杨寰宇老爷子,他说过,张家的那副字画被一个姓王的给弄了去,这会不会和这个玉石切割的专家有关?

    莫然想着心事,安排好一切之后,便走上了楼去了。

    “还没睡。”路过一扇房门口,这房门竟然是微微敞开的,莫然推门进去,某个男人斜靠在床头看着书。

    “这么晚了,上哪里去了?”男人并不看她,只是冷冷的问道。

    “我……”莫然盯着男人,走过去,离床边三尺远,说道:“我和尚志军去聊了点儿事情。”

    “关于这个加工厂的事情?”安懿轩放下书,盯着莫然看着。

    “是,我都投了钱了,怎么也不能亏了啊,欠了你那么多的债,我总不能回头被你追债吧。”莫然调皮的一笑,露出一侧尖尖的虎牙。

    “过来,我和你说事情。”看着莫然距离床边比较远,男人抬眸说道。

    看那冷冽桃花眼,含情脉脉,冰冷的脸上有些许怨怒,却又有些许的柔情,柔和的灯光下,男人俊朗的眉宇,乌黑的头发,性感的双唇……

    这个男人,可真真的是个美人,冷美人,俊逸的冷美人!

    莫然突然感觉心底有些暖暖的,周身仿佛也有些许的轻飘飘……

    “什么事?”脸上依旧淡若春风,心底却已经犹如小鹿在蹦跳。

    “过来。”男人伸出手,睡袍只到臂弯,结实的手臂,修长的手指,诱惑无比,尤其这男人抬手之间,一句轻柔的过来,更是让莫然的心底“咯噔”一下,漏跳了几拍。

    心底有些许扭捏,但是脚下却不由自主的前行。

    有一天,莫然想着,如果是生在旧社会,她定然不能做地下党,她定然是那种,打死我也不招,除非用美色诱惑的类型!

    “唔~”果然不出所料,男人刚把她拖住,便一把拽入怀中,一个翻身便将她摁住,他的脑袋亦是紧跟着压下来,深深的压着。

    良久良久……

    “这是对你的惩罚。”喘着粗气,男人在女人的耳边呢喃。

    “我怎么了,要惩罚我?”女人喘息不止,微弱的说道。

    “你不听话。”男人咬着女人的耳坠子,牙齿轻轻的用力。

    “嘶~”女人躲闪,却没有躲掉,耳坠上的隐痛传来,让莫然撅嘴:“我哪有不听话?”

    “赚钱是男人的事情,这里这么危险,你为什么要参和进来。”安懿轩放开莫然的耳坠,看着上面有压印,又心疼的用手指轻轻的揉了揉。

    便是这又咬又揉的,倒是让莫然全身突然有些火热起来。

    这个男人,他知不知道他这是在*啊?他这手指揉的人心里酥麻麻的,好不难受,犹如蚂蚁在爬爬啊!

    “有危险,才能有钱赚,我喜欢钱。”莫然实话实说。

    “……”男人支起身子,盯着身下的女人,看了半响之后,低头对着那已经肿胀的唇狠狠的又是一阵窒息的蹂躏,直到俩人都已经喘息不止,他才放开她,抬头,犹如骄傲的斗鸡一般歪着脑袋盯着被他“打败”的女人说道:“你知不知道,我就喜欢你这种率真和直爽不做作,你就是用这点可爱迷住了我。”

    “哪里学来的这些煽情的话,最近还在看琼瑶?”莫然皱眉,对这个男人哭笑不得。

    “这是我的真心话。”安懿轩撅嘴,气恼莫然不相信他。

    “相信你。”莫然羞涩一笑,脸蛋再一次蒙上一层粉红色。

    “不过,我上网搜了一下,确实琼瑶的书里面很多爱情方面的知识,我决定好好学习,天天爱你。”男人的唇角有一丝笑容,很美,很美。

    “好好学习,天天爱你!”莫然听着,突然噗嗤一声,笑了。

    “你的笑,最美丽,以后我要天天看到你的笑,我爱你,你爱我吗?”安懿轩睁大他狭长的桃花凤眸问道。

    “嗯”莫然点头。

    “我要你说出来。”男人突然又俯下身子,咬着她的耳坠。

    “嘶~”莫然的心突然一阵战栗:爱情,真的来了吗?

    “咚咚咚”这大半夜的,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了,竟然还是有人敲门,这可真真的是让人气恼。

    “咚咚咚”当敲门声再一次响起的时候,莫然推开抱着自己的男人,翻身下床,走到门口,她倒要看看,是哪个家伙,这大半夜的扰人好事!

    ------题外话------

    感谢亲爱的们的支持,周末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终于码完字了,腰酸背疼的,出去走走喽,亲们继续支持无极哦,后面的故事更精彩!

    大么么送上,╭(╯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错上冷傲特工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极至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极至尊并收藏错上冷傲特工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