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错上冷傲特工妻 > 第174 雷天赋之死

第174 雷天赋之死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个黑色的炸药包从隧洞里面飞了出来,众人反应迅速,都弹跳开去,接着一个个趴下!

    “轰~”的一声,沙地上扬起数尺高的小型沙尘暴,整个隧洞都抖了三抖,地上的人被打落了一身的沙子。

    “老大~”白子文再也不能装亚玛,他飞身扑向洞口而去,刚才这一炸,隧洞坍塌了半边,门口被大石块堵住,有黑色的液体缓缓的冒出,只是那黑色的直冒出了一点儿,如细丝一般,几乎没有人能够发觉……

    “嘶~”米洛尔亲王远远的站在有亲兵护着的几匹骆驼旁边,他看见莫然冲进隧洞,又看着隧洞坍塌,他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咧了咧嘴:“完了,这下回去要被某人给吃掉了!”

    米洛尔亲王刚说完,便牵着他的狮子王亚瑟快速的跑到隧洞门口。

    “你们,赶紧帮忙把石块挪开!”米洛尔亲王指挥着士兵去帮鸟儿们搬隧洞门口的石块。

    “米洛尔亲王!”年小桃盯着“亚玛”半响之后才转过头喊了一声米洛尔,他让微微将他放下来,他手下的护卫打开两根拐杖分别架在他的胳膊底下,年小桃拄着拐杖,弯腰像米洛尔亲王致敬。

    “你是……”米洛尔拧着眉头想了半天,再看了一下年小桃的双腿,突然点头:“哦,你是那个年总?费雷王叔合伙酒店的副总裁?”

    “是的,亲王能够记得年某,实在是年某的荣幸!”年小桃抬头,眼眸里尽是谄媚之色。

    “你到沙漠来干什么?你是里面那个女人的朋友?敌人?”米洛尔亲王很好看的琥珀色双眸盯着年小桃,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这家伙眼眸看似纯净透明,但是那眸中的光芒却让人感觉有些畏惧,一如他手中牵着的狮子王,领圈棕色的长毛,阔鼻,大口,双目凶狠,狮子王盯着面前的几个人,有些烦躁,因为它闻到了血腥味儿,也看到了四大护卫嘴角还未擦干净的血迹,狮子王的腿往后扒拉了一下沙子……

    “亚瑟,安静点儿。”米洛尔低头看了一眼暴躁的狮子王,再抬头便皱眉看了一眼四大护卫。

    “我们是莫然的朋友!”年小桃看了一眼隧洞门口,微微一笑说道。

    “我看不像!”米洛尔歪着脑袋:“人家都着急的要死,你们这一个个的很是悠闲!是不是想着从后面偷袭?”

    “米洛尔亲王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是莫老大的朋友,我们也正要帮忙的。”年小桃说完,对着身边的人厉声喊道:“还等什么,赶紧去把莫老大救出来!”

    “是!”四大护卫在巍巍的带领下快步走去隧洞门口。

    而此时,莫然一个人在隧洞里面!

    刚才,她冲进隧洞将炸药包快速的扔出来,是怕这五公斤的炸药包在隧洞里面爆炸,炸开石油的防护层,然后引爆石油,这石油源头若是被引爆的话,那么接下来这整个沙漠也许瞬间都会崩塌,更甚至,如果这石油在城市的地下也有交汇点的话,那么兴许这一包炸药,就能将这个世界闻名的繁华城市给吞灭。

    地下的事情,是不可控制的,唯有掐断源头的火苗,才是王道!

    莫然冲进去,扔出了炸药包,石油没有被点燃,被爆炸,但是隧洞的门却被堵住了,里面黑暗一片,墙壁上又都是腐尸留下来的水形成的青苔,她更是不愿意触碰,如今之计,唯有等外面的人把石头挪开再说了。

    隧洞的门看着不大,但是因为旁边的墙壁也被炸坏了,所以许多碎石头掉下来,一时之间还真是么那么快能够弄走。

    莫然皱眉盯着四周,她也怕再有炸药过来,如今这石头墙壁已经有裂缝,如果再有炸药的话,那便真的容易引爆已经开始往外面渗出的石油了。

    “轰~”这正想着呢,结果莫然的头顶上又是一声巨响,直晃得她差点儿站立不稳摔倒在墙壁上,无奈之下,莫然只得赶紧抽搐匕首,用匕首狠狠的顶住墙壁才让自己的身子站稳了。

    她手中的匕首也因为惯性而往前使劲的一下划过去“嗤啦”一声,她的整个手臂几乎都随着惯性给插到墙壁上的洞里面去了。

    “哗啦!”待莫然抽搐着嘴角抽回手臂的时候,墙壁上赫然一个大洞,星星点点的亮光透过来,把原本黑洞洞的隧洞照亮了些许。

    “嗯?!”莫然凝眸看过去,却发现这里面别有洞天。

    “嘭”举起拳头,顾不得墙壁上的厚厚的恶心的青苔,莫然一拳将墙壁给打出一个大大的窟窿,接着她侧身便钻了过去。

    “宝藏室!”莫然的脑海里第一个跳出的便是这念头,展现在她面前的是一个如皇宫宫殿一般的大厅,十六根包裹着黄金的大理石柱子支撑着无数的石板,使得这个厅宽敞的很,大厅的中央,到处都会一个个的铁皮箱子,看样子,都装着珍宝,墙壁上雕龙画凤,沙漠中的图腾在墙壁上倒是少见,但是Z国的龙和凤却被雕刻的栩栩如生,这倒是让莫然又惊讶的,冥冥中,她总觉得这亲王和Z国应该是有着某种联系的。

    莫然在密室内看宝藏,研究宝藏,而外面却发生了一些变故!

    雷天赋的手里端着AK47,还是黄金版的,据说是十六连发的,他的枪,直接对着米洛尔亲王,他亲眼看见莫然跳入了隧洞,而且此时石头都封住了隧洞口,他现在恨不得这个隧洞塌了,让那个死丫头在里面被压死,被炸死,死无全尸才好!

    所以,雷天赋一边用枪对着米洛尔亲王,一边让自己的手下去阻止搬石头的鸟儿们。

    这一瞬间,战场又从上面给打到了下面来,雷天赋的那些人有一半是身上绑着炸弹的,他们冲在前面,米洛尔的士兵们便不好对着他们开枪,不管他们知不知道这隧洞里面其实是石油的源头,就是这些炸弹一旦爆炸,这个隧洞随时都有坍塌的可能,都让他们不能开枪。

    士兵们也都知道,他们的亲王貌似对刚才那个掉到隧洞里面,长的很漂亮的女人十分上心,他们可不敢轻易的让亲王伤了心。

    于是,士兵们只得近身搏击,鸟儿们更是恼火,他们的莫老大在里面,他们着急都来不及,这雷天赋还来捣乱,叔能忍婶婶都不能忍了!于是,在白子文的指挥下,鸟儿们散开做两队,一队继续搬石头,一队阻挡雷天赋的人。

    年小桃的手下此时真是不知道怎么办,他们回头看了年小桃一眼,却突然的就冲着白子文他们而去了。

    “我靠,就知道你们不是什么好东西!”安夏凭着大力气,一直在搬大石头,此时见四大护卫冲着自己而来,他骂了一声,举起一块大手头便对着四大护卫而去。

    “嘭”只是一拳,安夏手里的大石头便被打飞,接着,对方又是一拳狠狠的对上了安夏打出的拳头……

    “咔嚓”米洛尔的几个士兵用枪对准了雷天赋的脑袋和前后胸。

    这下热闹了,米洛尔亲王歪着脑袋,单手托着下巴,他微微抽了一口冷气,自言自语道:“好热闹,好久没这么热闹了!哎!你知道用枪对准一个亲王会有什么后果吗?”

    “我不管什么后果,我可以承担一切后果,但是我恳请亲王让我把里面的女人杀了!”雷天赋略显臃肿的身材因为激动而有些颤抖,他端着枪的手也有些颤抖起来。

    “这个女人,绝对不能杀!”米洛尔亲王的眼眸微微一眯,盯着雷天顾看着,他的声音淡淡的,性感双唇轻启之间,仿佛那些话都变成了冰刃,一把把的都唰唰唰的冲着雷天赋而去,雷天赋的脸色瞬间有些苍白。

    “亲王殿下,这个女人害了我的女儿,害了我的公司,这个女人是个祸害,不能留,若是亲王殿下要惩罚,等我雷天赋杀了这个女人,我甘愿受任何刑罚!”雷天赋端着枪慢慢的往后退着走去隧洞口。

    “咔嚓”士兵们将枪栓拉上。

    “呼哧~”雄狮仿佛也有些愤怒,它的尖牙露了出来,脸上的神情也开始变得凶残起来。

    上面狮子在怒吼,猎豹在咆哮,爆炸声四起,喊叫声连绵不绝,而下面,莫然正走向一个石门,若是一般人可能不会发现这石门,但是莫然自从在赌石城接触过陨石之后,便具有了一种异能,能够穿过石头看到至少五十米远近的范围之内的一切。

    莫然的眼眸一一扫过这宽敞的大厅,大厅因为被莫然的拳头打穿墙壁而有了外面的空气,所以八盏悬挂在四壁的青铜灯便亮了起来,将这个大厅照的无比亮堂,金光闪闪的。

    也就在莫然的眼眸扫了一圈大厅,又抬头看向墙上的龙凤飞舞而思索这亲王是不是和Z国有某种联系的时候,她的眼眸便穿过那龙凤中间的一团祥云,看到了里面的东西,墙壁里面,有一个盒子,亦是石头盒子。

    莫然拿着之前依波给的钥匙,寻找着石壁上的钥匙孔,终于在两分钟后,她很顺利的用手拨了一下青龙的眼睛,之后待那石珠子往里面瘪进去之后,便弹出了一个锁孔,正好和莫然手中的钥匙相匹配。

    插入钥匙,打开石门,莫然走了进去,待到她刚走进去,石门便被关上,而外面,正好鸟儿们也将堵着隧洞口的石头搬开了可以容纳一个人下去,白子文第一个跳进了隧洞,大喊了一声:“莫然姐!”

    白子文这一声喊,让外面的两个男人瞬间都抖了三抖!

    一个是年小桃,他没有想到,这亚玛竟然是男的,他好不容易喜欢一回女人,想做一回真正的男人,可到最后,这亚玛还是个男人,他恨得咬牙切齿,他为了亚玛,为了证明自己是正常的男人,他这些日子以来,失宠娲哈祖努,最终导致了娲哈祖努惨死沙漠,而结果,这亚玛却还是个男人,年小桃咬着牙,狠狠的咬着,咬的身体忍不住都抖了起来……

    而另一个则是一旁牵着狮子的米洛尔亲王殿下,这家伙听着白子文浑厚的男中音,立马抖了三抖,他心中腹诽:幸好喜欢那个莫然比喜欢她多一点,这个人原来是个男人啊,还好还好,取向还算正常,一听到他喊莫然,米洛尔亲王的心里立马将亚玛给划了去!

    不过,他又惆怅了,这朋友妻不可欺啊!米洛尔亲王殿下神情忧郁起来了……

    雷天赋看隧洞门口的石头搬开,他一个转身,收起枪也带着人冲进了岁洞口。

    米洛尔亲王嘴角微微一挑道:“身体挺肥,但是身手还是不错,看着都不像癌症晚期。”

    白子文冲进隧洞,却发现隧洞里面什么都没有,而隧洞的一边有一个豁口,里面有灯光透出来。

    “这是什么情况?”安夏也冲了进来,鸟儿们都冲过来,一个个都有些傻眼。

    “嘭~”当最后一块大石头给搬开之后,米洛尔一声零下,他的亲兵们纷纷围住了隧洞口,米洛尔将狮子交给手下牵着,他亲自下了隧洞。

    年小桃自然也不落后,他拄着拐杖也下了隧洞,年小桃的四大护卫要跟着,米洛尔的亲兵不让,这又发生了一些争执,在米洛尔点头之后,年小桃的护卫们才得以跟进来。

    “哇~”米洛尔都没有想到:“我的王叔这么有钱!果然是藏了珍宝的啊!传说不是假的啊!”

    年小桃看到珍宝一时有些激动,但是不过三秒,他的脸色便分外阴沉了下来,他知道,如果在平时,这隧洞里面的珍宝,这一箱箱被士兵们打开的铁皮箱子里面的珍珠、玛瑙和黄金都是他的,就算是莫然,他也必定要让她葬身于此地的,年小桃的字典里面,从来就没有为君倾天下这么几个字,他的概念:只要有钱有势,女人还不是滚滚而来,不要说女人了,就是男人都会蜂拥而至,所以年小桃表面上和雷天赋商量着四六分成,但是实际上,他更是想着这里的东西必须一个人独吞。

    可是,如今来了个米洛尔,这个家伙的出现让年小桃乱了阵脚,他原本想借着莫然的手杀了雷天赋,然后他在用四大护卫杀了莫然,最后他一个人独得宝藏!只是,这个米洛尔一出现,他的计划就该全泡汤了。

    人家米洛尔是迪拜城的王室成员,他是亲王,而且是据说最有可能继承皇位的亲王,这整个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都是他们家的,更别说这么一个沙漠了!

    年小桃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而雷天赋也在几个箱子里面到处摸索,他一时忘记了自己进来的目的,满眼的黄金珠宝,闪闪发光的夜明珠,这一切,都让他疯狂……

    唯有鸟儿们着急的到处看,到处摸索,只有他们对这些珍宝无动于衷。

    “老大,老大在哪里?”从白子文开始,每一只鸟儿都在互相问着,都在摸索着。

    “这么多的珍宝,这些都是我的!我发现的,我的!”雷天赋趴在一个箱子上面,抱着箱子对外面喊道:“你们都过来,把这些宝贝抬走,我看谁敢动,动一下我就炸平这里,反正我也是活不长了,跟你们这些年轻人死在一起,也算是赚了!”

    “呼啦啦”雷天赋的人进来几个,还有很多都被挡在了外面。

    “咔嚓”米洛尔亲王的的士兵端着枪对准了雷天赋,也有几把枪对准了鸟儿和年小桃以及年小桃的士兵。

    宽敞的石头大厅内空气不太好,又聚集了很多人,此时,大家又都剑拔弩张的,看样子下一刻果真要动手了啊!

    “亲王殿下,这些珍宝都是您的了。”年小桃微微一扯嘴角,扭头对着米洛尔说道。

    “这些都是我的王叔的,也都是我的王室的。”米洛尔丝毫不含糊,他才不会被年小桃给忽悠了,到时候把这些财宝占为己有,成为王室的罪人,就算要占有,也得有个光明正大的理由,比如……

    “轰隆”一声,众人吓了一跳,纷纷回头,便看见石壁内走出一个人来,此人白色沙漠行走棉布衣裤,长发随意的绑在脑后,此人面色淡然,嘴角甚至带着一丝嘲讽:“大家都在啊!挺热闹啊!”

    “老大!”白子文第一个冲到莫然面前,抱着她的肩膀把她从上看到下,又从下看到上,就差把她给搂在怀里了。

    “莫然~”恶狠狠的声音从一侧箱子旁边响起,雷天赋端着AK47,一步步的逼近莫然。

    “雷天赋,米洛尔亲王在这里,你难道要在亲王殿下眼皮底下撒野?”莫然的眉头一挑,看向米洛尔,微微一扯嘴角,给了米洛尔一个温婉的微笑,说道。

    “嘶~”米洛尔亲王的小心肝突然“咯噔”一下,漏跳了两拍,他觉得他必须回去告诉某人:这个莫然,对我有意思,他对我笑的很妩媚啊!貌似有希望让她成为王妃啊!

    “雷天赋,这位小姐说的对,请不要在我酋长国的地盘上撒野!”米洛尔觉得这个莫然这么给他面子,他当然要接着的,莫然这是明显的在跟他求助,他哪里会有不接受的道理。

    “米洛尔亲王,这女人的来历你知道吗?她是妖精!她不是人,她根本就不是人!她蛇蝎心肠,专门迷惑男人的!”雷天赋说完,也不待米洛尔作出反应,便扣动了扳机,他也知道,再啰嗦下去自己根本就没有机会了。

    “嘭”一声闷响。

    下一刻:“嘭”这个本就不通风的室内血腥味弥漫开来,雷天赋的脑门上,一个弹孔在喷着血柱,雷天赋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女人,他不敢相信,自己手中的黄金枪会对着自己的脑门,这女人的速度之快和下手之狠是他始料未及的,他刚才说的对,这个女人她根本就不是人……

    “雷天赋,你在Z国对安懿轩做的一切,我加倍还给你!我说过,谁若是动了我在乎的人,我定要他十倍、百倍、千倍的偿还!”雷天赋在倒下之前,听见了这句话,他早就听见过这句话,那时候他不相信一个小女人能够翻天,现在他相信了,但是已经晚了!

    不过也好,解脱了,不再有揪心,也不再有厮杀,更没有医院里面等死的恐惧了!小静,她本来就不是亲生的!也罢,随她去吧!

    雷天赋倒下去了,倒下去之后没有如一般人那样死不瞑目,他在倒下去的时候竟然闭上了双眼,脸上还带着安详的笑,仿佛一切都放下的微笑。

    雷天赋是在雷雅静去赌石城之后,他出国了一趟,准备趁着尚有力气,去他去世多年的夫人胡碧瑶曾经就读的学校那边走一走,这一生,他都深深的爱着胡碧瑶,从胡碧瑶去世后,他便没有再对任何一个女子动过心,如今他已经时日不多,他准备去胡碧瑶呆过的一些城市看看,他曾经听胡碧瑶说过,在那个城市,胡碧瑶怀孕,是一对叫做萨姆先生和萨姆太太的夫妇帮助的她,不然她就要因为女儿早产而冻死在路边了。

    然而,当雷天赋到了那边,却怎么也找不到二十几年前胡碧瑶说的这个地方和这对夫妇,他心生疑惑,经过一系列查找,终于,一个真相彻底的打击了他,在医院里,他没有扎到二十三年前胡碧瑶生产的任何资料,但是却找到了胡碧瑶二十五年前的一份病历,陈旧的准备销毁的病历上面写着:胡碧瑶,双侧输软管天生闭塞,不能生育!

    雷天赋再经过一系列的回想和之后的调查,终于知道了雷雅静的亲生母亲竟然就是耿如雪,而她的父亲却不是安铁军……

    “怎一个乱字了得!”这是雷天赋当时的说法!他甚至有过杀了雷雅静的心思,但是,在看到雷雅静回来的时候已然不像个人样,二十三年的父女感情,又让他分外不舍,想着自己已经病入膏肓,想着想着,也就想明白了,这雷雅静永远是他雷天赋的女儿,永远也成不了别人的,就算是他最后病死,他也要为她铺下一条路,让她去将安家给搞乱,让她去把安家弄个底朝天,谁让安家当初害了他的碧瑶!

    说到底,雷天赋死也瞑目的还有一个想法便是:雷雅静这枚棋子,他一紧安排好了,接下来,安家将会被雷雅静给整到死为止!

    ------题外话------

    本来还想多码字的,结果今天无极在被窝呆了一天,大姨妈拜访的日子真痛苦,头疼到要撞墙,每次都头疼啊!

    求亲们安慰,求订阅,求票,求花,求钻石求安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错上冷傲特工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极至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极至尊并收藏错上冷傲特工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