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网王]冬时暮雪 >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全职高手巅峰玩家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真田弦一郎的话语如同这雨势一般敲打在上村百合子的心上,少女怔愣地看着那个为她撑伞的少年,一时间说不出任何话语。她应该是要拒绝这个人的温柔的,但看着对方把伞遮在自己的上方,留空帽檐遮蔽雨水的模样,就忍不住地鼻子一酸,想要哭泣。

    那个黑发少年只是说了那么一句,便静默地站在那里不动,似乎是在等上村百合子的回应。滂沱的雨势倾盆而下,少女看见对方原本就已经湿透了的衣物变得更加湿漉,雨滴顺着真田弦一郎的脸庞下滑,最后在下巴处滴落。两个人之间隔着细细密密的雨幕,那个少年此刻眼眸里的情绪让人看不清楚。

    “那就……麻烦真田君了。”互视了很久,上村百合子才微微低垂下了眼眸,挪动了自己的步伐。真田弦一郎能够明显地感觉到对方在朝他的方向靠近,原本撑在少女头顶的雨伞也逐渐地能够遮挡住自己的半身。

    沉闷的雨声成为两个人路上的唯一声音,无言的气氛让人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缓解尴尬。上村百合子捏紧了双手似乎是在克制什么,那双黑色的瞳仁里带着一些挣扎。就这么一路走了很久,直到打在伞面上的雨声都变得小了起来,真田弦一郎才终于有所动作。

    “上村。”那个黑发少年站定了步伐,出声叫住了上村百合子。回过头看的少女才堪堪走出两步左右,一瞬间的回眸让真田弦一郎想起过去很多次,对方也是像这样子走得很快,然后在他面前转过身来,拎着制服包一边笑一边倒着走路。

    “怎么了?”少女的声音不轻不重,在雨声里听得有些模糊。

    “这个,给你。”真田弦一郎从包里拿出一份东西,包装着彩色的缎带和斑斓的纸张,礼花的边侧还系着方形的卡纸,似乎是用钢笔字写了什么。

    虽然早就猜到对方手里的是什么,但当上村百合子真的接过了手,看清卡片上的字迹后,依旧还是被泪水模糊了双眼。她以为对方早就忘记了她的生日,三年的时间能够改变太多,也早该带走他们之间的回忆和情感。

    “我以为你已经忘记了。”勾出勉强的笑容,上村百合子声音中带着一些沙哑。

    原以为对方会把礼物丢还给他,真田弦一郎都已经做好了随时拉住上村百合子的准备,而对方却是拿着礼物怔愣在了原地,随后扬起一抹让人心疼的笑容。黑发少年轻叹了一口气,向前走了一步,“我不会忘记的。”

    上村百合子看着对方认真的眼眸,一瞬间说不出任何话语。他们两个整整三年都避而不见,那一千多个日子太过于漫长以至于上村百合子觉得他们之间早已经泯灭了一切。她还记得柳生比吕士曾经问过她准备这样子躲到什么时候,那时她的回答是一辈子。

    面对那个少年字迹刚毅的祝福话语,上村百合子很想就这么和他大声说出喜欢的话语,但是梗在心里的那根刺硬生生地让人感到疼痛,以至于最后她连一抹灿烂的笑容都勾画不出。

    “不要对我这么好。”把礼物捧在手里,上村百合子低垂着脑袋,沉默了很久才终于吐出话语,“我会忍不住的。”

    “我知道,所以前三年的礼物我都没有送出手。”出乎少女的意料,对方并没有用简练的言语回复她,而是道出了她所不知道的某些事情,“但是今天莲二和我说,有些事情如果不让对方知道的话,她就永远不会知道你做了什么。”

    “柳君?”重复了一边柳莲二的名字,上村百合子的表情突然从不解变成了开豁,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文秘的工作……!”

    上村百合子觉得自己之前所有的疑惑都得到了解答,为什么明明身为学生会文秘的柳莲二请假缺席了,落到她身上的工作量却少得惊人;为什么每次她说要核实文秘的一些资料时,柳生比吕士都会从中阻止;更甚至,就连柳生最近一直想要让她和真田弦一郎接触的理由,她都找到了缘由。

    那个黑发少年在背后帮她善后。

    “为什么?”颤抖着看向真田弦一郎,上村百合子觉得自己的防线几近崩溃,“明明从以前开始就不断地在给你添麻烦,既然有断绝一切的机会,就那么放着我不管不就好了。我这么烦,又爱逞强,闯祸也不记教训,你应该要讨厌我的才对,然后我也讨厌你,这样不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你真的觉得这样子好吗,上村?”面对少女有些类似自言自语的话语,真田弦一郎神色认真地问道。

    “就算不好我也没有办法不是吗!”被反问的少女有些激动地大声叫了出来,随后像是失去了所以力气般,一点点地蹲下了身,抱住双膝,“我也不想这样子的啊……我也不想的啊……”

    “你要学着接受。”把伞撑到了上村百合子的头顶,真田弦一郎微微弯下了身,一只手覆在少女的脑袋上。被安抚的少女此刻就像在雨中迷路了的小猫一样,彷徨着找不到正确的道路。

    “怎么接受,接受我父亲是贪污犯的事情吗,还是接受我喜欢的人亲手揭发了他的事情?”蹲在地上的少女突然地抬起了头,被雨水打湿的刘海有些狼狈的模样,“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也知道父亲确实做了错事,你那天说的话我都有认真地想过,但是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面对这种空框的大道理没办法做到完全冷静理智啊。”

    “我不希望等事情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你才知道上村前议员做了什么。”真田弦一郎最终还是收回了覆在上村百合子头上的手掌,话语中的口吻带着不愿退让的坚定。

    “我宁可从别人口中听到这件事,而不是你。”咬了咬牙,上村百合子拍了拍裙摆上的水渍,站起了身。

    “你不会希望上村前议员一辈子都生活在监狱里的。”真田弦一郎的眼眸里的神色让上村百合子有些动容,她不能够理解为什么一个人比她还要担心自己父亲的处境。事实上贪污受贿总有一天会被察觉,其中的区别不过只是程度多少。她当然知道那时的父亲还尚有回旋的余地,所以刑期也不至于那么地不近人情,一辈子的铁笼和十年的牢饭,有脑子的人都会选择后者,可是只要一想到把自己父亲送进监狱里的人是真田弦一郎,上村百合子就没办法冷静下来。

    “我们之间难道就只能够谈论这个了吗?”嘴角勾起了苦涩的笑容,上村百合子无力地说道。

    “放不下的人是你,上村。”黑发少年直视对方的眼眸,“先提起这个话题的人,同样也是你。”

    被真田弦一郎的视线盯得很是难过,上村百合子最终还是转过了身,不发一言地朝前走去。意识到对方不想继续交谈下去,真田弦一郎摇了摇头,快步地跟上了少女的步伐。

    两个人走到公寓门口的时候,雨势刚好渐停了下来,廊道里明黄色的灯光正好打在上村字样的名牌上,少女还没来得及离开真田弦一郎的伞下,就看见自己的母亲手里拿着两把伞打开门走了出来。

    那一瞬间什么都被上村亚美尽收进了眼底,浑身淋湿的少年,明显被照顾的少女,以及偏向上村百合子那边的雨伞。

    少女能够看见自己母亲震惊的面容和紧缩的眉头,她甚至都没有和真田弦一郎道一声别,就径直朝二楼的阶梯那边跑去。驻足在公寓底下的少年朝上村亚美点了点头,那位女性尽管皱着眉头,也依旧礼貌地朝对方示意道别。

    和自己的母亲一起回到了屋子,上村百合子原以为对方一定会和她说些什么,可结果一直到了睡觉的时间,上村亚美都只字未提真田弦一郎送她回家的事情。所有的一切就好像是一场梦境一样,没有一点真实感。

    真田弦一郎送给上村百合子的礼物被少女安置在了抽屉的最内侧,被雨水微微打湿的包装纸有些晕染褪色,那张写着生日祝词的卡片依旧挂在礼花的边上,并没有被人拆下。上村亚美在看见那份礼物的时候出声问过她这是什么,而上村百合子却是摇了摇头,应答着“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日子还是这么平静地过着,尽管那个扎着双马尾的少女不肯承认,但柳生比吕士还是明确地感觉到了对方身上的某种变化。他不知道冰帝学园祭的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自从那天之后上村百合子似乎不再那么地排斥和真田弦一郎见面。戴眼镜的少年偶尔一次还撞见过对方和他们的副部长在走廊里交谈,虽然看上去只是话语简单的问候话语,但多多少少也算是些进展。

    夏日的来临比春季要让人厌烦地多,燥热的天气和蝉鸣充斥着被太阳灼烧的街道,上村百合子一边把样式清雅的风铃挂到窗口,一边扇着扇子解暑降温。

    “叮铃铃——”突如其来的电话声吓了少女一大跳。

    “喂?”没好气地接起电话,上村百合子一边揉了揉刚才不小心撞到桌角的膝盖,一边心里抱怨着对方不合时宜的电话。

    “怎么了,一大清早就没好气。”电话对面柳生比吕士的声音显得有些无奈。

    “你才是怎么了,难得见你假期里给我电话。”说着,上村百合子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又加了一句,“啊,除了工作的事情。”

    “我在你眼里难道就是这样子欺压部下的形象?”头疼地抚了抚额,柳生比吕士叹了口气。

    “难道不是吗?”这么反问着,上村百合子靠着墙坐了下来。

    “算了,说正事。”不再和对方计较这些有的没的,柳生放下揉着眉心的手,转而翻起了放在一边的日历,“网球部下周二就是全国大赛了,你要来看吗?”

    “下周二……那不就是后天吗?”想了想今天的日期,上村百合子夸张地大叫,“拜托你饶了我吧,我下周可是排班排满了啊。”

    “你假期里哪天不是排班排满的?”挑眉反问。

    “偶尔还是会有休假的,一天两天左右的话。”掰着手指算了一下假期里的休息日子,上村百合子小小地吐了吐舌头。

    “当初是谁说让我有比赛就通知她的?”

    “是我!”说着,上村百合子举起了手——尽管电话那边的柳生少年看不见。

    “那是谁三番两次说要兼职没时间的?”

    “绝对不是我!”别过头去,少女眼神漂移着小小地吹起了口哨。

    “再见!!!”就快要被上村百合子逼疯了的柳生此刻很想挂了对方的电话。

    “别……别啊!!!比吕士你看我可爱善良认真开朗……”少女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柳生比吕士打断。

    “你和初凉在一起别的没学到,空口白话耍无赖倒是挺精通的。”

    “毕竟真爱。”点了点头,上村百合子一脸自豪。

    “唉……”忍住了想要糊对方一熊脸的冲动,柳生比吕士查看着比赛对手的名单,“周二的比赛,不出意外的话副部长会上场,具体要不要来你自己决定吧。”

    “……”电话对面的少女沉默了些许时间,随后有些尴尬地用食指挠了一下脸颊,“比吕士你知道了?”

    “我还不至于自作多情到以为你是来看我的比赛的。”柳生比吕士的声音冷静清晰,“况且你一向看不惯仁王。”

    “嘛——”拖长了音,上村百合子盯着窗口的风铃看了许久,才堪堪出声,“我会来的,放心吧。”

    尽管这么答应了柳生比吕士,但事到临头,上村百合子还是有些退缩了起来。这是她三年以来第一次准备向前跨出一步,而不是一味地躲在别人身后假装没看到真田弦一郎为她所做的事情。少女知道她是在突破一道自己给自己设下的壁障,但这道壁障将两人阻隔了三年之久,到现在她已经没有能力亲自去打破。

    “网球部的比赛?”对于上村百合子的邀请,竹内清见皱了皱眉,“虽然听莲二说过,但是就这么贸贸然地跑过去真的没问题吗?”

    “没问题啦没问题啦!”双马尾的少女拍着胸脯保证道,“清见子也想给柳君一个惊喜吧?”

    “可是餐饮店这边我们都有排班吧?”竹内清见似乎是有些动心,但还是担忧地看了一眼休息室那边店长所在的地方。

    “我等一下就去请假,到时候帮清见子一起说一声,店长人这么好肯定会同意的。”

    就这么坑蒙拐骗着把竹内清见一起带上了路,上村百合子才心里稍稍有些底气。按照柳生比吕士之前给她的地址一路走过去,等到两个人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有不少拉拉队和其他学校的正选在网球场外面观战。好不容易挤到了最里侧,上村百合子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看见真田弦一郎挥舞着球拍的模样。

    那个黑发少年此刻的眼神像是静林中的野兽,精准而又暗含沉稳,那是上村百合子所从没见过的神色,比起对方往日里的沉默不言的温柔,这个时候的真田弦一郎简直就像是另一个人一样。

    上村百合子就这么盯着那个少年,一动都没有动,对方的每个动作每个神色都给她一种冲击力,直到最后比赛结束,看着真田弦一郎以一种胜者的姿态回到座位上时,少女才终于缓过了神。

    她以前从来都不能够理解那个少年对于网球的热爱,而现在真正地看见他打了一场比赛后,上村百合子才终于明白网球之于真田弦一郎的意义。

    不自觉地勾出了一抹笑容,少女眉眼逐渐地温柔了下来。观众席的前排只有立海大的正选们坐在那边,上村百合子前一秒还看见柳莲二和真田弦一郎在交谈着些什么,下一秒就有一只白皙的手进入她的视野。那个名为中川美惠的女生曾经给她留下过深刻的印象,虽然作为网球部经理而言在场内似乎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但是看到对方笑容满面地给真田弦一郎递水送毛巾的样子,上村百合子就忍不住地想要皱眉。

    “切。”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少女就听见一边的竹内清见先出了声。对方用一种充满敌意的口吻发出了不屑的声音,目光死死地落在了柳莲二的身上,大有一种柳君如果和中川美惠有肢体接触她就和柳君没完的架势。

    轻笑了一下竹内清见对柳莲二的占有欲,上村百合子刚想说些什么,就听见场内一阵骚动。被誉为神之子的幸村精市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场上,所有人的惊呼都因那个少年而起。

    比赛的结果毫无悬念,立海大的胜利几乎在幸村精市上场的那一瞬间就被决定了下来。看完比赛的少女正准备离开,就被竹内清见的一个动作阻止了下来。

    “等下,”那个相貌出众的少女出声道,“莲二说让我等等。”

    “诶,给柳君发了简讯了啊?”上村百合子笑着调侃道。

    “理所当然的吧。”竹内清见声音清冷地回答着。

    柳莲二从场内出来的时候离比赛结束才堪堪过了五分钟不到,上村百合子看得出来对方是急匆匆地理完东西,像是怕竹内清见等久了一样快步从场内走出来的。看着那对小情侣的互动,上村百合子忍不住想要掏出手机对柳生比吕士感叹一下自己单身的悲痛。

    可惜天不遂人愿,少女还没来得及将手机拿出来,就听见了中川美惠的声音,“莲二莲二,精市说大家一起去吃饭庆祝了!”

    上村百合子抬起头,正准备对占有欲爆棚的竹内清见调侃几句,就看见了紧跟中川美惠步伐而来的真田弦一郎。那个少年显然没想到她会出现在这边,原本平静的眼眸突然像是起了涟漪的湖面一样波动起了情绪,最后还是上村百合子最先开口打了招呼,“好巧,真田君。”

    干巴巴地这么说着,少女觉得自己此刻有点像是做贼心虚的心情,虽然真田弦一郎从没说过不允许她去看他打比赛,但是在那个少年所不知道的情况下悄悄地来看他的比赛,这种事情被发现了多少还是有些尴尬的。

    对于上村百合子的招呼,真田弦一郎一如既往地点了点头算是回应。没有听清柳莲二那边究竟应答了什么,等到上村百合子反应过来的时候,真田弦一郎已经和中川美惠一起离开了这边。

    思量着对方一定是和网球部的正选们去集合了,上村百合子有些没趣地一个人离开。过来的时候好歹还有竹内清见陪着她自己,而现在对方却是和柳莲二甜甜蜜蜜地约会去了。这么一想自己还真是有些悲哀,少女长长地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饿扁的肚子——不知道现在回去餐饮店做半天兼职的话,店长会不会施舍她一顿午饭吃。

    上村百合子就这么低垂着脑袋边走边想,突然,一个黑影落在了她的面前。不满于对方挡道的行为,饿着肚子的少女愤愤地抬起头,却是看见了一个绝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

    真田弦一郎。

    “不是……和大家去庆祝了吗?”别开了眼睛,上村百合子觉得自己的话题扯得有些牵强。真田弦一郎会出现在这里,出现在她的面前,原因显而易见。

    “可是你是一个人。”那个少年此刻还带着一些运动后的汗水,帽檐下的脸庞刚毅硬朗。周围的蝉鸣和树叶间隙中透露的阳光把两个人包围,静止下来的时间里只有上村百合子一个人怔愣在了原地。

    他对她是不一样的,这一刻,上村百合子终于真切地感受到了这一点。

    此文独家发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网王]冬时暮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绥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绥雪并收藏[网王]冬时暮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