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爱卿们,朕有喜了 > 第七十四章

第七十四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就喜欢看你,你能怎么样?”慕容溪和云墨在一起的时候,就会变得特别的奇怪,总是不自觉地露出女儿家的本性,但是却也很喜欢和他在一起的敢觉,轻松自在,快乐无忧。2

    “呵呵,那我也确实不能把你怎么样了,你想看就看好了!”云墨轻笑,欣赏着她这副难得的娇俏模样。

    “你丫的笑什么,不许笑!”慕容溪本来正是一脸懊恼,自己那么丢人的样子都被他看去了,再看他这么笑着,瞬间便炸毛了。

    慕容溪本身完全没有情感经历,对于感情单纯得很,如今和云墨在一起,倒也不知道怎么和他相处了。

    “公主,我可算找到你了!”正在这时,一抹红色身影飘然而至,正是容玉城,容玉城好不容易找到慕容溪,一时激动竟然失态地抱住了慕容溪。

    他本来接到的消息是,江湖中有人追杀慕容溪,要夺取火炼蛇,虽然知道慕容溪武功高强,但是却也架不住那么多高手的围攻,一时激动,接到消息便立刻出发去找慕容溪,李念估计也是这样,他们是同时出发的,顺路也就一起走了。

    然而当他们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却是满地鲜血的场景,而慕容溪却是不见踪影,随着那血迹追去,竟是发现了一处悬崖,当他站在那悬崖上面的时候,他的心中是说不出来的害怕,怕从此就与那个总是保护他的女子阴阳相隔。

    那一刻,他终是明白了,原来情早已入骨,若是慕容溪真得就此离开,那么上天入地,碧落黄泉,他必定追随。

    和李念将所有的属下都找了过来,终是找到了悬崖下的路,而当他看到那个心心念念的女子好好地站在不远处的时候,他的心就告诉他,他很幸福。只是那个男子是谁,为什么慕容溪会对着他笑得那么灿烂。

    “溪姐姐,念儿总算找到你了,怎么失踪了这么长时间,念儿还以为溪姐姐不要我了呢。”李念小心翼翼地收起自己的心思,对着慕容溪笑得一脸灿烂。

    “玉城,念儿,你们怎么这么快就来了?”慕容溪一脸惊讶,他知道自己的行踪必定瞒不过他们,但是却没想到,他们竟然这么快就赶到了。

    “溪姐姐,你还说,念儿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李念幽怨地看着慕容溪,当他看到了那处悬崖的时候,没有人知道他心中的绝望,只觉得毁天灭地也不能抵消他心中的恨意,好在他找到了慕容溪,要不然他真得会发疯的。

    “公主,他们是谁?”云墨很不满,一脸防备地看着这两个不速之客,而且这两人一看就知道对慕容溪有企图,他心里能高兴才怪呢。

    “哦,玉城,念儿,给你们介绍一个朋友,这位是毒医门的少主云墨。”慕容溪大条地忽略了双方的不对劲,径自给容玉城和李念介绍了云墨。

    “云墨,这是容玉城,我的朋友,这是我的弟弟念儿!”介绍完了云墨,慕容溪又开始向云墨介绍起了容玉城和李念。

    “原来这就是云少主,我一直在想,是谁有眼无珠,竟然退了溪姐姐的荤呢,要知道溪姐姐可是江湖第一美女,从来只有她看不上别人的份,别人怎么可能看不上她呢。

    偏偏就有那有眼无珠的人竟然敢退溪姐姐的婚事,退了也就算了,竟然还闹得人尽皆知,弄得溪姐姐现在饱受江湖人的非议,竟还有脸出现在溪姐姐面前大献殷勤,我倒佩服晕少主的厚脸皮呢!”

    李念一番话说得夹枪带棒,丝毫没有给云墨柳面子,只因在他心里,伤害了溪姐姐的人都是万恶不赦,而这云墨,害得溪姐姐名誉扫地,竟还敢围绕在溪姐姐身边大献殷勤。这种人就应该狠狠地收拾。

    “是啊,难不成云少主又后悔了,可惜我们公主可不是那种想要就要,想不要就可以抛弃的女人哦!”容玉城也是附和着,天知道,他心里有多嫉妒云墨,却又多很云墨,嫉妒云墨能够名正言顺地与慕容溪在一起,可惜这么好的机会他却都不珍惜,还弄出了退婚的事情,这种事情他无论如何都不会轻易原谅,

    “怎么回事?”慕容溪此时被李念和容玉城的态度给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云墨与她退婚之事,应该是她和云墨两个人的口头协议吧,外人怎么可能知道,二期看容玉城和念儿的态度,貌似这件事情所有人都知道了,就只有她不知道,这到底怎么回事。2

    “师妹,你该好好地问问他,到底把你当成什么了,又将天山剑派置于何地,难道天山剑派的人就这么好欺负。”这时一抹粉色身影翩然而至,却是白默然。

    他的身边还跟着两个男子,一个一身黑衣,剑眉星目,眸如寒星,淡红色的薄唇,鼻梁高挺,全身透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另一个男子一身金黄色衣服,相貌堂堂,容颜清秀,眸光纯净。

    “丫的,你个混蛋,总算找到你了,你上次耍得我好惨!”那金黄色衣衫的男子一见容玉城,便立刻拔剑相迎,将正事都给忘了,如此不靠谱的人,着实无奈。

    “啊,溪儿救命!”容玉城见到沐风,一脸心虚,谁让当时他不认识慕容溪呢,若是早知道自己会喜欢上他的师妹,当初就算是被他烦死,他也不会去耍弄他

    被他追得疲于奔命,却也不敢还手,只能狼狈地王慕容溪身后躲。

    “大师兄,不要闹了,我们还有正事要做呢。”白默然一脸无奈地拉住沐风,提醒着他。他不知道这沐风为何一件容玉城就这么失控,但是可以肯定他们以前认识,这样便可以知道容玉城的身份了。只是如今还是要解决掉毒医门和天山剑派的事情。

    “哼,算他好运,等我有时间在收拾他。”沐风看着容玉城那疲于奔命的样子,心里倒是舒服了不少,竟有些得意忘形,这孩子明显记忆不好哎,难道忘了,容玉城武功比他要高得多,要不是慕容溪在,只怕容玉城一发火,他便很难活着回去,更不用提以后了。

    “云少主,既然毒医门已经退了混,那就请云少主,遵守约定,不要再来纠缠师妹。”白默然冷冷地看着云墨,对于云墨,他很难有好感,要不是因为他,毒医门不会无故退婚,使得慕容溪和天山剑派的名誉受损,虽然明知这件事情可能不是他的责任,但是还是很难原谅他。

    白默然这一说,身边的沐风和罗宇凡也是同仇敌忾地看着云墨,他们的师妹,从小被他们捧在手心里,谁都不敢欺负,如今竟是被人这般对待,自然不会放过那个上海她的人。

    “你们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怎么回事,退婚明明是我和云墨的口头协议,怎么就弄得人尽皆知了呢。念儿,你来说,不许有任何隐瞒!”慕容溪隐隐觉得这件事情有些不对,却又说不出来到底哪里不对,便挑了他们中最为听话的李念来为她解释这件事情。

    “溪皆姐,事情是这样的,两个月前,毒医门突然上门,要求退婚,却没有给出任何理由,态度蛮横。天山老人气愤之下毅然同意。

    此事本来应该就此结束,却没想到第二天整个江湖便都知道了这件事情,他们都说溪姐姐你早已失贞,配不上云少主,而天山剑派明知道此事却有意包庇,本就理亏,所以才没有追究此事。”

    李念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慕容溪,慕容溪越听越是火大,本来说她也就算了,却又无辜牵扯到了她的师门,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云墨,你说这是怎么回事?”慕容溪原本对于云墨还是很有好感的,但是听了他们的话之后,便将那一丝丝的好感全部抹去了,只是心中的失落感却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忽略了。难道云墨这么多天的精心照顾竟是别有用心吗。

    “公主,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说一切都是误会,毒医门没有将此事弄得人尽皆知的意思。”云墨艰难地开口,到了此时,他也明白了,原来慕容溪从始至终都不知道这件事,难怪会对他那么心无芥蒂,只是这件事终是瞒不住的。

    如今他也想解释,可是这件事从始至终都是他的错,难道要将落瑶的事情说出来,虽然落瑶对于没有什么特殊感情的,但是到底是他的师妹,若是说出来,他们信不信很难说,落瑶的名节从此也就毁了。所以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说、

    “呵呵,云墨,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了。你跟我回一趟京城,解了皇兄的毒,便算是换了欠我的请,这件事情就此翻过,以后再见,我们便是陌生人。”

    慕容溪看着云墨的眼神疏离,冷漠,心中却是微微的刺痛,她知道自己可能是喜欢上了云墨,只可惜,若此事毒医门不解释清楚,天山剑派和毒医门从此可能仇人了。

    虽然他是有点喜欢云墨,但是在师门和他之间,他必然是要选择师门的,只因师父对她恩重如山,而他却可能连这几天对她的好都是假的。

    “好!”云墨无言以对,心中也是有着浓浓的失落,他自然知道解释的重要性,却始终无法开口。

    “没事?”夜晚慕容溪静静地站在屋顶上,一身冰寒之气的男子,来到了她的身边,竟然主动开口说话,慕容溪惊讶地想了想今天的情景,貌似今天的太阳太阳照样还是从东方升起啊,

    其实也难怪慕容溪这么惊讶,实在是罗宇凡这怪胎,自从来到天山剑派,开口说话的机会几乎为0,基本上只要不是别人问他问他烦了,是绝对不会主动说话的,如今竟然主动和她说话,能不让人惊讶吗

    “我有什么事啊!”慕容溪一脸地茫然,有些不懂得罗宇凡到底在说些什么的意思

    “云墨,你喜欢他!”罗宇凡犀利的眼神直视慕容溪,直接指出了慕容溪的痛处。其实罗宇凡这个人,别看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其实心比谁都要细,别人都没有发现的事情,他竟然发现了。

    “呵呵,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二师兄呢,只是我喜欢他又有什么用,他又不喜欢我!”慕容溪轻笑,笑得却是有些苦涩,她才不会学着那些女子,去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他的时间可是很宝贵,没有时间浪费在这种没有结果的感情里。

    “珍惜身边的人!”罗宇凡一直在观察,他知道三师弟和大师兄都喜欢她,虽然平日里三个师兄弟可能没什么交集,但是他们却都很珍惜这份师兄弟感情,如今看着师兄和师弟为i起那个所困,他自然是要帮一把的。

    至于他自己,罗宇凡苦笑,他从出生开始,便注定了要为家族而活,他的一切都是家族安排的,包括婚事和爱情,

    “二师兄,我希望你能够挣脱枷锁,为你自己而活!”慕容溪虽然不知道罗宇凡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是她能够感觉的出来罗宇凡心中有着很沉重的枷锁,这枷锁只会压得他越来越沉重,估计他的性格也是与此有关。

    “管好你自己!”罗宇凡苦笑,他的枷锁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解除,除非他死,否则就只能背着那个沉重的枷锁过一辈子,。

    经过几日跋涉,慕容溪一行人终是在慕容瑾毒发之前赶到了永安城,看着云墨将火炼蛇制成了药粉,喂给了慕容瑾,慕容溪终是松了口气,只是慕容瑾虽然吃了解药,却是一直昏迷不醒,连云墨都毫无办法。云墨就以此为由留了下来。

    慕容溪知道自己不应该留着云墨,却还是想要将她留下来,或许心中还是有着希望的,云墨终有一天会解释清楚的。

    沐风和罗宇凡也是留在了公主府,对外宣称是慕容溪从外面带回来的男宠,本来慕容溪也是不同意他们留在这里的,结果罗宇凡一句公平对待,将慕容溪所有的借口全部大腿,没办法啊,她当初答应把白默然留下的时候,就应该预见到今天的。

    再说这二师兄一副冰冷的模样,但其实慕容溪很怕他,他总是很犀利地就能点出人心里的弱点,而他自己,却总是那副不将一切放在眼里的样子,让人完全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往往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之后的两个月里,一切都是风平浪静,只除了她的公主府,慕容溪每天都不敢会公主府了,一回到公主府,便会很头疼,只因府里这群男人每天都在变着法子折腾她。之前的容玉城和李念就已经让府里鸡犬不宁了,如今再加上云墨,白默然,沐风,府里简直一团乱,沐风那丫的,挨个和容玉城和李念还有云墨比武,每次都弄得公主府大乱,却又说不得,跟他讲道理,能把你气死。

    “师妹,你回来了,你可要为我做主啊,你那个容玉城今天又欺负我,你一定要狠狠地收拾他。”

    慕容溪回到公主府,迎接他的便是沐风的每日抱怨,慕容溪看着沐风那委屈的模样,是真想狠狠滴打醒他,知道自己不是容玉城的对手,正常便应该知难而退,最不济,退避三舍应该懂的吧,让而这沐风倒好,偏偏送上门去让人家欺负。

    这样人家不欺负你还欺负谁。他有时候真的很怀疑沐风的父母到底怎么把他生出来的,只知道傻傻地练武,一点机灵劲都没有,师父当初怎么就眼光那么差,偏偏就挑中了他了呢。

    “大师兄,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你离他远一点不就好了嘛,”慕容溪虽然知道说了也没用,但还是重复着这样的话语,

    “可是,他武功好高哦,我就想要研究一下他的武功路数。”沐风一脸地委屈,好像慕容溪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似的,让慕容溪看的一阵火大,丫的,这到底怎么回事,

    不过说起容玉城的武功,慕容溪才从沐风的嘴里知道了容玉城的真实身份,很是惊讶,怎么都想不到,那个妖娆的世家公子的竟是让江湖上人人闻风丧胆的落成教主如玉公子,人道公子如玉,风华绝代,妖孽倾城,本来慕容溪心中也是完全没有那个概念的,却是从容玉城的容貌里知道了什么叫真正的风华绝代。

    不过容玉城虽美,却还是敌不过她心中的云墨,或许是她根本不懂得欣赏这种亦男亦女的美,她还是比较欣赏云墨那种淡然潇洒的模样。

    “那你就别来烦我,还是去找容玉城切磋吧!”慕容溪无力地说道,不是她没有良心,而是对于这种人实在没有办法了。

    “师妹,”沐风幽怨地看着慕容溪,看着她那不为所动的模样,终是放弃了。

    “公主,”这时容玉城也是得到了消息,快速赶了过来,自从慕容溪知道他的身份后,他能够感觉的出来,慕容溪对他的态度有了明显的变化,忌惮中带着深深的防备,他一直想找机会对慕容溪解释,每次都被他那几个师兄莫名搅局。

    经过几次之后,他也是明白了,那三个师兄分明就是故意的,他们也是喜欢慕容溪,所以不喜欢让别人接近,想通了这个之后,他的对待她们的态度便彻底改变了,不再是客客气气了,而是逮到机会便狠狠地收拾他们,尤其是那个沐风,几乎见他一次打一次,慕容溪对此也是不管不顾,

    “容玉城,以后大师兄要是再来找你,你就往死里收拾,不用手下留情。”慕容溪当着两个男人的面,狠话撂在那里了,她知道,容玉城碍于她的情面一直对于沐风手下留情,这才让沐风有机可趁。这般下去,烦的人就是她了,索性将事情一次性解决掉、

    “好的,公主,”容玉城早就对于沐风有所不满,不就是仰仗着是慕容溪的师兄吗,这回慕容溪都说要收拾他了,他又何必手下留情。

    “师妹,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呢。”沐风一脸沮丧,这回算是彻底把慕容溪惹毛了,只能装可怜了,希望她还有点同情心

    “我早就应该这么对你了,”慕容溪完全不给沐风面子,一脸愤恨地说道

    “公主,请随玉城来,玉城有事和公主说,”容玉城见沐风的问题解决了,便对着慕容溪诚挚地邀请到。

    “师妹,不要跟他走,他可不是什么好人,”沐风快速从打击中恢复了过来,阻扰道,他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最喜欢的师妹跟别的男人走呢,那不是他沐风的风格呢,更何况这个男人还对他可爱的小师妹有所企图

    “大师兄,你就乖乖滴呆在这里,要不然我可不会保证会发生什么事情,”慕容溪自然知道前几次的事情都是他搞的鬼。却没有阻止,但是今日她也有事情要和容玉城说,自然不会由得他胡闹了。

    “师妹,”沐风一脸气急败坏,还是想要阻止,却是不等他说完话,容玉城便带着慕容溪离开了

    “沐风公子,请留步。”沐风正准备去追他们,却是被两个黑衣人拦住了,正是容玉城留下的暗卫。他们对着沐风还是客气,主人说了,要让他们对他客气点。但若是他不识抬举,那便不用再客气了。

    “你们这些混蛋!”沐风眼睁睁地看着慕容溪消失在自己面前,心中不爽极了,便对着那两个暗卫动起了手,丫的,主子他对付不了,难道这两个属下他还对付不了吗。沐风一脸愤恨地想着,却是没想到当真如他所想,他确实对付不了这两个暗卫,很快便被他们点住了穴道,

    “玉城,你离开公主府吧!”容玉城带着慕容溪来到了一处幽静的凉亭,两人相对无言,最终还是慕容溪先开了口。

    不是她不信任容玉城,而是容玉城的身份实在太过敏感,现在又是在报仇的关键时刻,一个不查,便有可能会害得星月阁的兄弟姐妹无辜丧命,他们都是用生命在效忠于他,她又岂能因为一时疏忽害得他们无辜丧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爱卿们,朕有喜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如影随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如影随心并收藏爱卿们,朕有喜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