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查1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皇上,皇上!”

    突然,有人的声音传了过来,风傲杨仔细一听,认出这是李公公的声音,他随意的拿着自己的龙袍披上,掀开床幔,走下床来,就看到李公公正弓着身子,低着头。

    “说吧,什么事情?”那声音阴沉无比,显然对于李公公的打扰他是非常的生气。

    李公公听了他的话先是浑身一哆嗦,抖了一下,然后急切的说道:“皇上,奴才打扰皇上睡眠罪该万死,但是这事情十万火急不得不报啊!”

    “你最好有重要的事情,不然朕绝对饶不了你!”风傲杨冷着一张脸说道。

    “皇上,刚刚探子来报告说,史大人在自己的府中遇刺受了重伤!”李公公说着这个很是轰动的消息,要知道当他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是有多吃惊啊,史眸远现在是皇上身边的红人,竟然会在自己的府邸里遇刺,不知道背后的凶手是谁啊,居然会有这么大的能力。

    “真的,那史大人人有没有事?”风傲杨听了这个消息果然是大吃一惊,虽然他早就已经视史眸远为眼中钉,但是自从被摄魂之后,他就对史眸远言听计从,现在听到史眸远受伤的消息,风傲扬别提多着急了。看来应该是最近自己对史眸远言听计从又把史眸远封为了护国公,让他引来了别人的羡慕嫉妒恨,有人忍不住对史眸远出手了,而现在看来最近朝中是有大变动了,自己亲自封的护国公竟然出了这么大意外,风傲扬生气的想,自己一定要杀鸡儆猴了。

    “史大人受了重伤,现在正在府邸里静养呢。”

    “那寻元子道长呢?”

    刘公公恭敬的回到道:“寻元子道长把谋害史大人的杀手杀掉之后,保护了史大人的安全就失踪了。”

    失踪了?风傲杨皱着眉头想着,这寻元子难道是是早就知道史眸远会有这场浩劫吧,所以才会失去踪迹,不对,如果他早就知道了,怎么就放任着史眸远受伤而不管呢?看来这一次的事故背后还有许多玄机呢,看来明天要找史眸远好好分析一下今晚的事情了,也许他知道些什么吧。

    再说史眸远这边,这场行刺根本就是史眸远自己安排的,为的就是要除掉那些妨碍祭祖仪式的人,当他知皇上因为这个事情而龙颜大怒的时候,心里头那个得意和高兴啊,虽然自己安排的这些杀手出手很没有分寸,让自己受了点小伤,但是能够得到风傲扬的支持却是比什么都重要,估计那些反对祭祖仪式的人,在风傲杨的眼中,他们恐怕已经是死人了,呵呵,他的下一步计划能更好的完成了。

    他一想到自己的计划就特别的兴奋,因此在这天下朝之后,他就迫不及待的去求见风傲杨,当然是要让风傲扬看到自己的伤口,好让风傲扬知道自己为了国家为了祭祖受了多么严重的伤害,那么这样的话,自己想要风傲扬除掉谁岂不是易如反掌。

    果然风傲扬在知道史眸远被人行刺之后就大为震怒,立刻下令让刑部彻底的调查此事,把杀害史大人的真凶查处来,现在他被摄魂,自然是看史眸远越来越顺眼,他还一直在想着自己从前怎么没有发现这么一个人才呢,不过现在也不晚啊。于是当他听到史眸远要见他就连忙宣他接见。

    “微臣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史眸远一进御书房就连忙行礼道,风傲杨看着他这副样子连忙从龙椅上站起来说道:“爱卿免礼,赐坐。”

    “多谢皇上。”史眸远毕恭毕敬的说着,然后寻了一个座位坐下。

    “爱卿的身体没事吧?”风傲杨放下手中的奏折关心的说道。

    “回皇上。微臣没什么大碍了。”史眸远说道,但是他却故意在风傲扬面前猛咳了几声,来之前他又让府里的下人给自己的脸上糊上了一层香粉,让他的脸色看起来特别的苍白,看起来就像受了很严重的伤一样,可是只有史眸远知道,他的伤压根就不重,只是为了欺骗风傲扬所使的手段而已。

    果然,风傲扬看到史眸远咳嗽之后,就立刻关心的离开了自己的座位,亲自把史眸远扶到了椅子上,关心的说道:“爱卿为了祭祖的事情受伤,朕的心里非常的难受,回头让厨房给爱卿做一点补品,让太医给爱卿好好的把把脉,看看爱卿的身体到底还有什么问题,这段时间爱卿就在家里好好的修养吧。”

    史眸远在心里暗自得意,推脱道:“皇上,不必了。能够为国家出一份力,是微臣的光荣。更是微臣应该做的,还请皇上不要为微臣担心。”风傲扬听到史眸远这么说,心里更加的感激史眸远了,他怎么以前没发现自己的身边有这样一个忠心耿耿的人呢,自己一定要重重的打赏史眸远,把凶手抓出来,给史眸远一个交代。

    “爱卿,你放心,你受伤的事情朕已经派人彻底的去调查了,争取早日给爱卿你一个交代,爱卿放心,朕不会让你的血白流的。”

    史眸远诚惶诚恐的回答道:“微臣不敢,皇上如此的看重微臣,微臣担当不起啊。”

    “怎么会?”风傲扬生气的回答道,“爱卿你是朕的良臣名将,朕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对了,爱卿,你可看清楚了那日刺杀你的杀手的真面目?”

    史眸远的眼睛狡猾的转了转说道:“皇上,微臣当日多亏了寻元子道长的保护,才没有性命之忧,而且在微臣慌乱之中,听到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风傲扬鼓励的说道:“这是找出杀手的重要证据,爱卿当然应该告诉朕。”

    史眸远慢吞吞的说道:“当时,微臣听到那些杀手说,宋大人说了一定不能留活口,所以臣就想这些人可能是一个名字叫宋大人的人派来的。”

    “哼……”风傲扬重重的一甩袖子说道,“什么叫名字叫宋大人,只怕不是名字是宋大人,而是官职是宋大人吧。”

    “微臣惶恐,”史谋远连忙跪下说道,“微臣不是故意要冤枉宋大人,只是当日那些杀手的确是这么说的,所以臣才会告诉皇上,微臣不敢欺瞒皇上,所说的句句属实,还请皇上彻查。”

    “哼。”风傲扬冷哼道,“这个宋大人自那天你提出祭祖之事之后就一直处处针对你,他以为自己做的高明,但是朕不是瞎子,自然看的出来他的目的,只是没想到,他竟然胆大包天敢行刺朝廷命官。”

    史谋远跪在地上继续说道:“微臣也只是据实相告,不敢随便冤枉宋大人,还请皇上明察。”

    风傲扬扶起史谋远说道:“朕当然是相信爱卿你的,爱卿放心,朕一定会派人找宋大人问清楚,给爱卿一个公道,如果此事真的是宋大人所为,那么朕一定会给爱卿一个公道的。”

    “微臣谢过皇上。”史眸远装作感动的样子对风傲扬说道,“皇上,你如此的为臣着想,臣惶恐啊。臣一定会为了皇上万死不辞。”

    风傲扬拍了拍史谋远的手说道:“应该是朕感谢史大人你才对,史大人日日为国操劳,现在更是为了我风灵大陆受伤了,朕当然要好好的补偿史爱卿,爱卿放心,朕一定会找到罪魁祸首的,还爱卿一个公道。”

    史谋远感激的点点头。

    风傲扬想了一会说道:“其实今天朕找爱卿来,还有另外一件事。”

    “不知皇上有何要事?”

    风傲杨一想到那件事情就感到头都大了,他急忙说道:“朕已经决定三天后举行祭祖大典,按照祭天仪式的模式来,只是现在寻元子道长失踪了,失去了他的消息,而爱卿你又身受重伤,这祭祖仪式该怎么办呢?是不是要换一个主持的人选?”想当初他还不想进行这个祭祖仪式呢,可是现在看到史谋远受伤,他反倒加重了要举行祭祖仪式的决心,但是一想到祭祖他就感到生气了,这个寻元子,怎么不在祭祖结束之后才出事呢,搞得他现在面对这个难题真的是烦恼万分啊。

    “皇上,您不用担心,微臣只是受了一点轻伤,”史眸远心里暗暗笑道,寻元子当然没有失踪,只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这样才能加重宋大人的罪行啊。

    “那爱卿你看这祭祖仪式要怎么办呢??”风傲杨问着,他在心里面觉得史眸远一定会有办法的。

    史眸远在心里面哈哈大笑着想着就等你的这句话了,于是,他站了起来拱手说道:“微臣虽然不才,但是对于这祭祖之事很重视,所以微臣一定会把寻元子道长找回来的,也会尽快养好伤,早日主持祭祖仪式。”

    “你?”风傲杨看着他这个样子先是一愣,然后又大笑着说道:“好,爱卿,就你了,朕早就看出来爱卿不是一般的人物啊!”

    一回到史府,史眸远就迫不及待的屏退下人,牢牢的关上了自己的房门,拿出了那个被他藏好的水晶球。

    )

    “史大人,看你的表情似乎事情很是顺利啊!”水晶球又发出了诡异的光芒,那个神秘男人看着史眸远说道。

    “那是当然,我做了这么多的准备要是还不顺利那就奇怪了,皇上已经决定三天之后祭祖仪式了,甚至还决定要处置宋大人一家。”

    “哈哈哈哈,史大人,我果然没有看错,你还是很有能力的嘛。”男人哈哈大笑着,声音刺耳又带着生硬,史眸远忍住捂住耳朵的冲动盯着他看着。

    神秘男人笑了好一阵子才停下来看着史眸远说道:“那你现在找我是干什么呢,事情还没有完全的成功呢!”

    “我当然知道,不过你也不要忘了答应我的事情。”史眸远不依不饶的说着,这一次的好机会他可是一定要把握住的。

    “你放心。”神秘男人收敛了自己的笑容,严肃的说道:“那一天,会有人帮助你的,你只要按着我的吩咐做事就可以了。”说完,水晶球上的光芒闪了一下,男人的脸消失了,史眸远本来还想问点什么也没有办法再得到答案了,不过他想着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又放下了心,他知道这男人说的不是假话,他就等着祭祖的那一天到来就好了。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很快的祭天的那天到了,天才刚刚擦亮,风傲杨就开始穿上了祭祖的礼服,对于今天的这个日子他期盼很久了,早在司礼监告诉今天是个大好晴天的时候他就知道今天的祭天仪式肯定有一个好结果的。

    在宫女的服侍下风傲杨换好了衣服,他在巨大的穿衣镜前又稍微整了整,才对一旁等待的李公公说道:“快去请万妃过来吧。”

    “是,皇上。”李公公连忙吩咐早就等候在一旁的宫女,让她们赶紧去请万妃参加今天的祭祖仪式,那几个宫女得了命令连忙去了万妃的寝宫中。

    万妃很快就过来了,为了今天的祭天仪式,风傲杨也给她准备了礼服,穿在仍然貌美如花的万妃身上,让她的容颜不仅美貌不损,还增添了一种母仪天下的感觉。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这句话打断了众人对她的凝望,而对于她的这个样子,风傲杨当然是特别的满意,他高兴的上下打量着,才示意让万妃走到他的身边,两人一起上了步辇。

    等他们两个人上了步辇之后,李公公走在了步辇右边,然后大声说道:“出宫!”

    这话一说完,步辇被抬了起来,祭天的队伍也慢慢的走在皇宫之中,向宫门口走去。

    其实这后宫之中要有人参加的话,应该是皇后或者贵妃的,但是风傲杨早就废了之前的皇后,后来也再没有立后,而且现在后宫中大大小小的妃子最受宠的就是万妃了,她的儿子三皇子风非然也一直很受风傲杨的重视,朝中大的大臣也很称赞于他,因此在大部分人的心里,风非然早就是隐形太子了。这么多的前因后果加起来,大家对于这次的祭祖仪式看到万妃诗一点不吃惊的,恐怕如果没有看到万妃参加,他们才会奇怪呢。

    步辇出了皇宫之后,就向位于皇宫南边的圜丘而去。圜丘是一个圆形的天坛,也就是祭坛的所在地,历代的皇上都在此祭祀的。

    到了圜丘,百官早就守候在那里了,在看到步辇行驶过来之后,都跪了下来说:“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万妃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诸位爱卿平身。”风傲杨招手说道,在看到大臣们都起来之后,他才在李公公的搀扶之下走下步辇,紧接着又扶着万妃下了步辇。

    这个时候,圜丘的外面早就布置好了,看到风傲杨和万妃向里面的祭坛走去,大臣们都让出了一道长长的大道让他们进去。

    当走到里面,来到祭坛之前,风傲杨和万妃就看到了隆重装扮的史眸远,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道士,赫然正是失踪已久的寻元子。

    “微臣参加皇上,参加万妃娘娘。”

    风傲杨连忙挥手说道:“爱卿不必多礼,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啊,接下来的事情都看爱卿了。”

    “是,皇上,微臣一定不负皇上的期望。”史眸远慢慢的说着,风傲杨看着他这个样子也觉的自己的决定是非常正确的,史谋远果然很有本事,竟然真的又把寻元子找了回来。“爱卿,你找到寻元子道长了?”风傲杨指着寻元子问着史眸远。

    “是的。皇上。寻元子道长只是怕那些杀手再对我不利,出去调查真相的。当知道皇上要举行祭祖仪式之后,就立刻从外面赶了回来。”史眸远热情的介绍道,寻元子带回了一个有利的证据,当然是他们伪造的,只等着这次祭祖仪式之后拿出来了。

    看到风傲杨注视着他,寻远子微微颔首,并没有行什么大礼。

    “皇上……贫道回来了。”寻元子冷淡的说道。

    风傲杨虽然有点不高兴,但也没有表现出来,亏自己还那么担心寻元子的安全。不过他知道寻元子的脾气,也渐渐的习惯了,总是有这个漠视皇家的毛病的,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不过史眸远看到他的神情,连忙凑近他的身边说道:“皇上,寻元子道长刚刚从外地回来,休息都没有休息好,就赶来祭祖仪式了,可见他对祭祖仪式的重视。还希望皇上不要怪罪。他的实力皇上不是不知道,待会一定会让您满意的,今天的祭天仪式有了他一定会圆满成功的。”

    听了这话风傲杨才压下了心中的不愉,他点点头说道:“今天的祭祖仪式就拜托爱卿和寻元子道长了。”

    又说了一会话,史眸远带着他们走到祭祀位置的正前方,这个时候,百官们也都找好了最佳位置,准备观看这次的祭祖仪式。

    看到场中的人都站好了,史眸远暗暗的点点头,对寻远子使了一个眼色,才开口大声说道:“我宣布这次祭祖仪式现在开始!”

    话刚一说完,只听鼓乐齐鸣,刹时一段段庄严的乐声响起,大家都严肃着,看着侍卫们将祭祀的物品一件件的领到祭坛之上,有牲畜,有稻谷,还有玉器。

    过了好一会儿,祭祀的物品才全部献完,史眸远将这些物品按照一定的位置摆放在早已经准备好的草垛之上,再将牲畜杀死放血,这些做完之后,才让风傲杨上前点燃草垛。

    风傲杨拿着侍卫送上来的火把,小心翼翼的点燃了草垛,烟火慢慢的升了起来。

    当烟火升了起来之后,有一个全身涂满油彩的人跳着奇怪的舞步一步步的走了过来,当他走到那燃起的草垛前面才停住了前进的方向,围着草垛转着圈子,还将那些用瓷碗装好的牲畜的血泼在了自己的身上。

    万妃有些害怕的躲在风傲杨的身后,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一时之间被那血腥的场面吓坏了。

    风傲杨握紧她的手,双眼一直注视着这一切,他看到寻远子坐在一旁闭着眼睛默默的念着什么,他不由的好奇的盯着寻远子道长好长时间。

    寻远子道长似乎感受到了他的目光,陡然的睁开了双眼,风傲杨吓了一下想移开目光,却不知不觉的被他的目光所吸引,更加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而其他的人都看着那个男人跳着奇怪的舞步,对这个小插曲根本没有注意到。

    祭祖仪式像是那天的祭天仪式一样,很快就结束了,这次寻元子再次重操以前的老技俩,对着风傲扬实施了第二次的摄魂术。

    而风傲扬却丝毫没有察觉,只是觉得自己在祭祖仪式之后身体和精神更加的充沛了,这也让他对史谋远越来越信任,对于寻元子也越来越佩服,只要是史谋远说的,风傲扬一定会听从的。

    而祭祖仪式结束之后,风傲扬就迫不及待的把寻元子领进了自己的宫殿内,跟他探讨史谋远受伤的事情。

    “道长……”风傲然说道,“听史爱卿说你已经追查到了那些杀手的真面目?”寻元子大大咧咧的在椅子上坐下之后说道:“是的,皇上。我已经知道了这些杀手是谁派来的。”

    “到底是谁?”风傲扬说道,“到底是谁敢对我朝廷命官下次毒手?道长你快点告诉我。”

    寻元子装作为难的样子看了一眼史谋远说道:“这个幕后黑手位高权重,贫道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风傲扬一挥手说道:“道长不用替此人隐瞒,王子犯法庶民同罪,更何况此人身为朝廷命官,竟然敢买凶杀人,朕当然要追究到底,道长就快告朕这个人的名字吧。”寻元子说道:“回皇上,这个人就是那日在朝上反对祭祖计划的宋大人。”风傲扬冷哼一声说道:“果然是他。朕就知道是他,他为了个祭祖仪式就一直针对史爱卿,这次竟然买凶杀人,朕一定不能姑息。来人啊,去把宋大人给我抓起来。”

    风傲扬激动的说道,恨不得立刻就把宋大人打入大牢一样。

    “皇上,万万不可啊。”史谋远突然说道。

    “怎么了?爱卿。”风傲扬问道,“难道你还想替他求情不成?”

    史谋远心里嘿嘿的歼笑,他怎么可能替自己的死对头求情,其实就是为了要彻底的把宋大人打压的没法翻身罢了。

    “臣不敢。”史谋远说道,“臣只是怕皇上会打草惊蛇。”

    “此话怎讲?”风傲然问道。

    “皇上想一下,如果皇上贸然派人把宋大人抓来岂不是会打草惊蛇,宋大人到时候一定不会承认的。”

    风傲扬想了想,同意的点点头说道:“那依爱卿的意思应该怎么样?”

    “不如皇上现在就派人彻查宋大人的府邸,如果能够找出证据,那么人赃俱获,再定宋大人的罪名也不迟。”

    风傲扬赞赏的看了看史谋远说道:“果然还是爱卿你深思熟虑,想的周到。好的,朕现在就派人去宋大人的府邸里彻查一番。”听到风傲扬的话,史谋远和寻元子忍不住相视一笑,只怕这次那个宋大人是在劫难逃了。

    果然,当晚上就在宋大人的府里找到了当日刺杀史谋远的黑衣人使用的刀剑以及一个杀手的尸体,宋大人百口莫辩,很快就让风傲扬关进了大牢里面。

    这些证据当然不是宋大人留下的,而是寻元子偷偷的放到他的府邸里的,为的就是要栽赃陷害。当初寻元子失踪之后压根就不是为了追查什么杀手的下落,而是在宋大人的府邸里隐藏了几天,把栽赃陷害的证据放进了宋大人的府里好让他们的计划得到实施而已。

    现在他们的计划果然成功了,史眸远成功的除掉了自己在朝堂上的死对头,还得到了风傲扬的信任,一时间,风头无两。

    这边却说宇文青和林缈烟被人追杀之后,李玲珑被神秘人救走,那么宇文青他们又怎么样了?

    结果那日他们逃出来之后,来到了一个偏远的边境小镇,从新操起了旧业,重新开起了酒楼。

    宇文青昏过去之后就不知道那天晚上从他受伤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知道当他醒来的时候,眼前看到的是林缈烟哭泣的脸。

    在林缈烟的哭完之后,宇文青就迫不及待的问起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林缈烟说她也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两人打败黑衣人之后就相互搀扶着来到了这个小镇子。

    在最开始,宇文青一边养着伤一边记挂着李玲珑的事情,他不知道李玲珑现在会是怎么样了,也不知道是谁把他送到这里来的。

    直到小厮从北阳城百姓的口中得知宇文府被烧毁殆尽,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之后,宇文青才相信这次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史眸远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丞相了,他现在已经是不择手段的铲除异己了,他背后肯定是有人在支持着他的,而那个背后的人,说不定是风傲杨。

    一想到这里,宇文青就一阵心酸,他没有想到平安了这么多年,还是到了这一天,到了“狡兔死,走狗烹”的时候了,也不知道李玲珑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人救她。

    不过宇文青认为李玲珑应该和他一样被别人救了吧,只是不知道她现在会是在哪里。

    在北阳城养伤的这些天,宇文青开始还想着等自己的伤势养好之后就要回到京城查清楚这件事情的真相,是不是风傲杨下的毒手呢,他在心里还残存着一丝念头,希望这不是自己曾经的好友下的命令。但是在经过了林缈烟细心的照料之后,和看到林缈烟总是默默的流泪之后,他开始怀疑自己的想法了,就这么一家人生活在一起挺好的,好不容易离开了那个是非之地,为什么还要送上门呢,当初自己要送林缈烟走不就是为了以后能够重聚吗,现在已经是实现了为什么还要打破呢?

    心里头有了这些想法之后,宇文青开始改变了自己的态度,不再整日里都待在房间里面,而是在自己能够行走的时候开始出了房门,在院子里面晒晒太阳,偶尔还帮帮林缈烟的忙。

    “相公,你身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好呢,还是不要留在酒楼了,去房间里面休息吧。”林缈烟看到宇文青出现在酒楼之后就连忙让他回去。

    “烟儿,我身体早就好了,你就不要担心了。”

    看他的态度这样的坚决,林缈烟也就没有再阻拦了。

    她和宇文青来到这里之后就用身上的碎银子收购了一家生意破败的酒楼,然后两人就开始专注于酒楼的生意起来,她又重新买了几个丫环和小厮,请了好几个手艺很好的大厨,又亲自去市场上了买了许多好看又不俗套的桌椅回来。她又请了一个很有经验的老先生做掌柜,等酒楼粉刷一新之后就开张了。

    她给酒楼取了一个新的名字。叫做“迎客酒楼”,开张的那一天真的是热闹非常,北阳城的百姓都知道了有一个贵妇人买了那家早就没有生意的铺子,他们很是好奇,在他们的想法里面一个妇女怎么能抛头露面做生意呢。

    当然他们只是心里想想而已,嘴上并没有说出来罢了,等酒楼重新开张的那一天,他们也都好奇的去看个热闹,也抵挡不住好奇叫了朋友在酒楼里面摆了一桌。

    进了酒楼之后,大家都感到大开眼界了,这酒楼的装饰不仅是让他们惊奇着,这厨子烧的饭菜也是非常好吃的,厨子虽然名不见经传,但是手艺确实一等一的好。看来这个女老板还是有一手的,这家酒楼的生意以后一定会好的。

    而此时在妖界有一个人也因为宇文宗主府的事情还有风非然他们心神不宁,这个人就是宇文离月。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蛮妻来袭,王爷请接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天下无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下无爷并收藏蛮妻来袭,王爷请接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