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错上冷傲特工妻 > 第七十四章 被劫

第七十四章 被劫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莫老三和莫老四看着莫然包了好多火药包,便也回房间去学着莫然的样子包了好几包。

    “三哥,你还别说,我这怎么包着还会漏啊!我看老大包着就不会漏,要是这样的,八成会出事儿。”莫老四拿着纸包左看右看就是觉得不对劲。

    “你这叫做侧漏,幸好你不是女人,要不然都不会用苏菲。”莫老三斜眼看了莫老四一眼,调侃道。

    “我靠,你还懂真多,我要是女人,定然是个迷人的美女。”莫老四大眼睛一瞪:“看我这大眼睛,忽闪的多么迷人。”

    “赶紧包吧,你要是再恶心我,我就不管你侧漏了。跟我学。”莫老三白了莫老四一眼,这个家伙,以前多么暴躁,每次有刺杀任务的时候,总是心情不好,是分暴躁,杀人回来又会难过上好多天,一切皆因为他们做的是黑暗的买卖,他们只是杀人的工具被人操纵。

    而如今,同样是去执行伤人的任务,同样是用的枪支弹药,但是莫老四却高兴的很,仿佛是去参加一次多么好玩的宴会似的。

    “别看我了,省的我以为你爱上我,我是正常取向,快教我怎么包才不会漏。”莫老四看着莫老三眼神闪烁,便嚷嚷道。

    “你……真想一脚踹死你Y的,诺,这样,这样,再这样,不然的话,还是会漏出来,这样再这样,我刚才看老大这么做的,按道理这样的话,不管放在身上哪里,都不会洒出来一点点儿。”莫老三教着莫老四。

    而另一个房间内,莫然却还在做着准备工作,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是一贯的特工作风,让她在出任务之前都会细致的想好每一个细节,包括武器的配备。

    枪,火药,手雷,都准备好了,大大的呢子风衣,正好可以把腰上的手枪和手雷罩住,按照推测,莫然觉得这一次能够用手雷的机会不大,所以只带了一颗手雷,能用就用,不能用也许是浪费,还增加了身体的负重。

    尽管手雷只有450克的重量,但是莫然还是怕回头攀爬跳跃的时候会增加对身体的阻力,所以便把剩余的手雷都收进了皮箱里面塞在了床底下。

    接着,莫然又在大腿上绑了两把飞刀,接着她想了一下,又取出皮箱里准备的几枚银针插在了头发里面……

    一切准备就绪,莫然便和莫老三、莫老四一起去了裴丽的房间。

    安懿轩和何伯都在裴丽的房间,他们的神情十分的严肃,一个个都如临大敌。

    “打电话来了?”莫然问道。

    “嗯。”安懿轩点头。

    “莫小姐今晚陪着裴总,一定要保护好裴总,裴总若是出了意外,我们也是吃罪不起的。至于秦杨和秦飞还有向小姐,我们会尽力的。”何伯把一直在手里捻着的佛珠收进了口袋,说道。

    “嗯,行,我会保护好裴总的。你们也要小心。对方说什么要求没?”莫然问何伯。

    “只说让安少过去,他们要和安少谈条件。”何伯说道。

    “哦。”莫然眉头微微一挑看向安懿轩:“安少,看来就是冲着你来的,秦杨他们三个受委屈了。”

    “嗯,我先过去,你们随后再说吧,但愿他们的要求不要太过分。”安懿轩点头。

    “这些都是当地人,怎么会要和安少谈条件,真是不可思议。”安懿轩的手下小武说道:“他们肯定是哪个人看咱们安氏不顺眼下手的。”

    “小武说的有道理,应该是这样的。”何伯点头。

    “安总,你要小心。”裴丽看着安懿轩,眼眸闪烁,嘴唇动了好久,才说出这么一句简单的话来。

    “嗯。”安懿轩点头,接着他看着莫然,说道:“莫然,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太冒险,你要保护好自己。”

    “知道。”莫然点头。

    接着,何伯便开始吩咐,安排好人手,小武带着两个人跟着胡伯,距离安懿轩五十米的地方跟着,不能太远也不能太近,要确保能够随时发现问题之后有及时出手的机会。

    而其他的几个则是从侧面绕过山头过去,他们分开走,虽然后面的绕过山头会麻烦一点儿,但是通过何伯的解释,莫然才知道,这几个都是曾经特种兵退役下来的,对于攀岩爬上一类的十分在行。

    看来安氏不单单是一个企业,一个专门在金融和女性护肤领域创造神话的企业!安氏后面该是还有更为厉害的一面,至于是什么,莫然目前不知道,她也不想知道,她只知道,人都是有秘密的,安懿轩的秘密便让他自己保守住好了,等有一天,他兴许会告诉她的。

    “好了,时间到了,他们说十一点之前假如不见安少,就要杀人,我们赶紧过去吧。”何伯看着几个手下:“你们都是这么多年跟着安少的了,出生入死,很多事情我也不必多说了,你们见机行事。”

    “是。”几个保镖一个立正,神情严肃,都一脸的严峻。

    果然是军队作风,都是够硬朗够气派。

    莫然不由得赞赏,她就是喜欢这样的人,站得直坐的正,不管什么时候满身都透着阳刚之气,她一直都有军人情结,自己曾经都是掌控军警界的黑鹰老大,如今却还是迷恋军人的一身硬朗正气。

    一行人出发了,莫然和裴丽聊着天,吃着东西,晚餐她没吃多少,因为昨晚没有睡,有些疲惫。这具身体还是体制太差了,想当初三天三夜不睡觉的黑鹰都能单枪匹马杀了一个排的黑手党,如今却因为一夜没有睡觉就全身都酸痛了。

    “莫然,你是不是累了,我看你眼睛都红了,都没有精神了,要不你先睡一下吧。”裴丽看了一眼坐在门后面的两个保镖一眼,接着说道:“两位也休息一下吧,我没事的。”

    “不用了,谢谢裴总,我们不累。”两位保镖摇头,他们能够坐着执行保护任务已经够舒服的了,还没让他们站二十四小时呢。

    “那莫然你睡觉吧。”裴丽对莫然说道。

    “嗯,好。”莫然也不推辞,便走到裴丽的床边,掀开被子,和衣躺了下去。

    十分钟,就躺十分钟,起来行动。莫然算计着时间,给自己的脑袋上了个闹钟。黑鹰经过长期练习的习惯,她的脑袋仿佛已经完全机械化,只要在临睡之前给自己定好时间,说几分钟就是几分钟,到时间就会醒来,前后误差不会超过三秒钟,说起来这是十分让人佩服的技能,但是只有作为特工的人才知道,这是多少次被鞭打和训斥以及高强度的非人折磨而养成的习惯!

    “嗯?”十分钟一到,莫然便睁开眼,算是睡好了,但是她扭头看了一眼屋内:“裴总呢?”

    “出去了。”两个保镖老实回答。

    “混蛋!怎么让她自己出去了。”莫然一惊,这裴丽也是个重要保护对象,之前就被袭击过,她也是身处危险中的。

    “她……”两个保镖讪讪的站起身,互相对眼,却不说。

    “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莫然眼眸圆瞪,她真的生气了,她还生自己的气,原本以为绝对没事,便放心的让自己睡沉了点儿,这十分钟的养精蓄锐却把人给看丢了,真真的丢脸。

    “裴总会没事的。”一个保镖说道。

    “她往哪里去的,有没有说?”莫然起身,走到门口,盯着两个保镖,问道。

    “往……”那保镖又吞吞吐吐。

    “呼”一伸手,莫然捏住对方的脖子,旁边一个保镖的手已经下意识的伸向腰间,却发现不对,不能对自己人动手,便又把手给抽回来。

    “告诉我,裴总去的方向。”莫然咬牙切齿。

    “前面,会展指挥部旁边的山上。”那保镖被捏的脸涨的通红,他憋着气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说道。

    “嗯?”莫然放下手臂盯着这叫做阿恒的保镖看着:“会展中心?”

    “莫小姐,裴总不会有事的,您别管了,裴总说让您醒来自己想做什么就去吧,然后我们去外面守着裴总就行。”阿恒揉了揉被捏的生疼的脖子,继续说道。

    “是的,莫小姐,安少也吩咐过我们不要阻扰你出去,让我们留下来保护裴总,就是为了方便你出去的。”另一个保镖说道。

    “那好,辛苦你们了。”莫然看了一眼阿恒的脖子上清晰的手印和他还红彤彤的脸,有些愧疚的说道。

    “没事,莫小姐,我们知道您是担心裴总,放心吧,没事的。”两个保镖信誓旦旦,这到让莫然有些好奇这裴丽是去见什么人,竟然让他们如此放心。

    “那行,我走了。”莫然对着俩人点了点头,打开门,确定其他房门都是紧闭着的,便快速的走了出去,快步走向电梯间下楼去了。

    莫然根据阿武他们的晚上的说的路线,拿上阿恒给的车钥匙,开着安氏的黑色丰田找了过去。

    车子穿过阿武白天说的集市:这是一个很热闹的集市,哪怕是现在半夜了,还是很多人很多车穿梭在街道上,车子慢慢的往前开,莫然打量着四周的人和环境。

    前面有一个炸肉窜的,还有卖生煎包的,这两个摊位的前面空着,很长一段距离没有小摊,过了这个地方又有了,莫然的车子开过去,看着这空出的一块,想着晚上的情景,看着后面紧闭的店门,她知道了,后面这个棋牌室该就是当地的打手聚集地,专门是管理这一条街的,收保护费也顺便收外来人员安排的杀伐任务的。

    如今看来,这些人都去了山头了。

    “嗯?”微微有一丝亮光,在这家店的二楼闪烁了一下。

    “有人!”莫然将车子开出街道,停在不远处,接着从后面快速的跑回来,接着黑暗,抬手扔出爪勾,单脚一蹬地面,便接着绳索窜上了二楼。

    “什么人?”有人喊道。

    “别动,不然割了你的喉咙。”低沉的声音,冰凉的匕首,让躺在床上抽旱烟的人停止了动作,他原本伸向枕头下面的手也收了回来。

    “我不动,咳咳……你有什么要问的?”对方操着一口浓重的缅甸话说到。

    莫然挑眉,还好还好,前世黑鹰的记忆依旧完全存在她的脑海里,对于世界各国的语言,她都能听懂,而且还能讲不少,哪怕是盲文,她都能看得懂摸的明白,这就是特工的厉害之处。

    “你这个棋牌室为什么今天关门?人都去哪里了?”莫然低声问道。

    “今天大家都有重要的事情,没人来,就早点儿关门了,我最近摔伤了腿,只能留着看家了。”那人回答的倒是十分的干脆利落,看样子不像一般的小罗罗。

    “他们去了前面的山里,去了野人洞是不是?一共多少人?”莫然继续问道。

    “这个,我不知道啊,我是开棋牌室的。”床上的男人声音平静的说道。

    “是吗?那好。”莫然眼眸一闪,便看见这个男人一条绑着石膏的腿,她左手拿枪,右手一抬对着那腿的膝盖处就这么一捏一扯。

    “嗷~”凄厉的惨叫声只叫出了一半,另一半被枪柄给支住了嘴巴卡在喉咙口了。

    “疼吗?”莫然问道。

    “我……我……我说。”这个男人想起来伸手去抱着腿,却不料脖子被对方用枪顶着,他不敢动,只好求饶说道。豆大的汗珠从这个躺着的男人额头滚落,这骨头被活生生的从腿上拆下来就跟拆一个玩具似的,不说疼,就是感觉着都能吓死。

    “说,多少人,山洞周围都有什么机关或者看守?”偶然抬手,将枪栓轻轻的拨动了一下。

    感受到这个女人的心狠手辣,手段独特,这个男人仅存的一点儿侥幸心理防线完全被击破,他颤声说道:“一共有大概七十多个人,如果王二麻子去的话,可能有九十几个人,王二麻子手上有十二个人,山洞周围没有机关,但是书很多,树叶也很茂盛,一般人也不敢去那里,有毒蛇,一般人能够知道我们的,都是道上传说的,Z国那边的人经常有过来让我们做事儿,我们就把目标带到山洞,让毒蛇咬死他,然后回头这边警察就查不到线索,告诉Z国那边的人和警察说是他自己要去看山洞里面的东西被咬死的,这个山洞估计弄死了有五六十个Z国人,也有很多是黄毛子,还有大的黑人,我们都有收到过任务的。”

    这男人虽然疼的大汗淋漓,但是相对于能够保住一条小命来说,疼还是需要忍着的,该说的还是要说的,这点他很明白。女人更可怕,他们这里的头就是一个女人,平时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一旦杀起人来,手段凶残,杀人不眨眼的,她手下的男人们都能被她的凶残吓的胆战心惊的。

    “哦,你们这一次也是收到任务的?”莫然眼眸犀利的盯着脸色发白的男人问道:“说,是不是这一次的任务是什么?”

    “很奇怪啊!这一次的任务是不杀这几个人,只抓过去。”那个男人说道。

    “哦。”莫然眉头微微拧着,心想着:看样子,这个人还是个接受外来任务的,不然的话他不会知道这么多的,留着他,还有用。

    原本莫然想着,知道事情之后,防止他说出来事情,便打算杀了他算了,现在看来,这个人留着很有用。

    “我知道的都说完了,哎呦~”男人痛苦的喊叫起来,他能够撑这么长时间已经是极限了,这疼痛,钻心彻骨啊!

    “嗯,我信你。”莫然说完,抬手便将这男人的断腿拎起,接着掌下用力一拽一拧,就跟投合一个机器零件似的,只听得“咔咔”两声,这男人的腿便就这么被合上了。

    “嗷~”男人再一次想嚎叫的时候,莫然一把拖过他的被子把他的脑袋蒙起来,这声嚎叫便被闷在了被子里面。

    “谢谢!”莫然转身走到门口,却听到一声沙哑的道谢,她点头点头,走了。

    这个春天还是有点儿冷,这个晚上又下起了蒙蒙细雨,都说春雨贵如油,但是在这样的时刻下雨确实不太好,莫然的车子开到山脚下便停在一处隐蔽的地方下车跑过去,雨水便毫不留情的对着她的脸和身上挥洒过来,冰凉透心,淅淅沥沥的小雨渗透力很强,不一会儿便将莫然的头发打湿。

    不过莫然顾不上这么多了,她多过山下两个坐在一颗大树下放哨的,又躲过两个在阶梯上走动巡视的对方人员,小心翼翼的接近山洞。由于这里地势偏僻,这个团伙据说也是这缅甸最有名气的黑道势力,而这山脉是毒蛇和猛兽还有杀手聚集地,很多人都死在这个山洞里,这里附近的人都不敢靠近这边,这便让黑道团伙十分放心外面的状况了,只排了少数人在外面把守着便好。

    “嗯?”山洞前有人影晃动。

    莫然躲在一株灌木丛里看着前面,两个人影都是背对着她的,时不时的他们会回头看一眼。

    “啪”莫然一个箭步冲上去,接着抬手便是一掌拍下。

    “呼,啪”对方一个就地翻滚,在一米开完便站了起来,“咔嚓”手中枪栓已经拨响。

    而另一个却已然将枪对准被袭击者:“老大?”

    等俩人看清是谁的时候,都轻声惊呼起来。

    “嘘”莫然把手指放在唇边,接着对莫老三和莫老四竖起了大拇指,他们的反应和应变能力以及警惕性都十分高,两个人的配合也十分巧妙,最重要的是他们的动作十分轻快,山洞近在咫尺,山洞前面还有两个人再把守,这莫老三和莫老四都是身形高大之人,但是刚才这一系列的翻滚等动作却丝毫没有让山山洞门口的人发现,并没有惊了他们。

    但是这山洞不比其他地方,它只有一个出口,而且还是个小小的出口,这便是很难弄的,里面的情况不明白,望远镜也没有用……

    “老大,刚才又来了一拨人,大概有十多个,安氏的几个保镖跟着混进去了,我们离得远没好跟上,就在这儿等着你。”莫老三附在莫然的耳边轻声说道。

    “嗯,是王二麻子来了。”莫然回头也小声的在莫老三和老四的耳边说道:“这个王二麻子是这一带比较有威望的黑道老大,原本里面当家的是个女人。”

    “嗯。”莫老四扭头轻声说道:“刚才听那队人马喊她璐姐,估计就是这个女人,她的手下好像还有两个女人,都长的五大三粗的,看着很有力量。”

    “嗯,见机行事,先把门口的解决了再说。”莫然点头说道。

    “手枪装消音器,一颗子弹解决。”莫老三吩咐莫老四,这家伙,堪称神枪手,对于面前的这两个人,这距离一枪解决是绝对可以的。

    “嗯。”莫老四点头。

    “不,装了消音器还是会响,看我的。”莫然抬手从脑袋上取出两枚细长的银针。

    “咻”银针出手。

    “呃……”门口的两个人一声没吭便往地上倒了下去,莫老三和莫老四手疾眼快,赶紧冲过去托住两个人,接着把他们拎起来给轻轻放到一边去了。

    “嗯。”看见莫然对着他们俩一抬手臂两个指头指向前面,莫老三和莫老四点头,便慢慢的靠近了山洞。

    借着里面的亮光,又借着外面黑魆魆的一片,莫然他们三人靠近山洞,听着里面的动静。

    “不,不要,我不要看到毒蛇,哥……救我……”秦飞的声音,满满的都是颤抖,蛇是秦飞的克星,此时的他脸色惨白,全身颤抖,冷汗不停的从脑门滑落,他无助的看着一旁默不作声脸色淡然的秦杨,声嘶力竭,却又牙齿打颤。

    “秦飞……你们不要伤害秦飞,你个臭女人,你有本事冲我来,你不许欺负他。”向晚晴被绑绑在一根石柱上面,看着秦飞惨白的脸色,她心疼的不停的喊着骂着,尽管她也被那毒蛇和这场景吓的浑身颤抖,但是她还是咬着牙骂着。

    莫然的心头一暖,前世莫然记忆里面的某些东西便浮现在脑海里。

    “我是女汉子,我是爷们,莫然小妞,以后爷们保护你,谁都不能欺负你。”曾经,向晚晴搂着莫然的肩膀这么说。

    “莫然,放心了,爷们保护你。”曾经,莫然被办公室里面的人欺负的时候,向晚晴帮她之后,拍着她的肩膀这么说。

    而今天,她心爱的男人被人欺负,她也这么挺身而出!莫然知道,若是放开向晚晴,她定然会扑上去把那个女人狠狠的咬住,就像这个女人吓唬秦飞说要用毒蛇咬他的脸一般,她也会咬下这个女人脖子上的一块肉的。因为莫然听见了向晚晴牙齿咬的“咯咯”响的声音。

    “行啊,有事儿冲着你来。那,你们让小宝贝和这位仗义的小姐亲热一下。”一个女人说着生硬又十分不标准的普通话,尖利中透着一股桀骜的气焰,听着声音,莫然便知道,这定然是这边人们闻之色变的璐姐了。

    “住手。”这是何伯的声音,他喝止了对方的行动。

    “哼!老东西,怎么,你想尝尝我们小宝贝的滋味?”璐姐邪魅一笑,接着靠在一张虎皮石椅上面,看着安懿轩:“你就是Z国来的安懿轩安少吧?怎么到现在不说话呢?不会是风靡大半个Z国,让无数少女少妇倾心的梦中情人安懿轩安少,是个哑巴吧?来,开腔,让姐姐听听,说不定姐姐一高兴,就收了你呢?回头姐姐定会好好的宠你的……”

    “啪”何伯听不下去,伸手便要往腰间拔枪,却被对放的几把AK47给围了个团团转。

    “抓了我的朋友,是有什么要求吗?”安懿轩冷眸看了一眼周围端着枪的几个人,淡淡的问道。

    “哈哈哈哈,不愧是安少,连求饶都这么有个性。不是要求,是咱们合作,或者说,咱们交个朋友!我的冷面王子啊!如果我说我是因为垂涎你很久了呢?你信不信?”璐姐说完,坐起身扭着腰肢走了下来,走到安懿轩面前不远,抱着胳膊说道。

    “合作免谈,抓了他们威胁不到我。”安懿轩淡淡的说道。

    “啧啧,看看,你们看看,这就是你们的朋友,你们用生命来结交的朋友,值不值?”璐姐走去秦杨身边,盯着秦杨白俊斯文的脸,问道。

    秦杨和向晚晴是被绑在柱子上的,秦飞被几个人压着反绑着双手坐在一个笼子旁边,那笼子里,有几条五彩斑斓的蛇在游走,它们时不时的对着秦飞吐着信子,秦飞早已经吓的腿脚软了,他闭着眼一动不动的。

    “朋友不是用来在为难之时当交换条件的。”秦杨的声音依旧是那么的淡淡的柔柔的,但是听在璐姐的耳朵里却犹如利剑穿透她的耳膜,让她的神色一变。

    “看来我这一招还是错了,原来你们之间,关系没到可以交换生命的地步,哎!”璐姐说完,又走到向晚晴身边,她抬手捏住向晚晴的下巴,扭头对着安懿轩说道:“这个女孩,重要吗?和他们俩比起来。”

    “重要。”安懿轩说道。

    “哦?重要。”璐姐走到秦飞身边,看着瑟瑟发抖的他说道:“看看,你们的安少,安大哥,一个女人都比你们重要,啧啧……”

    “呸,你个臭女人,小晴当然重要,小晴对我也是很重要的。”尽管害怕,尽管没有力气,但是秦飞还是鼓足劲,狠狠的一口啐在璐姐的脸上。

    “啪”一巴掌,秦飞的脸上便有了深深的一个巴掌印,他的嘴角也渗出鲜红的血丝来。

    “臭女人,你不许打他,不许打他。”向晚晴心疼了,着急了,她使劲挣脱被绑着的身子,然而这绳子有大拇指那么粗,无论她怎么挣扎,那绳子纹丝不动,她的手已经被绳子磨破渗着点点鲜血,咬着牙,向晚晴还在挣扎。

    “哼!别费劲了,就这绳子你要是能挣脱断了,我这大姐大也不要当了。”璐姐走过去,一把抓住了向晚晴的头发,她的左手拎着一条毒蛇,那蛇对着向晚晴的脸吐着信子。

    “你……你个臭女人,你……你混蛋……”向晚晴的牙齿也开始发颤,一直生活在城市的她哪里有见过这样的毒蛇,哪里有见过这般场景,她的脸顿时就白了,她的嘴唇也开始哆嗦起来。

    “有事就说事儿,别总拿这些东西吓人。”秦杨淡淡的说道。

    “有什么要求可以提了。”安懿轩也沉声说道。刚才这么长时间,他一直看着这个女人自娱自乐的表演,一直没有吭声,他知道,没有达到目的之前,她是不会对向晚晴他们造成多大的伤害的,皮肉之苦难免,但是对于向晚晴,他还是要格外的照顾一下的,这可是莫然的朋友,如果向晚晴受了委屈,他不敢保证回头女人过来把面前这个什么璐姐给扒皮抽筋了。

    回头看了秦杨一眼,又看了安懿轩一眼,璐姐的眉头微微的拧了拧:“啧啧,看来你们这两个好朋友真是心灵相通啊,我就喜欢吓唬人玩,多好玩啊是不是?”

    “如果需要钱财,我可以给,但是你必须先放了他们。”安懿轩冷冷的说道。

    “钱财?哈哈哈哈,我要钱财干什么?”璐姐笑的花枝乱颤的,她甚至都笑出了眼泪,接着她用手试了一下眼角,继续说道:“我只是喜欢帅哥,尤其是你们俩这样的帅哥,一个冷傲,一个温柔,要是两个一起能留下来伺候我,那多好,你们说呢,愿意不愿意?”

    “他比较帅,你可以留下他。”秦杨抬眸看着璐姐,接着又看向安懿轩,笑道。

    安懿轩冷着一张脸,白了秦杨一眼,心说:你还有心思开玩笑,这个女人心狠手辣的!

    “其实我没有让他们抓你啊!你怎么就出现了,没办法,只好一起带过来。没想到这么帅气的男人,竟然是个瘸子,啧啧……”璐姐看着秦杨的一条腿,她拿起一边秦杨的拐杖抬手垫了垫分量:“哎呦喂,还挺重,是你平时的防身武器吧,打人是不是很疼?”

    说完,璐姐抬手便要将那拐杖狠狠的对着秦杨的那条好的腿打下去。

    “呼”一个黑色物体飞向璐姐的手臂,璐姐就势往后一仰,抬手用拐杖将那把枪给挑开扔到了墙角,接着一个转身,躲开了近身一击。

    “好功夫。”璐姐生硬的一句赞扬,接着抬起拐杖便对着已经冲出包围圈的安懿轩挥了过去。

    “少爷,小心。”何伯抬手将身边一人的冲锋枪抢在手里,接着一个横扫,对方好几个人都被扫翻,而何伯带过去的几个手下也开始对着身边的人动手。

    山洞很大很大,十分空旷,大概能够容得下三四百人的模样,这一切皆因为当初挖蓝水晶造成。

    此时,山洞里内的打斗声,带着巨大的回音响彻在这黑魆魆的夜空,听着尤为毛骨悚然,这便是怪不得周围方圆几里都没有人愿意住下的,这山洞里面的声音传出来,犹如鬼魅一般,明明是打斗声和拳脚的碰撞声,在外面听起来怎么就被回声整的鬼哭狼嚎似的。

    “老大,我们……”莫老四看着里面的动静,想着这个时候是冲进去的最好时机,便悄悄问道。

    “不。”莫然轻轻的说了一个字,便不吭声了。

    莫老三和莫老四互相对眼,接着点了点头,三个人继续在山洞外面的一颗大树后面看着里面的动静。

    “咔擦。”有骨头被掰断的声音。

    “嗷~”有人嚎叫起来。

    莫然的唇角一挑:这是何伯的手法,他的太极功夫十分到家,尤其是这拆卸别人的关节骨骼,对于他来说,兼职犹如小孩子拼装玩具一般。当初安懿轩手臂受伤在医院,他替安老爷子出差办事,回来就听说安懿轩撞车住院了,便着急赶到医院找安懿轩,想着就是一个骨折的问题,他给托一下就行,哪知道,等他赶到医院,这安懿轩却自己出院了,他再赶到公司,便看见这家伙手臂好了,问他也不肯说是谁弄的,后来他盘问当时守在病房外面的保镖才说,是安少认识的一个女的弄的,由此,何伯便早早的注意莫然了。

    何伯认为,能够有这手法的如今不多了,除非盘龙太极练习到一定程度,还有对人的全身骨骼筋脉掌握的够透彻,不然是没有人敢如此动手的,由此可以推断,这个女孩不简单……

    “砰”拳头砸在*上的声音,听着都感觉全身疼。

    “啊~”有人又被狠狠的拎起来甩到后面山壁上去了。

    莫然看到山洞门口不远处闪过一个穿着银灰色西服的人,接着一个红颜妖娆的女人又闪过,接着无数深蓝色西服的和穿着条纹套装的人闪过……

    继续拳脚声,继续嚎叫声,继续有撞击声。

    “砰”枪声很大,回响在山洞里面,听得人耳膜生疼。

    “都给我住手!”是璐姐的声音。她的手里拿着一把黑色手枪,手枪的枪口对准了向晚晴的脑门。

    看见头儿得势,她的那些手下又开始纷纷捡起地上的枪或者被安氏的人拿在手里的枪围着安氏的这些人了。

    “嗷嗷~”有人哼哼唧唧:“璐姐,好疼啊!啊~”

    “砰”一枪正中脑门,那人便不再哼了,而剩下的被伤了的都不敢吭声了。

    “看来,这来的人都是高手啊!”这是个男人的声音,刚才一直没有听见他说话,还别说,这声音真的很好听,磁性的嗓音带着些许沙哑,听着就让人舒服,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便是这感觉,这嗓子一准一个唱歌的好料子。

    “早就听说安家的都是部队派下来的,看来不假,一个个的身手了得。”璐姐也咬着牙说道:“安懿轩,你们伤了我八个,现在是不是要用你们八个来交换?”

    “你觉得呢?”这是安懿轩的声音。

    “那我就先用她的命来换。”说完,这个女人拨动枪栓,对着向晚晴的脑门狠狠的抵着那把黑色的手枪。

    “臭女人,你放了她,有本事你冲我来啊,冲我来啊,我不怕你。”秦飞着急了,大声喊道。

    “小飞……”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场景的向晚晴已经吓的再也说不出话来,她的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掉落。

    “你很失败。”安懿轩冷冷的说道,他并不看向晚晴。

    “哦?安少有什么高见?”璐姐微微一愣,随即眉头一拧,说道。

    “来了一个小时了,你还没有说重点,你抓了他们,就是为了给我看你是如何对他们动手的?”安懿轩冷冷的盯着女人,眼眸犀利。

    脑袋一昂,璐姐收回了手枪,接着他走下来,看着脑门上有些微汗珠闪烁的安懿轩笑道:“我就喜欢这样玩玩游戏,慢慢的玩玩,多好玩啊!”

    “你没觉得很无聊?”秦杨挑唇笑道。

    “不无聊啊,好不容易有帅哥相伴,我求之不得……好吧,既然帅哥们着急了,我就说点没劲的正事儿,狼村的人,是你们做了的?二十三个。”璐姐前半句话说的细声细语的,后半句却突然话音一转,冷冽无比。

    “嗯。”安懿轩点头。

    “听说还有个女人?”璐姐看着安懿轩问道:“听说这个女人很厉害?”

    “狼村是我端了的。”何伯说道。他想上前,却被身边的几杆AK47给逼的又退了回去。

    “那么,我就给我的狼村兄弟报仇。”璐姐说完,抬手便要对着何伯开枪。

    “住手。”安懿轩拧眉:“要给狼村的同伙报仇,你不必要费如此周章,说吧,还需要我们做什么?”

    “首先,明天的赌石盛宴之后买家买下的石头都会运送到边境加工厂去加工,我知道安少这一次势在必得,够得好石头那是当然好,但是,假如遇上黑加工厂,那就不好了是吧?”璐姐说道。

    “嗯。”安懿轩点头。

    何伯眼眸闪烁:终于说道正点上了。

    “边境的加工厂垄断了这整个交易场的石头加工,除非谁能把石头拖回家去,否则的话,都需要经过他们的手,而他们黑的很,遇上好石头,他们便会吞了,只给差的成色不均的,更多时候,他们对于毛料的加工费甚至超出石头本身的价格,这明的敲诈,政府都管不了。”璐姐继续说道。

    “你的意思……”安懿轩皱眉盯着璐姐。

    “我们合作一把啊!”璐姐操着生硬的普通话说道。

    ------题外话------

    感谢亲爱的们的支持,感谢亲爱的lingshuer06的留言,咱们是要虐雷渣女和耿渣女,至于怎么虐,无极已经有数,宝贝们可以也想想,以后长路漫漫,让她们好好享受被整的滋味,O(∩_∩)O哈哈~

    有好点子的宝贝,和无极一起想哦,留言之后如果采纳,无极将会有币奖励,谢谢大家呢!

    大么么送上,╭(╯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错上冷傲特工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极至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极至尊并收藏错上冷傲特工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