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 > 第057章 情敌见面

第057章 情敌见面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江边的风很大,林希的一头乌黑秀发吹得凌乱,寒风扑在脸上,真不是什么舒服的事情。双手随意搭在栏杆上,粉唇紧闭,她目光直直看着江面。

    “有什么事你就说吧。”良久后,她把额前的秀发都撩到耳后,露出白皙无暇的小脸,口吻淡淡的,心中十分厌恶沈景琦的做法。

    “离开权家,回到我身边。”

    她清澈的大眼睛闪烁了一下,随即皱眉。“沈景琦,人有时候太执着不是什么好事。”若是她回到沈景琦的身边,没病也会整出病来。

    “你以前不就是喜欢我的执着吗?”沈景琦的唇抿得紧紧。

    “别把我和林希儿弄混了。”她一如既往的否认。

    “这一周之内,我的父母都会留在国内,你也就整些什么事出来。”她现在很确定,身上没有追踪器,身边也没有人跟在身后,正是离开权家的好时机,她可不允许这个时候出了任何差错。

    “一周之后,你回到我身边是吗?”

    “想太多了。”

    “你舍不得离开权家,还是迷恋权昊给你带来的权利?”一提起权昊,沈景琦整个人身上都透着一种不悦。

    “在权家有什么不好,既有高高在上的身份地位,也有掌握别人生死的权利,对于我这种贫民出身的人来说,迷恋是正常的,没有人会舍得放弃手中的权利,包括你在内,比如说,你舍得为一个女人放弃整个沈家吗?不可能吧。这就是现实。所以别再说这些蠢话了。”为了摆脱沈景琦,她说的违心话可真是不少,就是不知道他能否听懂她的话语。

    “你回到我身边,你一样可以拥有高高在上的身份以及权利。沈氏集团已经在倒闭的边缘了,这是谁的杰作,你应该很清楚。”她,沈氏,在他心里,没法比出高低。

    “沈景琦,权昊对你下手,这是你活该。”林希大有幸灾乐祸的意思,眼角上挑,魅惑又水灵灵的。

    “一周后,我派人来接你。”沈景琦不想再把话题继续,三年前破碎的心,遇到重生的她时,好不容易缝合了一点,如今再次被她无情的话语刺激,他的心碎成了粉碎。

    “沈景琦,别给脸不要脸,一周后,你敢派人来找我,你就等着承受后果。”一周后是她计划离开的日子,若是沈景琦破坏了她的计划,就等死吧,旧情她不会念的。

    “希儿,权昊对你真有那么好吗?好到你可以为他无视我的真心。”沈景琦痛苦咬紧牙,心底不断涌出悲伤。

    “懒得给你废话,你根本就听不懂人话。”林希嫌弃十足道。想让她承认是林希儿,门都没有,要是承认了,她宁愿现在就跳江自杀。

    “权家大少爷对你而言,真的有那么大的魅力吗?”

    “我在意的不是权家大少爷,我在意的是权家二小姐的身份,不管身在那个时代,有权有势过得也不会很差,起码不用为生活劳累奔波。”

    “回到我身边,你一样可以有权有势。”沈景琦停顿了一下,注视着她布满了霜冰的俏脸,他自嘲的笑了。“你知道权昊为什么对你这么好吗?”

    “知道和知道那又怎么样,这都改变不了我是林希的事实。”鬼才知道权昊对她那么好的原因啊,反正她不太相信,他三年前就喜欢上她,一个面黄肌瘦的小丫头令一个成年男子喜欢上,这是世界奇人异事吗?!虽说这年头变态很多,但是她不觉得这种事会狗血的发生在她身上。

    “你是他的命定之人的事,你知道吗?”收起暴躁和伤心的情绪,沈景琦淡淡问道。“权家的隐秘,你知道多少?”

    三年前听过命定之人这一个称呼,那年她觉得有些好奇,三年后的今天,她没多大好奇,她都要离开了,权家的隐秘关她什么事?

    “我知道啊,就因为他才对我这么好!”林希微微撅起粉唇,佯装知道的样子。

    “你在说谎!”直直注视她清澈明亮的大眼睛,没有看到眼波流转的他,直觉认为她是在说谎。“权家每一代都有一人继承被诅咒的血脉,那个人每当月圆之夜都会痛苦不堪,要是找不到命定之人,活不过四十岁。月圆之夜时,你难道没见过权昊疯狂的模样吗?”

    面对情敌,他做的只有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权家的这些隐秘,他花费了很大力气才查到的。

    说到这个,林希的记忆慢慢清晰起来,说来,月圆之夜那一晚,权昊是极少留在家里的,而她在月圆之夜见到她时,他都是疯狂自虐的样子,倒是符合沈景琦所说的样子。联想到三年前那两个家丁的话语,她心中不得不怀疑沈景琦所说的话语是真的,只是这个命定之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希儿,你的表情告诉我,你对这些不了解,这不像是你的风格,以你的能力,怎么可能安心待在一个陌生人的家里,这些你都不去打听吗?还是说,你为了缓解权昊的疼痛,已经跟他上床了。”沈景琦越说下去,面色越来越青,一想到她会承欢在别人身下,他的心就是止不住的痛。

    “沈景琦,说话放干净点,我林希怎么说,也才十五岁,我用得着这么早和别人发生关系吗,你以为我是你啊,私生活混乱不堪,上过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几百,也不知道有没有染上性病。”他的话语,令林希非常不舒服。

    “对不起。”沈景琦很抱歉,是他刚才说话激动了。

    “别拿你的思想来衡量我,你就一神经病外加放荡不堪送给别人都不要的烂货。”看不惯沈景琦每次错了,都会摆出这个抱歉的面色,装给谁看呢,她不稀罕。

    “希儿,对不起。”

    “我不需要对不起,你要真想道歉,立刻、马上给我跳江自杀,我看到你恶心。”

    “对不起。”除了对不起,沈景琦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林希横眼一瞪,转身往林家的方向走去。“以后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恶心死了。”

    她的离去,他没有打算去追。“一周后,我派人接你,权昊那边我会摆平。”

    回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沈景琦,林希看到地上的树枝很想拿去抽死这不要脸的,“你能摆平权家再跟我说。”

    权家是天朝排名第一的世家,纵横黑白两道,势力不仅仅在国内,国际上也是有名的大势力,帝都是权家的大本营,沈景琦要想在这摆平权家,恐怕权家在这之前就把他灭了。

    “一周后,我期待你和我一起生活。”权家对他固然是个威胁,可为了希儿能回到他身边,损失一些又何妨。

    “懒得理你。”有些距离的林希,依然能听到沈景琦说的话语。

    沈景琦妖魅的弯起唇角,颠倒众生的眼眸闪现把握点点光芒。

    路边停留了许久的跑车,车主终于打开了门下来。

    冰冷无度的眸注视站在江边的沈景琦,权昊面上掠过一丝戾气,关上车门,他一步一步走近沈景琦。

    迎面走来的权昊,沈景琦一点都不意外,唇角微抿,开声便是讽刺。“真没想到,不可高攀的权少,也爱玩监视这一套。”

    “总比你得不到的好。”权昊毫不孙色的讽刺道。

    “我怎么可能得不到,得不到的是你,高贵的权家人也是有致命的弱点的,得不到命定之人的爱,你能撑得过四十岁吗?”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对暂时抢走了她的人,沈景琦没办法做到心平气和,一开口都是讽刺。

    “这用不着你担心,你还是担心沈氏集团吧。”权家的隐秘,很多暗中的大人物也是知道,毕竟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沈景琦知道这些又何妨。

    “为了命定之人,你真是舍得。”沈景琦冷冷一笑,“沈氏集团我根本就不在乎,那不过是我的一个玩物,你要毁就毁。”他沈景琦不靠做正当生意活着,是否毁了他正当的生意,请随便。

    “沈家的少当家果然名不虚传。”沈景琦在她出现那一天起,他就派人查沈景琦的家世背景了。“你来纠缠希儿,无非就是因为林希儿罢了,把她当成林希儿的替身,你很理直气壮。”

    “她不是替身,她就是林希儿,她的灵魂附在林希身上。既然你都把我的家世背景调查清楚了,必然知道希儿和我之间的爱有多深,你现在把她绑在你身边,终有一天她不会属于你。”大家都是站在金字塔顶尖的人,跺一跺脚能带来多大的震动,他们清清楚楚。权昊调查他,他调查他,一样的作风而已。

    “真是荒谬,你口中的林希儿今年二十五岁,在三年前偷我的玉佩时,由于操作飞行伞不当,已经去世了。”

    “身处于世家,不能用科学解释的事情看来你不接受。你喜欢她,不过因为她是你的命定之人,无非就是让她和你发生关系,来止住你该死的疼痛。”说到这点,沈景琦忍不住激动起来,他不允许希儿被人玷污。

    权昊双拳握紧,面色铁青,滔天的怒火蔓延全身。

    “沈景琦,你侮辱谁都无所谓,惟独不能侮辱我对她的爱。”话音刚落,愤怒的权昊扬起拳头,准确的打在沈景琦的嘴边。

    又被打了,唇角溢出血丝,沈景琦咬紧牙。“权昊,别以为有权家给你撑腰,你可以为所欲为,我沈景琦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挥起拳头,他闪电般的速度一圈击中权昊的脸上。

    俊帅的脸很快起了一片青紫,权昊眼睛出现嗜血的光芒,”我能有今天,可不是权家能给的。“说罢,他的拳头又快又狠把沈景琦的头颅打歪。

    烈火在两人身边烧着,烧的他们满心难受,他们高傲的自尊都因为对方而受损害。

    ”权昊,既然你想打,我奉陪。“作为沈家的少当家,他还真没怕过谁,今天没有枪没有其他武器,他就赤手空拳揍死早就应该死的权昊。

    两人很快扭打在一起,对方都是自小开始铁血训练的,动起来手,可是招招致命。两人俊帅的脸蛋青紫交错,唇角溢出血丝,显得狼狈至极。

    俩帅哥对打,经过的人好奇八卦的远远观看,也没一个人去劝架,原因是不敢,这年头扶个老人都能被敲诈,去劝架万一打伤这不亏大了。

    在江边时,林希就发现权昊在不远处,只是她不想让沈景琦知道,也不声张。回到林家时,她迫不及待的拿个望远镜走到阳台看江边情况,这不能怪她,实在是好奇心上来了。

    调整好望远镜,看到江边上聚集了不少人,再一转移方向,看到的场景惊得她下巴都要掉了。她竟然看到权昊和沈景琦扭打在一起,两人出手可没有温和之说,招招都能毙命。

    看了好一会儿,她摸了一下下颚。

    为什么两人是势均力敌的,为什么权昊就不能抽死沈景琦这个神经。

    ”你在做什么?“林辰拿抹布到阳台晾,意外看到自己妹妹一脸纠结。

    ”没看什么。“林希收起望远镜,斜眼看了一下正在江边搏斗的两人。

    晾好抹布,林辰跟着回到客厅坐着。”来找你那个人是谁啊?“

    ”你一男的,也这么八卦干吗?“甩了个眼刀子给林辰,林希不想提到沈景琦。

    ”身为哥哥的,关心一下妹妹的生活很正常吧?别拿鄙视的眼神看着哥,哥不是那种长舌妇。“自己妹妹甩的眼刀,林辰错认为是鄙视。

    ”我没鄙视你,我只是看不起你。“林希气死人不偿命的说句,拿起望远镜就回到自己卧室。

    关上门后,她趴在窗边,用望远镜继续观看刚才的场景。

    江边上,打斗了半个小时的权昊和沈景琦,他们体力虽好,可也禁不住遇到身手差不多的对手,他们累了,便停止了动手。

    两人没有气喘,那青紫交错的脸上不悦冷着,目光都不愿意放在对方身上。远远围观的人民群众,见到打架的两人停止了动手,也逐渐散去,江边上只剩两人面对面。

    ”养尊处优的权家大少,身手还挺不错的。“抹着脸上的血迹,沈景琦狠狠道。

    ”你也不差。“难逢对手的权昊,经过一场淋漓尽致的对打,也不吝啬称赞。

    ”我不会把希儿让给你的。“

    ”她爱的只能是我,而你注定是过客。“权昊十分笃定的说道,只是他现在的脸不好看,说起这话,气势是足了,可这血迹斑斑的脸看起来缺少了说服力。

    沈景琦嗤笑一声,轻蔑道。”别高估你在她心目中的地位。“

    ”拭目以待。“权昊冷冷扔下这句话,便回到车上。

    目光往林家所在的楼层看去,沈景琦唇角一抿,不悦的开车离去。

    此时此刻,正欣赏得开心的林希,看到没有了打斗场景,心里满满是不舍啊。两个都是讨厌的人,怎么都不用全力把对方打死打残呢,她会很开心的!

    脑海里幻想的情景即止,林希忽然想到有些事情要做,急忙放下望远镜,匆匆地往楼下走。沈景琦一来找她,权昊就出现在这里,这证明什么,证明权昊对她的行踪还是非常的清楚,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权昊注视了许久林家的方向,觉得是时候离开了,他关上车窗,准备发动车子离去。视线往前方一看,看到她正急匆匆往他这边走来,他马上开门落地。

    因为急着跑来的林希,气有些喘,果然日子过得太安逸,体力变得也不太好了。

    ”希儿,怎么了?“她面色带潮红,他轻拍着她的背。

    远处看人打架挺爽的,怎么一近看权昊的脸,她不禁笑了。”你好丑啊!“看惯了权昊俊美的脸庞,突然看到他面带血迹有些红肿的样子,她觉得有点搞笑。

    ”过几天就会好了。“他摸了摸脸。

    ”下次不要和沈景琦那神经病打架了,他疯就疯,你不要陪他疯。“不是非常清楚两人打架是为了什么,不过她还是能大致猜到。两个同样出色的男人为她打架,这种感觉,作为一个女人是很有虚荣感,不过呢,暗爽以后,就是厌恶了。”

    “嗯。”他听她的。

    林希伸手摸了摸他红肿的脸蛋,“痛不痛啊?”

    伸手握住她的手,权昊笑了,“不痛。”她的触摸胜过良丹妙药,她是在关心他吗?心里暖流划过,热热的、胀胀的感觉,他全身都很舒服。

    从他手中抽回手,她眨巴了一下眼睛,细致的想要看出权昊眼中的不同。没有看出不同,她只得直接问了。“你现在还在我身上装了追踪器或者是窃听器什么之类的吗?”

    “没有。”他很诚实的回答。

    “真乖!”得到想要的答案,林希吻了一下手心,再把手心贴在他脸上。“这是给你的奖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冉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冉冉并收藏权少溺宠,娇妻难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