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安居乐业 > 48匣子

48匣子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有喜了?

    大夫离开后,青梅心绪沉沉浮浮,有几分恍惚不真实感觉。满室妇人的恭喜贺喜勾起了她内心沉寂的心事,四年没怀上,如今嫁给石敬安不到半年就有了?

    这样的落差让她几乎落泪。

    庆幸又心酸。曾经她是多么的期望渴望得到这些恭维与祝福,曾经她在绝望失望时是多么恳切地想要一个孩子,如今,终于实现了。

    孩子!她双手忍不住慢慢移向腹部,这儿,又她和石敬安的孩子。

    真好!真好……她再也不用害怕了……

    屋里的妇人们离去,青梅的好消息已经传遍了每个人耳朵里,薛家人自然是大喜过望。待宴客结束,青梅被亲人们欣慰而喜悦的眼神包围,她心里也充满了甜蜜。

    但是,石敬安呢?

    这个时候,石敬安怎么能够不在身边?她视线在人群中扫了一遍,又看了看门口方向,但依然没有看见。心里不禁升起几分气恼,他不是陪爹和哥哥们吗?怎么这时不见人影?她怀孕的消息如今全家人都知道了,他怎么不在?

    还是女人心细,薛邱氏看着青梅游移的眼神和失神的表情,便明白了她的心思。在四周看了看,竟没看见女婿石敬安的身影,立即不满地皱起眉,“敬安呢?到哪里去了?怎么叫个人现在都没叫回来?”

    刚才那个去叫人的丫鬟被点到名,立即唯唯诺诺道,“夫人,没,没看见姑爷。”

    薛邱氏看向丈夫和大儿子,“敬安刚才不是跟你们在喝酒吗?”

    薛老爹愣了愣,旋即转头环视一番,似乎也这时才发觉女婿不在的样子,然后看向大儿子。薛青川今日喝了不少,此刻脑子神智还是清醒的,不过脸上染着酒醉的绯红,醉眼惺忪地坐在椅子上,闻言也怔了怔,才恍惚想起道,“刚才半道,敬安似乎离席了……嗝……”说完,打了个酒嗝。

    他不算太醉,作为主角的薛老二探花郎才是最惨的,被人一杯接着一杯灌,此时人已经被抬到房里去了。

    青梅愕然,中途离席了?不在家那去哪儿了?难道回城郊那边家了?

    显然薛邱氏也想到了,“小姐院子里找过了?也许是去城外了,梅子,我派人过去喊。”

    青梅点点头,心里有些期待,派出去的家丁很快去了。城里城外来回速度很快,半个时辰后,家丁回来了,说家里那边没有人。而且醉仙居那边也找过了,也没看见石敬安,薛家人交头接耳,青梅的心猛然提了起来。

    这时后院一个洒扫的家丁道两个时辰前看见姑爷从马厩里骑马出去了,薛老爹遣退了下人,薛邱氏劝青梅回房休息。石敬安是自己出去的,而且他这么一个大人,不会出什么事,或许外出有什么急事,晚些会自己回来。

    青梅自然没有异议,石敬安都二十好几的大男人,难不成她还能栓在腰带上?

    只是她没有想到,直到晚上,她睡了一觉,石敬安仍然没有回来。

    *********

    骑马外出的石敬安此时正在赶回杨梅村的路上,一路上马不停蹄,他终于在夜深人静时赶到了杨梅村。其实到半路他就后悔了,因为一时醉意上头冲动骑了马出来,出发前也没有跟人打了招呼,身边更是没带一个人。

    时间长了薛家人和青梅一定会担心,但是走到了半路酒意才全消,他想了想,都到了半道,最终还是咬牙坚持到了终点。

    夜空星子闪烁,远方山峦起伏,在月光下漆黑绵延,树叶在夜风中飒飒作响,偶尔几声乌鸦鸟儿蛙叫声响起,在马蹄儿清脆的步伐中,格外阴森。

    终于,一声马儿嘶鸣,“吁——”

    石敬安停下了马。

    一个矫健的翻身,便站在了绵软的土地上,他将马儿栓在路边一颗树上,便阔步朝前方而去。如果此刻青梅在身边,她一定能认出,这竟是当初她目睹张寡妇和陈二虎偷情的西山,幽暗的小径,山茶花在夜色清风中摇摆,黑暗掩盖了色泽,只剩下暗香浮动。

    石敬安沿着山道而上,脚步无声,对着天上的月光辨着路,行了好一会儿,终于到了半山腰上。西山种满了山茶花树,但半山腰上却屹立着两颗年岁过百的巨松,挺拔巍峨的树干枝桠,阴萌茂盛的枝叶。石敬安在松树前停下,然后抬头看了眼星空,突然沿着左手边那颗松树往陡坡那边走了五步,然后身一转,又右转走了十五步。

    停了下来。

    一处毫无特色与其他地方一模一样的地方,他蹲□子捡起地上的石块树枝挖了起来。

    泥巴湿软蓬松,地上长满了青草,石敬安没有将草层破坏,而是很小心地将它们掀开来,然后挖了好一会儿,指下终于触摸到一个硬质地的东西。他加快速度,将泥土扒开,然后从里面轻松地取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匣子。

    在月光的清辉中,匣子暗淡无光,看不出颜色。只见石敬安从怀里取出一个像是钥匙般的东西,轻巧地打开了匣子,然后从里边取出了一块好似羊皮卷般的东西。他照在月光下,打开那卷东西,低头仔细看了一会儿。在夜色中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见他看了一会儿便将那卷东西重新锁入匣子里,然后埋土,双手飞快地将地面恢复原状,将那翻转的草面重新覆盖。

    然后循着来的脚步,一下一下谨慎地将地面的草地恢复,直到倒退到松树之前。

    然后他抬头看向那枝繁叶茂地老松树,叹了口气,飞快转身往下山的原路而去。很快,他便找到小路旁拴着的马,翻身而上,马蹄声儿飞快响起,宛若一抹影子般飞快离去。夜已极深,远方的杨梅村早已陷入沉睡与静寂,他来无影去无踪,谁也不知道。

    这边青梅躺在柔软的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油灯亮着,映亮室内半边,她睁着眼睛,无半点睡意。此刻都凌晨多了,早已过了午夜,她心里却担心着。石敬安毫无征兆地不见了,本以为他晚上会回来,却不想快天亮了都还没回来。叫她怎么不担心?

    薛老爹已经派人四处去找了,因她怀了身孕才勒令回房休息,但她如何睡得了?

    哎……

    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她索性披着衣服下了床,推开窗,一股冷冽的夜风迎面扑来。她打了个喷嚏,看了眼夜色,飞快关上了,现在她肚子里有宝宝,可不是一个人了。然后从柜子里找出绣篓,坐在桌边凑着油灯开始绣起一件袍子来。

    这件袍子是她准备被石敬安做的外衫,已经做完大半,只剩下边襟和一些花纹了。她一针一线专心地缝着,心里想着快些做完,然后要为自己肚子里的宝宝做几件小袄子才是。或许是这般想着,心里那股担忧与忐忑竟少了许多。

    不知过了多久,眼睛微微酸涩,她放下针线揉了揉眼睛。

    外面突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和脚步声,她心里一紧,放下东西悄悄站起身来。旋即便感觉那声音越来越近,疲惫让她眼睛酸涩,太阳穴紧绷着,她毫不犹豫拿起了门背后的扫帚。然后便觉那声音越来越近,非常的轻,好像什么人特意发出来的一般。

    终于,那个声音到了她门口。

    “吱嘎……”门被人推了推,发出一个轻微的声响,青梅的心几乎提到嗓子眼了。接着,便听见一阵古怪的声音,紧接着那门竟被人从外面打开了。她猛地憋紧呼吸,拿着扫帚缩在柜子旁,然后便看见一个高大的黑影从门外走了进来。

    她猛地僵硬了身子,握紧扫帚的手因为紧张而发汗。但下一秒,那人的面貌在昏黄的灯光下印入眼眸,紧绷的心瞬间坍塌瓦解,扫帚从手中掉落。

    “夫君……”

    石敬安悄无声息地进了门,背后突然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身子一抖,他猛地转过头。便看见自家娘子披着一件白衫可怜兮兮地站在柜子旁,接着对上一双担惊受怕地眼,他心里顿时充满了愧疚。大步上前,一把将她拥入了怀里,“娘子……”

    青梅紧紧埋在这个依然带着夜风味道的怀里,紧紧抱着他,“你怎么才回来,我在等你回来。”

    “傻娘子,你怎么不睡?我是个大人,怎么会不回来?”石敬安心里顿时愧疚悔恨交加,心疼地抱紧她,“都是我的错,青梅,都是我考虑不周,离开前没有跟你说。”

    “你去哪里了?”

    “我回了杨梅村一趟。”石敬安道。

    青梅从他怀里抬头,“是不是家里那边发生了什么事?”听到这个答案,她下意识想的便是石家。

    “不是。”石敬安摇头,将她微微松开,认真的道,“娘子,我们先睡吧,其他的事明天再说好吗?”说着扶着青梅走到床边,为她脱掉外衣,脱掉鞋。

    青梅抓紧他的手,坐在床上紧张地看着他。心里有些羞涩,但还是勇敢而迫不及待地开了口,“夫君,我有了。”

    “恩?什么?”石敬安扯起被子,满脸温柔。

    青梅白了他一眼,道,“我说,我有身孕了。”

    石敬安呆住,整个人瞬间如雷击般呆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安居乐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貌不惊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貌不惊人并收藏安居乐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