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溺宠毒医王妃 > 067 艾金回到天岚国(求首订)

067 艾金回到天岚国(求首订)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艾金做到床榻上,抱起雪儿暖手。这冬天还是快些过去吧,看着几人着急模样瘪瘪嘴道。

    “这皇上还真是好计谋,将他那废弃的几个城池给我做了嫁妆。谁不知道,那几个城池里的人根本就不停他的命令。那里都被各大家族抛弃之人,有些还是江湖上被追杀之人。分给我也没用,他还真是会算计。”

    听到艾金的话,南陵锡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心中燃起怒火,不过很快的就被平息下去。那几个城池,若是小金儿能收服了也是不小的势力。

    “小金儿,这也许不是件坏事。”南陵锡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道。

    艾金当然知道南陵锡话中的意思,因为这些她早在看到那份礼单的时候就想到了。她还一直愁那天上掉下来的势力要如何安顿,这就有人给她安排好了。

    “金儿知道,义父不必担心。”

    这件事情就在大年初二给定了下来,之后的日子艾金过的很是舒适。对外宣称要准备去天岚的东西,不见客也不进宫。很快这冬天就过去,迎来了万物更新的春天。

    春天百花齐放,空气中又盈满了花香。艾金站在窗前,看着满院子的花儿。突然就想到了那满院的茉莉花,仿佛一切都是在昨日一样。

    今早皇上就派人来宣旨,即刻动身前往天岚国。没想到皇上竟然会这样的着急,妖孽很快我就会回到你身边。

    玲珑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小姐站在窗前望着天空发呆。只是脸上那幸福的浅笑,让人一下子就能猜出她一定是在想王爷了。

    “小姐,东西都收拾好了。皇上派的马车也都在外面等着了,这次将军特意向皇上请命要亲自送你去天岚。”玲珑走到艾金身边,轻声的道。

    艾金收回思绪,听到玲珑的话嘴角露出一抹甜甜的笑。义父想必是想亲眼看着她嫁人得到幸福才能放心吧。

    “恩,那我们出去吧。别让他们等急了。”

    说完两人离开了房间,走到大门口时果然南陵锡穿着将军的衣服站在门口等着她。见她出来,南陵锡走过来牵起她的手将她送上马车。谁然期间一句话没说,但艾金看到了他眼中那一闪而过的失落。

    艾金上了马车,为了方便照顾玲珑、巧欣和云七与她同坐一辆马车。皇上为她准备的马车很奢华,空间很大,座位上都铺上了厚厚的垫子。马车中间还放着一个精致的桌子,上面放着水果与茶水。

    有了这些,一路上倒是没有遭什么罪。南陵锡带着队伍走的不快,但也不会很慢。

    天岚国宣政殿内,皇上天蒲远坐在龙椅上。锐利的双眸扫向大殿上的大臣们,沉着声音道。

    “无双公主已经从蓝冰国出发,近日就将到天岚。这次去迎接公主的人选,你们想好了吗?”

    众大臣互相看了一眼,没有人出来说话。这时丞相朱偷站了出来,他走到大殿中间向皇上行了个礼。

    “微臣以为,尘王是最适合的人选。上次蓝冰国主大寿,寿宴上尘王与无双公主的配合被人称赞。我想尘王一定很愿意,亲自去迎接无双公主吧。”

    说完,还转头看向那脸色苍白的白衣男子。上次的事情,居然没有成功。到底是哪里出了错,难道他们的人里面有奸细?

    天尘却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就那样静静的站在一旁不说话。但没人知道他的内心是多么的激动,他的金儿终于要回到他的身边了。而这个迎接他的差事他当然不会拒绝,只是面上不能表现的太明显。

    “既然丞相大人觉得本王合适,那便由本王去迎接无双公主。”淡淡的声音从那如蔷薇花瓣的薄唇中传出,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好,那就由尘儿去迎接无双公主。”皇上天浦远见天尘竟然答应下来,心中有些诧异。现在连他都有些猜不透了,他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也许,从来他就没有看透过这个孩子。

    丞相朱偷心中也有些诧异,尘王竟然会答应的如此爽快。难道说,他是真的喜欢上那个无双公主了?

    大殿上每个人都个怀着自己的心事,这件事的决定就是由尘王亲自迎接无双公主而告终。而这一切,到底是如了谁的意呢。

    而天尘回到王府立刻派人去查了艾金的队伍到了哪里,大概多少天可以到达天岚。现在的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金儿,戚冥看着有些忙碌的王爷微微摇摇头。心中感叹,爱情真是厉害能让人改变这么多。

    偏院,香伶站在房门口望着天尘的院子。看见戚冥与蔚然几人进进出出的忙碌着,嘴角微微翘起。今天的尘王府似乎和往日不同,是因为那个无双公主吗?不知道,那个红衣女子知道她的心上人知道了为别的女人做这些会是何想法。

    眼角扫到一旁站着的碧萝,露出一抹温柔的笑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在这里住的这段时间,尘王让这婢女来服侍她。但她如何不知道,这是在派人看着她。只是这尘王似乎太小看她,一个小小的婢女也想看住她。

    香伶回到房间,刚刚坐下就见窗口停着一只绿色羽毛的小鸟。走到窗前,看四下无人将小鸟抓了进来。解开小鸟腿上的字条,又将小鸟放飞出去。打开字条,看了一眼。

    今晚,老地方见。

    香伶看完,将字条用内力毁掉。看来今晚又要出去,主人又会下达什么样的命令呢。

    夜凉如水,春天的夜里还是很冷的。艾金她们没有在天黑之前赶到下一个小城,只能在野外住一夜。南陵锡让几个小兵去拾了一些干树枝,然后树枝放到一起点燃。大家围着篝火,席地而坐。

    艾金望着眼前的篝火突然就想起现代的烤肉,有多久没有吃过那美味的东西了。星眸滴溜溜一转,眼睛瞟向坐在自己身的南陵锡。

    “义父,我们去打几只野鸡来吧。”弯起南陵锡的手臂,撒娇的道。

    南陵锡揉揉她的头,她一撒娇他就没办法。只能起身去给她抓几只野鸡了,他刚起身艾金也跟着起来了。

    “你这是要干什么?”有些疑惑看着艾金,忍不住问道。

    “当然是和义父一起去,在这里坐着也无聊。”艾金拉着南陵锡,不给他拒绝的机会就往林中走。

    南陵锡无奈的摇了摇头,只能任由她拉着自己往前走。不过两人的收获还是不错的,抓了几只鸡还有一只小野猪。两人满载而归,南陵锡让人将这些东西处理下。

    艾金则拿出刚刚在林子里发现的孜然,她让玲珑与巧欣将她带的配料拿出来。两人一听眼睛都亮了,小姐是又要动手做那个好吃的了。两人立马往马车里跑,没一会拿出一堆瓶瓶罐罐。云七一脸好奇的看着她们,小姐她们这是在做什么。

    南陵锡将收拾好的肉给了艾金,脸上也带着好奇。这小丫头又在弄什么,她脑子里还真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没一会艾金与巧欣在篝火上架起架子烤起肉来,对于玲珑与巧欣来说这都是驾轻就熟的事了。艾金也就不动手,走到南陵锡身边坐下让那两人忙去了。过了不长时间,烤肉的香味逸出。光是那味道就让人食指大动,原本有些犯困的人都被这香味唤醒。

    “什么味道,这么香。”

    “好像是烤肉的味道,但烤肉也没这么香的味道啊。”

    大家开始议论起来,没一会的功夫。玲珑和巧欣等人端着烤好后切成块的烤肉走了过来,伴随着她们的走近那香味越来越浓。众人的眼神都集中在那烤肉上,他们已经百分百的确定这香味就是几人手中的烤肉散发出来的。那一个个顶着烤肉的眼神,就好像看到被扒光的美女一样眼冒绿光。

    这将玲珑与巧欣几人弄的背后一阵发麻,连忙将一份烤肉放到了那些人面前。另一份当然是给了艾金,三人将烤肉分好回到艾金身边坐下。

    “小姐,我们都好长时间没有吃到你做的烤肉了。真怀念这个味道,真是太美味了。”巧欣拿起一块烤肉放到口中,脸上尽是满足的表情。

    艾金笑了笑,拿起两块烤肉抹了些配料递给满脸好奇的南陵锡与云七两人。

    “义父,小七你们尝尝。”

    “小姐做的这个烤肉那可是人间难寻的美味。”玲珑一边吃着烤肉,一边说道。

    南陵锡与云七接过烤肉,烤肉的香味萦绕在鼻尖。尝了一口,外焦里嫩口感极好。只是一口,两人就爱上了这美味的烤肉。

    “恩,我从来都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烤肉。这是怎么做的。”说着自己又拿了一块,南陵锡不明白同样都是烤肉为什么小金儿烤的就这么好吃。

    南陵锡的问题算是问到了大家的心里,众人将目光集中在艾金身上。但同时也没忘记再去拿一块烤肉,仿佛再不拿烤肉就没了一样。

    “这个…。”艾金见众人都用期待的目光看向自己,突然有种想要恶作剧的想法。故意停顿了一会才道:“这是个秘密,不告诉你们。”

    听到艾金的话,众人难免有些失望。突然不知道是谁提出有美食有篝火,不如大家就来个篝火晚会吧。这个提议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很快大家围着篝火坐下。

    大家围在一起吃着美食,说说笑笑气氛非常的好。有人起身为大家舞剑来助兴,这野外的一夜就这样在欢乐的气氛下度过。也不知道玩到多晚,大家玩累了才休息。

    经过这一夜,所有人对于这位无双公主有了新的认识。无双公主真是一个奇女子,不仅拥有惊才艳艳的才华更有一手好厨艺。而且为人和善,没有一点公主的傲慢与娇气。

    一路上大家似乎因为那一晚变的不一样了,说说笑笑间很快就到了天岚国的主城门口。

    艾金坐在马车中,每次多接近天岚城一部她的心就多跳就越来越快。马上她就可以和他见面了,不知道现在的他怎么样了。从上次寿宴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他。

    城门口,天尘依然是那一袭白衣。如墨的发丝随意的挽起,几缕碎发随风飞舞。他骑在马上,一双琉璃般的紫眸望着那渐渐靠近的大队人马。目光穿过人群,紧锁着队伍中间那奢华的马车。让他魂牵梦绕的人就在里面。

    艾金似乎感觉到一道火热的视线紧锁着自己,她抬起头透过马车那薄如蝉羽车帘隐约看到城门口那骑在马上之人的身影。果然,是他亲自来接她了。

    马车到了城门口,天尘下马走上前去。而这时南陵锡也下了马,两人互相寒暄着。

    “南陵将军亲自护送公主前来天岚,一路上一定很累了。本王已经为各位安排好住处,晚上皇上会为各位举行接风宴。”脸上挂着淡淡的笑,举止优雅。

    “那就有劳尘王了。”南陵锡脸上也挂着客气的笑容,心中却想着这小子还挺会演戏。

    两人眼神相交,传达着彼此的意思。天尘翻身上马,对着身后的一队人马说了一个走字后,与南陵锡一起往尘王府走去。

    主街道上,街道两侧有士兵拦着。天岚的百姓们都那奢华的马车里面看,他们很好奇这无双公主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对于无双公主的传言她们或多或少都是听到过的,不过现在都众说纷纭。

    有人说无双公主是无颜女,性格怪异不喜与人相处俗称孤僻。也有人说,无双公主虽貌似无盐但惊才艳艳。而这次无双公主来天岚是为了联姻,她们很想知道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子。

    很快就到了尘王府,大批人马在府外停下。戚冥从王府中走了出来,走到天尘身边。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恭敬的道。

    “王爷,一切都准备好了。”

    天尘点点头,让戚冥带着人去他们的住处。他亲自来到马车前,声音轻柔这让跟在他身边的管家有些惊讶。他们王爷只有对小姐才这么温柔过,这无双公主到底是何人。

    “无双公主,本王亲自接你下来。”

    话音刚落,马车的车连被掀开露出大红色的裙角。老管家有一瞬间的愣神,他做了一个大胆的猜测难道无双公主就是小姐。

    “那还真是无双的荣幸,能让尘王亲自迎接。”

    伴随着好听的女子声音,马车中走出一名蒙着面纱的红衣女子。身子纤细,眉若远黛目若星辰。就不知这面纱下的容貌是否如她的眼眸那样漂亮了,艾金将手放到天尘的大手中。

    被那双修长漂亮的大手握住,面纱下的红唇微微翘起。手心传来的温暖与那柔软的触感,让天尘的心踏实了很多。还是将她牢牢的抓在手中,他才会觉得一切是真实的。

    南陵锡看着两人之间的笑互动,眼中神色复杂。他欣慰的是小金儿找到了自己的幸福,有些难过的是自己的宝贝就要被别人抢走了。心中冷哼一声,打不走上前去。

    “尘王,男女授受不亲。”南陵锡一把将两人的拉着的手分开,将艾金拉到自己身后笑眯眯看着天尘。

    “是本王疏忽了,希望无双公主与南陵将军不要怪罪。”天尘很配合的向后退了一步,给足了南陵锡的面子。

    南陵锡别过头,拉着艾金就往王府里走。完全忘记了这是人家的地盘,艾金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天尘跟着南陵锡就进了王府。天尘到是无所谓的耸耸肩,跟在两人身后进了王府。

    艾金走到院子中,看着熟悉的一切。两人的回忆一点一点涌入脑海,不知不觉走到了两人居住的院子。院子里依然开满茉莉花,淡淡的花香弥漫在空气中。

    南陵锡走到艾金身边,轻轻推了她一下。用眼神示意她,她现在的身份是蓝冰国的无双公主。艾金回过神来,笑问着天尘。

    “尘王这院子很别致,是你住的地方吗?”

    “恩,这里是我和心爱之人住的地方。”天尘望着院子里的茉莉花,眼中泛着可以腻死人的温柔。

    两人并肩站在院子的门口,看起来是那样的和谐。如果可以胡列旁边那个脸色难看的中年男子,这会是一副很美的画面。

    “咳咳,尘王是否该带我们去休息的地方了。连日来赶路,我们都已经累了。”

    咳嗽了两声将两人的注意力引了过来,南陵锡脸不红气不喘的说着谎。她们可没有连日赶路,这一路上说说笑笑还能吃到那么美味的烤肉。

    “你们的房间就安排在这,整个王府中就这个院子里的房间最好。”天尘眉毛微微挑起,挑衅似的看向一脸气愤的南陵锡。

    无耻,这就是南陵锡现在对天尘唯一的想法。是什么让他做出这么无耻的决定,跟本就是假公济私。天尘笑的非常灿烂,带着两人进入了院子。

    艾金有些无奈,这两个人真是让人无语。踏进院子的脚微微一顿,艾金感觉有一道视线跟着自己。转头往那道目光的方向看着,却什么都没有看到。难道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又看了一眼依然什么都没有。这才跟上已经走进院子的两人。

    “刚刚在看什么?”看着走到自己身边的红衣女子。

    “没什么,我和义父住哪个房间。”

    艾金没有告诉他,刚刚似乎有人在暗中看着她。只是找了个问题,将话题岔开。

    “你还住在原来的房间,你离开以后我每天都派人收拾。一切都还如从前一样。”

    抬手揉了揉女子那如丝绸般的秀发,紫眸中溢满了宠溺。

    艾金点点头,算是同意了他的提议。只是这院子里除了他们两人的房间还有第三间房间了吗,那她义父要住哪里。用眼神无声的询问着眼前的妖孽,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天尘冲着艾金眨眨眼睛,随即扬起漂亮的过分的微笑。他走到南陵锡身边,声音中带着无奈。

    “看我这记性,父皇喜武,听闻将您军武功绝世。父皇让我请您一定要到宫中住些时日。”

    南陵锡一听,心里火了。这小子是故意要把他给支走,他是非常不想如了他的意。但人家已经将皇上都搬出来了,他怎么能拂了皇上的面子。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答应下来,看着那小子脸上的笑他就觉得碍眼。

    “皇上既然都邀请了,本将军自然不能拂了皇上的面子。”一字一顿的将话说出口。

    “那我这就叫人将将军您送进宫,想必父皇已经等候多时了。”说完,不给南陵锡说话的机会立刻开口喊人:“戚冥,你亲自将南陵将军送到皇上那里。”

    戚冥带着温柔的笑,从院子外面走了进来。心中却叫苦连天,真是不能在背后偷听。尤其是不能在背后偷听王爷的话,这不被逮到做苦力来了。

    “是,王爷。南陵将军请。”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谦和而有礼。

    南陵锡冷哼一声,转身跟着戚冥离开了院子。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院子中,天尘大手一挥将艾金拉进了怀中。

    艾金推开了他,她总是感觉有一道目光在看着她。但当她寻找的时候又找不到,她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我现在是无双公主,虽然是在你的王府。但毕竟这里人多口杂,还是要注意些。我们先进房间,我有事和你说。”

    艾金拉着他,快步走进自己的房间并将房门掩上。走入房间后,艾金做到贵妃椅上。

    “刚刚我总感觉有一道目光在暗中看着我,但一转头却什么都没有。”她还是决定将刚刚的事情告诉他。

    天尘闻言,微微皱起眉头。难道是她?但这段日子,碧萝一直跟着她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而他派出去调查她的人,却什么都没有查出来。她来到王府的动机到底是什么。

    “我想巧欣已经都和你说了吧,府上住着一名女子的事。”

    天尘走到她身边,将她抱到自己怀里坐在贵妃椅上。线条完美的下巴抵着她的头顶,那乌黑的秀发散发的淡淡幽香萦绕在他的鼻间。修长的手指穿过乌黑柔顺的发,挑起一缕秀发把玩着。

    艾金靠在天尘怀中调整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听到天尘的话她并没有出声。只是拉过他的大手放在自己的小手中把玩着,一个男人的手怎么可以长得这么好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就如同被雕琢后的美玉,莹润光洁。

    “我把她留下来,想看她到底有什么目的。有的时候把敌人留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比把她放在暗处要好很多。”见艾金依然沉默,天尘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你查到他的身份了吗?”在来的路上,巧欣告诉她。她动用了浣沙宫所有的势力,都还是没有查到这个女子的任何消息。她就好像是凭空出现的人一样,没有过去。艾金知道天尘认识暗星楼的人,也许他查出了些什么所以才将人留了下来。

    “没有,我让暗星楼的人去查她。可是却什么都没有查到,所以我将人留了下来。”天尘没有任何的隐瞒,将所有的事都告诉了她。

    “不说她了,不管她是敌是友。她出什么招,我们见招拆招好了。”艾金从他的怀中起来,与他面对面。既然选择与他在一起,不管有什么事两人一起面对就好了。

    艾金伸出手抚上那还是苍白的脸庞,星眸中闪着心疼。手指划过脸颊,那凉凉的触感让她的心抽搐了一下。

    “妖孽,你毒发的时候我没能陪在你身边。以后的每个日子,我都会陪在你身边。”

    天尘抬手帮她捋顺额前的碎发,眼底染上柔情。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笑,有些戏谑的道。

    “金儿,你这是在跟本王求婚吗?”

    艾金的手微微一僵,嘴角有些抽搐。他是从哪里听出来她是在求婚了,这男人真是越来越无耻了。不过她是谁,艾金心里打起小算盘。黑白分明的大眼,滴溜溜一转。

    那放在他脸颊上的手往下滑去,挑起他的光洁完美的下巴。眼底带着狂妄的神色,嘴角扬起一抹坏笑痞气十足。

    “妖孽,这么想嫁给本宫?为了不让你祸害天下其他的女子,本宫就牺牲自己收了你吧。”

    看着眼前挑起自己下巴,痞气十足的红衣女子。天尘有些无奈,但却十分的配合。嘴角勾起妖冶的笑,紫眸中波光潋滟媚态横生。

    “公主殿下这么想收了人家,那本王就从了你。”说完还对着艾金抛了个媚眼。

    这一记媚眼,艾金瞬间就风中凌乱了。这妖孽该不会是鬼上身了吧,若是让外面的人知道尘王殿下在家里是这个样子。估计天岚的百姓都要集体去跳河了,实在是太让人惊悚了。

    “妖孽,以后你就是本宫后宫之主了。”虽然有些被惊悚到,但艾金依然淡定的调戏着眼前这媚态横生,妖孽到骨子里的男人。

    “嗯…后宫之主?”天尘收起媚态,紫眸中带着危险的光芒看着艾金。声音变得低沉,冒着阵阵凉意。这小女人真是要登天了,还要有后宫。

    “嘿嘿,妖孽这么得本宫的心。为你搁置后宫又何妨,三千宠爱都给予你一人。”

    艾金一见这男人有要炸毛的征象,连忙嘿嘿一笑出言安抚。艾金可精明的很,见好就收。

    “哼,谁敢来抢本王的女人。来一个灭一个,来一对灭一双。金儿,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天尘冷哼一声,霸气十足的宣布自己的所有权。

    艾金在心中翻了个白眼,也没人跟你抢啊。但艾金不知道的是远在蓝冰,有一个人因为她的联姻离开而大发雷霆。

    蓝冰国寒王府,夜寒冷着一张脸站在书房的窗户前。没想到那红衣女子竟然是南陵将军的义女无双公主,虽然上次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但那一眼,他就认出了她。

    虽然面容不一样,也用面纱挡住了容貌。但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一眼看出她就是那红衣女子。当他知道她即将被送到天岚联姻,他说不出自己心底的感觉。但他可以肯定那时的自己心很痛,他不愿意让她离开。

    他一直没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感觉,直到看着她离开才发现自己竟然喜欢上了这个让人看不透的女子。现在的他恨透了那些人,是他们让他失去了两个最爱的人。一个是他的母亲,一个是这红衣女子。

    夜寒就一直站在窗前看着天岚的方向,本就冷然的气质现在更加的冰冷。整个房间中都好像置于寒冰洞中,冷到骨子里去。

    顾风与柳之源安静的站在一旁,忍着想要打寒颤的冲动。他们不明白,主子既然喜欢人家。那就去追啊,反正只要还没嫁人就有机会。不过两人齐齐的看了一眼,那万年不变的冰山脸。融化的那一刻,该是多么的美好。

    “把所有的计划都提前,我要架空他们的权利。”冰冷不带任何感情的话从薄唇中传出,让听的人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但顾风与柳之源毕竟跟在他身边多年,早已经练的一身精钢铁骨了。

    “是,王爷!”

    “是,王爷!”

    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说完抱拳行了个礼转身就离开了书房。

    春天万物更新,有些东西也是该改变的时候了。夜寒收回愿望的目光,据他的调查。那尘王有心上人,是一名叫做艾金的红衣女子。传言那女子容貌绝艳,医术尽得龙谷老人的真传。无双公主去了嫁给尘王,也不会得到幸福。他不能让她为了蓝冰而牺牲自己的幸福,所以他必须将计划提前。

    而远在天岚的艾金却不知道这些,她因为天尘怕她太累。硬逼着她躺下休息,晚上还要去参加宫中的宴会。

    艾金躺在床上,看着搂着自己的手臂。这是什么情况,让她好好休息。这个男人自己也跳上床来,将她揽入怀中。

    “乖,闭上眼睛睡觉。我就想这样抱着你,不会乱来的。”天尘抱着艾金,放肉声音轻哄着。

    大手在她的背上轻轻的拍着,艾金嘴角抽搐。这妖孽是把她当小孩子哄了,不过效果还是不错的。或许是真的累了,没一会艾金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感觉到怀中小女人均匀的呼吸,知道她是真的睡了过去。天尘微微拉开两人的距离,看着怀中睡的香甜的小女人。整个心都被一种叫幸福的东西填的满满的,只是这样抱着她看着她安静的睡在自己的怀中他就觉得很满足。

    修长的手指抚过那光洁的额头、小巧的鼻子最后停在那红润的朱唇上。看着那娇艳欲滴的红唇,紫眸中闪过一道火光。天尘轻轻的在她唇上印上轻吻,那柔软的触感让他舍不得离开。

    又偷偷的吻了两下,才离开那诱人的红唇。他从床上起来,为艾金盖好被子后悄悄的离开了房间。

    天尘离开艾金的房间后直接去了书房,让人将碧萝叫了过来。端起书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热茶。

    咚咚咚!传来敲门声。老管家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王爷,碧萝来了。”

    天尘对着外面说了一个进字,很快门被推开碧萝走了进来。碧萝进来后,对着天尘行了礼才恭敬的开口。

    “王爷,找碧萝有什么事。”

    “今天,她都做了什么?”天尘将身子靠在椅背上,声音有些慵懒。

    “今天她在院子里待了一会,然后就一直在房间中没有出去过。”碧萝有些疑惑,这个香陵每天除了在院子里呆会就一直在房间中带着。没什么任何的异常,她为什么要一直呆在王府。

    “她什么时间在院子中的?”

    “就是在无双公主和王爷去你的院子的时候,那时候她还问我是谁这么荣幸能住进王爷的院子呢。只是王爷…。”碧萝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说。

    天尘见碧萝似乎有些话想说,微微一笑:“只是什么,你但说无妨。”

    “王爷,你让无双公主住进小姐的房间这样好吗。若是小姐哪天回来了,你要如何解释。”一咬牙,碧萝豁出去了。她已经将艾金当成了王爷的妻子,而且她很喜欢她怎么能容忍别的女人住进她的房间。

    天尘看着一脸豁出去了的碧萝,若是她知道那无双公主就是艾金会是怎样的反应。不过她对小金儿的维护,他还是很欣慰的。不过现在还不是告诉她真相的时候,只能等事情都处理好了再告诉她。

    “这件事情我自有打算,你继续看着她。若有什么反常的,就立刻来通知我。”天尘挥挥手,示意碧萝可以下去了。

    虽然心里有些不痛快,但碧萝还是相信王爷不是变心之人。行了礼,便退了下去。

    碧萝离开后,天尘独自一人坐在书房中。紫眸渐渐变成深紫色,一抹冷意划过眼底。果然金儿说的那道视线是她,若是连金儿都找不到她。那可以肯定,这个女子不简单。

    天尘起身,走到一个柜子前扭动一旁的烛台。柜子自动移开,后面出现了一个密室。他拿起密室门口的金色面具戴在脸上,往密室深处走去。穿过昏暗的地下长廊,突然豁然开朗。

    这是一个地下宫殿,天尘刚刚走进大殿的门口。就见两名一红一绿的俊美的男子走了过来。

    “主子,你怎么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绿衣美男看着天尘,态度恭敬。

    “将所有在楼内,没有外出任务的人都叫到大殿上来。”天尘做到大殿的主位上,对着身边的红衣男子说道。

    “是,主子。”

    话音刚落,红衣男子就消失在了大殿上。没一会的功夫,大殿上就聚集了很多人。

    天尘看着大殿上的人,来的差不多了。他才沉着声音开口,语气中带着不容反抗的威严。

    “知道我今天叫你们来是为了何事吗?”

    大殿下一片沉默,他们知道这段时间主子交代下来的任务他们都没有完成。只是那两人的身份太神秘,他们运用了各种办法依然都查不出任何线索。

    “那两个人查不到,我不怪你们。她们两人已经超出了暗星楼的范围,今天来不是来责备你们的。我想知道,对于未来暗星楼的发展你们有什么想法。”

    天尘管理暗星楼的办法与其他一些组织不一样,他会听取大家的意见。对暗星楼有帮助的他都会采纳,这样就有些像现代的管理办法。若是让艾金知道,一定会很佩服天尘的管理模式。

    “我觉得,我们不能再局限于天岚这一块地方。我们应该将暗星楼的势力延伸到各个国家,甚至是另一片大陆。”一名橙色锦服的男子站了出来。

    “是,尽管在各国我们暗星楼的势力有些渗透。但通过这两次找人的事,才发现我们的势力还是不够强大。”另一名黄衣男子也附和着。

    天尘看着两人,见其他人也纷纷点头。他这次本也是想来和大家商量商量扩大暗星楼的事,见众人都有着想法便做了决定。

    “赤你带着七色堂和风堂的人全力发展在其他几国的势力,雨堂、雷堂和电堂开始暗中培养和招募一些可靠的人。”天尘开始一条条的发布命令,安排每个人的任务。

    将所有的事情安排好后,他看了一眼身边的红衣男子。

    “赤,副楼主带着楼里的一批人去另一片大陆开辟势力可有什么消息传来?”

    从上次他派人寻找金儿的朋友之后,就让副楼主带着楼里的一些人去了另一片大陆建立势力。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为了更好的保护她。他只能让自己不断的强大起来,为她遮风挡雨让她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前些日子,副楼主传回消息。虽然在那里发展势力有些困难,但一切都还算顺利让主子放心。”红衣男子将前些日子接到的消息告诉了天尘。

    “恩,那边若是有什么消息立刻派人通知我。若是想要什么支援,不用过问我去,全力支持那边的发展。我有段时间不能过来了,这里就交给你和四大堂主看着了。”天尘站起身拍拍红衣男子的肩膀吩咐道。

    “是,主子。”

    天尘没再多停留,转身离开了暗星楼。算了算时间,金儿应该已经醒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溺宠毒医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琉璃时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琉璃时月并收藏溺宠毒医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