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爱卿们,朕有喜了 > 第八十章

第八十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滚出去!”一声怒吼伴随着剧烈的罡风将沈国安轰了出去,碰地一声摔在了地上,沈国安却依旧呆呆地没有任何反应。2天啊,他刚刚看到了什么,那个谪仙般的男子竟和一个女人在那里接吻,而且那女人还衣衫半裸,男子脸色通红,眸中带着*,明显动了情。

    他早已不是纯情少年,自然不会被这种事情吓到,只是惊讶一向坐怀不乱的关景之竟也会如此动情的时候,记得关景之刚刚来沈府的时候,爹爹为了笼络他,给他准备了几个美女,还在他的房里下了催情药物,可是他愣是没有碰她们。

    因为此事他被爹爹责怪办事不力,因为那些个女人都是他挑的,他可是挑了最漂亮最性感的女人的,但是这关景之却愣是忍住了,害得他被爹爹责怪。

    要知道从小到大,爹爹对他从来都是赞誉有加,那天居然这关景之而对他责怪了起来,他表面上没有说什么,心中却是恨得要死,从此他和这关景之便结上怨了。

    事后,他看着自己挑的美女,怎么看怎么没问题,既然美女没问题,那么必定是关景之由问题,莫非他身体有哪方面的毛病,因为这个猜测,他的心里也是舒服了很多。

    之后的事情更是证实了他的猜测,关景之在沈府,一直没有和女人接触过,不管多么漂亮的女子,在他眼里也是视同无物一般。所以,他猜测,这关景之十有*是身体有问题。

    然而刚刚那一刻,他分明看到了关景之眼里的*,倒是让他惊讶万分,那种如同野兽见到食物一般的饥渴眼神配合着关景之那俊逸如仙的容颜,怎么肯怎么不搭。

    房内,慕容溪在看到沈国安被赶出去那一刻,便迅速推开了关景之,将自己的衣服整理好。看着关景之的眼神也是有些不好意思,刚刚沈国安冲进来的时候,她是急中生智,相爷没想,便脱了衣服,冲到关景之面前吻了他。

    本来只是做戏,可是在接触到那带着冷清气息的薄唇之后,竟是有些颤动,不自觉地想要得更多,这般的表现连她自己都觉得奇怪,什么时候自己竟然变得这么饥渴了,其实他不知道地是,这便是幻情的后遗症,只要她在那里再呆上一会儿,必定会化身为狼,将容玉城吃干抹净,好在她及时抽身离开。

    如果今天晚上她在家里乖乖睡觉的话,那么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只是她却不安分地跑到了这酒楼与关景之相会,那幻情本身就是迷情药,再加上男子特有的阳刚气息,恰恰地刺激了她体内的幻情。便造成了这样的后果。

    只是慕容溪却没有想到,在她侵犯了关景之之后,非但没有遭到关景之的排斥,反而还是回应了她。

    其实关景之也是没有想到,这个师侄女竟是如此大胆,只是呆愣了一会儿之后,却是感觉到那种异样的感觉,看着眼前的慕容溪,他一直都知道,慕容溪长得很美,却没想到,竟是美到如此地步,如雪的肌肤布着红潮,一双杏眸带着勾魂摄魄的诱惑,红唇似乎有着无限的诱惑,随着她的晃动,胸口那依稀的美好渐渐地到了他的眼中,眸中竟是逐渐升起了一抹*。

    若不是沈国安打扰,他只怕真得会与慕容溪犯了错误,只因这时的慕容溪早已化作勾魂摄魄的妖精,将他的心紧紧地束缚住,他的身体已经诚实地做出了反应。

    刚刚沈国安进来的时候,他平静的内心竟然有了一丝愤怒,却与自己无关,只因不想慕容溪的美想被他们所看到,他竟毫不犹豫地出手伤了沈国安。

    他这么做,无疑是犯了家族的戒律,关家乃是隐世三大家族之一,但凡家族子弟,都不得随意出手伤人,否则轻则抄写家族戒律,重则赶出家族。

    他作为关家的少主,自小便以家族戒律为伴。倒背如流。因为他一直清心寡欲,家族选中了他,让他执行特殊的任务,他一直在俗世漂浮,未曾做过任何违背家族戒律的事情。

    却是没想到,如今竟是为了慕容溪,做出如此的事情,更加没有想到,他做出了这样的事情,竟是丝毫没有后悔的感觉。

    “溪儿,刚刚我们,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关景之只要一想到刚刚刚亲密接触,不由得心中一阵激荡,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以前的他一向淡漠冷清,连情绪都不多见。

    如今竟是被一个女子轻易地引动了自己的情绪,不知是好是坏,只是慕容溪毕竟是女子,自己做出了这般轻薄她的事情,自然是要负责的。

    “景之师叔,我们的事情待会儿再说,你还是先去解决外面的人吧。”慕容溪此时脸色一片潮红,她也是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么多人面前做出了这么丢人的举动。

    不过刚刚景之师叔的回应竟是让她有一种剧烈的感觉,仿佛自己也对关景之有了感觉。只是云墨的事情终是对她造成了伤害,对于感情,她要敬而远之,至少在自己没有为家人报仇之前,是不会在考虑感情的事情的。

    “沈公子,你刚刚为何要擅闯这个房间,明知道我在这里,我倒不知道我与你有何恩怨,怎让沈公子,如此厌恶景之,连与未婚妻约会都要跟着。”关景之淡然轻声,但是那张原本俊逸如仙的容颜此时竟是带着迫人的压力,将沈国安狠狠地压制住。

    “呵呵,一切都是误会,关公子如此神神秘秘的样子,是人都会认为有鬼,谁能想得到关公子竟是在此金屋藏娇啊,”沈国安一脸讪讪,他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派人跟踪关景之。

    只是里面那女子是关景之的未婚妻,虽然自己只依稀看到了个背影,却依旧可以肯定那必定是个绝代佳人,难怪那么多美人都看不上了,原来早有绝代佳人痴心等候了。

    只是这样并不代表他与关景之的恩怨就此化解了。他这人一向最不喜欢吃亏,虽然那事情并不是关景之的错,但是毕竟让他吃亏的还是关景之,所以,他还是讨厌这个谪仙样子的男子。

    “沈公子,我这天下第一楼可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打碎了我这么多东西,怎么也得赔偿不是,还有你打扰了我这里这么多客人,这精神损失费还要赔偿的,”

    沈国安见与关景之占不到什么便宜了,便带着自己的属下准备离开这天下第一楼,只是刚刚走出房门,便被一身墨绿色华服,长相精致可爱的少年拦住了,少年身后还站着天下第一楼的掌柜铁四叔。此时已没有了原本的高傲,恭敬地站在少年身后,可见这少年身份不简单。

    “你算什么东西,敢跟本公子要赔偿,小心本公子让父亲封了你这天下第一楼。”沈国安虽然知道这少年身份不简单,但是一向自视甚高的他又岂能被这一个看起来小小的少年压制住,自然不会乖乖地配合。

    “呵呵,在下可是活生生的人,自然不是什么东西,只是沈公子,难道你父亲没有教导过你,做人说话要注意分寸的吗。那在下也不介意为他管教一下,只是这管教的费用可是很高的哦。”

    那少年轻笑,却是带着让人心悸的弧度。沈家是吧,他倒正愁,没办法为难他们呢,如今这么好的机会怎么会放过呢,任何招惹了溪姐姐的人都该死,这沈家就更加该死,在这之前他会好好地宰他一顿的。夹答列晓

    “本公子倒是很想看看,你个小子有什么本事来管教本公子,”沈国安一脸不怕死,只因他知道,现在这京城,可是他身家的天下,若是之前,他还会有所收敛,毕竟容家和郭家还在,这两家若是联合起来,沈家也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但是如今,郭家和容家都灭亡了,只剩下沈家一家独大,虽然还有王家,但是王家本就根基尚浅,这些年亦是没有出过什么出色的人物,怎么能与沈家抗衡,还不是只有乖乖臣服的份。

    如今在这永安城,可是他沈家一家独大,他就不信能有什么人能比他更加嚣张,便是那些王子皇孙见了他都得乖乖滴退避三舍,这少年不过一介商旅,又怎么能与沈家对抗、多半是在说大话。

    “来人,将三公子带下去,好好地照顾一番,晚些时候,再将沈大人请过来,就说本公子有要是相商。”

    少年身上强大的威压将沈国安压制住了,他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光是一个关景之还不够吗,看起来这少年到时比关景之还要厉害。心中不免有些恐慌,若是这样,父亲必定不会放过他的。

    他很清楚沈翼那个人,虽然很宠他,但也不会做冲到毫无原则的地步,若是他做错了事情,照样也得受罚,想着那些让人毛骨悚然的刑具,沈国安的心中蓦然涌起了一股恐惧。却也是无济于事了。

    “溪姐姐,刚刚没有吓到你吧,”那绿衣少年也就是李念解决了沈国安的事情,便上了楼到了慕容溪的房间,一进屋便看到慕容溪一脸深思的表情,而关景之则坐在旁边静静地陪着他,只是那双淡漠的眸子在看到溪姐姐的时候多多少少有一些莫名的情愫。

    “念儿,你说沈家背后的势力会不会与李家灭门案有关”慕容溪思来想去决定还是要将此事告诉李念,毕竟李念也是李家之人。

    “溪姐姐,我们不用管那么多,只要将沈家解决完再说。”李念也是想到了一些事情,一脸地沉思,却是没有告诉慕容溪星月阁的调查结果,那个神秘的组织真得很强大,竟是连星月阁都没有查出半点蛛丝马迹。

    “念儿,是啊,沈家,是到了要灭亡的时候了呢,”慕容溪笑得邪魅而危险,心中也是没有了那么多的束缚,

    “景之师叔,你要想办法,让沈翼相信,现在便是谋反的大好时机。”慕容溪看着关景之那俊逸如仙的摸样,心中又是一阵激动,经历过云墨的事情,他对于感情也有了一定的了解,、没有错过他那一刻的情动,知道了他也是喜欢自己的,

    而自己心中的激动也是告诉了自己其实对他也是有感觉的。只是容玉城,自己刚刚答应过他,要嫁给他的,她又岂能言而无信,看来自己要疏离他们一段时间了,如今要专心报仇,儿女私情的事情都要放在一边。等到她报完仇之后再来处理。

    “嗯,放心,我会有办法让他相信的。”关景之淡漠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抹邪恶,与他那俊逸如仙的形象着实不大。却是该死的吸引人的视线追随。慕容溪也是明白了眼前的淡漠之人其实也是有着邪恶的一面的。

    “好了,想必沈翼现在也在来的路上了,我便先回去了,要不然引起他的怀疑变不好了。”关景之给人的感觉依旧淡漠,轻轻地说完便离开了。

    “那我也走了,想必念儿你能够应付得来的,”慕容溪说完也离开了,只留下李念一人站在原地一脸深思。

    “李公子,犬子不懂事,竟是到这天下第一楼闹事,全因本官管教无妨,还望公子赎罪。”不到一会儿,沈翼便来了,却没有如同沈国安所说的那样封了天下第一楼,反而对李念一脸讨好地笑道。

    心里却是呕得要死,这李念虽然年轻,却是靠着自己的努力,得到了第一首富的位置,而自家那个混小子,竟是一点没有颜色,这么多人,偏偏得罪了最不该得罪的人。

    要知道这李念虽然只是一介商贾,却是掌控着大燕王朝一半以上的经济面,如今他们沈家之所以这么嚣张,还是要靠着这李念的财力支持,若不然以他们的势力,哪里能够扩张得这么快呢。

    不过很快他就能够解脱了,等他登上了那个宝座,第一个要铲除的便是这天下第一楼,他便可以有大把的银子进账了,将他的王朝发展大了,便可以摆脱教派的控制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他可以真正地体会一下君临天下的感觉。

    沈翼这般幻想着自己的前途,却是没想到,这所谓的前途,就只是幻影而已,

    “呵呵,沈大人,在下不过一介商贾,岂敢让沈大人赔罪,只是这沈公子在这天下第一楼闹事,若是就此姑息,岂非让人欺我这天下第一楼无人,到时候便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来闹事的。

    你是知道的,我的时间一向珍贵,岂能一直纠缠在这些琐事上,所以希望沈大人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最起码不能轻易让人在这天下第一楼闹事。”

    李念笑得柔和,那张如同琉璃娃娃的容颜愈发可爱,只是看在沈翼眼里,却是异常可恶,看来这李念是下定了决心要与沈家抗到底了,他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若是沈家付出的代价不能让他满意,那么沈国安必定不能放过的。

    看来那个小兔崽子这回真的闯了大祸了。,竟是让一向不怎么管事的李念都出来了。还要一个满意的答案。

    “既然犬子闯下如此大祸,本官也是不好包庇,李公子有何条件便可直说,沈家能够满足的一定会满足!”沈翼清楚李念的性格,一向说一不二,便有些让他挫败,却是没有办法,谁让自己儿子倒霉,偏偏犯到了他的手里呢。

    “沈大人如此爽快,本公子自然不会提出什么无礼的要求,本公子可是听说,沈家有一家传之宝,名为东海明珠,若沈大人肯割爱的话,在下自然会保沈公子安全回到沈家,如若不然,在这天下第一楼闹事之人,一律断腿断脚,沈公子怕也是难有意外。”

    李念微微笑道,可爱的娃娃脸上有着很深的酒窝,在沈翼眼里却异常可怕。

    一下子就将人家家传之宝所住了,偏偏还一副施舍的表情,倒是只有李念这黑心的商人能够做的出来的,还威胁人家,此时沈翼才明白,原来自己一直以来都小看了这个少年,分明还是那样的摸样,但是此时沈翼却再也不敢小看他了。

    “李念,你别太过分了,兔子急了还咬人,惹怒了我,本官可以瞬间夷平你这天下第一楼,”

    沈翼自然不愿意将自己家传之宝拿出来,那东西不说价值连城,更是听祖先说,里面还有着逆天的秘密,是万万不能落入外人之手的。

    只是如今这般的情景,却是由不得他了,不说沈国安是他最喜欢的儿子,单是这沈家的颜面便让他无法拒绝李念的要求。毕竟在外人看来,沈国安是沈家的公子,若是沈国安真的被行了刑罚,那沈家的颜面可就要扫地了。

    “呵呵,自然还有,若是沈家主可以拿出一半家产来交换赎罪的话,那也是可以的,只是若是沈家庄真要鱼死网破的话,那本公子也可奉陪。只是本公子可以肯定,沈家主必定杀不了我,到时候送到皇帝面前的东西却可以让沈家永无翻身之地,”李念一脸地轻松,料定了沈翼必会做出最好的选择,只因他别无选择。

    “李念,你够狠,怪不得可以成为一代枭雄,”沈翼知道如今已经别无选择,唯有将自己的东海明珠交出来,与沈家一半的家产比较起来,这明珠倒是无足轻重了。

    这倒并不是因为这东海明珠不值得那些钱,而是这明珠太过贵重,且是死物,他要筹谋大业,可是需要许多活生生的银子的,并非只是说计划就嫩人人为他卖命,他所要的注定得用银子对其而成,

    这般一比较,那家传之宝便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而且那家传之宝,在他得到那个位置之后,还可以拿回来,到时候还可以狠狠地出一口今日之气。沈翼这般想着,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和善了许多,

    “既然李公子对那个东西感兴趣,那么便依了李公子的意思如何,只是犬子在哪里!”沈翼将事情轻重缓急分的异常清楚,自然清楚什么是最重要的,事到如今所有的事情都由不得他做主了。只有被人宰割的份,都怪那个臭小子,什么人偏偏不好招惹,偏偏招惹了这个狐狸。害得整个沈家都要为他的愚蠢付出代价。

    “既然沈大人这般识时务,那本公子便将沈公子交给了沈大人自行调教,若是到时候再有这般的事情,那本公子可就顾不得什么了,”李念轻声的说道,声音里却是透着一种坚定,他再警告沈翼,若是在发生类似的事情,那边别怪他不留情面了,如此沈国安即便回去也是吃不到什么好果子的,溪姐姐讨厌的人他又怎么能让他好过呢。

    “放心,本官可以保证那个兔崽子,今后不敢在踏入这里一部,至于那东西,本官回去之后即刻派人给李公子送过来。”沈翼虽然狡猾世故,但也骄傲,答应过别人的事情必定会做到,尤其是如同李念这般的平民,更是要维持着自己的骄傲。

    “如此,那李念便恭送沈大人了,”李念将沈国安完璧归赵,然后轻轻行了一个礼,将沈家父子送走了,心中默念,再见,这大概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溪姐姐,这便是东海明珠。”那沈翼果然守信,当即便将那东西送过来了,李念拿着那东西左看右看看不出什么名堂,便来到了公主府,将东西交给了慕容溪。

    慕容溪看着这如同普通明珠一样的东海明珠,心里也很疑惑,他不怀疑沈翼交给他们的是假的,因为他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得罪李念这个第一首富,这个时候正是他们需要帮助的时候。

    只是她不明白一向淡漠世事的师父怎会突然提出要这个珠子,虽然疑惑,但是师父对他可谓恩重如山,别说这一刻小小的珠子,便是要了她的命,她都会乖乖地奉上。所以虽然心有疑惑,但是慕容溪却还是趁机将任务交给了李念。李念也是没有让她失望,把这个任务完成得很好。

    “父皇,儿臣请旨赐婚,”慕容溪将那夜明珠藏好,便换上夜行衣,到了皇宫,一路无阻,顺利地到了昭和帝所在的承乾宫,看着灯下批阅奏折的昭和帝,慕容溪心中一疼,谁说父皇是昏君来着。

    在她看来昭和帝虽然李皇后的事情上有些无能,但对百姓而言,绝对不是个昏君,要不然不会每天批阅奏折到天明,昭和帝这一生就是个悲剧,少年登基,却得不到实权,夫妻恩爱,却不能白头到老,儿女双全,却得不到天伦之乐,尽力维持朝堂局势,却被骂贪恋女色的昏君,似乎怎么也得不到好。

    而昭和帝这一生的悲剧都要归咎于一个女人,沈太后,原本慕容溪也是不能理解昭和帝的做法,但是当她复仇之余,再好好想一想的时候,蓦然发现昭和帝这么做其实只是无奈之举。

    当年沈太后独揽大权,注定了他得不到实权,而他却在努力维持着天下的局势,通过扶持容家,这样的平衡之态便是沈家还是要忌惮皇权,而不敢轻举妄动。

    其实昭和帝若是真得昏庸的话,这天下早就乱了,却因为昭和帝,这天下才能维持住表面的平和。可惜无知的百姓只知道诟病昭和帝的贪恋女色,去看不到他的付出。让她着实气愤。

    “溪儿,你又要搞什么鬼?”昭和帝一脸惊讶地看着慕容溪,当初叶怀远的婚事,他依了慕容溪的心意,却是没想到事后却让他后悔不已,如今这慕容溪的婚事,他一定要好好地过问一下。绝对不能再让溪儿为了报仇而有所牺牲。

    “父皇,这件事情溪儿是心甘情愿的,请父皇成全,”慕容溪一脸真诚,或许容玉城真的值得他托付终生,至少现在嫁给他,没有任何地不情愿,比起当初的叶怀远,好太多了。

    “溪儿,你要嫁给谁,”昭和帝蓦然想起自己还没问慕容溪所选的人呢,便问道

    “刑部尚书容玉城,”慕容溪轻声地说出了那个昭和帝已经听过无数遍的名字,倒是用不着他来说了。

    “那你喜欢他吗,”昭和帝再度问道,蔓延慈爱,却是焦急问道。

    想起那个一身红衣,风华绝代的美男子,确实不错,而且能力也是很好的,才刚刚上任两个月,便将刑部搭理得冰冰油条,不得不说这个年轻人真的不错,可惜来历有些不明,虽然查到是容家余孽,但是还是有些一团。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溪儿的感觉,溪儿若是喜欢,那这件事他是赞成的,但是若是有什么不得以的苦衷,那这件事情他绝对不会同意。只是那么阁优秀的男子,正常女子都是很难决绝的,应该不会有什么苦衷的吧,昭和帝安慰自己道、

    “哦,儿臣与他两情相悦,请父皇成全。”慕容溪跪地,将自己的心意完全地告诉了昭和帝,只是心中多少有些忐忑,她应该是喜欢他的吧,今天下午那样的情景,若没有定力,只怕早就将她吃干抹净了。

    只是脑海中却不时飘过云墨那张潇洒绝世你的面容,关景之那张俊逸谪仙的内容,甚至于还有皇兄那张温润如玉的面容,她觉得自己的思维完全混乱了,索性闭上眼,将所有思绪隔绝起来,再度睁开眼,又是那个冷静的慕容溪。

    “好,好啊,好一个两情相悦,溪儿你终于有心上人了,呵呵,真是好事啊!”敏儿,你在天之灵,终是保佑了溪儿,找到了她的心上人。

    “好,朕饥渴下旨,为你们赐婚。”昭和帝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大喜过望,他一直担心,溪儿如今这般的情况,怕是无法与正常女子一般结婚生子,如今看来,倒是他太过杞人忧天了,溪儿这般美好的女子,怎会没有男子慧眼识珠

    “谢父皇成全。”慕容溪心中忐忑,面上却笑着回道。她不能让父皇看出她的不对劲,要不然父皇一定会反对的。

    “父皇若是无事,儿臣便先告退了。”慕容溪见昭和帝写好了圣旨,便告辞离开了。

    “刚刚溪儿的话,你可听到了!”昭和帝目送着慕容溪离开,等到慕容溪离开,蓦然冲着屋顶说道。

    屋顶上一身黑衣的男子听到这话的时候,身体蓦然一僵,气息亦是随之乱了起来,却是很快恢复了正常。

    “哎,其实你这般又是何苦,你若喜欢她,大可光明大道地追求,相信以你的条件,结局必定不会太差,何苦爱的这般痛苦。

    ”昭和帝看着那抹无尽绝望的黑影,叹息着说道。慕容溪是他的女儿,他自然希望她幸福,而这个人虽然不是他的亲子,但是从小到大,他早已把他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这两个人他都希望他们能够得到幸福,偏偏他的幸福只有慕容溪才能给予。

    “我只是不想增加她的负担。”男子轻声叹息,转头离去,月光下,那张白皙的面容愈发温润,眸光亦是愈发柔和,正是慕容瑾,或许应该叫他木槿,

    其实真正的慕容瑾自从服过解药之后便已经清醒了过来,只是为了在暗处保护慕容溪,所以才一直假装昏迷不醒,只是看着慕容溪和那几个男子纠缠不清,却也是很煎熬。

    “呵呵,世间果然情最伤人。”昭和帝看着男子落寞的背景,自嘲一笑,他自己都是过不了情关的失败者,哪里有资格去管别人的事情。只是看着慕容瑾那般的难过,心中有些叹息,敏儿,当初那人因你而忧郁一生,如今他的儿子亦是要因为我们的女儿而一生孤独,要他怎么忍心。

    可惜世间之事,往往感情最难求,有些人在一起一辈子,都未必有情,他总不能因为这点私心,便不顾及慕容溪的幸福吧,毕竟慕容溪才是他的亲生女儿,是他亏欠一生的人。是他应该要补偿的人,其他人,他只能说爱莫能助。

    第二天早朝,圣旨颁下,容玉城如愿以偿地成为了驸马。却是羡慕有之,嫉妒有之,更多的是同情的目光。在他们看来,容玉城被赐婚给慕容溪,该是慕容溪那个纨绔放荡却深受皇宠的公主以皇权压制的。

    而容玉城这个屈服于皇权下的男宠却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答应了下来。如此这般的议论声倒是此起披伏,让容玉城是苦笑不得,算是明白了慕容溪名声的天下皆知了

    慕容溪一脸娇羞地结下了圣旨,当即下了决心从此远离是非,将公主府的男宠尽数遣散。

    而她此话一出,大家立刻看向朝中的敏感人物,这些便是公主府的男宠,却在慕容溪提拔下成了朝廷的官员,但是却没有人表现出一丝喜悦,反而都是一副被人抛弃的表情。朝中顿时一片低气压中。

    “容大人,你真的要娶那个女人。”容玉城夏朝之后,便在路上遇到了专门再次堵截他的韩武,有些不解地挑眉,再看看旁边几个蠢蠢欲动的人,心中明白,怕是自己这一路都不会平静了。

    “韩将军,既然陛下已经赐婚,那么公主自此便是玉城的妻子!”容玉城脸上幸福的笑容,深深滴刺痛了韩武的眼睛。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反常,明明即将要摆脱那个女人了。却竟是有些舍不得的感觉。真是搞不懂自己的想法是了,貌似自从遇到那个女人,他就从来没正常过。如今终于有机会摆脱那女子了,他怎么就那么难过呢,

    “丫的,容玉城,那女人有什么好的,你是不是被逼着娶她的。”韩武想来想去似乎便只有这一个可能了,反正要是他,是肯定不会心甘情愿娶那女人的。

    只是想到那女人穿着红色嫁衣的样子,心中亦是有些颤动,那女人若是真要嫁给自己,他能够那么坚定地说自己不想娶吗,只要一想到那个场面,他便有种脸红心跳的感觉,他这是到底怎么了。

    “韩将军,在下与公主两情相悦,不存在什么逼迫的问题。倒是韩将军这般急切,莫不是也喜欢公主,”容玉城展颜一笑,尽显胜利者的风范,对于他来说,他一眼便能看出韩武的矛盾,只是这些人终究对他造不成什么威胁。

    “你胡说什么,我才不喜欢那女人呢?”韩武顿时像被踩着了尾巴的小猫一样,跳了起来,只是心中却告诉他,或许容玉城的答案是正确的,他真得是喜欢上了慕容溪。

    不,他才不雅喜欢那女人呢。男女人第一次见面便将他当猴子杀,然后便威胁他,让他跟着她走,之后更是被她各种压榨,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女人的温柔,他是眼睛瞎了,才会喜欢那个女人,更何况如今他即便是喜欢那个女人,也是来不及了,那女人早已有了心上人了,他才不会笨到喜欢上一个心在别的男人身上的女人呢,

    对,他不喜欢她,充其量只是好奇而已,韩武这般安慰着自己,只是心中的酸涩却让他无法忽视,索性跑了,只要不去面对,便会好一些吧!

    “玉城兄,恭喜你和公主喜结连理,”韩武跑了之后,杨简也是上来,只是一脸地嘱咐他和韩武不一样,他清楚地知道容玉城对慕容溪的感情,如今好友得偿所愿,他作为朋友自然是要祝福一下的,只是心中那股微微的涩意。却在提醒着他,他对于那个女人,终是动了不改动的心,

    可惜他也知道在自己的感情注定得不到回应,不说容玉城的存在,就说公主府那么多男宠,各个都比他优秀,慕容溪怎么可能会喜欢上五彩五毛又无权的他呢。一直不敢痴心妄想,却终是喜欢上了不该喜欢的人。如今的情况倒是对他是个解脱,他会在背后默默地祝福他们的。

    “杨简,或许勇敢地面对自己的心意,会更好一点,”容玉城看着杨简,一脸真诚地说道。若是别人,他才懒得操这份心,自然希望对方永远不要明白的心,这样他也好少一个情敌。

    只是杨简不一样,杨简一向很自卑,总是认为别人比自己好,而不敢去争取自己喜欢的东西,虽然这回结果差不多,但是他还是希望杨简能够真诚地面对自己的心。

    “玉城,不必了,我知道我自己的条件,必定得不到公主的喜欢,何苦让她烦恼,我只要看着你们幸福便好了、玉城兄,你一定要让她幸福,否则休怪我不任你这个好兄弟额。”杨简倒是一身轻松,心中的隐伤却只有自己知道,但是他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份伤感必定会流逝掉的。

    “容公子请留步,”杨简刚刚离开,便有一抹艳红色身影追上了他。容玉城眯眼看着眼前这个容貌与自己不想上下的男子,正是慕容溪的师兄白默然

    “白公子找玉城何事,或许玉城应该随着公主叫一声师兄!,容玉城淡淡地看着眼前这个风华耀眼的男子,心中竟然有一瞬间的妒意,妒忌他竟能和慕容溪一起生活了那么长时间。却也有着淡淡的讽刺,与慕容溪生活了那么长时间,都没有办法得到慕容溪,这三个男人还真够废物的了、

    ”呵呵,容公子不必担心,你的敌人从来都不是我们。我来找你,只是想道一声恭喜而已,恭喜你成为溪儿的第一位夫君!“白默然妖娆一笑,对于容玉城的敌意完全无视,他一向喜欢看热闹,若是连这点都做不到,他又怎么能够轻松地看热闹呢。

    ”什么意思?“容玉城眉头紧皱,有些不解地问道,什么叫做第一位夫君,难道后面还有夫君。

    ”嘿嘿,天机不可泄露,“白默然如今算是明白为何师父那个老头子总喜欢用这句话来搪塞他们,原来看着自己讨厌的人被自己一句话弄得这么伤脑筋的摸样真得无比爽,嘿嘿,让你容玉城再厉害,也是得不到答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爱卿们,朕有喜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如影随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如影随心并收藏爱卿们,朕有喜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