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K]为王 > 第五十九章

第五十九章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全职高手巅峰玩家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个世界上,果然还是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在自己的眼皮下,悄悄发生。

    比如这个冠以城之内形式的人,如果宗像没有和闲院一起去,大概也只是以为死的只是单纯的黑王氏族的一个族人。

    解剖室的温度终年比外面低,而且因为这里的来客大部分都只是沉默的关系,让冷光下的室内变得鬼气森森。闲院以前实习的时候也去过不少次,每次都会因为受不了僻静室内回荡着家属嚎哭的那种氛围而退出来。

    结城意思是只把消息告知一下就好,闲院去了那里的行为有些出乎意料。先一步表达出了要去看看的意思后结城也只能闭了嘴,然后瞥见闲院身旁的宗像眸色渐深起来。

    城之内一直靠在自己的私人解剖室内,除了闲院和已经戳在里面的栗木之外基本上都被她赶了出去。看到闲院模糊的立在门外,栗木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上前去开了门。

    然后就看到了闲院身旁的宗像。

    那种对王的态度变成了一瞬间的黑脸,这么说也并不为过。不过在霞关摸爬滚打了许久的高级公务员还是摈弃了私仇,给两位王权者让出了一条路,而自己回到了城之内身边。而城之内似乎是刚发现了闲院的到来一般,严格地按照往日行礼,只是膝盖还没打弯就被闲院挥挥手免掉,接着走到被白布覆盖的台子前。

    她闻到了一股掩盖在消毒水下的,烧焦的味道。

    下意识退后一步,闲院撞进了宗像怀里。隔着衣服后也能感觉到的温暖让她才回过神来,仰头看到宗像的眼神,又看着那具覆盖着白布的童尸,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将白布拉到了一边。

    然后一具被烧得几乎面目全非的尸体,就这样缓缓地献出了全貌。

    闲院一贯不喜欢这些,而宗像也很意外。当初第一次解剖课后闲院郁郁寡欢了将近一个月,虽然之后也接受了但说起这些,眼里的抗拒还是清晰可见的。而现在闲院的眼神带着宗像看不太明白的意思,比如对这一具应该和她毫不相关的尸体,露出了悔恨交加的神色。

    那是闲院参与抢救却没能救回来伤员时出现过的表情。

    对于名为城之内平太的少年的尸体,闲院检查得很是仔细,像是在确认什么细节一般。等她看到头骨上的伤痕之后,像是松了口气地脱下手套。

    “城之内,告诉我事情的经过。”

    黑王氏族的第一御姐抬起头:“有人……要偷袭我和平太,我反击了。”她顿了一下:“然后我一回头,平太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这种简单到没有任何其他信息的话让闲院皱了皱眉,但她还是点点头,示意栗木照顾好现在的城之内,然后走出了解剖室。结城和浅川被她打发走,而直到站在阳光下,闲院还是觉得有点冷。

    就算宗像一直站在她身边。

    “礼司……什么都不问吗。”闲院晒着太阳,闭上眼睛:“为什么我要去那里看城之内的孩子。”

    “这么吗?可能有很多,我并不太想妄下结论。”宗像看着闲院有些惨白的脸:“在弥海砂想说之前,我比较倾向于弥海砂身为前医生的同情心。”

    “我自己都没发现。”闲院的手被宗像牵着,两个人随着宗像的主导走上了回书店的路:“或许我并没有那么富有同情心也说不定。”

    宗像回过头,对闲院像是赌气的话笑了笑。

    “是吗。”

    “礼司,”闲院停下来:“那个孩子,是我杀的。”

    这是她隐藏了两年的心结。

    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闲院曾经想过很多次,该如何在最后告诉宗像这个她曾经犯下的罪。所有的开端都是郑重而压抑的,或者有宗像含而不露的逼问,或者是她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坦白。而完全出乎她自己意料地,这样主动而鲁莽地直接说出一切,在闲院的意识里是最下策。

    但她的确这么做了,而且不像是她以为的边哭边说,而是平静地用一种事不关己的口气说了出来。不过如果说这件事对她来说真的一点影响都没有,那绝对是骗人的。

    她现在一点都没有勇气去看宗像的表情。

    那个人会是怎样的状态呢。

    不敢去想。

    一想到这里,闲院就觉得依旧握着她的宗像的手有点虚幻,随时都可能被放弃的概念让闲院觉得自己的身体有点僵。摊牌的时刻并不那么让人焦灼,真正折磨人的是这之后双方的沉默。

    并不是因为黑之王,而是在成为王之前就已经是了。

    最终还是变成这个男人的污点。

    果然应该离……

    被拉到了很熟悉的怀里,鼻端熟悉的气味变得更清晰,耳边传来了略微急促的呼吸声,接着是男人低声的道歉。

    “是我……没有照顾好弥海砂。”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闲院的视线模糊了起来:“做了这种事情的人又不是你。”

    “家出走也好,什么信息都不留下也好,自以为是的在晚上夜游也好,甚至是直接开枪了也好……做出这些鲁莽不计后果的事情都不是他。

    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道歉。

    该道歉的明明是她才对。

    “如果实在要说的话……大概是因为,当初如果顾及到了弥海砂的心情,”宗像叹了一口气:“或许就不会出现这些事情了吧。”

    闲院甩开了宗像的手,在男人错愕的时候环住了他的脖颈。将脸埋在了男人的胸前,怀着不知道是幸福还是悲伤的心情,她终于放肆地哭了出来。

    “真是吓了一跳呢。”

    将凉毛巾盖在了闲院的眼睛上,宗像坐在她身边,看着鼻子还有点泛红的家伙:“从来没想过,弥海砂也会有这么失控的时候。”

    这话听着有些像是取笑,但此刻男人的语调非常柔和,某种意义上安慰多过其他的意思。闲院仰着头,听到这样的话,嘴角向下降了两个度,轻咬了下嘴唇,又是一副要掉眼泪的架势。

    “我好像又说错话了呢。”

    “不是。”闲院现在说话都带着鼻音:“有点停不下来。”

    眼睛上带着的凉毛巾让红肿的双眼能够得到一些舒缓,闲院靠在柔软的沙发上,复杂地想着这并不是自己应该享受的待遇。

    比如说明了自己隐藏着的事情后,依旧能得到宗像的温柔相待。

    但如果说真的被厌恶了又该怎么办呢。

    闲院连想都没想过。

    这样说来,好像一开始就存了“无论做什么都会被原谅”的狂妄的自信,包括杀了人和隐藏自己罪过这两个一起算在内,似乎只要认定自己认错了就一定会被包容一般。时间拖了那么久多少怀了些侥幸的心思,以为自己不说别人不说,这件事就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一般。

    简直可以说得上是卑鄙了。

    “沙发好像换过了。”宗像这时候换了话题:“这个颜色也很漂亮。”

    应该是真的找不出什么,所以才只能聊些这样的话了吧。

    闲院努力勾勾嘴角:“原来的那个,因为平太碰过,所以我就换了。”

    这个答案让宗像始料未及。

    “因为那个时候很害怕,一切想隐藏的东西都像要被翻出来一样,所以干脆连地毯一起换掉了。”闲院按了按毛巾:“连我自己都觉得有点自欺欺人。”

    头被轻轻拍了拍,眼睛上的毛巾被宗像顺手拿走。恢复光明世界后稍微适应了一下,闲院听着流水的声音揉了揉眼睛。

    而回来的青之王还没把凉毛巾放到该放的地方,就被黑之王抱住了腰。就那样坐下去的话姿势会很别扭,包括现在不肯放手的猫·闲院也一定会觉得不舒服。当机立断地将毛巾盖了回去,宗像在闲院稍微一顿的时候果断地将黏人货抱了起来,坐下,然后放在了自己腿上。

    似乎被宗像的行云流水惊到了一样,闲院蹭了两下,像是树懒一样勾着男人的脖子。

    “礼司。”

    他应了一声。

    夏日清凉的装束在肌肤贴近之时有点形同虚设,裸.露在外的手臂于颈侧暧昧的摩挲泛起了止不住的旖念。男人耳侧湿凉的触感下就是她脸颊的弧度,而发梢轻微的挪动就像故意的撩拨。

    她所有的重心都依靠在他身上,这种毫不保留的交付如同树上的菟丝花一般娇柔脆弱。杂念如同野草一般滋长,男人的喉结微动。

    “弥海砂,哭累了的话,就去睡一会儿吧。”

    闲院不拒绝也没说好,就被宗像抱着上了楼。躺在床上的时候下意识拉住了男人的袖子,宗像俯下.身吻了吻她的额头。

    “去给你倒杯水。”

    用被子将闲院裹好,宗像下楼去了厨房。但等回来的时候,刚刚还很乖的家伙又坐了起来,自己换上睡衣眼巴巴地看着门口。

    “只是去倒杯水。”将水杯放在床头柜上,宗像不忘瞥了一眼闲院装药的抽屉。闲院现在倒是不在意那些,拉着宗像往床上拽,最后躺在了男人的腿上。

    宗像也就随她这么弄——反正裤子的面料不是很软,闲院一会儿自己会起来。

    蹭了半天的闲院果然没有找到什么舒服的姿势,最后泄气地爬起来,又重新靠回男人的怀里。她现在的眼圈还是红的,脸色也并不如同以往那样好。

    “礼司。”

    “我在。”

    闲院抬起眼睛,看着宗像的侧脸。

    “你不要走。”

    作者有话要说:话说我带了牙套,现在吃什么都不方便= =

    好难过嘤嘤嘤

    以及其实我可想BE了……

    而且番外萌死了比起正文来番外才是福利向正文啊摔!

    话说最近总是脑部小黄梗但是不能写真的好忧伤【望天

    最后留言嘛留言嘛【扭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K]为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赢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赢鱼并收藏[K]为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