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 > 163 喂孩子,看起来很美味!

163 喂孩子,看起来很美味!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洁睁着眼看着秦陆,眼睛睁得大大的,水灵灵的,秦陆忍不住在她的唇上亲了一下。

    “你怎么来了?”他的手一放下来,那洁就急急地问着。

    秦陆抚着她的小脸蛋,只是轻轻地说:“我想你了。”

    只有这四个字,却道不尽他的思念。

    那洁的脸红了红,将自己的头靠到他的怀里,好一阵子才轻轻地说:“我也想你。”

    抬起小脸蛋,望着他的面孔:“你快回去吧!要是被发现了,我们…”

    秦陆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太多太多的不舍,又有太多太多的担心了。

    他紧紧地抱了她一下,这才将她放开。

    那洁走到窗边,看着秦陆利落地翻了下去,消失在夜色里。

    她缓了口气,又在浴室里待了一会才回到房间。

    马思隐没有醒,她小心地躺上床,数着数,想让自己睡得香一些。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已经是十月底了。

    马思隐这些天已经不会时时地守着她,而马夫人大概也是因为寂寞,偶尔也会让她过去陪着。

    这天,终于等来了好机会,马夫人和她用完餐后,留她午睡一会儿。

    那洁刚要上楼去,马夫人就被一个电话叫走了。

    偌大的宅子就那洁一个人,那洁上楼的时候,心砰砰地跳着。

    站在马参谋的书房面前,她犹豫了一下地打开门。

    书房里静悄悄的,那洁轻身地闪了进去。

    她小心地打开电脑,微弱的声音也让她身上都出了细汗。

    电脑上有密码,她的头一下子昏了。

    呆了半天,试了马思隐的生日,试了马夫人的生日,但都不对。

    她坐在那里,不甘心极了。

    一会儿,她试着输了陆小曼的生日,竟然对了。

    界面进入了应用,她松了口气的时候也不禁骂着马元这个老色鬼。

    打开他的私人文件夹,那洁皱起了眉头,因为全是一种看不懂的文字。

    她蒙了,又再次地重新打开一次,还是看不明白。

    身上又没有磁盘,她只能在电脑上登录了自己的邮箱,然后将里面的文件一起发送给了秦陆。

    做完后,她轻手轻脚地销掉自己的登录记录,尔后关上电脑。

    因为心虚,她不敢再在这里睡觉,直接回到马思隐的别墅。

    她刚回去,秦陆就来了电话,那洁小心地接起来,“秦陆,你收到没有!”

    秦陆点头:“收到了,小洁,你现在立刻离开这里,到s路我去接你。”

    他紧张地下了命令,他有预感,这个东西将是扳倒马元的关键。

    如果是真的,那么马元一定会立刻察觉,小洁会有危险。

    那洁嗯了一声,尔后就立刻开门出去。

    本来,她不应该回来的,但是她的证件什么的都在,她要回来拿。

    秦陆终是没有等到那洁,因为她要出去的时候,马思隐回来了。

    他的脸色很不好看,有着风雨欲来之色。

    那洁握着门把的手微微颤抖着,面上却是带着微笑,“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马思隐目光笔直地望进她的眼里,那洁动也不敢动一下。

    他目光中的深意让她害怕,这是那洁头一次对马思隐有这种感觉。

    “你要去哪儿?”许久,他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沙哑声音传过来。

    那洁一震,尔后故作镇定地说:“我想下去找点东西吃。”

    马思隐又瞧了她一会儿,忽然上前握着她的手,“你手里是什么?”

    那洁垂下头,不敢看他。

    “告诉我,这是什么。”马思隐的声音轻极了。

    那洁一惊,不由得握紧了手,紧得几乎将手心都刺破了。

    他盯着她的眼,再一次地问:“是什么。”

    那洁抿着唇瓣,不肯开口,脸上的表情有些绝然。

    马思隐忽然强行扳开她的手,里面是她的身份证。

    是他,从h市为她弄来的,是为了和她去登记结婚用的。

    他忽然轻笑了起来,步步朝着她紧逼了过来,那洁心里怕极了,一步一步地后退。

    直到身后抵着大床,她退无可退,而马思隐则仍是继续向前。

    她一下子跌到床上,他猛然地俯低身子,双手撑在她身体上方,表情十分冷硬:“我对你不好吗?”

    他的身体笼罩着她,背对着光亮的原因让他的面孔更是阴沉了起来。

    那洁怕极了,颤着声音说不出话来。

    他瞪着她,眼底有着炽红,忽然愤愤地捶了一下床铺,引来的震动让她几乎害怕得哭了。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马思隐,狂怒而绝望。

    “那洁,是你没有珍惜我给你的机会。”他咬着牙说着,尔后迅速地吻住她的唇…

    她的心里有秦陆,他认了,她不爱他,他也认了,可是,她竟然利用他。

    她要毁了马家,他无法忍受!

    那洁伸手去推他,他抓着她的手,单手扣在头顶,尔后身体微微上前,坐在她的双腿上,不让她动。

    她动不了只能扭着头,马思隐显然有些发狂了,她不让他亲嘴,他就用力地吻着她的脸蛋,她的颈子,另一只手还扯着她的衣服扣子…

    “那洁,我想看看,你心里装秦陆又在我身下呻吟的样子。”他粗喘着。

    她屈辱地尖声叫着,而他丝毫没有停下,眼看着她的衣服就要被整个扯下来…

    就在这时,门被用力地蹬开了,一脸戾气的马参谋走了进来。

    马思隐的身子顿了一下,尔后抬起头,看着那洁脸上的泪水,他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痛苦。

    回头,就抬了马参谋一巴掌。

    这是马参谋第二次打他,上次为了马夫人的事情,他一脸愤然,对着自己的父亲大吼,而这次,他一声也不吭地转过脸,迎上马参谋的目光。

    如果说马思隐之前的目光是狂怒,那么马参谋的神色就是骇然了。

    那洁坐起身,此时,害怕已经无用。

    她清楚地知道马参谋一定是知道她偷了他的机密。

    伸手拉好自己的衣服,保持最后一丝尊言。

    她是秦陆的妻子,到死也是,她不能给秦陆丢脸。

    马参谋看着那洁,眼里闪过一抹杀机。

    门外,有他武装的三十人,如果他想,那洁这个人就地无声无息的消失在这个世上。

    他看着那洁,眼里无喜无悲,他早就知道这个女孩子不简单,但是想不到胆子这么大。

    他的电脑有一套系统,只要有人发送过东西,他就能收到。

    那洁明显地将那个东西发送到了一个陌生的邮箱,他需要找到那个人。

    “你给了谁?”马参谋缓缓地举起了枪,对准那洁的肚子。

    那洁咬着唇,“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这个时候你还不承认么!”马思隐冷笑着看着马思隐,“看到了吧,这就是你掏心掏肺的女人。”

    马思隐的脸上闪过一抹痛苦,但什么话也没有说。

    那洁倔强地不说话,马参谋向前一步,“说,给了谁?”

    他的声音里带着诱哄:“想想你的孩子,如果你不说,他可就生不出来了。”

    那洁的身子有些颤抖,但她还是坚定地说:“我不知道。”

    马参谋觉得不给她一点苦头吃,她不会说,于是手微微一动,表情也变得阴狠…

    马思隐在看到他的表情变化的时候,就下意识地挡在了那洁的面前,那一声枪响的时候,他的大腿不断地流着血,身子也向后退着,倒在了那洁前面。

    “思隐,你疯了,这个女人一直在骗你。”马参谋真是恨铁不成钢,拿这个儿子没有办法。

    马思隐因为疼痛,声音都有些抖,“爸,求你别伤害她!”

    马参谋的眸子里出现浓浓的杀机,她毁了他的儿子。

    他再次举起手里的枪,表情冰冷地说:“思隐,你让开。”

    马思隐的额头上全是汗水,一颗颗地落下,表情痛楚,“爸,我不让,我要她好好地活着!”

    那洁已经惊呆了,她想不到马思隐会救她,他明明恨死了她的。

    马思隐轻轻一笑,虽然对着马参谋,但是话却是说给那洁听的,“我以为我恨她,可是,到头来,爸,我不是爱她!”

    他不甘心,不甘心她不爱他,所以他不能让她死,他要她活着,继续地待在他身边。

    马参谋瞧着马思隐的样子,恨极。

    他收回手里的枪,打开门让外面的人抬他去医院。

    对于那洁,他不杀她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那份文件肯定已经送出去了,留着她,还有用。

    他的心里浮起一个可能——

    那洁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的,指使她这么做的是谁?

    他想他明白了,秦陆这小子真不简单,竟然能从他眼皮子底下活着。

    他看着那洁,冰冷地说:“从现在起,你是我们马家的媳妇。”

    要毁灭不是吗?那就带着她一起!

    他没有杀她同,但却是让那洁更颤抖。

    他是不是知道了秦陆?

    马参谋走后,她就被带回了马家的大宅,静静地大宅里,空荡荡的,她被关在马思隐的房间里。

    除了准时有人送饭进来,她与世隔绝!

    三天后,马夫人神情疲惫地告诉她,马思隐因为伤了大腿肌健,这辈子残了,都得坐在轮椅上了。

    那洁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心乱如麻。

    马夫人很冷淡,但也没有对她大声地斥责,说完就出去了。

    那洁抱着自己的膝盖,发呆。

    她和秦陆无法联系,无法走出这里。

    她更不知道,这几天外面风起云涌,因为那份证据,马元如履薄冰。

    但是他清楚地知道,那份文件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翻译出来,所以这段时间,他都准备着退路。

    带着思隐和马夫人离开,当然还有那洁。

    对一个人最大的惩罚莫过去拆散她和自己爱的男人,这几天,通过各种渠道,他完全弄明白了,秦陆这小子真的没有死。

    他的手里拿着那洁的手机,拨了里面唯一的一个通话记录,“秦陆吗?”

    秦陆这些天一边忙着事情,一边为那洁担心着,从马思隐进医院看,就知道马家出事了。

    他的小洁,生死未卜。

    此时的电话对他来说,无异于黑暗中的一点光亮。

    “马元,你将她怎么了?”秦陆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

    马元轻笑一声:“秦军长,你竟然还活着,真是一个好消息啊!”

    秦陆冷冷一笑,“是很幸运!”

    马参谋接着说:“那洁很好,下个月我会帮她和思隐举起一个婚礼,不过呢,我们家的思隐身体不好,洞房的时候,可能得麻烦别人了!”

    他说得时候,声音很轻,但是有一种毛骨耸然的味道。

    “你敢!”秦陆冷着声音,但是细听里面有一丝颤抖。

    马元笑得开心极了,但是笑着笑着就流下了眼泪,他的儿子残废了!

    他一定要让秦陆血债血偿。

    他没有再说下去,按下了结束通话,就坐在那里发关呆。

    那洁的待遇还是不错的,当马思隐回来的时候,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和他睡在一个房间里,但是现在,是她睡在沙发上,他睡在床上。

    他和她,没有再说过一句话,只是偶尔,会用一种忧伤的目光看着她。

    那洁心里不是没有愧疚的,但是她真的不知道如何表达。

    她也知道,下个月马参谋要让她嫁给马思隐,她不敢问他打算在哪里结婚。

    因为,马参谋应该要跑路吧!

    她知道自己应该沉默。

    她也照顾着马思隐,不是为了活命,而是愧疚!

    她更担心秦陆,会因为她而做出傻事!

    但是秦陆,确实是为了她做傻事了!

    当天晚上,秦陆就过来了,他要带走她。

    明明知道有天罗地网等着他,他也义无反顾地来了。

    当明亮的灯光亮起,那洁看着她爱着的那个男人站在大厅里。

    一袭黑衣在夜色下显得更为诡魅。

    “秦陆。”她惊呼一声,身子被后面的两个男人拉着。

    马参谋冷冷一笑,他瞧着秦陆手里的枪,“秦军长,你当真是只爱美人不爱江山。”

    他看着那洁身上穿着的睡衣,轻轻地扯了扯唇:“你有两个选择,一是你自己安然地离开,看着你的老婆在你面前被两个男人凌辱,你放心,就算是这样,她仍然是我们马家的长房长媳,你的孩子我们也会养着。”

    “第二种呢!”秦陆的声音冰冷传过来。

    马参谋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你放下枪,随我处置!”

    秦陆只犹豫了一秒就放下了枪,虽然深深地厌恶马参谋这个人,但是他知道,他这么说了,就不会为难那洁。

    她,也真的会成为马思隐的妻子。

    这很好,马思隐很喜欢她,她一定过得很好!

    他的目光深深地落在一脸震惊的那洁脸上,淡淡地笑笑:“小洁,以后要自己照顾自己。”

    那洁看着他,她的眼里有着水气。

    她和他,只隔着几步远,但是她却是觉得他们一个天涯,一个海角。

    马参谋轻笑一声:“秦军长是个聪明人,知道怎么选择!”

    明明知道今晚跑不掉,他还是来了,用自己换了这个女人的安然。

    他淡淡地挥手,秦陆被带了下去,再没有和她说一句话。

    那洁忽然挣开身边的两个男人,用力地向着他冲过去。

    她紧紧地抱着他的后腰,脸埋在他的背里,“秦陆,不要走,不要走!”

    她疯狂地尖叫着,用力地捶着他,他没有动,只是轻轻地说:“别伤着孩子。”

    他不能再陪着她了,而他们的孩子将会永远地待在她身边。

    小洁,我不曾后悔,就算是粉身碎骨,也不舍得你有一丝的损伤。

    但他,同是也是国家的,所以,对不起了,将你推到另一个男人的怀里。

    他深深地昂起了头,坚定地往前走,每走一步,就像是踩到了地狱里一般。

    那洁又再次被架住,她歇斯底里地闹着,在她的尖叫声中,响起了一道男人的低吼声……

    那洁被送回了房间里,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了。

    她清楚地感觉到,这个世上没有了一个叫秦陆的男人!

    她没有问,只是每天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呆呆地想着。

    这中间,她打了一个电话给陆小曼,轻轻地说了句:“妈,我很好,你要保重。”

    说完后,就挂了电话。

    这个电话是在马元的监视下进行的。

    那边,陆小曼放下电话的时候,眼泪就涌出来了。

    她靠着秦司令哭得天昏地暗——她的秦陆,再也回不来了!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了,马思隐和那洁的婚期到了。

    这段时间,他们没有说过一句话,就这么沉默着。

    到了婚礼那天,那洁没有反抗,任由着别人为她梳妆打扮,洁白的婚纱穿在身上的时候,她一点感觉也没有。

    没有秦陆,和谁结婚也是无所谓的,只要能保住她肚子里的孩子就行。

    婚车一路开到教堂里,她站在红毯的那一端,透过洁白的白纱,看到坐在轮椅上的马思隐。

    他穿着白色的西装,面颊瘦了一圈,看起来很不好!

    他直直地瞧着她,瞧着她为他美丽的样子。

    那洁看着他,无意识地被什么人牵着向着他走过去。

    神父说了什么她听不见,只知道问到她愿意不愿意的时候,她哽着声音,淡淡地说了句愿意。

    而马思隐则深深地瞧着她,目光中看不清情绪。

    交换对戒前,他们必须签下面前的婚书。

    那洁抖着手,拿着笔…

    她想到六年半年,她曾经站在那个英俊的男人身边,颤着手迟迟地不敢签,最后是秦陆捉着她的手签下去的。

    现在,她要和别的男人结婚了。

    秦陆,你在哪儿?

    她不敢想,因为不去想了,就觉得他还活着,只是在另一个世界里!

    她也从来没有问过马元,怕问了自己会崩溃。

    她伸手抚着自己的小腹,告诉自己,秦陆要这个孩子。

    眼前泛起了泪意,她抖着的手被一把捉住,面前是马思隐的面孔。

    他真的很憔悴,这些天受尽折磨的不止是她!

    “想清楚了吗?”他的声音低沉而有力,和以前大不相同。

    那洁抿着唇,唇有些抖,“我有选择吗?”

    马思隐苦涩一笑,是啊,她没有得选。

    不光是她,就是他自己也没有得选!

    他必须和她结婚,不然她会没命的!

    神色复杂地看着她,而她一咬唇,头低下正准备签名的时候,门口传来一阵骚动,尔后就是一大排的武装警察跑了进来,黑洞洞的枪口指着马参谋。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走进来,气度不凡,他看着马参谋,神色严肃地说:“马元,现在我代表最高军事法庭逮捕你!”

    马远愣了一下,不可能!

    不可能的,那些东西不会那么容易就破译出来的。

    他想不到的是,秦陆在来之前,已经破译出大半,他的专业能力非常强,可惜的就是他为了那洁提前出现了,不然马元哪有今日,早就蹲监狱了。

    马元面如死灰,他凄然一笑,将手伸平,很快就被带走了。

    马思隐坐在那里,按着椅背,手指泛白,他扬起脸看着那洁,淡淡一笑:“这个婚礼还要举行吗?”

    那洁看着他,手覆在他的手上,“继续吧!”

    她说得风清云淡,实则是一点情绪,一点人味也没有。

    马思隐忽然低吼着,“如果不爱我,为什么要勉强,现在已经没有人威胁你了不是吗?你还不走吗?”

    如果他还是以前的那个马思隐,他不会放开她,可是,他残了,马家败了,除了金钱,他不知道还能给她什么。

    那洁抖着唇,蹲下身子,“可是我还是想和你结婚!”

    她要和他结婚,像是秦陆要求她做的那样,好像,这样,他还会回来,还会气急败坏地指着她,质问她为什么和别人结婚了。

    她的眼里有着泪意,马思隐看着难受,他扭过脸,有些刻薄地说:“可是我一点也不想娶你了,那洁,收起你的眼泪滚回去吧!你自由了!”

    他推着轮椅猛地向前走,那洁跑了两步又停了下来。

    如果说她这辈子负了谁,就是马思隐,她骗了他,可是他从来没有伤害过她。

    为了她,他的腿残废了,最好的结果就是跛着走路…

    捂着嘴,眼前一片迷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马夫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沉而有力,“为了思隐,你离开他吧!”

    她看着面前的马夫人,感觉很陌生。

    马夫人什么也没有说,直接离开,离去的背影挺得笔直。

    三天后,在押解马元的小房间里,她坐在外间,拿起电话。

    两人中间隔了一道玻璃,马元拿起电话,声音略疲惫,这些天来,他受尽了折磨,为的是他的招供。

    “秀眉,家里还好吗?”他热切地瞧着她:“你有没有给我找律师,我要最好的律师为我打官司,我有钱,再多的钱也请得起。”

    他接着就说起该请哪些名律师,组一个团为他辩护。

    他说了足足有五分钟,马夫人就听着,最后他急急地说:“将我帐户里的钱取出来,去找他们,听到了吗?”

    “听到了!但我不会去找的,马元,不会有律师,更不会有律师团。”马夫人的声音异常冷静,冷静得几乎冷酷。

    她的不寻常让马元呆了呆,尔后就下意识地问:“他们冻结了我的财产?”

    马夫人摇摇头,马元抿起唇瓣看着她,眯了眯眼。

    在他那样的目光下,马夫人轻轻地笑了,尔后用一种很轻的声音说:“马元,你知道吗?我早就知道秦陆没有死了。”

    马元的表情一下子变得骇然,他瞪着自己睡了几十年的女人,她一直那么温驯,没有主见,今天却投了一个超级炸弹给他。

    “我去医院的时候,想到那洁产检,所以去看看,结果你知道我看到什么了吗?”她笑着,声音透着一抹恶毒,“我看到诊室里一个人也没有,但我能听到男女交欢的声音,马元,那洁那个女孩子你应该知道的,我们的儿子她都不肯,更何况是别的男人,所以我知道那必定是秦陆。”

    她说完后,马元就低吼着,“你这个贱人!”

    马夫人笑了:“我贱吗?我是贱,你背叛了我,几乎掏空了我林家,还逼着我为你生孩子,马元,你当真以为我就那么贱吗?”

    她说得痛快极了,“我知道秦陆在查你,所以故意将那洁带回家,故意给了她机会去偷你的资料,想不到吧!”

    她说着说着,就缓缓流出了眼泪:“但是我想不到你那么狠心,竟然伤了思隐,马元,你死不足惜。”

    马元的身子垮了下来,再抬眼时,早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意气风发。

    “秀眉,是我看错你了。”他的话淡淡的,带着一抹绝望,尔后不再看她。“

    马夫人却在这个时候又挑起他的味口:”陆小曼今晚到达帝都,需要见她一面吗?我可以代为转达的。“

    马夫人的声音平淡,一点也不在乎的样子。

    马元的神色紧了紧,一会儿叹了口气,”秀眉,你何苦这么作贱我!“

    马夫人笑了,笑得苦涩,她只是真心地想完成他此生最后一个心愿,在他的眼里,就成作贱了。

    罢了,他这么想就这么想吧!

    但是陆小曼还是来了,她盯着马元,一字一顿地问:”我的儿子在哪儿?“

    马元笑着,笑得有些恣意,”小曼,我知道你会来求我的。“

    他顿了一下,才说:”他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这辈子,你也看不到他了。“

    陆小曼抖着唇瓣,一句话也没有说,直接挂了电话出去。

    马元一个人坐在那里,他知道她恨极了他。

    可是,她又怎么知道,他为了她,已经让了多少步。

    她以为他逼得她走投无路,可是再怎么样,他始终都没有将她和秦慕天事情揭出来,因为在他的心里,她陆小曼是他的女人。

    他凄凉地笑了,直到最后,她都没有正眼瞧他一眼。

    马元的时代结束了,等待他的是法律的审叛,据说死一百次也不够!

    陆小曼透过各种渠道寻找秦陆,但是一直没有找到。

    秦家一起度过一段漫长的时间,那个时候,连空气都是凝固的!

    不知不觉地又过去了大半年,那洁回到了h市,在无尽的痛苦中生下了一个漂亮的男孩。

    在孩子六个月的时候,陆小曼已经在准备移民了,她让那洁和她还有秦司令一起走。

    那洁摇摇头,”妈,我要留在这里!“

    陆小曼长叹了口气,无奈极了,劝了她好几天,那洁都没有改变主意。

    最的,陆小曼无奈地将几个用得称心的下人留给了那洁,当然,还有银碟。

    那洁成为了银碟最新任的总裁!

    不过她得照顾小小陆,所以雇了一支精英团队,替她打理公司,她只需要一个月去一两天就行了。

    陆小曼和秦司令在帝都转的飞机,去澳大利亚定居,那洁看过图片,是一处很美的房子。

    她也曾经幻想过和秦陆住在那样的房子里,过着美满的生活。

    不过现在也很好,陆小曼和司令幸福了,秦圣和林雪也有了孩子,已经怀了四个月了。

    爸和妈现在的关系很不错,前几天听照顾母亲的人说,齐远山留下来过夜了,她舒了一口气,是啊,每个人都过得很好。

    她也很好,有小小陆陪着她。

    这个孩子叫秦沛,小名叫小小陆。

    那洁低头看着吮着手指的儿子,知道他有些饿了,从早上到现在他都没有喝过奶,小小陆这个时候可以断奶了,但是他坏得很,总是不肯,一断他就眼巴巴地瞧着那洁的胸口看,表情可怜极了。

    那洁叹了口气,再等个两个月吧。

    此时是夏天,衣服有些薄,她的奶水向来很多,这一会儿的功夫,竟然将衣服都染湿了些。

    还好穿的是黑色的衬衫,倒也不是太明显。

    此时,小小陆头拱着,在她的怀里扭来扭去,一副饥渴的样子。

    那洁无奈地哄着:”宝宝,再等一会儿好不好?“

    小小陆自然不肯,那奶香味诱惑着他,他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那洁打了他的小屁股一下,他就哭得更惨烈了,最后直接趴在妈妈的胸口隔着衣服开始吸着。

    那洁无奈极了,立刻抱着他往一旁的贵宾室走去。

    她合上门,小心地解开自己的扣子,才弹跳出来,小家伙就用力地吸了上去…

    那洁抿着唇瓣,低头看着那小小的嘴吸着,脸上有着怔忡。

    另一侧涨得难受,她就伸手解放了开来…

    小小陆吃着一只,另一只就这么晶莹透白地怒放着,看起来香艳极了。

    那洁的身子是对着门口的,这是一个私人房间,不会出现第二个人。

    但是有时候,往往会有意外发生,正当她要给小小陆换另一侧的时候,门被打开,尔后一道修长的人影走了进来。

    来人淡淡地瞧了她的胸口一眼,微微眯了眼,尔后就背过身子继续和那边说着电话。

    那洁抬眼的时候,只看到一个背影,男人穿着军装,合身的衣服将他的身子衬托得更挺拔修长。

    那洁心一慌,连忙想拉下衣服,但是小小陆哪里肯,她这一拉,他就用力地哭了起来…

    那洁只好继续让他吃着,那狼吞虎咽的声音在此时显得十分暖昧。

    ”先生,请您离开好吗?这是专属的休息室。“那洁小声地说着。

    男人没有理会,继续和那边说着话,声音熟悉得让那洁想哭。

    许久以后,男人终于收起了电话,转过身子的瞬间,那洁张大了嘴巴,愣愣地看着那张熟悉得让她心碎的面孔。

    秦陆,他还活着!

    她的眼里流出了泪水,男人不解地看着她,尔后唇不悦地抿起,直直地向着这边走来。

    他的步子坚定极了,那洁一直没有回神,目光随着他的身子移动着。

    最后,他停在她面前,瞧着她胸前小小陆吃着的地方。

    很白很诱人!

    他忽然伸出手去,用力一握,最后勾起了唇,”很好吃的样子。“

    说完,转身,快步离开。

    他有很多的事情要做,虽然这个女人很美味可口,但是她是个母亲了,更何况…

    那洁呆住了——

    秦陆他,不认识她了。

    虽然他摸了她,但是她却在他的眼里再找不到熟悉的温度,他是个陌生的男人,只是长着和秦陆一样的面皮而已。

    只是而已!

    她勿勿地抱着小小陆,只是将自己的衣服往下一拉就追了出去。

    正好看到那个男人坐上了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子后面跟着两辆同样的车子…

    那洁看着车子缓缓地驶出去,她的头有些晕,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眼花了,是不是因为太过于思念而产生的幻觉。

    她的冷落让小小陆不开心了,哇哇地哭着要吃奶,那洁只得又抱着他回到了休息室里。

    本来,她是当天要回h市的,但现在她不回去了。

    她用最快的速度在帝都买了一间公寓,并将张嫂接了过来帮她照顾小小陆。

    三天后,她上网的时候,看到头条上写着——最年轻的上将回国!

    她的心狂跳着,点进去一看,就是一张面无表情的面孔,眼里的冷酷足以让人退避三尺。

    她的目光灼灼地往下看,看到他的名字叫秦陆。

    是他,是秦陆,可是她有一种预感,他不是她的秦陆了。

    闭了闭眼,她交待了张嫂几句就出门了。

    她去见了一个人,三个月前调到帝都总部的高原。

    咖啡馆里,那洁的手有些颤抖地握着咖啡匙,端起喝了一口后,才鼓足勇气:”告诉我,他还活着是不是?“

    高原定定地瞧着她,”是,他还活着,但是小洁。“

    他的手握着她放在桌上的手,表情有些复杂,”但是对于你,他已经死了。“

    ”为什么?“那洁的声音有些颤抖,她不明白高原为什么这么说。

    或许,她的心里早就想到了,那么一双冷酷的眸子,不会是秦陆的,她的秦陆笑起来那么好看的。

    高原仰起头,许久之才才轻轻地说:”四个月前,上面找到他,他被折磨得很惨,最重要的是,他被注射了一种药物,会影响人的神经。“

    ”具体?“那洁猛地喝完了杯子里的咖啡,狠狠地问着。

    高原凄然一笑:”他已经忘了以前的事情,只知道自己叫秦陆,只知道自己是个军人,别的全忘了,包括…“

    他盯着那洁的眼,十分残酷地继续说下去:”包括你和我!“

    那洁睁大了眼,好半天都没有缓过神来。

    ”小洁,别为难他了,他一想以前,就会头疼。“高原是见过秦陆生不如死的样子的,折磨了两个月后,秦陆放弃了,然后就变成今天这样子。

    冷酷的年轻上将。

    那洁听完,身上全是细汗,她倒在椅子上,半响都不说话。

    很久以后,她轻轻地问:”他现在,还头疼吗?“

    高原抿着唇:”偶尔也会发作,疼得受不了了会服用药物,所以小洁,你自己好好想想要不要刺激他,让他生不如死!“

    他用了这样的一个词,那洁的身子泛了一阵寒意,她相信高原,如果不是那么严重,他不会对她说这样的话,不会这么久也不告诉她秦陆还活着。

    ”我不能失去他!“她捂着脸,泪水从指缝里缓缓落下。

    高原的神情凝重,”你确定吗?如果这样你可能会永远失去他!“

    那洁咬了咬牙,”我知道怎么做,你要帮我!“

    高原是她唯一能接近秦陆的人,所以,她不能放弃!

    秦陆不记得她了,不要紧,她还记得他,她有他们最美的回忆。

    她脸上坚定的神情让高原叹气,”我早知道你不会放弃的,我支持你。“

    秦陆能活着,就是一个奇迹,他应该得到幸福的。

    那洁回到家里,张嫂看见了,笑着说:”少奶奶,小少爷饿了,正闹着呢!“

    那洁嗯了一声,抱着小小陆回到房间里,她解开扣子让他吃着,脑子里却想着那天秦陆那重重的一握,还有他的那句话…

    她的脸慢慢地红了。

    接下来几天,高原安排她去了帝都第一人民医院上班,因为那洁的医术很不错,所以很容易地留了下来。

    很快,她就第二次见到了上将秦陆,她去他的专属病房里去的时候,他正在发脾气,房间里的东西都扔得乱七八糟的!

    那洁站在门口,看着那个像是野兽一样的男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曈希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曈希希并收藏婚宠撩人,军长坏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