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 > 136 无条件的宠爱(真相必看)

136 无条件的宠爱(真相必看)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洁下意识地退后一步,然后掉头就往前跑。

    一只大手拉住她,将她拖了回去,塞到车上。

    “马思隐,你知不知道你很讨厌。”她的脸紧绷着,瞪着他。

    他缓缓发动了车子,不过这次开得慢了很多。

    那洁一直没有说话,直到他将车开到一间别墅面前。

    “自己进去,还是我拖你进去!”他静静地说,表情带着一抹高深莫测。

    那洁脸色还是不太好,她下车,没好气地说:“你就不怕我报警!”

    马思隐笑得很有深意,“你不会的。”

    秦家和马家都丢不起这个脸。

    那洁哼了一声,也不怕他怎么样,直接往里走。

    偌大的别墅里,一个人也没有,她也不怕,马思隐这个人虽然讨厌,但是她也能肯定他不会将她怎么样。

    将手里的皮包扔到沙发上,她坐在那里睨了他一眼。

    马思隐对她的冷淡不以为意,他走上楼,也不怕她跑掉。

    这里很偏,除非她想走回去,不然她不会乱跑。

    一会儿他就下楼了,手里拿着一份像是文件的东西。

    他坐在她对面,将东西推到她面前,淡淡一笑:“看吧!”

    看到她有些迟疑,马思隐抿着唇,静静地等着。

    那洁终于还是伸出了手,打开文件袋,里面是一大叠的资料,当然,还有些照片。

    在看到那些照片的时候,她的脸色发白,“这些,你从哪里来的。”

    一张张全是林强狰狞的面孔,还有十八岁的她无助的表情。

    指尖是冰凉的,她抬眼,有些干涩地问:“这些是哪里来的?”

    马思隐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淡淡地说:“我有我的办法,但是我能保证这些,在这个世上只有一份。”

    他拿过她手里还有落在桌面上的照片,打火机打着,缓缓地将它们给烧得干干净净。

    那洁瞧着他,他将那些灰扔到垃圾筒里,身体轻靠在沙发背上,“你现在可以看看其他的东西。”

    他不屑用这些威胁她怎么样,他要的,不是一夕的欢愉,也不想她憎恶他。

    那洁拿出其他的一些资料,目光有些怔忡起来,上面是秦陆的入院单,接受催眠治疗,日期…

    她的小脸刷白,正是六年前他从a市回来,后来他没有碰她的那段日子。

    照片,这些东西…马思隐想告诉她什么?

    她的心慌了,她一下子站起来,顾不得自己的东西向外面跑去。

    她不要再看下去,不要再听下去,她捂着耳朵,拼命地跑着,泪流了满面。

    一定不是她想的那样,秦陆不会知道的,他去医院也和那件事情无关,她要知道…

    马思隐在后面牢牢地抱住她的身子,半搂半抱地将她拖回去,那洁的情绪还很激动,张开牙就用力地咬在他的手臂上。

    她有些失控的力道让他疼得全身都紧绷了起来,但是一声也没有哼,一直将她抱回屋子里。

    他看着她,残忍地说:“秦陆看过那些照片,他无法碰你,去看了医生,还没有看好,就被你看见了他和安雅在一起。”

    她住耳朵,满脸的泪水:“马思隐,我不要听,你闭嘴!”

    她说得歇斯底里,脸上全是泪水,马思隐盯着她的眼,大手强迫地将她的手拿了下来,一字一顿地说:“秦陆曾经对你排斥过。”

    她不哭了,目光愣愣地瞧着他,忽然,手一扬,重重地打在他的脸上。

    马思隐的脸偏向一边,缓缓地回头,看着她激动的神色。

    他阴着脸,双手放在她的肩上,拼命地摇晃着:“那洁,你自己想一想,那么一个可以说厌弃过你的男人,你还那么爱着干什么?”

    她无神地任着他摇晃着,她的心已经被掏空了,满脑子都是秦陆曾经对她厌弃的事实。

    头很晕,她觉得难受极了,想说话,但是一点力气也没有,就这么直直地晕了过去。

    马思隐愣了,在她要跌倒的时候,他伸手将她抱住,拍拍她苍白的小脸,“那洁…”

    她一点反应也没有,他立刻将她抱上楼,让她躺在床上。

    他估计她是太过激动才晕过去的,所以也没有太过惊慌,只坐一边守着。

    那洁晕睡了两个小时才幽幽地醒来,一醒就听到楼下她的手机在响。

    她撑着坐起来,马思隐立刻扶着她。

    那洁一把甩开他的手,表情冷淡:“走开!”

    她抬眼,冰冷地看着他:“马思隐,你的目的达到了,现在可以送我回去了吧!”

    他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跟着她来到楼下。

    那洁拿起包,默默地看了下手机。

    手机这时又响起来,她接听起来,里面传出秦陆有些焦急的声音,“小洁,你在哪儿?”

    他打了二十几个电话,她都没有接,他现在在外面找着。

    那洁抿紧了漂亮的唇瓣,一会儿才轻轻地说:“有一个朋友在一起,我马上就回去。”

    秦陆收了线,也将车子开回西峮。

    那洁放好手机什么也没有说,直接走到外面坐到车里。

    马思隐上去,他的脸上还有着鲜明的五指印,他侧头瞧着她面无表情的小脸,有些犹豫地问:“你打算怎么办?”

    那洁沉默了许久才冷笑一声:“和你有关系吗?马思隐,就算我和秦陆分开,我也绝对不会和你在一起,永远不会。”

    他有些被惹怒了,伸手固住她的小脸,“是吗?我会等到那一天的,哪怕不择手段。”

    他倾身想吻她,那洁用力推开他,“自重!”

    她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其实她心里是恨着他的,如果不是他,她现在不会这样。

    她…宁可永远不知道!

    但是她现在知道了,她心乱如麻,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不知道在面对秦陆的时候,在他再次向她求欢的时候,她应该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她该庆幸,他又能和她做那件事了不是吗?

    唇角带着一抹嘲弄,她知道那是对自己的厌弃。

    一个小时后,车停在西峮的门口。

    那洁下车,看也没有看马思隐一眼就径自往里面走。

    “那洁…”暗夜里,马思隐突然叫住了她。

    那洁回头,抿紧了唇瓣,轻轻地说:“以后不要来找我了。”

    她顿了一下继续:“我不会喜欢你的!”

    无视他的面如死灰,她走进院子。

    抬眼,门前站着一道修长的身影,脸色看起来有些阴沉。

    那洁像是游魂一样经过他身边,越过两步的时候,秦陆跟了上来,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声音低沉:“不和我解释一下吗?”

    她回过头,脸上少有的心灰意冷。

    她甩开他的手,淡淡地说:“我累了想睡会儿。”

    累?

    秦陆冷笑,目光望着外面开远的跑车,又瞧了瞧她,脱口而出:“你做了什么事会这么累?”

    那洁猛地看着他,目光中有着不置信。

    他竟然这样问,她瞪着他,他也丝毫没有软下来,就这么盯着她的眼。

    良久,她不发一语往里面走,秦陆跟着她,看着她轻轻地推开了客房的门。

    就在她要转身进去的时候,秦陆一手撑住了门板,脸色铁青着。

    这个臭丫头让他担心了一整晚,最后由着那个该死的马思隐送回来,还一副这种表情对着他,让他能怎么想?

    “怎么,出去了一晚上,都不愿意和我睡了么?”他说得有些粗鲁,身体也挤进了客房。

    那洁也不理他,直接走到床上睡下,背对着他。

    秦陆站在床边,脸上有着风雨欲来的征兆。

    他不是没有脾气,他信任她,但是她至少给他一个解释,至少让他心安。

    “小洁,你打算这就冷着我?”他拉了拉她的身子,没有方才那么粗鲁了。

    那洁躺着,声音静静地传了出来,“秦陆,我们冷静一段时间吧!”

    秦陆有些火大,声音紧绷着问:“什么叫冷一段时间,让你去和姓马的热乎吗?”

    那洁猛地回头,目光冰冷地望向他,“秦陆,你是不是嫌我脏了?”

    他的下颌绷得死紧,瞪着她良久才吐出一句话:“这是你自己说的。”

    他不曾说过这样的话,她可曾知道这样的话有多伤人。

    那洁抿着漂亮的唇瓣,一声不吭,两人就这么沉默地对抗着。

    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怎么说,她觉得有些不堪!

    沉痛地呼出一口气:“秦陆,我们冷静一下不好吗?”

    她头好晕,她无力去应付他。

    秦陆的喉结松动了几下,闭了闭眼,“如果我不愿意呢!”

    看见她被那个马思隐送回来,已经够他捉狂的了,现在她又这般,怎么叫他不心慌。

    她忘了自己是他的妻子吗?

    一股冲动让他毫不犹豫地推倒她,然后用力地吻上她的唇瓣,身子紧紧地压着她,大手握着她的手举高不让她挣扎。

    那洁拼命地摇着头,不让他吻,他就腾出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在她的目光下将自己的舌探到她的小嘴里。

    他吻得很深,几乎抵到了她的喉咙深处,她觉得难受,用力地推开他就趴在床边干呕着。

    秦陆的脸色更难看,大手扯着她的身子用力地摔在床上,直直地趴在床铺上。

    他压到她身上的时候,她屈辱地说:“秦陆,你要再次强暴我吗?”

    六年前的那一幕在她的眼前闪过,她的身子轻轻地颤抖了起来。

    秦陆冷冷地说:“如果你想称之为强暴,我也不反对。”

    大手用力地撕开她的衣服,直接侵占了她的身体…

    那洁紧紧地抓着床单,她只感觉到痛,钻心的疼痛让她的脸色刷白,她倔强地没有发出声间,只是咬着唇瓣,不让自己哭出来。

    他怎么能这样,在六年后再次这样强迫她。

    一样的姿势,一样的羞辱,难道在他的心里,她真的有那么不堪吗?

    不值得他珍惜?

    随着他的动作,她的思绪慢慢地飘远,最终昏睡过去……

    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在医院里了。

    睁眼望着白色的天花板,她苦涩一笑,不知道自己的脸,是不是比这还要惨白。

    头转向一边,秦陆坐在床边,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他脸上的表情很温柔,柔得不可思议。

    但是她现在不想看到他,看到这个强暴犯。

    别开脸去,脸上还是流下了泪水。

    这个混蛋,怎么能那么对她?

    她那么疼,他还一直做下去,她感觉到自己的腿间有液体流出。

    是血吧!

    她感觉很委屈,直到现在他还是那样,想做了,就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强迫也要。

    秦陆转过这一边,她又别着脸到那一边,他好脾气地又过去。

    她索性不转了,瞪着他:“我不想看见你,你走开!”

    秦陆蹲下身子,伸出手用指腹在她的小脸上擦拭着泪水,末了,才用一种奇特的目光瞧着她:“小洁,我们有孩子了。”

    她的眼微微张大,随后想起那流出的液体,她下意识地抚着小腹:“我的孩子。”

    秦陆知道她担心什么,俊脸有些发烫,但还是说了,“那时流出来的,是那儿的血。”

    那儿的血,她愣了片刻之后才回过神来,冷笑着:“秦军长,你真是残暴!能做出血来!”

    他压下心里的那股恼怒,继续哄着:“好了小洁,我知道你昨天心情不好,大概是怀孕引起的不安,以后那事儿我们谁也不提了好不好?”

    他想了想又说:“我其实是相信你的,当时只是有些不舒服罢了。”

    那洁冷冷地笑着,“我应该感恩是吗?毕竟一个差点被人强暴的女人,还能得到丈夫的垂青,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原来她也不知道这件事情是不是应该摁下去,但是他昨晚的粗暴让她彻底地死心了,这个男人,一直还当她是那个十八岁的小姑娘。

    秦陆眯了眯眼,声音紧绷着:“你怎么会知道的?”

    不难想象告诉她的那个人,都告诉了她什么样的重点!

    而那个人不出意料就是马思隐。

    不等她说话,他又接着说:“马思隐告诉你的目的你想过吗?”

    “当然!你以为我和你一样是非不分吗?”她倔强地看着他。

    秦陆一脸黑线,声音有些气急败坏,“那你就动摇了,因为六年前的一件小事就对我全盘否定,认为我不配得到你是吗?”

    “我没有这么想。”她有些狼狈地别开头,然后用一种轻渺的声音说:“秦陆,我那时还小,根本想不到,你不碰我是因为看了那些照片!”

    她的脸上流下了泪水,“你那时,一定觉得我很脏吧!”

    天知道她有多在乎,相对于林强那事,她更在意的是秦陆的眼光。

    他竟然会对不愿意碰她,他怎么能这么残忍!

    他让她觉得自己好脏,他明明知道,她没有被糟蹋的!

    秦陆呆了呆,下意识地解释,“我没有那么觉得。”

    伸手将她抱到怀里,怕她太激动。

    但是他这一抱,反而让她激动起来,小手拼命地捶着他的肩膀,一边哭喊着:“秦陆,你这个混蛋,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觉得我脏!”

    他一直搂着她,沉着声音:“宝宝,是我不好,是我错,对不起!”

    他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她现在怀孕了,他不想告诉她他的痛苦比她不知道在深多少倍,在她伤心的时候,他还得忍受着身体的煎熬,只为了能完美地出现在她面前。

    那洁吸着鼻子,带着浓浓的鼻音,“秦陆,我们完蛋了!”

    她不能接受他曾经厌弃她的事实,她要和他划清界线。

    她一说完,秦陆就冷着脸,大手捏着她的小脸,“收回这句话。”

    “不要。”她吐出两个字,和他对视着。

    秦陆低咒了一声:“他妈的,别以为你怀了孩子我就不敢动你。”

    撒娇任性得有个限度,她以为那时他就好受了,作为一个男人,她知道当时他有多挣扎吗?

    他吃药,将她弄得进了医院,还不是为了拴住她。

    竟然说他厌弃她!

    目光微冷,声音更冷:“那洁,其实不是我厌弃你,而是你厌弃我,如果我没有那毛病,你会这么担心我知道吗?”

    他们中间,不正常的那个人是他!

    他这么说着,那洁愣了一下,尔后就扔起枕头,用力地砸向他,“出去出去!”

    秦陆被她一连串的撒泼动作弄得有些不知所措,正要用强的时候,门被打开了,照样又是一大窝的人。

    陆小曼满面春风地在最前面,后面跟着一大帮子的下人们,一会儿,东西就堆满了病房。

    也难怪,小两口都结婚六年多了,因为房事而弄到医院里也不是一回两回的事儿了,这次,终于修成了正果。

    陆小曼接到电话的时候就兴奋得不得了,秦司令一蹦多高地也要来,陆小曼拦住了他,声音有些娇媚地说:“小洁怀孩子,有秦陆在就行了。”

    “是的是的。”秦司令高兴,一会儿让她带这个一会儿让她带那个,总之都兴奋坏了。

    这会儿一来,就瞧着小两口闹不自在呢。

    陆小曼将秦陆给轰出去,她坐到床前,拉着那洁的手,疼爱得不得了。

    那洁脸有些微微红,陆小曼连忙将人都给轰出去。

    嘱咐了好些时候,医生进来了,也是妇产科的权威来着。

    她过来亲切地问那洁的情况,最后才说:“是不是小腹那里还有点儿痛?正常的,别担心!”

    说完后,她笑笑,“不知道怀孕的时候,男人是会有些粗鲁,特别是那种背后的姿势,最容易伤了产道…”

    陆小曼呆了呆,立即问医生,“他们不是因为怀孕进的医院。”

    医生认识陆小曼,对方是那医生的婆婆,想来也是能约束一下首长的,于是不顾那洁的暗潮头,如实地说了,“是因为产道出血才来的,秦军长也太不小心了,就算不是孕妇也禁不起他这样折腾!”

    心里暗骂了句斯文败类,平日里大家都羡慕着那医生,想不到这般‘家暴’!

    那洁脸红红地让医生出去,然后拉着陆小曼的手,连声地说:“妈,不是这样的,秦陆喝了点酒。”

    她和秦陆的事情,暂时不想让家里的人知道。

    陆小曼温柔一笑:“妈知道,只要孩子没事就行了!”

    她又嘱咐了几句这才走了出去。

    那洁摸着自己的小腹,心里有些复杂,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

    她有些矛盾,要不要为了这个孩子而和秦陆继续在一起。

    门外,陆小曼板了脸,对着一边的奉管家道,“你先在这里照顾少奶奶,少爷今天有事儿。”

    奉管家一看就知道情况不好,于是淡笑着:“少奶奶还要少爷照顾,太太早些放他回来。”

    陆小曼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于是点头。

    秦陆乖乖地跟着陆小曼回去,到了家里,她就板下了脸,“自己该去哪就去哪!”

    她这阵势让秦司令一头雾水,小洁怀孕不是大好的事情,怎么小曼一副不高兴的表情。

    他疑惑地走过来,陆小曼没有好气地说:“这个混蛋,差点将小洁肚子里的孩子给弄没有了。”

    鉴于秦首长以前的记录,秦司令不用两秒就明白了,也沉下脸:“去跪着!”

    秦陆笔直地走出去,陆小曼瞧着他的背影,这才对秦司令说,“秦陆现在心里慌着,不惩罚他一下,他不会好过的。”

    秦司令是又疼又气,一再问了他的宝贝小洁没有事后才走到祠堂里,这次由他自己亲自动手,足足地打了秦陆五下才解气。

    秦陆笔直地跪着,哼也没有哼一声。

    他的心在颤抖着,他深深地明白小洁的脾气,那么大点的事情还和他闹成这样,要是他真的将孩子弄没有了,他们是没有可能了。

    闭了闭眼,这顿藤条下来他才真切地感觉到,他还没有失去她。

    但,也少不得得厚着脸皮求着了。

    秦司令让他跪一夜,但到了晚上,他就忍不住淄走了,实在是想见那个可恶的小东西。

    他还想趴在她的肚皮上,听听小东西的动静。

    车子停在医院的门口,他衣服也没有整就上去了。

    值班的小护士都见着了秦军长狼狈的样子,肩上的衬衫破了几条杠杠,露出几道血痕。

    脸上也有着血迹,很狼狈,但是也很帅。

    跑上楼,然后放缓脚步。

    那洁已经睡下了,奉管家在一旁陪着,看着秦陆的样子也没有觉得奇怪。

    还好,是好手好脚地回来的,想来不是太太拦着,准会打得下不了床。

    奉管家还是有些心疼,不过也气,对少奶奶下手的时候怎么不知道轻重的,以为女人和他们男人一样皮厚肉粗啊!

    交待了几句后就走了。

    秦陆坐在床边,看着她静静睡着的小脸,此时脸色好看了很多。

    秦陆拉着她的小手,轻轻地放在颊边,缓缓地蹭着柔若无骨的小脸。

    她睡得很香,大概是太累了,一点反应也没有。

    相对于那洁的想法,秦陆正好相反,他觉得这个孩子来得正是时候,是一道免死金牌呢。

    大手轻轻地摸着她的小腹,无数次地告诉自己,她怀孕了,这个孩子现在在她的肚子里。

    明明知道孩子还小,不会动,但他还是希望他能回应自己一下。

    良久,他也觉得自己有些傻,傻傻地笑了。

    当自己的老婆有了第一个孩子的时候,无论男人多英明神武都会表现得很傻。

    他笑了一会儿,又轻手轻脚地走到床尾,将她的小腿轻轻的扯出来,尔后微红着俊脸拉下她睡衣下的小内内,检查了一下伤处。

    就在这时候,门突然开了。

    秦陆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将被子给盖上。

    但是他这一串的动作都让人感觉——

    好禽兽啊!老婆怀了孩子了,还要干那事儿。

    医生轻咳了一声,有些不客气地说:“首长,那医生需要休息,你要不要去外面冷静一下。”

    秦陆没好气地说,“不用。”

    那中年妇科主任的目光完全是在看禽兽!

    他秦陆有这么畜生吗?

    妇科主任用目光告诉他——你有!

    结局,秦首长完败,只能退到一边。

    妇科主任像是还没有折腾足一样,冷笑着说:“首长,麻烦你将那医生的裤子给拉好!”

    秦陆窝着火,只能在她的目光下将裤子拉起。

    主任这才满意地点头,坐下来后,表情放柔了,替那洁检查起来。

    一会儿她站起来,“没事儿,早晨起来的时候,让她吃些清淡的,这些天会比较想吐,尽量营养吧!”

    秦陆点头,妇科主任像是没有讲够,又将他叫到外面,十分严肃地说:“这半个月千万不要有房事了,前三个月最好也不要有,后面三个月也是,中间几个月可以适当,但也要以女方的感觉为主,特别要注意体位,不能有过度激烈的行为发生。”

    秦陆十分受教,脾气好得不得了!

    女医生这才满意地点头,她离开后,远远瞧着的小护士小心地问:“林主任,你怎么敢那么对首长?”

    林主任哼了一声,“在我们妇产科,只有产妇的家属,哪来的首长。”

    恶人自有人磨,首长敢将她怎么样?

    不想要那医生了,不想抱那块肉了?

    一个不小心,那医生就要和他说再见的。

    小护士叹服了,还是主任有魄力啊。

    这边,秦陆回到房里,看了看时间都十二点多了,他心里其实是知道的,刚才的主任要不是因为那洁,她早就下班了。

    说他两句是应该的,谁让他真的做了禽兽之事呢!

    在医院里两个人不冷不热的处了几天,那洁就出院了。

    她不肯回西峮,直接到齐远山送她的公寓里住了。

    秦陆没有办法,只得赖皮地要跟着她一起住,结果当然是被轰出来了。

    那洁在家又休息了三天才去上班,其实秦陆是不同意的,她身体弱,现在怀了孩子,要是长时间的手术,哪吃得消?

    那洁不理他,自己上自己的班。

    秦陆没有办法,只得尽量抽出时间去陪着她——热脸贴冷屁股的那种!

    这天去医院里,那洁正在手术,秦陆在外面等了三个小时,她还没有出来。

    他有些担心她的身体,一直不敢走,就在手术室外等着,别人都以为他是患者家属。

    到了晚上八点的时候,手术室的灯才暗了下来。

    秦陆等着她出来,就看见她一头的细汗。

    他有些心疼,递了水过去给她,“宝宝,喝点儿水吧!”

    她看也没有看他一眼,直接向前走。

    秦陆跟着她到了女更衣室,不好进去,在外面等着。

    她已经一个星期不和他说话了,他不是不心慌的,但是每次发怒之前,他都提醒着自己,她怀孕了,不要和她计较。

    她冷着脸没有关系,但是她得顾着自己,要是孩子有了什么,他真的感觉到他们之间没有指望了。

    她出来后,就开车走了,很绝然。

    “可恶的小东西!”秦陆没有办法,叹了口气。

    这事儿还得王院长出面才行。

    十分钟后,王院长被他从家里叫回来,两人在办公室里吞云吐雾了一番外,秦陆直接表示,“我不想让小洁做手术了。”

    王院长表示理解:“是的,她正在怀孕初期,是比较累,行,这事儿我会安排,这些天,就安排她门诊,周一和周四上午上班,别的时候就是休息,怎么样?”

    秦陆点头:“行,只是这事儿为难王叔叔了。”

    王院长哈哈大笑:“你小子这阵子为难我的事儿还少啊?”

    “这样吧!改天我请小洁喝茶去,再劝劝她,真看不出啊,她的小性子不小!”

    秦陆就浅笑着,眼里有着宠溺的神情。

    王院长指着他,“都是你惯的啊!所以也别怨人家,自己得检讨一下。”

    秦陆连声说是,两人又说了一番话后才各自回家。

    秦陆回去也睡不着,这些天,他几乎都是睡在车里,车就停在她的楼下。

    他怕她有什么事情,他那里又远。

    只要看见她家里有着昏黄的灯光,他就觉得心安。

    第二天下班的时候,他带着在饭店里买来的水晶蒸饺,过来等她。

    那洁不理他,在停车场的时候,她才冷声地问:“秦陆,为什么要让王院长停了我的手术,你知不知道有些早就排好了的,那些家属都在等着,结果你一插手,他们就要再等好几天!”

    对于那些普通的人来说,多住几天医院,也是一笔很大的开销,他让她怎么向别人交待。

    好吧,上面安排得好好的,她一句工作调动就完了,没有她的事儿了,屁股干净了。

    可是他想到她的同事没有,想到整个医院没有?

    她的小脸因为气愤而通红着,胸口也微微起伏,看得出很激动。

    “小洁,那你想我们的孩子没有?”他拉着她的手,表情有些期待,“我能眼睁睁地瞧着你一站站上几个小时,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脚早就肿了吧!”

    她早就不穿高跟鞋了,平底鞋也是很宽的那种,他一看就知道是站肿了的。

    那洁狠狠地别过头,“不用你管,你自己会照顾好自己的。”

    秦陆盯着她的眼,“你怎么照顾自己?你上全天班的时候,二十四小时,你吃了几顿?”

    才几天,她就瘦了一圈,他心疼更气。

    她为什么就纠结着那一点儿小事,非得和他闹情绪!

    那洁抿着唇瓣,“这是我的工作,请你尊重,要不然,我不排除立刻申请离婚!”

    秦陆呆了呆,她竟然这么轻易地说出口,在他们好不容易又在一起以后。

    “小洁,收回你的话。”他声音有些紧绷。

    那洁盯着他的眼,冷冷地说:“如果你再这样的话,我一定会做的。”

    “那洁。”他的声音忽然大了起来,尔后看着她的眼充满了忧伤,这些天来,他的脑子里,心里满满的都是他们有孩子的喜悦,而她,却时时地说着要和他离婚。

    他的眼神慢慢地转冷,最后,他用一种奇异的语调问:“那洁,你就那么不在乎我吗?”

    她的唇动了动,没有说什么。

    秦陆抿了下唇,尔后将手里的东西塞到她手上,他需要冷静,不然不保证会不会将她给掐死!

    那洁呆了一下,然后将手里的东西还给他:“我不要吃。”

    可是他没有接,那盒他排了一个小时队的水晶饺就这么直直地掉落在地上,一个一个的沾了尘土。

    她愣着,而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后,笔直地走到车前,打开车门坐进去,尔后是砰地一声,一声巨响,车门关上。

    他开得很快,车子很快就驶出了停车场。

    那洁收回目光,却见到对面站着的安雅。

    她正要走,安雅却叫住了她,“那医生。”

    那洁站住,身子紧绷着。

    安雅走过来,神情有些奇怪。

    她忽然抓着那洁的手,力道很大,大得那洁几乎挣不开。

    “放开我。”她有些恼怒,但是安雅牢牢地捉着她,将她带到主楼去。

    一路上,引来许多人的注目,谁都知道,安雅喜欢过秦陆,这会儿,是要逼宫吗?

    电梯里,安雅按了八字,尔后就静静地瞧着那洁。

    那里是档案室,她带她去那里干什么?

    那洁已经不挣扎了,她站得笔直的,无声地和安雅对望着。

    一会儿,安雅轻轻地推了她一下身体,“进去,如果你看了这个还是决定和秦陆离婚的话,我只能说你有眼无珠。”

    大门被她关上,谁也进不来!

    她的声音很冷,甚至有些憎恶,但是那洁知道没有恶意。

    她走进去,安雅从中间抽出一个文件袋,厚厚的一叠扔到她面前,“自己看吧!”

    她则走到一边,双手横在胸前,望着窗外的风景。

    那洁拿起来,拆开,不意外的是秦陆的病历记录。

    大部分是之前的,有部分是马思隐给她看过的,但——

    也有她没有看过的!

    她看着秦陆睡在病床上,不,那不是她的秦陆…

    他怎么可以瘦成那样子?

    要不是从眼神,她根本就认不出,那是她的秦陆!

    “那时他只有一百斤,你能想象一个一八几的人一百斤是什么样子吗?”安雅的声音轻轻地响起,“全身都干了。他有两年没有工作,就躺在这家医院里,接受治疗,为的,就是能治好他二十四年的病。”

    安雅的目光落在那洁身上,“他每天吐几十次,逼着自己去碰自己不喜欢的东西和人。所有的人都要他放弃,怕他会没命,你知道吗?陆伯母跪下来求过他,但是他从来没有动摇过,从来没有!”

    安雅的声音因为回忆而苦涩。

    她瞧着那洁:“你知不知道,那时我有多羡慕你,又有我恨你。你心安理得的享受着一个男人全部的宠爱,他却为了保护你,宁可让你误会和我有过什么,也不说出来让你伤心!”

    那洁抖着唇,她手里捏着的那张照片已经浸满了泪水。

    抖着唇,几乎无法说话,“他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他爱你,爱得无条件,爱得那么卑微!你都看不见吗?那洁,你的心够冷够硬的!”最后一句,安雅是咬着唇说出来的!

    那洁将照片捂在胸口,感觉自己的心跳得好快好快。

    他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爱她!

    她没有允许…她没有允许他这样爱她!

    拿着照片,她飞快地打开门,冲了出去。

    门外,站着几十个人,医生护士,白刷刷的一片,甚至还有医院的锁匠!

    最前面的是赵寅,他一脸木然地瞧着里面站着的安雅:“怎么回事?”

    安雅的目光移到他的脸上,淡淡地说:“没事,只是做一件早就应该做的事情。”

    她缓缓走过去,看了看赵寅,突然说:“能和你吃晚餐吗?”

    赵寅才考虑了一秒就拉着她的手,感觉到很冰凉,“去吃火锅吧!”

    安雅浅笑:“听你的吧!”

    两人离开,剩下一堆人傻眼,这两人算是好了——

    那医生是怎么回事儿?

    那洁跑到外面,就拿起手机打了秦陆的电话。

    他接听后,她就嘶哑着声音,“秦陆你在哪儿?”

    他心咯噔跳了一下,“宝宝,你怎么了?在哪,我去接你!”

    那洁的心里想到了安雅的话——无条件的宠爱!

    她怎么会对他这么残忍?她吸了鼻子,“不,你在哪儿,这次,我去找你!”

    ------题外话------

    希希写的内牛满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曈希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曈希希并收藏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