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倾世悍女 > 第074章 爆他!!!

第074章 爆他!!!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随之而来响起一声痛苦的闷哼。夹答列晓花无妖身体一抽搐,体内的灵力险些溃散,幸好急忙收回了心神。

    诚然他是灵师,身体强度自然比一般人要强很多,即便是之前堪称狂暴的凌虐也算不上什么。但现在他却无法用灵力护体,而且苏清浅修炼有成,腕力非同小可,她用尽力气的一拽,又是那么宝贵的地方,这种伤害换了谁都难以承受!

    花无妖面色有些苍白,不知是痛得还是吓得,妖娆的脸上涌出细密的冷汗。他隐约觉得今晚的艳福恐怕实现不了了,当然,他最怕的是苏清浅残害他的‘分身’,身体受伤了可以用灵力修补,不知这地方可不可以,就算可以,一般的男人也不愿意经历这样的痛苦呀。

    好在,他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

    苏大掌门用力一拽之后,似乎感觉到了手中‘神奇东西’的难缠程度,十分不乐意的松开了手,出于不爽的心理,恨恨地对着那东西甩了一巴掌。

    “啪!”

    清脆的响声,在静寂的房间中回荡。

    花无妖暗吐一口气,幸亏呀,幸亏他是灵师,下面的‘分身’同样得到了强化,这要是换了一般的凡人,恐怕当场废掉了。

    这时。

    苏清浅双目陡然一亮,微弱的红芒一闪即逝,吐息越发沉重了起来,她面容微微扭曲,似乎在进行着最后的挣扎,但显然这一切不过是徒劳罢了。

    下一瞬,她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如同地狱走出的恶鬼。

    花无妖看得不由心中一紧。

    这到底是修炼了什么,若是普通的修炼怎会造成这样的一幕,多半是一种罕见的秘术或者是功法。

    但愿,她事后不要发生过重的损伤才好。

    正想着,苏清浅又动了,随意抓起几块碎布片,塞入了他的嘴巴,生怕不严实,特意的朝里面按了按。

    这都是什么奇怪的举动,花无妖哭笑不得,真不知道她是真得失去了意识,还是假装这样的。

    下一刻。

    让花无妖为之呆愣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苏清浅身上光芒一闪,那件‘孔雀霓裳彩衣’被她收回了体内,霎时间,春光旖旎一览无遗,峰峦起沟壑,两点正嫣红,小腹白腻隐隐散发诱人光泽,蛮腰束手一握,曲线玲珑,勾勒的臀线妩媚动人,撩人心魄。

    她跨坐在他的‘分身’上,那特有的触感,让花无妖心头一热,直觉得一股躁动在体内喷薄而出,身躯一震,之前被摧残了的分身再也没有了一丝痛苦,登时变得昂然而立,气势汹汹,抵在了她的大腿之上。

    感受到自己腿间的异样,苏清浅伸手再次抓住了那个神奇的东西,这次她倒是没有动手乱来,而后轻轻握着,似乎这东西对她有致命的吸引力。

    花无妖连大气都不敢出,虽然没有经历过鱼水之欢,但他能够隐隐猜出接下去要发生什么,不知为何,他的心中竟有一丝庆幸,或许从下一刻起,苏清浅将是他的女人了。

    不过老天似乎总要捉弄他!

    忽然。

    “嗷吼!”一声震耳欲聋的怪吼,苏清浅欺身而上,张开小嘴,一下子咬在了花无妖比例完美的肩头之上,血液顿时流入了她的嘴中,似乎激起了某种特性,她如野兽般的撕扯着,仿佛要从花无妖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那股疯狂劲,当真是‘人吃人’的一幕。

    也许是阴阳双修功法到了爆发的临界点,起初啃噬之后,慢慢地变成了轻吻,浅琢,她小舌伸出,离开了那处伤口,开始在他的肌肤上游走,喘着粗气的同时,一次次地在花无妖身上留下印记。

    渐渐地,她整个人贴上了他,两人严丝合缝,仿佛融为了一体。

    花无妖的那双桃花眼中也是渐渐地有了一丝渴望,这种刺激到灵魂微颤的感觉,隐隐让他欲罢不能。

    ……

    而就在苏清浅发生的剧烈怪吼的那一刻。

    红香、帝释尊、冰幽以及雷擎天均是同时感应到了。

    “是清浅的声音,这是怎么了?”几人的想法不尽相同,而后第一时间的循着声音赶来了。

    几人在走廊中碰了面,但彼此心照不宣,倒也多说。

    转眼间。

    他们来到了花无妖的房间,几人虽然疑惑,却没有开口,冰幽冷眸一闪,当先踹开了房门。

    里面的一幕,让几个美男大吃一惊。

    地面一片狼藉,尤其那软榻之上,简直是惨不忍睹,上面一双男女一丝不挂,正厮磨纠缠在一起。

    不!

    确切的说,应该是苏清浅压着花无妖,肆意的轻薄着,时不时地还拨弄着他的‘分身’,但她双目赤红,嘴里尽是呜咽之声,似是在急切的寻求着什么。

    其实,这倒是不怪她了。

    说到阴阳双修功法,历来修炼的人都是遵循阴阳之道,从没有人傻呼呼的刻意压制,男女之乐本就是生活中的调剂手段罢了。

    苏清浅由于没有人指点,自认为只要压制便是可行的,但真正到了爆发的一刻,还是冲散了她的意识,竟然连简单的男欢女爱都不明白了。

    说白了,她现在完全是无头苍蝇乱撞,不知道接下去该干什么,而花无妖又正在突破,更加不敢分神了。

    急切!急死了呀哎哟!

    不但苏清浅急切渴望,花无妖同样急坏了,那种分身肿胀的感觉,欲火焚身,快逼死他了!

    他憋着一股劲,正打算一举突破,然后他亲自来扑倒的苏清浅的时候,房门突然开了。

    完了……靠,心中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花无妖顿时有点沮丧了,那几个家伙一来,他是彻底完不成接下去的事情了。

    “这是……?”

    门口出现的几男一看就明白了,又怎么会在意她的衣不遮体,担心的只是她的伤势而已。

    苏清浅那骇人的双眼,全身肌肤隐隐发红,仿佛煮透的虾子似的,鲜红欲滴,一副陷入了走火入魔,不能自控的的模样。

    这一切都不是她自愿的!快,得快点救她!

    “花无妖,你个混账在做什么?”冰幽一声怒吼,一向冰冷的他罕见的发怒了,嗖,身影一闪,到了软塌前,一把将苏清浅抱了下来,与此同时,手中多了一件宽大的衣袍,而后掩盖了她的娇躯。

    即便是在冰幽的怀中,苏清浅依旧不安份,玉手在他的身上乱摸,嘴里发生低吼声,冰幽冷冷地道,“大家在此地为我护法,我试试看能不能稳住清浅。”

    说着,盘膝而坐,然后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块毛毯,将苏清浅平放在了上面。接着,一道灵力打入了苏清浅的体内,他的灵力乃是冰属性,衍生到了极致,凉如寒髓,自然对走火入魔的灵师有一定的缓解之用。

    果然。

    吸收了冰属性的灵力,苏清浅身躯一哆嗦,全身蒸腾出一阵阵白雾,似是体内的灼热被浇灭了,而她也在这一刻,意外地陷入了安静。

    有用!

    太好了,竟然有用,冰幽心中一喜,随即灵力疯狂涌出。

    哗。

    一片蓝晶晶的光霞倒卷而出,将苏清浅尽数包裹了,她的神色安详,渐渐地,紧皱在一起眉头舒缓而开,脸上的痛苦之色也慢慢消散了。

    ……

    另一边。

    软榻之上,花无妖赤条条地仰面躺着,脸色颇为尴尬的看着另外三位美男。

    眼见冰幽能够暂时压制苏清浅的走火入魔,红香等人不由暗松了一口气,然而当他们瞥到花无妖的时候,神色顿时变得有点难看了。

    虽然看出了花无妖是在突破,估计连他也没想到,苏清浅会来找他,而且发生的事情竟然如此的激烈。

    但是,他竟然不吭不响,连句话也没有,这可就有点不厚道了,需知,即便灵师在闭关的关键时刻,几乎都会留下后手,或用来示警或用来绕敌。2

    否则,一旦有别人闯入,岂不是将自己的性命拱手相送了。以花无妖平时的表现来看,他怎么会做这样的蠢事。

    唯一的可能!

    就是花无妖甘愿如此,他不想别人来破坏这一幕,从而得到苏清浅,这家伙居然是在是她失去意识的情况下,采取了这样的手段,着实有点不光彩。

    “哟,花兄脱了衣服果然比不穿更好看。”红香不无嘲讽的道。

    “啧啧,下面那东西太可怜了点,我看不如割掉算了。”雷擎天扫了眼花无妖的两腿间,语气愤然。

    “无耻,龌龊,不要脸。”帝释尊顿了顿,憋出了这么几个词语。

    花无妖有点恶寒了,平时几人称兄道弟,被这么几个男人盯着看,而且他此时的样子还颇为狼狈,分身肿痛的难受。

    唉!

    从经往后,恐怕一世英名算是毁掉了。

    “我倒是想到一个好东西。”红香手中光芒一闪,多了一个新奇的东西。

    那个一个长长的,两端椭圆形的骨头,大概与房间的蜡烛差不多粗细。

    “红兄这是要?”雷擎天剑眉一挑。

    “这是什么?”帝释尊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

    红香神秘一笑:“将花兄的身体翻过来吧,我会给他一个惊喜。”

    一看见那骨头,再一听这样的话,花无妖顿时某处一紧,这东西他认识呀,作用他也知道!

    不!

    不能这样对他,这帮人太疯狂了,谁能救救他!又不敢强行突破,万一毁了这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契机,太得不偿失。

    “呜呜呜……”见雷擎天过来了,花无妖直摇头,塞着碎步的嘴里连连叫唤,往昔妖娆的脸上隐隐有一丝恐惧。

    抗议是无效的,雷擎天大手一挥,“嘭”地一声,花无妖一个翻转,趴在了软塌之上,那姿势,臀部挺翘,曲线完美,当真是妖孽,无一处不散发着魅惑。

    然而此时,花无妖心中一阵悲凉,毁了,毁了……他花无妖从此算是完了!下一刻,股间被一样东西抵住了。

    那处地儿没来由一紧,花无妖再也没有了一丝侥幸,索性咬了咬牙,怕什么!不就是这玩意嘛,有什么好怕的!

    这时。

    红香抽回手,灿若一笑,如沐春风般的笑容却让雷擎天与帝释尊禁不住身子一抖,这两人总感觉自己的那处有种凉飕飕的感觉。

    这样的手段也能被红香得知,真是高人呀!

    “雷兄、帝兄,你们觉得这样对花兄是不是不厚道?”红香轻哼了声。

    “没,怎么会不厚道,这方法太适合花兄了。”雷擎天嘿嘿道,“也就只有花兄这样的妖孽姿容才适合此等妙法。”

    “我觉得这样挺好。”帝释尊摸了摸下巴,难掩笑意。

    花无妖想趁虚而入的占有苏清浅,这本身就是大错特错。若是清醒的话,她愿意与谁合体,那是她的事情。

    总之,花无妖是做错了,自然而然,得接受惩罚不是!

    没有立刻地驱逐他,甚至将他杀死,只是像眼前这样,爆掉他的某处,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那,我要动手了。”

    听得红香的话,雷擎天与帝释尊忍不住身躯一震,这样的一幕倒也是新鲜不由瞪大眼,仔细看,好奇的事情一向会引发浓烈的兴趣。

    下一刻。

    红香握拳一击,一个硕大的灰色拳头虚影凭空显现,一闪之下,冲向了那根椭圆形的骨头。

    就在将要碰到的瞬间,那拳头五指一张,掌心顶住了那根骨头,而后猛然一抓之下,以一种势不可当的趋势,将那骨头向前推去。

    “嘶”一声微弱的嘶鸣,骨头没入了花无妖的体内,以此同时,他的那地儿似乎渗出了些许血迹,端的是触目惊心。

    一声闷哼,花无妖全身肌肉猛然收紧,一口气愣是没憋出来,直接昏迷了过去。(据他事后回忆,他绝对不是因为疼痛才这样的,他只是羞愧的气晕过了罢了—。—)

    呃……

    帝释尊与雷擎天相视无语,这太劲爆了,感官上的刺激实在是没有什么与之相比的。

    两人看了眼一脸笑意的红香,心中难免有点发怵,这家伙不是追求一切美好的事物嘛,为何连这样的手段都来,未免太可怕了,以后还是离这样的人远点为好。

    嗯。

    远离红香,珍爱生命!

    “好,这样很好…”红香看着自己的‘杰作’,自顾自的品头论足,浑然没发觉另外两个美男突变的脸色,“以花兄的实力,想必他醒来,那根骨头算不得什么,顷刻间就能化解。”

    的确。

    红香虽然陷入了昏迷,但他的突破已经能够自行无碍地进行了,需要的只是时间罢了。

    “红兄果然博文多学。”雷擎天瞥了眼凄惨的花无妖,不知这样的打击他是能够承受。

    至少,雷擎天自认为他是受不了的。

    “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是不要清浅明说了。”帝释尊淡淡的道,“多少为花兄留点面子吧,清浅知道了一定会赶他走的。”

    红香看着治疗中的苏清浅,“可以,花兄醒来后,一切凭他自愿,他愿意留下就留下,不愿意则不留。”

    雷擎天点头。

    帝释尊“嗯”了声。

    而后几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冰幽与苏清浅那里,冰晶覆盖下的苏清浅美得不食人间烟火似的。

    片刻。

    冰幽散去了灵力,声音略微虚弱的,“好了,算是暂时压制住了,按我猜测,清浅似乎是修炼了一种极为厉害的功法,这才导致了她的走火入魔,至于她以后是否还会发生类似的一幕,那只有等到她自己醒来才知晓了。”

    冷眼扫了下软塌上的花无妖,冰幽道,“便宜那小子了,占了便宜还不让能清浅得知。”

    “走,送清浅回房间吧。”红香轻叹了口气,“师妹到底修炼了什么功法,她从哪里得来的?”

    是呀。

    这可是功法呀,在这西北弹丸之地,怎么会有功法出现?

    “难道是自行参悟?”雷擎天双眼一眯,毕竟他也参悟了自己的功法,但他并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就连苏清浅也不知道。

    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最好还是别透露这个消息为好。其中的利与弊,雷擎天考虑的很清楚。

    帝释尊摇了摇头:“功法,你们人类的人类的功法其实那么容易创造的,算了,一切等清浅醒来,自然一切明了了。”

    “先回去。”冰幽环抱起苏清浅,而后出了房门。

    红香等人随后跟上。

    当花无妖醒来的时候,房间中再无一人了,他嘴角一抽搐,全身金光一流转,身上的那些伤痕转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与此同时,那根侵入身体内的骨头也化作了飞灰。

    然而有些东西并不是毁去了就能够忘却的,感受到股间残留的似有似无的异样,花无妖差点掩面而泣。

    ……

    不知过了多久。

    苏清浅悠悠醒来,唯一的感觉,便是好累,好累……全身散架了似的。

    这是在哪?

    眼前的一幕太熟悉了,这是属于她自己的房间,想起失去意识前的那一刻,她不是应该出去了,怎么可能躺在自己的房间里面。

    而且,若是没猜错,她应该是去找男人合体了才是,阴阳双修功法还真是诡异,爆发起来竟然如此的可怕。

    “你醒了。”冰幽推门而入,手中端着一晚香气四溢的食物,“别多问什么,先把这些吃了再说。”

    “我来喂你。”冷酷的眉宇间略微柔和,冰幽坐在床沿边,汤匙挖起食物,放在薄唇处轻轻吹了吹,而后将之送到了她嘴边,“来,张嘴。”

    苏清浅犹豫了下,“我昏迷了几天?”

    “一天一夜。”冰幽催促,“来,吃吧。”

    苏清浅依言,将食物吃下,这碗吃得似乎是用了不少药草调制而成,香气直侵味蕾,不用想,自然是红香亲手熬制的。

    她知晓那一天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但此时身体还有点发虚,一切待吃完再说。

    ……

    凉亭中。

    帝释尊抱着双臂,在仰望蔚蓝天空,不知在想些什么。

    红香与帝释尊围坐着桌子,在安静地下棋。

    而凉亭的角落里,花无妖神色略微萎靡的躺在摇椅上,以前的风华绝代仿佛消失了,他整个人看起来似乎有点颓然。

    “花兄气色不错呀。”红香手持白子,啪地落在了棋盘上,头也不抬的说道,“恭喜花兄突破修为,实力大进,以后贵为六星灵师,遨游天际,当真是潇洒无比。”

    雷擎天手持黑子,面无表情的自顾自的落子,但仔细的看,他嘴角肌肉隐隐抽动了下。

    花无妖气色不错?

    这红香还真是毒舌,睁着眼睛说瞎话,撒谎丝毫不会脸红。

    “奥,多谢红兄关心。”花无妖瓮声瓮气的道,“雷兄,你不觉得红兄太优秀了嘛,咱们还是离他远点好。”

    这话说得意有所指,看来那骨头爆他的事情依旧让花无妖耿耿于怀,实在是一段痛苦的记忆,恨不得从脑海中挖去。

    “花兄不要妄自菲薄,其实你也不差。”红香继续下棋,“有时候太谦虚了,会变成另类的一种骄傲。”

    雷擎天闷声不响,一向话多的他,不知怎么突然没有了说话的兴趣。

    嗯。

    还是继续下棋好,若是他赢了,红香答应给他做一份以前从未吃过的美食,抛开别的不谈,红香所做的食物,实在是令人无法忘怀。

    花无妖含糊不清,叽里咕噜的说了一串话,在场没有一个人能听懂:“!@¥,……&*()。”

    红香笑了笑,不再搭理花无妖了,看了下棋盘,然后扔掉了棋子,“雷兄你赢了,走,我给你做饭吃去。”

    转而,又对帝释尊道,“帝兄,你要一起去不?”

    帝释尊仍旧看着天空,缓缓摇了摇头。

    “花兄,可要一起?”红香又邀请花无妖。

    “!@¥,……&*()。”花无妖一副不待见他的样子,又说了一串属于自己的语言。

    “那我今天有口福了,没人跟我抢了。”雷擎天眉毛挑了挑。

    而后他与红香并肩离去了。

    ……

    两日后。

    整个千川宗的弟子聚在了一起,空地上,苏清浅神色肃然,朗声说话,“众弟子听令,即刻起你们全部撤离宗门,将能带走的东西全部带走。”

    “在我没有回来之前,一切听从诸位长老的安排。”

    灵湖秘境终于开启了。

    那日阴阳双修功法出现了走火入魔的情况,但是后来冰幽与她详谈了,说的很简单。

    便是她失去意识一出房门,就被冰幽发现了,而后冰幽成功的为她压制了下去。

    如之前红香叮嘱的那样。

    苏清浅并不知道她与花无妖之前发生的事情。

    其实这一切还真是运气使然,冰幽的灵力衍生到了极致,修为比苏清浅高了不少,这才能安全的解救她。

    但据冰幽推断,这压制的时日并不能保持太久,顶多数月光景罢了,而且若是再次复发,恐怕他也没办法解决了。

    不过有这段时间的缓冲,苏清浅也不用担心功法会突然爆发弊端了,所以这丝毫不妨碍她前去‘灵湖秘境’,说不定其中有着意想不到的收获。

    开始秘境似乎发生了某种异变,苏清浅之前从花无妖那里了解到了此点,万一秘境爆发,离得最近的千川宗,岂不是遭殃了。

    于是。

    苏清浅只能遣散千川宗的所有人了,这次去探寻秘境,只有她跟花无妖等人过去。这是临时的决定,但这样无疑能保全宗门的实力,相信有了纪大与纪二两位五星灵师,再加上金猿兽,千川宗足以自保了。

    “苏掌门,我们定会尽心竭力的。”纪大与纪二同时道,他兄弟俩这段时日是好吃好喝,当真是惬意无比,而且他们始终住在一起,夜夜温存,简直是神仙般的日子。

    千川宗,还真是不错。

    纪大与纪二仿佛找到了家的感觉,对这个陌生的宗门早就有了归属感。

    “清浅侄女,放心前去吧,宗门出不了什么事。”李长老隐隐欣慰,“我们一旦离开千川宗,随后就找一处僻静的地方潜藏不出。”

    “相信只要不是傻子,多半不会来找我们的麻烦。”朱长老永远是那么的乐观。

    “苏掌门,一定能够大获丰收。”赵岩如今也是长老了。

    众弟子齐声大吼,“掌门,前去一定小心,我们等待你的归来!”

    声音隆隆,传出了好远。

    有不少正在赶路的灵师隐隐听见了,不得不感叹这个宗门还真是团结一致呀。所谓宗门,不怕实力弱小,就怕人心不齐呀。

    苏清浅一挥手,立马全场一片安静,看来这段时间一来,她高大的掌门形象已经是深入人心了,众人对她还是比较信服的,“大家都散了吧,你们先行离开。”

    不一会。

    千川宗众人浩浩荡荡地离去了,宗门内唯一让她在意的,便是风明与白无烟的空墓,出于安全考虑,已经连着泥土一起挖出来了,而后用灵力固定住,最终由金猿兽托在手掌上一同带走了。

    千川宗人心一致,再加上现有的长老,实力可谓不弱了,只要不主动惹事,多半是没有什么危险的。

    “花兄,现在是不是该去秘境入口了?”苏清浅瞥了眼花无妖,这家伙遇见什么事情了,怎么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

    疑惑归疑惑,她却懒得多问什么。

    “奥。”花无妖言简意赅,惜字如金,“走。”

    金芒一闪,他的背后出现了一对翅膀,如今修为大增,完全可以用灵力随意变幻东西,可以踩着飞剑飞行,可以踩着大刀飞行……

    习惯了这对翅膀,花无妖以前都是用功法凝聚而出的,但现在已经不需要了,他双翅一扇,一闪之下,到了虚空中,而后再一闪,消失了。

    “冰兄,清浅就交给你了。”红香口一张,一副灰白图画一喷而出,迎风巨大化起来,而后载着他,翩然而去。

    雷擎天撇撇嘴,他还没有突破到六星修为,但是他的速度同样不慢,闪电,闪电,在某种程度上,速度一点都不输于风属性的灵师。

    一声霹雳。

    雷擎天整个人化作了一条白线似的,一闪之下,轰然远去了。

    “那我也走了。”帝释尊的方式则诡异了许多,他只是全身一模糊,就化为了泡影,消散了。

    哗。

    冰幽手一挥,一把宽大的蓝晶色的长剑幻化而出,静静地悬浮在了苏清浅的面前。他的修为最高,由他载着苏清浅,几人才能用最快的速度赶路。

    苏清浅随即跃身而上,冰幽身形一闪,站在了她的背后,而后蓝光一闪,两人绝尘而去。

    ……

    一处寻常的小湖边。

    黑老怪等人正聚在一起。

    “总算开启了。”黑老怪的话声一落,平静的小湖突然剧烈的沸腾起来,河水缓缓地一分为二,露出了一个白濛濛的入口。

    那入口中,仿佛是另一处世界,隐隐传说兽吼之声。

    “现在不可以进去吧。”秦掌门站在黑狼上,声音隆隆,“黑老怪,你所说的秘境的爆发时刻,究竟是在何时?”

    青山子道:“是呀,我们为了这一天可是等了许久了。”

    石胖道:“搞不好会因此丢了性命呀,不得不谨慎一点呀。”

    叶疯狂站在蛛化兽的一只脚上:“我倒是有点迫不及待了。”

    御郎夫人娇笑:“奴家这些天都在修炼,好久没有享用男宠了。”

    几人也算是谋划许久了,但他们心知肚明,彼此间都有着自己的算盘,虽然看起来是一伙人,但貌合神离。

    “你们不必担心,真正的秘境爆发点,应该是在数日之后。”黑老怪道,“到时候我自会带着大家在第一时间的进去,放心,有我推测而出的路线图,即便是有别的强者发现了秘境的异常,但几乎不可能想到里面有传说中的‘红梦靥莲’,他们更加不可能先我们一步找到这药草。”

    “按我的推测,这秘境里面的兽类肯定也发生了改变,估计六星修为的兽类不在少数,除非能有强大的七星修为才能在秘境中来去自如,可是一旦那样,必将会遭到秘境中兽类的围攻。”黑老怪怪笑,“要知道,里面的兽类天性残暴,越是强大的人类灵师,越是能激起它们的杀意。”

    “七星灵师!”秦掌门难以置信的道,“不可能,那样的存在,怎会随意出现在西北之地。”

    其它几人也是纷纷点头。

    “但愿吧。”黑老怪不知为何,竟然一点惧意也没有,“好了,大家安心等待吧。”

    此地再次陷入了安静。

    几人怔怔看着白濛濛的入口。

    ……

    一处密林。

    一行人正盯着几颗巨大的树木,在那里,同样有着一个白濛濛的入口,仿佛拱门似的,镶嵌在树木之间。

    “父亲,那些弟子进去了几个,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进去?”中年人白痕疑惑道。

    “哼,那放出消息的人实在是太过狡猾了。”白发老者道,“恐怕那人是自己没有把握得到八星药草,这才想将这趟水搅浑,想趁机浑水摸鱼。”

    “得到这消息的,肯定不止我们一拨人。”老者双眼浑浊,却全是睿智,“估计我们是枪头鸟,后面赶来的人不在少数呀。”

    “可恨,秘境的具体爆发时机无从得知,不然倒是可以抢一步先机了。”

    见自己的儿子这么沉不住心性,老者心中有点哀叹,厉声道:“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要处事不惊,千万别慌乱,你的心智本来不错,唯一的不行便是气度。”

    “父亲大人教训的是。”白痕目光闪了闪,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

    “这一次秘境之后,我就算是活着出来,恐怕也时日不多了。”老者叹了口气道,“让那些弟子每隔一段时间进入秘境,这样一来,进入秘境的瞬间,多少会传出一些波动,只能用这样的笨方法来得知秘境具体的爆发时间了。”

    “你,进去。”白痕指了指一名男弟子,“放心,这秘境安全的很,西北弹丸之地,能有什么危险,这只是在考验你们而已。”

    话。

    说得冠冕堂皇,明明是将这些人当成了利用的棋子,但潜渊大陆就是如此,实力强大,才能主宰一切。

    那名弟子不敢懈怠,连忙骑着一头灰狼扑了进去。他只是一个普通弟子,还在梦想着这次进去,能够获得一些药草,从而修为猛进呢。

    可惜。

    这一切不过是美梦罢了。

    ……

    一座不起眼的小山上,同样有个白濛濛的入口,仿佛山洞似的。

    苏清浅几人正看着入口。

    “这就是秘境的入口?”苏清浅的语气微微讶异,“看样子似乎没有什么异常?”接着,自顾自地道,“所说的变异,到底是在什么时候?”

    是呀。

    到底是在什么时候?

    既然已经确定了秘境发生变异,自然是同时进去的好。

    其实进入秘境,类似于传送,一般来说并不会传送到同一处地方,但如果一起进去的话,聚在一起的几率还有有那么一丝可能的。

    几人的目光,均看着花无妖,等待他的回答。

    花无妖似乎彻底沉默寡言了,手中光芒一闪,多了一个罗盘,上面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还有一个指针,但是一看之下,令人头晕目眩。

    他手指一弹,一道金光没入了罗盘之中,霎时间,光芒大盛,流转不停,罗盘上的符文仿佛活了似的,一个个跳动不已,与此同时,指针缓缓地转动了起来

    ,最终停在了某一区域。

    哗。

    确定了答案,花无妖将罗盘收起,冷不丁的吐了几个字,“一。日。后。开。启。”

    苏清浅等人对望几眼,面面相觑。

    这家伙发什么神经,除了苏清浅不了解真相,其它几男一副‘眼观鼻鼻观心’事不关己的模样。

    苏清浅则是蹙了蹙眉。

    花无妖这家伙到底是怎么了?等从秘境中安全出来,得找个机会问问。(但事后,无论她怎么问,花无妖就是不说,即便那时候他已经恢复了正常。)

    终于。

    一日后。

    正在闭目眼神的几人几乎同时睁开了双眼,来了,异变应该来了!

    苏清浅正想询问花无妖,但是原地的他竟然身形一闪,一头扎入了白濛濛的入口,几人耳边,残留着他的简洁话语,“跟上!”

    随着花无妖的进入。

    顷刻间,一阵颇为剧烈的灵力波动随之传出。

    与记载中的完全不同,这种波动俨然是以前的十倍之多,看来变异已经在悄无声息中发生了,只是外界感觉不出而已。

    “走。”一声霹雳声中,雷擎天随后进入了。

    帝释尊、红香、冰幽也紧跟其后,消失了。他们都是绝代风华的男子,岂会在一个女人面前婆婆妈妈,再者,一个秘境,又有何惧!

    苏清浅正想进入。

    却传来一阵喧嚣声,传来一女子尖利地声音,“站住,本掌门有事问你!”前一刻,声音似乎还在远方,但转眼,人已经到了眼前。

    来人竟然一位身穿白色宫装的妖娆少妇,桃腮杏目,但看起来似乎很是傲慢。

    身形一敛,少妇略带质问得道:“这里应该是灵湖秘境的入口吧。”她之前由于目光所及,并没有看见冰幽等人,故而以为此地只有苏清浅一人,这等西北之地,实在是入不得她的法眼。

    然后仔细一看,苏清浅身穿的‘孔雀霓裳彩衣’顿时吸引了妇人的注意,以她的眼光,可是一眼就看出了这衣服的不凡之处,苏清浅在她眼里不过是个‘姿色平庸’的女子罢了,怎么配穿这样的衣服!

    简直是曝殓天物,这衣服一定得抢来,虽然尺寸小了点,但应该能穿上。这是她不知道彩衣能够随意缩小,若是知晓了,恐怕当场动手了。

    “问你话呢,这是秘境的入口吗!”少妇一副上位者对待低贱人的姿态。

    哗。

    远处随着而来一拨人,很显然,这是一个实力不弱的宗门,看来是得到了什么消息,几乎是精锐尽出了。

    这些人却不是西北之地的,苏清浅当下心中了然了。这妇人绝对是五星以上的修为,但肯定没有六星,真是不知所谓,走到哪里都让人欺压!

    还真是人善被人欺!

    “你是哑巴吗?”妇人同样是一个掌门,习惯了谩骂,“还真是穷地方的人,想装也找个正常的理由呀,蠢笨愚昧。再不说话,本掌门一巴掌拍死你!对了,你若是脱了身上的衣服,拱手奉上,我倒是可以考虑放过你。”

    然而下一刻。

    “你是什么东西!”苏清浅的回答让妇人登时大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倾世悍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秋文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秋文君并收藏倾世悍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