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家姑娘不愁嫁 > 111恢复记忆

111恢复记忆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农家姑娘不愁嫁,111恢复记忆

    午饭过后不久,李大业和沈志学便接了沈志学的母亲吴氏回来了。舒悫鹉琻

    见到沈志学搀扶着一个四十岁出头,病态十足,不时咳嗽的妇人进来,赵氏就迎了上去,“这就是吴妹子吧!”

    “李大嫂,咳,咳,咳……真是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见到迎上来的赵氏,吴氏面露感激之色,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瞧你,说的哪儿话。咳得这么严重,快些坐下喝点水。”帮着沈志学扶着吴氏在椅子上坐下,赵氏立马倒了一杯水给她。

    随即问着帮着拿了两个包袱的李大业,“老头子,你们吃饭没?”

    “在外面吃了些。”李大业将手里的包袱放在桌面上,问道:“给吴家妹子的房间收拾出来了吧!”

    “三弟一听吴妹子要来家里,就自动将房间让了出来,说是以后跟平安住一个房间就成。”家里现在人多,空的房间也实在是腾不出来了,李大贵也是想到这一点,便自动找赵氏说了将房间让出来的事情。

    一听赵氏这话,吴氏便急了,“李大嫂,这怎么行,我这个病怏怏的人住到家里来,已经给你们添了那么多麻烦,怎么还能让人将房间让出来给我。”

    沈志学也急忙道:“李大叔,李大婶,我娘说得对,我们母子不能再给你添麻烦了。李三叔也才回来,怎么能让他将房间让出来给我娘住,我娘跟着我住一个屋子就行了。”

    “这哪成?房间我都收拾出来了。”赵氏一脸的不赞同,说着就扶起吴氏往外走,“吴妹子,瞧你这身子虚弱的,我扶你去房间休息休息。”

    边走,边亲热的道:“吴妹子,咱们这个家大,其他的没什么,就是人一个个都好相处,这以后啊,你就放宽心,安心的在家里养病。”

    见状,沈志学只得拿着桌面上的两个包袱跟了上去。

    李大业也去了李平安的房间,找李大贵聊天去了。

    安置好吴氏,沈志学就召集了李文他们几个去了书房。现在吴氏也住到家里来了,又有赵氏帮着照顾,沈志学的心中也没了牵挂,自然是要安下心来,好好的教李文他们几个念书。

    书房有两间,刚好可以按着李春儿的意思,将李美儿她们几个丫头和李文,王书瀚两人分开来教。

    不过,今天王书瀚没有来,因为沈志学知道今天要去接自己的娘——吴氏,所以早上就与李三元说了一声,让他告知王老板一声,今日再给孩子们放一天假。

    舒舒服服睡了一个午觉醒来的李春儿躺在床上跟肚子里的孩子交流了一会儿,便收拾了一番自己出了房间。

    一出房间,就听到从外院那边传来隐隐的读书声,唇角微微勾了勾,抬步就朝外院走去。

    “春儿堂姐。”身后,李冬儿叫了一声。

    “冬儿堂妹,我们一起去瞧瞧美丫头几个,正好与沈先生说说让你跟着一起念书的事情。”听到她的喊声,李春儿停下脚步,转头看了她一眼。

    “嗯。”李冬儿面上微带喜色,忙跟了上去,小心翼翼的扶着她。

    两人一出内院,郎朗读书声更加清晰。来到书房门前,就见沈志学带着李美儿几个在读书,一个个摇头晃脑,有模有样,特别是最站的李芳儿,那模样真是可爱极了,看得李春儿差点忍不住就走了过去,捏捏她的小脸蛋。

    “姑姑。”李春儿在脑海里想像着蹂躏李芳儿的样子,一脸笑意,李芳儿却是最先发现了站在门口的她。

    她脆生生喊了一嗓子,读书声立马嘎然而止,一个个的望着她和李冬儿。

    “春儿,你来了。”沈志学放下手里的书,向她走来。

    “打扰到你们了,真不好意思。”李春儿笑着道歉,见书房里没有李文的小身影,于是问道:“怎么不见文小子?”

    “在隔壁书房里面温书了。”沈志学指了指隔壁的一间书房,笑着解释道:“我听了春儿的话,将他和美丫头她们几个分开来教。今天书瀚没有过来,我便让他先温着书,明天再与书瀚一起上课。”

    “嗯,这样挺好!”李春儿点点头,感觉到身边的李冬儿在悄悄的扯她的衣服,便浅笑道:“沈先生,我找你有件事儿。”

    因为吴氏的事情,沈志学此刻的心里对李春儿是一千个,一万个感激,忙道:“春儿,有什么事情,你尽管说。”

    李春儿笑了笑,将李冬儿拉到他面前,道:“冬儿堂妹说要跟着美丫头她们几个一起念书,长长见识,提升一下自己。她这个学生虽然大了些,但只要肯学,就是好学生,还望沈先生收下她。”

    “春儿说笑了。”沈志学看了一眼不好意思的李冬儿,指了指书房里的一个空位置,笑道:“那冬儿姑娘以后就跟着美丫头她们几个一起念书,芬丫头旁边那个座位是文小子的,你以后就坐那里。”

    “谢谢沈先生。”李冬儿脸红的道了一声谢,就走了进去,在李芬儿旁边的空位上坐下。

    “沈先生,你娘接过来了吧!”李春儿笑着问了一句。

    “嗯。谢谢你,春儿。”沈志学点点头,真心道谢。

    “这都是小事情!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去看看沈大娘。”李春儿淡然一笑,便回了内院。

    之所以让沈志学将他患病的娘接到家里来,她也不过是想让他安下心来教李文他们几个读书罢了。

    直到她进了内院,沈志学才收回视线,继续给李美儿她们几个上课。

    李春儿回到内院,就有一阵药味儿扑面而来,只见巧儿正用托盘端着一碗药从厨房里出来。

    “巧儿,这是给沈大娘煎的药?”家里从来没有过病人,现在要喝药的也只有吴氏了。

    “是啊!”巧儿点点头,又道:“李老夫人在房间里跟沈大娘聊着天,我正要去给沈大娘送药,少夫人要不要一起进去瞧瞧?”

    “我正想去看看沈大娘,咱们一起进去吧!”李大贵将房间让出来给吴氏的事情,李春儿也是知道,自然知道吴氏现在住在哪个房间,见巧儿端着药,忙快步上前敲门。

    “少夫人,你现在可是怀着身孕,走路不能走太快,这万一要是出个什么闪失,可怎么得了。”见她几个跨步就到了门前,巧儿可吓得不轻。

    李春儿白了她一眼,调侃道:“巧儿,你有没有发现,自从我怀孕之后,你就成了一个啰嗦婆,真不知道以后嫁人了怎么办。”

    对于李春儿的调侃,巧儿已经习惯了,笑道:“那我就赖在少夫人身边侍候着。”

    “我可不想我身边留一个老姑娘。”李春儿直接赏了个白眼给她。

    这时,赵氏来开门,笑着朝两人道:“你们两个聊什么了,快些进来吧!吴妹子还等着喝药了。”

    李春儿一进门,就见到躺在床上,一脸病态之色的吴氏,还不时的掩嘴咳嗽几声,看来,真的病得有些严重。

    “沈大娘。”李春儿走近床边,笑着叫了一声。

    过来的赵氏忙介绍道:“吴妹子,这是我闺女春妮儿。”

    “原来是春妮儿,志学跟我说了不少你的事情,还说接我来家里,也是你的意思,真是谢谢你了。咳,咳,咳……”吴氏在巧儿的搀扶下,坐起身来,一脸感激看着李春儿,说了这些话,又忍不住咳嗽起来。

    瞧见李春儿微隆的腹部,忙掩嘴道:“春妮儿,你快离我远些,千万别沾染了我这一身病气。”

    “春妮儿,听你沈大娘的,你这怀着孕,可马虎不得。”吴氏这么一说,赵氏也有些担心起来。

    “那我就先出去了,沈大娘,您好好休息。”李春儿虽然不信这个,但注意些总是好的,说了一句,便出了房间。

    周天楚去了福熙楼,赵氏各有各的事情,从吴氏房间出来,李春儿只觉得无聊透顶,想叫上巧儿去街上逛逛,可五月份的日头也实在有些晒,便也歇了这个念头。

    如此一来,李春儿只得窝到房间里去看看书,养养胎。

    时间倒也过得快,等到晚间快要吃饭的时候,周天楚和周青两个人回来了。

    周天楚是跑着进来的,一进内院,就着急的喊了一声,“春儿。”

    院子也就那么点大,房间都相连着,他这么喊了一嗓子,院子里所有的人都听见,一听他的声音如此焦急,一个个的跑出来的看。

    在房间里看书的李春儿更是吓了一大跳,忙放下书,开门出来看。

    一打开门,就见到周天楚站在门口,灼热的目光直盯着她猛瞧,眼神中浓浓的情意化不开,几乎要将她融化,脸上更是压抑不住的兴奋与激动。

    “周大哥,出什么事了?”这样的周天楚,李春儿还不曾见过。

    “春儿。”望着眼前这张清雅脱俗,略带焦急的脸,周天楚温柔的唤了她一声,猛的将她拥入怀中,力气大得有些让李春儿喘不过气来。

    有些粗鲁的动作可把出来查看的赵氏等人吓得不轻,急忙提醒,“天楚,春妮儿怀着孕了,你动作小心些。”

    闻言,过于兴奋的周天楚这才浓浓不舍的放松了手上的力度,有些焦急的看着她,“春儿,你没事吧!对不起,吓到你了。”

    憋红了一张俏脸的李春儿退出他的怀抱,一脸狐疑的盯着他半响,方才淡淡的道:“周大哥,你今天不会是吃错药了吧!”

    如果不是吃错药了,他刚刚有些失控的举动,还真是无从解释。

    周天楚嘴角扯了扯,没有说什么,而是弯腰将她轻轻的抱起,顾不得大家都在,直接进了屋,将房门关了起来。

    吴氏笑着朝身边的赵氏道:“这小两口感情好啊!”

    “到底是年轻气盛,让吴妹子看笑话了。”赵氏嘴上说着,脸上却是笑开了花,摇了摇头,回厨房忙活晚饭去了。

    女儿和女婿的感情好,李大业的心里很是欣慰,但周天楚刚刚的举动,实在是让他有些担心,于是问着和周天楚一起回来的周青,“周青啊,天楚这是咋啦!”

    “大业叔,没事儿,您老别担心!让公子和少夫人单独待会儿,咱们聊天去。”周青的娃娃脸上满是笑意,却是没有多说。

    “那成!”见没什么大事,李大业也放下心来,边往正厅走,边朝着周青,李大贵,还有沈志学道,“这也快吃饭了,昨晚发生了那些糟心子的事情,没能好好的喝上几盅。今晚,咱爷们几个可得好好的喝上几盅才行。”

    “行,咱们今晚就陪大业叔和大贵叔好好的喝上几盅。”周青忙应着。

    外面讨论着喝洒的事情,而被周天楚突然抱进房间的李春儿此时正坐在床上轻喘着,俏脸绯红,娇瞪着眼前满脸温柔,嘴角含笑的男人。

    她还真是搞不懂这男人突然发什么疯,回来三天了,一直规规矩矩,温温柔柔的对她。谁知,刚刚一从福熙楼回来,就这么失控的对她。

    在门外那般举动也就算了,哪曾想,房门一关,她还没开口问他到底怎么回事,铺天盖地,情意绵绵的吻就向她袭来。

    要不是顾及着她怀有身孕,她真敢保证,他会在这个时候直接将她给办了。

    周天楚深邃的眼眸紧盯着李春儿充满诱惑,被吻得嫣红的两片唇瓣,努力的控制着自己蠢蠢欲动的心,声音有些低沉的道:“春儿,我想起来了!从认识到现在,我们之间发生的点点滴滴,我全部都起来了。”

    “真的?”李春儿激动得差点跳下了床。

    难怪!

    难怪这个男人会如此失控!

    “嗯,所有的一切,我都想起来了。”周天楚温柔的将她拥入怀中,轻轻的点着头,想着刚刚自己的失控,有些歉意的道:“对不起,我只是太激动了,刚刚吓到你了吧!”

    这个时候,李春儿也平息了内心的激动,浅笑着道:“吓我还没什么,就怕吓到了咱们的孩子。”

    “儿子会体谅他爹的。”周天楚轻抚着她的腹部,一脸的幸福。

    他从来没有觉得像此刻这般幸福过。

    失忆之后,他曾有过恐慌,害怕自己永远都想不起来这一切,害怕自己以前的人生真的就是一片空白。

    现在好了,他恢复了记忆,记起了所有的一切。

    所有的亲人都在身边,妻子,孩子,一直默默的陪着在他身边。

    活了这二十几年,他真的没有像此时此刻这么幸福过!

    “好了,在房间里待了那么久,别人还以为我们大白天的在做什么了。爹娘他们这会儿,肯定在等着我们俩出去吃饭。”李春儿此时此刻也是满腔的幸福在蔓延,嗔了他一眼,笑着道:“我爹那人没什么爱好,就爱喝上几口小酒,今晚,你可得好好的陪着他喝上几杯。”

    “那是自然,做为女婿,陪老丈人喝酒是应该的。”周天楚现在想起了以前的事情,李大业那点爱好自然是一清二楚,他可是记得,以前只要去李家吃饭,李大业总是会拉着他喝上几杯。

    两人说着,来到饭厅,众人果然上了桌,正等着两人来吃饭。

    “天楚啊,来,来,来,今晚可得陪着爹,还有你三叔好好的喝上几杯。”两人一进来,李大业就笑着朝周天楚招手。

    “有段时间没跟爹喝酒了,那今晚咱们就痛痛快快的喝上几杯。”见状,周天楚笑着在他旁边留出来的一个位置坐下。

    李春儿则在赵氏旁边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大家吃饭吧!”人到齐了,赵氏就招呼着众人吃饭。

    说罢,就夹了一筷子菜放到旁边吴氏的碗里,笑道:“吴妹子,他们几个大老爷们喝酒,咱们就多吃些菜,你身子不好,得好好补补才行。”

    “谢谢李大嫂,我自己来就好,你也吃,别只顾着我。”这种大家庭的气氛,吴氏很是喜欢,也夹了一筷子菜给赵氏。

    自从沈家败落之后,家里就剩下吴氏母子相依为命。再加之她的身子又不好,平时也没什么交好的人,家里冷冷清清就她和沈志学母子两人,像李家这种大家庭的气氛自然是没感受过。

    第一次感受这种温馨,热闹,融洽的大家庭气氛,吴氏的脸上也多了一丝笑容,脸上的病态之色更是去了不少。

    喝酒的人一旦开始,就能喝个没完没了。

    不过,大家高兴,又是在自已家里,自然没人去劝李大业他们几个,一个个都随着他们去。

    赵氏等人吃完饭,就下了桌,去院子里聊天去了。

    等到李一元他们从酒楼回来,李大业几人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除了已经喝醉了,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的沈志学之外,一个个的喝得正起劲,直嚷嚷让李一元三兄弟,还有李平安一起也喝上几杯。

    这段时间,李一元他们几个一直在酒楼里忙着,就连陪着李大业和赵氏一起吃饭的时间也少了很多,今晚难得这么好的气氛,四人自然不能错过。

    就连李正这个半大小子也跟着一起凑个热闹。

    见状,赵氏和巧儿只得再次进厨房炒了几个热菜出来,给他们一群大老爷们下酒。

    这个时候,夜也已经深了,要是放在平时,一个个的都回房间休息去了。

    但今晚特殊,回了房间去的也只有家里的几个孩子,以及身子不好的吴氏,还有心急着做面膜的李冬儿。

    李春儿一段时间没来县城,林氏,孙氏,刘氏三妯娌也想拉着她话话家常。

    昨晚是因为李大贵休高氏的事情,姑嫂四人没有好好的聊上几句,今日一早,就急着去县衙,去酒楼,一个个急匆匆的,更谈上聊天的机会了。

    今晚好不容易没了那些糟心子的人和事,姑嫂四人自然要好好的聊上一聊。于是,叫上赵氏,五人便在正厅里聊了起来。至于在饭厅里喝得天昏地暗的李大业等人,几人也懒得去管了。

    “妹妹,你这肚子有三个多月了吧!”孙氏一直想着再生一个儿子,可肚子一直没个动静,这会儿见到李春儿微隆的腹部,自然一脸的羡慕之色。

    孙氏想生儿子的心思,家里的人都知道,但也无人说过什么。

    赵氏和李大业对三个儿媳妇向来好,一直都是当成亲生女儿疼着。更何况,家里的孩子们一个个的都懂事,又有李正和李文两个孙子,对于孙氏没能生个儿子的事情,两人心里多少是有些遗憾,但绝对不会拿出来说事儿。

    如今,李家也算是家大,业大,两人也只盼着儿孙们能一个个陪伴在身边,承欢膝下,一大家子幸幸福福的过日子就成。

    林氏和刘氏都是有儿有女的人,和孙氏平时相处得也好,当然也不会去戳她的痛处。

    不管一家人多么的和睦,融洽,幸福,可人总是会有那么一点攀比之心。

    看着同样身为李家媳妇的林氏,刘氏都有儿有女,而自己却偏生肚子不争气,生了两个女儿,孙氏这心里总觉得在两人面前矮了一截,想要生个儿子的心思更浓。

    然而,这生孩子的事情,有时候也是靠缘份,不是想生就生,想怀上就怀上的。

    自从生了李芬儿之后,如今也有了六七年之久,孙氏和李二元是一直在努力,可肚子却是不曾有一点动静。

    眼瞅着自己的年纪慢慢的大了,孙氏的心里是那个急呀!

    孙氏的心情,李春儿大概也能理解,见她面露羡慕之色,便笑着道:“二嫂,你快过来跟我肚子里的孩子交流交流,沾沾孕气,到时候,给二哥生个大胖小子。”

    “呃,好!”沾孕气这种事情,在清水村也有不少,一听李春儿这话,孙氏忙坐了过去,小心翼翼的抚摸着李春儿的肚子,由此可见,她想生儿子的心思有多强烈。

    李春儿任由孙氏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笑着朝林氏和刘氏开口:“大嫂,三嫂,这段时间一直在酒楼里面忙活,累坏了吧!”

    林氏事先笑道:“刚开始那会儿,是挺累人的,这胳膊酸痛得呀!不过,忙了这么几个月,也习惯了。”

    “可不是,这以后呀,要一天不拿个锅勺在手里,还怕不习惯了。”刘氏也跟着笑了起来。

    “三弟妹这话还真不错,我这有时候啊,晚上做梦都梦见自己手里拿个锅勺在那里拼命的翻着菜了。”孙氏这会儿也停了抚摸李春儿肚子,沾孕气的动作,笑着附合两人。

    “瞧瞧你们这一个个,整天忙得脚不沾地的,倒是忙出乐趣来了。”听着三个儿媳妇的话,赵氏心里很是为她们心疼。

    转而对李春儿道:“春妮儿啊,这段时间,我瞧着你三位嫂子都瘦了不少,依娘看,酒楼里的生意忙归忙,也得适当给她们放放假,休息休息,毕竟这钱是赚不完的。”

    赵氏的心疼,林氏三人心里很感动,却是没多说什么。

    “娘,我也正有这个想法,等三哥他们喝完酒,要是还清醒的话,咱们就一起讨论出一个解决的办法来。酒楼里面的生意确实是好,三位嫂子的手艺现在恐怕也是无人能比了,酒楼现在还真是少不了她们。”这些事情,其实赵氏不提,李春儿的心里也早已有了想法。

    李一元三兄弟,李平安,还有李正也是想到酒楼里面少不了他们,怕喝醉了,明天起不来,去不了酒楼,所以都把持着分寸,陪着李大业几个痛痛快快的喝了几杯之后,就放下了酒杯,同时也劝得已经喝醉了的李大业和李大贵停了下来。

    在正厅里面聊着天儿的李春儿等人听到饭厅那边慢慢的安静下来,便猜到了李大业他们的酒已经喝完了,忙起身过去看一下。

    还好,喝醉的只有李大业,李大贵,沈志学三人,其他的人一个个都还很清醒。

    不过,看周天楚和周青有些飘飘然的样子,只怕也有些醉了。

    清醒的人多,场面也好控制,李一元将李大业扶回房间去,李二元和李三元则将早已醉得不醒人事的沈志学送回他的房间去。至于李大贵,便由李平安扶着回了房间。

    三个醉倒的人一走,众人忙活起来也利索多了。

    赵氏和林氏三妯娌手脚快速的将桌子收拾了一遍,李春儿现在是个孕妇,众人也不会让她做什么活计,她只好和李正一起扶着人还算清醒,但有些飘飘然的周天楚和周青去了正厅。

    一到正厅,巧儿就端了两碗醒酒汤来,“少夫人,这是我刚刚煮的醒酒汤,快让公子和周总管喝下。”

    “先放着吧!”李春儿点点头,随即吩咐道:“我爹和三叔都喝醉了,你也送些醒酒汤去给他们喝下,再让他们好好的睡上一觉。至于沈先生,他已经醉得不醒人事了,就让他睡着,不用管他。”

    “是,我这就去。”巧儿忙退了出去。

    李春儿将醒酒汤递给周天楚,温柔的道:“周大哥,喝了醒酒汤之后,就回房间去好好休息。”

    至于周青,要李正这个未来大舅子在,李春儿根本不用操心。

    “我要你陪我。”周天楚接过醒酒汤,一口气喝下,喷了李春儿一脸的酒气。

    接触到周青和李正投过来的目光,李春儿脸色红了红,瞪了一眼满嘴醉话的周天楚一眼,但还是柔声道:“我等一下还有事情要和三哥他们商量,你先好好的去休息。”

    “那我陪你。”周天楚一开口,又喷了李春儿一脸酒气,有些醉意却不失温柔的眸子紧盯着她瞧。

    “那随你吧!”李春儿深吸了一口气,决定不跟这个喝了酒的男人计较。

    很快,李三元他们都来了正厅,就连赵氏婆媳四人也进来了。

    见赵氏有些疲惫的样子,李春儿便道:“娘,我准备和大哥他们商量一些关于酒楼里的事情,看您也累了,不如先去睡吧!”

    “那成,你们商量着,我也回房间去看看你爹。”赵氏心里有些担心喝醉了的李大业,也就没有留下来听李春儿他们商量事情。

    赵氏一出去,李春儿就招呼了大家围坐着一张桌子,周天楚更是紧挨着她,好似怕她跑了一样。

    李春儿翻了个白眼,也懒得去理他,直接朝着李三元道:“三哥,黄鹤楼开张这么久了,店里那些个伙计,一起共事了那么久,你们应该也都相当了解了。我在想,是不是从里面挑几个可靠,老实的人出来,跟着三位嫂子学厨艺,等他们学成之后,就让三位嫂子回家来享清福,这样,平日里你们在酒楼忙的时候,三位嫂子也能在家多陪陪孩子们和爹娘。”

    “这样也好!我明天就去张贴酒楼招人的告示,等招到了新伙计,我再挑几个老伙计出来,跟着大嫂她们学厨艺。”李三元也不想看着自己的媳妇刘氏每天都那么累,所以,李春儿一提出来,他就应了下来。

    这时,李平安出声道:“春儿妹子,酒楼的生意这么好,如今也算是稳定下来了。我再想,是不是可以考虑去别的地方另开一家酒楼。”

    “平安哥,酒楼的事情,我早就交给了你和三哥。至于开分酒楼的事情,你和三哥商量就好。我现在可是个妇道人家,只想着如何相夫教子就成。”李春儿笑了笑,一脸柔和的抚摸着肚子里的孩子。

    看了一眼虽然喝得有些飘飘然,却在听到他们说生意的时候,不时眼露精光的周青,便笑道:“周青可是美丫头未来的夫婿,那便是大哥和大嫂未来的女婿,如今也算是李家的一份子,他对酒楼这方面,懂得比我们中的任何一人都多,开分酒楼的事情,你们也可以找他商量。”

    “春儿,这事情我怎么不知道?”闻言,周天楚是一脸的惊讶。

    “谁叫你有事没事的闹个失踪,害得大家为你担心。”李春儿瞪了他一眼,随即朝着自己的三位哥哥,以及李平安道:“大哥,二哥,三哥,平安哥,我心里有个想法,不知你们想不想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农家姑娘不愁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霏风玲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霏风玲月并收藏农家姑娘不愁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