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成江玉郎 > 第93章决战前后下

第93章决战前后下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被夜色浸润过的山洞,冰冷的石壁,却在此刻烈焰翻滚,激情燃烧。

    江玉郎与小鱼儿久未见面,他突然就想放纵自己在这时间不对、地点也不对的地方冲动一回,话说他自己和小鱼儿每次的地点好像都不适合。

    在这群山环抱中的密林里,花无缺却怎么也睡不着,他漫步在龟山的小道上,一个人显得寂寞无比。

    一条纤细的人影幽灵般的站在花无缺前方的路上。

    那是是铁心兰!

    铁心兰的的脸色在黑暗中显得无比苍白,但她的眼睛却亮得可怕,就彷佛有一股火焰正在她眼里燃烧著。

    花无缺惊讶的望著她,微笑着开口道:“铁姑娘也睡不着么?”

    铁心兰立在前方无言地凝注著他,她的手在颤抖,看来十分紧张。

    良久良久,等不到铁心兰说话,花无缺继续道:“铁姑娘,你有什么事?”

    铁心兰欲言又止,犹豫半响,她终于开口道:“花公子,我知道你对我的情感绝不是朋友之谊,兄妹之情,是吗?”

    花无缺听了她的话,整个人都愣住了,他对铁心兰真的只是朋友之谊、兄妹之情,他从未想到铁心兰会在他面前说出这种话来,他自认为他从未对铁心兰说过或者做过什么逾越的事情,他完全不知道铁心兰为什么这样说。

    铁心兰的目光始终落在花无缺的脸上,等待着他的回答,花无缺连逃避都无法逃避,他本意是不愿意说出拒绝女孩子的话来伤害她的,可眼下却不得不这么做了。

    花无缺长长叹了口气:“抱歉。”

    “为什么抱歉?”铁心兰用力咬著颤抖的嘴唇,已咬得泌出了血丝,“我知道你这样说是为了小鱼儿,我本来也觉得我们相爱,就对不起他,可是现在我已经明白了,这种事是勉强不得的,何况,我根本不欠他什么。明天你就要和小鱼儿作生死的决战了,我考虑了很久很久,决心要将我的心事告诉你,只要你知道我的心意,别的事就全都没有关系了。”

    纵使花无缺不爱铁心兰,他此刻也是感动的:“我……我很感激你,谢谢你对我的心意,你本来不必对我这么好的。”

    铁心兰忽然上前紧紧抱著花无缺,低声道:““我……我只想求你一件事,不知道你答不答应?”

    铁心兰扑过来的时候,花无缺的手简直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他只好紧张的双手下垂:“什么事?”

    下一刻,花无缺全身的血液骤然凝结了起来!

    只听铁心兰一字一字道:“我只求你不要杀死小鱼儿,无论如何也不要杀死他?”

    花无缺的心里失落无比,他拉开了铁心兰缓缓道:“你纵然不求我,我也不会杀他的。”

    原来她是为了让自己放过小鱼儿,他让自己不要杀小鱼儿,就等于是让自己被小鱼儿杀死!他为了要小鱼儿活著,难道不惜让他死?她今天晚上到这里说了这些话,难道只不过是为了要求他做放过小鱼儿?

    铁心兰闻言轻轻说道:“谢谢你。”

    她抬头凝注著他,目中充满了柔情,也充满了同情和悲痛,甚至还带著一种自心底发出的崇敬。

    夜里同样睡不着的还有苏樱。

    苏樱从来就聪明伶俐,她知道这一战胜负的关键,并不在武功之强弱,而在于谁能狠得下心来。

    小鱼儿的武功根本就不是花无缺的敌手,那么他就算能狠下心来也杀不了花无缺,主要的关键还是在花无缺是否能狠下心来向小鱼儿出手。她若想小鱼儿胜得这一战,不但要叫小鱼儿狠下心来,还要叫花无缺的心狠不下来。但小鱼儿既能狠下心杀花无缺,花无缺凭什么就不能狠心杀小鱼儿,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一个人呢?花无缺活得好好的,他没有理由会自寻死路。

    苏樱想了想,她从屋里拿出一壶美酒,悄悄朝花无缺的住所走去。

    天空渐渐发白,长夜即将过去,江玉郎趁着黎明前的曙色拢好了散乱的袍袖和发髻,从“无牙洞”里出来了。

    他率先脚步虚浮离开,脸色十分的郁闷,而在无牙洞里的小鱼儿正笑得灿烂,一脸的春风得意。

    因为要顾忌小鱼儿第二天和花无缺的决斗,江玉郎昨晚破天荒的没有那么强势,半推半就的任小鱼儿为所欲为,只是他没想到小鱼儿经过了屠娇娇的点拨会折腾出那么多花样,弄得他到后来实在是受不住,只好求饶,面子上很是过不去。

    天色即将大亮,花无缺朝暂时所居的厢房走去,他远远便看见苏樱正坐在房间外的一处石桌前,桌前还摆着一壶酒并两个酒杯,很明显是在等他。

    花无缺上前,他朝苏樱直接道:“你是不是来求我不要杀小鱼儿的?”

    苏樱怔了怔,花无缺却不由失笑:“每个人都来求我不要杀小鱼儿,为升么没有人去求小鱼儿不要杀我呢?难道我就该死?”

    花无缺突然问道:“小鱼儿呢?他知道你要来求我别杀他吗?”

    苏樱顿了一下,道:“他若知道,就不会让我来了,因为我并不是来求你的,我是来和你决斗的!”

    这次花无缺也怔住了。

    苏樱忽然转过身,拿起桌上的两杯酒道:“我若和你动手,自然连一分机会都没有,那就叫送死,不叫决斗!我便想了一个公平又文雅的法子,这两杯酒我已在其中一杯酒里下了毒,我们各自喝一杯,我倒的酒,由你先选,你选的若是有毒的一杯,就是你死,你选的若是没有毒的一杯,就是我死。

    又一个为了小鱼儿的人。

    花无缺望着眼前的酒杯,在苏樱话音刚落时,他便拿起了其中一杯酒。

    苏樱瞪著花无缺,一字字道:“这杯酒无论是否有毒,都是你自己选的,你总该相信这是场

    公平的决斗,比世上大多数决斗,都公平得多。”

    花无缺忽然也笑了笑,道:“不错,这的确很公平!”说罢抬手就要饮尽杯中酒。

    “别喝!”江玉郎大喝道。

    本来他和小鱼儿分开后,小鱼儿去找燕南天,他准备随便找个地方吃点东西然后就去看决赛的,他现在绕着燕南天走,在得知花无缺已经到了山上后,理所当然的准备过来混饭吃,结果就看到了花无缺要喝毒酒这一步,立刻吓了一身冷汗。

    江玉郎冲上前多国花无缺手中的酒杯,一想到花无缺差点就死了!江玉郎就惊惧不已。

    他气愤的朝苏樱质问道:“你在干什么!你以为害死了花无缺,小鱼儿就会感激你吗?”

    苏樱缓缓道:“我自然知道他不会感激我,甚至会恨我。”

    江玉郎不爽道:“那你还要这样做?”

    苏樱冷笑道:“小鱼儿爱逞英雄,他不愿暗算花无缺,但我不同,我只是个女人,为了自己心爱的男人做什么都无所谓,即使他将来会恨我,但最起码他还活着!”

    听完苏樱的话,江玉郎也不由风佩服起这个女人了,虽然他很不喜欢他,毕竟自己的情人天天被人惦记着可不是什么美好的事情。

    但,其实事情是可以两全其美的,虽然小鱼儿没说,但他早就知道小鱼儿要装死来逼邀月说出当年的真相了,在小鱼儿的心里他早就认定花无缺是他的兄弟了。但他现在肯定不会和苏樱说真相的。

    “你也希望我不杀小鱼儿吗?”花无缺轻声问道。

    他知道花无缺问话的意思,希望他不杀小鱼儿,就等于是希望花无缺去死。想到昨晚被小鱼折腾的那么惨,江玉郎没有犹豫咬牙切齿的答道:“我希望你杀了小鱼儿!”还又加了句,“你最好先把他猛揍一顿,再杀了他。”

    花无缺微微一笑,道:“好!”

    还是有人不希望自己死的,花无缺忽然整个人都鲜亮了起来,他本就长的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此时此刻更加风姿绝世,宛如仙人。

    “苏姑娘,在下拒绝现在和你决斗!在下和小鱼儿先约的决斗,若决斗过后,在下侥幸活着,苏姑娘仍旧想决斗的话,在下在再来领教。”花无缺风度翩翩的拒绝。

    “江玉郎!”苏樱气愤道,差一点她就成功了!肯定是江玉郎记恨小鱼儿让他当书童的事。

    她恶狠狠的瞪了江玉郎两眼,才闪身离开。

    龟山最顶峰,决斗如约进行。

    小鱼儿与花无缺已遥遥相对。

    观战的众人也都选好地方,屏住呼吸,等待开始。

    “开始!”随着燕南天的叱声,两人已猝然动手。

    花无缺现在很平静,他其实早已选择了赴死!他希望小鱼儿活着,即使没有那么多人在他耳边恳求他别杀小鱼儿,他也不会杀他的。

    因为他是他的兄弟,凭着他心中的奇妙感应,他无比肯定。

    他之所以答应这一战,是为了“移花宫”,作为邀月宫主的弟子,他不能怯战,那是他师傅的心愿。

    只是,他的目光远远的瞧了眼江玉郎。

    在他被小鱼儿杀之前,他是不是应该好好揍上他一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成江玉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虚并收藏重生成江玉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