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安居乐业 > 5醉酒

5醉酒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温暖浓郁的液体顺着衣襟渗入肌肤,刺鼻古怪的味道钻进鼻子,薛青梅吓得浑身僵硬,一动不敢动。男人高大滚烫的身体紧贴着自己,他的头还埋在她胸口,浓密地头发刮着颈子,令她无法克制地浮起一片鸡皮疙瘩。

    天啊!这该怎么办?

    薛青梅欲哭无泪,半个肩膀矮着撑着男人沉沉的身子,她很想逃跑,但是男人火热的臂膀却不知何时紧紧缠住了她的腰,口里喃喃自语,她侧耳细听了一下才听出那是“梅子”二字。顿时烧得满脸通红,梅子是自己小名,已经很多年不用了,一时心里涌起复杂,又挣不脱石敬安的手臂,只得任他半搂着。

    惊恐地四下张望一番,见四周没人,才稍稍松了口气。

    八月时节,傍晚温度也有些凉了,秽物沁入薄薄的衣料黏在肌肤上令她十分不适。薛家劳师动众一日,此时大部分人都去歇息了,但还有不少人在做收尾工作,她此刻跟石敬安搂搂抱抱要是被谁看到,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石大哥,石大哥。”轻轻拍了拍男人的脸颊,企图唤醒他,“石大哥,你快醒醒,这里是薛家,你先放开我,我去给你煮碗醒酒汤来。”

    石敬安仿佛醉昏了般,口里仍然喃喃自语着,却好似怕冷般将薛青梅缠得更紧了些。男子浑厚的气息遮天铺地般席卷而来,火热地手臂卷着她的细腰,更要命地是石敬安的头似是无意识地埋在她颈子里,薛青梅好像被点击般再也不敢动了。脸颊通红,两条脚都开始发软。

    怎么办?怎么办?她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抓住石敬安的手臂狠狠咬去,却不想这男人手臂硬的跟铁似的,用了好大的劲儿,咬得牙齿发疼,人家手臂上只留下个红印子。

    “张大伯,又下地了?地里庄稼怎么样啊……”

    “不错,二狗子,今日薛家喜酒好吃不咯?”

    “好啊……”

    薛青梅的房间挨着围墙,此刻外面传来乡亲走动说话的声音,她心脏顿时提到嗓子眼,直到那两人慢慢走远,才缓缓地松懈下来。然而薛家大屋那边又传来林婆子叱喝和下人们走动的声音,声音似乎越来越近,简直将她逼到绝路。犹豫再三,终于狠狠咬牙,一把拽住石敬安的手臂搁在自己肩上,一手扯着他的腰带,连拽带拖地将石敬安搬进了自己屋里。

    进了屋,视线在床和临窗的长塌子转了转,立即将人往长塌上拖。石敬安身高马大,身子极重,将他从院子里挪到房间这一路上薛青梅已经累得香汗淋淋,将人搬上塌子,可腰间那只手臂依然磐石不动。用力掰了几下没掰开,她已经累得气喘吁吁。

    转头看了眼身后,房门大大敞开着,她更是心急如焚,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她还被人搂着腰,此时要是被人瞧见了,明日她闻名十里八村了,虽然她如今名声已毁,但不能火上浇油啊,难道真要让她被世人唾沫星子淹死?

    “石大哥,你醒醒,你快醒醒啊!”薛青梅急得都快哭了,又急又怕,她凑到男人耳边小声地呼唤,一边用手去掰他的手。男人仿佛听到了声音,眉头皱了皱,浓密的睫毛眨了眨,没有醒来,但手却松了。掰开他的手,她猛地转身去关房门,反栓上闸!

    背靠着门,她这才心里大大吁了口气,转身看到塌上躺着的人,心里愁死了,怎么办?她此刻有些后悔,一时好心把自己弄得这般尴尬的境地。

    目光闪烁地盯着那人半响,再三确认此人昏睡无疑,她再也无法忍受身上的异味,从柜子里取出套衣裳飞快进了内室屏风后面。一边解着身上的衣物一边伸着耳朵倾听,总算手忙脚乱地换好了衣裳。总算将一身秽物换掉了,她闻了闻,但不知为何总觉有股怪味久久不去。

    而且自己屋里躺着个年轻男人,她心里七上八下的打着鼓,几番犹豫,她还是悄悄开门往厨房溜去。

    厨房里,马婆子正指挥两个丫鬟收尾,见薛青梅来了,顿时笑着迎了上来,“薛大姑,您怎么过来了?”

    薛青梅心里有鬼,很紧张,她揉了揉额头做出难受的样子,“席间吃了两杯酒,有些头疼,劳烦马婶子给我煮碗醒酒汤。”

    马婆子闻言将手在围裙上擦了擦,热切道,“哪里的话,娘子快快回去,老婆子这就去给你做,待会儿让人给娘子送过去。”说着眼神不留痕迹地在薛青梅身上扫了一圈,见她脸颊发红,蹙着眉着,看样子真是很难受的样子。顿时快步往灶台上走去,一边取出东西边道,“娘子您今儿也累了一日,还是快快回去歇息吧,这醒酒汤老婆子做得熟练,很快就好了。”

    薛青梅面带感激道,“那就劳烦婶子了,婶子忙碌一日,也早些回去休息吧。”说完,又对旁边一丫鬟道,“给我打些热水,我要回去沐浴。”

    那小丫鬟愣了愣,立马机灵地为薛青梅打了半桶子热水,拎着桶子就打算帮她提回去。薛青梅眼珠子转了转,淡淡开口道,“算了,厨房里事儿还多,你留下来帮马婶子赶紧收拾,早些弄完早些回去。我自个儿提回去得了。”

    小丫鬟闻言一呆,旁边马婆子立马抬起头来,“娘子,这怎么使得,你是主子她是奴,哪有让主子亲自动手的,这怎么像话。”说完登时对那小丫鬟横眉厉声道,“发什么愣,还不快快帮娘子提回去?”

    薛青梅开口阻止,“哎哎哎,马婶子,算了,今日情况特殊,咱们家又不是什么豪门世家,哪有那么多规矩。得了,这点水又不多,留着这小丫头给您帮忙,您也能早些回去歇息。”

    马婆子一个厨房婆子,平日哪有主子这般为下人着想,闻言顿时感动不已,“这……这……”

    薛青梅摆摆手,不等她把话说完,一手提着那半桶子热水,轻轻巧巧地出了门去。

    天已经完全黑了,薛青梅提着热水悄无声息地回到房里,那人依然还是之前的模样,她放下热水走上前瞧了眼。得,睡得挺熟!点了灯,昏黄的灯光将室内照亮,她给自己仔细洗了把脸,再三确认异味没了,心里才舒服了些。不过想到外头醉得不省人事的男人,她很是为难,总不能让这人就这样让个壮年男人在自己闺房里住一晚吧,这要是传出去自己好要不要见人?

    叹了口气,但愿吃过醒酒汤后,他能清醒过来。正想着,房门被轻轻敲响,她轻声走到门边,“谁?”

    “姑奶奶,我是翠儿,马婆婆让我给您送醒酒汤来。”外面响起丫鬟轻声细语的声音。

    她扫了眼长塌,飞快将门打开一条缝,月光下,小丫鬟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药眼巴巴地站在门外,她接过碗,略微柔和的道,“好了,你快回去休息吧,这碗明日我送到厨房去。”

    农村的孩子心思淳朴,小丫鬟没有多想,露出一个乖巧而羞涩的笑容,道了声“姑奶奶早些歇息”飞快地转身离去。

    薛青梅关上门,端着碗走到塌子旁,试了试温度,看着那人沉静的眉眼。心下无奈,迟疑几下还是一手扶起那人,一手拿着碗凑到他嘴巴去喂他。可能是还有一些知觉,碗沿倾斜,醒酒汤倒是缓缓进入了口中,他无意识地咽了下去,花了近一盏茶的时间,碗底空了。

    放下碗,那巾子给他擦了擦嘴角,才发觉自己出了满头汗,呼出口气,但愿他赶快清醒过来然后快快离开,她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

    夜色如水,窗外蝉鸣声嘶力竭地轰鸣着,她在屋子里来回转动,纵然已经疲惫不已,但屋子里多了个活生生的大男人,她也无法安心去睡觉。索性取出针线篓子,凑在昏黄的灯光下做起针线来,也不知过了多久,身体终是挨不住疲惫,不知不觉睡去……

    第二日,她在一阵鸡鸣狗吠中醒来,睁开眼,床顶漂浮的白色纱罩印入眸中,脑袋有刹那间的空白。坐起身,被子从身上滑落,身上穿着整齐,记忆瞬间在脑海中涌起。她猛地翻身转头看向长塌处,整洁的长塌孤零零地摆在窗侧,空无一人,上面叠着一条整齐的薄被。

    那人走了!

    心里不知是松了口气还是放心了,她这才发觉自己竟睡在床上。明明记得昨晚在做鞋垫,不知不觉睡着了……双手忍不住轻轻扯紧被子,是那人把她抱上床的吗?他什么时候走的?有没有被人发觉?

    脑中一片混乱,外头传来脚步声与说话声,她忙撇开这纷杂的思绪,下了床,刚梳好头,门口便传来李氏的声音,“梅子,起了没?太阳都老高了,该出来吃早饭了!”

    她在心里拼命告诉自己,昨晚只是一场意外,全部都要忘掉!深吸口气,忙应道,“哎,马上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撒花撒花,撒花的乡亲们明日出门准能捡到银子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安居乐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貌不惊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貌不惊人并收藏安居乐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