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 > 064 我们秦家,不纳妾

064 我们秦家,不纳妾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洁一惊,想挣开他,但是秦陆的力气大得惊人。睍莼璩晓

    他密密实实地吻着她,大手也克制不住地抚触着她的身子。

    “秦陆…”好不容易他松开了她的小嘴,朝着她的颈子进攻着,她才可怜兮兮地说:“我还饿着呢!”

    她有些害怕,他看起来太激狂,像是要将她一口吞下去一样。

    她的身子抖着,双手忍不住抵着他的胸口,微微地挣扎着。

    “小洁,我等不了了!”他一把抱起她的身子,往房间走去。

    门被他用力给踢上,他几乎没有一刻停顿地就将她压倒在床上,边吻,边释放了自己…

    他停止不动的时候,那洁觉得自己还在高处,她幽幽地睁开眼,小脸还是潮红潮红的,在*的余韵里。

    他亲了亲她的小嘴,“现在起来吃饭吧!”

    她动了动身子,然后有些撒娇地说:“我没有力气。”

    她没有说谎,方才他做得太急,就那么压着她,甚至连彼此的衣服都没有脱,就这么一股作气地做了下去。

    ——他从来不曾这么急迫过。

    时间虽然不长,大概只有十几分钟,但是…

    那洁咬住唇,根本不敢回想刚才的情事,他那么激动,像是忍了好久一样。

    秦陆起身,将自己的衣服整理好,然后低头看着她。

    她的小脸的红潮还没有褪去,满头的长发也有些凌乱,却让她增添了几分性感。

    他有些无意识地摸着她的小脸,现在还这般小就这么风情,长大了以后…

    他忽然有些心慌,怕她长大了,会飞离他的身边。

    抿紧了唇,大手捏着她的小下巴:“小洁,你会不会离开我?”

    她瞧着他,脸上有着困惑,“秦陆,你怎么了?”

    他这才回过神来,淡笑着拉起她的身子:“没什么,只是觉得我的小洁太美,太诱人,怕以后很多人会和我抢!”

    她睨了他一眼,那一眼,有风情,也有慎怪:“胡说,除了你,别人才不会多看我一眼呢!”

    他笑笑,帮她整理衣服:“那是你还不知道自己有多吸引人。”

    就是这两三个月,她已经改变了很多,气质整个变了,多了几分尊贵的味道。

    虽然小洁还是挺害羞的,但是眉宇间,那种轻愁没有了。

    他想想,有些心疼她以前的生活,一定过得不是太好吧!

    他本想问她家里的情况,但她一直没有说,便想着挑一个合适的机会问问母亲。

    那洁忽然抱住了他,“不许你胡说…”

    她不想知道谁注意她了,她只要和他在一起。

    对于她突然的话,秦陆愣了半秒后才明白她想表达的意思,有些惊喜,是不是说——小洁也是喜欢他的。

    他捧着她的小脸,急急地问:“不是因为我们的婚姻对不对?”

    她咬着唇,知道他在向自己索取什么,她张了张嘴,想说,又说不出来。

    秦陆忽然低头吻住她的唇,吻得有些狠,“那就不用说了。”

    他开始扯她的衣服,她无助地承受他再次的侵袭,全身抖得像是风中的芦苇一样…

    慢慢地,她抱住了他的肩,和他一起享受着这种永恒的律动…

    他结束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了,当然饭菜早就冷了。

    秦陆不舍地亲了亲她的小嘴,不忍心叫她起来。

    他吃了一点,将大部分的留给她,并在床头留了一张纸条。

    临走的时候,他看着她沉睡的小脸,有些内疚。

    他不该那么粗鲁的,他是一个职业军人,体能自然好得没话说,以往他都会顾及着她的体力,轻着力道做。

    但是今天,大概是因为狂喜,所以他有些忘形了。

    她求了他好几次,他也没有停下来,而且更加用力地占有她的身子。

    她的身子那么娇小,那么脆弱,他觉得自己再多用一分力道,就会将她折断。

    秦陆想想就觉得自己太粗野了点,下次还是要温柔一点,再温柔一点,他的小妻子才不会排斥和他做/爱。

    小心地带上门,因为怕她出不去,所以他并没有锁。

    到了操场,同学们都在了。

    秦陆过去后,何文云代表全班的同学问:“教官,请问那洁为什么没有来?”

    秦陆淡定地扫了班上的同学一圈,然后十分自然地说:“她生理期到了!”

    啊——

    所有的人都凌乱了,这…这…竟然又生理期了!

    那洁一个月有几次生理期啊!

    但是这些小屁孩想也知道怎么回事,当然不敢阻碍教官的‘性福’!

    教官‘性福’了,他们也就幸福了不是?

    一个一个地偷着笑:“那教官,我们也都生理期了,是不是可能休息一下?”某人大着胆子问着

    秦陆微微一笑:“都生理期了啊!那好,少跑一圈吧!”

    “男生呢?也是生理期吗?如果是,和女生一样吧!”他的面上带着微笑,全班的男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不敢承认自己的生理期到了。

    “既然没有,那么开始跑步。”秦陆的声音严厉起来,男生们立刻正了脸色,全力地奔跑起来。

    秦陆站在中间看着,唇角勾起一抹笑——

    能让他破例的,只有那洁。

    这时,一道人影远远地瞧着这边,尔后悄然离开操场。

    这个就是杜丽,今天她一来上班,就听说了秦陆和那个女学生共度周末的事情。

    今天一早他们是一起来的,那么这两天,他们一直待在一起?

    嫉妒让她忘了自己的教官身份,现在的她,是以一种女人的心情去见另一个女人的。

    她穿过操场,往那个休息室走去,而她的身影,正被医学大楼的齐天阳瞧见。

    他看着那边的秦陆,心里有几分明白杜丽去找谁了,于是下楼。

    他要保护的人,绝不能让人欺负了!

    杜丽缓缓地接近那道门,一扭门锁,竟然打开了。

    她静静地走进去,里面很安静,然后她就看见坐在餐桌前用餐的那洁。

    桌上,摆放着十分丰盛的午餐,杜丽一看就知道,自己家里的伙食与之一比差了很多,不仅用料,就是工夫也差了一大截。

    秦陆,出身于一个什么样的家庭才能供得起这样的生活,她有些不是滋味地瞧着那洁十分优雅的用餐方式。

    这个小女生霸占了秦陆全部的宠爱,她凭什么占有!

    她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两点半了,杜丽是个成年人,当然知道现在才用餐意味着什么!

    秦陆就那么喜欢这个小女生,喜欢到不顾忌着校规,公然和她在这里…她咬着唇,不愿意再想下去。

    “杜教官。”这时,那洁也发现了她的存在,起身十分恭敬地叫了一声。

    但是杜丽就没有这么客气了,她的唇微微抿着,然后冷笑一声:“矿课,和男教官不清不楚,那洁,我可以让学校开除你的!”

    那洁的神色微变,就听着杜丽继续说:“你也不想毁了秦陆吧!如果你们的事情爆光,他的前途也完蛋了,你也不想跟着他过苦日子吧!”

    她有些轻视地瞧着那洁,“你和他在一起,不就是图点好处吗?”

    如果可以,那洁真的想笑,杜教官是电视看多了吗?

    是不是接下来,就让她离开秦陆了?

    她果然没有想错,这狗血的剧情是百演不爽的,杜丽开门见山地说:“你想要多少离开秦陆,离开皇甫军校!”洪荒之凡女修仙

    那洁看着她,又想起司令的家奴论来,瞬间觉得杜丽的嘴脸可笑。

    她忍着笑:“我不想离开秦陆,怎么办?”

    杜丽脸色一变,“那我只好将你交到学样处置了,相信现在我们还能找到你和秦陆违反学校规定的证据!”

    那洁不笨,知道她是指自己的身体里残存的,或者是内裤上,或者是床单上的,总之,现场是一定能找到的。

    她忽然换了种方式,“那如果我离开呢?你能补偿我什么?”

    杜丽昂起头,“我可能给你十万块损失费,再安排你去另一所学校深造,至于以后,绝不能和秦陆再联系了!”

    那洁玩着自己的手指头,忽然有些为难:“但是秦陆会去找我的。”

    她是秦陆的老婆,他当然会去找她了。

    但是杜丽显然不这么想,她继续编着自己的美梦:“我会让他死心的!”

    她会用同样的说词来对秦陆进行说服,相信他这样的男人会知道什么才是对自己最好的!

    她还在做着美梦,那边那洁小声地说:“对不起,杜教官,我还是不能离开秦陆,如果你希望我们分开的话,你去和秦陆说,也许他会有和我不一样的决定。”

    杜丽眯了眯眼,想不到这个丫头嘴巴挺厉害的,但是在这个学校里,她杜丽不想让哪个人留下来,还是能做得了主的,更何况他们真的做了违反校规的事情。

    她正要打电话,门口响起了一个男中音:“杜教官,那洁的身体不好,是我安排她在这里休息的,有问题吗?”

    杜丽和那洁都有些吃惊,抬眼看去,齐天阳静静地站在门口。

    那洁心里生出几分不安来,她感觉到自从来到皇甫军校,她每次遇到危险,齐天阳都会出现,这用巧合来解释,是不是太牵强了一点?

    齐天阳看了那洁一眼,心知她的想法,如果可以,他今天是不应该出现的,但是秦陆不会那么快就赶到,他怕杜丽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就先来了。

    进来的时候,他的唇角带着一抹自豪的微笑,他家小洁的小嘴也挺凶的呢!

    但是他也知道,她的话定会惹恼了杜丽,接下来,场面一定不会太好看!

    杜丽瞪着齐天阳,一个秦陆的维护已经让她捉狂了,而齐天阳的出现更是让她难堪。

    为什么她喜欢的男人,都这么将那洁放在手里里疼着,论家世,论外表她自觉都不比那洁差。

    她咬着唇,“齐院长,我正在执行校规!”

    他淡淡一笑:“不巧的是,那洁是我的病人,我有权为我的病人澄清一些莫须有的罪名!”

    他这么说时,杜丽恼怒起来,她无话反驳,如果齐天阳坚持着是他安排的,就是学校也拿那洁没有办法。

    她恼羞成怒之下,竟然扬起手,朝着那洁的脸挥去。

    那洁吓得尖叫一声,但是那巴掌并没有落到她的脸上,她的手,被齐天阳牢牢地握在手里,并发出警告:“如果你动她一根头发,我保证没有一个系统再敢接收你!”

    杜丽呆了呆,她抖着唇,不敢相信地看着齐天阳:“你为什么会为了她和我作对?你不知道她已经和秦陆上过床了吗?你还这么稀罕她!”

    “闭嘴!”齐天阳打断她的口不择言:“她和秦陆的事情,轮不到你插手!”

    杜丽带了冷笑,“难道轮得到你吗?难道你要捡他用过的二手货吗?”

    她还没有说完,门再次被推开,一阵冷风吹了进来,紧接着,是一个比冷风还要冷的声音:“杜教官,你可以继续说下去,我想,你的父亲一定很乐于听你发表这种高明的见解!”

    不知道什么时候,秦陆站在门口,而他的身边,是抖着唇的杜校长。

    他痛心地瞧着自己的女儿,叹了口气,“小丽,你向来胡闹我都随你,但是这件事情,我说了几次,你竟然听不下去,我这个校长怕是当不下去了!”

    他转身对着秦陆:“少爷对不起,我这就辞职,杜丽我也带走!”

    秦陆森冷一笑,“我和那洁受点委屈没有关系,怕就是司令受不了这个气,他是最疼小洁的,现在一定已经知道这事了!”

    杜校长一惊,然后便是无措:“司令怎么会?”

    秦陆冷眼看着他:“你以为,他会让自己的孙媳妇一个人在这里,上次的教训还不够吗?”

    他走到一个角落,将一个小型的摄相头给拆下来,杜校长身子一软,差点没有倒下来。

    他,拿什么脸去见司令!

    “小丽!你闯大祸了!”他痛心疾首地说着。

    杜丽的脸色变了,有些结结巴巴地说:“怎么…怎么他是…”

    杜校长沉喝了一声:“叫少爷!”

    他那样子让那洁想到西游记里有一章,就是玉兔精欲配唐僧,最后被嫦娥怒斥——你这孽畜,竟然妄配唐僧!

    想到这,她竟然有些忍不住笑了起来,秦陆瞧见她还笑,板着脸:“还不快过来!”

    她扁着小嘴走过去,秦陆一把搂到怀里检查着:“没有被打着吧!”

    杜校长连声说:“当然没有,杜丽胆子再大,也不敢啊!”

    说话的时候,门口已经传来一声有些苍老但是仍然有力的声音:“不敢,小杜子,你的这个女儿还有不敢做的吗?”

    杜校长的身子一僵,然后回头就是大礼:“司令好!”

    秦司令在几拨人的簇拥下缓缓走了进来,“你这校长当得是越发地好了,这学校也是你女儿的后宫吗?想要哪个都行,连我的孙子都不放过了!”

    秦司令的声音有着震怒!

    吓得杜校长一句话也不敢说!

    秦司令仍是余怒未消的样子,将一个东西扔到桌上,众人都清楚那是什么。

    只听说司令的声音阴阴地传了过来:“我总共就这么一个宝贝孙媳妇,被你女儿打坏了怎么办?小杜子,你这学校是专门教训人的吗?”

    杜丽呆住了,那洁和秦陆…结婚了?

    她愣愣地瞧着秦陆,想要他给一个答案给她。

    但秦陆从头到尾都没有将她放在眼里,怎么会给她什么答案呢!

    他只是低着头,将那洁揽在自己的怀里,不让她看。

    “司令,我和小洁先回去了!”最后,他还是这么决定着。

    但是到门口的时候,杜丽苍惶地叫住了他:“秦陆。”

    他回头,冷漠地看着她:“有事?”

    “我们,真的没有可能吗?”她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觉得自己有些可笑。

    秦陆的唇动了动,还没有说话,秦司令就开口了:“我们秦家,不纳妾!”

    这简直是往杜丽脸上打了啊,这就是小妾也当不上!

    杜校长的脸面上也过不去,但是司令说得也没有错,这在过去,奴才的女儿,是最多当个通房丫头的。

    他叹了口气:“小丽,别再自取其辱了行吗?”

    杜丽抖着唇,而秦陆早已经和那洁离开了。

    走到外面,那洁轻轻地问:“秦陆,你说司令会怎么处置?”

    秦陆淡淡地笑着,低头望着她有些担心的小脸:“放心吧,司令不会赶尽杀绝的,最多就是杜教官离开这所学校吧!”

    那洁放了心,一会儿又低了头:“其实杜教官也挺可怜的,她是真的喜欢你!”

    秦陆忽然停住了脚步,双手按着她肩,“小洁抬起头来。”

    她感觉到他的声音里有些紧绷,于是抬起小脸,就看着他的神情冷峻。

    “小洁,如果有许多的女人都喜欢我,我是不是一一地都要向她们解释-我为什么不能爱她们!”他紧盯着她的眼,要求她也这般看着他。

    那洁的唇动了一下,就听他继续说:“那些人,我不放在心上,于你于我,都是不必要放在心上的,更不用说是同情了,如果今天,我移情别恋上了她,或是任何一个女人,她会同情你吗?”[重生]凤在上,龙在下

    那洁听到这里,大概了知道他生气了,正要说什么,他伸出一手掩住了她的唇:“小洁,那时,就算她们会同情你,那对你又有什么意义吗?”

    她太小太小,小到无法知道成年人之间的那种微妙和关系,而他希望,能带领她走向成熟的那个人,是他。

    那洁怔怔地瞧着他,好一会儿,他忽然叹了口气,“回家吧!”

    秦陆预想得不错,司令还是一个念旧的人,只是让杜千金不许留在皇甫军校。

    临走的时候,杜丽在一个人不多的地方堵住了秦陆,她的眼,有些哀怨地瞧着秦陆,此时在她的眼里,秦陆是尊贵的。

    如果她早知道他这么尊贵的身份,她一定会温柔一点,不会那么急的。

    秦陆只看了她一眼,就准备离开了,但是没有想到杜丽会拉着他的手。

    他的脸色一变,几乎是立刻甩开她的身子,杜丽有些受伤,“秦陆,我是真的喜欢你!”

    他的神情冷漠到有些冰冷:“这和我没有关系!”

    她咬着唇,被他的冷淡所伤,但是女子一般很多都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

    她仰望着他俊逸的五官,忽然又问:“她,真的是你的妻子吗?”她还是不太敢相信,那洁那么小怎么会和秦陆结婚的?

    秦陆忍着去洗手的冲动,扯了下唇,“这和你,没有关系!”

    他快步离开,只留下她在风中凌乱。

    和她没有关系吗?

    是不是她这些天来,做的,只是自己戏里的配角,秦陆对于当她的主角,一点兴趣也没有。

    她忽然笑了,笑得有些自嘲,笑自己的不自量力。

    秦陆和那洁之间,还有人能介入吗?

    杜千金含着眼泪离开了皇甫军校,杜校长和着眼泪将牙齿给吞了下去,好在旧主从轻发落,他这个校长的宝座总算是保住了。

    但是杜千金临走的时候,和秦陆说的话,不巧被学校的一个超级八卦给听到了,然后流言四起,一时间,杜千金的闺誉算是完了。

    而这些,才于秦陆,对于那洁是没有什么影响的,小日子照样过着。

    那天过后,秦陆便没有在休息室里要过她,只是那天晚上回去的时候,要得有些激烈,好几次,他都自己低头说:“宝宝,我们结束好不好?”

    她潮红着,猛点着头。

    可是最后,忍不住的还是他,无休止一样地要着她的身子。

    直到夜里一点多的时候,才松开她,帮她洗了个澡,才抱着她回到被窝里。

    他也知道他要得有些凶,从中午到现在,加起来至少有五次了,她的身体向来也不是很好,于是暗暗地想着,要忍个三五天了。

    第二天一早,那洁刚到教室,就被通知,说是市长要来学校视察,要大家一会儿在操场上集合,接受市长大人的检阅。

    列好队后,何文云拐了一下那洁的身子,低声地说:“那洁,你知道吗?市长大人就是你的第二号追求者齐天阳的父亲!”

    那洁呆了呆,“这么巧?”

    何文云有些坏坏地笑着:“你没有发现齐院长和市长长得很像吗?”

    那洁摇摇头:“我没有注意,以前在电视上也没有怎么仔细看过。”

    “真是服了你了。”何文云翻了个白眼,“不过这样也好,要是你看得仔细,估计教官要吃醋了!”

    那洁脸红了一下,何文云的声音压得更低了:“那洁,那个听说你和教官,是领过证的?”

    那洁一惊,下意识地说:“谁说的?”

    那天只有内部人在,这个消息应该不会走漏啊!

    “全校都知道了啊!”何文云叹口气:“原来你不把我当朋友啊!这么个重磅的消息也不让我去宣布来着!”

    那洁没有说话,只是脸有些红,何文云心里便有些明白了——传言完全是真实的。

    天,她一定要好好地宣传一下,不过,还是不要她了,看那边,不是齐公子也跟着来了,两个优秀的男人争夺一下,戏才好看嘛!

    那洁还这么小,说不定能找到一个更适合她的男人呢!

    唉,现在的小女人,都不知道怎么想的了,这还是商店里买东西,钱付过了,再来挑一挑,看看有没有进更好的货!

    两人说着话,那边市长在一群人的簇拥下,已经过来了。

    杜校长也想在市长面前好好表现一下,听说市长大人和司令的公子是同窗,也算是故友了吧,希望着能为他美言几句。

    “齐市长,这是我们三班的同学!”他微笑着介绍,“这一届的学生素质都不错的。”

    齐远山点点头,然后侧头对着齐天阳说:“听说这个班,都是要进你们医学院的,你要多了解一下。”

    齐天阳自然说是。

    齐远山又向前走去,但是刚走到最后一排的时候,何文云就小声地说:“那洁,齐市长好威严哦!”

    那洁抿着唇,低低地说:“别说话。”

    但是何文云的话已经让齐远山听见了,本来一个小姑娘说句话并没有什么,但是那个姓,触动了他内心的弦。

    他缓缓地踱了回来,看着发声的那个方向:“这里的同学之中,哪个姓‘那’?”

    但是没有等别人回答,他的目光就落在了那洁的脸上…

    那瞬间,如果用面如死灰来形容齐市长的脸色的话也是一点也不为过的。

    他瞧了足有半分钟,校方的人都不敢吱声,最后还是齐天阳上前,轻声地说:“市长,该走了!”

    齐远山忽然严厉地瞧了他一眼,尔后轻轻地问那洁:“你叫什么名字。”

    那洁抿着唇,好一会儿才说:“那洁。”

    齐远山的身子微微晃了一下,才说:“名字很好!你的母亲一定是希望你能和梨花一样洁白无瑕吧!”

    她有些奇怪,市长怎么会知道她名字的由来,还是只是巧合呢!

    “市长,该走了。”齐天阳再次说着,换来市长更严厉的一眼。

    但是齐远山没有再待下去,只是将那洁那张小脸给深深地刻在了脑海里。

    这个时候,秦陆并不在,如果他在,也许后面的发展便不是那样了。

    半个小时后,医学院的副院长办公室里,齐远山坐着,而齐天阳就站在一旁。

    齐远山烦燥地抽着烟,和人前那个和谒可亲的市长完全是两个样子。

    “天阳,你可能解释一下吗?”缓缓地,齐远山开口了,声音有些疲惫,也有些期待在里面。

    齐天阳抿了抿唇,最后还是实话实说了:“爸,我是前几天就知道了她的身份,可是我相信如果换了你,你也会选择暂时隐瞒的。”

    齐远山没有说话,只是继续抽着烟。

    齐天阳仰了仰头,“当我看到她和秦陆在一起,后来查到她已经结婚的时候,我和您此时一样震惊,但是我们无能为力,这已经是成为了事实,不是吗?”

    齐远山听到这里,终于将烟给熄了,齐天阳走到窗边打开一扇窗户,正好远远地瞧见那洁在那里,正在压腿。

    他转回身,瞧着自己的父亲:“但是,我们也应该庆幸不是吗?她嫁的是秦陆,而不是一个什么也不是的男人。”

    秦陆有多优秀谁都知道,而且秦家的根基那么深,小洁的未来,是可能预料到的。

    齐远山又有了抽烟的冲动,他声音严厉地说:“你忘了秦陆的洁癖了?”

    他以前和秦圣走得近,所以对他来说,这个并不是秘密,而秦陆结婚的时候,他不在国内所以不曾参加。

    他不知道自己如果当时去了,秦家的这场婚礼会不会办得成。

    他齐远山的女儿,竟然像个货品一样卖给了秦家,不是面子过不去,而是怕小洁过不好。

    齐天阳何尝不知道父亲的考虑,他抿了抿唇,才说:“据我这些天看,秦陆对她挺好,只是,秦陆太优秀,总是招女孩子,我怕…”

    他的话又触动了齐远山心里的那根弦,他思及到欧阳家的那个公主,觉得也是头疼。闲修

    秦陆对小洁好,也架不住别人的纠缠啊,如果哪一天,出了什么事,小洁又将怎么办?

    他呼了口气,“我要将她领回齐家!”

    齐天阳缓缓走到父亲面前:“爸,选举在即,您不能有任何不好的传闻出来!”

    他沉着声音:“你知道,为什么秦陆会这么快结婚吗?”

    他淡笑着说:“因为秦家不想让人用秦陆的洁癖来攻击秦家,所以着急着为他选了一个他能接受的妻子。”

    他冷笑了一声,“我们家的小洁,是三年来,秦陆唯一一个能接受的女孩子!”

    齐远山额头的青筋都冒出来了,任何一个父亲听到这样的话时,都会震怒的。

    “难道我就让她这么流落在外吗?”他拍着桌子,声音是震怒的。

    齐天阳叹了口气:“如果在秦家也算是流落在外,那么她以前过的,不知道是什么日子了。”大概是连猪狗也不如的了。

    齐天阳这么一说,齐远山叹息着:“是啊!也是我对不起你的母亲,她才会…”

    齐天阳声音有些黯淡,“爸,别这么说,妈早和我说过,其实您爱的,一直是那姨,要不是因为她的病,你也不会这么抱憾终生!”

    “那姨是个善良的女人,即使母亲不在了,她也没有回到您的身边!”齐天阳拍了拍父亲的肩,“母亲从来没有恨过您。”

    齐远山叹息着:“可是我真的对不起你那姨,她一个人怀着孕…”

    齐天阳欲言又止:“她后来,过得很不好!”

    齐远山的眼微微眯了起来,有些震惊,又有些难以克制。

    然后,齐天阳便将他知道的说给齐远山听,齐远山的手,紧紧地握着椅子的扶手,“那个畜生现在在哪里?”

    齐天阳神情也颇为激动,“前些日子放出来了,我让人去查了一下,现在没有工作,四处打着散工挣点生活费!”

    齐远山一握椅子把手,“盯着他,绝不能让他再去骚扰美慧了!”

    齐天阳点头,“这个我知道,爸,您也该回市政去了,不早了!”

    齐远山站了起来,起身的时候,身子微微倾了一下,齐天阳想上去扶他。

    他摆了下手:“不用!”

    缓缓地走到门口,又回头看着齐天阳:“我不方便和她见面,你有空的话,和她吃个饭,问问她过得好不好!”

    他顿了一下,才说起另一件事情:“至于你那姨,先就住在那里,就像你说的,选举过后,我会接她出去的!”

    齐天阳微微点了下头,目光朝着外面看去。

    秦陆正在指导那洁,两人轻轻地靠着,看不清表情,但是他可以肯定,她此刻一定是幸福的。

    下班的时候,他特意观察着秦陆和那洁离开的时间,在他们到达停车场的时候也走了过去。

    “秦陆,很巧!”他扬着声音。

    虽然他的父亲和秦陆的父亲曾是同学,但他和秦陆真的只有点头之交而已。

    而且,两个人的性子都挺冷的,所以一直没有深交起来,更何况,现在两家的关系又很微妙。

    但是小洁的加入,让这本来微妙的关系变得更加微妙了。

    秦陆让那洁先坐进车子,才看向齐天阳。

    他直觉地感觉齐天阳瞧着小洁的目光太热切,要说是爱慕又不像,但这也足以让一个雄性不舒服了。

    “昨天的事,谢谢你!”秦陆淡淡地说着。

    齐天阳在他的目光里没有找着一点诚意,他想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双腿徽叉开着,和秦陆有些不咸不淡地聊了一会天,甚至还抽了一支烟,最后,他才有些漫不经心地说:“我车坏了,方便带我去市区吗?”

    秦陆有些奇怪地瞧了他一眼,才缓缓地说:“当然。”

    他打开后座的车门,示意他上去。

    齐天阳上车后,那洁出于礼貌,侧头对着他淡淡一笑:“齐院长好!”

    齐天阳也微笑示意,秦陆拍了拍那洁的小屁股:“好了,看前面。”

    她嘟着小嘴,“我又不开车!”

    秦陆有些语塞,半天才说:“那帮我看好不好?”

    她不吭声…

    “小姑娘就是爱生气,齐院长见笑了。”秦陆说得有些不咸不淡的,但是话里的意味就是透着一股那洁是自家人的感觉。

    齐天阳当然察觉到了,他同意地说:“是的,所以秦教官要包容一点!”

    那洁一听,不乐意了,明明都是她让着他好不好!

    “秦陆,我哪生气了?”她侧头看着他,小脸绷得紧紧的。

    秦陆揉着她的头发笑:“还说没有,小嘴都可能挂油瓶了!”

    她别过脸去,不理他。

    “齐院长,见笑了。”秦陆轻咳一声,但是话里尽是满足之意。

    单纯如那洁,哪里知道这是两个男人之间的较量,只是秦陆还没有摸清敌人的底细,倒是教齐天阳有些笑了!

    “秦陆,会不会很辛苦?”他淡笑着问。

    秦陆在后视镜里瞧了瞧他,然后十分自然地回道:“还好,一般小洁还是挺听话的,我要喂她吃饭她就吃饭,我要帮她洗澡她就乖乖地让我洗…”

    说得她和小动物一样,那洁气愤地捶了他的肩一下,秦陆也没有让。

    “秦陆,你再胡说我就不理你了!”她嚷着,虽然他说的是事实,但是也不能在外人面前说吧。

    秦陆笑着,表示自己让步,“好,我不说就是了,不过,今天晚上,你要好好地帮我按摩一下,今天的腿有些酸!”

    那洁脸红着,干脆不理他,看他一个人怎么说下去。

    齐天阳在后面,一直微笑着,但他笑的不是那洁,而是秦陆。

    秦陆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是十分了解的,即使没有深交也一样。

    但是今天,秦陆表现的就是一副这个玩具是我的,谁也不能和我抢的样子。

    他摇头失笑,决定放他一码,不然还不知道有多少夫妻的*会被抖出来,小洁已经很不好意思了。

    他忽然开口:“秦陆,就在这里放我下来吧!”

    秦陆看了看,这里离市区还有一段路啊!

    但他还是停了车,让他下车。

    “谢谢。”齐天阳的声音飘散在风中,车子已经开远了。

    他摇了摇头:“真是个醋坛子!”

    而秦陆一边开着车,一边看着身边的那洁,逗着她:“怎么,不开心了?”

    她瞪着他:“你是故意的?”

    秦陆不像是那么无聊的人,他今天和齐院长这么说,一定有目的,等她想明白后,觉得他真的挺无聊的。

    他愣了一下,才有些轻快地说:“我家小洁不笨!”

    她生气地避开他的抚触,“别把我当成你的小狗。”

    “你不是啊?”他还是笑笑,没有将她的小脾气放在眼里。

    那洁还是没有理他,头别在一边。

    秦陆侧脸瞧着她,“真的生气了?”

    她哼了一声,样子可爱极了。

    他忽然将车子停下,刹车的声音刺耳极了。

    那洁尖叫一声,想打开车门,但是秦陆一下子锁住了她的身子,头一低,就吻住她的小嘴…

    “秦陆,放开我…唔…唔…”她困难地挥着小手,然后就没有了声音,被他牢牢地抱在怀里,细细地吻着。

    她的手悬在半空中,好久之后,终于放了下来,抱住他的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曈希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曈希希并收藏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