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闷骚首长,萌妻来袭 > 乐茜的真面目

乐茜的真面目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扬脸色平静地看着乐茜,神情没有一点儿破绽。乐茜感觉有点不对劲,叶扬的眼神有些让人渗得慌,可是自己又不能露出一点胆怯,只能无辜地看着叶扬。

    “阿扬,你怎么这么看着我?难道我脸上有东西?”乐茜情不自禁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叶扬慢慢把头转过去了,然后关上了卧室的门,说:“我只是觉得你变漂亮了。”

    “真的?”乐茜眼神惊喜地看着叶扬。

    “走吧,我们去天台。”

    叶扬走在了乐茜的前面,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人是变漂亮了,可是心肠却变歹毒了。

    两个人倚在天台的栏杆上,阳光和煦,微风习习,叶扬与乐茜相互举杯,两个人似乎都没有想过时隔八年,竟然还会有像今天这样安静相处的日子。

    “阿扬,我感觉这像是做梦。”

    乐茜抿嘴一笑,神情安详宁静,她感觉今天这个样子,两个人似乎一下子就被回到了八年前相处的模样。

    叶扬挑了挑眉,心想,这个女人伪装得还真好。

    “做梦?”叶扬有些懂,也有些不懂。

    “对啊。那时候的你也是这副模样,神情清清冷冷的,可是我知道,你的心是热的。”乐茜的话让叶扬不悦地皱了一下眉头,却也没说话。

    “阿扬,如果八年前我没有离开你,你会不会一直宠着我,爱着我?”乐茜有些期盼地看着叶扬,心底一片柔软。

    “我们之间,没有如果。八年前的事实已经说明了一切。”叶扬真是觉得难受极了,他有些燥热地扯开了竖起的衣领。

    “阿扬,如果事实不是你知道的那样,你会不会原谅我?”乐茜继续试探。

    “小茜,时间是不会倒流的,所以,没有如果。”叶扬在这里呆不下去了,仰起脖子一口气把酒一饮而尽。

    乐茜想追着叶扬的脚步,可是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间急促地震动起来,铃声刺耳。

    叶扬不经意放满了脚步,然后闪到一处墙角,耳朵静静地听着。

    “什么,着火了?!”乐茜失声尖叫了一句,然后又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捂着自己的嘴巴说:“你自己看着办吧。”

    乐茜迅速挂断了电话,然后朝着楼梯口走来。叶扬听着脚步声逐渐靠近,想要移动脚步下楼,可是身体怎么都不听使唤,似乎越来越重。

    最后眼前一黑,叶扬全身瘫软地昏睡过去了。

    乐茜对着昏睡在楼道里的叶扬,最后勾了勾嘴角,然后让佣人把叶扬扶到房间里去了。

    弥俊此刻正在派人大肆在暗处搜查蓝父的下落,阿东站在城西的一栋废楼上,远远地看见对面腾起了黑色的烟雾与火红的光芒,似乎是着火了。

    阿东立刻就意识到情况不对,他不敢轻举妄动,先派了手下一个值得信任的人过去查探情况,自己拨通了弥俊的电话。

    “老大,城西的废旧仓库着火了。”阿东说完后等着弥俊的命令。

    弥俊坐在沙发上皱了皱眉头,他上午接到蓝母的电话就回来了。蓝薇受到了惊吓。

    看着那截被砍下来的断指,弥俊从来都没有如此愤怒过,整个人的青筋都因为隐忍而暴起来。

    “哥,怎么办?怎么办?我受不了了,我已经答应他,明天上午就去医院把孩子做掉,最后带着妈与爸离开这里。我不想呆在这里了,我要离叶家远远的。”蓝薇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

    “薇薇,别说傻话。哥哥会保护你,不会让你跟孩子受到一点伤害,还有,父亲我会救出来的。谁害了我们的父亲,我会千百倍地讨要回来。”弥俊好不容易才把蓝薇哄得睡着了。

    弥俊从沙发上起身,然后走到了阳台上。

    “城西的废旧仓库?”弥俊深深地皱眉,那儿没有人住,应该不会突然间着火才对。

    弥俊突然警觉过来,对阿东说:“先灭火,等我过去。让人查一下附近的可以人物。”

    弥俊说完后就匆匆离开了别墅。

    一路上,弥俊把车子开得飞快,他突然间想到了什么,拨通了叶扬的电话。

    乐茜手上拿着叶扬的手机,看着来电显示上那个陌生的号码,最后按下了接听键。

    “你现在在哪?”弥俊冷着声音问。

    “你是谁?”乐茜听着声音感觉有些熟悉,却一下子又听不出声音。

    “你又是谁?”弥俊反问,又没有时间跟这个陌生的女人在这里磨蹭,直接说:“叶扬呢,让他接电话。”

    “阿扬已经睡着了,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吧。”乐茜的声音十分慵懒。

    “你最好离叶扬远一点,他不是你可以动的人。”弥俊最后警告了乐茜一句,然后气愤地挂断了电话。

    这个时候,叶扬竟然单独和一个陌生的女人在一起,该死的,竟然还睡着了!!!

    最后一路飙车到城西仓库,阿东已经处理好了一切,就等着弥俊来亲自勘察现场。

    到处都是焦黑一片,弥俊捂着鼻子走进了仓库,里面已经被烧的满目狼藉。弥俊走在里面细细地看着,他的脚下突然踩到了一把手术刀。阿东递来手套,弥俊面目表情地戴着,然后弯腰拾起了手术刀。

    锋利的刀刃上留下一抹焦黑的痕迹,弥俊用手揉搓了几下,然后米白的橡胶手套上出现黏稠的黑色胶状物,还带着一股腥味。

    是还未烧干的血液。弥俊突然间想起了那截断指,让人把手术刀用袋子装起来,然后把带回去化验。

    “继续搜,他们逃不远。”弥俊沉着脸色踏出了仓库。

    乐茜躺在床上,侧头看着沉睡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嘴角勾出了一抹胜利的微笑。她慢慢地撑起身,神情迷醉地闭上眼睛,然后小心翼翼地吻住了叶扬的嘴唇。

    乐茜最后心满意足地看着手机上的照片,她真是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当蓝薇失去孩子后,看见这张照片的表情。

    她应该会彻彻底底地恨上叶扬,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他身边,这样,叶扬就能属于自己一个人了。

    乐茜正陶醉在胜利的想象里,手机又突然响起来,这次是自己的手机。

    乐茜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连忙捂着手机走出了叶扬的卧室。就在这时,叶扬缓缓睁开了眼睛。那杯酒他根本就一滴未沾,他只想看清乐茜的真实面目。

    “乐小姐,我们已经被人盯上了。”手机那边穿了急促不安的声音。

    乐茜眼眸一暗,她没有想到事情会败露得这么快,看来是蓝薇泄露出去了。

    既然你违背了游戏规则,就不要怪我残忍了。

    最后思索了一下,乐茜当机立断,说:“把他杀了。”

    挂断电话后乐茜把手机捂在胸口,紧张的心跳久久不能平息。她知道时间不多了,一旦蓝世杰死掉或者被人救走,她就没有任何筹码能够威胁蓝薇打掉她腹中的孩子。

    乐茜想都没想,直接打通了蓝薇的电话。

    蓝薇还在睡觉,整颗脑袋昏昏沉沉的,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精力已经透支。

    “如果你还想见你父亲,现在就来城东天桥下。”乐茜说完后就掐断了电话。

    蓝薇瞬间惊醒,刚刚那个声音,刚刚那句威胁,她二话没说,翻身起床,随便套了一件衣服便跑了出去。

    她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牺牲孩子就能够换得父亲,蓝薇已经认准了这个条件,便不会有什么值与不值得的思想矛盾。

    蓝薇捂着小腹,一路小跑着来到公路边。她招了一辆计程车,直接钻了进去。

    “去城东天桥。”蓝薇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可是浑身还是紧张地颤抖。

    她都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跑出别墅,一个人坐上计程车,去那个所谓交易的地方。她现在只有一个想法,救出父亲,救出那个从小对自己威严却又宠爱的父亲。

    孩子没了可以重来,可是父亲没了,蓝薇便明白,这是一辈子的伤痛。

    半个小时后,蓝薇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了城西的天桥下。刺骨的寒风掀起了蓝薇单薄的睡衣,全身都因为发冷或者是害怕而剧烈颤抖着。

    一辆面包车突然呼啸着朝着蓝薇撞了过来,蓝薇惊慌着躲闪不及,最后被人用沾满麻药的抹布捂住了口鼻,被毫不留情拖上了车。

    乐茜出门的时候叶扬跟在了她的身后,只见她开着一辆黑色的奥迪冲了出去,叶扬坐着计程车,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

    乐茜十分谨慎,一路上不断地绕着圈,等着关键的电话。

    “乐小姐,人已经带到了。”

    对方的声音十分慵懒,蓝薇此刻正昏迷着,整个身体呈一个大字被摆在了手术台上。

    “好,我马上过去。”乐茜踩了一下油门,然后车子直接奔向了一家没有门牌的私人诊所。

    乐茜直接走进了后院的病房,房间内灯光昏暗,照得蓝薇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干得好,我不会亏待你们。”

    乐茜看见蓝薇被绑在手术台上后快意地笑了一声,终于到了这个时候,她要一刀刀刮掉叶扬的孩子。

    别的女人那里有资格生下叶扬的孩子,只有自己,只有自己可以。乐茜接近癫狂,她已经隐忍了这么久,计划了这么久,终于在今天,一切都要结束了。

    乐茜一丝不苟地戴上了橡胶手套,然后手上举着一把闪亮的手术刀。只要一刀下去,蓝薇生不如死。

    叶扬此刻正从计程车上走下来,越往巷子里里走,感觉越不安。最后突然出现的两个打手拦住了叶扬的脚步。

    “什么人!”两名打手突然间冒出来。

    叶扬脸色一沉,不敢多做停留,只好迅速解决掉这两条看门狗。

    蓝薇最后是被一杯水泼醒的,她痛苦地睁着眼睛,看清楚这一切后眼眸里全部都是惊恐。

    “你——你们究竟是谁?我父亲呢,我父亲呢?!”蓝薇记得这是一场交易。

    “你现在还是应该先担心你自己。”乐茜的声音透着不可一世的戏谑。

    “是你!”

    蓝薇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她挣扎着想要离开手术台,可是自己的四肢被紧紧地捆绑着。

    “放开我,你们究竟想要干什么!”

    蓝薇看见了乐茜手上的手术刀,她想要杀掉自己,蓝薇看清楚了乐茜眼眸里的恨意。

    “你说,我这一刀下去,你肚子里的孩子还会不会活?”

    乐茜拿着手术刀在蓝薇隆起的小腹上比划着,蓝薇害怕得汗毛都竖起来了,她清晰地感觉到刀刃上的寒意。

    “你放开我,我要先见到我的父亲。”蓝薇努力逼迫自己冷静下来。

    “我会成全你的,只要这一刀下去,你会和你父亲相见的。”乐茜手术刀逐渐上移,最后抵在了蓝薇的喉管。

    “相信我,只要一刀。”乐茜从来都没有如此解恨过。

    “你骗我!乐茜,你这般残忍,阿扬不会放过你的。”蓝薇现在才知道,原来这一切都是乐茜的计谋,她做好这一切,根本就没有打算放过她们父女俩。

    “这就不需要你操心了。都是你这个贱人勾引阿扬,要不是你,阿扬肯定会重新爱上我。我等了他整整八年,而你算什么!”乐茜接近癫狂。

    “好了,你父亲大概已经在路上了,我现在就送你们父女去团聚。”乐茜大笑起来,毫不犹豫地举起手上的手术刀,直接朝着蓝薇的小腹刺去。

    就在白刀子插入蓝薇腹中的那一瞬间,叶扬一脚踹开了暗室的大门,枪口的子弹准确无误地击穿了乐茜的手腕。

    “啊!”

    乐茜痛苦地尖叫着,手上的手术刀应声而落,在蓝薇的小腹上划出了一道痕迹。

    “我一直都不知道,你会这么狠毒。”叶扬闯进来的那一刻,蓝薇的眼泪瞬间溢出。

    乐茜看见叶扬后,瞬间花颜失色。

    “只要你今天敢动她一刀,我一定千百倍地讨回来。”

    叶扬看着趴在地上的乐茜,他恶心极了,他没有想过一个人的面目竟然会如此可憎可恨。

    “阿扬,我只是一时糊涂。阿扬,我真的只是一时糊涂啊!我只是想吓一下她,并没有打算动手。”乐茜彻底慌了,顾不得手上的疼痛,紧紧地抱着叶扬的大腿央求着。

    叶扬一脚踹开了乐茜,毫不怜惜,他真恨自己,为什么自己会认识这个样子的女人,而且自己的父亲,竟然还看中这种女人当叶家的儿媳妇。

    叶扬解开蓝薇后把她紧紧地抱在自己的怀里,随后叶坤带着一行人闯进来了,叶扬在跟踪乐茜的时候就让叶坤动身了,他早就料到肯定有事情发生,只是没有想到是如此惊心动魄的事情。

    “你说的话我都已经听到了。乐茜,当年的事情我并没有怪你,只是现在,我不会原谅你。”叶扬一边说着一边安慰蓝薇。

    蓝薇缩在叶扬怀里瑟瑟发抖着,她刚刚真是害怕极了。

    “阿扬,我要报警,我要报警,我父亲还在她手上,她要杀我,还要杀我父亲。”蓝薇紧紧地抓着叶扬的手臂,说着:“我要报警,阿扬,我要报警。”

    “呵呵,报警?阿扬,难道你以为这件事情跟叶家没有关系?”

    乐茜知道现在自身难保,叶政天如今是她最大的倚仗。当初自己想用蓝薇的父亲威胁蓝薇,叶政天并没有反对,反而表示同意。

    叶扬手臂一僵,乐茜的话让他有所顾虑。

    蓝薇看见了叶扬眼眸中的迟疑,可是如今自己是最大的受害者,蓝薇无论如何都咽不下这口气。

    “阿扬,不管是谁,只要想伤害我和你孩子的人,我都不会放过。我会去报警,不管是谁,我一定不会放过。”蓝薇从来没有如此坚定过。

    叶扬听到蓝薇的话后微微有些动容,他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件事情交给警方处理,只是乐茜的话,似乎这件事情与叶家脱不了干系。

    “薇薇,你要相信我,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的。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叶扬不想让蓝薇失望,紧紧地握着蓝薇的手保证。

    蓝薇没有再说什么,她很累了,既然叶扬答应自己,她没有什么担心的。

    “乐茜,薇薇的父亲呢?”叶扬紧紧地盯着乐茜的神情。

    乐茜一只手无力地垂在那里,被抢打穿的伤口不断地流出鲜血,她似乎是轻松一笑,说:“如果你们还能赶得上,应该还没死。”

    蓝薇听到乐茜这句话,整个人直接晕厥了过去。叶扬直接抱起了蓝薇往外走,只是还未跨出暗室,乐茜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叶坤一把抢过乐茜的手机,然后递到了叶扬的耳边。

    “乐小姐,不好了,蓝世杰被人救走了。”手机那边传来了气喘吁吁的声音。

    乐茜顿时瘫软在地上,如今,她败了,败得很彻底。

    “你应该很庆幸,你手上没有多出一条人命。”叶扬看着乐茜无力地趴在地上,冷笑了一声后直接出去了。

    “阿坤,这里就交给你了,人先给我关起来。”叶扬头也不回,直接带着蓝薇赶到医院检查。

    蓝世杰已经被人救走了,暂时肯定安全,叶扬此刻更担心蓝薇的身体。今天受了这么大的惊吓,他无论如何都要一直陪在蓝薇身边,弥补心里的过错。

    弥俊最后追踪到一处地下仓库,他一脚踹开暗仓的大门,自己似乎已经来晚了,仓库里一片狼藉,鲜血尸体遍地,显然在先前发生过一场恶战。

    弥俊满脸寒意地环顾着四周,最后在一片废旧的纸箱背后,阿东拎出了一个怕死鬼。

    “人呢?”弥俊冷冷地问。

    那人看见了阿东手上的枪正指着自己,胆儿早就吓破了,连忙求饶,说:“人已经被救走了,求求你们饶了我,我上有老下有小,老婆肚子里面还怀着一个。。。。。。”

    “闭嘴。”弥俊不耐烦地吼了一句,那个人立刻乖乖闭嘴。

    “被谁救走的?”弥俊并没有发现其他人的痕迹。

    “不知道,对方只是两个人。”那个人想起刚刚那场枪战就头皮发麻。

    “丢出去。”弥俊面无表情地说,然后立刻有两个人架着这个人走到了暗仓库背部。

    突然一声枪响,整个世界都恢复了沉寂。

    “该死,还是晚来了一步。”弥俊深深地皱起了眉头,恰巧这时手机响了,是叶扬的电话。

    “来医院,薇薇出事了。”叶扬的口气并不是很好。

    “出了什么事?”弥俊明明记得自己出门的时候蓝薇还在家里睡觉。

    “过来我再跟你解释。”叶扬说完后直接掐断了电话。

    最后弥俊与阿东风风火火地感到医院,看见蓝薇脸色苍白地躺在病床上打着点击,弥俊扬起拳头直接砸在了叶扬的脸上。

    叶扬硬是受了这一拳,吐了一口血水,然后说:“坐吧。”

    叶扬对弥俊不敢有所欺瞒,今天的事情,真的发生得让人出乎意料。

    “从今以后,你最好离薇薇远点。”弥俊看见蓝薇的模样,心里就一阵揪心地疼痛。

    “这件事情,确实是我的错。”叶扬垂着头道歉。

    “你要认错,不应该跟我说。”弥俊整个人都快气疯了,他不敢想象,若是叶扬晚了一步,事情会发展到何种地步。

    “把人交出来吧,我不会让薇薇受到任何委屈。”弥俊实在忍受不了乐茜那般恶毒的女人还活在世界上。

    “这件事情我会处理。”

    叶扬还在坚持,他记得乐茜的话,若是这件事情与叶家有关,他根本不可能把乐茜交出去的。

    叶扬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叶家因为这件事情而受到波及。

    “那个女人,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过。”弥俊满脸阴沉地说着,他的底线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被触碰了。

    弥俊已经完全调查清楚了,蓝世杰的贪污,高速路上的枪战,超市的意外,这一切都是乐茜在背后操控的。弥俊不会让乐茜死得那般痛快,他要让她生不如死。

    “这是叶家的事情,我希望弥老大不要强行插入。”叶扬不悦地皱起了眉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闷骚首长,萌妻来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王碧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碧川并收藏闷骚首长,萌妻来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