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错上冷傲特工妻 > 第193 披着羊皮的狼

第193 披着羊皮的狼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早餐,真是太有爱心了。”莫然看着面前的早餐,会心一笑……

    “就是啊,为什么我们的早餐和莫然的不同呢?”秦杨看着自己盘子里面的七成熟的牛扒,问道。他早晨被米洛尔通知过来一起吃早餐,米洛尔原本是连着何伯一起通知的,然而何伯却说要守着年小桃,怕手下万一有个闪失,便没有来,秦杨对莫然这两天总把他和何伯一起赶去工地而脸色有些不好,莫然说工地那边矿洞会出事,但是何伯和他眼睁睁的守了一夜,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直到早晨天亮,何伯幽幽的一声:“丫头骗了我们!”让秦杨的心底猛的一抽!生疼生疼的。

    而当莫然坐在餐桌边等着早餐的时候,他走过来,告诉莫然昨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时候,莫然竟然笑着说:“本来就不会有事情发生。”让秦杨的心底彻底的一凉!他觉得,莫然是真的十分不喜欢他,十分讨厌他,不想多见到他,才会让他和何伯一起去工地的,而她自己则是和米洛尔在一起玩……

    “你们吃你们的,莫然这个当然要区别对待啊,这是我让厨房特地给莫然做的,味道不错哦!不过呢,你们别想了,这是莫然专属。”米洛尔挑眉,笑着说道。

    “米洛尔殿下,谢谢你。”安铁军自来迪拜之后,第三次向米洛尔致谢了。

    “是呀,米洛尔殿下真是用心对待莫然啊!一般做丈夫的都不会这么细心呢!米洛尔殿下真是一个很不错的男人,以后不知道哪家的公主有福气呢!”裴丽便切牛扒边笑意盈盈的说道,她的眼眸边说边瞟向莫然。

    亚玛的牙齿略微咬了咬,整个餐厅的氛围因为裴丽的这番半是夸赞半是带着隐隐的挑拨的话,而变得静默起来,安铁军皱眉看了一眼身边的裴丽,而秦杨则是意味深长的看着裴丽……

    莫然低头,继续吃着美味的早餐,对于裴丽的挑拨的话,她当做没听见,莫然遵循一个原则:若是疯狗要我,我唯一要做的就是打死疯狗,自然不会因为被她咬了一口而咬回去!

    再说了,此时莫然感觉有些怪异,她隐隐的感觉,这些食物吃下去,仿佛心底无比舒畅似的,仿佛她和这个做早餐的人有某些感应似的,更仿佛那个人正躲在某一个角落欣赏着她吃掉他亲手做的美味,而沾沾自喜中似的……

    一顿早餐,吃的是人人神色各异,不过在这众多人中间,最诧异的莫过于泰勒皇陛下了,他一直好奇的看着米洛尔和亚玛,这两个人时不时的互相对眼,俩个人时常同时拿一样东西,似有意似无意的,俩人总会同步……

    泰勒皇的眉头有些微微的拧起来,他的神色落在莫然的眼眸里,让莫然有了些许担忧,她隐约的觉得,米洛尔和亚玛之间已然有了感情,昨晚亚玛接了米洛尔的电话,出去之后一夜未归,今天早晨回来,就神色十分暧昧,自顾自的对着镜子笑了半天……

    莫然知道,皇室之内联姻必定是要长辈做主的,尤其是米洛尔是一个王子,是将来皇位的继承人,这王妃的人选则更是要慎重,亚玛在能力上没有问题,莫然相信,她绝对比皇室的那些什么岚香蜜儿等贱货强多了,但是,亚玛的身世,亚玛的来历,和亚玛作为她莫然的手下和助理,说白了有点儿类似黑社会的打手的性质在里面的,泰勒皇和皇室能够接受吗?

    亚玛看莫然皱眉,大约猜出了莫然的意思,她深呼吸了一口气,跟在莫然身后走出皇宫餐厅,和安铁军一行去了工地继续忙着招募和处理工地的日常事务去了,米洛尔为了履行他贴身照顾莫然的承诺,赌场也不管了,水上酒店也暂时不动工了,就一直也像亚玛一样跟着莫然了。

    “何伯伯,把医院里面被伤了腿的工人都请回来,继续工作,安排他们在炼金车间工作,米洛尔殿下,回头我给你画一张草图,你帮忙设计修改一下,再帮忙找人做一批辅助滑轮回来,专门给那些工人用,我想咱们要让这些工人继续有工作踩哈。”莫然看着工地的车间,站在门口,说道。

    “嗯,莫然,我果然没有看错你。这一下,不但这些伤了的工人会感激你,这安氏矿区福利优待,对工人犹如亲人这样的传闻,相信不久的将来,肯定会传播开来的。”米洛尔点头,他自然是更愿意莫然这么做,毕竟这是他的地盘,他也不愿意看到那么多伤残人士和失业人士。

    “一股子味道。”裴丽轻声在安铁军身边捂着鼻子说道。

    “嗯,这里面都是尿,童子尿!”莫然神色冷然的看了一眼裴丽,说道。

    “用尿干什么?”裴丽歪着脑袋看着莫然,继续说道:“这大热天的,室内味道很浓的啊!”

    “裴总,你有所不知,因为曾经这里的工人被那个山洞里面的年小桃给派人打断了腿,取了膝盖骨里面的东西,这是丫头为了防止剩下的工人再遭到暗算而设计的机关,而且,这尿已经杀死了很多的蛊虫,这半个月来,砖缝里面不停有成堆的黑色虫子爬出来,然后我们用开水再烫死他们,现在应该清理的差不多了,车间很快就可以开工了!”何伯给裴丽解释车间里面那么多尿味道的原因,同时他也是间接的给安铁军做了汇报。

    “老何!这童子尿,有你的一份吧!”安铁军脸色冷然,话语冷然,冷冷的说道。

    “司令……”何伯的脸,瞬间红透了!

    “哎呀,何叔叔是童子……哎呦……”米洛尔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围着何伯不停的转着,同时又是咂嘴又是摇头:“可惜了,这好身板,可惜了,这健硕的身材,何叔叔,我要学习你,也做一个老童子!”

    “咳咳……”亚玛的嗓子有些不舒服。

    米洛尔看向亚玛,龇牙咧嘴笑了笑!而莫然则是嘴角微微的抽搐了一下看了安铁军一眼,心说:安司令啊,你这冷玩笑开的也是这么冷……果然是何伯形容的“缺根筋的脸”家族重要成员之一啊!

    “何总,这车间需要尽快清理出来,之后开始动工了啊!停一天的损失不少钱呢吧!”裴丽往后略微退了一小步,说道。

    “嗯,是的!马上会进行清理,上周,驻扎在这里的警察队伍三十人才刚离开,之前因为太多人太杂乱了,所以这两天便会安排人来清理的。”何伯看着车间里面,说道。

    莫然不吭声,安铁军对着莫然和何伯点头,对于让警察驻扎在这里何伯跟他汇报过,他是同意莫然的想法的,这就是莫然去沙漠那二十多天,这个工地十分安全的原因,雷天赋来了,带人来的,但是这些警察个个都凶神恶煞的,他们还没闹几下子便灰溜溜的走了,雷天赋无奈,便亲自带队进了沙漠,这也正是莫然等着的,最后他便把命给留在了沙漠里面……

    而年小桃的人,因为这里有迪拜警方的插手,他这个一向“好市民”的称号便要维护,他也跟着莫然去了沙漠,而这里矿区,他便不能让人动,他不亲自看着他不放心,何伯这个人的能力,他也是十分忌惮的……

    那些警察住在矿区将近二十天,工人们虽然是讨厌死,但是也因为被保护了安全,所以对他们倒也是能够忍气吞声、相安无事的。

    运筹帷幄,这四个字,安铁军在临离开康城的时候跟安老爷子这么评价莫然的!

    “莫然,一会儿有时间吗?”裴丽看向莫然,问道。

    “什么事?裴总。”莫然淡淡的一笑,问道。莫然倒是不以为然,而亚玛和米洛尔却全身都紧张起来,他们俩的身体不自觉地便紧绷了,俩人齐刷刷的看向裴丽,想看看她要说什么。

    “我想和你还有秦杨以及安司令聊一下关于蕾米亚继续推广新产品的事情。”裴丽看着安铁军说道。

    “蕾米亚最近应该是在做玉石能量护肤产品吧!目前咱们可以先把玉石能量护肤产品做上去!裴总是有新想法吗?”莫然看着裴丽,眉头略微拧了拧,问道。

    “嗯,是的,我这次来,是为了金子,金子素来是美容佳品,而且是高端的美容佳品,我们在缅甸赌石城只是做的玉石能量矿物质的护肤策划,而这金子也是可以提取能量用作美容方面的,所以,一方面我们要将安氏、为安少将玉石能量护肤品领域的市场打开,另一方面,我们可以同时推广金元素系列产品,一次性做大平台,自然,在这一块也还是需要安氏加大投资,加大推广和宣传的力度,这一块一直是你在跟进,所以……”裴丽看了一眼安铁军,微笑着说道,她是想提醒莫然,你还是我《美丽女子》的员工呢,别给我身兼两职,还这么光明正大的当着我的面不把本职工作放在心上。

    “安氏目前资金全数在开发玉石能量方面,怕是这金子的暂时考虑不到,而且懿轩的身体……这个暂时放一放吧!”安铁军冷冷的说完,便又在几个车间走动了一番,之后他和米洛尔说了一下车间的改装设计方案,亚玛也在一旁,三个人倒是讨论的很是投机。

    莫然身边的何伯一直看着裴丽,在裴丽看他的时候,他又扭头看向另一处,莫然则是从头到尾都微笑着,她的眼眸深邃,直接逼视着裴丽,而裴丽却从头到尾不和她对视,兴许是心虚,或者是知道她有读心术……

    何伯看见,他的莫然丫头脸上的微笑貌似是固定模式,而她的眼眸深处则是寒冰一片,隐隐的,何伯觉得这其中有些不对劲,哪个环节好像非正常中……

    “裴总,生意慢慢做,安氏目前正是水深火热中,玉石能量护肤产品,幸亏有郭晓明在打理,若是再弄出一个金子能量来,那可真是要手忙脚乱了,还是等安少醒了,再说吧。”何伯也和裴丽这么说,他不太喜欢急功近利的女人,虽然他曾经对裴丽印象十分好!

    “我也只是一个想法,哦对了,莫然,我听说这里有一家地道的烤鱼馆,我很想找时间去尝试一下,你去吗?”裴丽问莫然。

    亚玛和米洛尔虽然在和安铁军说着事儿,但是那耳朵却时刻的听着这边,他们一听见裴丽说这话,还没等莫然回应,米洛尔便走过来,笑着说道:“裴女士啊,莫然现在是特殊对待,我们皇家餐厅给她制定了全天候的饮食,从早餐到点心到下午茶,以后都由我们皇家餐厅来了,皇爷爷也点头同意的了,所以,裴总你可以自己去吃。”

    “哦……其实,我是想着,我记得莫然十分爱吃鱼是吧?所以……没想到米洛尔亲王殿下对我们莫然是这么的上心,真是安少的好朋友啊!”裴丽这话,面子上一听,确实没有什么可挑剔的,可是你仔细一听裴丽这声调,再看裴丽这神情,笑的假假的模样,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别说莫然他们觉得别扭,就连安铁军和秦杨以及胡伯也觉得不是滋味了!

    提到吃的,亚玛盯着裴丽,脸色冷冽的便如那北极冰川,眼眸里更是漫上森森的杀气,这杀气,亚玛周围的人都感觉到了,裴丽自然也是感觉到了,她刚开始感觉到有人盯着她,是微笑着转头看向亚玛的,结果在和亚玛对视之后,却又讪讪的把脑袋转回来,而当裴丽把脑袋转回来的时候,正好眼角撇到了莫然,感觉中,莫然周身的嗜杀气氛比亚玛更浓郁,她的脸色便微微的有些发白了。

    “是,莫然很爱吃鱼,如果不是爱吃鱼,我也不会认识莫然了,当初懿轩也不会带莫然到我的农庄去了。”秦杨见此情景,想着岔开话题,可是他貌似哪壶不开提哪壶,把安懿轩给提出来了。

    顿时,偌大的场地中央,一个个人都沉默了!

    “行了,莫然的饮食就交给米洛尔殿下了,米洛尔殿下,我替懿轩,谢谢你。”安铁军是这次过来的第四次致谢米洛尔,这倒是让莫然有些刮目相看的,她没有想到,安铁军竟然会是一个如此绅士的男人,军中几十年,他身上倒是没有什么痞气,而高高在上几十年,他还是如此有礼貌,这倒是更让莫然对他多了一分好感。

    一个上午,莫然都没有去矿洞再看那个秦秋一眼,仿佛那边矿洞没有关押着那个男人似的,待到中午时分,米洛尔接了一个电话,神神秘秘的躲到一边接听完毕,便立刻像是接受了谁的命令似的,把莫然等人又带回了皇家餐厅吃饭去了。

    “油焖虾,松鼠桂鱼,可乐鸡翅,白灼菜心……中式菜,配的很齐啊!”莫然盯着面前的菜,心底越来越犯嘀咕了,这什么人啊,怎么这么了解自己的习性,而且还这么有心……

    他……他……不会!他不会做饭,即使要学,也不至于跑到这里就是为了学习做饭,给自己做菜吃的,他是安少,是大少爷,从来不会做饭,不是他!

    莫然不相信是安懿轩做的菜,因为不管是从菜色还是菜品,还是菜的味道,都体现了一个至少也是中级厨师的功夫,而不是一般人能够短时间学会的。

    “莫然,你最喜欢的,吃吧!”米洛尔的笑,让莫然觉得有些诡异,好像他是在看……看一个演出,一部戏剧似的,有期盼,也有些许兴奋,更有些……神神秘秘的神色……

    晚餐,又是换了一套花样,但是还是莫然的饭菜最特别!

    众人虽然诧异,但是因为米洛尔说了,他专门请了一个厨师,专门为莫然量身定做的,大家也就心照不宣的吃自己的了,好歹这里是皇宫,白吃白喝人家米洛尔亲王的,也就不能再多啰嗦了,于是,米洛尔便也稍微放松了一些,省的动不动被人逼问和逼视,这感觉,如坐针毡,不好受!他又不善于撒谎,一撒谎就眨眼睛,就心虚,就气短,就脸红……

    但是,米洛尔这异常的举动,看在有些人的眼里却又有些异样,安铁军虽然嘴上不说,但是米洛尔对莫然这么好,又有裴丽在一旁阴的阳的挑唆一番,他的脸上也有些不太高兴,脸色比原来的冰山更是多了一层霜。

    而泰勒皇则是弄不明白了,他上午看着米洛尔和那个亚玛姑娘神色暧昧不对劲,怎么这一天下来,他竟然对莫然如此照顾,泰勒皇的记忆里面,米洛尔这三十年来,还真是没有对谁这么照顾,这么友善过啊!

    于是,晚餐之后,泰勒皇便找米洛尔谈话了,泰勒皇说:“米洛尔啊,虽然我也很喜欢莫然,她是一个十分聪慧的女孩,我也知道你很喜欢她,但是,她的肚子……她不是你的,所以你懂的……”

    “皇爷爷,我懂的,这饭菜也不是我做的,而且呢,这是一个……嗯,一个秘密,总之,皇爷爷啊,放心,我还俗了!我决定,谈一场恋爱,然后娶一个女人做王妃,然后给您啊,生一堆皇重孙,然后呢,我就做爸爸,哈哈哈哈……”米洛尔很是得意的双手叉腰笑的花枝乱颤。

    殊不知,他的皇爷爷的嘴角都已经有些抽搐了:“米洛尔,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你必须要娶一个身份地位高上的人家,最好是邻邦的公主,那样对我们的城市和人民更好!”

    “皇爷爷,我想自己找!”米洛尔停止了笑,看着泰勒皇,说道。

    “我不许你找身份不明的异国女子!”泰勒皇点明要害。

    “那行,我收回之前的还俗的话!”米洛尔说完,转身便走了出去,任由老头子在后面气的吹胡子瞪眼,对于米洛尔的婚姻问题和继承皇位的问题,这老泰勒皇真的是伤透了脑筋气坏了身子……

    当米洛尔将莫然送回酒店,之后又在城中心七拐八拐的拐了三圈之后避开“尾巴”的跟踪回到某一栋别墅的时候,他吓了一跳:“安懿轩,你这是自残啊!”

    “费什么话,赶紧给我找药箱子,这烫伤的比割伤的疼!全起水泡了。”安懿轩冷着脸,呵斥米洛尔。

    “活该!”轻轻责骂一句,米洛尔快速的冲去书房,取来家庭备用药箱,他快速的取出酒精棉,帮安懿轩把胳膊上和肩膀上,还有脖子上以及满手背的水泡给一个个的清洁消毒,之后刺破放水,接着涂药膏……

    “那条鱼真难做,光在它身上划花刀就整了我两个小时,终于还是完成了!”安懿轩举着左手给米洛尔看着:“八个口子!”

    “八条鱼,八条最美味的野生鲈鱼,被你给浪费了,你今天做了一天的菜,浪费了我们皇室厨房一个月多的粮食和菜品,回头你自己去结账,都给你记着呢!”米洛尔没好气的说道,下午去厨房,他差点儿把自己的舌头给咬掉,这厨房里面简直就是一个……蔬菜瓜果堆积场,满地的各种蔬菜瓜果形状各样,有些上面还带着丝丝血迹,地上还有被剁下来的鱼头,被切坏了的鱼尾,被弄烂了的鸡翅……厨房的一头,一个男人正在研究刀法,他脱光了上衣,肩膀处和手臂上,到处都是烫的红点点,他的额头满是大汗,他的神情却十分专注,就连米洛尔远远的站着看了他五分钟他都不知道。

    米洛尔是悄悄出去的,临出门之前对守候在门口的手下说道:“把这里的损伤都给记上,回头找他讨要。”

    下午米洛尔看到的烫伤,到了晚上都变成了一个个水泡,一碰就破,一破就疼,安懿轩在米洛尔给他的双手涂药膏的时候抽了好几次冷气,但是那脸却依旧是纹丝不动,典型的安氏少根筋脸色!

    而此时,莫然坐在酒店窗口的窗台上看着外面,思绪飘出了好远,这几天,她的心里总是慌慌的,仿佛有一种期待,又仿佛在惧怕着什么似的!

    患得患失的感觉,自黑鹰前世十三岁进入特工总局以来,再到穿越今生,这是第一次,她期盼着自己梦中所见的他是真实的,但是,她又怕最后这真的是一个梦,他真的就躺在康城的医院里面……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老大,我回来了!没跟上,丢了!”亚玛拧开茶几上的矿泉水咕咚咕咚灌了好几口,才喘着粗气说道。

    “嗯,米洛尔太精明了,要不跟丢他,难度系数太高了!”莫然点头,没有责怪亚玛。

    “那个家伙,在城中央不停的转圈圈,一会儿左一会儿右,我就知道他发现我了,后来他突然调转车头冲着我迎面而来,我赶紧闪一边,他就过去了,然后就丢了,等到我转头,他已经不知去向了。”亚玛无奈把跟踪米洛尔的情况汇报给莫然。

    “跟踪不是办法!”莫然咬着嘴唇,皱眉。

    “那这样,老大,咱们把他给绑了,然后严刑逼供!”亚玛咬着牙,瞪着眼睛,恶狠狠的说道。

    “呃……”莫然扭头看着亚玛,盯着她看了半响,接着从窗台上下来,走到亚玛面前,看了她半响,随即笑了笑,说道:“你和他有仇?”

    “没有啊!”亚玛嘟着嘴,不满的嘟囔:“是他太阴险了么!他这是在帮着谁隐瞒啊!给你吃的饭菜里面,我验过了,确实没有任何的毒,也不可能存在下蛊毒的可能,那他是真的喜欢老大,还是想怎么样啊!”

    “怎么,吃醋了?”莫然抱着胳膊看着亚玛,笑着说道。

    “才不是吃醋呢,我干嘛要吃老大的醋。假如……”亚玛看着莫然,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老大,假如米洛尔真的十分爱你,然后安少……他又醒不来,其实……其实……”

    莫然皱眉看着亚玛,冷冷的说道:“其实什么?继续啊!”

    “老大,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知道你心里只有安少,可是……老大,你需要人疼爱,你值得天下的男人都疼爱你。真的,如果米洛尔殿下真的愿意娶你……”亚玛着急的解释。

    “闭嘴!”莫然冷冷的打断了亚玛的话,随即从一旁沙发上取了外套,走向门口,同时她冷冷的说道:“矿区今晚会有事,跟我去一趟。”

    “是!”亚玛正在责怪自己嘴笨,想狠狠扇自己一巴掌呢,听莫然这么一说,她赶紧弯腰从枕头底下取了手枪,跟着莫然走出了酒店。

    “叮铃铃~”路上,亚玛开着车,莫然在副驾驶上坐着,俩人都不说话,莫然的脸色阴沉,而亚玛则是时不时讪讪的扭头看莫然一眼,她想道歉,但是她了解莫然的脾气,这个时候道歉,莫然不会搭理她的……幸好电话铃声响起来了,莫然接电话了。

    “老大,我派人查过了,这个曲娘娘并没有能够买下安氏的任何股权,安氏股票下跌的时候,这半个月里,一直有一个人和曲娘娘在较劲,对方收购了大量的安氏股权,把安氏又给托了起来……”尚志军打来的电话,他一直奉命盯着曲娘娘。

    “这个人是谁?查清楚了吗?”莫然问道。

    “查清楚了,是M国的一个信托投资公司……可是……”尚志军欲言又止。

    “怎么了?有异常状况?”莫然很少听到尚志军说话这样吞吞吐吐,她眉头微微一拧,问道。

    “嗯,也不能说是异常状况,老大,你知道那个信托投资公司的注册资金是多少?是一千二百亿!”尚志军说话的时候神情开始激动起来,他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老大,你知道注册人是谁么?”

    “罗伯茨?”如此巨资,也只有罗伯茨了,莫然便脱口而出。

    “注册人是罗伯茨,但是备注却是莫然……老大,也就是这个都是你的……”尚志军有些激动了,仿佛那些钱都是他的似的。

    “呃……”莫然愣住了,这是她也没有想到的,罗伯茨注册公司托着安氏的股票,但是他却明着把这给了她……

    “老大,安氏的股票又恢复到原点,暂时估计不会动了,曲娘娘投进去六千万发现压根就如石沉大海没有任何波澜,她便停手了,我看她貌似也找人查过这个信托投资公司……昨天她找我说了一句:莫然真是厉害!”尚志军继续汇报。

    “嗯,曲娘娘还是要盯着!设法查到她的过去。”莫然点头,接着又说道:“我的父母那边情况怎样?”

    “已经安全转移了,张嫂在莫阿姨吃的菜里面稍微放多了一些辣椒,莫阿姨一下子呛到了,张嫂边找借口将莫阿姨给送到医院去了,我们在医院里安排了人住在莫阿姨旁边的床位上,还安排了医生,我把他们交给了王二,你就放心吧,老大!”尚志军对莫然的恭敬实实在在,不管什么时候,哪怕是隔着电话,莫然都能感觉到尚志军在那一头一定是一脸的严肃毕恭毕敬的!

    隔着电话,微微点头,莫然相信尚志军,也相信王二麻子,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和被信任便是这么来的,互相信任,才能放心!也才能托付一切!

    “继续监视雷氏别墅和雷氏所有不动产范围内,是否有陌生人出入,还有,密切注意从T国回来的人,雷雅静不会轻易罢手的,相对于雷天赋来说,雷雅静要更棘手!”莫然微微皱眉,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如今已经微微有些动静的小家伙们开始日长夜长,她如今身子已经开始笨拙,很多事情,她必须要依靠手下了……

    “老大,邱家伟又失踪了!”尚志军汇报的时候用了一个“又”字,因为这邱家伟之前被大家称为“酱油君”,也确实,他时而就消失,时而又出现,总是这么在你不经意的时候露面,又在你不经意想起还有这么一个人的时候,他又消失了……

    “保护我我的父母,邱家伟……查一下去往T国和M国的最近航班。”莫然皱眉,这个邱家伟的真正来历还真是不好查,若是他真的是某国的间谍的话,那便不好了!

    必须要在孩子出生之前把一些贱人给收拾干净了,莫然不希望孩子一出生就遭遇一些不开心的事情!

    挂上电话,莫然把脑袋靠在座椅上微微的闭上眼眸。

    “老大,累了吧!阿姨和叔叔情况怎样?”亚玛扭头看了莫然一眼,问道。

    “没事!军哥安排好了一切,由王二哥给保护,这就放心了。”莫然扭头看了一眼亚玛,微微扯了扯嘴角,说道。

    “老大,你的身子要保护好,告诉我今晚矿区会发生什么,你回头就坐镇指挥,一切交给我好了!”亚玛开始表真心。

    “表忠诚?!”莫然微微一扯嘴角,笑了笑,接着说道:“亚玛,米洛尔爱上你了,知道吗?”

    “老大,我……”亚玛刚才还在为自己提了米洛尔和安懿轩的事情而懊恼,这会儿莫然再提一次,她便手一抖,讪讪的扭过头看了一眼莫然说道:“老大,我觉得我不太可能和他有什么……”

    “记住了,不管安懿轩如何,他在我心里占了一个拳头这么大的位置,这里已经容不下别的男人了!米洛尔是一个十分不错的朋友,他的性情很真,他是一个好男人,你和他在一起,会很幸福的,只是,皇室,不是这么容易进去的。”莫然为亚玛打开心结,她知道,若是今晚她不给亚玛打开心结,这家伙就得把自己纠结死,莫然知道,亚玛平日里看起来是一个十分聪明又机灵的人,但是一旦遇到感情问题,纵然是她再聪慧机灵,那一旦钻进去,她便会不停的往牛角尖钻过去……

    “我知道,王子必须娶公主,这是规矩,也是最好的选择,所以……”亚玛的神色有些暗淡。

    “规矩是人定的,可以破。”莫然挑唇一笑。

    说这话的时候俩人已经到了矿区,车子开进去,何伯听到动静,便已经站在楼上扶着栏杆看着她们了。俩人打开车门,远远的跟何伯打了个招呼,何伯便转身从下来:“丫头,这深更半夜的过来,有事儿?”

    “有事儿,今晚有人会来杀了年小桃。”莫然直接告诉何伯。

    “丫头,你说真的?”何伯觉得,自己自从认识这个丫头之后,仿佛智商一下子就全丢了。

    “对,真的。”莫然点头。

    “那派人严加看守。”何伯转身,便要去下达命令。

    “何伯,等等!”莫然喊住了何伯,她微笑着扯嘴角:“年小桃已经没有价值了,让他死吧,这个矿洞,他伤了我们那么多的工人,就让他用血祭奠一下自己的恶行吧!”

    “丫头,你这……”何伯扭头盯着莫然,在半分钟后,虽然莫然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对着他笑,但是他也在这半分钟内明白了,于是他不得不再一次对着莫然竖起大拇指:“丫头,你太了不起了!”

    “何伯伯,你也不赖啊!你也早就想到年小桃没什么利用价值了,所以这门口就两三个人把守,你在这里一直不走,就是等着人来对他下手的吧?”莫然微笑,连着眉眼一起笑。

    “就你丫头总能看穿我,嘿嘿,其实呢,我是不想留下这人了,但是你昨天不是说么,说有人舍不得他,因为亲情,所以,何伯伯在想,这个人到底是留还是不留。”何伯看见莫然的笑,他便也笑了。

    “何伯伯,还有一个事情,要麻烦何伯伯帮我……”莫然咬着嘴唇,深呼吸一口气,才说。此时他们站在矿洞和工棚车间的中间空旷地界,他们的对话,也只有他们三个人能够听见,亚玛站在一旁看着四周的动静。

    “说,什么事情!何伯定然全力以赴!”何伯立刻挺直了腰板,这情景,让很远的地方何伯的手下,安少的保镖们都纷纷一愣:何总管在安氏这么多年,就犹如那黑社会的老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他走到哪里都是有奉承,走到哪里都是气势凌人的,安氏男人特有的霸气风范在他身上也是有被感染到的……为什么此时他好像是对那个莫然如此如此的恭敬似的……

    “何伯伯的跟踪技术是最好的,明天帮我跟踪米洛尔,还有,明天三餐饭期间,你还是不要出现,你不要出现在餐桌上,但是,你要去皇室厨房。”莫然盯着何伯说道。

    “去厨房?丫头是要找人?”何伯双眸放光,在这深夜里,那双眸子犹如犀利的猎鹰一般炯炯有神。

    “对,找到那个给我做饭的。”莫然微眯着眼眸说道。

    “好!”何伯点头,接下了莫然给的任务。

    这一夜,何伯和莫然在工棚的楼上办公室里面研究开工庆典等等事宜,外面,由亚玛带队,又多派了一队人手在矿区周围巡逻。

    “这个时候开工好不好?皇室那边,丫头啊,你那天得罪了两位公主,那两位公主中的那个碧落米尔可是不简单的啊!我调查过她,她的哥哥在东南亚有很多投资,虽然不常回来,但是对于这个妹妹,他还是十分疼爱的,而且,那个男的也是一个王子,他在皇室也是有一定地位的……”何伯看着莫然定出的五天后招齐所有工人举行开工仪式感觉有些仓促。

    “哈,就知道何伯伯厉害,人没有去参加宴会,事后帮我默默的做了不少事儿呢,谢谢你,何伯伯!”莫然双手垫着下巴趴在桌上,眨巴着双眼看着何伯,甜甜的笑着。

    “瞧这小萌萌的样子,丫头,你说就你现在这个样子,像极了小绵羊一样,谁知道啊……”何伯挑了挑眉:“这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呃……”莫然起身,盯着何伯撅嘴:“有这么评价人家一个姑娘家的么!”

    “丫头啊,我发现一个事情啊……”何伯盯着莫然看了一会儿,随即笑着从左手边的一个抽屉里面取出一叠资料放到莫然面前:“你看看这个王子,就是碧落米尔那个哥哥,格雅王子,他长得像谁?”

    “哦?”莫然坐正了身子拖过资料,盯着上面的一张全身照,凝眸看了一眼,随即她龇牙抬头看向何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错上冷傲特工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极至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极至尊并收藏错上冷傲特工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