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家姑娘不愁嫁 > 048情敌出现

048情敌出现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有了李春儿的话,想到她如今与周天楚之间的关系,关于借不借得到牛车的事情,众人便不放在心上了。睍莼璩晓

    回到家,就见到李一元和李大业两人带着李正在院子里敲敲打打忙个不停,木屑都处都是,旁边放着一个已经做好的木盆子。

    “回来啦!”李大业抬头看了一眼李春儿等人,问了一声就继续忙着手里的活。

    “是啊,爹!”李二元等人应了一声,就进了堂屋,把买回来的菜刀与盐巴放进厨房。

    李春儿则在站在院子里,看着三人的动作。

    瞧见李正也有模有样的在那里钉着木板,便笑着道:“正小子,你是不是打算继承你爹的手艺呀。”

    李正看了她一眼,憨厚的笑了笑,道:“姑姑,爹和爷爷说了,有一门手艺傍身总是好的,说不定,将来还要靠着这吃饭咧!”

    李春儿嘴角抽了抽,认真的问道:“正小子,除了继承你爹的手艺,你还有没有特别渴望学的本事?”

    虽然有木匠手艺傍身是不错,但是靠这个吃饭,她不认为在这农村里面能活得下来。

    据她所了解的情况,在清水村里面,木匠,工匠,铁匠最多,因为这是最普遍的手艺。

    大哥会时不时的接一些活计,最大的原因是家里在村子里的名声好,再加上他为人憨厚老实,一做起事来就埋头苦干,这样的人,别人自然乐意叫他,但也不是长久之计。

    不等李正开口说出自已真正想学的东西,李一元就空出一只手,拍了一下他的脑袋,继续忙着手里的事情,边道:“妹妹,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小子跟我一样,老实巴交的很,也就适合做这木活,哪里还能学得了别的。要我看,等他把这木活的手艺学会了,再让他二叔把工匠的手艺也教给他,反正将来养活媳妇孩子是不成问题的。”

    闻言,李春儿毫不客气的赏了他一个大白眼,道:“大哥,我看正小子可是有志气的人,你可不能就这样随便的安排他的人生。他现在还小,应该多学点东西,你总不希望他像你一样,成天与木头打交道,到了农忙的时候,就与田地打交道吧!”

    “春妮儿说得对,男孩子不比女孩子,他将来可是要担负起一个家的,得有志气才行。总不能像我们一样,一辈子窝在这村子里,与田地打一辈子的交道。”对于李春儿的话,李大业基本上都觉得有道理,所以,一般情况下,他都会无条件的支持。

    对于这一点,李春儿的心里是最感动了。

    “正小子,文小子曾与姑姑说过,他想要读书,将来做大官,造福百姓。你也与姑姑说说,你心里最想学的是什么?相信姑姑,不管你想学什么,姑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去学的。”有了李大业的支持,李春儿根本不把李一元的话当一回事,继续问着低头不知在想些什么的李正。

    “我想跟姑姑学厨艺,将来做大厨。”李春儿的话,总是让人有一种信服力,原本还因为李一元的那番话而失落的李正,这会儿也大胆的说出了自己心里真正想学的本事。

    李春儿微微一愣,估计是没想到他有这样的想法。

    她已经猜到,他的想法绝对不会像李文一样,是读书。但至少会是学武功什么类的,毕竟这个时代,真正算得上有大出息的,除了文,就是武。

    当厨师,这想法倒是独特,特别是在这只会煮菜,不会炒菜的时代,如果拥有她这个现代人传授厨艺,将来,绝对是一个香勃勃。

    这样一想,李春儿便爽快的答应了,“既然正小子想跟姑姑学厨艺,从今天开始,姑姑就手把手的教你。”

    “真的?”李正顿时双眼一亮,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她。

    李春儿走到他身边,笑着摸了摸他的头,保证道:“嗯,姑姑说的话,从来不会食言。等你的厨艺学好了,等姑姑的酒楼开业,姑姑就请你去当大厨。”

    “妹妹,什么酒楼?”从里面出来的李三元正好听到她说这话,脑子一转,立马想到她昨天去了一趟县城,又联想到她想去望江楼看看的决定。

    他的话一问出口,李大业和李一元几乎是同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齐齐望向李春儿。

    在堂屋里听到动静的赵氏等人也都走了出来。

    见这情况,李春儿原想先瞒着家里人的打算只好作罢,笑着道:“昨天,我向周大哥借了一千两,把二婶子那晚说的望江楼给买下来了。”

    “什么?一千两?”她的话一出,瞬间惊到了所有人,皆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几度以为自己听错了,或者是在等着李春儿告诉他们,她只是与他们开了一个玩笑。

    他们发现,自从李春儿变好之后,总是会时不时的做些让他们一时无法接受,大受刺激的事情。

    第一次,是吃螃蟹。

    第二次,是赢回两百二十两的彩头。

    这一次,居然向别人借了一千两买酒楼。

    看着李春儿淡然浅笑的脸,赵氏几次张了张口,最后说了这样一句:“春妮儿,你是跟我们说笑的吧!”

    “娘,我什么时候与你们开过玩笑?”见他们一个个的不相信,李春儿有些无奈。

    “走,快进屋去。”李大业这时也反应过来,扔了手里的工具,招呼大家赶紧进屋。

    这么大的事情,可不能在院子里随便说。这些天,因为春妮儿与村长的事情,已经让村子里很多人注意着自家。这个时候,要是让有心人听到春妮儿向村长借了一千两买酒楼的事情,到时候,还不一定要在村子里引起多大的风波。

    大家都知道他的顾虑,一边慢慢的消化这件事情,一边进堂屋,顺手把门关上。独留了李正在外面守着,吩咐他,如果有人来了,就大喊一声,好让大家知道。

    李正也知道事关重大,忙放下手里的一根木头,查看着四周,准备一有人靠近,就大喊出声。

    堂屋里面,李春儿把借钱买酒楼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给大家听,说完,就坐在那里,静静的等着赵氏和李大业的责骂。

    说到底,这件事情是她太冲动了,没有事先与家里人商量好。

    要知道,对于一个穷困的家庭来说,还要对外欠上一千两的债务,那跟天要塌下来没什么区别。

    李春儿静等了半响,终是没有等下任何一人的责骂,只等来李大业的一声叹息,“春妮儿,钱已经借了,酒楼已经买下来了,我们也不好再责怪你什么。爹知道你和村长关系好,但这钱,借了,就一定得还上,哪怕你将来真的有这个福气嫁入周家。咱家虽然穷,但不能让人看不起。”

    顿了顿,又严肃的道:“春妮儿,日后如果再有这么大的事情,爹希望你先和家里人商量之后,再做决定。要知道,咱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向外借的钱,不管你有没有能力还上,都得算到咱家每一个人的身上。爹活了大半辈子,哪怕是穷得快没饭吃的时候,也从没开口向别人借过钱,因为爹知道,比咱家情况好的,他不会借钱给你,因为他怕你将来还不上。而比咱家情况还要差的,他也没钱借给你。所以,以后不管做什么决定,爹都希望你们先想想自身的情况再做决定。”

    “爹,我知道了。您和娘放心,这钱,既然是我借的,我就一定会还上。”李春儿乖巧的点头,想到自己心中的打算,便道:“爹,酒楼买下来了,自然是要开门做生意的。我的厨艺,你们也尝过,算得上是独特,但一间大的酒楼,单靠我一人是忙不过来的。正小子刚刚不是说要跟我学厨艺吗?所以,我就想,等辣椒酱做好了,咱家的伙食再次改善一下,趁着酒楼还没开业的这段时间,我就在家教他厨艺,还有大嫂,二嫂,三嫂也一起。等到学了个七七八八,辣椒酱应该也会好好的赚上一笔,到那时,我们就商量酒楼开业的事情。”

    “成,这事情,爹和你娘也不大懂,再加上年纪大了,也帮不了多少忙。酒楼的事情,你和你哥哥,嫂子们去商量,如果要用钱,就去你娘那里拿。”想到那一千两的债,李大业便觉得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可赚钱的事情,他不懂,也没什么好的主意,只有放手让家里的儿子,儿媳,女儿去想办法。

    看着李大业和赵氏满脸沧桑,似乎一下老了几岁的样子,李春儿突然感觉胸口闷得厉害,她做事情真的是太心急了,总以为自己是现代人的身份,便总是妄想一步登天,完全没有想考虑过,这些古代家人会不会承受得了。

    好在,她是幸运的,穿到了这样一个把她当宝,通情达理的人家。

    如果换作是别家,只怕会把她当丧门星直接赶出家门。

    那一千两的债务都压在了李家的每一个人心里,所以,一家人更齐心协力的向着赚钱的方向出发。

    吃过午饭,李一元也不休息,就在院子里忙开了。有了李大业等人的帮忙,五个木盆子一下子就做出来了,然后用水泡着。

    因为知道要做辣椒酱,接下来一段时间可能会很忙。所以,林氏,孙氏,刘氏三人就没有再从绣口店拿绣样回来。辣椒酱还没有开始做,但三人也没闲着,按着李春儿的要求,与她一起把柴房清理了出来,准备放置做好的辣椒酱。

    考虑到安全问题,李一元更是用做木盆子剩下来的木板,把柴房的门窗重新钉了一遍。

    柴房不大,但放上二三十个坛子却是不成问题。

    弄好这一切,江氏就笑容满面的来了。人还没坐下,就迫不及待的拉着李春儿说道:“春妮儿,钱,我已经送去老李头家了。老李头说了,你们可以随时去摘辣椒。至于你昨晚的意思,我都说给他听了,看他的意思,是很乐意为你们家种辣椒。”

    “二婶子辛苦了,快喝些水。”李春儿倒了一碗水给她,笑着出声。

    这件事情确定下来,接下来,就是去把辣椒摘回来。

    坛子,明天也可以去镇上拉回来,所有东西备齐,就可以开始做辣椒酱了。

    只可惜,地里的辣椒经过一天的日晒,变得有些恹恹的,不然,她现在就想去老李头家把辣椒摘回来,洗干净,放那里沥干水,备着。

    现在不能,那也只能等到明天早上早点去了。

    想到为了辣椒的事情,一直是江氏在中间帮着奔波,摘辣椒的时候,有她一起去会好一点,这样一想,李春儿便道:“二婶子,我想明天早上,趁着太阳没出来之前,去把辣椒摘回来。您看,到时候是不是和我们一起去?”

    “成,你们去的时候,叫我一声。”江氏爽快的道。

    想到中午,听她的话,在煎豆腐里面放了些辣椒酱,那味道是要更好些,便笑着道:“春妮儿,那辣椒酱真是一个好东西,相信二婶子,做出来拿去卖,绝对赚钱。”

    李春儿这么大的动作,就算江氏一开始没有猜到她的意图,现在也猜了个*不离十了。

    自己做出来的东西被人肯定,李春儿心里当然高兴,便笑嘻嘻地道:“呵呵,那就借二婶子吉言。等赚了钱,我一定封一个大红包给二婶子,做为二婶子为辣椒而奔波的酬劳。”

    “瞧你说的,二婶子帮你们,可不是为酬劳。”闻言,江氏瞪了她一眼,随即笑着道:“酬劳,二婶子就不要了。到时候,辣椒酱做出来,可得分二婶子一坛子,你二叔可是喜欢得紧,就中午,才在豆腐里面放了一点点辣椒酱,你二叔可是比平时多吃了一碗饭。”

    李春儿笑着道:“那也是二婶子的手艺好。”

    “那还不是你教的。”听这话,江氏立马笑开了颜。

    以前,一天下来,家里总是会剩下一些豆腐,卖不出去,只能留下来自己吃,或者送人。久而久之,都吃腻口了,自从从春妮儿那里得了煎豆腐的法子,每天剩下来的豆腐可是都没得送人了。有时候,自己吃都觉得不够。

    与李春儿聊完,江氏又和赵氏等人聊了一些家常,便回家去了。

    明天要去镇上拉坛子回来,没有车是不行的。

    虽然说周天楚答应了,只要李家要用车,只管去他家找车夫刘叔。而李春儿也是这样与李二元说的,可毕竟这样不好。

    所以,在晚饭之前,李家人还是决定去交情好的光五叔家借牛车。

    这一次,与前天不同,不大一会儿,就见李三元和李二元两人驾着牛车回来了。

    看到这,李春儿有些微的诧异。

    那天,她想去县城,没有借到牛车,她就猜到,可能是因为她和周天楚之间流言的事情。

    她还担心这次也借不到,没想到,不仅借到了,居然直接让二哥和三哥把牛车驾回家来了。

    一进院子,李二元就嚷嚷道:“妹妹,牛车借到了。”

    看得出来,他的心情很好。

    “借到了就好。”李春儿笑着应了一句,便去厨房帮着赵氏准备晚饭。

    没过多久,晚饭就上桌了,一家人有说有笑的说完晚饭,便早早的收拾妥当,回房睡觉去了。

    来到这时代这么久,李春儿是早已习惯了早睡早起的作息时间,所以,一沾到床就睡着了,就连李美儿,李丽儿,李芬儿三姐妹在那里嘀嘀咕咕说着话,也没听到。

    “大姐,我听村子里的人说,姑姑和村长哥哥经常上山,你说,那山上是不是有好玩的东西。”李丽儿小声地问着睡在身旁的李美儿。

    “我也觉得山上肯定有好玩的东西,不然,姑姑也不会和村长哥哥去。”睡在李春儿身边的李芬儿爬起身,借着窗外照进来的月光望向对面床上的李美儿和李丽儿,说着自己的想法。

    自从李春儿好了之后,怕李美儿和李丽儿两个人睡着挤,所以,一直让李芬儿和她一起睡。

    “村子里的人可不是这样说的。”李美儿嘀咕了一句,便催促道:“好了,快睡吧!姑姑都睡着了,我们别吵到她睡觉。”

    “嗯。”对于李美儿这个大姐的话,李丽儿和李芬儿还是很听的,应了一声,就各自躺下睡觉。

    李春儿这边房间,李美儿三人在说着村子里传的事情。

    而李二元和孙氏的房间,却是说着一件毫不相关的事情。

    “二郎,你说,自从生下芬丫头,这都过去六年了,我这肚子怎么就再也没个动静?”孙氏躺在李二元的身边,轻轻的抚了抚自己的肚子,语气中尽是落寞之意

    李二元翻了个身,伸手拥住她,问道:“好好的,怎么提起这事儿?”

    “你想,大嫂和三弟妹都生了一个儿子,就我生了两个女儿,公公和婆婆虽然从没有说过什么,可我这心里,总觉得不是滋味。今天妹妹不是说,将来要送文小子入学堂,还要教正小子厨艺吗?我有一种预感,将来,文小子和正小子都是有大出息的,可我们就两个女儿,就算把她们教得再好,将来长大了,也是要嫁人的。到那时,岂不是让大哥和三弟家也比下去了。”刘氏说着自己的想法,听语气,是十分渴望生一个儿子。

    “都是一家人,哪有谁被谁比下去的?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呀!好了,快睡吧!明天,我还要和三弟去镇上拉坛子回来,你不是还要与妹妹一起去村子西头摘辣椒吗?”李二元似乎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拍了拍她的背,就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二郎,难道你不想要个儿子传宗接代吗?”孙氏推了推他,语气尽是温柔。

    听着她的话,李二元沉默了半响,突然一个翻身,压在她身上,笑着道:“那我们再加把劲。”

    “嗯。”孙氏细若蚊音的应了一声,在黑暗,脸红一片。

    不多时,房间里就传来悉悉嗦嗦的声音。

    第二天,大家照样起了一个大早。

    吃过早饭,李二元和李三元驾着牛车去了镇上,李一元则是挑了两个大篓筐,跟着李春儿,林氏等人,叫上江氏,浩浩荡荡的往村子西头的老李头家去。

    这么大一群人出动,自然引起了村子里不少人的注意,不过,李春儿等人并不在意。

    反正,在村子里买辣椒的事情,李春儿没想过要秘密进行,就算瞒着,村子里的人迟早是要知道的。在她的心里,只要辣椒酱的事情,能瞒得了一时就成。不说要一直瞒下去,但至少得等到第一批辣椒酱卖出去,再传出风声来。

    好在村子里的人虽然好奇,也只是这个问问,那个问问,却不会亲自来问李春儿等人。

    因着周天楚不顾流言,依然与李春儿走得近,甚至与李家的关系越来越好,村子里一些明眼的人,都纷纷在考虑,要不要与李家的关系拉近一点。说不定,靠着李家这层关系,能与周天楚这个村长搭上关系,日后家里有事情的时候,也方便一些。所以,关于李春儿和周天楚之间的流言,仅仅传了两三天的时间,就平息了下来,更多的人,是乐于安静的看好戏。

    毕竟在众人的眼里,周家是大户,而李家,却是寒门。周天楚是天上的月亮,李春儿就好比地面上的的一根小草,哪里入得了周天楚的眼。就算两人现在的关系再好,说不定,李春儿哪天就被抛弃了。

    村子里的人如何想,李春儿不知道,她也不想知道,她只知道,当看到李荷走路正常,还提着一大桶衣服从她身边经过,然后倒回来站到她面前,露出一脸怪异笑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被骗了。

    或者说,那天李荷在半路拦马车,装脚崴,根本就是故意的。

    脚崴了,不出三天,居然就能和正常人一样走路,还能提上一大桶衣服,不是故意骗人的,又是什么。

    想起她在马车上看周天楚的神色,李春儿恍然大悟,看来,那天的一切,都是因为周天楚。

    当时,她那么高调的坐上周家马车,和周天楚一起离开村子,不知围了多少人看热闹,想必,李荷也在人群当中。

    她应该是算好了,她和周天楚会在晚饭之前回来,于是,便在半路佯装脚崴,博取同情,就为了上周家马车。

    这样一想,李春儿却是不知该笑,还是该哭。

    有这样一位情敌出现,不知是她的福,还是她的祸。

    是福,是祸,她不知道,但她唯一知道的是,周天楚以后麻烦了。

    如果周天楚知道,李荷爱慕他,不知他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一想到他可能出现的反应,李春儿就由自主的笑了。

    “李春儿,你笑什么?”李荷放下手里的一大桶衣服,不顾周围的指指点点,眼神不善的盯着她。

    “李荷姐,你的脚好了。”李春儿收起笑,淡淡的看着她,指了指她的右脚。

    “我的脚根本就没事,怎么,你嫉妒那天村长让我上马车,然后亲自送我回家。”对于自己装脚崴了的事情,李荷一点也没觉得不好意思,反而阴阳怪气的问着李春儿。

    闻言,李春儿差点就扑哧一声笑出声来,浅笑着看了她一眼,然后淡然的道:“李荷姐,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着,就从她的身边走过,可还没走两步,就被李荷拦了下来。

    “等等……”李荷突然跑到她面前,伸长手臂拦下她,然后凑到她耳边道:“李春儿,别以为自己长得好看,就想勾引村长,我告诉你,村长不过是想玩玩你。在村长的心里,是喜欢我的。”

    听着她那么笃定的话,李春儿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同样凑到她耳边道:“李荷姐,不管村长的心里喜欢谁,但至少他现在是喜欢我的,如果你喜欢村长,我不介意与你公平竟争。”

    她真的很好奇,李荷怎么就那么笃定周天楚是喜欢她的。

    看来,她得寻机会问问周天楚,听听他怎么说。

    “哼。”李荷冷哼一声,便提着衣服,扭着腰往河边走去。

    看着她忽略周围的指指点点,故意在众人面前扭腰的动作,李春儿忽然有些佩服她。

    在这个时代,一个女人成亲第二天,因为长相丑,而被夫家休弃。回到娘家,不仅要一辈子成为村子里的议论对象,还要时不时的接受村民们的白眼与恶意相向,能做到李荷这样习以为常,不当一回事的,真是不容易。

    如果换作是她,恐怕她都做不到这么好。

    见李春儿盯着李荷的背影发呆,林氏撞了撞她的手臂,好奇的问道:“妹妹,李荷刚刚跟你说了什么?”

    “啊,没什么。我们走吧,等一下太阳就烈起来了。”李春儿回过神,不想多说李荷的事情。

    “那走吧。”见她不愿意多说,林氏也不勉强。

    走了大概二十来分钟的样子,李春儿一行人就到了村子西头的老李头家。

    入眼,是三间青砖砌起来的房子,房子旁边,便是江氏所说的那半亩辣椒地,一只只红通通的辣椒,在晨阳的照耀下,娇艳欲滴,令人垂潋。

    只是远远的一看,李春儿就知道,这片辣椒地,老李头在上面花了不少心血。这也难怪,当时江氏说,因为种的辣椒突然断了销路,老李头会天天坐在辣椒地里捶胸顿足,直道老天要亡他。

    几人正准备进门,就见到一个头发白了一大半,但精神十足的老头走了出来,后面还跟了一个同样白了头发的老妇人。这两人虽然都白了头发,可年纪看起来,却是与李大业和赵氏的年纪差不多。

    关于老李头家的情况,李春儿就听赵氏说起过。所以,不用猜,就知道出现在眼前的两人是谁。

    “江妹子,来啦。”不等李春儿等人开口,那老妇人就笑呵呵的开口。

    “李嫂子,我带人来摘辣椒的,你们这是去哪呀?”江氏上前一步,笑着出声。

    李嫂指了指不远处的一片辣椒地,道:“我和我家老头子正准备去那辣椒地里瞧瞧,一个早上不去瞧,总觉得心里空空的。”

    “那正好,我们一起去。”江氏说着,就招呼李春儿等人跟上。

    几人来到辣椒地里,就分散开来,帮着摘辣椒。一边摘,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闲扯着。

    直到日头高挂,两篓筐和三个竹篓装得满满的,众人才歇了下来。

    李春儿直起腰,笑容满面的看着那红通通的辣椒,对着老李头和李嫂子的道:“李叔,李婶,我们先摘这些回去,等不够的时候,我们再来摘。”

    “成,春妮儿尽管放心,这剩下的辣椒,我和你李婶保管给你呵护好。”经过一闲聊,老李头和李嫂子对李春儿的印象很好,更是直接随着江氏,亲切的叫她春妮儿。

    “呵呵,那我们先回去了。”李春儿轻轻一笑,直接把脚旁边的竹篓背到背上,随着李一元等人离开。

    回到家,就见赵氏把用来洗辣椒清水和木盆已准备好,估计就等着他们把辣椒挑回来。

    家里的孩子估计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辣椒,一下子兴奋的跳了起来,除了李美儿和李正要沉稳一些,其他几人则是纷纷围着李一元放下来的那两篓筐辣椒转,更是问着李春儿,“姑姑,这么多辣椒是哪里摘来的?”

    “从别人家摘来的。”在赵氏的帮忙下,李春儿放下背上的一竹篓辣椒,很没营养的回答着他们。

    “哦,那这么多辣椒用来做什么?”李文接着又问道。

    “当然是用来吃。”李春儿直接赏了他一个白眼,又在心里道,只不过吃法不一样而已。

    有了家里的小孩子帮忙,还不到中午,摘回来的辣椒就全部洗完,放好,只等沥干水。

    这个时候,李二元和李三元也从镇上拉着坛子回来了,令人没想到的是,跟着来的,除了周天楚,还有另外一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农家姑娘不愁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霏风玲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霏风玲月并收藏农家姑娘不愁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