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婚4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全镇的人都知道,赵家出了一个三岁习武,五岁即到寻常妖怪修炼十几年也难达到境界的天才。睍莼璩晓

    妖皇本来应当是自己家族的重点培养对象。然而,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件事却是意外的改变了妖皇从此的人生。

    在妖皇的五岁生日之时,赵家全家上下洋溢着一片喜气。谁都知道,赵宇小少爷是赵家未来的希望,也是赵家的骄傲。他的生日自然也是张灯结彩,满镇皆知。

    然而,就在赵家都沉浸在喜悦气氛的时候,谁都没有想到,危险也正在慢慢降临,厄运会降临到赵家的小天才,未来的希望身上。

    当妖皇的父亲站起来抱着小妖皇,将小妖皇举过头顶,感谢所有宾客的时候,有一个身影冲进来,冲着小妖皇,狠狠地一掌拍下。

    瞬间所有的人都被定格,妖皇只觉得自己胸口很疼,整个人像是被扔进了冰窖里,被无数的冰块包围着。妖皇吃力的拽了拽前一刻还笑容满面的爹爹的袖子,低声申银道:“爹爹,羽儿冷……”

    原来那日,是父亲昔日的旧丑寻上门来。

    妖皇身中一掌,寒毒侵入了他的五脏六腑。虽然在赵家各位长辈的全力救治之下依靠纯阳元气得以续命三天,但是仍旧沉浸在痛苦之中。

    妖皇的父亲又马不停蹄得寻找神医请求神医的帮忙,最终妖皇才能捡回一条小命。

    然而,虽然命捡回来了,寒毒却无法祛除。每隔几个月或者半年,这寒毒就要发作一次,每次发作,便犹如九死一生,往往使得妖皇恨不能自己咬碎了一口钢牙,来稍稍减轻这痛苦。

    倘若只是这样的痛苦折磨,妖皇便也就认了。无非是疼痛与彻骨的寒冷,自己一个人怎么也能够扛过来,顶多当成是锻炼意志好了。

    然而……怎么也想不到的是,每次寒毒发作,妖皇苦练得来的元气都会在一夕之间化为乌有。纵使妖皇不甘,也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自己从此之后,再也不能够突破自己三岁时候的境界,也就是最低的境界。

    而且由于体内寒毒的破坏,妖皇的内脏异常的虚弱。常人练一套剑招可以练一个时辰,而妖皇不超过一刻钟,便会气喘吁吁,挥汗如雨。

    因此,纵使对于赵家的剑招稔熟于胸,却始终不能发挥出应有的实力。

    正在妖皇黯然神伤之际,突然,传来一个刺耳的少年的声音:“哈哈哈哈哈哈……快看呐,那个不是我的当初的绝顶天才,倍受宠爱,被称为赵家的希望的亲爱的兄长么?怎么会在这里用木剑呢?哈哈哈哈……来来来,都瞪大你们的狗眼看清楚了,你们对面可是站着一个绝世无双的天才少年呢……”

    妖皇愤怒的转眼看过去,只见一个少年,头束蟠龙冠,身着青色蟒袍,手挥白玉骨的山水画扇子,一派纨绔子弟、风流二世祖的模样。此人正是妖皇大伯父的儿子,自己的堂弟,赵飞。

    “哈哈哈……赵飞少爷,您不是开玩笑吧?就这么一个练体一重都没有突破的废物,竟然会是赵家的希望?会是绝世无双的天才少年?依小的们来看,只有赵飞少爷您,才是赵家的未来呢。这么一个废物,能有什么用?”赵飞身后,一个卑躬屈膝,满脸谄媚之色的奴才看着妖皇,一脸的鄙夷,大声怪笑道。

    “就是、就是……这样一个废物,也敢说自己是赵家的天才少年,是赵家的希望?呸,也不嫌臊得慌。跟我们赵飞少爷一比,你连个屁都不是!”赵飞身后另一个高大而满脸凶相的恶奴,也是一脸嫌弃的道。

    “哈哈……你们两个,怎么能这么直白的伤害我可怜兄长脆弱的心呢?人家可是天才呢……哈哈……”赵飞挥舞着手里的扇子,分明是无限的得意与鄙视。

    “赵飞,你不要太过分!”少年妖皇冷寂的眸子里闪现出冷光。这个赵飞,仗着自己的少爷身份,到处欺男霸女,而且时不时要来自己的院子里得意一番。若不是自己的身体……少年妖皇握紧了拳头,又怎会受他这般嘲笑。想着,少年妖皇的眼神越发的犀利。

    被少年妖皇看的脸色有点发白的赵飞,一想自己面对的不过是一个练体一重都没有突破的废物,不禁有些恼羞成怒:“赵宇,你别不识好歹,我是给你面子才叫你一声兄长。整个赵府谁不知道,就是你那个不争气的父亲,害得赵府丢人现眼。你这个废物在这里浪费赵府的粮食,还有什么脸面继续活下去!”

    “你刚刚,说什么?你再给我重复一遍……”少年妖皇低垂着头。自己本来想要就这么过去算了,没想到,这个赵飞,竟然敢说自己的父亲,那也就没有必要继续忍让下去了。

    赵飞不知少年妖皇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还犹自得意的道:“我说就是你那个不争气的……啊!”

    没有等到赵飞说完,少年妖皇已经将全部的力气灌注在自己的右手上,尽自己最大的力气,向着赵飞冲去,一拳挥在赵飞的鼻赵骨上。

    虽然少年妖皇现在的身体异常的羸弱,可是多年的苦练和当初的境界并不是没有效果的,以赵飞这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的能力,还不足以闪过去。果然,赵飞只觉得眼前一花,少年妖皇的拳头就在眼中放大,继而自己的鼻赵骨就传来了类似断裂一般的“咔吧”声。赵飞当即就捂着鼻子在地上翻滚起来。

    “混蛋!你竟敢对本少爷动手!你个废物!王麻子!耗子精!你们给我好好地教训教训他!”被揍在地上翻滚了好一会儿赵飞终于捂着鼻血直淌的鼻子站了起来,

    冲着少年妖皇咆哮道:“给我往死里打!这个废物,就算打死了也没有关系!”

    “是!”王麻子和耗子精阴测测的笑着,掰着手指想着少年妖皇靠近:“赵宇少爷?我呸!就你这样的废物也敢姓赵?真是侮辱了赵家!给你这种人做下人,我们可是屈辱的很呢……”

    “你们两个还在废话什么?给我狠狠的揍!”赵飞沾满了血的脸上写满了疯狂和狰狞。而原本晴空万里的蔚蓝天空突然开始出现了大片的乌云,一时间飞沙走石,让人几乎睁不开眼。

    少年妖皇摆出架势,对着耗子精的铁拳一个四两拨千斤就拨到了一边,耗子精瞬间摔倒在地。

    “废物”王麻子“呸”了一声,就掏出剑来,对着少年妖皇狠狠的劈下来。

    而经过对赵飞的一拳和刚刚跟耗子精的对战,少年妖皇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此时少年妖皇将所有的力气集中到自己握着木剑的手上,以求能够减轻铁剑的伤害。

    不出所料,铁剑将木剑削成了两瓣。看着迎面而来的铁剑,已经耗尽力气躺倒在地的少年妖皇不禁闭上了眼。心里默默道:我不甘心,不甘心被两个恶奴欺负。倘若我能不死,我少年妖皇一定要变强!变强!

    仿佛听到了少年妖皇内心的呼唤,乌云疯狂的翻转,有无数的密集闪电劈了下来,犹如一条条金蛇在天地间狂舞。一道闪电“呲”得一声,对着赵飞狠狠的打下来。赵飞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而本来要砍赵飞的王麻子手中的剑停了下来,面对着这天地巨威,王麻子不禁从心里感到害怕,于是扔下手中的剑,对着也是一脸慌张的赵飞道:“赵飞少爷,今天的闪电密集的异常啊!为了杀这个废物伤到您可就不值得了。而且这个废物被闪电劈到了,估计也活不成了。还免得被怀疑到您的身上。咱们……这就走吧?”

    赵飞咽了咽口中的唾沫,勉强挥了挥手:“说得对,咱们走!”

    于是三个人连滚带爬的逃出了少年妖皇的院子,谁都没有看到,无数的闪电像是被少年妖皇吸引一般朝着少年妖皇落下去,将少年妖皇的身体裹在这闪电行程的巨大金茧里。雷声轰隆,天地变色,仿佛都在昭示着有什么大事要发生。而被闪电包裹的少年妖皇,体表的细小金色电流,裹挟着巨大的能量在少年妖皇的体表流窜,最后像是被吸收一般进入少年妖皇的身体里。

    金茧慢慢的变小,乌云逐渐的散去。风停,雨住,天地恢复了平静与祥和。被雨水冲刷后的大树显出格外青翠的绿色。天边一轮新日,如同新的生活一般冉冉升起。

    一场大雷雨,似乎改变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变……

    话说风非然一行人已经进入了妖界,风灵大陆这边还是依旧风起云涌。

    林缈烟带着一众人马向城外走去,宇文青一个人站在阁楼上,远远相望。

    老夫老妻这么些年了,越是到老了,想要厮守终生,什么都不管的时候,偏偏出了这档事。

    宇文青重重的叹了口气,但是身后的脚步声却没有瞒过他的耳朵。

    身后的披风轻轻的搭在肩上,声音温柔,但是却没有起伏的声音淡淡的从耳边传来:“宗主,别看了,人都走远了,别着凉。”

    宇文青冲着林缈烟消失的方向点了点头。

    “戏还是要演下去的,我们两个现在谁离了谁都不行。”李玲珑故意压低声音说道。

    宇文青看着自己身边的李玲珑,生生挤出一丝一成不变的笑容,说道:“夫人,我们下去吧,这里风大,不适合我们看景。”

    李玲珑身体一僵硬,微笑着点点头。呵呵,要是真的有个人叫自己夫人就好了。林缈烟走了,自己依旧还要在这里战斗下去,就全当不为别的了,就为了自己以后真的能有个人叫自己“夫人”吧。

    她想要的自由,她想要的家庭,她不想这样,每天都为了别人卖命,一辈子都享受不了一点点家的温暖,自从有了宇文青和林缈烟,自己这些年来的孤独和冷血,已经不再让自己觉得那么冰冷。

    李玲珑扶着宇文青的手,两个人慢慢的走下了阁楼,等着他们的将是风起云涌的世界。

    话说林缈烟带着一众人马远去,走到城门口,坐在马车上的林缈烟忽然觉得现在的自己很悲凉,很想让自己的相公在自己的身边陪伴自己。她想起每当出门坐马车的时候,宇文青都会轻轻的用自己温热的手掌,抚在自己的手背上。

    可是现在,自己的身边除了有个灌满水的汤婆子,还有什么能让自己知道温暖,这汤婆子的暖也不能让自己觉得心暖。

    这未来到底要怎么走?!到底自己要往何方走!!

    林缈烟忽然很想问问宇文青这些问题。眼泪想着就要不争气的掉出来。

    林缈烟忽然想到宇文青给自己的那三个锦囊!急急忙忙从贴身的口袋里掏出来那青色的写着数字“一”的锦囊,纤长的手指,打开了锦囊,一个巴掌大的小纸条上边是宇文青苍劲的字迹,上面只写了两个字“北方”。

    林缈烟本来是要哭了的脸忽然轻轻的勾起了嘴角,带着似有似无的笑容。

    宇文青啊宇文青,你都为我安排好了一切,你不是一直就在我的身边么?那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林缈烟冲着坐在外面的车夫喊道:“出了城门往北走!”

    车夫大声的应了一声说道:“出了城门北方走!”

    此起彼伏车夫的相呼应答的声音响起。林缈烟让丫鬟给自己盖上貂皮的大衣,芊芊玉手揽过放在一旁的汤婆子,在舒服宽敞的马车上开始打着瞌睡。

    昨夜一夜都在担心到底该怎么办,现在看来,自己唯一能做的事情,除了等再也没有别的方法了。

    林缈烟抱着汤婆子慢慢进入了睡眠。

    守卫森严的皇宫内,风傲扬半躺在榻子上,一小口一小口的呷着李公公送来的雪梨蜂蜜羹,只是慢慢的回味着刚才探子说的情报。宇文青确确实实的将林缈烟扫地出门。林缈烟带着一群人,头也不回的除了城门。

    风傲扬只是觉得自己的心中满是疑问,他根本猜不透宇文青到底要干什么,只能坐在这里静观其变,相信想打压他宇文青的不仅仅只有自己,朝中诸多大臣相信早就对他虎视眈眈已久了,时间长了,自然能够找到解决的办法。

    风傲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还没有多长时间,就听见李公公在殿外喊道:“万妃娘娘到!”

    风傲扬心中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真希望自己就是那平常人家的老男人,领着一帮孩子孙子,管他什么国家江山的……膝下承欢什么的才最重要了。

    “进来吧。”风傲扬吩咐着李公公说道。

    李公公身形轻盈的将万妃引了进来,又弓着身子向后退了三步,转身离开。

    风傲扬的丫鬟,替万妃脱下那笨重的皮裘披风,露出了里面穿的单薄但是并不暴漏的紫红色的纱衣。衬托的她白希的皮肤更加诱人起来。

    “万妃,什么事啊?”风傲扬假装不在意的问问她。

    “皇上……”万妃的声音有点犹豫。

    “你们都退下去吧!”风傲扬知道万妃有事要说,于是说道。

    一众丫鬟公公侍卫们都撤到殿外等候。

    “皇上,您要的药,臣妾给您带来了。”说着万妃就从自己的袖子里掏出来一个小小的药瓶,药瓶身上画着精致的长生不老的迎客松。

    风傲扬眼光一亮,急忙伸手接过来万妃递过来的药瓶。

    风傲扬打开塞子闻了闻,一股好闻的药香沁入心脾,竟觉着就算仅仅是闻一闻连精神都好了很多。

    风傲扬的脸上露出一丝欣喜的神色,善于察言观色的万妃不用仔细辨认,也知道风傲扬的心里定是极其兴奋的。

    “皇上,这药拿给太医验一验吧!”万妃说道。

    “验药?”风傲扬突然想起来这回事,安全意识还是要有一点的好,风灵大陆被妻子儿子杀死的皇帝不计其数,他风傲扬可是不想凑一份子。

    “小李子!宣太医!”风傲扬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让站在外面的李公公听见,李公公道了一声“喳”,然后就马上宣太医过来。

    不过一会儿,太医迈着小碎步,急急忙忙的跑到了皇上的殿里。

    “王德涵给皇上请安,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王太医马上行了个五体投地大礼,给皇上请了安,又是一顿礼仪套路不再话下。

    “你过来给朕看看,这药是不是好药?!”风傲扬将手中的瓶子递给太医。

    太医打开来,一股清新扑鼻的药香就闯进鼻腔里,他仔细的闻了闻,谨慎的回答道:“皇上,这药从表面上闻自然是好药,药香不冲鼻,也不单调。

    依臣的判断,这药里面有产自千年山上的雪莲,还有薄荷、冰片,千年人参……”

    太医又冲着药瓶闻了一闻说道:“还有一味药,臣不知道该不该说。”

    风傲扬的脸色变了一变说道:“你尽管说。”眼睛有瞅了一瞅站在旁边并不紧张的万妃。

    “这里面哈有一味药,就是产自妖界的食人花的果实!”太医有点底气不足的说道。

    “食人花果实?!”风傲扬的声音高了一点,“这食人花果实有什么功效?”

    “禀皇上,这个食人花的果实百年难得一见,更何况是这么大剂量的入药,更是少见。”王太医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食人花本身肮脏不堪,身上有着剧毒,但是它的果实却拥有着奇特的清香。微臣在十年之前见过自己的好友融医生,他就有一颗食人花的果实。他说这种果实可以清热解毒,延年益寿,许多剧毒都要这个果子才能解。”

    “接着说!”风傲扬的脸上的颜色缓了缓。

    “也就是说,这个食人花果实绝对是百利而无一害,如果皇上要吃这药丸进行身体保健的话,那真的是最好不过了!”太医说着,双手将药丸奉上。

    风傲扬急急忙忙接过药丸,带着微微的笑容。

    “万妃,你都是怎么服用的啊?!”风傲扬转脸问道万妃。

    “回皇上,臣妾都是每天一粒的。那个乡野道士告诉我,万万不可多服用!”万分勤勤恳恳的回答道。

    “好了,王太医,你退下吧。”风傲扬脸上带着微微的笑容,“还有,李公公,没有我的吩咐,外面的人不许进来。”

    “是!皇上!”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转身就退了出来。

    风傲扬朝着站在一旁冲自己微微笑着的万妃说道:“万妃,过来。”

    万妃带着亲切的笑容,款款走向坐在榻子上的男人。

    “皇上,你可放心了?”万妃走到风傲扬面前,眼睛中带着一点点妖媚。

    风傲扬点点头,从药瓶中倒出一颗药丸,当着万妃的面,吞了下去。把药瓶放好,另一只手搂过万妃的腰说道:“万妃……你我多久没有亲热过了!”

    万妃的脸忽然红了起来,腰间的风傲扬的大手慢慢的用力,万妃只是觉得心头如同万蚁蚀心般难受。

    坐在风傲扬腿上的万妃的脸红红的烫烫的,一双没有经过任何粗活重活的手柔弱无骨,摸上了风傲扬的胸膛,“皇上……”万妃的声音娇柔的像糯米那样暖着风傲扬的心脏。

    风傲扬看到在自己怀里娇弱无骨的女人,浑身燥热,饥渴难耐,将万妃往榻子上一放,两只手迅速的脱掉万妃的衣服……

    直到万妃的一声嘤咛,整个宫殿内陷入一片旖旎的惷光……

    入夜,宇文宗主府内。

    宇文青坐在院子的石凳上,石桌上摆着一壶酒,几个清单的小菜,就那么孤吟自酌。李玲珑站在他身后,看着这个伟岸的男人背后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悲伤,

    于是李玲珑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他。

    “玲珑,你说林缈烟会知道该怎么做么?”宇文青饮完一盅酒,接着出声问道,站在他身后的已经愣神的李玲珑回过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蛮妻来袭,王爷请接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天下无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下无爷并收藏蛮妻来袭,王爷请接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