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家姑娘不愁嫁 > 092天楚出事

092天楚出事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明朝伪君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农家姑娘不愁嫁,092天楚出事

    李春儿的行礼方式,倒是让一直没吭声的冯世杰微微露出了一丝诧异。舒悫鹉琻不过,他很快便掩了这一丝诧异,冷酷的点了一下头,“嗯。”

    这也算是受了李春儿的礼。

    对方如此冷淡,李春儿也无法拿热脸去贴人家的冷脸,与齐绍宇聊了几句,互相问了一些对方近来的事情,等到他们的菜上来时,她便出了房间。

    齐绍宇想留下她,问问她与周天楚之间的事情,可是碍于冯世杰在场,也就没有出声留她。

    “既然喜欢她,何不纳她入后宫?”李春儿走后,冷面将军冯世杰终于开了尊口。

    “她的心里装着天楚,天楚对她感情深入骨髓,做为朋友,我怎么能背弃朋友之情,活生生去拆散两人。后宫那个是非之地,根本不适合她,只要她过得幸福,我也没其它奢求。”齐绍宇望着窗外的风景,一脸的落寞之色。

    喜欢又如何?

    终究是晚了一步!

    他齐绍宇可以要天下所有的女人,却唯独不能要李春儿。

    “你不说,又怎知她不愿?天下间,有哪个女子不爱慕荣华富贵,兴许你提了之后,她会答应也不一定。”对齐绍宇的话,冯世杰不置可否,如果换作是他,喜欢一个女人,不管她喜不喜欢自己,都得去试一试。

    朋友的女人又如何?

    一些兄弟之间为了争一个女人,都能自相残杀,何况只是朋友?

    只要没有成亲,任何人都有机会。

    “世杰,你第一次认识她,所以并不了解她。天下间爱慕荣华富贵的女子是多,但也有淡然处世之人,而春儿,便是那淡然处世之人中的一人。”齐绍宇摇摇头,根本不赞同冯世杰的想法,想了想,终是道:“聪明如她,我对她的一番情意,她早已心知肚明,如果我再提出来,只怕是以后两人连朋友都没得做。”

    看着齐绍宇爱而不得样子,冯世杰沉默了良久,再次道:“或许,她故作不知,一直在等你开口也不一定?”

    就像他,曾经也如此喜欢过一个心里装着别的男人的女子,可他并不像绍宇这样,只是默默的喜欢,而是一开始就表明了自己对她的一片心意,当然,那个时候,那个女子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只当他不过是一个镇守边关的小将。

    他的一番情意,那个女子同样不当一回事,直说自己已经有了心上人。

    可是后来了,却发生了如此令人可笑的事情!

    那个女子嫁给她所谓的心上人,当了那人的妾室之后,在日子过得不幸福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下,得知了他真实的身份是大齐朝有名的将军,并不是一个在她眼里默默无闻的边关小将时,居然告诉他,其实她的心里是爱着他的,只是迫于家里爹娘的威逼,才会嫁于那人做小妾。

    如今想起,都是那么的令人可笑!

    齐绍宇和冯世杰的关系虽然非浅,可对他那一段可笑的往事却是毫无所知,也不曾听他提起过,今日听他说这些话,也就当他是不曾遇到过让自己心动的女人,所以无法明白此时此刻他的心境,“世杰,感情的事情,一时也无法说清楚。等你将来遇到自己喜欢的那个人,便会明白我此时的心情。”

    喜欢的人!

    他的心里已经有过喜欢的人了!

    只可惜,当初的他动错了心,喜欢错了人!

    冯世杰没有去接齐绍宇的话,又恢复了冷漠的样子,扫了一眼桌面上的各色菜肴,寒若霜的眼里也不由的划过一抹异色,也不管齐绍宇的身份在他之上,直接拿起筷子品尝起来。

    菜一入口,不禁对李春儿也高看了几分!

    或许真如绍宇所言,李春儿是个奇女子。

    齐绍宇难得出宫一趟,自然不想这么快就回到皇宫那个牢笼中去,少不得要在外面多透透气。

    想着上次离开清水村之后,就再也没有去过,便想着趁着这次出宫,去清水村看看周天楚。

    在黄鹤楼吃过午饭之后,与李春儿说了一声,他和冯世杰要去清水村,便问她要不要一起回清水村去。

    “齐大哥,酒楼刚开张不久,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我一时也无法走开,还是你和冯将军去吧!等下次酒楼不忙了,我再回去看看。”离家一个月,又那么久没要见到周天楚了,李春儿心里是十分的想回清水村,可是,一想到齐绍宇对她的感情,便笑着拒绝了他。

    如今齐绍宇的身份摆在那里,她不过是一个平民女子,再加之他对自己的感情,她能避开一些,就避开一些吧!

    虽然她不介意别人的想法,可是,拒绝总比给他希望的好。

    只有任何事情拒绝得彻底,他才不会存着对她的那份心。

    “那好,你要是有什么话需要我帮着带回去给大业叔和赵婶子的,就尽管说。”齐绍宇明白她的拒绝,所以也不勉强她。

    说心里话,李春儿还真没有什么话需要带回去的,再说,以齐绍宇现在的身份,只怕在村子里也不好再像以前一般走动。

    想到这里,李春儿只有笑了笑,调侃道:“齐大哥,这带话的活儿,我可不敢劳烦你。”

    “我倒是希望春儿劳烦我。”李春儿的意思,齐绍宇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苦笑了一下,随即笑着道:“那春儿先忙着,我和世杰先走了,有时间再来看你。”

    说罢,就与冯世杰一起出了黄鹤楼。

    他和春儿之间,到底是产生了距离!

    望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李春儿的右眼突然没来由的跳了起来,心里也升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总感觉会出什么事情一样!

    随着齐绍宇和冯世杰的身影渐渐隐没在人群中,李春儿心中的那股子不祥的预感不仅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强烈。

    她的第六感一向很准,心里不由的担心起齐绍宇他们来。

    可是,这好好的,会有什么事情呢?

    李春儿甩甩头,努力压下内心的不安,转而投入到酒楼的事情里面。

    然而,她根本无心做事情,心里一直让这股子不安笼罩。

    看着她站在柜台前,一直盯着账本发呆,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李三元关心的问道:“妹妹,你这是怎么啦!”

    李春儿抬头看了他一眼,想了想,终是合上账本,对他道:“三哥,我有事回清水村一趟,酒楼就交给你和平安哥了。”

    说完,也不等李三元有反应,跑出了酒楼。

    一路跑回家里,把马棚里的马牵了出来,翻身上马就直出县城。

    她本来是不会骑马,可周天楚在闲暇的时候,细心的教过她,虽然还不怎么纯熟,但速度稍微慢一些还是不成问题。

    在李春儿感觉到不安,准备追上齐绍宇和冯世杰的时候,在清水村的周天楚同样也有些心神不宁,坐立不安。

    “楚儿,你这是怎么啦!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是不是建学堂的事情遇到什么问题了?”刚从李家回来的周夫人一进大厅,就见周天楚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

    周天楚上次从县城回来,便把心思投入到了发展村子的事情上。

    先是召集清水村的所有村民在晒谷子的坪上,把他的计划说了一遍,把他看好的几块地方告诉村民们,征得拥有那几块地的村民们同意之后,便出钱把那几卖地买了下来。

    随即挑选了一些做事勤快,牢靠的工匠出来,把他画出来的关于学堂,义诊堂,赡养堂的图纸交给他们,与他们一起探讨了一些事情之后,就让他们动工了。

    可事情得一件一件的来,周天楚最先决定建的就是学堂。

    “娘,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感觉心神不宁的,总感觉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周天楚也说不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是感觉会出事一样。

    “这都好好的,会出什么事情?”听周天楚这么说,周夫人也跟着紧张起来,可仔细一想,近来也没什么事情呀!

    “娘,我想去县城一趟,看看春儿他们。”周天楚也觉得就算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也不可能是村子里的事情,想了想,让他放不下心的人,就只有不在身边的李春儿了。

    “娘,我现在就走,如果村子里有什么事情,你就去找老村长商量。”越想,周天楚的心里就越不安,叮嘱了周夫人一句,就急匆匆的出去了。

    李春儿的不安,也不是没有来由。

    齐绍宇和冯世杰两人骑着马出了县城后,就直往清水村而去。

    县城到清水村的距离本就不近,那一段路上,平时比较少人不往,加之走那段路时,会穿过一个不大不小的树林。

    平时也没有什么危险,可偏偏今日,那片树林里有了一些异常。

    齐绍宇和冯世杰还没靠近树林,就察觉到了树林里面的异常,两人快速的一个眼神交流,随即拉了拉缰绳,稍稍放缓了马的速度。

    随着两人的靠近,树林里的异常也透露出一股凌厉的杀气,从这些杀气中可以感觉得出,人数不少。

    “终究是不死心!”感受到凌厉的杀气,齐绍宇眼神一暗,随即闪过一抹冷意。

    他那些兄弟终究是没死心,还一心窥视着那把龙椅。

    宫里守卫重重,他们寻不到机会。

    他这次出宫,倒是让他们寻了一个可乘之机,终于忍不住出手了。

    为了一把龙椅,一个个的不顾念手足之情,这就是皇家的亲情。

    还真是应了春儿那句话,最是无情帝王家!

    “早就与你说过,对别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有些人,就不该对他们心慈手软,你顾念着那点手足之情,别人却根本就放在眼里。”皇室之间的斗争,身为将军的冯世杰知道得也不少,一听齐绍宇的话,就猜到树林里的那些杀手是哪些人派来的。

    他冷冷地话音一落,树林里埋伏的杀手们也等不急了,伴随着迎面而来的杀气,一下子从树林里窜出了四五十个黑衣人,将两人团团围住,二话不说,提剑就上。

    这样的刺杀,齐绍宇似已经习惯,只是他没想到,他那些兄弟这次居然下了如此大的手笔。

    看来,是想一次性置他于死地!

    凌厉的杀气并没有让他与冯世杰心慌,同时飞身而起,在半空中各自抽出腰间佩戴的软剑,持剑迎上了那些杀手,剑气凌厉,一点也不手软。

    随着两人的出手,那些隐在暗处保护着齐绍宇的暗卫们也纷纷跳了出来,只是,仅有五人,还有其他暗卫让齐绍宇派出去执行其他的命令去了。

    七人敌几十人,这样的差距,就是武功再高之人,也会显得吃力。

    此时的树林,早已被浓烈的杀气,凌厉的剑气笼罩,刀光剑影中,伴随着倒下的黑衣人越来越多,齐绍宇七人也越发的吃力,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却无人理会,脸上的血,根本分不清是敌人的,还是自己的。

    冯世杰与五名暗卫想将齐绍宇护在中间,可齐绍宇根本不让他们保护,与他们并肩杀敌。

    今日之战,是胜是败,是生是死,全凭老天爷做主。

    对方不仅人数多,而且一个个身手不凡,随着战斗的时间越来越长,齐绍宇七人不顾自身性命的拼杀,也仅仅只是让对方倒下了十几人,而他们七人却早已感觉到精疲力竭,手上的动作与刚开始的利落相比,有了一丝迟缓。  “冯将军,你与皇上先走,这里交给我们。”终于,认清了双方悬殊的暗卫之首冰一个凌厉的剑招落在一名黑衣人脖颈上,与其他四名暗卫拼尽全力的挡在齐绍宇和冯世杰的身前,为他们挡去所有的危险。

    他们这一生的使命就是保护自己的主子,不让主子有一丝危险。

    “绍宇,我们走。”冯世杰身为将军,知道该在哪些方面逞强,同时也知道该在哪些方面武断,尽管此时杀红了眼,但也不忘齐绍宇的身份,果断的一面厮杀,一面与同样杀红了眼的齐绍宇慢慢后退。

    他们死不足惜,可要是身为一朝天子的齐绍宇出了事情,那么,这大齐国可就乱了。

    “想走,没那么容易,今日,就是你们的死期。”

    然而,此时的形势并不是他们想安全脱身就能安全脱身的,仅凭五个暗卫之力,根本无法阻挡对方几十人。

    仅仅几个回合,七人再次被对方包围,招招毙命的剑招逼得齐绍宇和冯世杰根本无法离开。

    走不了,那就拼吧!

    这里,齐绍宇和冯世杰,以及五名暗卫将生死置之度外,拼命想杀出一条血路。

    两头同时感到心绪不宁的李春儿和周天楚也策马奔腾往树林靠近,两边的距离其实差不多,可因为李春儿的骑术不及周天楚,所以,第一时间到达树林的是周天楚。

    远远地,周天楚就听到了树林里的打斗声,眉头一跳的同时,内心的恐慌也急剧扩大,便直接弃马,施展轻功往树林而去,腰间的软剑早已拿在手中。

    当看到横尸遍地的场面,以及那七个被黑衣人围攻,渐渐透出体力不支,看不清面容的血人时,内心一时震惊不已,尽管震惊,却没有及时的加入战斗。

    这些人里面,没有他担心的春儿。

    “天楚。”周天楚没有一时认出是齐绍宇等人,而齐绍宇却是第一时间发现了他,声音有些沙哑的朝他喊了一声。

    是绍宇!

    他不是应该在皇宫吗?

    怎么会在这树林里,明显的又遭遇了刺杀。

    “绍宇,怎么是你?”听到自己好友的声音,眼见着他在叫自己的时候,一时不察,身上又挨了一剑,周天楚压下心里的疑惑,不作它想就加入了战斗中,招招狠厉,利落干净,毫不拖泥带水。

    齐绍宇等人虽然也不清楚周天楚怎会在此刻出现在这里,无疑地,他的到来,让他们七人有了一些喘息的空间。

    双方耗了那么久,不仅是齐绍宇他们透支体力,就是那些黑衣人也渐渐的有了不敌之力,此时的黑衣人已经不到二十人了。

    本来,他们仗着自己人多,有了轻敌之意,此时见到加入的周天楚,让齐绍宇他们有了喘息的空间,在周天楚加入的时候,他们的人数又倒下两三人,那些黑衣人终于意识到,他们不能再轻敌了。

    如果再有轻故之意,今天他们不仅完成不了主子交待的任务,甚至还会全军覆没。

    意识到这一点,黑衣人的剑招也越来越狠辣。

    得了喘息空间的齐绍宇七人毕竟已经对敌这么长时间了,哪怕是有了周天楚的加入,还是在黑衣人的凶猛攻势下,再次落于下方。

    齐绍宇看着再次飞身为他挡剑的暗卫,内心一片凄凉,皇家的亲情,难道真的比不上那把龙椅,他那些兄弟,非要置他于死地,让他今日命丧于此地吗?

    目前的形势,让齐绍宇的脸上染上了一抹决然。

    如果今日他得已脱身,那么,他绝不会再心慈手软,也绝不会再顾念着那一丝他自认为的兄弟之情。

    就在齐绍宇内心决然,神色有一些恍然之际,一名黑衣人瞅准了时机,狠辣的剑招直逼他的背后,在他察觉,并逼退前面的几名黑衣人,闪躲的时候,已经迟了,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把剑带着凌厉的劲风与杀气直逼他而来。

    “绍宇,小心。”离他最近的周天楚想也不想,将他往后一拉,用自己的身体迎上了那把剑,随着两道剑刺入胸膛的声音响起,齐绍宇等人悲愤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天楚。”

    周天楚慢慢的抽出刺入对方胸膛的软剑,随着黑衣人的倒下,他的身子也渐渐地站不稳了。

    “天楚。”反应过来的齐绍宇直接丢了自己手中的剑,接住他站不稳的身子。

    就在此时,紧赶慢赶,终于赶到这里的李春儿,在被眼前厮杀的场面惊吓住,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的时候,齐绍宇悲愤的声音便充斥了她的耳膜,惊得她直接从马上摔下来。

    “周大哥。”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却在看到渐渐倒在浑身是血的齐绍宇怀里的周天楚时,大脑瞬间一片空白,脸色也随之变得惨白,心也在这一刻忽然停止了,随着周天楚倒下的身体,以及他在听到她的呼叫时,望过来的温柔眼神,她只感觉自己的四肢透着丝丝的凉意,像是将自己冻在了那里,根本无法迈动分毫。

    “春儿。”望着前方脸色惨白的李春儿,周天楚努力的扯出一抹温柔的笑意,想朝她伸出手,可随着身体流失的血液太多,虚弱到随时会闭眼的他根本抬不起手。

    能在临死之前,见春儿一面,他此生无憾了。

    只是,他死了之后,春儿又该如何活下去。

    他答应过她,要让她做世间最幸福的女人,如果他离开了,又该如何让她幸福?让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离开,她今后的人生,又有何幸福可言?

    “绍宇,我知道你对春儿的情,如果我不在了,请你好好的照顾她。”生命的流失,让周天楚看李春儿的视线越来越模糊,无力的手紧紧的抓着齐绍宇的衣服,虚弱的交待着遗言。

    “天楚,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出事的。你看,春儿来了,她真正需要的人只有你,你怎么忍心丢下她。”齐绍宇能感觉得到周天楚的生命正在他的怀里一点一滴的流失,可是他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什么也做不了。

    冯世杰和五名暗卫不时传来的闷哼声,以及周天楚拽着他衣服的手慢慢松开的力道,还有前方终于迈开脚步,踉跄着朝他们奔过来的李春儿。

    这些无一不刺激着齐绍宇的神经,让他陷入深深的自责中。

    如果他今日不出宫,那么,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不,如果他在登基之后,就狠下决心,不顾念着那可笑的亲情,今日的种种就永远都不会发生。

    好不容易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踉踉跄跄奔过来的李春儿双眼不离齐绍宇怀里的周天楚,带着强烈劲风的手掌却是一一落在那些围攻的黑衣人身上。

    谁也不曾想到,李春儿一个柔弱的女子居然有如此深厚的武功,那些根本不将她放在眼里,对她毫无防备的黑衣人一下子就有七个死于她的掌下。

    一下子死了七个黑衣人,无疑将他们的包围圈撕开了一个口子,不理会冯世杰和五名暗卫眼里的震惊之色,李春儿一个闪身进了六人形成的保护圈里,来到齐绍宇和周天楚的面前。

    “周大哥,我来了。”李春儿拼命控制着自己的眼泪,伸出颤抖的双手从齐绍宇怀里接过身体渐渐变冷的周天楚,将他轻轻的搂在怀里,似乎怕自己用力过度,周天楚就会碎了一般,就连唤他的声音也是从所未有的轻柔。

    看着如此小心翼翼的李春儿,齐绍宇只觉得鼻子一酸,飞快的别过脸,捡起被他丢弃的软剑,缓缓地直起身子,眼里的狠决与杀气,不仅让那些剩下的黑衣人心中一惊,就是冯世杰等人也硬生生打了个寒战。

    “绍宇。”

    “皇上。”

    这样的齐绍宇,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但心里都明白,此时的他,才真正拥有帝王的杀伐之气。

    然而,他在这个时候拥有这些,他们却不知是高兴,还是心酸。

    齐绍宇恍若没有听到他们的叫唤,一步一步的向前,身上的帝王之气直逼得剩下的十名黑衣人齐齐后退,可他并不给他们后退的机会,手中的软剑舞得人眼花缭乱,毙命的招数招招落在那十名黑衣人的身上,一时间,黑衣人惨烈的叫声响彻云霄。

    解决掉最后十名黑衣人,齐绍宇却没有胜利的感觉,精神与体力透支的他靠着手中的软剑支撑着身体,缓缓地转身,望向维持着搂着周天楚的姿势,不言不语的李春儿,如果不是她无声的落着泪,他便要以为是座雕像。

    在她怀里的周天楚早已没有了生息。

    冯世杰和五名暗卫也随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却又不忍的别开视线。

    怀中没有呼吸,逐渐冰冷的身体,无时无刻不再提醒着李春儿一个事实,周天楚走了,彻底的离开了。

    人在她怀里,她正用自己的体温暖和着他的身体,可他的灵魂却已经走远。

    不,或许正在某处看着她。

    他还没有娶她,她还没有嫁给他,两人幸福的生活才刚刚开始,他怎么舍得丢下她,独自一人离开。

    她的周大哥不会如此残忍!

    对,一定是他近段时间太累了,现在只是在她怀里睡着了而已,等一下就会醒过来的。

    李春儿的身体微微动了动,腾出一只手轻轻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却发现怎么也擦不完,最后干脆放弃了。

    抬头看着齐绍宇等人,声音温和得让人心惊,“齐大哥,周大哥睡着了,我先带他回家,让他好好的休息。”

    说着,就准备将周天楚抱起。

    “春儿,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因为我,天楚也不会……”闻言,齐绍宇再也忍不住,一个箭步冲到她面前,直接跪在地上,满脸的自责,痛苦,悔恨。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出宫!

    李春儿没有看跪在自己面前的齐绍宇,只是一心的想要将怀里的周天楚抱起,却发现自己力气不够,只好求齐绍宇的帮忙,“齐大哥,你帮我把周大哥扶上马,我这就送他回家去。”

    “他已经死了。”终于,看不过去的冯世杰冷冷的出声,提醒着她这个事实。

    “谁死了,冯将军是说地上那些黑衣人吗?我知道他们已经死了,可我的周大哥只是睡着了。”冯世杰冷冷的道出这个残酷的事实,李春儿却不愿意接受这样一个残酷的事实,见齐绍宇还跪在那里,根本没有帮忙的打算,只得再次出声道:“齐大哥,这地上凉,快帮我把周大哥扶上马,不然等一下会得风寒的。”

    “好,我这就帮你将天楚扶上马,送你和他回家。”齐绍宇不停的点着头,手却像是生有千金重,根本无法抬起,更别说去帮她扶周天楚。

    “阿弥陀佛!”就在此时,不远处传来一声佛号,随着佛音落下,就见一个身着袈裟,面目慈善的老和尚出现在众人面前。

    “虚无大师,天楚他……”齐绍宇一眼就认出面前的老和尚是周天楚的师父,龙山寺的住持——虚无大师。

    虚无大师常年云游四海,他也是因天楚的原因,才有幸见过一次。

    “孩子,把楚儿交给老纳吧!”虚无大师摇头叹息一声,朝李春儿伸出了手。

    看着面前这双布满皱褶,却仿佛有着魔力的手,李春儿下意识的搂紧了怀里的周天楚,眼神里满是戒备,“大师要带周大哥去哪儿?”

    “孩子,你来到这里,就注定了你与他之间的缘,却也注定了你和他之间的劫。今日此劫,能不能安然度过,全看楚儿的造化。”虚无大师高深莫测的一句话,齐绍宇等人听不懂,可李春儿却是听懂了其中蕴含的深意,不由的浑身一震,注视了他一会儿,才低头看着怀中的周天楚,沉默了良久,才轻轻的问道:“此劫,是周大哥的劫,还是我的劫。或者说,是因为我的到来,周大哥才会遭此一劫。”

    “既是你的劫,也是他的劫,将他交于老纳吧!”虚无大师叹了一口气,再次朝她伸出了手。

    怀中早已冰冷的身体,不得不逼李春儿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可虚无大师的话却让她升起了一抹希望,“周大哥还能回来吗?”

    “看他的造化!”虚无大师没有给出确切的答案,伸出手的也没有收回来,静静地等着她的决定。

    齐绍宇等人虽然没有听出虚无大师话中的其他意思,却也听出,如果将周天楚交给他,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不由的劝道:“春儿,虚无大师是天楚的师父,也是一位得道高僧,他既然来到此处,那就一定有办法救天楚。”

    李春儿何曾不知道这一点,然而,虚无大师飘渺的话让她一时难下这个决定。

    万一周大哥此次一去,再也回不来,她该怎么办?

    她又该如何向周伯母交待?

    可是,既然有一丝生还的希望,难道她真的要放弃吗?

    她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自私?

    难道仅仅只是因为怕以后再也见不到周大哥了吗?

    如果周大哥真的从她生命中离开,她同样再也无法见到他了,不是吗?

    此时的李春儿真的恨不得骂天,既然老天爷让她莫名来到这个世界,让她遇到了命中注定之人,为何还要让她和周天楚之间经受这样的生死考验?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谁也没有再开口,静静地等着她做决定。

    这一秒一秒的时间,对于李春儿来说,却是万分的煎熬,此时的她只觉得心痛到无法呼吸。

    望着眼前那双布满皱褶,却具有魔力的双手,李春儿再低头望着怀里嘴角含笑,面容温柔宁静的脸,终是把周天楚缓缓的推向虚无大师,“大师,无论如何,求你一定要尽所有的力量救他,哪怕是拿我的命换他一命,我也甘愿。”

    “阿弥陀佛!”虚无大师念了一声佛号,接过周天楚的身体,一个纵身,便消失在树林里。

    望着他带着周天楚消失的方向,李春儿整个人就像被掏空了一般,瘫软在地。

    “春儿,你放心,既然虚无大师出手相救,天楚一定会回来的。”看着李春儿这般模样,齐绍宇心里的痛一分也不比她少,可此时的他除了这样的安慰着她,根本做不了其他。

    望着满身是伤的齐绍宇等人,还有四周的黑衣人尸体,想到被虚无大师带走的周天楚,以及刚刚那几个死于她掌下的黑衣人,李春儿突然感觉到,生命是如此的脆弱。

    脆弱到一碰就会碎!

    想到周天楚,李春儿的心中又是一痛,却是坚定的说道:“不管他回与不回,这辈子,我都会等他!”

    齐绍宇早就知道,他这一辈子都与李春儿无缘,可听到她如此坚定的话,心还是忍不住的扯痛着,张了张嘴,终是没有再说其他,而是道:“春儿,我先送你回去吧!”

    “齐大哥,我没事儿。倒是你们身上的伤,需要及时地处理一下,这里离县城稍微近一些,还是先去县城找个大夫处理一下伤口的好。我也要回清水村去,周大哥出了事,必须先瞒着周伯母才行。”哪怕是心里再痛,李春儿也不得不压下心里的痛,强打起精神来。

    她不敢想象,周夫人知道唯一的儿子如今生死不明之后,会不会承受得了这样的打击。

    今日之事,能瞒多久,就瞒多久吧!

    她相信,老天爷不会如此对待她和周天楚,总有一天,周天楚会回来,回到她的身边。

    心中有着一抹坚信,她才不会被打倒,才能好好的活下去。

    压下内心的痛,李春儿牵过自己的马,利落地翻身上马,马蹄溅起的尘土,模糊了齐绍宇等人的视线。

    哪怕视线模糊,齐绍宇也没有收回视线,直到听不见马蹄声了,才朝着冯世杰等人道:“回宫。”

    简短的两个字,冯世杰等人却听出了里面的冷意。

    今日之后,皇室中必有一番血洗!

    回清水村的李春儿先是去镇上买了一套衣服,将身上那一身满是血的衣服换下来,又将自己仔细的收拾了一遍,将悲痛的情绪压下,直到让人看不出异样了,这才骑着马回清水村去。

    一个月没有回来,所有的一切都不曾改变,却唯独少了那个等她的男人。

    心中一想到这个,李春儿的泪水就差点夺眶而出,坐在马背上,抬头望着湛蓝的天空,努力将眼眶里的泪水眨去,几次深深的呼吸之后,才放缓马的速度,往周家去。

    周夫人在周天楚急急忙忙的离开之后,心里头就涌上了一股慌乱,此时正在家里的佛堂中念经祈祷。

    李春儿来到周家,在外面徘徊了许久,直到觉得自己能在周夫人面前控制情绪的时候,才进去找周夫人。

    得知周夫人此刻正在佛堂念经,也叫没让人去叫,而是自己直接去了佛堂。

    李春儿知道,周夫人每天都会在佛堂里念一会儿经,这是她的习惯。

    可她平时念经的时间一般都在早上,这个时间在佛堂,是不是感觉到周天楚出事儿了。

    都说母子连心,周天楚出事了,周夫人的心里必定也会有所感觉。

    来到佛堂的门前,李春儿却是无法再迈进一步。

    一路之上,她一直在思考着,该如何与周夫人说周天楚的事情。

    可想了一路,根本就想不到能够瞒得了周夫人的法子。

    李春儿一直在佛堂门口徘徊,没有进去,还是周夫人的丫鬟巧儿发现了她,一看到她,就立马朝着念经的周夫人道:“夫人,李姑娘从县城回来了。”

    一听李春儿回来了,周夫人立马停下了念经的动作,一边在巧儿的搀扶下起来,一边问道:“是吗?在哪儿?楚儿也去县城了,是不是与他一起回来的?”

    佛堂的门本就没有关着,周夫人一连串的问,听在李春儿的耳朵里,心中好不容易压下的悲痛又再次涌了上来,一个深呼吸之后,才浅笑着迈进佛堂,与巧儿一样,在她的另一边搀扶着,“伯母,我是不是打扰到您了,真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我就是有些心神不宁,才来佛堂念会儿经,有什么打不打扰的。”周夫人拍了拍她的手,见只有她一人回来,并没有见过周天楚,随即问道:“对了,春儿,你怎么在这个时候回来了。楚儿说要去县城看你,你见到他没有?”

    “我在回来的半路上遇到周大哥了,正准备与他一起回来时,却让他的师父虚无大师拦住了,说几年没有见到周大哥,有些想他,便带他回龙山寺去了。周大哥让我先回来,与伯母说一声,他会在龙山寺陪虚无大师住一段日子,等虚无大师再次去云游的时候,他就回来了。”李春儿嘴角扯了扯,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与谎言听不出一丝破绽。

    “原来是这样!虚无大师是个世外高人,常年云游四海,楚儿自从从龙山寺回来之后,倒是几年不曾见他了。虚无大师难得回龙山寺一次,楚儿这个做徒弟的,也是该去陪陪他。”李春儿说得合情合理,周夫人也不作它想,只是看到她红肿的眼睛时,有些不解,“春儿,你这眼睛怎么红红的,是不是哭过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农家姑娘不愁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霏风玲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霏风玲月并收藏农家姑娘不愁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