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成江玉郎 > 72妙手医仙

72妙手医仙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江玉郎和杜杀、屠娇娇他们一商量,决定四下寻找,江玉郎在城内,他们在城外找。

    又是三天过去,依旧没有什么消息。

    江玉郎有些烦躁的走在街道上,心里来回思量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

    看这种情形小鱼儿肯定是遇到麻烦了。只是不知道他会被谁带走,不过,以小鱼儿的性格是想得罪谁就会都得罪谁的。

    就在江玉郎绞尽脑汁百般思索的时候,撞上了一人。

    江玉郎谦声道:“在下抱歉了,走得急……”

    还未说完,一个温润的声音自身前响起:“玉郎兄,我们又见面了。”

    江玉郎抬头瞧去,来人居然是花无缺。也惊喜道:“无缺,你来江南了,怎么不去找我?”

    花无缺苦笑一声,瞧了眼旁边:“我这次是来江南求医的,所以没有冒昧上门打扰。”

    江玉郎顺着话无缺的目光瞧去,花无缺身边居然跟着三位美人,而且还都是熟人,铁心兰、慕容九、铁萍姑。

    看到他的目光扫了过来,铁心兰微微扯了扯嘴角打招呼,慕容九自顾自的四处张望,显然没把江玉郎当回事,倒是铁萍姑非常高兴的打招呼:“江公子!”

    江玉郎含笑点头。只是心里有些奇怪:为何铁萍姑不躲花无缺了?而是和他一道过来?

    花无缺稍一犹豫,开口道:“玉郎兄,江小鱼不是和你一起来江南的吗?怎么没见他?”

    江玉郎叹气:“他失踪了,我正在找他呢。不说他了。”江玉郎瞧了眼跟着花无缺身边的慕容九惊讶道,“你居然说通慕容正德让你带慕容九出来求医?”

    花无缺叹道:“我根本就还没去慕容世家,我是在半路上碰到慕容九的,只不过她现在的情况更坏了,现在可以说是完全失忆,心智已如孩童般,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过,听说龟山上有一位‘妙手医仙’医术无双,我想去带慕容九去试试。”

    江玉郎想了想道:“我跟你一起去。”

    花无缺迟疑道:“你不是还要找小鱼儿吗?”

    江玉郎道:“我把整个江南都快翻遍了,还没找到,刚好龟山还没有找,顺便跟着你龟山找好了。”

    花无缺还有些迟疑,虽然他很想和江玉郎一道,但想到失踪的小鱼儿还是有些迟疑。

    铁心兰自从刚听到小鱼儿失踪的消息便深锁眉头,这下出声道:“不如这样,我留在城里帮忙找小鱼儿,你们去龟山上找。”

    铁萍姑也开口道:“我也留下在城里帮忙找。”

    江玉郎道:“那多谢两位姑娘了。”

    铁萍姑眼睛明亮道:“不用,小鱼儿毕竟也救过我。”

    龟山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江玉郎、花无缺、慕容九三人走了半天居然没找到。

    龟山上的风景到是一片秀丽,现在虽已入秋,但山上树木似乎未受影响,依旧郁郁葱葱。

    就在这时,山路的前方突然出现了几只白鹤,那白鹤竟不畏人,反而朝他们走来。

    白鹤居然走到他们脚下,其中一只白鹤更是衔起了花无缺的衣袂,领着他朝一旁的岔道上走去。

    花无缺和江玉郎两人对视一眼,心下诧异,好灵性的白鹤!

    随即跟着白鹤所引的路向前走去,穿过小路,眼前居然出现了一道已被苍苔染成碧绿色的石门。

    石门之后,洞府幽绝,洞内两旁的山壁,渐渐狭窄,但前行数步,却又豁然开朗。

    刚出洞府,映入眼帘的除了繁花遍地,清泉怪石,还有蜿蜒流过的清溪处俏生生坐着的个人影。

    那是个女子的背影,她漆黑的长发披散肩头,一袭轻衣却皎白如雪。

    岸上的人影和水中的人影相互辉映形成了一幅如画风景。

    岸上的少女似乎察觉到有人到来,回过头来,她的长相不是绝美,但这一回头的风景却是绝美。

    她风华绝代的气质,让人们忽略了她的长相。江玉郎见过无数美人,尤其是现代,当整容发展到一定的阶段,放眼过去,美女们的脸上几乎找不到一丝瑕疵,但她们和眼前的少女想比,那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这少女充分诠释了什么叫气质,和她一比,其他的女人立刻显得俗不可耐。

    那少女的眼波中带着淡淡一丝惊讶,一丝埋怨,似乎在不满有人来打扰这静谧的幽谷。

    花无缺一向温文有礼,此时远远施礼道:“抱歉,打扰了姑娘。在下花无缺,特来此地求见‘妙手医仙’苏樱苏老先生。”

    白衣少女缓缓道:“我就是苏樱。”

    苏樱?江玉郎听到苏樱两个字,眼角突地一跳,好熟悉!

    这不就是小鱼儿在《绝代双骄》里的官配苏樱嘛!

    书里,此女一出,什么铁心兰、张菁、慕容九全是浮云!小鱼儿认识她最晚,可最后却和她在一起了。

    江玉郎脑袋里断断续续的回忆起以前看小说的情节,心中蓦地就浮现出巨大的危机感。

    小鱼儿现在和她见面了没有?该不会小鱼儿失踪的这几天就和她在一起吧。

    江玉郎在这里被感威胁,那边苏樱和花无缺的对话依旧。

    苏樱淡淡道:“你以为‘妙手医仙’肯定已是退隐多年,年过半百的老头子了,怎么也不认为会是个未满双十年华的少女吧。”

    苏樱淡淡的看了花无缺一眼,但这双眼睛瞧了过来,花无缺却感觉那少女简直瞧到了他的心里,仿佛只要是他的想法,那少女就没有看不透的。

    花无缺从不撒谎,此时被说中心中想法不免有些尴尬,脸竟不由地红了起来:“我……”

    苏樱缓缓道:“你若是信我的医术,现在就跟我走;若是不信,那就离开那石门吧。不过,我要说明,你身边那位姑娘的病可不能再拖了。”

    苏樱说罢转身就走,竟是再也不理会他们。

    有了救人的机会花无缺自然不会放弃,急忙跟上。

    江玉郎平日里能说会道,现在却变成了闷葫芦,只是不动声色的大量这强劲的情敌。

    苏樱的气质是风华绝代,但男人看女人除了看气质外,那长相也是相当看中的。

    头大!嘴大!额头高!

    总的来说:难看!

    江玉郎瞧着苏樱的脸在心里暗自毒舌。

    至于苏樱的眉目如画、娇靥如玉,嘴唇玲珑这些优点就被他选择性的忽视了。

    情人眼里出西施,这情敌眼里可就出的是大妈了!

    来到苏樱的住处,江玉郎四下瞧着,屋里四面都有宽大的窗户。没有窗户的地方,排满了古松书架,松木散发出一阵阵清香,闻起来舒服极了。书架的间隔,有大有小,上面摆满了各色各样的书册,大大小小的瓶子,有的是玉,有的是石,也有的是以各种不同的木头雕成的。这些东西摆满四壁,骤看似乎有些零乱,再看来却又非常典雅,又别致。

    但奇怪的是,这么大的一间屋子里,竟只有一张椅子,其余就什么都没有了。这张椅子也奇怪得很,它看来既不像普通的太师椅,也不像女子闺阁中常见的那一种。这张椅子看来竟像是个很大很大的箱子,只不过中间凹进去一块,人坐上去后,就好像被嵌在里面了。

    苏樱进去后便在那惟一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江玉郎、花无缺、慕容九三人只好站在那里。

    江玉郎心里又加上一条:没有礼貌!

    苏樱坐到椅子上后,将椅子的扶手掀了起来,椅子设计的那么奇怪,原来里面竟设置着机关。她伸手在里面轻轻一拨,只听“格”的一声轻响。

    江玉郎他们面前的地板,竟忽然裂了开来,露出了个地洞。接着,竟有三张椅子自地洞里缓缓升起。

    苏樱淡淡道:“请坐。”

    江玉郎和花无缺对看一眼,都有些无奈。

    坐下后,苏樱惊讶道:“呀,我竟忘了,有客自远方来,我竟忘了奉茶。”

    她说完后,手又在椅子的扶手上一拨。

    只听壁上书架后忽然响起了一阵水声,接着,木架竟自动移开,一个小小的木头人,缓缓从书架后滑了出来。

    这木童手上,竟真的托着只茶盘,盘上果然有四只玉杯,杯中水色如乳。

    苏樱微微一笑,道:“抱歉得很,此间无茶,但这百载空灵石乳,勉强也可待客了,请。”

    看到这么奇妙的机关,花无缺满目都是赞叹之色。

    江玉郎却在心里暗自不屑:切,请个丫鬟就好了,真装13!

    苏樱没在说话,径直走到慕容九跟前,开始检查,片刻后才道:“她是中了‘摄心术‘之类的幻术反噬,才导致心智混乱的。”

    花无缺忙道:“是的,苏姑娘可有办法治?”

    苏樱回身,缓缓走回那张奇特的椅子里,她道:“当然有办法。只是我还没有确定是哪派的‘摄心术’。”

    花无缺缓缓道:“是中了‘移花宫’的‘移魂*’,不知姑娘可有办法?”

    苏樱眼波流转:“我是能治她,但必须辅以你们‘移花宫’的独门心法才行。”

    花无缺道:“在下愿助姑娘一臂之力。”

    苏樱巧笑嫣然问道:“你可是这姑娘的丈夫?”

    花无缺微微愣神,他实在想不到苏樱为何要这样问。

    花无缺瞧了眼半天不说话的江玉郎,道:“不是。”

    苏樱道:“那你可愿意娶那位姑娘?”

    花无缺再看一眼江玉郎,缓缓道:“不愿。”

    江玉郎心里奇怪,他都已说过他不在意慕容九了,怎么花无缺还一直看他,随即安抚的朝花无缺一笑。

    花无缺看到江玉郎的笑容,微微闪神。

    苏樱继续道:“那就不还办了,我帮这姑娘恢复神智时,要脱光她的衣服把她放在药浴里泡着,再辅以内功心法,给她施针,你若不是她的丈夫,也不愿娶她,那就不能给她治了。”

    花无缺怔了怔:“这……”

    苏樱淡淡道:“其实还有个方法会更好。”

    花无缺问道:“是什么方法?”

    苏樱缓缓道:“你把‘移花接玉’的内功心法告诉我,我可以按着行功路线去帮她治疗。”

    花无缺回绝道:“不行,‘移花接玉’的功法我不能告诉你。”

    苏樱不屑道:“你可是担心我偷学,想必你也看出来了,我一点武功也不会,即使知道了不会去练,我若是对武功有半点兴趣,也早就是武林中一流的高手了。还是说,你信不过我,怕我会外传?”

    花无缺道:“当然不是。”

    苏樱淡淡道:“既然你不愿告诉我心法,那就算了,反正需要治病的是那位姑娘又不是我。”

    花无缺想了想道:“好,我告诉你。”

    苏樱瞧了眼江玉郎,示意他出去避嫌。

    江玉郎自始至终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只是盯着苏樱瞧,这下终于开口道:“慢,无缺你忘了吗?和我们一起来得有个人也会‘移花宫”的武功。”

    花无缺侧头道:“铁萍姑!”

    江玉郎笑道:“的确,我现在就去找她过来。”

    苏樱斜了眼江玉郎道:“怎么你信不过我?”

    江玉郎笑道:“当然不是。”

    苏樱面色稍转。

    江玉郎接着道:“只是听说魏无牙是你义父,他和‘移花宫’有些过节,万一他知道你了解‘移花接玉’的秘密逼迫你说怎么办?”

    苏樱叱道:“你——”

    江玉郎话锋一转道:“我知道姑娘你肯定是宁死也不会说出来的,只是这样一来影响你和魏无牙的父女感情就不好了,所以我还是麻烦一趟,去找铁萍姑吧。”

    江玉郎在苏樱问花无缺“移花接玉”的心法时,有些事便豁然开朗了。

    他从小在江南长大,“妙手医仙”在江南的确有些名声,但名声也决不至于大的传到江南以外的地方,毕竟即使你医术再高,太年轻了也不行,大家看病总是愿意找年老的大夫去看。再联想到苏樱是魏无牙的义女,江玉郎就可以肯定,她肯定是在骗“移花接玉”的心法!

    魏无牙要找邀月宫主的麻烦,江玉郎是从他老爹那里知道的,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他老爹设得计。其实魏无牙和邀月宫主怎么样,他无所谓,两败俱伤更好,对老爹江别鹤更有利。只是她现在要骗花无缺,他就不允许了。花无缺怎么说都是他的朋友!再说,这女人对他和小鱼儿的关系威胁也很大,能抹黑就抹黑,要抓紧一切机会打倒情敌。结果最差也不过是苏樱不治慕容九了,反正他现在和慕容九又没有什么关系。

    江玉郎正要出门,忽然一个声音远远叫嚣着传来。

    “苏丫头,快点,我又饿了,我要吃糖醋鲤鱼,赶紧给我做!”

    江玉郎顿住脚步。

    那是小鱼儿的声音。

    江玉郎皱眉瞧向苏樱问道:“这是?”

    苏樱巧笑嫣然道:“不用管他,一个疯子而已。”

    江玉郎瞪向苏樱,语带杀气:“你说什么?”

    花无缺也道:“好像是小鱼儿的声音。”

    江玉郎身形移动,抽出折扇,放在苏樱的脖子上,寒声道:“带路!”

    苏樱瞧了眼江玉郎手中的折扇,淡淡道:“你们就这样让我带路么?”

    江玉郎收回折扇,道:“是我失礼了,只是小鱼儿失踪了好几天,我有些心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成江玉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虚并收藏重生成江玉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