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溺宠毒医王妃 > 180 玄曦没有了心跳

180 玄曦没有了心跳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空乌云密布,空气中充满压抑的气氛。气压很低,让人有些透不过气来。冷风刮过,卷起地上飘落的树叶。

    艾金坐在房间中,看着窗外那阴沉的天空。想到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事情,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原本以为这平静是暴风雨来前的平静,没想到在几日前竟然传来玄冥公主玄曦中毒的消息。虽然被救了回来,但依然在昏迷中。

    这好巧不巧的是,玄曦中毒的那一日正好是她被传唤进宫的日子。两人在御花园中遇到,发生了一些口角。回去后,玄曦就中毒昏迷不醒。这一切的矛头都指向了她,所有人都知道她与玄曦之间互相看对方不顺眼。

    因为现在是特殊的时期,加上玄曦的身份又是玄冥国的公主。若是她在这里出了什么事情,那对于天岚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皇上派人调查此事,竟然发现玄曦所中的毒竟然是迷幻散。而这迷幻散是蓝冰国所特有的,所以所有去蓝冰国有关系的人就都成了嫌疑人。被皇上下令,在没有调查出到底是谁干的之前,都禁足在了自己的住的地方。

    艾金知道,这是一场局。哪里有这么巧的事情,她刚和玄曦吵了一架。她回去就中毒昏迷不醒,而这毒还是蓝冰国所特有的。太过于巧合,就很容易让人察觉到其中的蹊跷。

    “小姐,天气凉了。怕是要下雨了,还是将披风披风上吧。”

    玲珑站在艾金的身后,手里拿着披风走到她的身边。为她披上披风,抬头看向窗外的天空。

    艾金回头看向玲珑,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淡淡笑。她知道玲珑是在担心她,虽然她没有说出口。

    “是啊,要下雨了呢。”低低的低喃声,似在自言自语一般。抬手将窗户关上,转身走回房间中贵妃椅上坐下。

    “这段时间,丞相府可是有什么动静。还有因为这件事,寒王那边情况怎么样。”艾金揉了揉眉心,因为这件事情夜寒也被禁足了。不知道他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希望没有什么事情。

    “丞相府依然没有任何的动作,丞相也没有再与玄冥国的将军见过面了。而寒王那边,也没有任何的动静。寒王每天都在自己房间,或者在院子里与他身边的聊天。看不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一切安好。”玲珑端起桌子上的茶壶倒了一杯热茶递给了艾金,天气凉小姐的身体的毒虽然已经解了。但是依然还是要注意调养,免得出现什么问题。

    “我知道了,继续监视吧。”艾金接过茶,吹散上面漂浮的袅袅热气抿了一口。原本有些寒冷的身体,渐渐的温暖起来。

    “小姐…”玲珑咬了咬唇,轻轻的唤了一声。

    艾金抬起头看向欲言又止的玲珑,很少看到玲珑如此犹豫的样子,眉头一挑:“有什么话,就说吧。”

    “小姐,玄曦公主中毒的事情太过于蹊跷了。感觉就是一个局,而矛头指向的就是你。”玲珑微微皱起细长的眉头,这些日子她思前想后得出了这个结论。

    “呵呵,我早就看出来了。”艾金呵呵一笑,拍拍玲珑的手安慰道:“你们家小姐是什么人,想要算计我也要看看他们有没有这个资格。”

    玲珑低头看向眼中闪过一抹精光的小姐,不安的心渐渐地放了下来。是啊,他们的小姐是什么人想要算计她也要看那些人有没有资格。自家小姐不去算计他们,他们就该偷乐了。

    “那小姐是早就知道了?”玲珑疑惑的开口,从小姐的神情可以看出这所有的事情她早就知道了。

    “你家小姐我最厉害的是什么?”艾金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笑,挑眉看向玲珑。

    “小姐最厉害的当然是炼制毒药。”玲珑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小姐武功虽然算不上是决定高手。但这炼制毒药的本领,若是姐称第二,这世上就没有人敢称第一了。

    “是啊,我最厉害的变是炼制毒药。早在御花园中遇到玄曦的时候,我从她的身上便闻到了迷幻散的味道。虽然很淡,别人也许闻不出来但对于我来说却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纤细的手指摩擦着茶杯的,艾金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想要用毒来陷害她,他们实在是太蠢了。而她不过是顺着他们的戏演下去而已,她很想看看这出戏到底是谁设计的如此的烂。

    玲珑点点头,似乎明白了什么。看来自家小姐这是顺着他们的戏在演。只是不知道,这场戏到最后谁才是笑着走到最后的那一个人。

    “好啦,正好趁着这段时间把天尘的解药都炼制出来。已经就差最后几个了,想来等这件事过去也可以为天尘解毒了。”

    艾金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又到了该去炼药房,为天尘炼制解药的时间了。玲珑连忙扶着她,往门外走去。

    “对了,两个小家伙怎么样了。”想起那两个可爱的小家伙,艾金的目光渐渐变的柔和。一双黑眸中溢满的了宠溺,那是她的孩子从她身上掉下来的两块肉。

    “两个孩子现在可壮士了,健康的不得了。总是笑眯眯的,还会逗人。将那些带着她的嬷嬷们都的可开怀了,大家都很喜欢他们。”

    提到两个孩子,玲珑的眼睛一亮。开始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自从两个孩子身上的毒解了以后。这两个孩子在艾金每天都用丹药,与药浴的培养下。那小身子可是壮实的很,虽然还没有满一岁。却看起来如同两三岁一般,竟然会咿咿呀呀的说话了。

    艾金嘴角勾起温柔的笑,只要他们没事什么都好。她现在最怕的就是那些人再对两个小东西下手,不过她也绝对你不会允许他们这么做的。没有再说话,艾金离开了房间向着炼药房走去。

    皇宫中因为玄曦公主中毒的事情乱成了一团,天浦远坐在龙椅上。眉头紧紧的皱着,看着下面大臣们的争吵。

    “皇上,老臣觉得此事定是尘王妃所为。”朱偷老眼中划过一道冷芒,这一次他一定不会放过那个女人。

    “丞相大人,在没有确切的证据时话可是不能乱说的。”

    站在丞相朱偷对面的一名老者淡淡的开口,从老者身上散发出的刚毅气质。就可以看出,他多年征战于杀场。此人就是天岚国的大将军也就是德妃娘娘的父亲,他也是站在天逸这一边的人。

    “现在所有调查出来的结果,都是指向了尘王妃。”朱偷冷哼一声,接着说道:“迷幻散是蓝冰国特有的毒药,而在天岚国与玄曦有仇的人就只有尘王妃了。难道,这些还不够证明什么吗?”

    老将军勾唇轻蔑的一笑,面对朱偷那言之灼灼的话依然云淡风轻。

    “朱丞相分析的很有道理,但这不过是你的猜测而已。并没有什么真实的凭据,而尘王妃既然已经嫁到了天岚来。那么她就是我们天岚国的人,这迷幻药是蓝冰国所特有的。天岚的尘王妃有是如何得到的,而且她与玄曦公主在御花园中发生争吵。很多人都看到了,她又是怎么对她下的毒。”

    老将军眼中带着讽刺的看向朱偷,如此明显的一个局是将所有人都当白痴不成。只要有些心思的人,便都可以看的出来。

    朱偷被老将军说的一时哑口无言,只能退了下去。心里却是阴沉一片,连带的将老将军也记恨在了心里。他有些不明白,以前老将军是什么事情都不会过问。为何此次,却站了出来而且是站在了那个可恨的女人一边。

    大殿上气氛十分的压抑,天浦远的眉头始终都紧锁着。他心里何尝不知道这是一个局,所有的矛头指向的都是无双。

    “这件事在还没有调查清楚的时候,到底谁是下毒的人还清楚。不过,我会尽快派人查明此事的。”

    低沉带着威严的声音在大殿内响起,听到皇上已经发话。朱偷知道,今天无论如何也不会让皇上定了那个女人的罪了,只是他不甘心。这段日子,每次提到这件事都是被这样的打发了回来。看来,还是要加一把火啊。

    “皇上,我们公主到现在还没有醒。我已经将此事飞鸽传书告诉了我们的皇上,他得到消息以后大怒。不日将会亲自赶来,他希望在他赶来时皇上可以将下毒之人交给他。”

    玄冥国大将军沈国突然开口,沈国面上带着恭敬的笑。可那双黑眸中却看不到一丝的恭敬,那淡淡的语气中甚至有着一丝的威胁。

    天浦远听到沈国的话,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这个沈国竟然当着天岚所有人的面威胁他,天浦远身为天岚的皇上。最讨厌的就是有人威胁他,微微低垂下眼睛。遮挡住眼底的寒芒,再次抬起头又恢复了平静。

    “这个是自然的,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天浦远勾起嘴角淡淡的一笑,随后看了一眼身边的严铭。

    严铭立刻明白了天浦远的意思,迈步上前:“退朝!”

    严铭的声音刚刚落下,大殿之上的人都跪了下来。天浦远再懒得看他们一眼,站起身离开了大殿。只是那紧紧抿起的唇瓣和阴沉的脸色,可以看出此时的他心里有多么的愤怒。

    沈国看着那道明黄色的身影,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他到要看看等到他们的皇上亲自前来,他是否会将这下毒之人交出来。

    华丽的房间中,床榻上一名面容娇媚的女子脸色苍白的躺在那里。面色平静,看不出有任何的痛苦。

    吱呀一声,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名身穿白色衣衫面上带着面纱的女子走了进来。她脚步轻快,快速的走到了床边。而床上原本闭着眼睛的女子,睁开了双眼。

    “怎么样了?”玄曦坐起身,看向从外面走到床边的香伶着急的问道。

    香伶连忙伸手比了一个小声的动作,现在他们是在天岚的皇宫中。这要是被人发现公主已经没事了,那可就要出了。

    “天岚的皇上还在派人调查,听说丞相多次提出让皇上处置了尘王妃。都被皇上给回绝了,想必他是一定要庇护她了。”香伶淡淡的开口,她面上虽然平静心里却也是恨极了。为什么所有人都护着她,他们明明都设计好了。所有的一切,都让人会怀疑到她的身上。

    “什么?怎么会这样。”玄曦一听,立刻大怒。脸色变的异常的难看,因为仇恨那张漂亮的脸庞此时竟然有些扭曲起来。

    “公主,你先消消气。冷静下来,这里不是玄冥。这天岚的皇宫中想必她的耳目众多,不能让她们发现您已经没事了。”香伶看向有些激动的玄曦,连忙伸手将她按了下来。小声的劝解着,就怕她刚刚的动静被外面的人发现。

    玄曦听到香伶的话,渐渐的安静了下来。香伶说的对,这里不是玄冥国。她不能让别人发现她已经醒了,不然所有的一切都会失败。

    “那我们该怎么办?”玄曦眉头微微一皱,看向香伶。

    香伶刚想说话,一道寒光闪过。一枚飞镖从窗户射了进来,嵌在了床榻两边的木柱子上。这突然出现的飞镖,吓的玄曦面色一白。香伶漂亮的黑眸微微眯起,看这飞镖似乎有些熟悉。站起身将柱子上飞镖取了下来,下面拴着一张纸条。

    玄曦看到纸条,微微一愣。连忙将纸条拆了下来,打开一看。面露喜色,看了香伶一眼。

    “这是那个叫秦静的女子送来的。”香伶看着字条上的内容,黑眸中闪烁着光芒。这个女子还真是不简单,都已经被禁足了却依然能将现在发生的事情都打探到。而且看着纸条上,她所说的话。也许,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机会。

    “公主,你觉得这件事情怎么样?”香伶抬眸看向玄曦,这出戏还要看她会不会配合呢。

    “这药,服用下去不会有什么事情吧。”玄曦看着手中那小小的药包,有些犹豫。这是假死药,顾名思义吃下去以后人会没有了心跳。就如同死人一般,不过神智却是清醒的。可以感知外面发生的一切,这种药她听说过。就是不知道,这服下后会不会对她的身体有什么伤害。

    香伶低垂着头,眼底闪烁着寒芒。这药即便公主不想服下,她也会让她服下。不然这戏就没办法再演下去了,不过若是公主配合那自然是最好的。

    “公主,这药不会对你的身体有什么伤害的。只要服下这药,我想这出戏会更加的精彩。若是你真的出事了,天岚的皇上一定会加大力度的彻查此事。而且有沈将军在,听说皇上过几日也会赶过来。到时候若天岚不给出一个结论,这对两国来说可是很伤和气的。所以我想,天岚的皇上一定会将这下毒的凶手给交出来的。”

    香伶将这件事分析给了玄曦听,就是想要让她配合他们演完这出戏。而玄曦也没有让她失望,在听到她的话以后点点头竟然答应了下来。

    “好我答应,这一次我一定要让那个去死。”玄曦眼中闪过一抹疯狂,想要报仇的的执念已经让她失去了理智。现在的她只要可以让她除掉那个该死的女人,即便是付出惨痛的代价她也不会犹豫。更何况,不过就是服下这假死药。

    “好,那今晚公主就服下…。”香伶点点头,面纱下的唇瓣勾起一抹冷笑。附身在玄曦的耳边小声的说着。真是一个好骗的公主,没想到她不过几句话就让她乖乖的配合了。这假死药服下后,等到人醒过来身体会受到很大的伤害。这不能怪她心狠,只能怪玄曦自己太容易相信别人。

    玄曦狠狠的握紧手中的药包,抬头看向窗外阴沉的天空。黑眸中充满了仇恨,她一定要杀了她。

    夜凉如水,晚风习习。

    一道黑色的娇小身影从玄曦所住的旁边房间出来,四处看看无人后便消失在了原地。

    布置典雅的房间中,一身碧蓝色裙衫的秦静坐在房间中的椅子上。她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茶壶与两被热气腾腾的茶。

    秦静拿起一杯茶,轻轻尘吹散上面的热气。抿了一小口,漂亮的唇瓣微微勾起。黑眸淡淡的扫了一眼窗口的位置,淡淡的开口。

    “既然来了,那就进来坐坐吧。”

    她低柔的声音刚刚落下,房间的窗户就被推开一道娇小的人影就跃了进来。一身黑色夜行衣的女子站在窗边,回身将窗户关上才走到了秦静身边坐下。一点头不客气的将桌子上茶杯端起,抿了一口。

    “秦小姐可真是好计谋,这所有发生的事情都逃不过你的眼睛。”香伶淡淡的开口,绝美的脸上看出出任何的情绪。

    “香伶姑娘也不差,烙家少主曾经的左右手。你说,是不是?”秦静嘴角勾着娴雅的笑,纤细白皙的手指抚摸着瓷杯表面的花纹。

    香伶眉头不着痕迹的微微一皱,随后扬起头淡淡的一笑。这一笑柔和的如同春风一般,让人觉得很亲切。

    “呵呵,香伶如何也比不上秦家嫡系的大小姐您啊。在那里,可没有人不知道秦家的大小姐可谓是所有女子中的第一人呢。”

    秦静微微一笑,她也没有想过要在这个女子的面前掩饰自己的身份。从她来到这里,就发现了事情似乎变的越来越有趣了。不管是那个说自己只是一个厨子身份的俊美男子,还是眼前这个香伶。只是没想到那个烙家少主竟然也会来到这里,还将烙家的一个旁系女子嫁给了太子作为太子妃。

    不过这些她都不在乎,只要别打乱了她的计划就可以了。她要的不过就是完成父亲的任务,将那个女人尽快的除掉。不能让她与那个尘王有机会,去到那一片大陆。

    虽然她不知道这其中到底是为了什么,不过她也不想知道。她只要完成任务就可以了,别人的死活有和她有什么关系。她还想利用这次的机会立功,好让父亲同意她嫁给寒王。虽然寒王不是那片大陆的人,但她相信以他的能力并不弱与那里任何的人。想必,父亲见到他也会同意的。

    香伶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静静的喝茶。但眼角的余光一直在暗中注意着秦静,见她黑眸中那一闪而过的柔情。嘴角微微勾起一抹诡异的笑,爱情还真是一个奇特的东西。这人啊,一旦陷入感情中就会不可自拔。从而,就有了让人牵制的弱点。

    “我想我们两人的合作会很愉快,毕竟与聪明的人合作会免去很多的麻烦。”秦静收回心神,抿了一口热茶,微微一笑。

    “我也喜欢与聪明人合作,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香伶勾唇浅笑,美眸淡淡的看了一眼秦静。

    “那就预祝我们合作愉快!”秦静举起手中茶杯,淡淡的一笑。

    “合作愉快!”

    香伶举起茶杯,两个茶杯在空中相撞。两人相视一笑,随后香伶就离开了秦静的房间。

    雨淅沥沥的从天空飘落,空气中飘散着雨水与泥土的气味。阴沉了一天的天空,终于下起了雨来。似乎是憋的太久,这雨来势汹汹越下越大。

    艾金站在屋檐下,看着那如银丝一般的大雨。缓缓的勾起唇角,这场雨终于开始下起来了。感觉到身后传来的温暖与那熟悉的气息,嘴角勾起温暖的笑。

    “夜里凉,还是进房间中吧。这雨下的如此的大,怕是明天都不会停下来。”天尘将站在屋檐下的艾金揽入了怀中,将她冰凉的小手放到自己的大手中为她取暖。

    艾金回过头,看着那张俊美如妖孽一般的脸庞。看到他眼中的心疼,心里流过一股暖流。点点头,跟着她回到了房间。

    回到房间中,天尘手臂一挥将她抱了起来放到了床榻上。将一旁的被子盖在了她的身上,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你就不能好好的照顾自己,外面那么大的雨。夜里又凉,若是受了风寒可怎么好。”

    艾金冲着天尘吐了吐舌头,什么时候这个男人竟然成了管家婆一样。看着她吐舌头的可爱样子,天尘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真是拿她没有办法,说她不是打她一顿更是舍不得。看来这一辈子,是被她吃的死死的了。

    伸手将她额前的碎发捋到耳后,俯下身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印上一吻。

    “睡吧,你炼药炼了一天也该累了。”

    艾金伸手抓住天尘的手臂,眉头皱起:“你不睡吗?”

    天尘微微一笑,声音低柔:“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你先睡。”

    艾金抓着天尘的手就是不放,看着他眉宇间那明显的疲惫心里很心疼。她才不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在她的心中最重要的就是天尘的身体。

    “今天先休息吧,我才不管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只知道你现在很疲惫,需要好好的休息。即便现在天塌下来了,也不管你的事。你给我好好的休息,不然我以后就不再理你了。”

    天尘看着此刻如此霸道的艾金,无奈的一笑。为了不让自家的娘子不再理他,他只能将外衣褪掉上了床。将自己心爱的小娘子揽入怀中,感受着她的温软。

    “天尘,这场雨终于下了起来。”艾金将头靠在他的怀中,纤细的手臂搂着他结实的腰。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这场雨已经憋了很久了,现在下起来也好。雨过后,一定会是天晴。”天尘将头抵在艾金的头顶,修长的大手勾起艾金一缕青丝放在手中把玩着。

    “今天巧欣传来消息,说跟在玄曦身边的那名丫鬟夜里去了秦静那里。”艾金勾起一抹冷笑,他们以为自己做的很隐秘。只是她们的举动,早已经就在她与天尘的眼中。他们不过是在等一个机会而已,一个将他们全部铲除的机会。

    “你啊,这一切不都在你的算计中。我们就当是看一出免费的戏好了,我家娘子的能力我可是很相信的。”

    天尘伸手点了点她小巧的鼻尖,紫眸中溢满宠溺。

    “嗯,我们就看看那些挑梁小丑的戏好了。”艾金打了一个哈欠,声音带上了一丝睡意濡濡的。

    两人相拥聊着天,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中安静下来,只能听到两人平稳的呼吸声。窗外雨依然没有停下来的趋势,而且越来的越大。

    翌日清晨

    艾金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了天尘的身影,偌大的床榻上就剩下她一人。莫名的就感觉到有些孤单,艾金甩甩头将心里的孤单感甩掉。掀开被子下了床,拿起一旁挂着披风披在了身上。走到窗边,推开窗户。

    窗外雨依然在下着,只是比昨晚稍微小了一些而已。艾金勾唇微微一笑,果然这雨今日没有停下来。就知不知道,这雨会下到何时。她不喜欢下雨的天气,这样的天气让她觉得压抑。

    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玲珑端着食盘走了进来。看到站在窗边的艾金,将食盘上的早膳放到了桌子上。

    “小姐,过来用早膳吧。王爷早上走的时候特意交代,要做馄饨给你吃。他说这下雨天,天气凉适合吃这个。”

    艾金看着桌子上那热气腾腾的馄饨,心里一暖。下雨天她的手脚总会冰凉,所以最适合吃馄饨来暖身子。这个男人还真是细心,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幸福的浅笑。

    “王爷早上离开的时候吃过了。”玲珑微微一笑,看到王爷对小姐如此的细心。她心里为小姐高兴,小姐以后一定会更幸福。

    艾金点点头,知道他早上是用过早膳才进宫的也就放心了。解药快要炼制完了,也该为他调整一下身体。还开始解毒了,毕竟那毒在他的体内已经这么多年了。解毒的过程想必也会非常的痛苦,所以她要将所有的痛苦都降低到最低。她不想让他再承受那样的痛苦,那样她会心疼的。

    “小姐…”

    玲珑刚开口,房间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巧欣一脸焦急的跑了进来,看到正在吃饭的艾金跑到了她的身边。

    “怎么了,这么慌慌张张的样子。”

    玲珑连忙扶住跑过来的巧欣,看着她大口喘气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是宫里面出了什么事,不然她不会如此着急的跑回来。

    巧欣大口的喘气,深呼吸了几下终于平息下来。连忙转头看向艾金,开口道:“早上,从玄曦的房间中传来一道惊呼声。随后伺候玄曦公主的丫鬟就跑了出来,面上带着惊恐之色。口里喊着公主死了,然后太医都赶了过来。经过诊断,玄曦公主没了心跳…。”

    听到巧欣的话,艾金微微一愣。玄曦怎么可能会死,昨晚还好好的人。这死的也太过于莫名其妙,这迷幻散虽然是毒药会将人毒死。却也没有这么快点的速度,因为它是一种慢性的毒药。这其中跟定是有着蹊跷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艾金低垂着头,黑眸微微眯起。想着昨晚巧欣传来的消息,眸低划过一道冷芒。虽然还不确定知道想法,但她可以肯定玄曦的死一定不会是这么简单的事情。而这一切都和玄曦身边的那个丫鬟与秦静有关系,两人会面以后第二天就传出玄曦公主没有心跳了的消息。

    “巧欣!”

    艾金抬起头,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朝着巧欣勾勾手,让她过来。巧欣心里虽然有着担忧,但还是乖乖的走到了艾金的身边。艾金附在巧欣的耳边小声的吩咐着,只见巧欣眉头微微皱起随后点点头。

    “就按照我说的做,你去吧。”

    艾金挥挥手,让巧欣离开。随后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一般,低头吃着碗里的馄饨。玲珑看了一眼平静的艾金,又看了一眼匆匆离开的巧欣。心里有着疑惑,却没有开口问。小姐若是想要告诉她,就会自己说的。

    丞相府中,朱偷坐在书房里。一声苍老的眸子里带着笑意,可以看出此刻他的心情是极好的。想到早朝时传来的消息,他的心情就异常的愉快。没想到这次竟然连老天都在帮着他,原本他还在愁如何将这把火点的更加旺盛。没想到,不知道是谁竟然帮了他。免去了他亲自动手,看来这尘王妃还真是为自己树立了不少的敌人啊。这么多的人,都想要了她的命。

    “老爷,这玄曦公主没了心跳的事情是不是有些蹊跷啊。这迷幻散是一种慢性的毒药,怎么会一夜之间就要了人的命呢。”

    管家恭敬站在一旁,一双黑眸中带着疑惑。虽然这件事情看似对老爷是有利的,但他总觉得这其中似乎有着什么。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他竟然有着一丝的不安。

    “她是如何没有的心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没了心跳却帮我将这把火烧的更加的旺盛。等到玄冥的皇帝到了,我要看看皇上她要如何的给人家一个交代。想必,到时候他只能乖乖的将尘王妃交出来。”

    朱偷看向窗外的细雨,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笑。

    房间中飘散着淡淡的花香,角落里鎏金镂空的香炉中飘出袅袅的白烟。琉璃珠帘被凉风吹起,发出叮咚的碰撞声煞是好听。

    珠帘后的贵妃椅上,一名身穿红色长袍的妖媚男子侧卧着。墨发垂落在胸前,性感的薄唇微微的抿着。

    “主子,玄曦公主没有了心跳。”一名女子跪坐在一旁,手中捧着一把古琴。娇柔的身子在一袭粉色的裙纱下若隐若现,透着一股妩媚。

    “这天岚的太医都是一群废物,连假死药都看不出来。”低柔的声音中带着一抹嘲讽,修长的手接过另外一旁女子递过来的樱桃放入口中。

    “主子说的是,可是这次貌似是冲着尘王妃来的。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尘王妃…”粉衣女子勾起唇角,明媚的眸子里暗光流转。

    烙炎呵呵一笑,坐起身子:“那些人想要借这个机会要了她的命,实在是太可笑了。”

    那个女子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想要算计她。最后可要是小心被她给算计了,想到那个绝美的女子,烙炎嘴角扬起一抹温柔的笑。收回心神,转头看向跪在身边的粉衣女子勾了勾手。

    在女子耳边小声的吩咐了几句,便见粉衣女子点点头站起身离开了房间。烙炎从贵妃椅上站了起来,走到窗边看着外面不见停下趋势的大雨。勾了勾唇,这次就帮她一次好了。

    华丽的房间中此时站满了人,几名太医围在床榻前为床榻上面容平静的女子诊脉。几名太医的脸上此刻满是焦急,甚至有着隐约的无奈。

    “皇上,玄曦公主已经没有了心跳与脉象。”

    一名太医站起身,走到天浦远的身边恭敬的说道。

    天浦远站在床边,听到太医的话本就阴沉的脸色越发的阴沉起来。这几天一直昏迷的人竟然早上突然就没了心跳。

    “太医,真的没有办法抢救了吗?”天浦远阴沉着脸,声音低沉而威严还夹杂着一丝的隐忍。

    太医摇摇头,人都没有了心跳与脉搏要如何抢救。除非是神仙,才能让人起死回生。虽然他只是一个太医,但这玄曦公主死在这里。等到玄冥的皇帝赶来,对天岚来说也许会是一场灾难。

    “太子驾到,太子妃驾到。”

    突然门外传来太监尖细的声音,随着声音的落下。只见一身月牙白锦袍的天锦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同样月牙白的宫装的太子妃烙雪。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房间,走到天浦远的身边。

    “儿臣,给父皇请安!”

    “儿媳,给父皇请安!”

    两人微微欠身给天浦远请安,天浦远看向两人。阴沉的眸子稍微缓和了一些,看着他们两人看起来感情似乎还是不错的样子微微放下了心。毕竟天锦对无双的感情,他也是知道的。但是无双现在是天尘的王妃,他害怕本就不和的两人会因为无双的原因更加的不和。现在,看来似乎是他多虑了。

    “起来吧!”天浦远点点头,让两人起身:“你们怎么会过来?”

    “儿臣今日带着烙雪进宫来看母后,正好听到这个消息就赶过来看看。”天锦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其实早上就听到手下的人通报,说玄曦公主没有了心跳。他觉得事情有些蹊跷就赶过来看看,他知道这场局所针对的人是她。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过来一趟。

    “唉!”天浦远叹了一口气,事情突然变成这样。这是他始料未及的,现在玄曦的心跳没有了。太医宣布她死亡,她可是玄冥国皇帝最疼爱的公主。现在在天岚出了事情,一定是要给他们一个交代的。可是这所有的事情还没有调查出来,所有的迹象都指向了无双。

    可是他知道无双根本就是被设计的,原本他还可以慢慢的调查。等到玄曦醒了,那么有些事情就可以问问她。现在,她死了什么事情都变了。

    天锦看了一眼床榻上平静的躺在那里的女子,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她的面容看起来是那么的平静,没有丝毫死前痛苦的样子。这也太奇怪了,若是毒发肯定会出现痛苦的神色。可是她,面容平静的太过于异常。甚至,在她的嘴边还挂着一抹浅浅的笑。没有什么人,会因为死亡而开心。所以,他现在可以肯定这件事一定有蹊跷。

    感觉到身边有一道白色的身影走了过去,天锦抬头望去。只见烙雪抬步走到了床边,一双漂亮的黑眸凝视着床榻上的女子。微微歪着头,似乎在研究着什么。

    烙雪看着床榻上的女子,心里有些疑惑。她为何要用假死药,难道不知道假死药会对身体造成极大的伤害吗?

    “她…”

    烙雪轻柔的声音响起,伸出雪白的手指指向床榻上的女子。转头看向天锦与跟过来的皇上天浦远,漂亮的黑眸中带着疑惑。

    “她为何要服用假死药,难道她不知道假死药对身体会有很大的副作用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溺宠毒医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琉璃时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琉璃时月并收藏溺宠毒医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