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将门嫡后 > 98第102章 放下

98第102章 放下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牟思真只是抬了抬眼皮,看到铁一道人,马上闭上了眼睛,虽然他侍母至孝,但是,让他承认这样一个人做父亲,只怕这一生都无法释怀。

    叶惠清向铁一道人使个眼色,铁一道人点点头,和梁谊退了下去。

    牟思真陡然睁开眼睛,这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人,脸庞棱角分明,鼻梁高挺,尤其是那双机敏睿智的眼睛,炯炯发亮,无一处不显示出他的倔强的性格,让人一见便知这是一个有魄力,有主见的男人。

    这时候的牟思真,还不曾露出锋芒,今生的他,缺少了十年的游历。

    叶惠清等不了那十年,她要将牟思真纳入麾下,如果牟思真不能归在她的帐下,她宁愿将他杀了,也不会便宜了别人。

    牟思真静静的看着她,良久,才缓缓问出一句,“你是叶惠清。”

    叶惠清微微一笑,向他抱拳行礼,“牟先生,久闻大名,今天叶某斗胆来见先生,是想……”

    “我一直居于乡间,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牟思真打断叶惠清,诧异地看着她,对叶惠清,他是颇有好感的,只是一想到那个被称之为父亲的人也在叶惠清身边,他便高兴不起来。

    叶惠清微微一笑,“先生,能让我坐下来说吗?”

    牟思真眼底的冷漠渐渐淡去,要知道,这个土炕又脏又臭,叶惠清出身官宦世家,现在又是节度使,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女子,竟然屈尊来到客栈,还想坐下来与他攀谈,牟思真即便是想冷着脸,也狠不下心来。

    牟思真终于不再坐着,下了炕,问叶惠清,“听闻叶大人嗜酒,可否请在下喝一杯?”

    叶惠清自然是喜出望外,连忙答应,两人一前一后往外走,叶惠清追问了一句,“先生,你的行李在哪儿?”

    牟思真站在门口掸掸衣服,灰尘在阳光的折射下漫天飞舞,“大人,在下孑然一身,哪里来的行李,只有几本书罢了。”

    叶惠清并不恼怒,而且笑得极为爽朗,“牟先生若不嫌弃,就带着几本书跟我回衙门,我在后衙埋了几坛酒,总想找个相和的朋友一起喝掉,今日与先生有缘相见,不知先生肯不肯赏脸?”

    牟思真站在门口,顺着暮光看向叶惠清,方才屋中光线昏暗,他没有看清这个女子的面庞,待他适应了光线看清楚叶惠清,不由得微微有些吃惊。

    相学之中,男以刚健为吉,女以柔顺为上,而女子刚强者则为女生男相,大多数女生男相的女子,面部表现为额头方而过大,眉粗而突,面阔皮粗,喉结突露,声若丈夫。

    叶惠清不一样,她的五官虽然棱角分明,胜在有一双凤眼,这双眼睛,清冽而又犀利,这个女子的野心和控制欲,都清晰的表现在了眼睛里,却并不惹人反感,若她是一个男子,定然是贵不可言。

    转而,牟思真又是一笑,带着自嘲的意味,这个女子已经是贵不可言,细数古往今来的女将军,有哪一个比叶惠清更有成就,更有执掌力。

    叶惠清笑盈盈的看着牟思真,等待他的答案,她能够理解牟思真的心情,铁一道人在这件事上,的确不值得同情。

    但她更相信,牟思真也是一个有思想,有抱负的人,他不会为了个人的恩怨情仇,就把自己的理想抛诸脑后。

    牟思真只是考虑了片刻时间,便点头道:“既然大人不嫌弃我这乡野之人,在下就跟随大人喝上几杯。”

    叶惠清心中暗叹,若是再过几年,等牟思真名声鹊起,自己绝对不可能这么顺利的请到牟思真喝酒。

    牟思真返回房间,叶惠清这才看清楚,炕上那一堆方方正正的东西,不是被褥,是一摞摞书籍。

    “人生几十载,只有这些书与我相伴。”牟思真一生不曾娶妻纳妾,自他成名以后,不知道有多少人送他美丽的女子,牟思真一一推拒,现在想来,这应该是报复铁一道人的一种方式。

    叶惠清上前,轻松的将打好包的书籍拎起,在牟思真的惊愕中,走出房间。

    铁一道人低着头跟在儿子身后,牟思真一言不发,在他眼里,铁一道人尚不及一个路人。

    出了客栈之后,叶惠清拦了一辆牛车,刚刚比较急,思虑不周全,而且,她也没有想到能够如此顺利地请到牟思真,所以,什么都没准备。

    牟思真大大方方的上了牛车,叶惠清亲自赶着牛车往衙门走,一路上,铁一道人和梁谊不知道说了多少次,想让叶惠清骑马前行,梁谊心中困惑,这个铁一道人的儿子,不过是一个落魄书生,值得他们家大人如此隆重的相待吗?

    牟思真坐得笔直,虽然布衣蓝衫,但风度依旧,一派大家气象,心安理得的接受着叶惠清的尊重。

    一时间,节度使叶大人亲自赶车请了一位大贤的消息,飞遍了深州城的每个角落。

    回到衙门,梁谊恭恭敬敬的请牟思真沐浴更衣,刚刚铁一道人已经给儿子准备了几套衣服鞋袜,他心里很明白,儿子是冲着叶惠清留下的,铁一道人打定了主意,自己搬出衙门,让儿子主宰这个院子里,作为修道之人,本来已经不在乎子嗣的事情,只是铁一道人始终未能脱离功利心,跟随叶惠清萧晟,就是明证。

    叶惠清在花厅摆下酒宴,招待牟思真。

    牟思真着白色宽袍博带,头戴方巾,缓步走进花厅,在客位上落座。

    丫鬟上了酒菜之后便退下了,花厅里只有叶惠清和牟思真。

    叶惠清起身给牟思真倒了一杯酒,牟思真二话不说,一饮而尽,喝完之后,没有放下杯子,闭着眼睛,似在回味酒的味道。

    良久,牟思真才放下酒杯,叶惠清给他倒了第二杯酒,牟思真没有喝酒,盯着叶惠清,神色犀利,“叶大人请我来,可是为了三个月之后的考试。”

    他笃定的语气,让叶惠清更加相信,自己没有请错人,微微一笑,看向牟思真,“牟先生可否屈尊帮一下叶某。”

    牟思真博学善文,行事果断,做主考官最是合适不过。

    牟思真又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若是在下不同意,怎么会跟随大人前来,只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叶惠清心思通透,马上明白了牟思真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

    她敛起笑容,正色道:“我已经猜到先生提出的条件,不过,要叫先生失望了,真人之前或许做错了很多事情,但现在真人已经痛改前非,深州城,离不开真人的回春妙手,可以这样说,牟先生和真人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是一样的。”

    牟思真站了起来,“叶大人,既然如此,那在下只能告辞了。”

    叶惠清难掩失望的情绪,这个人太激进了,若是他有一颗忧国忧民的心,绝对不会因为个人恩怨离去。

    牟思真即将走到门口的时候,叶惠清说了一句,“我以为先生是饱读诗书之士,却原来是叶某看错了人!”

    牟思真微微一顿,停下脚步,却并未回头,“我与他势不两立,有我无他!”

    叶惠清冷笑,“那我宁可留下真人!”

    牟思真蓦地转过头来,叶惠清也正在看着他,眼神冷漠,不复之前的尊重态度。

    “先生读书为的什么?”

    牟思真心中一片黯然,他想起了为他操劳大半生,没有一天清闲的母亲,他读书,是母亲送他去的,初时,只是为了不让母亲失望,一直用功读书。

    到得后来,终于领悟到了书中的真谛,也曾想过考取功名,踏入仕途,一展自己的抱负。

    奈何,乱世之中,重武不重文,报国无门。

    叶惠清冷笑着继续说道:“先生至孝,令人尊重,先生痛恨真人,我也能够理解,但是,为了一己之私,放弃心中理想,可见,先生的理想,不过是拿给别人看的虚伪借口罢了!”

    “叶大人,你可知家母为了我,付出多少,你可知我们母子在乡间过得怎样的日子,我这么做,就是为了给母亲出一口气……”牟思真说不下去了,他已经眼圈泛红,眼中泪光闪闪。

    叶惠清站起来,缓步走到牟思真面前,”先生真的孝顺母亲吗?“

    牟思真愕然,随即怒道:“大人此言何意!”

    “令堂都不曾痛恨真人,你怎么可以……”

    “我的母亲怎么不痛恨他!若不是他,母亲怎么会过早亡故……”牟思真说到母亲,便情难自己,这个七尺高的汉子,竟然蹲在地上哭起来。

    叶惠清轻叹了一声,对沉浸在悲伤中的牟思真说道:“若是令堂真的痛恨真人,就不会跟着先生学字,只为了给真人留书一封,这世上,最难分辨对错的就是情感,我想,令堂为你做的这一切,一是因为她是一个母亲,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心里一直放不下的那个人!”

    牟思真跌坐在地上,仰头看着叶惠清,叶惠清淡淡道:“我希望先生以后娶一房妻子,等你有了妻儿之后,或许就会明白我今天这番话的含义了。”

    牟思真依旧呆愣愣的看着叶惠清。

    叶惠清弯腰将牟思真扶了起来,“当今天下分裂,深州地处边塞,朝廷鞭长莫及,以我一人之力,恐不能护住百姓,才想着请先生来帮我一把,只希望先生收起那份怨恨,真正的去做一些事情,就如同真人,虽然他以前多有不堪,但现在深州百姓,无不感念真人的好处,我虽然不喜佛教,但是却欣赏他们的一句佛语: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先生以为如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将门嫡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千山红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山红叶并收藏将门嫡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