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错上冷傲特工妻 > 第197 真的不想,幕后黑手就是他

第197 真的不想,幕后黑手就是他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莫然的眼泪,让何伯心疼了,一个那么坚强的丫头,在她面前梨花带雨,何伯的心狠狠的揪了一下,他讪讪的扯了扯嘴角,说道:“丫头,不是何伯伯不告诉你,实在……实在是……”

    “行了,何伯,别说了。”莫然抬手拭了一把眼泪,转身走去了矿洞。

    “丫头,里面空气不好,而且秦秋他也差不多不行了,你就别去了,你这身子,那些污浊的地方,去了不好。”何伯赶紧快步走到莫然的面前将她拦住。

    “我去帮一下秦秋。”莫然淡淡的看了何伯一眼,说道。

    “丫头!”何伯一把拖住莫然的胳膊,在莫然面前跺了跺脚,最后咬牙说道:“少爷不是不想见你,我从来没有见过少爷那么在乎一个人!我是看着少爷长大的,他做任何一件事情都有他自己的想法和主张,而且绝对是运筹帷幄之后,才动手的。所以,丫头,何伯伯现在请求你,你……你就当少爷还是失忆的,还是躺在康城的床上,好吗?”

    “何伯伯,你这么说,是说那个真是……”莫然的眼眸一闪,心底猛的一抖,心脏仿佛突然漏跳了几拍。

    “丫头,何伯伯什么都没有说,你呢,好好的保重身子,小少爷是安家的希望,老爷子到现在还不知道你这情况呢,你说要是让他知道了,他不得把我和司令骂死,你都怀着身子,还让你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东奔西跑的。”何伯见莫然的脸色松动,心底也舒了一口气,他笑着对莫然说道。

    “暂时不要让老爷子知道。”莫然撅嘴。

    “我知道,谁让老爷子之前那么倔呢,是吧?”何伯很明白莫然的心思,她都曾经在缅甸赌石城发过誓,此生不进安家的门。那时候,是老爷子不明就里,也是老爷子被耿如雪蒙蔽,而如今,何伯可是知道老爷子对莫然那是观念全改变了,自从他去了边境之后,老爷子的性情仿佛也被这丫头给收拾了,变得不如以前那么倔强,也不如以前那么强势了。

    也是啊,曾经叱咤风云军政几十年的人,向来说一不二的,人人都让着哄着,所以老爷子才以自己为天了,可是莫然这丫头呢,偏偏就是捅破天的那个人,老爷子的臣服,何伯看着就感觉爽!心说,终于这老头子知道自己老了!

    “对!”莫然的眼眶里还没有干,她微眯着眼睛,狡黠的一笑,湿漉漉的眼眶,加上脸上那狡黠的表情,不要说不远处几个安氏保镖给看迷了,就连何伯都愣了又愣,接着他感叹:“哎!咱们丫头真是漂亮的没话说啊!”

    “何伯伯,照顾好懿轩!对方,如果知道懿轩在迪拜,必定要出手的,Z国的部队过不来,单枪匹马的懿轩,正是他们最好下手的时候。”莫然咬着牙,叮嘱何伯道,突然的,她想着要制定一套计划,保护好安懿轩了!

    “嗯,放心吧,丫头,何伯有数。”何伯也知道,安懿轩之前装傻肯定是有原因的,他是要逼着一些人从洞里面出来,他是要让敌人暴露在明处,然后他才好出手,真是难为少爷了!何伯想到安懿轩在康城那么的装傻在大庭广众之下,又眼睁睁的看着家人看着莫然为他操心,虽然他表面上痴傻如不满十岁的孩童,但是何伯知道,每当少爷面对莫然,面对安家的老爷子和廖政委以及安懿轩和他们的伤感以及忧虑的时候,心底里肯定亦是十分痛着的,尤其是莫然,她带着自责和歉疚,一直对他千依百顺,还放着自己康城的事业不做,到迪拜来风里雨里的,时常带着身孕,整日整夜的不眠,丫头受苦了!安少也受苦了!

    何伯在心底里疼惜着这两个孩子,他的神情自然便更为亲切了,和当初莫然第一次在海边和安懿轩“玩车震”的时候完全是两个模样,那时候,兴许是因为何伯在安老爷子身边太长时间了,所以曾经的何伯是严肃的,眉宇是刀刻般的冷然的,周身亦是洋溢着一股冷煞之气的。

    而在认识莫然又和莫然长期相处之后,不知不觉的,他竟然发现自己变了,变得……心思多了,想法多了,表情动作貌似也多了。

    其实,何伯要是和莫然探讨他为什么变了的话,莫然一准给他一句话:是变了,不是心思多了,而是思春多了!

    “何伯伯,去,把秦秋给做了。”莫然嘟嘴,斜睨了发呆想心思的何伯一眼,随即便把话题转为严肃。

    “做了?”何伯皱眉盯着莫然看了约莫三秒,有些明白了莫然的意思,随即他便点头,走去了矿洞里面。

    矿洞里面,米洛尔和亚玛站在一起,秦杨和安铁军站在一起,他们都看着秦秋,眼眸里说不出是厌恶还是别的什么,总之,他们的神色都是冷峻的。

    “情况怎么样?”何伯慢慢的走到秦杨身边,问道。

    “基本迪拜这边的事情,他都交代了,包括别墅地下二层的密道可以通往石油提炼基地和外面几家酒吧的出口也都指名了。”秦杨给何伯看他手里的资料,这资料是早晨他审出来的结果。

    “地下二层……哦,那里暂时别让人进出了,丫头曾经做过手脚,如今估计那里已经臭不可闻了。”何伯冷笑一声,说道。

    “嗯?!”秦杨歪着脑袋看着何伯。

    何伯扯了扯嘴角,慢慢的蹲下身子,看着秦秋,一抹冷笑在唇边漾开,他冷冷的说道:“大家都明白,和莫然丫头斗,结果都是死路一条!”

    “米洛尔王子,您就真的这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他们从警局带人出来,又任由他们动私刑,哼!你不是想当皇么,这里的一切,如今已经在别的王子和公主那儿了,你有没有想过,你若是真的有一天登基大典的时候,有人拿着你这些私下怂恿的黑幕出来,你这皇即使当上了,也坐不稳当!”秦秋笑的肆意又阴险,这些话,他仿佛是憋了好久,才硬撑着一口气说完了,刚一说完,他便又大口大口的喘起来。

    “秦秋……别在这挑拨皇室内的关系,迪拜这里还有什么没有交代的,想清楚了。”秦杨深吸一口气,冷冷的说道。

    亚玛扭头看了秦杨一眼,她发现秦杨的手紧紧的捏着拐杖……

    “对,秦秋,别在这里挑拨皇室的关系,米洛尔亲王殿下既然能够让人把你带走,就有办法处理了这个事情,再说了,你是Z国人,应该交给Z国来审讯和办理,这里是Z*方借用审讯基地,暂时借用……然后,我们会有相关手续,手续会显示米洛尔殿下和我们司令的交接!哼!哼哼!”何伯连着哼了好几声,随即他扭头看了一眼安铁军,眼眸又扫过秦杨和米洛尔以及亚玛,扫了一圈又回头盯着秦秋说道:“要不然,你以为司令千里迢迢过来是干什么的?游玩?度假?其实,你以为你们运筹帷幄中,那么,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邪不压正!”

    “你……”秦秋脸色比之刚才更是没有了血色。

    “你想啊,原本我们司令就是什么人物!军中叱咤几十年,秦秋啊,你也是二十年前就认识司令了,那时候他就是一个人人敬佩的少将了,怎么,离开Z国这二十年之后,完全忘记了司令是何许人?”何伯这马屁拍的,真是“啪啪”响啊,一旁的亚玛不得不佩服,暗暗的和米洛尔对了对眼,俩人心照不宣的纷纷统一动作:挑眉一笑!

    “安司令,Z国空军总政治部最高司令官!作战勇猛,睿智犀利,手下率领三百万空军和武警,保家卫国数十年,军中内外纷纷称颂,军功章一共六十六枚!还有待增加!”米洛尔插嘴说道。

    “不止是安司令,如今又多了一个人。”何伯没有回头,只是在米洛尔说完之后点了点头说道。

    “莫然吗?”秦秋刚才听米洛尔说安懿轩的时候还是一副要死不死的模样,这会儿一听何伯提起另外一个人,便立刻努力瞪大眼眸看着何伯:“这个莫然,是你们军中培养的超级特工吗?”

    “哼!这个不是你该打听的。”安铁军上前一步,冷冷的说道。

    “对,如今你要做的是,尽快交代你在Z国的同伙,还有T国,当年你逃去T国之后隐匿,那么多年,你做了什么?你会降头术,会蛊毒,这一切都是T国修炼的吧?你在T国还有一个集团!正在谋划着什么?说吧!”何伯昂着脑袋盯着面前的秦秋道。

    “你认为,我会告诉你吗?”秦秋的脑袋左右转了转,随即奸笑着看着何伯。

    “那安司令在场,如今也只能把你移交给Z国政府,等待Z国的国际刑警过来,把你押解回国继续审讯了。”秦杨皱眉,阴森森的看着秦秋说道,说完他又转身看着安铁军说道:“安叔叔,矿区马上就要开工了,这两天来来往往的工人也多了,留着他在这里确实不好,咱们把他押解回国吧。”

    “嗯,押解回国继续审讯,确实有必要!”安铁军看了一眼何伯,点头说道。

    “我不回去!那个国家,已经和我没有关系!秦杨啊,呵呵,你是我的侄儿,难道你要让我的骨灰叶落归根吗?安全局那些审讯,你以为我不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