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三更客 > 第三四章

第三四章

作者:冬瓜茶仙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王小明匆匆跟着钟易转出走廊,陆小鲁比他更不想待在那里,抢在他面前挤到他和钟易中间。

    “这栋楼到底是什么?难道都是顾先生弄出来的?”王小明追问。

    钟易回过头刚想说话,突然一阵凄厉的阴风从楼上直卷而下,带着腥臭扑向走在最后的王小明。

    最先看到的却是在抢位子的陆小鲁,今晚遇到的东西是他大受刺激,再加上先前血胎的袭击,让他精神绷得很紧,遇到不明物体袭来,直觉就是恶狠狠地用背包抡过去。

    陆小鲁和王小明不一样,虽然两人都有些宅属性,但陆小鲁的身体素质却比王小明好了不是一点半点——在大学里是各个运动社团的救火队,运动神经相当发达,这一抡就使出了扔铅球的力气,直中目标。

    但那个东西却并没有像网球一样被抡飞,而是沉重地黏在了他的背包上。

    陆小鲁三人一看,都被骇得不轻——那个不明物体赫然是一个脑袋!

    那个脑袋硕大无比,皮肤是暗血红色,顶上毛发稀疏凌乱,五个短犄角直立在头顶,下面居然生了一圈眼睛,目光炯然,一张大嘴几乎裂到整张脸的四分之三,被陆小鲁一拍,顺势咬住了背包,嘴巴一个张合,清脆的金属碎裂声响起,陆小鲁的背包被他咬下大半,背包里的泡面钥匙和钉子叮铃咣啷掉了一地。

    王小明头皮顿时一麻。

    这东西刚才要是咬到他身上,半个肩膀都要被咬碎了!

    陆小鲁大概是今晚受到的冲击过多,神经都给吓麻了,这时居然恶向胆边生,直接扔了背包,操着甘蔗刀就要干架。

    陆小鲁气势惊人,那个怪物似乎有思考能力,竟然知道避开火车头般的陆小鲁的锋芒,往后退了三分。

    连钟易都被陆小鲁吓了一跳,还来不及细看,陆小鲁就已经嗷嗷扑过去了。

    陆小鲁握着刀反手往上一削,锋利无比的新刀在昏暗的走廊上划出一道冷芒,直取那怪头翻着红肉的半截脖子!

    但冲动的陆小鲁完全没意识到他们是站在走廊上,而那个怪头——无论是什么构造,眼下看起来它似乎都是会飞的。

    怪头露出一个怪笑的阴森表情,突然侧头往后一滑,动作古怪轻盈,仿佛一只畸形大鸟。

    铁楼里光线昏暗,陆小鲁只顾盯着怪头的血盆大口和那一圈发亮的眼睛,竟一时忘了自己身处何处。

    于是陆小鲁才刚刚跳上低矮的栏杆,脚下就嘎吱一声,一下子滑下了栏杆。

    英雄的陆小鲁从铁楼走廊摔到了一楼。

    王小明被陆小鲁重重砸到地上的声音惊得蹦起来,就要冲下去:“小鲁?!”

    钟易眼疾手快一把拽住他,几乎是同时,那个飞头卷着腥风呼呼飞来,那一圈眼睛凶光大盛,张着嘴就朝王小明的脑袋咬下去。

    “一断天瘟路!”钟易沉喝一声,单拳夹着劲风掠过王小明耳边,直取飞头。

    王小明头也不回一矮身,只听到一声巨响,腥风退散了些。

    “二断地瘟门!”钟易抢步上前,折腰飞起一脚,那飞头嘴里发出一阵似哭似号的叫声,王小明回头,赫然看见那飞头的速度又快上了几分,正避过钟易的攻势,头上犄角看来驽钝,但却直直在钟易前胸撞出一个窟窿来!

    钟易被撞得倒退两步,表情很是难看,估计他也没有预估到这个飞头居然这么硬。

    王小明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陆小鲁摔到楼下,还不知道怎么样,要是楼下还有那血胎怎么办?

    而偏偏钟易看起来也很是不妙,他应该上前帮忙,可是那陆小鲁怎么办……

    王小明心绪烦乱,在楼梯口愣了几秒,只见那飞头一击得手,却放弃被撞到墙边的钟易,径直朝王小明飞扑而来!

    王小明直着眼看飞头直冲过来,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反应。

    “三断人有路!”钟易被飞头伤得赶不及,不只扔了个什么利器过来,破开飞头与王小明之间的距离:“四断鬼无门!”

    王小明听到钟易的低喝,像是惊醒了般,看到钟易带着个血窟窿赶了过来,回身迎击飞头时,似乎看了王小明一眼。

    又好像没看……

    怪头被钟易横栏住,那圈眼珠却死死转回后面,盯着王小明。

    王小明和那些眼睛对视了一秒,突然动了起来。

    他没有下楼,也没有站到钟易身边,而是直冲上三楼。

    身后一声更凄厉的长啸,王小明头也不回,只听得*撞到铁壁的沉闷声响大得令人心惊。

    他三步并作两步上楼,不理会身后腥风,直冲进三楼走廊。

    三楼只有一个巨大无比的房间,门没有上锁,却推不开。

    王小明撞了几次都不能撼动那扇门一丝一毫,情急之下拿着折棍往里撬。

    在看到裸\女洗血衣的时候,王小明就第一时间把天蓬尺装上了,此时天蓬尺刚一触碰铁门就发烫起来。

    王小明被烫得差点脱手,反应过来后立刻用天蓬尺抵着门缝,天蓬尺越来越热,他几乎能感觉到被天蓬尺抵着的铁门似乎被高热烧得有些发软——王小明抬脚就踹,这回门居然被踹开了一道缝。

    王小明心脏狂跳,抵着天蓬尺,用脚慢慢顶开了那扇门,然后就被迎面扑来的腥气熏得差点倒退三步。

    房间里一片血红,正中一张大床,床上躺了一具无头身体,足有三米多长,手腕脚腕都上着铁镣,正在剧烈抖动,却因为被束缚得太紧,动弹不得。

    床下横趴着一个女人,身下漫出一大片血,一动不动,已经了无生气。

    这个身体虽然没有了头,但浑身肌肉虬结,远远看去,散发出来的戾气几乎已经具象化了,王小明呆站在原地,眼角突然剧痛起来——他仿佛看到那张大床上笼罩着一片恐怖的黑云!

    一阵沉闷的脚步声踏上楼梯,同时还有那飞头的怒号紧随其后。

    “七断邪师路——”钟易的长吟在走廊上响起。

    王小明似乎被钟易的声音惊了一下,呆滞的眼睛开始转动,转头看了一下四周。

    然后他握紧天蓬尺,飞快跳上大床。

    【“要我教你多少次?你这哑炮!”钟易总是对他很不客气。

    “心手合一,不动不惑。做这种事情容不得你迟疑!”】

    又是一声闷响,钟易从门外滚了进来。

    王小明并不回头,而是用发肿的手握紧天蓬尺。

    人有罩门,鬼怪亦有死穴。

    自古槐树成精藏其树根,野狐修仙隐其内丹,皆是由于天师术士往往能后一眼看出它们精魄凝聚的所在——

    腥风直追进来。

    王小明狠狠地把天蓬尺j□j了床上无头身体的肚脐里,一股黑血顿时犹如小喷泉般直涌而出!

    飞头顿时哀叫一声,发狂般横冲直撞,冲向王小明。

    “人来有路,邪鬼无门!”钟易就地一滚,手中一片木质灵符飞弹刺向飞头:“谨请南北星君,布天罗!”

    王小明已经感觉到飞头的乱发已经飘到他脑后,这时房间里突然金光大盛,一张光网漫天铺开,兜头把那飞头罩住!

    王小明刚松了口气,谁知那床上的身体不知是不是知道自己脑袋有难,居然一个暴弹蹦起,小臂粗细的铁链居然被扯得直响,王小明毫无防备,直接被那身体掀翻,往后仰倒,身后却正是那网中飞头大张的血口。

    钟易眼角一抖,正要扬手,却看到一道白光王小明身上暴涨开来,把他反托回床上。

    钟易顾不得其他,立即结印收网,飞头被死死捆住,越收越紧,重重跌到地上。

    王小明正好被甩到床上那具身体上,钟易顾不得那顆飞头,连忙扑过去拉王小明,却见王小明自己挺身跳了起来。

    钟易一愣,剑眉一紧,竟后退一步,拉开和王小明之间的距离。

    王小明站在床边,看了一眼地上的女人,又看了看那颗飞头,最后看向钟易,眼神复杂。

    钟易顾不得身上的伤,冷然问道:“你是谁?”

    王小明微微一笑,嘴角竟带有一丝雍容的意味,这让王小明看起来比平日更多了一分说不出的气质来。

    “我请小明帮我一个忙。”王小明开口说:“本来想他到了这里,我自己动手,不过你和小明很好。”

    钟易警惕地站在原地,看出对方似乎并没有要伤王小明的意思,正要开口质询,王小明却突然翻了个白眼,原地趴了下去。

    钟易:“……?!”

    卧\槽刚才还气质冷艳,怎么下一秒居然就扑街了?

    钟易想都没想就走了过去,刚蹲下去要把他翻过来看个究竟,王小明哼了两声,自己爬了起来。

    “哎?”王小明迷瞪地看钟易:“你上来了?”

    钟易:“……”

    “我去!”王小明看到被光网罩住的飞头,又乍跳了起来。

    钟易强摁住他,仔细看他眼睛。

    王小明被他看得不自在:“干什么干什么啊?啊……有飞碟!”

    钟易真想一掌抽飞这个搞不清楚状况的小子:“别动!你刚才——”

    “不是!UFO!”王小明张大嘴巴。

    钟易回头,窗外果然白光大盛。

    光芒里一头通身雪白的异兽踏云而立,龙头马身,双目紧闭,头上一根短犄角,身体发出微光。

    “哎哟。”王小明眨巴眼睛:“独角兽……?”

    钟易:“……你连貔貅都不认识吗?!”

    “什么叫‘连貔貅都不认识’?”王小明说:“不好意思,我应该认识吗?那是神兽!又不是萨摩耶!”

    “我是天禄。”貔貅闭着双眼,却精准地转向王小明:“小明,你来了。”

    王小明=口=:“我们见过吗?”

    貔貅微微点头:“我请你来的。”

    王小明愣愣地看着在昏暗的铁楼中发出微光的貔貅,突然觉得这场景有些眼熟。

    “等等。”王小明说:“我最近确实碰见了个会发光的……”

    精美的衣袍在夜风中翻飞,一根白丝带遮住的眼,还有踏云而立的姿态。

    “我梦到过你。”王小明瞪大眼睛:“不过——”

    不过梦里的对象可是个人,不是独角兽啊。

    貔貅点头:“我被朱点童子制住,动弹不得,只能脱出一丝精魂去找你。”

    “朱点童子?”

    貔貅转向钟易,朝他点点头。

    钟易这下猜到刚才就是貔貅了,他被飞头戳了个窟窿,又连碰带撞地打了一场,内伤不轻,脸色不好地点点头:“我看到那些壁画女人,就大概猜到了。”

    王小明说:“我猜不到。”

    钟易瞪他一眼。

    “朱点童子是很久以前的妖怪。”貔貅温和地说。

    “我也只是听说过,自古以来有五大恶鬼,朱点童子就是其一。”钟易说:“它喜欢吸血吃人,而且非处女不吃,几百年前被高人斩了脑袋打进地狱却依然不死,只能锁了四肢封在深渊中,不得见天日。”

    他话音未落,手中的光网就剧烈挣扎起来,仿佛是那飞头在宣告他们对他无可奈何。

    “你使了天罗地网法。你是鲁班后人。”貔貅说。

    钟易点点头。

    “多亏了你。我被挖去双眼,本来就很虚弱,自从朱点童子出现,更是动弹不得。如果不是你们,再不出半月我就要朽化成灰了。“

    “你是瑞兽,福寿天齐,怎么会朽化?”钟易皱眉。

    “福寿天齐,那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说法,世上并没有那样的东西存在,包括神祇。”貔貅平静地说。

    “你的眼睛怎么了?”王小明的关注点和钟易不一样。

    “顾天显。”貔貅说。

    王小明:“啊?顾先生?”

    貔貅侧过头。

    王小明:“我是说……他不过是个人类——虽然身上挂了很多怪东西吧,但他还是个人啊。”

    人怎么能伤到神兽呢?

    “顾天显早年的时候,并不是你们看到的样子。”貔貅说:“我在梧桐山已经睡了三百年。三十年前顾天显得到妖人指点,居然找到了我沉睡的山脉,开山挖凿,要找到我。”

    貔貅自古以来吞万物而不泄,招财聚宝,只进不出,是所有商人梦想中的吉祥物。

    当年的顾天显并不是商人,而是一身蛮狠的混混,跟了一个在东南做走私的黑老大,几年也做出了点气派,不知道是谁指点他,说广东有貔貅。

    顾天显带人找到梧桐山要取貔貅,可是瑞兽岂是人人都能得的?当年顾天显惊醒貔貅引发滑坡,至少折了他二十来个马仔。

    但他不知从哪里来的狠毒手段,竟然真的抓住了能吞云吐雾的貔貅,还生生挖去了貔貅的两只眼睛。

    没有了眼睛的貔貅只能被他锁在梧桐山里,貔貅天性聚财,只要顾天显保证貔貅不死,那他的钱只会越来越多。

    但是顾天显并不满足,他施展手段得到瑞兽助力之后,竟然食髓知味,开始追求各种不自然的手段,以求让自己的人生更顺风顺水。

    从巫蛊到降头到各种旁门左道的邪术,顾天显几乎把他能找到的手段都用了个遍。

    可惜捷径岂是这么好走,就像吸\毒上\瘾一般,当普通的大\麻已经不能让顾天显感到快感,反而副作用渐渐显现出来的时候,除了戒断,他只能去寻求纯度更高,效力更强的毒\品来抑制副作用,无异于饮鸩止渴。

    当时间越拖越久,顾天显对于附在自己身上的、养在家里的东西越来越力不从心的时候,他终于决定找一个大的——能为他镇住所有副作用的东西来。

    作者有话要说:朱点童子是借了日本妖怪的设定,也叫酒吞童子。

    我忘记设定发表时间了!

    我还以为已经发了,幸好睡前过来看了一下Orz

    看完好睡=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三更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冬瓜茶仙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冬瓜茶仙人并收藏三更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