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溺宠毒医王妃 > 070 腹黑的艾金

070 腹黑的艾金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拍卖会在净佲的话音落下正式开始,这次拍卖会是每个月一次的大型拍卖会。云集了很多冒险者,在冒险的途上获得的一些奇珍异宝。而这草药是吸引众人前来的压轴拍卖物。

    据说这株草药配合天山雪莲服用可以让人延年益寿,甚至长生不老。当艾金听到这个传闻的时候有些啼笑皆非,这株草药是有着延年益寿的功效但绝对没有长生不老的可能。看来这编出传闻的人,不是想利用人们对长生不老的追求,就是把延年益寿的功效给夸大了来获得最大的利益。

    艾金坐在包厢里,听着楼下不断增加的叫价。眼角眉梢都带着笑,这白花花金灿灿的银子可都是进了她的手中能不开心吗。几人对她这幅样子已经见怪不怪了,围着云七问起令他们好奇的易容术来。

    很快楼下最后压轴的神秘草药被抬到了拍卖台上,引起了一片哗然。净佲手上带着手套,将精致的箱子打开。一株很不起眼的红色草药躺在里面,四周被一种蓝色的晶粒包裹住。

    “一万两黄金。”大厅中有人喊出价码。

    没有人想到起价就被人喊的这么高,但有时人的心理很难以琢磨。心理明明觉得为了一株不起眼的药材而花下天价的钱财不值得,在有别人争抢的情况下也会跟着争夺。

    “一万一千两黄金”

    “一万五千两黄金”

    ……。

    …。

    “十万两黄金”

    艾金啧啧称奇的看着底下不断提高的价码,看来这天岚有钱人还真不少。林雷走到艾金身边,透过窗栏的缝隙往下看去。

    “小姐,你还不叫价吗?”

    “先不叫价,我想看看这株药材会被他们抬到多少的价钱。”艾金收回视线,端起一旁的茶杯抿了一口茶,淡淡的道。

    每一会二楼的包厢中传出一道低沉略显阴柔的声音,叫出了一个惊人的价钱。瞬间整个拍卖行安静了下来,大厅里的人将目光集中在二楼一个包厢中。这安静只维持了片刻,下一刻整个拍卖行又沸腾了起来。

    “那个包厢里的人是谁,竟然会出得起那么高的价钱。”

    “天岚国,有这样的人物吗?”

    众人谈论的话题都是目前对这株药材出价最高的神秘人,纷纷猜测着他的身份。

    艾金也被那惊人的叫价吓了一下,目光扫向那个二楼的包厢。这个包厢,似乎是丞相朱偷家的。

    “林雷,这包厢不是朱丞相家的吗?”艾金转头看向正喂元媚儿酸梅的男子。

    “是的,二楼的包厢一多半都被一些大臣与世家给包了下来。”元媚儿有些孕吐,林雷轻拍她的背一边回道。

    “可是据我所知,朱丞相一家不会有这样的实力。”艾金抚摸着光洁小巧的下巴思索起来,这药材是为天尘炼制解药必备的。现在朱丞相花大价钱要将他买回去,是想断了天尘的后路。只是这解药的药材,他们又是如何知道的。她怎么都觉得,朱丞相做的事情都像是背后有人在操控着。

    “林雷,你可知道朱丞相包厢里那个叫价的人是何人?”艾金的直觉,这件事的关键就在那名男子身上。

    “不清楚,那名男子今日是和朱丞相一起来的。我见朱丞相对他的态度很恭敬,似乎还有一些害怕。但我可以肯定,在我们的情报网里天岚根本没有这个人。甚至的其他国家,似乎也没有这个人。”

    林雷记的很清楚,因为艾金一年前离开之前让他好好注意朱丞相的动向。所以他对他还是有些了解的,今天看到他带着一名锦服男子来时他就留心注意了一下。那名男子的长相很阴柔,比女人还要美。细长的眼睛中,总感觉隐藏着一种阴冷的光芒。这让林雷感觉他是个危险的人,所以他让人查了下天岚根本没这个人。

    “全力去查吧,若真查不到那只可能是另一片大陆的人。”嘴角一勾,露出一抹玩味的笑。

    最近神秘的人还真不少,之前一直查不到身份的白衣女子。现在又多出一个神秘男子,事情似乎越来越有意思了。

    “小姐,你还不出价吗?再不出价,这药材就要被那名男子买走了。”玲珑适时的出声提醒。

    这时楼下已经恢复了安静,净佲站在拍卖台上。面上带着亲切的微笑,声音不大却能让拍卖行里的人都听的清楚。

    “现在出价最高的是二楼儿号包厢的客人,五百万两黄金。还有没有再加价的,若没有再加价的这药材就归二号包厢的客人所有。”

    大厅里还是一片沉默,即使他们能出得起更高的价码。但也不会为了一株药材而挥霍,更何况这株不起眼的药材真的就有那么神奇的疗效吗?

    艾金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这些人看来也没那么笨。没有失去理智,而疯狂的竞拍。

    “五百万两黄金一次”

    “五百万两黄金两次”

    “五百万两…”

    净佲的话还没说完,最顶楼的包厢传出的叫价打断了她的话。

    “五百零一万两黄金。”

    刷的一声,所有人将视线调到顶楼。这顶楼的包厢没有人去过,而这包厢也一直没有开放过。到底是何人,竟然能被安排到顶楼的包厢。

    “五百一十万两黄金”阴柔的声音再次响起。

    “五百一十一万两黄金”抿着茶的红唇微微勾起。

    大听里安静下来,只有两人不断升高的叫价声。每次艾金都是以比他多一点的价钱加价,让人有一种耍人的感觉。

    “小姐,你看这鸟好奇怪。”巧欣指着另一边窗户上停着的漂亮小鸟喊道。这种不知道名的鸟她从没见过,色彩斑斓的羽毛很是好看。

    艾金转头一看,这不是紫衣她们给她传信用的百灵鸟吗?艾金手一挥,那小鸟就飞到她身边落在她的肩膀上。艾金去下百灵鸟脚上的纸条,看完上面的内容后。眼中闪烁着邪恶的光芒,嘴角弯起一个让人胆寒的弧度。

    艾金拿起一旁的笔和纸写了些什么,将纸条绑在百灵鸟的脚上将它放飞。

    这是二楼的包厢中,一名阴柔俊美的男子慵懒的躺在贵妃椅上。享受着身边几个娇艳婢女的伺候,殷虹的薄唇一掀。

    “查查顶楼的是何人”

    有意思,每次都只比他出的价钱多一点点。让人摸不透她的想法,到底是想要这药材还是耍着他玩,这次来没有白来还有这样勾起他兴趣的人。

    “六百万两黄金”

    突然上涨的价钱再次在大厅里掀起一片哗然,他们不明白顶楼的人怎么会突然将加码提高了这么多。

    包厢中,众人也都疑惑。艾金怎么会突然将加码提的极高,还不等他们问出口。另一个加码更是让他们惊悚,突然他们觉得这个世界真是疯了。

    “七百万两黄金”阴柔的声音中似乎起了一丝波动。

    又是一片抽泣声。

    “这位公子,你是要和我争到底了吗?”艾金好听的声音从包厢中传出。

    “这药材本公子势在必行,若是姑娘想竞争我就奉陪到底。”阴柔的声音中染了一丝笑意。

    “好,八百万两黄金。”

    “九百万两黄金”

    “九百五十万两黄金”

    阴柔男子吃下婢女弄好的葡萄,明显感觉到这次加价没有之前很。女子话音里的咬牙切齿,大概这已经是她的极限了吧。

    “一千万两黄金”

    坐在一旁的朱丞相擦着额头的冷汗,这上面的人出手就是不一样。一千万两喊出去,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眼中闪过一道冷芒,这药材没了看那个尘王爷活不了多久了。

    “既然公子如此想要这株药材,那小女子就不夺人所爱了。”

    这句话从顶楼传出后,果然再没有了叫价的声音。没有人再竞争,这株药材被以一千万两黄金的价钱卖给了二号包厢的客人。

    “小姐,你怎么不跟价了。你不是很想要那株药材吗?”巧欣有些着急,林雷她们不知道小姐要这药材有何用。但她与玲珑和云七却猜中了七八,这怕是为尘王炼制解药用的药材。

    当初寻找抑制王爷毒发时疼痛的药材都那么难找,这解药的药材岂不是更加的难寻。现在小姐不竞拍了,要去哪里再找一株。巧欣不敢想象,若是王爷若因为解药炼制不出来而离开,小姐会变成什么样。

    “没关系,刚刚已经有人通知我这株药材她们已经帮我找到了。”艾金喝着茶,答的很是自然。

    “那只漂亮的小鸟?”元媚儿声音拔高,震的几人捂住耳朵。心中不禁想,孕妇都这么爱大惊小怪吗?

    没有人理会元媚儿,除了刚刚那只漂亮的百灵鸟来过还有什么活物进来过这个房间。这女人怀孕,智商真的是直线下降。元媚儿在找到众人的鄙视后,乖乖的闭上了嘴窝进自家亲亲相公怀里了。

    “那小姐刚刚还突然加大价码。”单纯的云七问出自己的疑惑,那清澈的大眼中写着满满的问号。

    在艾金说有人帮她找到这株药材的时候,她们就明白了她刚刚突然加大价码的举动是为了什么。云七这孩子,实在是太单纯了。

    艾金笑眯眯的拉过云七的手,将她拉到自己身边。犹如一个狼外婆在诱导小红帽一般。

    “小七,你一定要学这如何把别人的银子变到自己的口袋中。你看刚刚那人,一出价就五百万两黄金。一看就是有钱人,他愿意出大价码我们就随着他的意不断的加大价码让他跟。觉得差不多的时候就松手,让给他他还会感谢你呢。”

    似乎是为了应证艾金的话,二楼二号的包厢中传来那阴柔男子的声音。

    “那在下就谢谢姑娘的好意了。”

    “公子不必客气”

    艾金转过头对着几人耸耸肩,几人见她那无耻的样子纷纷翻了个白眼。只有云七用崇拜的目光看着她,心中想着小姐真厉害就这么轻松的挣了一千万两黄金。

    阴柔男子拿着药材离开了包厢了,走到大厅的时候抬头望向顶楼。细长的眼睛微微眯起,天蓝的无双公主很期待下次与你的见面。

    原来刚刚在房间中,丞相朱偷听着女子的声音总觉得有些熟悉。仔细的回忆了下,才想起来这声音不就是前些日子刚来天岚国联姻的无双公主嘛。他知道这阴柔男子让人查那女子,想要立功表现的他立马将女子的身份告诉了他。所有这阴柔男子才知道,和他抬价的女子是蓝冰的无双公主亦是未来的尘王妃。

    艾金感觉到大厅里看过来的视线,转头望去只看到一个欣长挺拔的背影和那跟在身边一脸讨好笑容的丞相大人朱偷。

    拍卖会结束,人也渐渐的散去。大厅的招待们开始清理有些凌乱的大厅,艾金坐在椅子上。将身体靠在椅背上,有些懒散。

    “不想出去,你们去买点吃的回来吧。”

    玲珑知道小姐喜欢吃一家酒楼的饭菜,带着巧欣与云七就去了。这样她们三人出来,也正好讨论下该如何将亲手制作的嫁衣交给小姐。

    “玲珑姐姐,我还是有些担心。皇上都为小姐量身定制了一件喜服,若是小姐穿我们做的怕是不好吧。”云七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

    “我们还是找时间将喜服送给小姐,穿不穿看她自己的想法。我们的这份心意,她收到就好了。”玲珑摸摸云七的头,安慰着。

    “大婚之日将近,我们什么时候给小姐呢?”巧欣一句话问道了事情的重点上。

    几人一路上商量着,很快就到了酒楼前。买了一些小姐喜欢吃的菜,匆匆的回到了拍卖行。而几人商量后的决定是,今晚回去就将喜服交给小姐。

    大家在一起吃了一顿饭,吃饭的时候元媚儿这个孕妇把大家都折腾了一顿。因为怀孕的关系,很多东西她都不能吃。太油腻的她刚碰一口就跑出去吐,太清淡的她又不爱吃。每次她一吐大家的心都跟着揪痛起来,心疼她孕吐的脸色惨白的样子。大家心里一致认为,怀孕太可怕了。

    艾金带着巧欣几人回到王府的时候,天已经有些黑了。刚踏进王府,她就感觉到气氛有些诡异。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沉重的表情,艾金心中有着疑惑直接去了书房找天尘。可是却发现,这个时辰他竟然没有在书房。

    随手拉过一个下人,问道:“你们王爷呢?”

    “在碧萝房里。”被抓住的下人,小心的回答道。他可是听说了这无双公主连皇后的面子都不给,是个刁蛮的公主。

    艾金松开手,转身往碧萝的房间走去。那妖孽怎么会去碧萝的房间,碧萝不是被她派去监视不对是服侍那个白衣女子去了吗。

    很快就到了碧萝的房门口,正好看到戚冥推门出来。戚冥见到艾金,连忙走了过来。

    “无双公主,你可算回来了。快跟我进去看看碧萝。”

    艾金翻了个白眼,这戚冥还真会演戏。明知道她是谁,还能无双公主无双公主叫的这么顺口。不过看他有些着急的神情,知道肯定是碧萝出事了。想到那个和云七一样,都很单纯可爱的女子星眸一沉。

    艾金跟着戚冥走进房间,就看到天尘站在窗户旁边皱着眉头。碧落眼神涣散的坐在椅子上,仿佛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

    艾金走到碧萝面前,在她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抬起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但她依然仿佛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她的瞳孔涣散没有焦距,任别人如何叫她都没有回应。

    “她这样多长时间了?”

    艾金皱着眉头看向天尘,若是她没有看错。碧萝是被人给深度催眠了,和一般的催眠不一样。深度催眠要唤醒被催眠的人,是很麻烦的事情。若是没有成功,被催眠者会永远都醒不来。一直就是这副样子,没有灵魂的活着。

    “你刚离开王府,戚冥说看到那个白衣女子跟在你身后离开。我就觉得事情不对,赶过来的时候碧萝就这个样子了。”

    天尘从没见过一个人能被变成这个样子,找人来检查过没有中毒的迹象。

    “她是被催眠了,巧欣你去我的房间将柜子里第三层的红色盒子拿来。”艾金对身后的巧欣吩咐道。

    巧欣连忙转身离开了房间去取小姐要的东西,她听小姐说过这个催眠术。知道是个很厉害的东西,只是没想到竟然能将一个人变成这样。很快巧欣就将艾金要的东西拿了过来,递给了她。

    “巧欣、玲珑留下。其他人都出去,别让任何人靠近房间。”第一次艾金沉着声音命令道,那睥睨天下气势让人不敢违抗。

    巧欣与玲珑留了下来,其他人则守在了房门口。

    “将她扶到床上,衣服脱掉。”

    深度催眠是将被催眠者的听觉视觉所有的感官麻痹掉,时间短的话解除很容易。若长时间被深度催眠,所有的感官就会被永久性麻痹下去。碧萝被催眠的时间不短,但也没有到了不能救的地步。

    玲珑与巧欣按照艾金的吩咐都弄好后,等着她下一步的指示。艾金将红色的盒子打开,取出一粒药丸塞入了碧萝的口中抬起她的下颚让她吃了下去。然后取出自己的金针,开始在她四肢百骸上施针。

    “碧萝,快醒醒。”

    艾金一边施针,一边用轻柔飘渺的声音呼唤着她。艾金此时的声音与以往不同,声音柔和却让人感觉仿佛是从遥远的地方传过来很飘渺。细细地感觉,能察觉到这声音中蕴含着浑厚的内力。

    躺在床上的碧萝,此时置身与一片白茫茫的空间中。她感到很无助,无论她用什么办法就是离不开这个地方。就在她要放弃的时候,她感觉到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呼唤她。

    “碧萝,快醒醒。”

    这声音是那样的熟悉,轻柔飘渺仿佛有着魔力一样。给她注入了一丝能量,让她有力气与这一片白茫茫的空间战斗。

    艾金一直不停的施针,不停的用蕴含着内力的声音呼唤着碧落。因为内力用的过多,红润的脸上渐渐变的苍白。额头上也出现了密密的细汗,玲珑用手帕为她将细汗抹掉。

    终于床上的人,手指微微动了一下。瞳孔中的涣散似乎少了一些,艾金心中一喜。有反应了,应该很快就会好起来。

    持续了有一炷香的时间,床上的人终于动了。涣散的瞳孔恢复了清明,只是身体还是很虚弱。艾金将她身上的金针收起,又在红盒子中拿出一粒药丸喂给了她。

    碧萝慢慢的转醒,她看到窗前那一袭红衣的女子正在低头收着自己身上的金针。眼眶微微一红,刚刚自己听见的声音果然是小姐。

    “小…。姐…。”

    艾金听到床上的人虚弱的呼唤,抬起头眼中带着安慰的笑。

    “碧萝,你身体还很虚弱要好好休息。”

    “无双公主?不,你是小姐。可是你…。”碧萝看到抬起头看向自己的女子,有一瞬间的愣怔。这不是无双公主吗,不对这个金针这双眼睛都是小姐。碧萝现在终于明白了,王爷为何会对无双公主这般特别。原来,无双公主与小姐是一个人。只是,小姐的容貌怎么会有如此大的改变。

    “你先好好睡一觉,等你醒了我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一切。”看出碧萝心中的疑惑,艾金微微一笑说道。她还记得前些日子,这小丫头对自己的维护。她以为无双公主勾引尘王,可没给过她好脸色看。为她改好被子,就和玲珑巧欣离开了房间。

    刚踏出房门,门口的几个人就围了过来。艾金连忙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一群人去了天尘的书房。进了书房,天尘将艾金拉到怀中。做到贵妃椅上,将她放到了自己的腿上。

    艾金被他的举动弄的脸一红,虽然平时也常常这样。但那时候都是私下里只有他们两人的时候,现在屋子里这么多人这妖孽的举动真让她快羞死了。

    “咳咳,碧萝的情况怎么样了。”戚冥轻轻咳嗽了两声,站出来替艾金解决了尴尬。

    “已经好了,只是身体还是有些虚弱。好好休息一晚上,明天就应该差不多了。”艾金像戚冥投去一抹感激的笑,却感觉到环在自己要上的手臂一紧。

    天尘就是不喜欢她对别的男人笑,即使这个男人是他的左右手。戚冥有些无奈,吃醋的男人真可怕。小姐不过对他感激的笑一下,你看他家王爷脸沉的跟那天边的乌云一样。

    “那个白衣女子还没有回来吗?”单纯的云七突然蹦出这么一个问题,让大家都一愣。

    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向云七,如果你在人家里杀了人以后还会来回吗?艾金突然觉得,云七这孩子太过去单纯。应该好好的调教一番,而且还要她亲自来。而被大家用奇怪眼神看着的云七,似乎也感觉到自己问的问题好像很白痴。白皙的脸颊,渐渐染上了红晕。这次不是害羞,而是尴尬的。

    “小七啊,以后你就好好跟在我身边学习。”艾金眼中带着笑意,隐忍着那即将脱口而出的笑。估计她要是现在笑出来,这丫头都要找个地缝转进去了。

    大家都很厚道的忍着笑,对着云七点点头。戚冥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拿起茶壶倒了一杯茶。却被一旁的巧欣给抢了过去,还被赠送了一个白眼。

    “小姐,喝杯茶。”巧欣将茶递给了艾金,瞪了一眼戚冥。真是一点眼力都没有,没看到小姐现在脸上苍白吗。

    天尘抱着艾金,一直在用自己的内力为她调息身体。艾金刚刚出房间的时候,他就看到她脸色苍白。所以才在刚踏进书房的时候,没有顾忌在这么多人面前将她抱到自己腿上坐着。

    艾金接过茶,抿了一小口。在天尘内力的调息下,体内损失的大量内力都恢复的差不多了。脸色其实也没有刚才那么难看,将手中的茶杯递到抱着自己的男字嘴边。

    这个男人还真是细心,原来他早就发现她身体的虚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抱自己,只是为了方便输送内力为她调息身体。天尘低头,饮了一口放在自己嘴边的茶。

    “娘子亲自喂的茶,就是好喝。”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艾金小巧的耳边,低沉温柔的声音带着蛊惑人心的魔力。

    众人见两人如此无视他们一群人的存在,在那里秀着恩爱。很识趣的离开了书房,将空间留给了这两个可以腻歪死人的一对。

    当两人从书房里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的透彻了。自从那次早上差点差枪走火后,两人就分开睡了。艾金往自己的房间走的时候,见到玲珑巧欣和云七站在房门口。

    “你们怎么还不下去休息,在这干什么?”

    “小姐,我们有东西要给你。”玲珑站了出来,嘴角挂着浅浅的笑。

    艾金看着她们几个脸上神秘的笑,这三个人在打什么主意。心里有着疑惑,但还是跟着她们去了云七的房间。

    到了云七的房间,巧欣将艾金的眼睛蒙上。递眼色给玲珑她们,让她们动作快一点。

    “你们几个丫头在搞什么鬼?”艾金被玲珑蒙着眼睛,眼前一片黑色什么都看不到。只听到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

    过了一小会,她的眼睛被放开。看到面前的东西,她的眼眶微微的湿润了起来。摆在她面前的是一套大红色的喜服,喜服上用金线绣着展翅飞翔的凤凰。

    艾金走到喜服前,伸手抚上衣身。上面绣着的凤凰,还有绣错的地方。不过,却能看出绣着凤凰的人的用心。

    “小姐,这是我们三人亲手为你做的喜服。虽然赶不上皇宫里制定的,但这是我们三人的一份心意。也是我们,为你准备的结婚礼物。”

    玲珑拉着云七和巧欣走到艾金面前,看着眼眶有些湿润的红衣女子。

    “我离开将军府的那段时间,你们就在忙这个。”虽然艾金这么问着,但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

    她还记得她刚从玄冥国回来的时候,院子里竟然连一个人都没有。那时应该三个人凑在一切为她做喜服呢吧,那时她们三人眼底的黑眼圈也是为了她做嫁衣熬夜累出来的。

    “大婚的时候,我一定会穿着它。”艾金摸着大红色的喜服,这上面的每一针每一线都有她们的心意在里面。这是她收到最好的礼物,她怎么会不穿它呢。

    三人听到艾金亲口说出会穿着她们做的喜服,心中一阵激动。有小姐这句话,她们那些日子再累都值得了。艾金将喜服收下,小心翼翼的叠好拿回了自己的房间。

    很快两人结婚的日子定了下来,就在七天后。艾金让玲珑去拍卖行通知元媚儿结婚的日子,让她传信回浣沙宫。让巧欣找家客栈,这段时间就将客栈给包下。巧欣心中真的很不愿意去,但小姐下了命令她只能照办。

    而始终多日的雪儿似乎也知道主人要嫁人了,居然回来了。而且身后还带了一只,艾金打量着跟在雪儿身后的那只火红色的小狐狸。小狐狸亮晶晶的眼睛中,带着好奇和惧意看着艾金。

    “雪儿,这小东西是你带回来的?”

    吃货小雪儿点点头,它小小的身体灵活的一跃跳到了艾金的怀中。小脑袋在她的脸颊蹭了蹭撒着娇,艾金揉了揉那毛茸茸的小脑袋眼中带着宠溺。

    眼角的余光却看到了小狐狸晶亮亮的眼睛中一闪而过的羡慕和失落,艾金将雪儿放到自己的肩头。弯下身将那只火红色的小狐狸抱进了怀里,感觉到那小小的身体一僵。

    “小东西,既然你是跟着雪儿回来的。那以后你就跟着我吧,你愿意吗?”艾金温柔的抚摸着小狐狸光滑的皮毛,放柔了声音。

    感觉到艾金对自己没有危险,小狐狸晶亮亮的眼睛看着艾金。似乎是在询问着它真的可以跟着她吗,又偷偷的看了一眼雪儿似乎很怕雪儿。看到雪儿点头,小狐狸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而小雪儿看着小狐狸的眼神中带着鄙视。

    艾金看着这两只的互动,哈哈笑了起来。她揉了揉了小狐狸的脑袋,声音愉快:“小狐狸,以后我就叫你小红吧。”

    不得不说,艾金为她宠物起的名字都很恶趣味。白色的小蛇叫小白,毛茸茸的雪貂叫小雪,而这火红的小狐狸自然被她叫做了小红。当她日后将这三只介绍给大家认识的时候,很多人对她给宠物起的名字吐槽。但艾金的说法是,这样记得清楚,不容易忘记弄错。

    看着身边的雪儿和小红,艾金突然很想念那个陪了自己两年的小白。小白啊小白你在哪里啊,快点回来吧。你家主人都要嫁人了,你也不会来看看真是个小没良心的。

    而此时,某只被人称为小没良心的小白蛇。正趴在一名身穿藏青色长袍的俊美男子身上。

    “小白,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到你家主人了。你都不想念她吗,她很快就要嫁人了。”

    男子入一汪清泉般让人舒服的声音,此时正温柔的对着挂在自己手腕上的小蛇说道。

    小白蛇扭动了一下身体,小脑袋在男子略微纤细的手腕上蹭了蹭。似乎在表达着自己更喜欢他一样,若是艾金看到一定会拎起它。好好的教训它一顿,这个老是犯花痴的小白蛇。

    小白是很喜欢艾金的,但它有个癖好。那就是喜欢美男,当初每年艾金都会带着小白出去。不得不说小白有时候真是一个很好的暗器,它身体小而且莹白如玉环在手腕上就如一个白玉镯子一般,让敌人防不胜防。

    但每次这小东西一见到美男,就立马犯花痴蹭到人家身上去。她这癖好当初让艾金头疼了好一阵,不过后来也就习惯了。至于小白为何会和这藏青色美男在一起,还有这美男为何会认识小白这些问题在日后都成了艾金心中一直没被回答的问题。

    藏青色美男抬手温柔的摸了摸小白的小脑袋,嘴角带着让人如沐春风的浅笑。世有佳公子,飘然如美玉大概说的就他了吧。

    “小白,我们一定会赶在小师妹大婚的之前到尘王府的。我还要替师傅把关,看看那尘王是否有资格娶走我家小师妹。”

    而小白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然后又接着睡觉去了。

    浣纱宫中,一名身穿黑色锦衣的冷面女子和一名身穿湖蓝色纱裙的妖媚女子脸色变幻莫测的看着手中的纸条。

    “我们一直护在手心里的宝贝要被人抢走了。”穿着湖蓝色纱裙的女子,魅惑人心的丹凤眼中带着莹莹水光。只是嘴角那抹媚笑,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胆战心惊。

    若是说元媚儿举手投足间带着无限的妩媚,那这个湖蓝色纱裙的女子就如同魅惑人心的妖精。这个女子就是被玲珑她们成为两大魔头的护法之一——蓝沁儿。

    而她身边一身黑衣的冷面女子当然就是另一个魔头护法——黑玫,别看她一副冷冰冰的样子那折磨人的办法可是连蓝沁儿都自然不如的。

    “既然小姐都已经决定嫁给他了,她的决定我们也阻止不了。”冰冷的声音从黑衣冷面女子口中传出。

    蓝沁儿有些惊讶的看着一脸平静的黑玫,今天她怎么这么反常。依她对她的了解,她听到这个消息早该跳脚了啊。怎么会如此淡定,这其中一定有鬼。

    “难道,我们就让他这么简单的娶了我们的宝贝?”蓝沁儿拔高声音,她一想到以后她们的宝贝就要成为别人的了她就有些伤心。而且,她们还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配不配得上她们的宝贝。

    “当然…。”黑玫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不算笑的微笑。微微顿了一下,冰冷的眸子中闪过邪恶的光芒:“不会让他这么轻易的把我们的宝贝娶走,小姐既然邀请我们都去。那我们就去瞧瞧,那人是否有资格把我们的宝贝娶走。”

    蓝沁儿在心中犯了一个白眼,她就知道她不可能什么都不做。让那个男人就这么轻轻松松的将她们的宝贝给娶回家,看来这次出浣沙宫有好戏看了。

    “再过几日就是小姐的大婚了,把人都召集起来出发吧。顺便,为小姐挑选结婚礼物。”

    蓝沁儿点点头,和黑玫离开了房间。很快的将那些小恶魔们召集到了大厅,当他们知道自家主子要结婚了的时候反应都异常的激动。他们都很好奇,主子看上的是什么样的男人是不是配得上他们的主子。

    一整天,天尘的脸就如同这外面阴云密布的天空。阴沉的可怕,不知道皇后用了什么样的理由说服了皇上。早朝的时候,皇上下了一道圣旨。尘王大婚,邀请各国的公主与皇子前来参加。又以各国公主不宜住在皇宫为由,让那些来参加婚礼的公主们住进了尘王府。

    所以原本只有艾金与玲珑几个女子的王府,瞬间就变的百花怒放起来。圣旨刚下,皇上就派人将那些高傲的不可一世的公主送进了尘王府。正好赶上艾金不在,去了拍卖行。今天是她取对戒与衣服的日子,早早的就出了王府。

    从早朝回来,天尘就沉着一张脸将自己关在书房中。没有他的允许,不让任何人靠近这个院子。而安排这些女人住宿的问题,就交给了戚冥。

    王府靠南的芳菲苑,戚冥脸上挂着温柔的笑。指挥着下人们将这些高贵公主的行李搬到她们住的房间,心里却在抱怨。只不过是来参加个婚礼,用得着这样大包小包的带一堆东西吗。还真当以后,就在王府住下不走了。

    看着那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一脸高傲样子的公主们。戚冥的眼中闪过一抹厌恶,脑袋里却浮现出巧欣自然毫不做作的娇俏样子。又看了一眼那些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嫌弃这嫌弃那的女人们。戚冥有点同情起天尘,若一会小姐回来看到这么多女人不知道会是何种反应。

    ------题外话------

    喜欢月月文文的妞们,月月表示深深的感谢。

    也许月月的文笔还不够好情节安排也不够缜密,但月月会用心的写下去。

    为了自己也为了订阅本书,送给月月花花、砖砖和票票的妞子们。

    月月创建了本文的vip群,进群的妞们请先到留言区留下言。让月月知道是谁,本群只加订阅本书的妞子,这里会传写没被审核通过的章节,咳咳乃们懂的。

    群号:271996778敲门砖:书中任意人物名字

    进群后请改成你的会员名,(*^__^*)嘻嘻……月月在群里等着妞子们呦,现在正式开放领养榜,领养榜的更新在留言区的置顶公告栏公布。先到先得哟。

    用乃们的花花,砖砖和票票砸死月月吧,月月一点都不介意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溺宠毒医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琉璃时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琉璃时月并收藏溺宠毒医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