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 > 141 书房,邪恶挑逗!

141 书房,邪恶挑逗!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大早,那洁就起来,今天她要上半天班。

    秦陆有些赖皮地拖着她的身子,不让她起来。

    “宝贝儿,再陪我一会儿!”他将她压到身下,一手支着身子不让自己压到她!

    那洁向上亲亲他的唇瓣,软着声音:“秦陆,再来就迟到了。”

    他一下子将自己的舌尖探到她的小嘴里,也没有太凶猛,就轻轻柔柔地扫着她的小嘴。

    这般轻轻地撩拨却是将她的身子弄得热了起来,身子微微在下面动着,秦陆勾唇一笑,抵着她的唇瓣,邪气地问:“想了?”

    那洁轻轻地捶了他一记,尔后自动地将这个吻加深,他欣然接受,两人在床上尽情地拥吻着,身子越来越热,直到忍耐不住。

    “秦陆…”她呜呜地叫着,期待他能给她更多更多。

    秦陆的大手探进她的睡衣,握着那让人心驰荡漾的绵软,唇也从她的唇移向颈窝,随着他的唇越来越往下,她的身子越发地难耐起来,拼命地扭动着,呜咽地叫着他的名字。

    他却在这时候停了下来,目光幽深地瞧着她的小脸蛋。

    那洁脸蛋红红的,她伸手在他的肩上用力地掐了一下,他知道她难受。

    但他故意不给,就这么缓缓地厮磨着她的身子。

    她急了,张开小嘴就在他的颈子里张口一咬,他吃痛地缩了一下,尔后扣着她的小脸,压着朝着自己的唇而去,热烈而疯狂地吻上去。

    火热的唇舌在她的唇里搅动着,将她的小嘴里填得满满的,她难受地摇着头人,秦陆扣着她的小脑袋,贴着她的唇狠狠地说着:“全部接着。”

    再次吻住她,逼迫着她回应自己的吻。

    她的小舌有些困难地和他交缠着,并流出让人羞耻的…

    秦陆邪恶地舔去,再送到她的小嘴里,让她悉数地吞下。

    不要脸!

    她呜呜地哭着,不肯再和他继续了。

    秦陆的大手往下,直接覆在她的敏感之上,她身子一软,便任他予与予求了。

    秦陆咬着她的唇,灼热地气息让她几乎无法动弹,腿软得不像话。

    “宝宝,你来好不好?”他坏坏地说着,清亮的眼瞧着她。

    那洁嫣红的脸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秦陆伸手抚着她的小脸蛋,尔后手指伸到她红艳艳的小嘴里,浅浅地抽动了两下,带着一抹邪气,“我怕压到你!”

    那洁的眼里氤氲着动人的目光,尔后羞涩地翻身坐到他的小腹上。

    “宝贝,慢一点儿。”他喘了口气,感觉她的小手开始扯他的浴袍

    那洁趴在他的肩上,一边扯他的衣服,一边脸红红地说:“一会儿要迟到了,老公,你只有十分钟的时间!”

    十分钟?

    秦陆的唇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伸手抚着她的小脸蛋,轻轻地说:“宝贝,你今天一定会迟到的!”

    他伸手将她的小脸拉下,轻轻地啃咬着她的唇瓣,再往下是玉颈,雪白的肌肤上,被他弄得红红点点,那洁不知道,软着身子由着他折腾。

    秦陆一边吻着她,一边低低地说:“宝贝儿,你忙你的!”

    她的脑袋中像是空白一样,他又低笑一声:“要我帮你?”

    她抬起绯红的小脸蛋,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被他密密实实地占有了…

    伸手捶着他的肩:“你坏蛋!”

    他笑着,一脸春情地亲吻着她的小脸,“宝贝,我不坏,你能性福吗?”

    她脸更红,别过脸去不理他。

    他执意地扳正她的小脸,轻轻地在她唇边吐着气,“宝贝儿,我们换个战场!”

    结果结果就是到了浴室里,在镜子前,被他各种折腾。

    她被迫瞧着他是怎么爱她的,他脸上激狂的表情引诱了她,她想回头抱他,但他不允许,就这么抱着她,专注地爱着…

    她受不了,哭着求他结束,但他总是哄着再一会儿,再一会儿…

    许久许久,她昏睡在他的怀里。

    秦陆随之结束,将她抱起放在浴缸里洗干净,他单手做起来有些吃力,好在还是将她洗得白白的。

    而他自己则有些难办了,最后只好简单地擦拭了下回到房间里。

    她小睡了十分钟就醒了过来,幽幽地问:“秦陆,现在几点了?”

    秦陆轻柔地摸着她的头,用一种很平静的语气说:“八点十分。”

    她一下子跳了起来,心急火燎地找衣服穿。

    边穿边骂他:“你这个坏蛋,为什么不叫我!”

    “我叫了啊!”秦陆的表情十分无辜,“那时我叫你的名字的时候,你拼命地说——不要,秦陆,不要这样!”

    他侧过身子,伸手抬起她的小下巴,坏坏地说:“是你让我继续继续,再用点力的,不记得了?嗯?”

    她脸红似火,拍开他不干不净的手,继续穿着丝袜。

    秦陆瞧着她穿了件淡米色的针织衫,下面是一条宽松的休闲裤,很舒服很安全的打扮。

    他很满意,因为她有当妈妈的自觉!

    但是这么保守的衣服,为什么还能看出她的腿这么直这么长,腰也是一点也看不出怀孕的样子。

    再上面,倒是十足的孕相了,饱满得像是熟透的果实一样。

    秦陆很想再拉下她的身子,但是她定是不肯了。

    于是撑着身子,慢条斯理地说:“宝贝,中午早点回来!”

    她睨了他一眼,只见他接着说:“你老公的那啥还没有洗呢!”

    那啥?

    那洁愣了一下后小脸羞得通红通红的,用力地捶了他一记,在他吃痛之际赶紧着离开房间。

    一路走到楼下,用完早餐的时候,准备开车上班,尔后就看到门口停了一辆军用车。

    她愣了一下,上面下来秦陆部队的司机:“夫人,首长让我来送您!”

    那洁想了一下也没有拒绝,她的腿那儿现在是有些酸,都是那坏蛋,压着她压了半个多小时,她怀疑都要青了!

    坐上车子来到医院里,出乎意料地,病人不多。

    那洁中午下班的时候,正要离开。

    安雅叫住了她。

    “那洁,能谈谈吗?”安雅脸上的表情有些迟疑。

    这次安雅帮了她一个很大的忙,其实也是有些风险的,那洁很感激。

    “那一起午餐?”那洁微点头,安雅微微一笑,两人并肩往对面的一家餐厅走去。

    安雅怕冷场,就看着那洁的小腹,“有两三个月了吧!”

    那洁怀孕的事情在医院里不是秘密,安雅自然也知道,心里也挺为她高兴了。

    因为那洁怀孕,安雅也十分体贴地点了清淡的菜色。

    等菜的时候,她看着对面的那洁,轻声地说:“你真的很幸福。”

    “谢谢!”那洁的性子也比较随和,不会揪着过去的事情不放。

    现在安雅能诚心地和她坐在一起,她也就能当她是朋友。

    其实日子久了,她感觉到安雅这人相当不坏,属于面冷心热的那种,大概是以前当女王当多了,难免难以亲近些。

    安雅瞧着那洁沉静的小脸,感叹着自己真的有些老了。

    那洁今天才二十四吧!而自己已经30岁了。

    伸手搅着面前的饮料,许久之后,她才抬起眼,“那洁,你要秦陆小心马参谋。”

    那天她和父亲通完电话后,晚上的时候,父亲又来了电话,和她谈了很久。

    对于政事她不太明白,父亲也不便和她说得太多,但是最后父亲叹了口气说:“让秦家的小子当心点儿吧!”

    安雅是明白的,马参谋背后的背影有多深,不是一个秦家能抵抗得了的。

    所以下班的时候看着那洁,她想提醒一下。

    毕竟她也喜欢过秦陆么!

    再说,面前的那小洁也不错讨厌。

    他们就要结婚了,这个时候,还是得清醒一点好。

    她总觉得马参谋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个人,能这么明目张胆地对付秦陆?

    那洁心里明白,她早猜到这件事情和马家有关系。

    但是明明马思隐说了要放弃的!她有些想不明白。

    不过她相信秦陆对处理好的,她其实很想让他退下来,但她不能这么自私,让他为她牺牲那么多!

    “不管怎么样,谢谢你。”那洁真心地说着。

    安雅淡淡一笑:“不客气,再说这是我欠你的。”

    那洁侧脸,表示疑问。

    “如果是那件事情,我们不提了,就是一个误会。”她风清云淡地说着。

    安雅抿唇,许久以后才说:“不是误会!我曾经…”

    她突然觉得说出来很困难。

    “我曾经勾引过秦陆。”说出来后,心情放松很多了。

    那洁微微睁大眼,表示不敢相信。

    安雅凑了过去,声音低低地:“我脱光了,他都没有反应!”

    那洁的眼睁得很大,她情不自禁地咽了下口水,“什么时候?”

    安雅觉得说出来了,也没有什么避忌了,“就在A城,那天你来之前,我抱住他,他差点动手打了我。”

    她瞧着那洁,“所以,不管什么时候,你都不能怀疑秦陆。他是真的爱着你!”

    她有些自嘲地说:“我觉得我也长得不错,他能抵抗得了我,就能抵抗天下的女人!”

    那洁听着这话,本来应该疯狂吃醋的,怎么现在有种莫名的喜感啊。

    不过,她记住了,秦陆那个混蛋,这事儿他从来没有和她说过。

    晚上,好好收拾他。

    “那你家赵主任现在的表现如何?”

    安雅的脸红了红,不自在地轻咳一声:“就那样吧!勉强!”

    那洁抿了下唇,正要说什么,斜斜的地方走过来一个男人,一抬眼,不好——

    是黑着脸的赵大主任!

    “就那样?勉强?”他瞪着安雅,没有说出的是。

    他听到了什么?她竟然脱光衣服勾引过秦陆?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就是那副不情不愿的样子。

    今晚睡不服她,他就不姓赵。

    他黑着脸的样子让安雅吓了一跳,一会儿又平静下来。

    拍着胸口“你干嘛突然出来。”

    赵寅气极,要是他不在这里,哪知道这个小女人的心里藏着这样的秘密。

    她喜欢秦陆,他是知道的,但是色诱?安雅?

    他怎么也联系不起来。

    但是现在有那洁在,他也不方便和她发难,让她吃饱了吧!耐操!

    那洁这时候夹在中间,那个不自在啊,她想走又不好意思!

    安雅的眼里明白地写着救我两个字。

    这时候走是不太意气哦!

    三个人诡异地吃了一顿饭,完了那洁赶紧着走人。

    赵寅盯着一脸无措的安雅,唇勾起一抹冷笑:“走吧!”

    她被迫跟着他起身,下意识地说:“去哪儿?”

    他侧过脸,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去找一个地方,证明一下我不是勉强为止!”

    她尖叫一声,就被赵寅直接横抱起来,往对面的停车场走去。

    “赵寅,我下午还要上班!”

    赵寅一手掏出手机,一边迅速地替她请了假,当那边的人颤抖着问理由的时候,他火大地吼了句:“做…生孩子!”

    安雅呆住了,然后立刻捶着他的身子,疯狂地扭动着:“我不要生孩子!”

    “安雅,是不想生孩子,还是不想生我的孩子!”他一把捏着她的小下巴,放下她将之抵压在车子的车门上。

    她的脸上有些惊慌,这些天的欢爱,他一直有措施,所以她也以为他不会想和她长久。

    只不过是男欢女爱么,有什么关系!

    此时听他说生孩子,她才意识到自己是不是惹到了不应该惹的人。

    她小心地瞧着他的有些风雨欲来的脸孔,试探地问着:“赵寅,你是认真的?”

    他听了她的话后,脸色更差。

    唇贴着她的唇边,大声地吼着,“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你以为我喜欢贡献我宝贝的种子给女人吗?”

    赵寅是个十分自恋的男人,他看不上的女人是绝对不会碰的,这个女人,竟然以为他们只是玩玩!

    气死他了,气死他了。

    “难道不是吗?”事实证明,安雅气死他的本事远远超出他想象。

    赵大主任觉得自己已经接近表白了,但是她却是一个劲儿地和他打着太级。

    简直是太不将他放在心上了。

    他恼怒地低下头,用力地啃咬着她的唇瓣,大手也有些下流地抚在她的裙子下面。

    安雅想也不想地用力地踢他,结果悲剧了,一不小心踢到了男性之宝。

    他捂着伤处,一脸阴阴地瞧着她。

    她不禁咽了下口水,下意识地解释:“我不是故意的!”

    他平息了疼痛后,大手摸在她的唇瓣上,那粉色的唇瓣漂亮得不可思议。

    无论穿着衣服还是不穿,她很难让人相信她已经三十了。

    赵寅的目光幽深地注视着她,她的脸蛋和身子娇嫩得一如小姑娘。

    唇勾起,他冷冷地说:“安雅,如果不是知道你跟我是第一次,我会觉得你是一个很随便的女人!”

    他一句话让安雅给炸毛了,她火大地戳着他的胸口,步步紧逼,“我随便?是谁在那洁才回国的时候,就像只哈叭狗一样凑了上去的,赵寅,你那才叫随便!”

    臭男人,竟然这么说她!

    她再让他上,不是显得她很随便吗?

    背过身子就要走!

    这边赵寅已经消了气,一把扯着她的身子再度压到车门上。

    “吃醋了?嗯?”他抚着她的小脸,她用力在他的脚上踩了一脚:“鬼才吃醋!”

    虽然痛得很,但是赵寅一点也不打算松开她。

    这个小女人看起来斯文,其实泼辣得很。

    在床上的时候,就喜欢咬他…爬到他身上各种咬,有一次他做得狠了,后来洗澡的时候,本来是回味兼温情的时候,她却朝着他用力一咬,差点让赵家断子绝孙。

    后来,他也有些野蛮了,她每次都哭得很凶。

    他不知道别的男人是什么样的感觉,总之她越是哭,他就越是来劲儿,觉得怎么也要不够,有时明明很多次了,只要看着她红着眼,或是听着她嘶哑声音,他就觉得再度炽热起来!

    他们的**,多半是他强迫,她半推半就,但是今天,他决定让这个小女人求他。

    他低低地在她的唇上厮磨着:“你是我的艳鬼!死了也愿意!”

    他伸手打开车门,将她给推了进去,自己则迅速地坐到车上发动了车子。

    以前,他们都是在外面过夜,但是今天,他将她带回了自己家。

    赵寅的房子一如他的人,高品位,位于市区的豪华公寓。

    三室两厅,装得极为高雅。

    但是安雅完全没有时间去欣赏,赵寅就将她压到了吧台边,他伸手取出了支后劲挺足的红酒,倒了一杯,凑到她唇边:“喝下去!”

    她不肯,别开脸去,“赵寅,你发什么神经!”

    他扯着自己的领带,还有扣子,动作大得将两颗扣子给扯飞了出去。、

    他的胸口敞开着,拿起酒自己喝了,尔后一手扣着她的下巴,迅速而精准地吻住她的唇瓣…

    酒红色的液体随着他的深吻缓缓地流下她的喉咙,还有一些因为厮磨而流到了她的唇外…

    深红的酒液和她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看起来诱人至极。

    赵寅有些情动,他压着她的身子,迫着她仰起头,而他的唇就移到了她的颈子那儿,由下而上,一点一点地将她唇上的酒液给舔弄干净!

    他的舌尖触着她温热的脉博,混合着酒精的味道,有一种特别的刺激。

    安雅情不自禁地低吟出声,小手抓住他的手臂,头微微地晃着。

    赵寅一手扯下她的马尾,让她的长发倾泄而下,安雅的脸本来就小,这样看上去更小了些!

    他的吻,灼热火烫,带着磨人的灼痛,她不舒服地嗯了两声,渴望吻他的唇。

    他却不满足她,一直徘徊在她的颈子里,吸吮着,挑逗着…

    安雅垂下目光,眼里有着乞求。

    她的酒量很差,差到一滴酒都能让她醉了。

    这个坏蛋,故意让她喝酒。

    她想逃开,但是身体软软的,热热的,像是没有了自己的知觉一样,只是感觉到很想他亲她,像…以前那样地爱她!

    她呜呜地叫着,开始不满足地扯着他的衣服,力气不小,继续扯坏了他最后的扣子,小心不安份地伸到他怀里,抚着他那光滑的男性肌肤。

    她舒服地叹了口气,身子一轻,被男人抱到了房间里。

    他将她放在——床下!

    她不肯,缠着他,赵寅自己躺到床上,目光直勾勾地瞧着她,“想要?”

    她无意识地摇着头,一会儿又点头,身子像是着了火一样,实则是方才被他撩拨得难受极了。

    “想要就自己来!”男人都有欺负女人的劣根性,这点不用学,一下就能上手。

    赵寅突然觉得不那么顺着她,其实也挺有意思的。

    看着她用那种渴望的眼神看着他,让他感觉自己也正在被需要着,这种感觉,真他妈的好!

    安雅半天没有动,她瞧着他良久,脸蛋上尽是霞色。

    一会儿,就在赵寅觉得她忍不住要扑上来的时候,她却转身“赵寅,再见!”

    脚步跌跌撞撞地要走出去,下一秒,身子被男人的手紧紧捉住,尔后拉到床上,“小东西,别想逃!”

    一个用力,她被他压倒在床上。

    她仰头看着他,忽然曲膝用力往某位置一顶。

    赵寅立刻按住她的小腿,不让她再做这种断子绝孙的事情了。

    大手探到她的唇里,让她吸着他的手指,这种游戏也是很多男人喜欢的。

    “看来,要你主动,真是挺难的。”他像是轻叹了口气,尔后轻轻地解开她的衣服。

    她伸出手阻止他,手放在他的手上,但是带着那么一抹犹豫。

    赵寅笑了,笑得相当邪恶,“不想吗?不想的话老子现在就住手!”

    她瞪着他,瞪得眼里都升起了水气,然后用力地抱住他的身子,身子下滑,野蛮地在他的胸口用力一咬…

    他狠狠的拉起她,疯狂地吻住她的唇瓣,带着一抹怒气,“这是你自找的。”

    他本来想温柔的,本来想在今天求婚的,但是他会告诉她他生气了。

    于是做得没有节制,从头到尾都很粗野,她再是哭泣他也没有温柔一分。

    甚至于,他蛮横地没有用措施,在她惊慌失措的时候,他恶劣地将自己全部都交给她…一次又一次…

    结束的时候,赵寅起身,看了看她在床上哭泣的样子。

    雪白的肩抖动着,像是很伤心。

    他笑笑地,拿起床头柜里的一个名贵的盒子放到她面前,“我们结婚吧!”

    本来他是不打算这么快就服软的,但是这丫头哭着他心烦。

    算了,还是娶回来折腾吧!

    她不要名份,但是他想要,他不想再和她在酒店里过夜了。

    之前,他让她过来住,她不肯,他想去她那儿,她也不让。

    他心里明白,她从心里没有接受他。

    但是今天,她跟着他回来了,也许是有些心虚,也许是有些愧疚,但是赵寅不是一个很较真的人,她愿意心虚或者愧疚,说明说她的心里有他。

    对于他们这样的成年人来说,婚姻应该是成熟的,理智的。

    他认为,她这些情绪对于他,是足够构成了结婚的条件了。

    赵寅一直觉得性冲动是婚姻最本质的东西,他喜欢和她做这事,她应该也是喜欢的,虽然每次哭得凶,但是她的小手一直放在他的肩上,有时候动起情来。

    一直哼着他的名字,也就是这点儿,让他觉得很稀罕!

    他只有她一个女人,无从比较,但是他能感觉到,这应该就是男女这事情的最高享受了。

    他无意于继续保持这样的关系,他要和她结婚,让她生孩子,组成健康的家庭。

    她值得他如此,因为她不是那种随便的女孩子。

    床上的安雅仍是趴在床上,维持着他们结束前的最后一个动作。

    他也知道今天是有些粗野了,于是上前,执起她的手指,缓缓地将戒指套上她的无名指。

    她先是怔着,然后下意识地就拔除——

    “我不想和你结婚!”她表情十分冷淡地说着。

    赵寅勾唇,捡起她扔回来的戒指,静静地瞧了她一会儿。

    他突然走向了窗边,这时,安雅也跟着坐起身,迷惑地瞧着他。

    赵寅回身,淡淡地说:“既然你不想要,我这辈子也不想再结婚,这枚戒指扔了吧!”

    他说着,扬起了手,打开窗户,用力地要掷出去。

    安雅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冲过来,用力地抱着他的腰身——

    “别扔!”她说着,就仰起了头,目光直直地瞧着他的手里。

    赵寅神情一黯,“可能我们真的有缘无份吧!”

    她瞪着他,忽然背过身去,光洁的身子在他的目光下诱人至极。

    这样的女体,很难不让人想扑上去再缠绵个几次!

    安雅飞快地穿着衣服,刚才还醉得软软的身子现在看起来那么僵硬。

    “你去哪儿?”赵寅的声音干涩极了,他一直站在窗户那里没有过来。

    安雅穿好后,沉默了看了他一眼,“我去下面找找,看能不能找得到了。”

    他不动声色地说:“这里是二十五楼!”

    安雅瞪着他,忽然爆发了,“你就不能多求一会儿吗?为什么那么轻易地就扔了,赵寅,我恨你,如果真的找不回来,我一定不会嫁给你!”

    她说着,用手背抹了一下眼。

    她哭了吗?

    在她的手背上,他清楚地瞧到了一抹水渍,真的哭了。

    “真是爱哭的小姑娘!”他却笑了,缓缓地朝着这边走过来。

    拿起一方纸巾伸手为她拭去眼泪,声音很轻地说:“你想嫁给我,是不是?”

    她立即回他:“不想!”

    他沉沉地笑了一声,尔后抬起她的小脸蛋,让她直视他的眼,“那你告诉我,为什么要去找那枚戒指。”

    她瞧了他许久,才呐呐地说:“那应该很贵。”

    他不在意地说:“我买得起!”

    “安雅。还有什么别的理由吗?比如说,你喜欢我,想嫁给我!”他摸着她的脸蛋,声音十分温柔,比任何时候都要温柔。

    安雅抿着唇瓣,许久也没有说话。

    她完全被溺在他此时的目光里,这个男人从来没有用这种眼神看过她。

    而她,也从来没有心跳得这么快过。

    她有些恼怒起来,忽然就伸手推他。

    “哪儿去?”他笑着伸手拉住她的身子。

    安雅吸着鼻子,“回家。”

    他将她拖到自己怀里,捏着她的脸,“这里就是你的家,你往哪去?”

    她挣了挣,他用了些蛮力将她困住,在她恼怒之际,伸手摊开手掌,在他的手掌中间,是那枚耀眼的钻戒。

    安雅盯着瞧了许久,然后死命地捶着他的胸口:“你这个坏蛋!”

    赵寅忽然单膝跪了下来,执起她的手,表情十分郑重地问:“那么安雅小姐,你愿意嫁给这个坏蛋吗?”

    安雅的回答是用力地啃上他的唇瓣,力气大得几乎咬破!

    他颤着手替她将戒指戴好,然后捧着她的脸,深深地吻了下去…

    良久,他轻轻地说:“以后在床上,想怎么折磨我都行!”

    安雅用力地扯开他身上的衬衫,有些凶狠地说:“你完蛋了!”]、

    他被她推到床上,看着身上坐着的小女人,他笑得十分满足…

    安雅,其实是个热情的小东西!

    这里热火朝天的,而那洁坐着车回家后,随口问勤务员:“首长呢!”

    勤务员说在书房里,那洁走上楼。

    站在楼梯口,就看着秦陆坐在书房里,缓缓地吸着烟。

    他正在上网,某处的官方网站。

    那洁走过去,轻轻地说:“首长大人,你应该休息!”

    他笑笑,伸手将就烟给摁到烟灰缸里!

    “这么迟回来,被谁绊住了吗?”他轻轻地笑着,眼里都是笑意。

    他不说还好,一说那洁就想起了安雅的话。

    她心里打起了小九九,但是面上却不动声色。

    小身子坐到他怀里,屁股就落在他的双腿中间…姿势十分和谐地说!

    秦陆不自在地动了一下,虽然今天早上才浅尝一下,但是对于**强烈的他来说,真的不够。他的大手放在她的小腰上,有些心痒地抚弄着,那洁就装作没有感觉到。

    她转过身子跨坐在他的腿上,还坏坏地蹭了他两下。

    听着他倒吸了两口气,她感觉快意极了。

    心里的小恶劣越发地嚣张起来,她的小手像是无意识地抚着他的领口,要拉不拉地玩着他的扣子。

    “秦陆,你上午在家干什么了?”连声音也是娇软甜甜的,能将男人给融化了。

    秦陆本来就有些心痒,这么被她故意一撩,心里更是痒得难受。

    “就顾着想你了,小妖精。”他凑过唇,想吻她的小嘴,被她闪过。

    他的唇擦过她的脸颊,那触感让他有些不舍地又移过去亲了两下。

    那洁趴在他的肩上,咬着他的耳朵,一会儿又吹着热气,做足了功夫才缓缓地开口:“真的?”

    他按了按她的小屁股,暗示性地抬了抬身子,让她感觉到他哪儿最想。

    她的脸上迅速地染了一层胭脂,漂亮得不可思议!

    “感觉到了吗?”他的声音里有着一抹渴望的紧绷,让她的身子颤了一下。

    对于她身体的改变,他轻笑一声,尔后抬着她的小脸,让她正对着他的脸,“想我了么,宝宝?”

    他说一个字,就在她的唇上亲一下。

    那洁想说话,他却又深深地吻住她,好一阵子的需索才松开她的小嘴。

    额头抵着她的,“宝宝,才一个早上没有见,怎么就这么想你了?”

    她抿唇一笑,伸手戳了下他的胸口:“精虫冲脑!”

    他坏坏一笑,捉着她的小手往自己身上带,一边带一边还不干不净地说:“有没有冲,你来摸摸。”

    她挣不开,只得随他去了。

    结果自然弄得是脸红心跳不已。

    “秦陆,我怀孕了,你会不会想去找人舒解一下?”那洁软在他的肩头,像是无意地说着。

    秦陆的身子僵了一下,尔后拍着她的小屁股一下:“小混蛋!说这话就该打!”

    她闷笑着,忽然抬眼瞧着他,“秦陆,我们来个游戏怎么样?”

    他眉头一抬,“什么游戏?”

    她轻轻地在他的耳边低语了几句,秦陆唇微微勾起,尔后挑衅地瞧着她:“我有什么不敢的,只要你最后不哭就行了!”

    她脸一红,“我才不会哭!”

    他笑,“小不要脸的,等你哭着求我的时候,就知道了。”

    他坐着没有动,那洁跑到工具间找到了一个军用绳索,回来的时候,看着他老实地坐在这里。

    她的小脸上有着邪气,“秦陆,你要乖一点哦!”

    他坐着任着她将他绑在椅上,眉头也没有皱一下。

    他的手因为一只受了伤,所以只绑了一只起来。

    这样的他,也是没有多少攻击性的。

    “现在,我们开始真心话大冒险了!”她坐到他身上,手边还有一瓶助兴的红酒。

    秦陆的伤不重,喝些红酒是没有问题的。

    小屁股在他的大腿上坏坏地蹭着,而上面的小女人特意换了件真丝睡衣,虽然不透,但是纯美的睡衣穿在她的身上有着别样的诱惑——更不要说她今天根本就没有穿内衣。

    秦陆的眼,火热地盯着她的胸口,而她一下子感觉到那…

    炽热的感觉!

    她的脸红了红,尔后无赖地要将他的眼蒙住。

    秦陆也由着她了。

    小妖精不知道想玩什么,但是他能感觉得出来,结果不是他想要的。

    眼不见,手不能抱,他只感觉到身上的小女人的小手开始解开他的扣子,然后就是一块冰块一样的东西在他的身上游移着…

    该死!

    她从哪儿学来的东西!

    那种冰冷又刺骨的感觉,再加上身上坐着一个小尤物,竟是比天下间最烈的性药还要猛上三分,迅速地在秦陆的身上点燃熊熊大火。

    他的喉结不停地松动着,身子紧绷着。

    “怎么样?”她娇笑着,手上的动作没有停,继续撩拨着他的身体。

    秦陆张开唇大口地呼吸着,好不容易挤出一句话:“有什么要问的!”

    她手里的冰块移到了他的小腹那里,他迅速一紧,她笑得邪气极了。

    舒服吧!爽不死你!

    “你,有没有见过别的女人的身子!”她凑上唇瓣,咬着他的耳垂,同时将自己的柔软紧贴着他脆弱得不堪一击的胸口。

    秦陆的唇勾了勾,“怎么了,问这个问题。”

    她的小舌头滑过他的喉结,在上面留下一串湿滑的吻!

    “你只说有没有!”她轻轻地咬下去。

    秦陆犹豫了一秒,十分坚定地说:“没有!”

    没有?你死定了!

    那洁的小手扯着她的皮带,尔后将手里的冰放进去,他猛地吸了一口气。

    这个小混蛋!

    看他一会儿不弄死她!

    “真的没有?”她咬着他的唇瓣,声音是咬牙切齿的。

    秦陆心里跳了一下,他家宝宝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他不动声色地继续享受着她的顶级‘服务’,在她的小手探到某地时,他闷哼一声,“小洁,快松开我!”

    他有些忍不住了,声音闷哼着,然后椅子就发出剧烈的声音。

    那洁吓了一跳,一会儿笑了出来,“不要乱动哦,不然伤了宝宝肿么办?”

    他低咒一声,然后立刻说:“吻我!立刻马上!”

    她凑过去,只是没有吻他的唇,而是在唇边游移着,一下一下地勾弄着他,撩着他。

    秦陆的额头全是细汗,因为看不见,他不能很快地捕捉到她。

    这个小混蛋!

    “快点!”他嘶吼着,感觉自己的身体快要爆炸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曈希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曈希希并收藏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