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位4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风傲扬笑了笑,手指却微微用力,“用膳吧我们!”

    风傲扬的脸上并没有什么不对的神情,万妃看了都万分奇怪,难道对这件事,他都没有什么情绪起伏么?

    万妃一边给风傲扬夹着菜,一边心里想着史眸远说的。睍莼璩晓

    史眸远对她说,如果风傲扬的反应激烈,就说明风傲扬其实是相信宇文青,如果风傲扬不相信宇文青,那他情绪反应一定很平常。那就是说风傲扬其实是相信了史眸远说的话。

    那事情是不是就有继续的可能性了?

    万妃的脸上慢慢的挂上笑容,继续勤快的伺候着风傲扬吃饭。

    “然儿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风傲扬一边吃着饭,一边淡淡的叹气道。

    “然儿……”万妃一想起来这件事情,眼泪就充满了眼眶。

    “好了,万妃,你不要再想了,这件事情我们等着好消息吧。”

    “皇上……”万妃眼里噙着眼泪,可怜兮兮的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皇上:“能不能不让然儿和宇文家结婚,能不能接触婚约?”

    “这件事情让我好好的想想。待日后定夺吧。”风傲扬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犹豫。

    吃完晚饭后万妃并没有强留着皇上在自己的宫中休息,她知道风傲扬一定有很多事情要做,她更期待着风傲扬真的能够解除然儿的婚约。

    风傲扬急匆匆的赶回了中宫殿,如果说万妃今天说的都是真的,那是不是证明,宇文青一家就果真向他们说的那样有问题。

    宇文青……真的是他失望透了……

    风傲扬一个人坐在冷冷清清的□□殿里,心中全是疑问,虽然这样,但是并没有万妃说的话,那么这就是为什么,离月能够吸收妖界的进攻,并且毫发无损的将自己和宇文青从妖皇军营中救出去……难道宇文青的目的是为了利用宇文离月,统一风灵大陆?

    宇文青虽然先去了战场,随后自己又去了战场,也就是说宇文青本来就是用的苦肉计?!

    风傲扬的想法是越来越偏了,但是风傲然竟然深信不疑的往那个方向想去。

    越想风傲然就越觉得生气。

    “宇文青,枉然我信了你!我定让你生不如死!”风傲然站在书桌前,双眼通红的直勾勾的看着外面,声音极大的喊出这句话。

    话说翌日,下了早朝之后,史眸远早早就溜进了万妃的宫中,在后花园等着万妃的来到。

    还没等多会儿就听见万妃吩咐下人的声音,然后万妃就溜了出来。

    万妃小心翼翼的找到了史眸远。

    “娘娘,事情怎么样了?”史眸远问道。

    “我照着你说的和皇上说了,皇上的表现很淡定。并没很激动。”万妃一边说着,一边悄悄的打量着四周有没有皇上的眼线。

    “哦?……”史眸远的心中乐出了花,这傻皇上竟然就这么相信了自己的话,那离自己计划的目标岂不是越来越近了?

    “还有别的事情没有?”万妃急匆匆的问道,要是被别人发现了自己和史眸远在这里偷偷的计划着什么,传到皇上的耳朵里那就了不得了!

    “你急什么!”史眸远压低声音的说道。

    万妃的美眸一瞪,说道:“快说,还有什么事情?”

    “皇上最近身体怎么样?”史眸远眯着狐狸眼睛说道。

    “皇上身体能怎么样?”万妃的眼睛依旧不堪史眸远,但是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香味竟让史眸远一愣,不由得看着虽然已经年老但是保养的很好的脸庞,并不失当年的清纯和风韵。“我一定要得到你!皇上的女人!”史眸远心中暗暗的下了决心。

    “让皇上吃点补药,就说大补身体的,就举荐我给皇上找补药!”史眸远压低声音阴森森的说道。

    “知道了!”万妃带着怀疑的眼神,看着史眸远,“你能不能行?要是你不能让然儿和宇文家把婚约解除了,我一定要了你的命!”

    “知道了娘娘!”史眸远带着火辣辣的眼神,看着万妃,“我还要得到你……得到这个国家的所有……”史眸远在心中暗暗的说道。

    “我先走了,你先等会儿,一会儿自然有人将你带出去。”万妃说道。

    万妃说完就急匆匆的走掉了,剩下史眸远一个人站在那里,过了一会儿有个小丫头也带着史眸远走了另外的一个侧门,史眸远的轿子早就等在了那里。

    史眸远刚回到府里,就一溜烟的进了书房,一直没有出门,不知道在书房里面捣鼓些什么。

    话说宇文青自从娶了李玲珑,为了和李玲珑做戏,就天天的和她黏在一起,身边的人都没有说什么,只是觉得大夫人林缈烟忽然不受喜爱了。大夫人身边的丫鬟每天见到李玲珑就破口大骂。外人不解的是,每次李玲珑被骂了都是淡淡的走去,反而林缈烟总是在外人面前说李玲珑的不是。

    话说每天都这样子吵吵闹闹的过着,本来冷冷清清的宇文宗主府竟然也热闹了起来。

    宇文青也两耳不闻窗外事,连朝也不上,就这么天天的在家陪着自己的二夫人品茶赏花不亦乐乎。

    宇文家的这一桩事,终究是被人当做是茶余饭后的八卦谈资了。

    这间不大不小的事情就不快不慢的传到了风傲扬的耳朵里。

    “宇文青他真的只是在家里和他那个二夫人在一起,剩下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干么?”风傲扬坐在书桌前,一边批示着大臣奏上来的奏章,一边对着自己的探子问道。

    “禀皇上,是的,宇文青自从被降到一等功大臣之后,就天天在家,完全没了这些年的正直或者激情,只是一副在家耕田养老的样子。”

    “他有没有和之前的开国将领又过什么直接的联系?”风傲扬问道。

    “没有,除了李玲珑和林缈烟。他谁都没见。”探子毕恭毕敬的回答。

    “哦?”风傲扬已经不再相信宇文青,宇文青越是这样休养生息,越是让风傲扬觉得这件事情应该好好的寻找疑点,宇文青从现在起已经不是他的人了。虽然,他宇文离月曾经救过自己的命,可是对风傲扬来说,宇文离月也是自己国家的敌人!怎么能让敌人和自己的儿子结婚呢?

    “继续给我看着!”风傲扬扔下一本奏折,手又拿起另外一本,眸子连抬斗没有抬起来,继续吩咐道。

    “是……”探子一瞬间就不见了,不知道跑到了那里去了。

    “李公公。”风傲扬唤着门口李公公,“给我端杯茶来!”

    风傲扬的嘴角慢慢扬起一丝丝笑容,谁都不知道他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宇文青的书房里静静的坐着三个人。宇文青坐在那里看书,林缈烟坐在书房里绣着花,李玲珑躺在一旁的贵妃凳上,抱着本书混混欲睡。

    “玲珑!”宇文青叫道。

    “嗯?”李玲珑飞快的支起身子。

    “好久没有回史家了吧!”宇文青问道。

    “嗯……”李玲珑说道。

    “史眸远那只老狐狸该等急了,这么长时间不回去和他聊聊天,他怎么受得了寂寞。”宇文青坐在椅子上拿着一本话本正看的入迷。

    “知道了!玲珑这就回去。”李玲珑站起来,冲着宇文青和林缈烟福福身。

    林缈烟递给李玲珑一颗小小的白色的犹如羊脂一样的玉石,轻声道:“以后私下里还是叫我嫂子好了,戏要演足了,相公还是要叫的。”

    林缈烟看着手中的玉石,心中溢出的全是感动。这玉石不是别的,是产自妖界的洗髓石,这风灵大陆加起来也没有几块,林缈烟一点不吝啬的分给了自己,这样即使自己中了毒也能及时的发现了,不仅如此还能明眸善听。

    “姐姐,这东西我不能要!”李玲珑拽过林缈烟的手,将石头放回林缈烟的手里。

    “玲珑,你就拿着,这是我和你嫂子给你的一点点的护身的东西,你就不要推辞了!”宇文青并没有说多。

    原来三个人在外人面前一直是在演戏,为了营造一种林缈烟不受宠但是李玲珑更受宠的印象给史眸远,只有这样,史眸远才能完完全全的信任李玲珑,也只有这样才能掩人耳目。

    宇文青、林缈烟和李玲珑三个人经常在深夜里相聚,这几天发现原来几个人不仅目标相同,就连兴趣爱好什么的也大有相同,林缈烟同情玲珑这个孩子的身世,就硬拉着宇文青和李玲珑做了结拜的兄弟姐妹,但是在面上林缈烟还是和李玲珑不和。

    “大哥,嫂子……”李玲珑哽咽了起来,从小到大虽然史眸远给了自己很多东西,但是并不能让李玲珑感动,除了史眸远将自己将乱坟岗捡回来的时候,

    除了史眸远将自己将乱坟岗捡回来的时候,自己对史眸远十分的尊敬的时候,除了那之后竟然对他一点感情都没有了。

    现在自己突然多了哥哥嫂子,还什么时候都将自己的安危放到第一位,这种类似亲情的感情,怎么能让她李玲珑放下呢?

    李玲珑的手颤颤抖抖的从林缈烟的手中接过那块石头,眼泪顺着脸蛋儿慢慢滑落下来。

    “玲珑在这里谢过哥哥嫂子了!”李玲珑扑通一下的跪下。林缈烟急急忙忙的将她扶起来。

    “好了,不要掉眼泪了!”宇文青从话本里拔出眼睛,安慰着点着眼泪的李玲珑说道,“回去了,咱们怎么做的,你就和史眸远怎么说。别忘了我提醒你的那点!”宇文青站起来,嘱咐道。

    “知道了,哥!”李玲珑的脸上微微换成了严肃的表情。

    “一切小心!”林缈烟握了握李玲珑有点冰冷的手,继续说道。

    “放心吧,嫂子。”李玲珑为了不让林缈烟和宇文青担心,还故意的挤出来一个甜甜的笑容。

    李玲珑身形轻快的马上就离开了书房。

    林缈烟看着李玲珑离开的身影,叹了口气,摇摇头,坐到凳子上。宇文青也做到椅子上,把话本放到一边开始闭目养神。

    “缈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宇文青的声音又那么点疲惫。

    “我怎么想?”林缈烟的手上的动作并不停歇,绣针飞快的在上好的丝绸上来回穿刺。

    “顺气自然好了……”林缈烟淡淡的说道,“你等的它不来,你不要的它偏偏要来。”

    “唉……”宇文青叹了口气,他其实早就猜到了,皇上现在肯定是中了践人的计谋,才会这样子的分不清楚青红皂白,“我们早点做好准备好了。”宇文青摇摇头。

    “林缈烟的手停下,将绣布放到桌子上,然后走到宇文青的书桌前,一只手轻轻的掐着自己的袖子,一只手慢慢的研墨。

    宇文青拿起桌上上好的笔,一笔一划的好好的写着什么。

    “呵……”林缈烟忽然不自觉的笑出了声音来,“你说,我一直在想,如果,家里面有个小妾会是什么样子,看来这样还不错!”

    宇文青的脸刷的一下子就红了,“你说什么呢!”

    “好了”林缈烟好好平复了一下感情,“我还真受不了你身边有别的女人。”

    宇文青正在写着字的手忽然停顿了一下,然后又慢慢写了下去。

    “我知道你离不开我,但是不知道你这么聪明。”宇文青缓缓的说道,声音不大不小,正好两个人能听见。

    两个人相视一笑,四目相对,房间里又安静了下来。

    李玲珑不费事儿的就进入到史眸远的府中,步伐熟练的走到了史眸远的书房旁边,身边的侍卫伸出手轻轻的一拦,李玲珑就马上知趣的站到一边去。

    李玲珑站在一旁,闭上眼睛正想着一会儿应该怎么和史眸远交代,就忽然听见耳边传来一句史眸远谄媚的声音,李玲珑一惊,差点尖叫出声,

    瞪大了眼睛四处看了看,发现身边并没有人,那又是哪里来的声音?

    李玲珑慌忙的检查自己的身上,知道摸到腰间的荷包时,才想起来,原来是林缈烟给自己的那块洗髓石的功效,她刚刚只是沉思了一下集中了一下精神,没想到竟然这么轻松就让自己听到了平常哪怕用力听都听不见的事情。

    李玲珑凝聚了一下精神,合上了双眼,继续站在门边的柱子旁,倚着柱子,继续听着史眸远在房间里说话。

    旁边的侍卫只觉得李玲珑只是在一旁休息一下,但是并没想到,李玲珑早就已经是神游到外太空了。

    此时史眸远的书房内。

    “主人……”史眸远正在水晶球面前等待着雾气里面的人出现。

    等了好一会儿,史眸远都打算放弃了的时候,水晶球里忽然传来了那个男人的声音。

    “怎么了史大人!”依旧是一张金黄色的面罩,依旧是一袭淋漓的黑衣。

    史眸远一惊,差点把水晶球掉在地上。

    “主人!”史眸远对于主人吓到他,声音里带有一丝哀怨。

    “事情发展的怎么样了?”水晶球里的男人收起一丝玩味的表情,严肃的说道。

    “那个昏庸的老皇帝,已经上了钩”史眸远的么头微微一皱说道,“万妃的效果看起来要比咱们预想当中的好,看来不用咱们在中间亲自下手了。”

    “嗯……”水晶球里的男人沉思了一番说道,“听说你那手下李玲珑到了宇文青身边做了小妾?”

    “嗯”,史眸远答应着说道,“李玲珑是我的手下,身上已经中了数十种毒,她要是敢骗我她一天都活不了!”史眸远的语气有点阴森。

    李玲珑在门外的身体一怔,难道自己已经身重奇毒?自己怎么不知道,这个史眸远简直是心狠手辣!幸好给自己留了不止一条后路!

    李玲珑定了定神,继续听他们两个的谈话。

    “嗯……这还差不多,你一定给我好好的监视着李玲珑,别让她给我整出来别的事!”水晶球里的男人说道。

    “放心吧主人。”史眸远说道。

    “我现在也慢慢控制了这边的局面,宇文离月比我想象中的好玩多了,再者说凭我现在的实力,我一时半会儿也弄不死她,还要留着她有用呢!”一提起来宇文离月,神秘人的语气似乎轻快了很多。

    “主人……”史眸远似乎意识到主人的心情不错,竟然都说跑题了。

    “额……”神秘人顿了顿,“放出去话,说离月已经被完全的妖化。比以前更加的心狠手辣了。”

    “是,主人。”史眸远快速的点头答应道。

    “史眸远,再弄出来差错,我就要了你的狗命,你也别想替我管理风灵大陆了!”神秘人的语气冷冰冰的。

    “知道……”史眸远的“了”字还没有说完,主人那边就切断了联系。史眸远想着事情陷入了沉思。

    正站在门外的李玲珑睁开了眼睛,刚刚听到的那一切,都让自己觉得心惊胆战,

    这一切的一切背后还有多大的深渊,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今后的这条路,自己将要走的更加谨慎了!

    李玲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马上就恢复了平常的呼吸频率,她的呼吸频率要是有问题的话,史眸远那只老狐狸肯定会挑出自己的毛病的。

    李玲珑依旧步伐轻松的走到门边上,轻轻的扣了两下门。

    正在想事情的史眸远忽然被这个敲门声吓了一跳。

    “谁?”史眸远有点紧张的问道。

    “史大人,是玲珑。”李玲珑在门外站着心情轻松的回答道。

    “进来!”史眸远一听是李玲珑马上放松了警惕。

    李玲珑没有含糊的推门而入。

    史眸远斜斜的躺在榻子上说道:“这新媳妇儿当的可算是称心如意么?”

    李玲珑假装有点羞涩的回答道:“史大人,你说笑了!”

    “哈哈!”史眸远被李玲珑逗的哈哈大笑,接着问道:“宇文家现在怎么样?”

    李玲珑一听史眸远已经提到了正事儿,脸上的神情马上就严肃了起来,说道:“玲珑自从进了他宇文家的门儿,宇文青就一直和玲珑在一起,几乎是一整天都黏在一起。”

    “哦?”史眸远皱了皱眉头,“他宇文青当真是一点动作都没有?”

    “嗯。”李玲珑点了点头说道,“宇文青这些天一直是闭门谢客,并没有什么不妥的举动。”

    “朝堂上的事情他也都一概不关心么?”史眸远问道,“嗯,每天除了和玲珑在一起,就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做了。”

    “他宇文青真是好兴致!”史眸远脸上带了一丝不屑的情绪,“你怎么回来了?”

    “玲珑和宇文青说,自己那天走的匆忙,有些东西都没有收拾好,回来拿点东西。”李玲珑说道。

    “嗯……”史眸远想了想,顺手一指桌上的杯子说道,“过来陪我喝点茶。”

    李玲珑心底冷冷的一笑,面不改色的去给史眸远沏茶,将一套茶具都端到了榻子前。

    两个人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着,并没有说话,李玲珑也没有故意的去揣摩史眸远到底在想什么。史眸远看着心无旁骛的李玲珑,心中的那块石头终于放了下来。

    “玲珑,你回去好好看着宇文青,一旦宇文青有什么大的动作,你都要回来和我汇报!”史眸远轻轻的掐着眉心,似是一边在想着什么事情,一边和吩咐着李玲珑。

    正在倒茶的李玲珑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玲珑,你要是干完了这一次,我就给你你最想要的东西。”史眸远像是下了什么决心,淡淡的说道。话语里没有掺杂着什么其他别的情绪。

    “谢谢史大人。”李玲珑声音中似是充满了感动的说道。

    “嗯……好了,时间也不早了,玲珑你先回去吧!”史眸远喝完了玲珑递过来的茶,一口喝光,把茶杯往榻子前的茶盘上一放,就吩咐道。

    “知道了!史大人!”李玲珑轻轻的起身,接着除了房门。、、

    李玲珑脚步并没有因为情绪的不稳定而显得十分紧张,而是和平常一样,没办法,此时的她只能充分的发挥杀手的本能,将自己的情绪关掉,不然一点小小的差池,都会让自己的这条命更加难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蛮妻来袭,王爷请接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天下无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下无爷并收藏蛮妻来袭,王爷请接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