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安居乐业 > 13生病

13生病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地母庵并不大,灰瓦白墙,四周围着高高的围墙。里面只有三间大屋两间厢房,厨房连着茅房,前边就是供奉菩萨还愿烧香的庵堂神龛之所在。

    从小尼姑圆真口中得知庵子里目前只住着三个尼姑,一个是老尼姑白霜师太,一个是圆真,另外一个则是主持白云师太,还有一个做饭的老婆婆。庵子后山种着蔬菜瓜果,地母庵也算自给自足,加上白云师太会医术,地母庵又在山上,寻常的小伤小病煎个土方子准能药到病除。

    雨,依然不止,看看时辰,快响午了。

    薛青梅坐在床头,看着石敬安身上的湿衣发愁!

    这里的庙庵子,哪里会有男子的衣物,但石敬安此时烧得厉害,湿衣穿久了只能加重病情。床尾放着一叠新被子,之前石敬安用夫妻之名带她进了庵,庙里房间有限,老尼姑便把她和石敬安安排在一间厢房,妻子照顾相公天经地义,青梅有口难言,内流满面眼睁睁地看着二人离开,小尼姑圆真还体贴地关上了门。

    房门紧闭,屋子里薛青梅盯着床上不省人事地男人咬牙切齿。

    气也无用,恼也无果。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情感,拖着受伤的右脚小心的坐到床边,颤着双手伸向了那人的衣襟。男人身形高大挺拔,等青梅想劲法子将外衣从那人身上剥下来时,脸已经憋得通红。外衣脱了,露出里边白白的内衣和黑色的长裤,薛青梅简直眉头都在打结,这已经是第二次伺候这家伙了。

    她跟这人到底有什么冤孽?她合离回家将来也是要再嫁的,一次两次跟这人肌肤相亲,这叫她以后怎么还有脸皮面对未来的夫君,这好似还未成亲,自己已经给了未来夫君戴了几顶绿帽子。而自己跟这人……青梅摇了摇头,她可没忘自己是个弃妇,做人要有自知之明。

    咬牙犹豫了再三,终于伸手拉开了白色的内衣,渐渐地,衣服下露出了健壮结实地胸膛,他身上肌肤倒是比脸上白,性感的锁骨,结实的胸膛,肌肉纠结的手臂,还有隐隐露出六块腹肌的结实小腹,待薛青梅剥下内衣,只是瞄了一眼,就羞得脸红得简直要滴血,口干舌燥,呼吸都有几分困难。仿佛做贼般她忍不住四下张望的几眼,门和窗子都锁得严实,然后才拿起放在边上的干净帕子胡乱给那人擦了几把,扯起被子盖住了那人赤//裸的上身。

    然后,视线落在了□。

    薛小娘子羞得心头狂跳,脱都脱了还有什么好纠结的,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心里升起一股怨念,半途而废可不是她的行事风格。反正脱都脱了,看也看了,就当做给侄子小杨梅换衣裳,速战速决!这小子二十几年前不也是个小混蛋,这个念头一过,顿时脑一热,她飞快解开那人裤头绳子,咬牙闭上眼,抓着那粗糙的布料便往下一拉——

    然后跟烫了手一般扔下裤子,抓起被子就将那人盖了个严实,大口喘着粗气,鼻头微湿,终于搞定了!

    视线落在脚步湿衣湿裤上,想到那人被子底下没有穿衣服,她又忍不住一阵血气往脸上涌。用了好一会儿功夫,才将心底的羞赫压了下去,暗想得想法子赶紧将这湿衣物洗了烘干,否则一男人光溜溜躺在人家庵子厢房里,想想就惊天动地的。

    视线落在窗外,但愿这雨快点停了才好。

    青梅收拾好心绪,绞了张湿帕子放在那人额头上,松了口气,坐在床头开始发起带来。

    这人冒雨将自己从歹人手里救出,又将她和翠儿送上山,没想到自己却病了。是了,以一人之力打败了三个歹徒,又在山上来回跑了两趟,蓑衣和斗笠都给了她们,浸了这么久的雨,是铁人也打不住的。

    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小尼姑圆真端着一个托盘小心翼翼走入房来,“青梅姐,药来了。”

    青梅忙扶着床架想要起身,圆真将托盘放下,“别起来,你脚受伤了,这药还烫着,放这儿凉会儿。”

    “那个……小师傅……”青梅闻言便点点头,诧异地看了眼托盘上另一个碗,便道,“不知我那丫鬟怎么样了……”

    那小尼姑露齿一笑,“喝了药已经睡了,出身汗烧退了就好了。”说完特地将桌子挪到了床边上,指了桌上另一个大碗道,“现在是吃午饭的时辰了,师父说你一定没有用饭,让我端了斋饭过来。菜是张婆婆烧得,可能没有山下的好吃,但菜可是圆真亲自种的大白菜,姐姐一定要尝尝哦。”

    说完,便吐了吐舌头,撒丫子跑了!

    真是个贴心的小丫头!薛青梅心里升起几分暖意,低头看着凳子上的药,摸了摸,瓷碗还有些烫手。

    那碗饭竟是难得的大米饭,米粒饱满,正散发着香喷喷地热气。上面对着素炒白菜和豆腐,看上去十分可口。薛青梅又惊又累过了一上午,腹中早就饿得咕咕响了,她拿起筷子,立即埋头吃了起来。

    白菜炒的脆爽可口,豆腐入口即化,竟是难得的好吃!不知不觉中,一大碗满满的饭菜竟被她吃光了,肚子撑得饱饱的,浑身生暖。而这会儿,药也凉得差不多了,薛青梅放下碗筷,先是转身给床上男人换了张帕子,又摸了摸他的额头。

    才小心翼翼地端起了药碗。

    用玉白的瓷勺搅了搅,黑色的药汁透着一股子怪异的苦味,轻轻舀了一勺子,小心翼翼地凑到那人嘴巴。那人虽然正发着烧,脑子或许还是醒着的,那药汁到了嘴巴,竟没有从嘴角溢出来,发而唇齿微张,咽了下去。

    青梅感到十分惊喜,暗道这人生病了还算乖巧,忙忙又舀了勺喂过去,果然,顺利地咽了下去。接下来一勺接着一勺,不一会儿,偌大的药碗就见了底。青梅放下碗,抽出帕子给他轻轻擦了嘴角,暗暗嘀咕:这人吃药竟这么乖,一口一口难道这药这么好喝?跟糖水似的?

    也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她真的伸出手指在那碗底上沾了沾,放进嘴里,顿时苦得眼睛鼻子都皱了起来。

    好苦啊……

    这人果然是烧糊涂了,否则这么苦的药怎么跟喝白水似的!青梅越想就越觉得这人烧得厉害,想了想,又给他换了张帕子,可别把脑子烧坏了,他可是她的救命恩人。

    或许是药效良好,或许是青梅照顾得好,这一副药下了肚后,当晚石敬安发了汗,第二日大早,竟是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

    “水……”

    耳边传来微弱的声音,青梅猛地打了个激灵收回神,转头就见床上的石敬安竟然醒了,黝黑的眸子半睁着,苍白的唇瓣因缺水而裂开,正虚弱地要水喝。

    青梅忙伸手给他倒了杯水,轻轻送到他嘴巴,给他喂了下去。

    庵子里人手不多,大家都忙得很,小圆真平日里负责洒扫院子卫生,临时还多了个翠儿照顾。石敬安这边就帮不过来了。况且她完全把石敬安和青梅当成了夫妻两,于是想了个主意,机灵地将桌子挪到了床边,在边上加了个塌子和被子临时做了个小床,方便她青梅姐照顾“夫君”。

    “你醒了?”薛青梅有些欣喜地看着他,然后下意识伸手去探了探他额头,感觉手下这温度降了下去,终于松了口气。

    冷不丁额上被一股清凉温暖的小手覆盖,石敬安怔了怔,微黑的脸上掠过一丝微红。耳边似有雨声,他眼神闪了闪,嗓子沙哑的道,“还在下雨?”

    薛青梅摇摇头,恼怒地看了窗外一眼,“恩,已经连续下了一日一夜,师太说看这势头,连续猛下好几日都有可能呢。你醒了就好,我也放心了……”

    听了这话,石敬安黝黑的眸子一亮,“你照顾了我一日一夜?”说完不知过于激动还是怎的,竟感觉喉头一阵发痒,无法自制地咳嗽起来。

    薛青梅被吓得一跳,连忙手慌脚乱地想去安抚,但被子随着石敬安咳嗽的动作掉下来一截,露出了一片光滑的胸膛。薛青梅脸一红,手就缩了回去。石敬安咳了两声,也察觉到了被子下的异样,被子下大手动了动,竟发觉自己被子下居然只穿了亵裤,内衣和裤子都没穿。

    饶是他一个二十好几的大老爷们,碰到这种情况也忍不住燥红了脸,眼角扫到床边的桌椅和小床,再细细一看青梅眼睛下黑黑的阴影,心里顿时升起一股心疼,眼中不由自地盛满柔情,“梅子,谢谢你。”

    青梅听到他的声音,抬起头,对上那样一双温柔似水的眸子,那眼睛里仿佛藏着让她难以忽略的东西。她呆了呆,便下意识低下头去,“没,没什么,你是我的大恩人,照顾你是应该的。”说到这儿,心里那点难为情突然没了,她自顾自说下去,“要不是你及时出现,我这会儿还不知会在哪儿,要我从了李富贵那种无耻下流之徒我宁愿去死。你不仅救了我们主仆两,自己却生病了,我薛青梅虽然只是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女子,却也知道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照顾你是我心甘情愿的,你不用说感谢。”

    说完这些,薛青梅心里觉得好受多了,仿佛也为自己连夜照顾这人,为自己心底那种异样的感觉找了个借口。床上石敬安却是眼神黯然了下去,起初那股惊喜与温柔渐渐褪去,他定定地凝视着青梅微垂的侧脸,心底百味陈杂,好一会儿,他哑着嗓子轻声开了口,“梅子,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就不必了,这庵子里不宿男客,想必师太们现下还认为咱们是夫妻吧?”

    薛青梅有些疑惑,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见他面色如常,被子扯了上去,便微微点点头。

    石敬安手握成拳放在唇边咳了咳,眼睛发出亮亮的光,话锋突而一转,“梅子,我一日未曾进食,肚子有些饿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俺为毛诡异地觉得很温馨呢?脑子好纠结,到底肿么让这二人JQ升温打成火热呢,这是个技术活!

    乃们不要霸王偶555555555~~~>_<~~~~~```

    石头哥:咳,乡亲们,哥俺准备出手了,所谓鲜花赠美人,乃们赶紧把花拿出来!俺要送给俺心爱的梅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安居乐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貌不惊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貌不惊人并收藏安居乐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