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爱神婆 > 第117章

第117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慕晓雅当下就摆出一副准备去揍人的架势:“这个混蛋现在人在哪里?”

    萧思甜想了想:“按他的行程,现在应该是在和厂商给他手下的一个新组合谈代言的事。”

    林丽珍拿出手机:“小雅,你先别急。人多的地方不方便收拾他,我去跟他约个地方见面,到时时候再慢慢收拾他。”

    电话接通之后,林丽珍简单地讲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好了……” 林丽珍挂断电话,对着慕晓雅嫣然一笑:“我跟他约了傍晚在清茶馆见面,那里的包厢空间大,隔音做得好,服务也很好。尤其注重客人的*,如果客人不要求,他们是绝对不会擅自进包厢的。”

    “真是个好地方。”慕晓雅点头:“林姨,你跟他约了几点?”

    “五点半。”

    慕晓雅看看客厅的钟,略有些遗憾:“现在才一点,还得等四个多钟头……”

    不过转念一想,她又高兴起来:“这样也好。我可以先去火车站接姑父他们,然后我们一起去收拾赵信毅。”慕天悟他们三个一肚子的坏水,肯定能给出很多好的建议。

    萧思甜垂下头叹了口气:“以前我一直都很感激赵信毅。他真的为我做了太多,让我总觉得我亏欠了他。可是没想到他却害得我和丈夫女儿分离了快二十年……”

    萧思甜伤感地拉着慕晓雅坐下,把她搂在怀里:“这二十年里我虽然风光无限,但是却失去了你和你爸爸,错过了你的成长。错过的时间再也回不来了,只能从后面补回来了。以后妈妈要一步不离的陪着你和你爸爸……”

    慕晓雅眨眨眼:“妈,你以后不拍戏了?”

    “不拍了……” 萧思甜摇头,“以后我哪儿也不去就陪着你爸和你。”

    “等以后你有了孩子,我还要帮你带孩子呢。你小时候长得粉粉嫩嫩的,像颗糯米团子一样,可爱死了……” 萧思甜看看胡小滨,充满了憧憬:“小滨长得也很帅啊,以后你们的孩子肯定跟你小时候一样可爱漂亮。”

    原来丈母娘已经在期盼我跟小雅的孩子了呀。胡小滨忍不住有点小小的激动,暗自发誓一定会多多努力,早日实现丈母娘的愿望。

    为了进一步讨好丈母娘,胡小滨立刻准备下厨秀一下自己的厨艺。

    “妈,我去做饭,您想吃什么?”

    谁知萧思甜一听,立刻就站起来:“还是我来吧,小雅小时候最喜欢吃我做的饭了。”

    然后胡小滨就眼睁睁地看着萧思甜占领了厨房,还叫慕晓雅去给她打下手。

    没有了表现的机会,胡小滨只能郁闷地硬挤进厨房,挤在母女两身边刷存在感。

    但是很快,他又被萧思甜以人多太挤为由给排挤出了厨房。

    胡小滨只能悲伤地蹲在厨房门口。他痛心地意识到,以后这位丈母娘大人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霸占慕晓雅,疯狂挤占他和慕晓雅的独处时间。

    酒店里。

    付怀云躺在病床上,双眼紧闭,脸色惨白。

    付付怀安坐在床边,担忧地看着他。

    付怀云动了动,慢慢地睁开了眼。

    付怀安惊喜万分:“大哥,你醒了!你总算是醒了!”

    付怀云皱皱眉头,挣扎着想坐起来。

    “别动。”付怀安赶紧按住了他,“医生说了,你肋骨受伤,要多躺少动。”

    一边说,付怀安一边拿了碗药过来:“快喝了。大伯说你这一次受伤不轻,药得多喝一点才行。之前你昏迷的时候,我们已经给你灌了一碗下去。我们自己家的伤药有加快愈合的效果,估计一两个星期你就能全好了。”

    付怀云一呆:“我之前昏迷了?”

    付怀安点头:“是啊,就是从医院回酒店的路上,你在车里突然就昏过去了,差点没把我们给吓死。”

    被付怀安这一提醒,付怀云顿时回忆起来了当时的感受。那种好像脑袋里被人安了个炸弹,然后突然轰然炸开的感觉。

    是的,当时他承受不了那种疼痛,立刻就晕了过去。

    最奇怪的是,这疼痛是因为他身体里的灵力激荡爆裂才产生的。

    他伸手按了按还有些隐隐作痛的脑袋,脸色突然大变,忍不住高喊出声:“不,我不是昏迷,我是被反噬了。”

    “反噬!?”付怀安惊呆了。“大哥,你说明白点,到底是怎么回事?”

    付怀云顾不得理会他,先静下心来感受一□体里的灵力。

    结果果然是不出他所料,他身体里空荡荡的,只有少许的剩下。

    “确实是反噬……” 付怀云喃喃自语,拼命的回忆着,“但是我怎么会被反噬呢?我根本就没用过什么会被反噬的符啊……”

    他的话音突然一顿,猛然睁大了眼:“忘川符,一定是那张忘川符!怀安,你快打个电话给三叔,问问他现在怎么样了。”

    付怀安不解,但是在付怀云的催促下,还是立刻打了电话。

    过了一会儿,他脸色古怪地放下电话。

    “大哥,电话不是三叔接的,是他那个徒弟接的。在你昏过去的时候,三叔他也出事了。”

    付怀云追问:“他也昏过去了?”

    付怀安点头:“三叔也昏迷了。他的情形好像比你还严重,先是连吐了三口血,然后口鼻都出血了,到现在都还没醒过来。”

    “那就不会有错了。我们就是被是因为忘川符被灵力反噬了。”付怀云皱着眉,“三叔很久以前给人画过一张忘川符,前几天他跟我说他那张符开始失效了,叫我帮忙再画一张。因为只是补充一下效果,我画的忘川符威力不需要很大,所以用的灵力少,反噬就要轻一点。可是三叔当初是用了心力去画那张符的,他遭受的反噬就会格外严重。”

    “你们为什么会被反噬呢?难道是因为那个被忘川符压制住记忆的人自己恢复记忆了?”

    “不,不是这样。”付怀云摇头,“如果是被忘川符压制住记忆的那个人自己恢复了记忆,结果也就只是忘川符失效消失而已。会导致灵力反噬的可能只有一个——有什么力量强行冲破了忘川符,让那个人恢复了记忆。”

    “可是我们付家人画的符很厉害的……” 付怀安一脸的吃惊,“而且三叔又特别厉害,他都已经跟爷爷一样厉害了,怎么还能让他画的忘川符被强行冲破了。这不可能!”

    付怀云叹气:“怀安,我们付家人确实是有点能力,可是俗话说得好,一山还有一山高。你怎么就能确信我们得付家人已经厉害到天下无敌了?我们付家人确实是有点太骄傲自大了。我告诉你,要是让你亲眼看到了慕家人的能力,你就再也没法这么洋洋得意了。”

    付怀安不太服气,但是是看付怀云脸色苍白的样子,也没再跟他争辩,只是把手里的药给付怀云喂下去。

    他边喂药边问:“大哥,那这反噬的事怎么处理?”

    付怀云摆摆手:“先不管这事了。小滨的事才是要紧,DNA化验结果出来了没有?”

    “就快了,大伯在那等着呢,一出结果他马上就会通知我们的。”

    就在慕晓雅他们一行人出门准备出发去火车站迎接斐灵启他们的时候,一辆轿车开进了林荫路。

    车子停下,严培良的助手小梁下了车,绕到后座,递上拐杖,扶着严培良从车里出来。

    严培良看看萧思甜和胡小坛他们,歉意地向着胡小滨笑了笑:“小滨,原来你有客人在啊。真是不好意思,我来突击检查了。”

    “不过很明显,我没有挑到一个好时候。”他向着众人点头致歉,目光在萧思甜身上停留了一下,随即转开,脸上露出个诚恳的笑容:“打扰了……你们是准备出门吧?恐怕我要耽误你们一些时间了,我得让小滨陪我在房子里到处看看,以便确认房子没有什么问题。”

    萧思甜已经听慕晓雅说了胡小滨继承这座房子的事,当下便点点头。

    “小滨,那这样吧,我们先去火车站接人。等你陪着这位律师先生看过房子,你就直接去清茶馆,我们在那里汇合。”

    说完,她拉着慕晓雅的手,欢欢喜喜地转身就上了车。

    胡小坛拍拍胡小滨的肩:“那我也先去火车站了,他们四个人,我们两辆车加六个人,少你一个刚好全坐得下。”

    他又转向严培良:“严律师,等下看完了房子麻烦你送小滨去清茶馆好不好?”

    严培良微笑着点头:“没问题的。”

    目送着两辆车子离开,胡小滨觉得分外的悲凉。他觉得萧思甜好像还是不太喜欢他,要不然怎么动不动就惦记着排挤他,惦记着隔离他跟慕晓雅呢。

    胡小滨叹一口气,上去给严培良和小梁,又走到严培良身边,跟小梁一起扶着他进门。

    “严律师,你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是病了吗?”胡小滨看看严培良苍白到没有血色的脸,忍不住问了。

    “没事。”严培良笑笑,“不是腿骨折了吗,整天只能躺着要么就坐着,缺少运动啊,脸色当然就差了。”

    小梁听了,悄悄在心里叹气。缺少运动也不至于会脸色差成这样啊,在半夜看星星看月亮一直看到天亮才是主因啊。

    今天他起床之后一上露台,就看到严培良一动不动的闭着眼睛躺在地上,胸口都没什么起伏,就跟个死人似的。当时他可是大受惊吓,冲上去就想做个心肺复苏之类的急救。结果手伸出手还没碰到严培良呢,就被严培良一把抓住了,冷冰冰地命令他立刻下楼去做早餐。

    偷眼看看正对着胡小滨笑脸相迎的严培良,小梁叹气。最近严律可是越来越严肃,越来越不苟言笑了。以前他还经常开个玩笑什么的,可是现在,别说开玩笑了,他就连笑都不太笑了,整天僵着张脸扮面瘫,也就对着胡小滨还有点好脸色。

    严培良一边慢悠悠地在一楼检查着,一边问:“小滨,刚才那个是萧思甜吗?”

    胡小滨点头。

    小梁在一边震惊了。

    “萧……萧思甜?居然真是萧思甜,我还以为只是长得像呢……”他激动的问胡小滨,“你认识她?她来你家干什么?她是你家亲戚吗?你们到底什么关系?”

    严培良看胡小滨一眼,笑眯眯地等着他的回答。

    胡小滨抓抓头:“她是我女朋友的妈妈,我们现在准备要结婚了,所以她是我的岳母。”

    小梁更加震惊了。用一种羡慕嫉妒恨地眼神扫射着胡小滨。原来你小子的女朋友是萧思甜的女儿,难怪长那么漂亮呢。

    严培良却是微微一笑,指示小梁去车里给他拿水。

    等支开了小梁,严培良直视着胡小滨的眼睛,问:“小滨,萧思甜这么有名,怎么就没听说过她有个女儿呢?”

    胡小滨本来是准备打个哈哈,说点‘因为她保密工作做得好’之类的混过去。可是看着严培良的眼睛,却鬼使神差地说了真话。

    “她之前失忆了,忘了自己还有个女儿,最近记忆才刚刚恢复。”

    严培良很有兴趣的样子:“那她是怎么会失忆的?你放心,我听了之后一定保密,绝不会外传。”

    “哈……那个……原因比较复杂啦……说了你也不会信的……”胡小滨干笑。严律师,你明明一副长得严肃沉稳的样子,内心怎么会这么八卦呢。

    严培良听了,却也不再追问了。

    胡小滨这才松了口气。

    等小梁从车里拿了水回来,胡小滨和小梁一左一右的把严培良扶上了二楼。

    二楼除了那两间上了锁又丢了钥匙的储藏室之外,就是三间空房。严培良只随意探头看了看,便点了点头,表示没有问题。

    他靠着其中一间储藏室的门站着,向着通往三楼的楼梯看了看,摇了摇头:“不行了,爬楼梯对我来说难度还是太高了。我就不上三楼去了,小梁,你跟小滨上去代我检查一下。”

    小梁应了一声,便跟着胡小滨上三楼去了。

    等到两人的身影从楼梯上消失,严培良站直了身体,伸手摸了摸门把手。

    门立刻无息的自己打开了一道缝。

    严培良从门缝向门里看了看,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重新把门关上,便又靠在门上站着。

    等到胡小滨和小梁下楼来,两个人便分别走到严培良的两边,准备再把他扶下楼去。

    胡小滨才架住了严培良的胳膊,却听到储藏室里传来‘啪’的一声轻响。

    他疑惑地转头看向储藏室的门。

    严培良也跟着胡小滨一起看过去,不解地问:“怎么了?”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胡小滨指着储藏室门,“就是很轻的‘啪’一声,有点像灯泡爆灯丝的声音。”

    “没有啊。”严培良摇摇头。

    小梁也跟着摇头:“没听到啊。”

    他一边说,一边还把耳朵贴到储藏室的门上仔细听了听。

    未了,他摇摇头:“没有,里面一点声音也没有。”

    胡小滨挠挠头:“那有可能是我听错了吧,我们下楼去吧。”

    话是这么说,可是胡小滨总还是有点疑惑。这样的声音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了,这声音到底是哪儿来的?

    目送着胡小滨进了清茶馆,严培良示意小梁回他临时租的别墅去。

    一路上,小梁发觉严培良一直一副很高兴的样子。

    他忍不住问:“严律,你心情很好吗?”

    “没错,我的心情好极了。” 严培良点点头,勾起唇角露出个笑容,“我总觉得,好像有什么好事快要发生了。”

    小梁疑惑地扭头看向他。

    严培良却并不解释,靠在后座上闭上了眼睛。

    萧思甜是慕晓雅的妈妈。

    萧思甜曾经失忆了很长一段时间,现在又恢复了。

    萧思甜身上除了有慕晓雅的灵力之外,还带着点付家人的气味。

    忘川符。一定是付家人的忘川符用到了慕家的媳妇身上。

    萧思甜身上紧紧包着一层慕晓雅的灵力,看这情形,这忘川符还是慕晓雅用自己的灵力强行破开的。

    既然是强行破开了忘川符,那么画符的人肯定是被反噬了。伤得肯定不轻。

    严培良嘴角露出个微笑,这件事是可以大作文章的呢。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好,偶来更文鸟。

    先更一章,等晚上再更一章。^-^

    谢谢emma大大的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我爱神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凌凌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凌凌君并收藏我爱神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