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 > 118 暖昧,裤子不脱怎么检查?

118 暖昧,裤子不脱怎么检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刚来的人,目光落到那洁的小手上。

    而此时,她的手还在他的裤子口袋里‘找钥匙’。

    她的脸几乎是立即染上了绯色,小手也飞快地抽出来,但是却更增加了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秦陆带了些醉意,抓住她的小手,又坚定地往自己的裤子口袋里放去,一边模糊着说:“宝宝,不是找到了,你摸摸看,钥匙在这里!”

    她俏脸红着,但是他的力气很大,她挣不开,不过却是真的摸到了那张精致的卡片。

    脑子里一片糊的她也不想想,为什么刚才半天没有找到,这会子却是一下找到了?

    抽出那张磁卡,冲着那人虚弱一笑:“我在找这个。”

    那人了解地笑笑,和他们一起走进电梯,那洁以为这事儿算完了。

    但是醉了酒的秦陆没有那么好打发的,到了里面,就旁若无人的抱着她,缠着,“宝宝,快亲一下。”

    她别开脸,扶着他不稳的身子,都快哭了,她真的不知道秦陆真的醉的时候是这样子。

    她心里一下子明白了,新婚之夜,他根本就没有醉,只是,只是让彼此都自在些罢了。

    这会子,才是这货真正醉的样子!

    秦陆不管不顾地缠着她,嘴靠过来,用力地扳正她的小脸,在别人不自在下,理直气壮地和自己的老婆亲热起来。

    还亲得叭叽叭叽的,总之就是一个字——羞!

    如果用多点字儿来形容的话,就是—羞死人了!

    用那洁同志的话来说,就是——臭不要脸的。

    这会子,她被臭不要脸的缠着,亲着,都快透不过气来,只能推着他,模糊地说着,“秦陆,这是外面,你…别动。”

    亲了不错,竟然还将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她实在是…

    他倒是停住了,目光瞧着那人,那人笑笑,表示宽容。

    秦陆低头,嘀咕了两声:“那宝贝我们回去再继续。”

    她连忙点头,先将他送回去再说,到时她再想办法逃走!

    好不容易将醉酒的男人弄回家,她喘了口气,门就被关上了,还落了锁。

    她吓了一跳,就见着秦陆已经开始扯着上衣的扣子,还有皮带…

    她尖叫一声,回头就想打开门逃跑,但却被他一下子从背后抵到了门板上——

    “你想干什么?”她颤着声音,感觉自己的背后是一声热铁,那炽热的气息让她迷乱,也让她的心快跳出来了。

    秦陆捉住她的双手,平贴在门板上,她像是璧虎一样趴在门上,动也不能动一下,他的头贴在她的颈侧,那带着酒精味儿的鼻息一下一下地喷在她的颈子里,热热的,带了些酥麻。

    “宝贝,不是说好了…嗯?”他的声音低沉还带了一点沙哑,听起来万分诱惑。

    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她能说,她只是应付他一下吗?

    “宝贝,你逃不掉的。”他邪气一坏,开始吻着她的耳垂,火热的舌尖触到她的耳朵时,她身体一颤,一股女性的本能让她低低地叫了一声。

    他一边吻着她,一边低笑着,“宝贝,你瞧,你有反应,你其实也是想要的,对不对?”

    他的唇移到她的颈子里,她真是得天独厚,昨晚和今天早上咬的那些痕迹竟然消了个七七八八的,又是洁白如玉了。

    他在那里添上些新的,缓缓地吸着,让那里出现一抹抹的绯色,他慢慢不满足,伸手开始扯她的衣服,暴力得让那几颗扣子一下子迸掉了。

    那件米色的衬衫就这么松松地挂在她的肩上,香艳的小肩膀迷人得让他几乎发狂,他也不准备克制。

    事实上,这时候的秦陆早就没有了自制力。

    他醉了,他只是凭着本能去亲她,想着用自己最喜欢,最舒服的方法去占有她。

    她的小身子是他极为喜欢的,无论什么时候,他对她都充满了渴望。

    那洁颤着身子,刚才她几乎要尖叫了,而这时,他的吻已经到了她的腰际,她呻吟一声——这男人是不是狗,亲得那么仔细!

    他每一寸都没有放过,很耐心地一点一点地吻着她的身子,让她在他的吻里颤抖,绽放。

    确实,那洁动情了。

    但是在心里,她的气其实是消的,这就是女人和男人不同的地方。

    男人觉得什么事儿都能在床上解决了的,女人不同,女人需要的更多,所以在秦陆这般死缠着那洁的时候,她其实是怒火更甚的。

    这个不要脸的男人,就一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但现在她真的反抗不了,大半领地都差不多被攻陷,她只能喘着气,无力地说:“秦陆,我们,我们洗个澡再做好不好?”

    她才说完,后面的人就顿了一下,尔后低声地笑着,“是不是喜欢在浴室里?”

    她的脸红透了,这个混蛋!

    但还是点点头,嗯了一声。

    秦陆停了一会儿,平息了一下自己过于炽热的气息,然后抱起她的身子。

    她瞧着他泛红的俊脸,还有他喷出的浓烈气息,不觉身子一热。

    此时的秦陆,有着平时少有的放纵,那种男性气息浓烈到足以让她在瞬间动情,她垂着着,不敢再看他,但是却无法抵挡他笼罩着的气息。

    他一边抱她,一边低着头含着她的唇瓣,不轻不重地吮着,声音诱人极了,“宝贝,再忍一会儿!”

    他不说还好,一说,她真的觉得身体里有一股子火在窜动着。

    天,她什么时候变得和他一样,这么贪欲了。

    不敢沉迷,那洁极力地告诉自己,他们现在在冷战,不应该发生什么关系!

    但是她的身子那么热,浑身都无力,她只能靠着他的胸口,任他将她放到淋蓬头下——

    热水从头顶淋下,那种细细的,像是雨丝一般的,缠缠绵绵的…

    她背靠在毛玻璃上,看着他脱去衬衫,露出精壮的上身。

    他的身子不是那种古铜色,偏白一些,但是她知道,那具身子有多精壮,有多凶猛…

    身子轻颤着,看着他朝着她伸出手。

    “不,我不想要…”她的声音无助,突然间,她觉得害怕,怕自己沉沦在他的怀里。

    秦陆的眼眯了眯,尔后就扣着她的腰身,将她扣在自己的怀里。

    “想逃?”他盯着她,目光里带着强烈的掠夺,那炽热的**在里面燃烧着,几乎要将她给焚烧怠尽。

    那洁双手抵着他的胸口,声音是自己也憎恶的绵软,“不…不是,我们先洗!”

    他深深地瞧了她一会儿,尔后就快手快脚地除去她的衣服,挤了一点沐浴露往她身上涂抹着…

    以前,秦陆也经常帮她洗澡,但是绝没有一次像是今天这么充满了情与色的,他的手,很慢,很慢地在她身上搓揉着…

    那根本就不是洗澡,而是抚摸,挑逗,加上那沐浴露,效果是惊人的。

    她忍着,咬着唇的样子充满了女性的娇媚,他再也忍不住,扔掉手里的浴花,一举占有了她。

    他做了好几次,她忍不住,尖叫着让他结束,秦陆喘着气,“不是说喜欢在浴室里吗?我就满足你的愿望”。

    她无力地垂下头,只能发出支离破碎的声音。

    当他终于松开她的身子,将她洗好了抱到床上的时候,她以为今天结束了,但是醉酒男人的体力惊人得好,他缠着她,又开始吻着亲着,大手不规矩着…

    “秦陆,好多次了。”她的声音气息不稳,实在是被他弄得不行了,她累得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他的身子覆在她的身体上,一边吻着她,一边轻笑着:“你喜欢在浴室里做,但是我,比较喜欢在床上…宝贝儿,现在是不是该满足我了!”

    她气得说不出话来,闭着眼,轻颤着身子随他去了…

    最后,在浴室里几次,在床上就又做了几次,那洁只感觉到浮浮沉沉的,身子似乎不是自己的了,但是却是真的很舒服很舒服…

    他没有很粗野,一直很温柔…

    秦陆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三点多了!

    他喘着气平躺在床上,一会儿才起来,为自己和床上早就昏睡过去的人儿清理了下,然后才心满意足地搂着她睡去!

    清晨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八点了,那洁吓了一跳,立刻就起身穿衣服,但是她的衣服都被扯坏了,她手里拿着衣服发着呆。

    还有内衣内裤都泡在水里,哪还能穿,做了一晚的男女身上都穿着浴袍,此时,她欲哭无泪。

    秦陆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浴室里,他看着她的样子就知道她在烦什么。

    笑笑:“你忘了这里有你的衣服。”

    她瞪了他一眼,“就算外面的能穿,里面的呢?”

    她现在足足比少女时期多了两个尺寸,怎么穿?

    秦陆低低地笑着,“傻瓜,我当然准备好了。”

    他拉着她走到更衣室里,打开柜子,挑了套衣服出来,高雅大方,绝不是她以前的,还有内衣内裤也是性感的黑色。

    她脸红了红,但是还是没有好气地瞪着他:“臭不要脸的,早就动了不好的心思是不是?”

    他笑,没有否认,如果承认自己是臭不要脸的,就能享受昨晚那样**的夜晚,他宁可自己就是个臭不要脸的,想到昨晚那一次比一次更激烈的**,他的身体一紧。

    而这更衣室里,六年前,也是他们的主战场,特别是她小屁股下的沙发,他爱了她好多次。

    秦陆是很想,但是现在时间真的来不及了,于是催着她一起换了衣服洗洗就去上班了。

    他没有做早餐,这里久不开火也没有食物,在路上的快餐店里买了她喜欢的早餐塞到她手里,然后就打了车去医院了。

    路不远,但是他还是坚持着送她去,算是自己的体贴吧!

    那洁有些别扭着接受了,但是心里也下定决心,晚上,绝不会跟着他回去了!

    在医院里穿上白大褂,正好没有迟到。

    今天开例会的时候,赵寅瞧着她的眼神多了抹深意,她就当没有看见。

    其实她也是没有想到,这些领导在应酬的时候,都是那副样子,想想,心里竟然有些不舒服,秦陆是不是也曾经——

    她不敢想下去,怕想了更不舒服。

    开完会,意外地被赵寅叫住了,“那医生,你来我办公室一下!”

    那洁愣了一下,但还是立刻走进去。

    “关上门吧!”赵寅淡淡地说着,手里还有一支烟,没有点着。

    那洁进来后,他手里的烟也没有点,而是放到了一旁。

    那洁是有些奇怪的,这里是医院,即使是主任办公室也是禁止吸烟的,她以前可是从来没有见过赵寅违反过什么规定。

    今天是怎么啦?

    赵寅抿了下唇,他本来长得也很好,此时严肃的样子倒是增添了几分男性魅力,但是他再好看,和秦陆那股子尊贵劲儿比起来,还是不够看的。

    那洁的眼就一直望着他,清澈而淡然!

    这就是赵寅有些不满的地方,这个小女人能一直地瞧着他,目光不闪不避,说明她的心里对他是没有一点儿属于异性的那种感觉的。

    他的双手交叠着,放在面前的办公桌上,那洁就瞧着他,等着他开口。

    许久以后,赵寅才缓缓地开口:“那医生,十八楼来了个特殊的病人你是知道的吧!”

    那洁点头,“听说是某高官的儿子。”

    赵寅又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不仅是那样,他还是一个很有名的塞车手!临床表现为无法勃起,问题挺严重的。”

    那洁是个女性,但也是个医生,所以,她很专业地问:“他有过勃起的记录吗?”

    赵寅点头,“有过,以前正常的,三年前出一车祸,身体的某部分受了重伤,后来就一直没有成功,治了三年,没有成效。”

    他伸手将一份厚厚的病例递给她,“这是三年来,他所有的医疗档案,你可以看看!”

    那洁接过,同时心里也有底了,对方是高官之子又是名人,这事儿能这么和她说,八成是让她收下了。

    虽然她是个医生没有错,但是术有专攻,在生殖临床方面,她并不是顶尖的。

    更何况高官之子所瞧过的医生,全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她沉思了一会儿拒绝了,“赵主任,这病人我怕有难度,要不,让院长请我们院里别的医生吧!”

    对于她的拒绝,赵寅也不意外,事实上,出于私心,他替她拒绝过,理由和她说的是一样的,但是院长十分无奈地告诉他:“对方一定要那医生主治。”

    “那我们就没有办法了吗?”赵寅当时是这么回的。

    王院长深深地瞧着赵寅,尔后淡笑着,“对方十分难缠,这事儿,不仅是涉及到医院,还有政治!”

    换言之,医院和他王院长,是兜不住这事儿的。

    赵寅其实心里想过,这事儿,王院长一定没有敢和秦陆说过,不然不会这么风平浪静的!

    想想,自己的老婆要去替别的男人看男科,就得摸,是男人哪受得了,更何况是秦陆这样的男人。

    要是老丑一点的男人就算了,偏他看过,又年轻又帅。

    他看着那洁,很无奈地说:“这是医院决定好的事情,如果你有问题,可以直接向王院长申诉,我不会当成越级处理,另外,你也可以和家里人商量商量,毕竟这关系到你的前途。”

    他暗示着,这是一个烫手山芋,让她不要接。

    意思那洁是明白的,她自然会和王院长说,但是秦陆么,她不会开口。

    一点事情就搬出他,那以后她在这个医院里的处境是十分不自在的。

    她站起身,将那份病例拿在手里,对着赵寅微微一笑:“赵主任,谢谢你。”

    他的好意她明白,虽然她无法回应他什么,但是这份心意她记住了。

    赵寅淡笑了一声,示意她出去。

    不得不说,赵寅也是个十分有魅力的男人,只是秦陆先来,他后到,再加上秦陆那天生的贵族气质,他败给秦陆也不冤。

    那洁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回头,“赵寅,其实我应该道歉的。”

    她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是利用了他,明明知道他有好感,她却还是没有及时地和他保持距离。

    赵寅笑笑,挥了一下手。

    他也知道,有时候,别人不是不想拒绝,而是在没有说开的时候,无从拒绝。

    他不是个死缠烂打的男人,还是有些风度的。

    那洁走出去,深吸了口气,就下楼,往院长办公室走去。

    敲了下门,里面传来王院长的声音:“进来。”

    那洁走进去,却看到王院长正在说电话,瞧到她后,示意她先坐。

    那边,是秦陆。

    “王叔叔,有人?”秦陆问着。

    王院长笑:“你小子,耳朵挺灵的,是你媳妇,要不要说两句。”

    秦陆也笑,和王院长很熟,所以说起话来也不那么清淡了:“昨晚在床上说了一夜,就算了吧!”

    王院长正要挂电话,秦陆又说:“问问她有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

    那话让王院长沉沉笑了,这小子,说到底还是念着老婆啊,还装。

    于是问那洁:“首长大人问你有没有事儿说。”

    那洁脸一红,摇摇头。

    “人家不肯说。”王院长颇为得意地说着,秦陆笑笑,挂上电话。

    王院长这会子才得空了,看着那洁手里的东西,心里明镜似的小丫头来干啥子的。

    他倒了一杯水放在那洁面前,开门见山地说:“小洁啊,王叔叔和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这事儿,王叔叔也是拒绝过好几次,你不看见了,人住在这里已经个把星期了,王叔叔有没有和你提过半个字。”

    他这么说着,那洁只能听着。

    王院长这次真不是蒙她的,不像以前帮着秦陆那样骗着她。

    他也有他的无奈,那位爷是谁?

    是中央军委总参谋的儿子,更不好办的是,人家老爹上次在秦陆生日的时候,亲自去送了一对手镯过去,那是价值连城啊!

    虽然说秦家不缺钱,但是那心意,是挡不掉的。

    秦司令以前和马参谋可以说是平起平坐,但是这会子也是退了,秦陆总是比人家低一个台面儿,再说了,就是官平一级的,也得给人家一个面儿。

    人家这是亲自上门求着了,再矫情,有些儿说不过去了。

    这事,他都没有敢和秦陆说,生怕引起大的风波。

    男人么,哪个不介意这个!

    王院长心里想的和赵寅是一样的,为老丑男人做个这样的手术什么的,没有事儿,但是那种极品男人,小那医生碰了,秦陆能不介意么?

    所以,这事儿还得从小洁身上着手,秦陆那么疼她,就算后来知道了,只要小洁愿意哄一哄,就没有事儿。

    而那洁听着王院长这么说着,也挺为难的。

    她和他们考虑得不一样,她并不是怕秦陆吃味儿什么的,她是一个医生,这样的事儿对她来说,是很正常的,在手术台上,男人的身体都不具备任何意义,唯一的身份就是病人。

    她想的是,这人的身份如果真的这么贵重,医院就该更加地慎重了,而她,是没有把握的。

    如果一个不好,影响了那人一辈子,医院也跟着会有影响。

    越是名人,越得小心对待,这不是搞特殊,而是不争的社会现实!

    她也不得不跟从。

    所以,她不想接这个病人。

    她想的,王院长也想到了,但是人家就指名着要她接下,他能有什么法子呢?

    医院是不能拒收病人的,一天不让那洁过去,人家就在这里多住一天等着,赖了一个星期了,再没有医生过去,就说不过去了。

    那洁低着头,一会儿才抬起头,“王叔叔,我先去看看吧!看了以后再决定!”

    她叫的王叔叔,表明自己是看在私人感情方面才答应下来的,王院长哪里会不明白。

    他欣慰地说:“还是小洁你懂事儿,体贴你王叔叔啊!这事儿…”他有些为难地说着,后面就没有话了。

    那洁明白,“我不会和秦陆说的。”

    他这才恢复了神色,站起身来,笑着说:“走吧,王叔叔和你一起去瞧瞧这位传说中的大人物。”

    王院长也不是等闲之辈,人是来了,但是他硬是晾了个把星期,他人去也没有去。

    去了,真的就是服软,就是掉价儿,以为他们医院就任着搓圆捏扁了!

    那洁和他一起走到十八楼,先是到护士站那里了解了一下情况。

    “贵宾室的病患在吗?”那洁打开记录随口问着。

    护士长瞧着院长都出动了,连忙说:“在,就是…”

    她的声音小了下来,“就是不太配合。”

    那洁的眉头动了一下,接着问:“怎么不配合?”

    “我们例行的工作都不肯让护士做,什么尿检,血液检查都不肯做。”护士长挺委屈的,想来这些天吃了不少苦头。

    那洁皱了眉,“是哪个医生开的单子。”

    她没有说出口的是,对方是长达三年的性功能障碍,这些常规检查根本就是多此一举,与其这样,不如送一些美女的图册过去,看看他有没有反应!

    这是她心里的阴暗心思,自然是不方便和护士们分享的。

    “是轮值医生开的,医院里也是一直这样做的。”护士长小心地瞧着院长大人。

    王院长立即发话了,“胡闹,这事儿我会处理!”

    那洁淡淡一笑:“他也没有做错,事实上这些是无害的,而且达官显贵也不差这点钱!”

    “这也是,关于这件事情,就算了吧!”王院长充分地表现了什么叫做‘朝令夕改’。

    护士们都瞧见了,这那医生在院长面前说话多具份量。

    这也是,人家是首长的老婆,还是这次钦点的医生,身份贵重,院长自然另眼相待,就是不知道那医生能不能治好这马公子的‘隐疾’。

    那洁在巡医记录上签了个字,尔后就和王院长一起走向了那传说中的一号病房。

    贵宾室的条件自然是极好的,她听护士八卦过,马公子住院,身边是带了两个下人侍候的,每天的膳食也是自家准备,排场挺大的。

    身在秦家,那洁自然不会觉得怎么了不起。

    只是富贵些罢了,秦陆虽然也身在富贵,但是向来没有这么高调。

    她心里暖了一下,说不清是为了什么。

    推开门进去,她就皱起了眉头。

    这哪是病房,这分明是个吸烟区!

    整间病房里都是浓雾笼罩着,让人几乎无法呼吸,她轻咳了一声,才看清了里面的景象。

    一张超级大的床放在正中间,本来雪白的床单被换成了黑色的,枕头也是黑的。

    好吧,这是病人的爱好!

    她的目光望向窗边的男人身上,他穿着一件灰蓝色的牛仔裤,上身是件黑衬衫,背对着,手里夹着一支烟。

    那洁和王院长对视了一眼,觉得这种场面对于王院长的身份来说,有些难堪,所以轻声说:“王叔叔,你先回去吧,我一个人就行了。”

    王院长点头,确实,让他一个院长来教病人的行为礼仪,确实是有些难看得紧。

    不过,他还是叮嘱着,“你自己要小心些,王叔叔看他不是好东西!”

    那洁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王院长懂,不是那玩意儿不好使吗?

    能出得了什么事儿!

    他眨了下眼,放心地离开。

    而他们这边的动静终于让里面的男人回了头,手里的烟在唇上吸了一口,缓缓地吐着烟圈,那随性慵懒的样儿十分有男人味。

    随着他的回头,那洁也终于看到了他的面孔,虽然隔着烟雾,但是她还是看到了一张好看得过份的脸孔,那是一张无法形容的面孔。

    似邪似魅,亦正亦邪…很酷很帅,此刻那张薄唇带着一抹嘲弄瞧着她,“你是谁?”

    声音里满是傲慢!像是某国的王子一样。

    那洁听说了他是个有名的塞车手,这种人大概是被女人给宠坏了,所以才那么骄傲,不将全天下的人看在眼里。

    她也看清了,他的衬衫有三颗扣子没有扣,露出里面精壮的小麦色胸肌,那贲起的肌肉让女人看了的确是容易动心,但是那洁讨厌这种时刻卖弄自己身体的男人。

    但是这是她的病人,她不能再有不好的感观了。

    缓缓走进去,直直地地朝着马姓病人走去,在他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将他手里的烟给夺过来,摁在床边的烟灰缸里——即使那里面已经满了。

    随后,她走到窗边,将窗户拉开,将烟雾给散掉。

    她做完这一切,才走到马公子面前,神情冷淡地说:“记住,这是医院,你如果想吸烟,可以去吸烟区,在那里就是吸中毒了也没有人反对!”

    “这就是你们医院对待病人的态度?”马公子挑起了眉头,双手横在胸口,这让他的胸口的春色露得更多了些。

    “你承认自己是病人就好。”那洁直直地瞧着他,并没有因为他过份好看的脸,还有过份裸露的身子而有一丝的气息紊乱!

    马公子的脸上带着深深的嘲弄,很不以为意医院会派个年轻的女医生来给他治病。

    “我要求换医生。”他的语气很不好,很粗鲁,显示着他平时有多受宠。

    那洁也学着他的样子,双臂横在胸前,和马公子对面对地站着,小脸紧绷:“抱歉,如果我可以选择,我也不愿意和这么蛮横的病人接触,但是令尊执意要求,或许,你可以替我们说服你父亲,换个让你觉得称心的医生过来。”

    马公子眯起了眼,头一次正眼瞧她。

    高挑但是却异常纤细的身子掩在一身白色的医袍下面,凭着他多年前的猎艳经验,眼前的女人有一副极好的身材。

    他的目光冷冷地往上,看着她子夜般的眸子,还有那清冷的小脸蛋,整个都冷到不行,却奇异地在他的心里燃起了一把火来。

    马公子无疑是矜贵的,就连惊艳的目光也是冷冰冰的,事实上,三年前,他有过许多女人,丰厚的身家,还有他不俗的长相和名气,有许多的女人前仆后继地躺在他的床上等着他临幸。

    他虽然不是来者不拒,但是看得上眼的,却是都上了。

    眼前的这个女医生,让他心里生起了一把火,却不是欲火,而是怒火。

    他觉得她的目光几乎可以刺破他的皮肤,看透他其实是个废人。

    这让他十分地恼火!

    “滚,不要再让我看见你!”他大手一挥,那洁竟然被他一把挥倒。

    她的身子竟然一下子倒在了那张黑色的床上。

    刚要起来,身上就压了一个男人的身子,一抬眼,就看到了那张张狂的年轻面孔。

    他看上去,最多二十六七岁,但是满脸的愤世嫉俗。

    想想也是,本来他拥有一切,然后却不举了,这对于一个骄傲的男人是多么打击的事情!

    虽然被他压在身上,但是那洁的神色一点也没有变,她的手在他的身下动了动,语气冰冷,“你是要让我检查吗?那也是你躺下来。”

    马公子,名唤马思隐,挺文艺的人名,但是做的事儿一点儿也不文艺。

    他的黑眸,紧紧地盯着她的小脸,咬着牙:“我说滚!”

    “这是你让人滚的方式?”那洁的气息都没有乱,让马公子很不爽。

    他压着她,一点也没有放松下来,一边狠狠地说:“自己去和我父亲说,不当我的主治医生,不然…”

    “不然怎么样?”那洁冷睇着他。

    马思隐公子想也不想地说:“不然,我现在就强暴你!”

    那洁的唇缓缓地扬起,她瞧着距离她不到十公分的俊脸,冷笑一声:“如果你有强暴女人的能力,那么我恭喜你,你可以出院了。”

    “伶牙利嘴,对你没有好处!”他的目光中露出近乎凶狠的意味,然后低头,就要吻上那不停地扰乱他心的两片红唇…

    那洁曲膝一顶,马公子一个痛呼,身子翻到了一边,抱着自己伤上加伤的地方,冷汗直冒!

    “该死的女人,我一定要换了你!”他痛叫着,脸色已然是青色的了!

    那洁翻身,站到床下。

    “希望能尽早随了你的愿,但是在那之前,我还是你的医生!”她将床上的一个枕头放在他的脸上,挡着他的目光,尔后戴了手套,开始替他检查有没有伤着。

    她刚才的力道并不小,虽然这人没有那啥能力,但是她并不想被一个成年男性亲吻。

    他此时无力反抗,心里恨极。

    感觉自己的腰间一凉,尔后是一种十分柔软的触感,在那里一直地存在着…

    一股热气横阻在他的胸间,像是有什么东西缓缓升起,但是到中间,又无法冲破…

    那感觉继续着,他觉得很舒服,清清凉凉的!

    “还好,没有伤着。”她终于检查完,“自己将裤子拉好!”

    他冷哼了一声,“你脱的,当然你得替我拉上。”

    她没有理会他,径自除了手套,拿下他脸上的枕头,“你喜欢光着屁股我也没有意见,从现在起,不要吃冷食,不要吃刺激的食物,更不要…”

    那洁顿了一下才说:“更不要接触女性。”

    “你不是?”他此时已经感觉好多了,坐起身,讥讽着,目光挑剔地看着她身上的衣服:“你们医生是不是都没有性别区分了,我那么压着你,你竟然一点感觉也没有。”

    他说得挺下流的,那洁冷瞧了他一眼,只是淡淡地说:“因为我很放心!”

    他被她刺激到了,脸孔暗红!

    那洁又强调着:“不能和女性接触,记住了?”

    那话绝对的权威,没有一点儿年轻女性的羞怯!

    马公子生起了恶劣,横着自己年轻又精壮的身子,双手枕在脑后,睨着她:“我每天晚上都需要一个女人暖床!”

    那洁看着他痞痞的样子,目光中有着同情,“那你一辈子就过个手瘾吧!”

    她的话挺恶毒的,其实也超出了医生应该有的范围,但是对于这种特殊的病人,她觉得就得这么刺激他。

    不然,真的以为在这里也和他的美人窝一样地为所欲为呢!

    但是那洁却是没有想到,她越是不将马公子当回事,马公子对她就更有兴趣。

    马公子听了这话,当然大怒,伸手就从一旁将烟灰缸扔过来,那洁一个女孩子,哪来得及躲开,额头被砸中,虽然没有血,但是却是青了一片。

    那玻璃质的烟灰缸掉落在地上,碎成一片片的,清脆的声音响起的时候,马公子也听着自己的心裂了一道缝儿,像是有什么东西钻了进来。

    他跳起身,伸手抓住她,那洁立刻退后一步。

    “该死的,让我看看。”身下无能不代表马思隐是个体弱多病,相反他很结实,浑身都是劲儿。

    强迫地扣着她的脑袋,看着她的伤口…

    他的身高很高,这么站着,她的头只到他的下巴。

    她想挣扎,他就扣紧,她的腰身被迫地和他的身体贴在一块儿,不等她说那句话,他就咬牙:“别乱动,虽然我不能办到最后,但是你知道的,男人有许多方法可以征服女人!”

    他的话很流氓,那洁一下子推弄他,伸手就是一巴掌,“混蛋!”

    说着转身就走出病房,她没有逃走,是缓缓走出去的,一点儿也不怕他再抓住她的身子欲行不轨。

    马思隐阴沉着脸瞧着她的背影,妈的,他头一次对女人这么温柔。

    还给他脸色看!

    他一定要换了她,换一个温柔的,比她年轻比她漂亮的女医生,然后天天晚上抱着那个女医生睡觉!

    但是,他的鼻端还留着那股子淡淡的药香味,他讨厌药味,这三年来,他闻够了,但是换来的是一次比一次的失望。

    他讨厌这种味道,是的,讨厌,他一点也不喜欢闻!

    将自己的抛到大床上,他却烦燥地觉得这上面,应该多一个女人的。

    所以,晚上照例有个女人过来暖床的时候,他特别的感觉了一下,尔后,用力将她挥到了床上。

    “思隐,你怎么了?”女人娇着声音,她是马公子‘受伤’后,少数几个还能留在他身边的女人。

    马思隐皱了皱眉头,“你身上什么鬼味道,这么难闻!”

    女人错鄂,她身上的香水叫‘毒药’,他以前很喜欢的。

    但是再怎么样,还是被扔出了豪华病房。

    那洁出去后,则简单地上了点药水,没有什么大碍。

    下午下班的时候,秦陆就晃过来了。

    “你来干什么?”她轻哼一声。

    秦陆站在她身后,双手挑在她的椅背上,头凑过去:“来接我老婆下班。”

    “走错地方了。”她没有好气儿地说着。

    良久,他都没有说话,那洁有些奇怪,回过头就看着他铁青的脸色。

    “说,额头的伤是哪来的。”秦陆的目光税利地盯着她额头的那一角伤痕!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 var cpro_id = "u1439360";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曈希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曈希希并收藏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