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药膳空间[种田养子] > 第037章 桃花

第037章 桃花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白融家山上今年的繁花开得异常灿烂,一束束地灿如云霞。

    大刘村的人都说,看这样子,这座山将来一定能有大出息。当然也有人看得眼红的,酸溜溜地说白融这小子是占了大便宜,那座世代相传,风水好,种啥旺啥,当初给他定的承包费就不能那么便宜!

    白融才不管别人怎么说,承包山地他当初可是与刘信昌写得有合法生效的承包合同,钱也是当着大家的面一次性负清的,别人会眼红,也只能说明他承包的这座是真能有出息。

    不过,自己这一方的防范措施还是必须有的,特别是他养的羊群和鸡群,现在数量越来越多,一天到晚没个警响是肯定不行的。

    帮着养鸡的刘大婆年纪有点大了,她们家里现在就她一个人住着,儿子去了外地打工只有过年才回家,所以她自己的田地基本都没怎么种,全部承包给了白融,她自己则是几乎把整个白天的时间都留在了鸡棚这边,准备鸡食或者喂鸡打扫鸡舍等等。前些时候楚渊在鸡舍外拿竹条圈了一片小院子,里面长了好些嫩草,天气好的时候,刘大婆就会放出来放养,让鸡仔们自己去找蚯蚓吃或者吃些砂石帮忙消化,总得来说刘大婆还是非常敬业的,管理鸡崽也很有一套,只不过晚上守鸡棚的任物肯定是不能靠她了。

    羊舍那边之前建得有一间宿舍,宋海尘这人性子沉默寡言,几乎每天都留在山上,除了吃饭之后,几乎不下山,现在建了更大的羊舍,顺便给他自己也建了一套不错的宿舍,估计以后就更不会下山来了。

    白融想来想去,问杨素芬哪里有土狗买,他想卖几只守着羊舍和鸡棚,不管白天晚上有个警响也好。

    “哦,咱们村也有狗卖,不过要买狗最好不要在村里买,免得到时候买回来的狗不听话老往回跑,不好养还不好说。”杨素芬道。

    “行,哪咱就不在村里买。”白融向来听杨素芬的话,她说是啥就是啥。

    “那好,我听说杨博他们村里就有卖狗的,我一会儿去问问他,如果有合适的就帮你买几只来。”

    “嗯好。”白融点点头,算是把这任务委托给了她。

    杨素芬当天就向杨博打听了这事,杨博闻言想了一会儿说道:“咱们村里有家人自己就养得有土狼狗,体型很大看着也很唬人,叫得还凶,不过那狗虽然可能基因里带着狼性,但其实更多的还是带着狗的温和性子,特别通人性,不会咬人,跟主人也很亲近,今年春天他们家那只母狗下了小崽子,晚上我回去就帮你们问问看他们家怎么卖,对了,你们要几只啊?”

    “他们那一窝下了几只崽子啊?”白融想了想,问道。

    “哦,大约得有四五只吧,前几天我听人问来着,不过最后也没买走,怎么,你要一窝全买啊?”杨博好奇地问道。

    “如果能全买就全买吧,反正我也不会嫌多。”白融笑着道。

    “那成,晚上我帮你问问,能行就直接把小崽子给你们带过来。”

    在农村买狗崽子养很便宜也很正常,狗这东西灵性对人类还特别的忠诚,白融到大刘村后,偶尔听几个单身住着的老人说起,他们自己养一只狗,比养儿子还划得来,儿子们一年到头也不一定能看到一两次,见了面说不定一言不合就得呛声,要娶了媳妇那更是眼里没了爹妈,养只狗多好,什么时候都陪着自己,自己吃啥它吃啥,晚上还能帮着守家,从来不会嫌弃自己,多好。

    人老了不中用了就是这样,不管年轻时活得再怎么风生水起,到老了要是没个伴,那就只剩下孤独和凄凉了,这时就算只有一只狗陪着自己那也是很幸福的一件事。

    白融也不知道自己最近怎么了,总是会想起这些有得没得,有时候只不过是一件小事情他都能想得很长远,偶尔还会一个人坐着走神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好像突然变得感性了一样,这可是以前绝对不会发生的事。

    杨博当天晚上回家后不久,就给白融打了个电话,说是那窝狼狗一共有五只小崽子,因为这一胎数量有点多,所以个头有点小,问他想不想要,又说狼狗这种东西天生体型很大,就算小时候个头小,以后要喂养得好,也能长出大个头来,看家护院绝对没有问题。

    “要,麻烦您明天一起帮我带过来吧,对了,这些小狗都断奶了吧。”白融有些担心地问,没断奶的养着有些麻烦。

    “嗯,有两个月了,算是满月了,已经能断奶,我看着虽然个头小,但是精神头足着呢,能跑能跳还特别会撒欢,我明天把它们都带过来,你要看着满意就留下,要是不想要我还给他们送回来得了,反正跟他们家关系也挺好的。”杨博这人比较好说话,很能得人心,别人托他办什么事也很放心。

    “没事,麻烦您都带过来吧,我一定要。”白融就是想要几只小狗晚上帮着守守鸡棚和羊舍,有人来了之后叫上两声提醒一下他们就行,总不能真靠它们守着那么多东西,那不太实际。

    “那行。”

    第二天杨博果然送了五只小狼狗过来了,用一个挺大的纸箱子铺了棉布垫子装着,五只小狗在里面玩得很是热闹,有跟自家兄弟打家的,有在窄小的空间里自己转圈玩尾巴的,还有拿爪子爬盒子企图越狱的,活泼得很。到了新环境后,也没显得多害怕,听到杨博说话的声音,就都乖乖坐下了,齐齐抬头看人,一副乖巧过人的样子。

    那五只小狼狗的样子看着都差不多,全是背黑肚白,只是有的是四只脚全黑有的全白,还有的尾巴尖上有一撮白毛,很合白融的眼缘,最让白融满意的是,那几只小狗这会儿坐着仰脸看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天生的一副凶像面瘫脸,让它们的表情看起来特别严肃,可明明摆在身后的尾巴甩得很欢快,很容易就能看出那严肃的表情下其实藏着一颗二的灵魂,让白融不自觉地联想起一个人。

    “怎么样,还都喜欢吧?”杨博笑着问白融。

    “嗯,都很喜欢,很合我的心意,真的麻烦您了。”白融笑眯眯地点头,按照之前说好的价格付了钱,就蹲□去摸其中体型最大的那只小狗的头。得了新主人亲近的那只小狗很是高兴,尾巴摇得更欢快了,但是这可犯了众怒,另外几只被抢了主人注意力的小狗立刻扑了过来,四只打一只,五只肉团很快滚成了一堆,屋里汪汪的叫声没个停。

    白融看得越来越喜欢了,伸手从中拎出那只个头最大的出来,说道:“剩下这四只两只放到山上的羊舍给宋海尘做伴,两送拴在鸡棚外面,都给搭个窝让它们认认门吧。”

    “那你这只呢?”被小狗吸引的莫天也凑过来问。

    白融看了他一眼,很平静地说道:“留着看家。”

    莫天别有深意地看了他一下,不过没有说话。

    农家的小狗也没有人会天天拿水帮它们洗澡,所以白融也不会伸手去抱,就提着一只小狗的后脖子,慢悠悠地往山上走。

    莫天怜悯地看了一眼被提着后脖子,双眼水汪汪地看着自己、可怜的、呜呜叫着的小狗,在心里默默地对它说道:你们家主子最近为情所困,你就当可怜可怜他吧,让他发泄一下、想通了心结就好了,等他跟他家老公心意想通,以后说不定就能成为白家一代大功臣。

    莫天心里的这一番话,后来实现了一大半,那只狗确实成了白家的大功臣,且功绩斐然,深得白家大主子宠信,但究其最根本的理由,其实只有一个,爱屋及乌罢了。

    白融提着走了一会儿,就嫌累得慌,揉了揉手臂,把小狗放到地上,吩咐道:“老实跟着啊,掉队了我可懒得找你。”

    那小狗被他提了一会儿却挣扎无用,心中深深地明白了两人之间的主从关系,老实地呜呜叫了两声,还拿自己的小肉团身体蹭了蹭他的腿,甩着尾巴仰着脸睁着黑溜溜两颗眼珠子讨好地看着他。

    白融选的这只狗体型稍大,背脊全黑,肚皮和四只脚却是全白,尾巴尖和直愣愣立着的耳朵尖是白色的,看着很是可爱又特别威风的样子,虽然现在的样子是二了点,但是白融能想象到这只狗长大了会是怎样的风采。

    “走了,带你去见你老大。”白融看着它讨好的样子,脸上的笑容藏也藏不住,嘴角一直翘着。

    山上这两天仍然有一些人慕名过来春游,白融懒得伺候人,再说山下还在施工建羊舍,堆了很多材料,人来太多不好,就让楚渊在山上守着,来一个赶走一个。

    没想到楚渊这活还挺忙,好些人那是屡教不改,觉得他们那么老远地跑来,就是来山上逛逛,又没有让白融损失什么,让他们逛一圈又怎么了?怎么就那么不通情理呢?白融拎着小狗上山的时候,就听到几个女的在跟楚渊纠缠,楚渊这人平日不爱开口说话,口才也没有多好,特别是面对女人时,就更不会说话了,只能板着脸皱着眉让人快离开,也不知道说些别的。

    白融老远就听到几人的对话,见楚渊皱着眉不知道该怎么应付的样子,心里莫名有些不爽,就快步走了过去,叫道:“楚渊。”

    “阿融,你怎么来了?”白融有些惊讶,又见他似乎不太高兴,就丢下了几人,走到他身边,低声问道,“怎么了?”

    白融对他摆了摆手,示意没事,让他别担心。

    另外几个人见两人认识,其中一个女的就走了过来,看着白融问道:“你就是这座山的老板啊,那我们能不能跟你打个商量,咱就是想在这山上逛一圈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你看我们还是听人介绍,趁着星期天专门从城里过来的,你要是不想让我们白逛收点费用也行啊,总不能叫我们白跑一趟还浪费一个星期天吧?”

    白融打量了几人一眼,这几人有男有女,都是穿得都挺时髦的,似乎是城里的有钱人,就道:“不好意思,咱这山是私人承包的山,山上的地里都种有别的东西,现在正是出苗期呢,你们这样踩来踩去还怎么出苗?不出苗我这一年的损失可就大了,你们给的那点费用还不够我买种子的钱呢,你们想呼吸新鲜空气没问题,那边的荒山多着呢,随意逛绝对不会有人拦着。”白融随手一指旁边的其它山脉。

    “呃……”几人听他这么说也觉得不太好,这就跟他们硬闯进人种了庄稼的地里,却踩坏了人家辛辛苦苦种下的庄稼,到时候叫人颗粒无收,怎么看都是他们礼亏。但是他们转头看了看别的山头,要么就是布满了草藤和荆棘的荒坡,要么就深山野林,哪里能跟这开了满山繁花又道路畅通的果园相比。

    “可是我也没看出你这果园里还种了其它东西啊。”几人里的一个小姑娘撅着嘴,有些不满地嘀咕道。

    白融听那小姑娘说话,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刚才他过来的时候可看得很清楚,这小丫头一直在往楚渊旁边挤,一双大大的眼睛就差粘在人家身上了,看得他心里很是不爽,虽然他并不清楚这不爽是因为啥。

    “我这里面种了什么我自己很清楚,要是放你们上去踩坏了那也是损失我的东西,你们在外围看看也就算了,进来那是一定不行的,所以几位还是请回吧,这样对大家都比较好,我也不想做得太过份,让大家都难堪。”白融看着几人沉着声音说道。

    主人家都这么赶人了,再赖下去那就真成了没脸没皮了,再说这些人都是要面子的,尽管被白融赶人扫了面子心里不爽,也没有多说什么,站在后面的一个男的拉了拉几人,示意其它人别再多说了,还是下山吧。

    其它人见白融坚持,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都转身往山下走。倒是刚才说话的那个小姑娘往山下走了一会儿,又似乎是很不甘心地跑了回来,那双大大的眼睛看都不看白融,专盯着楚渊的脸看,一边有些脸红地说道:“我家就住在县城里,你晚上出来玩不啊,要出来玩就找我呗,我知道县城里哪儿好玩。”

    现在的年轻人都很开放,特别是一些长得相对好看一些的,都喜欢三五成群男男女女一起疯玩,玩玩时髦,玩玩爱情游戏之类的,这会儿看到楚渊这种型男,又怎么会轻松放过,当然像白融这样的俊男也是很受欢迎的,只不过刚才白融扫了她面子,被她选择性地无视罢了。

    楚渊莫名其妙地看了她一眼,说道:“我不会出去玩的,你还是快走吧,你家人在催你了。”说着还指指她身后正不满地叫她的人。

    小姑娘原本就长得不错,被很多男生追的那种,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直截了当地当面拒绝她的邀请,气得脸都红了,瞪了楚渊一眼,转身就跑。

    楚渊仍然很莫妙其妙,不过他的注意力很快就从那群不速之客身上转走了,老婆专门上山找他,他觉得好开心,哪里有心情关心别人!

    “你还真舍得啊。”白融斜眼看他。

    “什么?”楚渊眨眼,不明所以。

    白融懒得跟他多说,转而道:“我想坐一下,你过来。”

    “嗯,到这里坐。”楚渊拉着他坐到一处树荫下边,还贴心地递上他带上山自己喝的茶水。

    白融接过来喝了一口,味道有些清苦,但回味甘甜,莫名觉得心里舒服了不少。

    “这是你买的小狗?”楚渊这才看到一着绕在白融腿边转的肉团,拎着后脖子提到了面前。

    小狗不满地汪汪叫了两声,又连滚带爬地往白融身边赶,楚渊抬着脚尖一挑,那肉团立刻又翻滚出老远。

    白融突然轻笑了一声,惹得楚渊也没心思跟那小狗玩了,转头有些惊讶地看白融。

    在楚渊的心里,白融是个很爱笑但性格相当冷淡的人,他就算笑也很少笑出声,除非他心情极好的时候才会这样,楚渊心想,阿融这会儿心情很好吗?是因为那只小狗?他很喜欢狗?

    白融打量了一眼那只小狗,又转头看了看楚渊,半晌似笑非笑地点头,慢条斯理地说道:“还真是挺像的。”

    “像什么?”楚渊疑惑问。

    白融看了看楚渊,想了一下问道:“楚渊,你以前喜欢过什么人吗?”

    楚渊被他问得一怔,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然后颇有些尴尬地点头,却并没有隐瞒的意思。

    “那她或者他,是个什么样的人?”白融有又问。

    楚渊沉默了下,抬头一眼就看到从上面垂下来的一枝如云如霞的桃花,思考了好一会儿,才认真地说道:“我不知道。”

    “不知道?”白融惊讶地反问。

    “嗯,”楚渊点了点头,想了想又道,“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我才十六岁,是在一个宴会上看见她的,她穿着一套粉白相间的漂亮裙子,脸上有很好看的笑容,我把她拍下来了,可是她去消失了……”他第一次见到她,就很喜欢,爷爷说那叫一见钟情,并且告诉他记得要好好珍惜,因为那么纯粹的感情,在渐渐长大的人生中恐怕再也不会遇见第二次了。

    “那后来呢?”白融颇为好奇地问。

    “后来她消失了,我再没有见过他。”楚渊有些失落,望着头顶伸出来的那枝随风摇晃的桃花回不过神。

    “你找过她?但是没有找到?”白融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自信,可他就是觉得像楚渊这样的人,不会就这样轻易放弃。

    “嗯。”楚渊点点头。

    “那你现在还想再见她吗?”白融继续问。

    楚渊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很认真地摇头,说道:“不想了,我会把她忘记的。”

    白融明白了他的意思,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何必呢?”

    楚渊听到他这个问题,脸上露出很温柔的笑容,低声说道:“其实我知道,那种感情并不是真正的爱情,只是一种男人本能的欣赏,可是有人给我说过,人的一生会很长,遇到的人也会很多,动心的频率也会很高,会被一些自己喜欢的类型吸引,可是如果我每遇到一个都喜欢,那就不能说是爱情了,如果没有身为男人该有的责任心,我连做一个基本的男人都没有资格,又哪里有资格拥有真正的爱情,爷爷曾经告诉过我,当你认为最重要的东西和你身为男人的责任站在对立面无从选择的时候,其实这两样都不是最重要的了,最重要的是你的心,它会帮你做出选择。”

    白融没有接话,沉默地听着。

    一向不善言辞的楚渊这一次却似乎无法停下来,继续说道:“当初我们发生了那件事之后,我的心让我选择承担起我的责任,因为我和她之间其实并没有真正的爱情,虽然我把她放在心里很多年,可是那份爱情太飘渺了,就像没有实质的烟一样轻,又怎么和责任重担相提并论,而且真正的爱情,其实是很重的,是在漫长的人生当中一天天累积加重的份量,如果有一天,当它与责任对立的时候,重不过责任,那么我就必须放弃,因为究竟哪一样更重要,我的心比我本人看得更清楚。”

    白融听完他这一番话,沉默了良久,才说道:“那么,我只是责任吗?”

    “不是,”楚渊转头看向他,十分认真地摇头,“阿融很好,我很喜欢,真的很喜欢,但是我从来没有拿你和她做过比较,当我决定来找你的时候,就已经把她忘记了,我不会为了其它莫名其妙的理由,把你们同时放在心里,这是对你和她还有爱情的亵渎,我做不到。”

    白融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道:“想不到你还挺能说的。”

    “我,我……”楚渊一下子红了脸,支吾着看着白融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白融看着他渐渐泛红的俊脸,忽然轻笑了一声,倾过身体缓缓向他靠近……

    楚渊看着他越靠越近的那张脸,只觉得耳朵里嗡嗡的一阵响,像是血液快速流动的声音,脸上火烧火燎的,头皮一阵阵地发麻,仿佛就要炸开了一般。

    山坡上突然刮过一阵风,树枝剧烈地摇晃了一下,纷繁的粉色花瓣瞬间飘了满山坡,粉色的海浪一样。楚渊就看到一片花瓣吹过两人之间,然后落到了白融微张的嘴唇上,最后甚至因为他的呼吸而进入了他的嘴里。

    楚渊已经分不清楚乱成一团麻的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了,只能听到一个很冷很冷的声音在说,“楚渊,如果你背叛我,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然后他感觉到嘴唇上贴上了一片轻柔,就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也感觉不到任何感觉了。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其实咱就是想在这种爱情快餐的年代,写一篇爱与责任的文。也许有人觉得我写得太幼稚太童话,但我只想给别人带来哪怕一丝的温暖。SO。爱情请听咱后面慢慢道来。。

    好吧。。我还是赶紧遁了吧。。。我也知道停在这里不厚道。本来想加字数的,但是,臣妾做不到啊!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我的专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药膳空间[种田养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辣椒拌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辣椒拌饭并收藏药膳空间[种田养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