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错上冷傲特工妻 > 第197 真的不想,幕后黑手就是他

第197 真的不想,幕后黑手就是他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莫然的眼泪,让何伯心疼了,一个那么坚强的丫头,在她面前梨花带雨,何伯的心狠狠的揪了一下,他讪讪的扯了扯嘴角,说道:“丫头,不是何伯伯不告诉你,实在……实在是……”

    “行了,何伯,别说了。”莫然抬手拭了一把眼泪,转身走去了矿洞。

    “丫头,里面空气不好,而且秦秋他也差不多不行了,你就别去了,你这身子,那些污浊的地方,去了不好。”何伯赶紧快步走到莫然的面前将她拦住。

    “我去帮一下秦秋。”莫然淡淡的看了何伯一眼,说道。

    “丫头!”何伯一把拖住莫然的胳膊,在莫然面前跺了跺脚,最后咬牙说道:“少爷不是不想见你,我从来没有见过少爷那么在乎一个人!我是看着少爷长大的,他做任何一件事情都有他自己的想法和主张,而且绝对是运筹帷幄之后,才动手的。所以,丫头,何伯伯现在请求你,你……你就当少爷还是失忆的,还是躺在康城的床上,好吗?”

    “何伯伯,你这么说,是说那个真是……”莫然的眼眸一闪,心底猛的一抖,心脏仿佛突然漏跳了几拍。

    “丫头,何伯伯什么都没有说,你呢,好好的保重身子,小少爷是安家的希望,老爷子到现在还不知道你这情况呢,你说要是让他知道了,他不得把我和司令骂死,你都怀着身子,还让你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东奔西跑的。”何伯见莫然的脸色松动,心底也舒了一口气,他笑着对莫然说道。

    “暂时不要让老爷子知道。”莫然撅嘴。

    “我知道,谁让老爷子之前那么倔呢,是吧?”何伯很明白莫然的心思,她都曾经在缅甸赌石城发过誓,此生不进安家的门。那时候,是老爷子不明就里,也是老爷子被耿如雪蒙蔽,而如今,何伯可是知道老爷子对莫然那是观念全改变了,自从他去了边境之后,老爷子的性情仿佛也被这丫头给收拾了,变得不如以前那么倔强,也不如以前那么强势了。

    也是啊,曾经叱咤风云军政几十年的人,向来说一不二的,人人都让着哄着,所以老爷子才以自己为天了,可是莫然这丫头呢,偏偏就是捅破天的那个人,老爷子的臣服,何伯看着就感觉爽!心说,终于这老头子知道自己老了!

    “对!”莫然的眼眶里还没有干,她微眯着眼睛,狡黠的一笑,湿漉漉的眼眶,加上脸上那狡黠的表情,不要说不远处几个安氏保镖给看迷了,就连何伯都愣了又愣,接着他感叹:“哎!咱们丫头真是漂亮的没话说啊!”

    “何伯伯,照顾好懿轩!对方,如果知道懿轩在迪拜,必定要出手的,Z国的部队过不来,单枪匹马的懿轩,正是他们最好下手的时候。”莫然咬着牙,叮嘱何伯道,突然的,她想着要制定一套计划,保护好安懿轩了!

    “嗯,放心吧,丫头,何伯有数。”何伯也知道,安懿轩之前装傻肯定是有原因的,他是要逼着一些人从洞里面出来,他是要让敌人暴露在明处,然后他才好出手,真是难为少爷了!何伯想到安懿轩在康城那么的装傻在大庭广众之下,又眼睁睁的看着家人看着莫然为他操心,虽然他表面上痴傻如不满十岁的孩童,但是何伯知道,每当少爷面对莫然,面对安家的老爷子和廖政委以及安懿轩和他们的伤感以及忧虑的时候,心底里肯定亦是十分痛着的,尤其是莫然,她带着自责和歉疚,一直对他千依百顺,还放着自己康城的事业不做,到迪拜来风里雨里的,时常带着身孕,整日整夜的不眠,丫头受苦了!安少也受苦了!

    何伯在心底里疼惜着这两个孩子,他的神情自然便更为亲切了,和当初莫然第一次在海边和安懿轩“玩车震”的时候完全是两个模样,那时候,兴许是因为何伯在安老爷子身边太长时间了,所以曾经的何伯是严肃的,眉宇是刀刻般的冷然的,周身亦是洋溢着一股冷煞之气的。

    而在认识莫然又和莫然长期相处之后,不知不觉的,他竟然发现自己变了,变得……心思多了,想法多了,表情动作貌似也多了。

    其实,何伯要是和莫然探讨他为什么变了的话,莫然一准给他一句话:是变了,不是心思多了,而是思春多了!

    “何伯伯,去,把秦秋给做了。”莫然嘟嘴,斜睨了发呆想心思的何伯一眼,随即便把话题转为严肃。

    “做了?”何伯皱眉盯着莫然看了约莫三秒,有些明白了莫然的意思,随即他便点头,走去了矿洞里面。

    矿洞里面,米洛尔和亚玛站在一起,秦杨和安铁军站在一起,他们都看着秦秋,眼眸里说不出是厌恶还是别的什么,总之,他们的神色都是冷峻的。

    “情况怎么样?”何伯慢慢的走到秦杨身边,问道。

    “基本迪拜这边的事情,他都交代了,包括别墅地下二层的密道可以通往石油提炼基地和外面几家酒吧的出口也都指名了。”秦杨给何伯看他手里的资料,这资料是早晨他审出来的结果。

    “地下二层……哦,那里暂时别让人进出了,丫头曾经做过手脚,如今估计那里已经臭不可闻了。”何伯冷笑一声,说道。

    “嗯?!”秦杨歪着脑袋看着何伯。

    何伯扯了扯嘴角,慢慢的蹲下身子,看着秦秋,一抹冷笑在唇边漾开,他冷冷的说道:“大家都明白,和莫然丫头斗,结果都是死路一条!”

    “米洛尔王子,您就真的这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他们从警局带人出来,又任由他们动私刑,哼!你不是想当皇么,这里的一切,如今已经在别的王子和公主那儿了,你有没有想过,你若是真的有一天登基大典的时候,有人拿着你这些私下怂恿的黑幕出来,你这皇即使当上了,也坐不稳当!”秦秋笑的肆意又阴险,这些话,他仿佛是憋了好久,才硬撑着一口气说完了,刚一说完,他便又大口大口的喘起来。

    “秦秋……别在这挑拨皇室内的关系,迪拜这里还有什么没有交代的,想清楚了。”秦杨深吸一口气,冷冷的说道。

    亚玛扭头看了秦杨一眼,她发现秦杨的手紧紧的捏着拐杖……

    “对,秦秋,别在这里挑拨皇室的关系,米洛尔亲王殿下既然能够让人把你带走,就有办法处理了这个事情,再说了,你是Z国人,应该交给Z国来审讯和办理,这里是Z*方借用审讯基地,暂时借用……然后,我们会有相关手续,手续会显示米洛尔殿下和我们司令的交接!哼!哼哼!”何伯连着哼了好几声,随即他扭头看了一眼安铁军,眼眸又扫过秦杨和米洛尔以及亚玛,扫了一圈又回头盯着秦秋说道:“要不然,你以为司令千里迢迢过来是干什么的?游玩?度假?其实,你以为你们运筹帷幄中,那么,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邪不压正!”

    “你……”秦秋脸色比之刚才更是没有了血色。

    “你想啊,原本我们司令就是什么人物!军中叱咤几十年,秦秋啊,你也是二十年前就认识司令了,那时候他就是一个人人敬佩的少将了,怎么,离开Z国这二十年之后,完全忘记了司令是何许人?”何伯这马屁拍的,真是“啪啪”响啊,一旁的亚玛不得不佩服,暗暗的和米洛尔对了对眼,俩人心照不宣的纷纷统一动作:挑眉一笑!

    “安司令,Z国空军总政治部最高司令官!作战勇猛,睿智犀利,手下率领三百万空军和武警,保家卫国数十年,军中内外纷纷称颂,军功章一共六十六枚!还有待增加!”米洛尔插嘴说道。

    “不止是安司令,如今又多了一个人。”何伯没有回头,只是在米洛尔说完之后点了点头说道。

    “莫然吗?”秦秋刚才听米洛尔说安懿轩的时候还是一副要死不死的模样,这会儿一听何伯提起另外一个人,便立刻努力瞪大眼眸看着何伯:“这个莫然,是你们军中培养的超级特工吗?”

    “哼!这个不是你该打听的。”安铁军上前一步,冷冷的说道。

    “对,如今你要做的是,尽快交代你在Z国的同伙,还有T国,当年你逃去T国之后隐匿,那么多年,你做了什么?你会降头术,会蛊毒,这一切都是T国修炼的吧?你在T国还有一个集团!正在谋划着什么?说吧!”何伯昂着脑袋盯着面前的秦秋道。

    “你认为,我会告诉你吗?”秦秋的脑袋左右转了转,随即奸笑着看着何伯。

    “那安司令在场,如今也只能把你移交给Z国政府,等待Z国的国际刑警过来,把你押解回国继续审讯了。”秦杨皱眉,阴森森的看着秦秋说道,说完他又转身看着安铁军说道:“安叔叔,矿区马上就要开工了,这两天来来往往的工人也多了,留着他在这里确实不好,咱们把他押解回国吧。”

    “嗯,押解回国继续审讯,确实有必要!”安铁军看了一眼何伯,点头说道。

    “我不回去!那个国家,已经和我没有关系!秦杨啊,呵呵,你是我的侄儿,难道你要让我的骨灰叶落归根吗?安全局那些审讯,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想当初,我也是安全局的人啊!哈哈哈哈……”秦秋凄惨一笑,深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又说道:“安全局的那些审讯手段,那堪比满清十大酷刑的审讯工具,呵呵……我还不如死了呢!”

    “你还以为现在的Z国政府是二十年前吗?”秦杨咬牙对着秦秋说道。

    “有区别吗?”秦秋继续对着秦杨凄惨笑道,他何尝不知道何伯要干什么!何伯很明显的意图,他秦秋有着和莫然一样的读心术,有着和莫然一样的透视眼,何伯明目张胆的进来就一直想着要下手杀他,他能不知道么!

    “至少,你不会死!”秦杨算是在众人面前说出了心声,他相信大家都听得懂,他相信何伯和安懿轩也能听得懂,他不是在乎秦秋这么一条命,他只是觉得,这是他的亲人,除了弟弟之外的唯一亲人了,他兴许骨子里不想秦秋就这么死了……

    “有种你们就杀了我!我告诉你们啊,只要让我有一点儿机会,你们就都会被我下毒蛊,那样的话,你们就死定了,看看外面那些工人,都坏了一条腿!他们的腿就是我用来培养蛊毒的!看看我的腿,我曾经可是用自己的膝盖培养蛊毒啊!我要给你们下蛊,你们知道吗?”秦秋的嘴角一抹惨笑,他是在诱着何伯杀他。

    秦秋很聪明,他知道莫然会用他的死来震慑别人,不是他愿意配合莫然,而是他也想供出幕后黑手,但是他知道不能,若是他供出凶手是谁,他在T国收养的女儿必定会受到牵连,回头会受苦!那个女儿,虽然因为撞见他和男人在一起而接受不了离开,但是却被秦秋视如己出,呵护的比亲生女儿还要宝贵!还有就是,即使他供出幕后黑手,安铁军他们不相信,兴许他就真的死不了了,他会被下蛊毒,还会被练成蛊尸,尤其是修炼蛊尸之前的那种痛苦,他这辈子是宁死也不想要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莫然正好要成全他,他也就顺着做了。

    “你敢?”何伯拔出手枪。

    “我就敢,我会用咒语下蛊毒,我立刻就能在你们身上下,这山洞里面,有曾经没被消灭赶紧的蛊毒幼虫……”秦秋的神情颇为激动。

    “给我闭嘴!”何伯恼怒。

    “哼,我现在就给你们试试!”秦秋歪着身子便要念咒语。

    怎么这么久!何伯在搞什么?空洞外面,莫然已经走去办公楼里面,她站在楼梯口,看着矿洞,等着!

    “砰~”一声枪响,莫然看了一眼矿洞,待办公室里面的人都冲出来好奇的看着矿洞的时候,她却转身走去了办公室内,吹空调喝茶去了。

    矿洞里面,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儿,秦秋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他的脸上,没有痛苦,只有解脱!在临死之前,秦秋看了一眼秦杨,对着他动了动嘴……

    秦杨扔下手里的资料,快速上前两步,走到秦秋面前,跪下!

    “老何,你今天怎么这么冲动?”安铁军轻声嗔怪了何伯一句,声调平稳。

    “司令,你不知道,这蛊毒的厉害,之前那些工人,都是无意中中了蛊毒,他们这些人,太可怕了,您想咱们去南方的时候,那些士兵……”何伯收回枪,对着安铁军解释道。

    “嗯!杀也就杀了!”安铁军看何伯的神色,想起他从外面匆匆进来就一直想摸枪的动作,便多少有些猜到这老家伙肯定是受了外面的那个丫头的指示过来的,如今,安铁军和何伯一样,只要是莫然的意思,他们就自然而然的认为她是对的,她这做肯定是有原因的。

    果然,当秦杨申请帮忙地摆放警察一切去送秦秋上火葬场之后,在巡视了一圈矿区内外之后,安铁军真的就说了这么一句话,他说:“莫然,你让老何杀了秦秋,有原因的吧!我到现在一直没有猜到原因,你能说说吗?”

    何伯眼角抽搐,他的安司令,自小一起长大的安黑脸,什么时候能够如此低调的去请求一个小女娃子给他说案情了!何伯抬头,看着明晃晃的太阳,他记得太阳确实是从东方升起的,绝对没错!

    “没有原因,留着也没用了。”莫然淡淡的说道,四个月的肚子,竟然出奇的大,不由得不让安铁军侧目,虽然他知道不该看莫然的肚子,但是他最终还是好奇啊!

    米洛尔闻听莫然这么一说,又有点儿想笑,他想着中午当安懿轩离开厨房之前,他告诉安懿轩,秦杨从矿区过来,审讯了秦秋,将资料带过来了,安懿轩便跟他说:“莫然要杀秦秋了,你把手续都给办好了交给我爹,别的不要管!”

    果然,这秦秋在几个小时后,就被杀了!

    “莫然,你不是说五日内,让对方隐藏的人现身的么?用秦秋钓出那个人的么!你现在杀了他,不按照原计划行事了?”米洛尔歪着脑袋问莫然。

    “米洛尔殿下,你不知道我们莫然丫头,她从来不按照常理出牌。丫头如果说要让谁三天内死,说不定三年她也不杀他,但是她若是一不高兴呢,兴许三个小时之后就会杀了他!咱们丫头的心思,你别猜!”何伯最近是总咱们家丫头,我们丫头,好像搞得莫然是他亲生的闺女似的,安铁军不得不斜睨了何伯一眼,心说:这莫然给老何吃了什么*药,连老何的整个精神都变了似的。

    “女孩的心思你别猜,你别猜,你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米洛尔竟然唱起来了。这是Z国流行乐坛的某个明星唱的歌,正好对应上了何伯形容莫然的话。

    “米洛尔殿下,你给我们唱歌呗!”亚玛歪着脑袋,笑道。

    “哦,我想起来了,去沙漠的是易容成你的白子文,他们可都是听过我唱歌哦!这样,回头等什么时候,我背上吉他,好好的给你唱一个。”米洛尔也知道,此时不是他表演的时候,不远处的工棚里面,那么多人看着他们呢,若是让那些皇室的人看见他手舞足蹈唱歌的样子,回头到皇宫里乱说,那可不好了。

    “杀他!自然是那个人已经现身了。”莫然的脸色突然变得冷然起来。

    “谁?”米洛尔闻听莫然这么一说,赶紧停止了和亚玛打闹,扭头问道。

    “莫然……”安铁军也貌似猜到了什么,他也转头盯着莫然。

    一行人停了下来,绿树成荫,树荫下的几个人站着,气氛诡异起来,大家的神色里面,都有说不清的东西,安铁军的眉头深深的拧了起来,何伯的脸色也不太好,而亚玛也猜到了莫然的意思,她的嘴唇紧紧的抿着……

    “咱们没有一手证据,暂时不要打草惊蛇!”莫然深呼吸一口气,她何尝不是心痛,她也更知道安懿轩为什么要装疯卖傻了,十几年的感情啊,一起出生入死,一起浴血奋斗的啊!

    “可是……”米洛尔砸了砸嘴,接着说道:“莫然,这其中,你是怎么分析的?”

    “米洛尔亲王殿下,作为在澳洲商学院里面呆过的人,不会分析不出来吧!”莫然斜睨了米洛尔一眼,说道。

    下午才出太阳的天空,这阳光仿佛有些无力,米洛尔抬头看了一眼病病歪歪的太阳,接着又低头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道:“扭曲的人生,造就了扭曲的心理。”

    “这是作茧自缚造成的。”莫然的心情并不好,她说话的口气也是冷冷淡淡的。

    不远处,很多工人在收拾矿洞,这些工人都是之前留在矿区的老工人,都是经历过蛊毒事件,也喝过尿的那些人,他们被何伯下令三缄其口,要保命就不要乱说话的,而且他们都被提升了,一个人带一个新工人小组,工资涨了,地位高了,一个个也挺高兴的了,坐起事儿来也非常贴心。

    “那天,莫然你带着我和亚玛去秦秋的别墅,后面有尾巴,就是他吧!我后来送你们回去之后,在停车场外偶遇了他,他说他是从矿区过来的,但是我却在他的车轮上发现了和我们车子一样的荧光粉,这是莫然你撒的吧?!”米洛尔想起来那天从秦秋的别墅看到那恶心的一幕回来之后,把情况告诉了安懿轩,安懿轩立刻就明白了这绝对是莫然故意的,就是要引出幕后的那个人。米洛尔直到现在也终于明白了,安懿轩对莫然,还真是了如指掌,他已然和她心心相通的了!

    “对!”莫然点头,有些无力!

    “给秦秋毒药的也是他!”安铁军深深叹出一口气,冷冷的说道。

    眉宇冷然,上身灰色休闲长袖T恤,下身挺括西裤的安铁军双手插兜,他心痛,秦杨,就如他的儿子一般,这么多年,虽然秦杨一直总喊他司令,但是每次他都纠正秦杨,让直接喊他安叔叔,可是,秦杨每次却都是淡淡的笑着说习惯了喊司令,一样的亲切!

    安铁军自然知道,秦杨这是明摆着从骨子里和他拉开了距离!秦杨这十多年来,一直帮着安氏帮着安懿轩,真的可谓出生入死,他也曾经救过安懿轩的命,俩人每次出任务,配合的都是天衣无缝的,所以安懿轩在曾经的十年,是那么的相信秦杨!而他,也一直想破格将秦杨编入特工队伍,继承他父母的遗愿……只是,秦杨每次一听他提到这个便采取沉默态度,久而久之,他便也不提了!

    安家上下,对秦杨都是如一家人一样,甚至在安氏别墅的二楼,还有秦杨的一个房间,紧挨着安懿轩……

    现在,要他们都承认秦杨才是那个幕后黑手,谁相信?谁又能够很淡然的接受这个事实?

    “是!这个安叔叔您最清楚。”莫然没有看安铁军,而是看着远处忙碌的工人。

    “嗯,这个那天我就怀疑过,秦杨怎么会在前面矿区的路口出现!而刚到这里,就听说了秦秋中毒的事情,所以我……”安铁军点头说道。

    “只是大家都一直不愿意承认罢了!秦杨还在亚玛身上装了窃听器!”莫然伸手从亚玛的头发上拽下一根黑色的丝线。

    “哎呦!”亚玛头发被拔了几根下来,痛的她抱着脑袋差点儿窜出去。

    “丫头,你都知道了,怎么还不早点儿摘了它?”何伯一愣,这倒是没有想到了,原来秦杨早就在亚玛身上动了手脚,何伯也摸了摸脑袋,看了一下自己周身,他确定自己身上貌似没有窃听器。

    “让他多听些咱们的谈话,不是更好。”莫然的嘴角一挑。

    何伯想起来,连着几次莫然都是单独避开亚玛和他说事情的,要么就是让亚玛去带着保镖巡逻,要么就是让亚玛询问保镖关于秦秋中毒的事情,要么就是让亚玛跟着秦杨一起进矿洞……

    原来这丫头是有这用意啊!何伯点了点头,明白了!

    “那天我和秦秋说医院里传染科有他的人,结果晚上,医院里的人就被劫持走了。其实,医院里的传染科病人都被我早就让人给转移走了,那些被劫持的,是癌症重症患者,是所谓的死士,他们本就病入膏肓,他们给家庭太多的拖累,所以他们一心求死,但是却又觉得愧对家人,而安南找他们,答应给他们家人一笔丰厚的抚恤金,让他们带着水痘和湿疹等高传染性的病菌,然后又给在他们的衣服上,我抹了特制的痒痒粉,之后安南刚做完这些,他们便被劫走了!”莫然淡淡的说道,她看了米洛尔一眼,随即又说:“其实,这个事情没有向米洛尔殿下报告,确实不对。”

    “你做都做了,不对也就不对吧!”米洛尔挑唇一笑,莫然做什么,他也开始无条件的支持了,他这几夜在床上总是睡不着,他觉得很邪门啊,他现在就不像个王子了,安懿轩能够威胁他,莫然还能够威胁他,他呢,还心甘情愿听他们的……

    不过,米洛尔其实还是很喜欢这种感觉的!他觉得,真朋友才会不管不顾,他觉得自己真的是一条汉子,绝世好男人!想到这里,米洛尔转头看向亚玛,期待得到她的赞赏,却不料后者刚才一直看着他,这会儿看他看过去,亚玛竟然别开眼睛不看他了,这让米洛尔有些失落。

    “丫头,步步为营啊!”何伯虽然在赞赏莫然,但是想到莫然步步算计的对象竟然是秦杨,他的心里也不是滋味。

    之前,安铁军和何伯都是心底里对秦杨有怀疑的,因为他曾经和弟弟的失踪,最后从T国回来,这中间的事情,怎么查都查不出来,仿佛这几年时间,兄弟俩的一切行踪和档案全部被销毁,一切认识他们的人也都消失了。

    “但愿,他能够早点儿收手!”莫然也是神色颇为忧郁:“但愿,那只幕后真正的黑手不是他,我宁愿相信他只是被利用,我宁愿相信他只是一颗棋子!”

    “我们都宁愿相信,可结果……”何伯抿嘴,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

    “不管怎样,看他行动吧!暂时不能打草惊蛇,咱们得互相配合,陪着他演好这场戏!安叔叔,你来迪拜,是因为矿区,还有呢?”莫然看向安铁军,随即又说道:“当然,如果涉及军事机密,千万不要和我说。”

    “确实是军事机密!”安铁军看了一眼米洛尔,点头。

    “哦?!”米洛尔有些不明白,安铁军难道是因为他而来?不是吧,他没有喊安铁军过来做客哎!

    “Z国最近新研制的奔月火箭运载程序和水下激光弹反鱼雷高级军舰装备设计图遭到外泄!这个事情,从一开始可能就有预谋,而且据安全局秘密调查发现,这十年来,中央设计科学研究院很多的东西都外泄过,只是一直有人遮掩着!所有的数据都做的非常好,所有的事情都隐瞒的十分完美,我们要找出这个人,找到设计图,还有,端了这个里外窜联的窝!”安铁军想都没想,直接将军事机密就这么说出来了。

    在场的几个人瞬间都呆了!米洛尔微眯着眼眸看着安铁军:“安叔叔,不会你发现这个军事机密被盗窃到我阿联酋迪拜市来了吧!”

    “嗯!”安铁军点头。

    “我靠!”米洛尔说粗话了:“他大爷的,这不是要挑起国际争端吗?这不是要挑拨我阿联酋和Z国之间的关系么?”

    “这应该是一个集团!”安铁军深呼吸一口,嘴角微微抽了抽:“逃到这里,不代表就是阿联酋的人,米洛尔殿下和皇室,我绝对信任!”

    “那还差不多!这才是我的安叔叔。”米洛尔点头,笑了。

    “嗯,还有很多事情,我们都没有解开!”莫然深呼吸一口气,她站不动了:“走吧,休息一下去!我累了。”

    “快,丫头,走,何伯伯给你熬银耳羹去!滋补美容,回头小少爷肯定漂亮又可爱!”何伯谄媚的上来,和亚玛一人一边扶着莫然就走了。

    看着何伯的举止,站在原地的安铁军和米洛尔同时风中凌乱,抽搐嘴角……

    哦,四周没风……他们是疯中凌乱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错上冷傲特工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极至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极至尊并收藏错上冷傲特工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