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睡月如疯 > 第26章

第26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时隔上次欢爱已久,简洁的私'嫩部位似乎更紧致,这突然袭来的强大刺激让两人都禁不住抽气。吴庭威昂起的龙'首埋在她温热的体’内,那密处的嫩'肉细细密密一点点吸附着他,他艰难的退出,然后狠狠插'入。简洁跟随他的律'动前后摇摆,嘴里柔柔哼哼,双眸迷离,被他吻得红肿的唇微微启开,魅得几乎滴出水来。

    吴庭威再次垂头含着她的唇仔细嘬,坚硬的胸膛紧贴着她柔软的耸起断断续续的摩擦着,她的红点硬得不像话,被他这样有意无意的逗’弄着,更觉难受。她哼哼唧唧的推开他,委屈说难受。他每到这时候最坏,邪气十足的笑,他当然知道她哪里难受,偏在贴于她耳际说着淫’靡粗’鄙的字眼,刺激得她身下一阵哆嗦,嫩’肉一下一下的收缩。

    他一手大力揉搓着她的丰盈,两指夹着顶端轻扯,身下加速运动。不一会儿,简洁只觉得脑中白光一闪,体内的液体哗得浇灌在他埋在体内的部位。吴庭威却觉得仍不尽兴,抽出自己,将她抱上卧室的大床,按着她的背从后进入。

    简洁并不喜欢这样的姿势,因为看不到他而没有安全感。她反手摸索着去够他的手臂,吴庭威似乎感应到她的不安,修长五指伸过去与她手指交握。他强而劲的进攻,一下下直捣花'心,仿佛不知疲惫,她再次被送至顶点,欲'望退却后疲惫感袭来她几乎要晕厥过去。她柔声求饶,连声道”不要了”,吴庭威吻着她的肩头前前后后冲了几十下才蹦’射出,昂着头体会极致的快感。

    吴庭威轻轻给她擦拭身体,将用过的纸巾随手扔到纸篓内,给两人盖了被子,展臂绕过她身前搂住她的纤细腰肢,头抵在她的脖颈处沉沉呼吸。

    他的短发与深深浅浅的呼吸令简洁觉得奇痒,半睡半醒间伸手去挠他,他冷不丁被她抓了下,不禁失笑,握住她的手放进被子里去,又将脑袋稍稍离开点,但手脚并用的牢牢禁锢着她。

    简洁这会儿累了,昏昏沉沉便睡了过去,这一夜睡得极不踏实,因为某人用绝对占有的姿势抱着她,箍得她十分难受,可她只要稍稍一动,身后的人握住她腰肢的手就上移至胸前,又是揉又是捏的,简洁当真害怕了,即刻就安安静静的躲在他怀里。过了会儿那只手似乎没有要松开的意思,简洁低语试探:“那个手能不能拿开?我不舒服……”

    谁知吴庭威如此厚颜无耻:“可是如果拿开……我会难受!”

    简洁嘴角一抽:“你……”

    吴庭威嘿嘿一笑,身下往前挺了挺,简洁立即噤声,由于紧张身子不由得一缩,吴庭威闷闷的哼了一声,简洁感觉到身体内的利器再次觉醒,缩着身子便想往外逃,她这一收一缩,吴庭威被刺激得在身后连声喘'息,就着这姿势将她牢固禁锢在怀里,快速的动起来。

    她禁不起撩'拨,不过一会儿功夫就湿得厉害,他顶得极深,简洁垂头都能看到小腹肌肤有节奏的起伏,刚开始她还有力气推嚷他,时间一久,她身子软得不行,任由他摆弄着。胸前的软棉在他手里被捏成任意形状,酥'麻感穿越身体每一个细胞游荡至那私'密处,热流汩汩流出,寂静的夜里暧'昧的拍打声夹杂着水声格外撩人心弦,吴庭威还在她耳边一点点描绘她被他占据那处的形状,惹得她颤抖不已,缩着身子到了好几次。

    他兴致似乎越发的高涨,握住她的臀’瓣一下下冲刺,简洁受不了了,求饶又没有用处,嘤嘤哭了出来,鼻子眼睛红彤彤的。

    吴庭威的确还未尽兴,但是考虑到往后的终身性'福,只得加速冲刺提前结束了战斗。

    热流喷洒至身体时,简洁哑着声音埋怨:“你别在里面,这几天不是安全期!”

    吴庭威的声音饱含得逞的情'欲:“怀孕了咱就生下来,十个八个我都养得起!”

    简洁眼泪流得更凶了:”你当我是猪呢?想生就生了?”

    吴庭威亲去她的眼泪,贱兮兮的笑:“谁敢当我的心肝小洁洁是猪呐?万事不都有我呢?你老公的实力你还不了解呢?”

    简洁魅着眼瞥了他一下,没好气道:”了解!”

    吴庭威笑呵呵的紧紧搂她入怀。

    _____

    翌日早晨简洁醒来得早,吴庭威许是睡熟了,她挪动他身体时他已没有反应。忽而忆起昨夜他的恶言恶行,简洁心中泛起一股股郁闷的酸水。这人平时脾性就差,到了床上更是可恶的一塌糊涂,自己说些不知廉耻的话也就罢了,偏就爱逼着她也说些难以启齿的动词。简洁越想越愤然,蹑手蹑脚出了卧室门左拐,进入书房径直走到他桌前,打开右侧第一个抽屉取出笔墨。她回到卧室时吴庭威果然还四肢舒展沉睡中,简洁禁不住偷笑,轻手轻脚走到床沿,拿着毛笔先从他的剑眉开始描起,黑糊糊两道画上去,还真有点像英俊版蜡笔小新。给他画胡子时许是感觉到瘙痒,吴庭威抬手摸了摸鼻尖,简洁吓得立即将毛笔收回背到身后去,见他又歪头睡过去,才不禁轻声舒口气。

    简洁瞧着自己的杰作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极力咬着唇轻声离开卧室。在厨房煲粥时拿着汤勺还忍不住乐呵呵的笑。粘稠香喷喷的大米粥中零落撒着大个头的红枣,零星可见几粒枸杞葡萄干,简洁深吸口气又用汤勺搅拌几次重新加上锅盖,又去冲洗从冰箱里拿出的洋葱。剥好洋葱,又打了三个鸡蛋,她边哼着小曲边顺时针搅拌着,搞定后将碗筷放置案台上。

    刚准备开火,不知从何时冒出的吴庭威倏地抱住她将她转过来,两人面对面时,简洁一下子愣住了,什么情况……

    吴庭威稍使力将她往上一提坐在案台上,剑眉一挑,玩味甚重的眸子望着她,手指轻轻捏她的脸颊,勾唇道:“干嘛这副表情?”

    简洁鼓起两腮,长长叹气:“啊——又失败了啊!”

    “怎么?很失望?”

    “说实话啊,有一点……”

    “居然敢趁我睡着了恶作剧,还真长本事了啊!”

    吴庭威张牙舞爪的去挠她痒痒,简洁笑哈哈的躲避。他刚起床去洗手间解决生理问题,洗手时眼睛瞄到镜子里的自己,当真是啼笑皆非,那墨水浓而黑,他拿着香皂搓到脸都红了才勉强洗干净。简洁被禁锢在案台上,在他的逗弄下避无可避。

    煲粥的砂锅发出滋滋声,吴庭威已经挤进简洁搭在台子上的双腿间,推高她的棕色打底羊绒线衫,一口含住她的柔软。意识仍算作清明的简洁偏过头看了眼热气冲着盖子往上冒的砂锅:“粥……”

    吴庭威伸出长臂拧住天然气开关,薄唇向上移动,在她的颈窝停留片刻,往上走找到她的嘤唇,含住,嘬/弄。

    “陪我去洗澡,嗯?”

    “我已经洗过了……自己去!”

    吴庭威无视她微弱的反抗,抱住她走进浴室,脱光了扔进浴缸,方才放的热水这会儿温度刚刚好,吴庭威脱掉睡袍,露出精’壮的身躯。简洁与他的激情几乎都迸发在黑夜,如此明亮的光线下,他矗立在面前,光'裸着身体,全身肌肉匀称,精瘦而不嬴弱,某个部位此时探起了头。这么大……怪不得把她折腾得死去活来!简洁霎时羞红了脸,捂着眼睛往往下缩,一时忘记自己还泡在水里,呛了好几口水才被吴庭威及时拉出来。

    吴庭威见她这副样子不知是该喜该悲,拍着她的背帮她顺气:“唉,我怎么找了这么一傻姑娘!”

    简洁一听这话,飞过一记白眼,轻柔的嗓音带着埋怨:“你还说,不都怪你?”他还故作不知瞪大眼睛问她:“怪我什么?”

    简洁视线不知怎么又移到他身下的位置,羞涩至极的推嚷他,似娇似嗔道:“你个暴露狂!”

    吴庭威错愕,旋即哈哈大笑起来:“哪有人穿着衣服洗澡呢?”

    简洁埋在他胸膛的头埋得更低了,这一低头不要紧,某个物体头反倒翘得更高了,简洁张了张嘴,无意识的就伸手弹了一指。头顶上方随即传来一声似满足的低吼,那东西上下点了头,简洁蓦地扯回手指,呆愣的抓了抓湿透的秀发。他抱住她换了个位置,他坐于浴缸边沿,而她双腿被他掌控着置于他腰间,坐于他强劲的腿/根处。吴庭威声音几近嘶哑:“乖,自己坐上去!”

    简洁极难为情的垂头,小手移过去堪堪停留在一公分之处,吴庭威低声叹气,强行拽住她的手腕压下去。在一起这么久了,简洁用手碰他那地方的次数屈指可数,更别提……她头几乎要埋到胸口去,握住他缓缓的移到自己粉’嫩处的入口,吴庭威猩/红着双眼等待极致快'感的到来,可她怎么都不肯动了。他只得将她的手剥开,握住她的腰往上大力一提,再重重压下。简洁早已湿的一塌糊涂,柔嫩细滑的嫩/肉包裹着他,吴庭威喘着粗气上下□着,恨不得把她撕碎了吃进去才好。他顶弄得极深,简洁下意识的往后一缩,长而湿的黑发拖在了地上,整个人几乎向后仰过去,纤细白净的脖颈拉伸着,眼睛几乎看到倒立的洗手台。吴庭威一手将她捞了回来,简洁气喘的满脸通红,娇声道:“太重了……不要了……庭威,你轻一点……”吴庭威吻她的唇,探下手到两人结合处揉/弄着,却是越来越快的撞/击,简洁颤抖着声音到了高c,整个人软绵绵靠在他身上,浑身提不起一点力气。

    这澡前前后后洗了整一个小时,洗完时简洁迷蒙着一双眼被吴庭威抱出来。再醒来已是中午,因是周末,简洁提前订好了电影票,是赵薇导演的第一部影片致青春,当时简洁订票时吴庭威就嗤之以鼻,他对国产电影素来是这副态度,能入得他眼的是少之又少,可简洁是赵薇的铁杆粉丝,硬是拖着他去了电影院。吴庭威不吃零食,于是简洁买了小桶的爆米花,一手抱着杯热腾腾的红枣桂圆茶。这场电影入座率很高,简洁看得聚精会神,高.朝剧情时还抹了几滴眼泪,可吴庭威看着看着居然睡着了,散场时简洁戳了戳他的胳膊,他回过神来如临大赦道:“终于结束了!”

    简洁撇撇嘴:“你肯定是没有青春可回忆!”

    吴庭威摊手,勾唇笑笑:“我不要青春,我只要有你就够了!”

    简洁咬着吸管转过头去,嘴角却止不住的上扬,这人的嘴怎么跟抹了蜜似的,越来越甜了!

    往出走时简洁被涌动的人潮几乎挤到别出,吴庭威将她扯过身前,双手按着她的肩膀将她护在怀里,客流消散时才又重新握住她的手。刚出电影院没走个几步,简洁还在细细回忆电影情节,可吴庭威去突然停住不前,简洁讶异,顺着他的视线往前看去,迎面走来的是路婵娟以及……那两位女士皆是难得一见的美人,着淡妆的脸颊虽已染上岁月的痕迹,却掩饰不住骨子里透出的典雅高贵。

    简洁感觉到吴庭威身体略微的僵硬,不由得紧张起来,她咬了咬牙试着去抽出手指,他却握得更紧了些,转过头微微对她笑:“没事,别怕!”

    是路婵娟先打招呼的,她挽着手臂的那位女士神态就没路婵娟那般自然了,端庄而笑,眸子里的杀气却极重,最右侧那位看起来倒是慈眉善目的,声音也温柔:“庭威,昨天打你电话怎么没接呢?你沈阿姨今天上午从澳洲飞回来,你也不知道去机场接一下!”说着便走上前两步,她朝简洁笑笑:“简小姐,能否将儿子借给我几分钟?”似是商量可那语气分明是命令似的。简洁在强大的气压下浑身禁不住一颤,吴庭威的力道似乎也放松了,简洁恍惚笑笑,往后退了两步。其实她多希望刚才那刻他紧紧握住她不松开。

    吴庭威的妈妈祈思嘉隔在二人中央,已笑意慈爱的挽住儿子的手臂,吴庭威朝简洁透过坚定的眼神:“稍等我一下!”

    沈眉精致的柳叶眉一挑,笑容也带了几分凌厉。她本是很喜欢吴庭威这小子,他跟自己女儿投缘,两人重归于好之后两家已开始张罗着要办婚事,可没想到她刚去澳洲看还在读书的小儿子几天,便接到路婵娟痛哭的电话。知儿莫若母,沈眉对路婵娟再了解不过,她这女儿从小就孤傲,心气高,可偏一路顺风顺水的,也没吃过什么苦头,能让她哭得肝肠寸断的,想必也只有吴家老二了!沈眉心疼女儿,澳洲的事处理过后,立即订了票飞回来,多年好友祈思嘉去机场接她时,语气里甚感抱歉,想必对儿子与眼前这丫头的事还是知情的。

    吴庭威道:“妈,人沈阿姨刚下飞机,正累着呢,你也不送人回去休息,就想着逛街呐!”

    祈思嘉点着他的太阳穴,嗔怪的语气却掩饰不住对儿子的宠爱:“你这孩子,说起话来总是没大没小的!”

    吴庭威冲沈眉笑笑:“沈阿姨,今儿天色都不早了,明天吧,我在碧海云天订个包厢,给您陪个礼道个歉!”

    沈眉心里怒气未止,话中带刺的:“好,把你的小情人也带来吧,我和你路伯父也好帮你把把关!”

    吴庭威面色未变:“沈阿姨,我这做晚辈的为您接风洗尘那是应该,至于我的私事……就不劳烦您而二老费心了!”

    沈眉被揶揄得杏目圆睁:“你……”

    祈思嘉忙出来打圆场,责怪儿子不懂事,路婵娟也劝解妈妈放宽心,不需要为了她的事情为难简洁。

    祈思嘉赔笑道:“眉姐,要不我让司机先送你和婵娟回去,等明天我和老吴做东,咱们两家人聚聚!”

    沈眉再生气,也不会拂了好友的面子,压着怒气点头。

    路婵娟深知母亲的急脾气,抱歉的笑笑:“阿姨,庭威,我妈也挺累了,那我先陪她回去了!明晚见!”

    ——

    简洁在不远处虽听不到几人的对话,却瞧得出沈眉脸色极不好,临走时还特意望了她一眼。

    祈思嘉送走了老友,才敛了笑,一副严母的形象:“瞧你那嘴,好歹你沈阿姨也是长辈,她性子急谁不知道,你跟她计较什么!”

    吴庭威连忙赔笑,哄着祈思嘉:“妈,我错了,我保证下次我见到沈阿姨,一定装得跟孙子似的!”

    祈思嘉一时没反应过来,刚满意的点头,又觉得不对,屈指敲在吴庭威额上:“你这臭小子,连你妈都揶揄,不像话!”

    吴庭威笑呵呵道歉。

    祈思嘉瞅了瞅边上局促的简洁,不禁叹气:“我看呐,这事……悬!”

    吴庭威立刻心领神会,说话语气颇有撒娇的意味:“妈,你可得帮我!瞧你儿媳妇长相又可爱又温顺的!她肯定会好好孝顺你和我爸的!”

    祈思嘉推开儿子靠过来的身体:“得,别跟我这靠近乎!咱家当家做主的可是你爸,你也知道他那臭脾气了,他如果不同意,我可也没辙!”

    “哎哟,妈,我爸那臭脾气可不就是你才降得住!妈,你多帮我吹吹枕边风呐!”

    祈思嘉听出儿子的话外音,举着拳头朝他挥了挥:“臭小子,快点给我滚,没大没小的,瞧着我就心烦!”

    吴庭威边往简洁那里跑边回头冲祈思嘉道:“妈,你儿子的终身幸福可交在你手上了!”

    简洁觉察到祈思嘉投来的视线,尴尬的笑笑,祈思嘉浅浅勾唇,和善而疏远。

    作者有话要说:吴公子:媳妇,我没吃饱怎么办?

    简小姐:(羞红着脸)……

    吴公子一脸郁闷,装得可怜兮兮道:“老婆,你忍心就让老公这么忍着?”

    简洁抓了抓头发:“咱妈说了,不能纵/欲过度。。”

    吴公子低声咒骂:“去他*妈的亲妈——”

    亲妈耳朵尖,气得暴走:“全都给我吃素去!”

    吴公子追悔莫及,拉着简小姐的手往身下探去,“媳妇,要不然你用手给我……”

    简洁没反应过来,只听得吴公子舒爽的仰头叹气,三秒钟之后整个人表情纠结万分:“媳妇,你下毒了?”

    简洁欲哭无泪:“你不是想吃水煮肉片么,然后我就切了N多个红辣椒,还木有洗手啊!!”

    吴公子哀嚎,亲妈仰天狂笑!哈哈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睡月如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常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常声并收藏睡月如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