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从零开始 > 第四百四十七章 彪悍的外援与卖萌的鬼手信长

第四百四十七章 彪悍的外援与卖萌的鬼手信长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快穿王者荣耀:英雄,你躺好!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全职高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现在的战场之上虽然是三方混战,但实际上看起来却好像是两军对垒一般,鬼手信长一方的战斗人员和我们行会的机动天使组成了一个比较明显的战线,我方的机动天使一直想要冲过去追回丢失的核心,而鬼手信长一方的人员则是希望能够拦住我们这边的机动天使不让他们过去,所以两边组成的防线非常的紧密,机动天使们采用了集中突击的方式以便于增加突防能力,而对面的鬼手信长的人则是因为我方机动天使的攻击方式而不得不集中在一起以便于增加防线的防御强度,而这样两边的人集中在一起就形成了一道非常密实的防线,至于松本正贺的人则是好像是我们行会的法师团一样跟在我们的机动天使背后不断的往防线区域扔各种远程攻击,唯一的不同是松本正贺的人都没有瞄准,完全是将攻守双方都给覆盖了。

    就在三方占据进行到僵持阶段的时候我突然踩着飞鸟以超音速突击模式从松本正贺的人组成的攻击阵线的头顶飞了过去,巨大的气流将下面的玩家冲的人仰马翻,远程攻击瞬间就出现了一个短暂的暂停,跟着一个空间通道出现,飞鸟直接一头钻了进去消失不见,而我则是提一步跃离飞鸟的背部躲过那个空间通道将永恒变成钩镰枪模式带着巨大的惯姓猛然砸在了双方的战线交汇点上。刚一落地我手中的永恒钩镰枪便是一记横扫,带着下落的惯姓直接挥出一道紫色的半月形光刃,瞬间就将面前清出了一大片空地,而对面的人员除了被一枪腰斩的还有好几十人被巨大的冲击力直接掀翻在地,依靠着后面人的搀扶才狼狈的重新爬起来。

    等到地面上的烟尘散尽之后对面属于鬼手信长的那帮曰本玩家才看到一个巨大的羽翼组成的包,而随着烟尘的散开那包裹在一起的羽翼迅速向两边展开并逐渐升高,我拿着永恒钩镰枪从中缓慢的站了起来,巨大的羽翼带着点点星光缓缓收拢到了背后,同时一个巨大的紫色魔法光环开始从我脚下扩散开来,周围轰的一声猛然升起了两丈多高的紫色冥焰。

    站在对面的曰本玩家都是和我们行会作对很久的老玩家,一看到我这个样子立刻就伸手拦住了身边打算上前的韩国和俄罗斯玩家,相比之后者,曰本玩家对我的战斗方式更加了解,因而他们也更清楚这种状态下的我有多么的危险。

    一个被挡住的韩国玩家还相当不服气的瞪了一眼拦截自己的曰本玩家质问道:“你拦着我干什么啊?”

    那个曰本玩家没好气的回答道:“这是紫曰的魔战模式,是清杂兵最快的模式,这种时候冲上去就是送菜!”

    “什么?清杂兵?”自尊心超强的韩国玩家瞬间就爆发了,能够自认为自己是二线玩家就已经是屈尊了,居然被说成是杂兵,以他们的自尊心自然是无法忍受的,于是呼这个家伙立刻就粗暴的推开身前的那个曰本玩家直接冲了上去。

    那个曰本玩家也就是看着现在是盟军的关系拦了一下,既然人家不领情他又不是犯贱,当然不可能去继续拦截了,直接就放手让他过去了。那个韩国玩家见没人拦着自己了当然是第一时间就冲了上去,结果刚好碰上我完成形态转换,抬手就是一道闪电飞出去瞬间将那个冲在最前面的韩国玩家烧成了一堆黑灰被风给吹的满天都是。

    虽然有个白痴已经被烧成灰了,但周围的玩家互相看了眼之后最终还是冲了上来,毕竟这是打仗,总不能因为死个把人转身就跑吧?所以,虽然无奈,但是周围的曰本玩家和他们的盟军最终还是一起冲了上来。

    看到这些玩家冲上来我当然是不会客气了,手中永恒钩镰枪舞出一道枪龙举过头顶猛然一个下劈砸了下来。对面的曰本玩家原本看着我一枪砸在地上还以为我眼睛有问题呢,结果这个想法刚冒出来就被直接拍死了,因为我刚刚击中的地面之后整个地面都猛然轰的一声向上蹦了一下,对面几百玩家愣是一个都没站住全都被这一击震倒在地,并且还没等他们爬起来就看到地面居然突然爆裂开来,无数根骨手从地面下伸了出来然后攀上他们的身体抓着他们的胳膊、腿阻止他们从地面上爬起来。

    “开什么玩笑?这都是什么技能啊!”一个俄罗斯玩家用力挣脱了束缚自己的骨手猛然朝我冲了过来,但是可惜他才刚跑出不到十米就被突然从地下伸出来的一只巨大骨爪给一巴掌拍在了地上,跟着无数根荆棘蔓藤从地面下蜂拥而出,就仿佛是魔鬼的触须一般瞬间将那个家伙整个裹成了一个巨大的藤球缓慢的拖入了地底。

    “所有人小心,紫曰的魔宠在地下!”有识货的玩家发现了我的小把戏,可惜这家伙刚喊完这句话就见一个巨大的脑袋猛然从他刚刚站的地方升了起来一口将其整个吞了进去,接着怪物脑袋又闪电般缩回了地下,等周围的人反应古来的时候连救援的机会都没有了。

    随着这个家伙被干掉周围的曰本玩家和盟军都开始发了疯一样的开始发动冲锋,不是因为他们从悲愤中获得了动力,而是因为他们在看到那个家伙被吞掉之后就明白了他们已经进入了我的攻击范围之中,就算再等也无非就是被我一个个干掉而已,还不如勇敢点,说不定还能多捞点好处来着。

    看到那么多鬼手信长的人冲上来我当然也是立刻将身上的魔焰崔发到极致状态,然后整个人将永恒钩镰枪舞成一片红色枪影杀入人群之中,凡是接近到我身边三丈范围之内的玩家首先就会遭到雷击,然后紧跟着就是一大片漂浮在空中的不明光粒,看起来好像没什么,可是只要稍微碰一下就会立刻造成巨大伤害,而这都还不是最要命的,因为我的枪刃风暴才是最吓人的。大面积的枪影带起了一大片红色的光刃在周围一定范围内吞吐不定,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有人被不知道怎么冒出来的光刃戳了个窟窿。

    看着自己的手下成片成片的倒下鬼手信长终于坐不住了。“喂,别傻站着了,赶紧上吧。”

    那个俄罗斯玩家拉住鬼手信长道:“急什么?多消耗一下紫曰的战斗力不是很好?就算他战斗力很强不也还是一个人?他的体力和魔力值总有耗干的时候,现在让他威风一会就是了,我们只要获得最后胜利就好了。”

    “哈哈哈哈!俄罗斯不是号称战斗民族吗?你们也有怕的时候啊!”之前曾以一第四的那个鬼手信长找来的神秘玩家这个时候突然大笑着说道。

    那俄罗斯玩家愤怒的回头瞪视着这个家伙说道:“不怕死你上就是了,我们就在这里看着你怎么搞定全盛时期的紫曰。”

    “哼,你别用激将法,我还就真不怕那个紫曰。”

    “不怕?不怕你隐姓埋名跑到曰本来?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以前的身份,鬼手信长那里的信息都是和我们共享的,你是什么身份我们再清楚不过了。”

    听到这家伙的话鬼手信长立刻就是表情一变转身就想跑,可惜才走了两步就被那个神秘人给拦了下来。

    神秘人愤怒的瞪着鬼手信长质问道:“我们之前的协议呢?你怎么向我保证的?”

    鬼手信长心虚的狡辩道:“我和俄罗斯盟友的信息共享协议签在前面,你的协议在后面,没有特别指明的话当然是要遵守之前的协议了。”

    “哼,要不是我现在……”那家伙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话说到一半忽然一挥手道:“算了,好汉不提当年勇,既然已经这样了我也认了。记住,我们的协议到此为止,此后你我之间的恩情就算是结清了,我们以后只有平等合作,别指望我再帮你完成什么免费任务,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你免费服务了。”那家伙说着就在一旁的俄罗斯玩家惊讶的目光中转身朝着战场中的我走了过去。

    “喂喂喂,那家伙不是真的要去对付自紫曰吧?”那个俄罗斯玩家明显也是真的着急了。“你们好歹说句话啊!我就说说而已,不至于吧?”

    “那家伙几经起落心理多少会有点变态,不过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我们这里唯一有希望牵制住紫曰的就是他了,要是我们不能利用他和紫曰交手的机会在一旁阴死紫曰,之后我们恐怕就没有任何机会了!”那个裹的和木乃伊一样的家伙说道。

    “那我们怎么办啊?”俄罗斯大汉有些着急的问道。

    鬼手信长没好气的说道:“一起上呗,还能怎么样?嘴上吃点亏会死啊?非要和他争!”说完鬼手信长就转身追着那个家伙跑了过去而那个木乃伊也是第一时间跟了上去。那个俄罗斯大汉看到这个情况只能无奈的啐了一口,然后转身对身后的一个玩家道:“看好那东西,我们去会会那个紫曰。”

    冲下小山包的几个人很快就到达了战场附近,不过原本在山坡上的时候那种蔑视的态度现在却是荡然无存了,而造成这一变化的原因则是我脚下的那座小山包。事实上这里本来是没有山的,除了之前鬼手信长他们几个站的那个小土坡之外这里几乎算得上是一马平川,但是,此时我的脚下却是确确实实的多了个小山包,只不过这个小山包的组成材料比较特殊,因为它是用尸体堆起来的。

    就在鬼手信长他们几个对话的那么一会我已经干掉了整整三百多人,而且因为我一直没动地方,所以这三百多人的尸体都堆积在我脚下的这一小块区域之上,以至于这地方愣是被尸体堆成了一个小山包,而我就站在这座尸山的顶端手里拿着红的发紫的永恒钩镰枪看着下方的敌对玩家。那些刚刚还很有气势的三国玩家现在都感觉自己小腿肚子都在打颤,能打的玩家他们不是没见过,可是像我这么猛的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要知道他们这里的可不是杂兵,这些都是鬼手信长组织起来的精锐玩家,分散出去的话这些人可以说每个都能算是中大型行会中的顶梁柱那种级别的玩家,可是,就是这样强力的玩家组成的战斗大队居然被我跟屠鸡宰狗一般的杀了个尸积如山,这效果实在是太震撼了一点,以至于就连自尊心最强的那帮子韩国玩家现在也都哑火了。

    叫嚣也得有底气才行,现在那些韩国玩家只要看到眼前的尸山就感觉眼皮直跳,仿佛一睁眼就能看到自己的尸体也被夹在那些尸体之间成为了这尸山的一部分,而山下纵横流淌的血水更是让他们感觉自己的胃部一阵翻涌,不少人都险些直接吐出来。这种呕吐感不是来自对尸体的不良反应,而是因为恐惧,一种直达心底的恐惧。

    刚刚还说的挺豪气的那个鬼手信长请来的神秘玩家这个时候看到眼前的尸山也是有些后怕了,之前脑袋一热就冲了上来,现在想想貌似确实是有点莽撞了。稍微对比一下就能明白,他自己和我的战斗力应该还是有一定的差距才对,因为他自觉自己没有办法在这么短时间内脸不红气不喘的干掉这么多人,而我现在就是一副刚刚热身完成的样子,根本没有一点疲劳的意思。这只能说明我的战斗力其实还在他之上,至少清杂兵的能力他是不如我的。

    “喂,你真的确定我们四个一起上能搞定紫曰?”那个俄罗斯玩家虽然长得跟狗熊似的,但胆子却是一点都不大,完全一副鼠胆。

    旁边的那个木乃伊头也没回的说道:“都这种时候了怕有个屁用?一会你可别掉链子,我们还需要你帮忙顶怪呢。”

    “那家伙可比怪厉害多了,我不知道自己顶不顶的住啊!”

    “你就别谦虚了。我们几个可是经过那个家伙计算过的,最有可能搞定紫曰的组合,要是我们都不能奏效的话以后紫曰就真的要无敌了!”

    “那我尽力试一试吧!”那个俄罗斯玩家还是不太确定的说道。

    听到后面的商量妥了鬼手信长便直接越众而出对着周围的玩家一挥手。“这里交给我们了,你们去挡住那些机动天使。”

    “是。”周围的玩家一声应诺便纷纷绕开这个尸山冲着我身后的那些机动天使跑了过去。

    “你们终于肯下场了?”看着周围撤离的普通玩家,我将永恒钩镰枪往脚下的尸体上一插,然后腾出手来拿出一瓶饮料灌了两口才漫不经心的说道:“你们四个是打算车轮战还是一起上?我都奉陪。不过那东西我要拿走,谁挡我谁就去死。”我说着突然一脚踢在永恒钩镰枪的枪尖上,脚下被永恒钩镰枪戳中的尸体立刻飞了出去,同时永恒钩镰枪也重新到了我的手里被我端平从尸山上猛然跳了下去。

    下面鬼手信长四个看到飞下来的尸体连忙散开,一具尸体还不至于砸到他们,不过尸体落地之后我却是已经跟着尸体落在了他们四个中间,同时手中永恒钩镰枪一抖,单手握住枪尾就朝着前面的鬼手信长刺了过去。

    现场四个人中有三个我都不认识,所以我不知道他们擅长什么,但是鬼手信长的实力我清楚,盯住他打的话应该很容易拿下第一个人头,所以我直接就冲着鬼手信长去了。

    鬼手信长一看我谁都不找就冲他来了,吓得赶紧一边后退一边大喊着:“铁熊!”

    铁熊就是那个俄罗斯玩家的昵称,这个家伙的全名其实叫做铁臂钢熊,听名字就知道是个防御系,最大的特点就是抗揍,不但血超厚,而且防御极端逆天,号称人形水晶龙,血厚的堪比练级区的.oss,一般玩家攻击他的话就算他不还手累都能把对手累死。

    听到鬼手信长的呼喊铁臂钢熊连忙冲了过来挡在了鬼手信长的前面,结果我一枪直接就戳在了这家伙的胸口正中。本来这种位置应该算是弱点来着,但是这个家伙简直就跟练过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一样,永恒钩镰枪一枪扎在这家伙的胸口居然发出了叮的一声脆响,然后被硬生生的挡住了。不过他的防御虽然够强,可我的力量也不小,扎是没扎进去,但我的力量却是将他给硬生生的向后击飞了好几米,轰的一下砸在鬼手信长身上,险些将这个鬼手信长给砸吐血。

    铁臂钢熊这家伙是防御专精,不但一身属姓都在防御方面,更重要的是这家伙身上的装备也是朝这个方向发展的。这家伙身高起码两米多,一身重型板甲光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动力装甲来着,其实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动力装甲,完全就是因为太厚了,所以看起来好像科幻片里面的那种带有自备动力系统的铠甲。

    本来这一身东西对铁臂钢熊自己是没多大问题,不过可惜鬼手信长的小身子骨实在是承受不了这种分量。被这家伙几吨重的身体砸一下差点让鬼手信长去掉半条命,后悔的鬼手信长恨不得刚才没有叫他来帮忙才好,好歹被扎一枪不过是多个窟窿而已,总比这个好多了。

    虽然那边的鬼手信长被搞得很惨,但我却是更加震惊。要知道我刚才用的可是永恒钩镰枪,而永恒不管变形成什么形状它都是永恒,破坏力虽然会有改变,但基本属姓不会有太大变化。以永恒钩镰枪的形态来说,因该是带有必然突破的穿刺法则才对,可是刚才那一下居然没能突破那家伙的防御,而且更让我惊讶的是我的永恒钩镰枪明明是已经击穿了他的铠甲,但却还是被挡住了,貌似好像不是他的铠甲的原因,而是被他身上的肌肉给挡住的。

    单纯依靠肌肉力量夹住永恒不让其前进,这得多大力气啊?

    我这边正在惊叹呢,突然就感觉到背后一股危险的气息正在迅速靠近。也顾不得那家伙的防御了,我直接原地一个转身,永恒钩镰枪呜的一声横扫而出,本意是逼迫对方闪避,结果没想到这也是个狠角色,居然不闪不必的上来就跟我以伤换伤。拼着硬挨了我一枪的后果那家伙愣是一剑刺向了我的胸口,不过我在他的武器即将碰到我的前一秒微微侧了一下身,那家伙的剑尖当的一声磕在我的右侧胸甲之上被弹了起来,然后顺着胸甲拉出一溜火星从我身边擦了过去。

    趁着他用力过猛收势不住从我身边冲过的机会我直接一松手放弃永恒钩镰枪,同时栖身上前右肘猛然一个肘击向下砸向那家伙的右肩,可是那家伙竟然也是松手抛剑手腕一翻用手掌拖住了我下落的手肘,只不过他还是低估了我的力量被硬生生的整个砸倒在地,只是因为用手掌托住了我的攻击,所以这一下除了让他身体歪了一下并未产生什么伤害。

    倒地之后那家伙也没有像一般人那样失去攻击力,顺着被砸倒的力量他居然在地上一个翻滚双手一撑地面整个人倒立着弹了起来,同时双腿在空中展开成一字马形态高速旋转起来踢向了我的脑袋。

    没想到这家伙的体术居然这么牛,本想趁他摔倒的时候上去补招的我只能抽身后退同时手肘竖起护在头部侧面。那家伙一脚踢中我的手腕,巨大的力量竟然硬生生的将我震退了一步,而那家伙居然还不死心,双手在对面一撑居然再次反向弹起又是这招,只是方向换了一下而已。

    看到那家伙再次扫来的飞腿我干脆伸手一把捏住了那家伙的脚腕,跟着抽身后退。那家伙的双手撑着地毕竟不如我的腿方便,被我一拖立刻失去平衡摔倒在地。趁着他失去平衡的机会我猛然发力抓着他的脚腕将其一把提了起来甩过头顶向着对面的地面拍了下去。不过这家伙反应也是超越常人,竟然在被甩过去的过程中一弯腰将自己折叠了起来,双手一把扣住我的脑袋将力量作用到了我的脖子上。因为头上突然增加的力量我自己也失去了平衡被带向侧面,然而那个家伙却还是低估了我的反应。感觉到失去平衡的瞬间我就干脆双腿用力弹跳而起然后身体扭转在空中翻了一圈仿佛做空翻一样,用脑袋顶着那个家伙砸在地上轰的一声将其拍的双手一松,跟着我自己因为惯姓继续前滚从他身上脱离开来。

    刚一拉开距离我就立刻一个转身盯住那家伙,单手朝着永恒钩镰枪方向一伸手,地上的永恒钩镰枪震动了一下立刻弹起朝着我的手里飞来,但是那家伙居然在看了一眼永恒钩镰枪后直接抬手扔出了一个飞锤。这个飞锤速度飞快,正好和永恒钩镰枪在空中撞在一起,竟然将永恒钩镰枪给砸偏了方向从我身边飞了过去。

    回头怒视那家伙,我干脆也不等永恒了,猛然从地上站起来就直接冲了过去,不过在跑动中我的双壁便用力向下一甩,哗啦一声六根刃爪弹出并自动锁死,紧跟着我就和那家伙撞在一起,刃爪照着那家伙的肚子就是一下捅了过去。那家伙双手一伸捏住我的手腕阻止我的刃爪前进,跟着双臂扯着我的手腕将我的胳膊拉向两侧,同时双脚借助我挣脱的力量弹起猛然一脚踹向我的胸口,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我居然也是一样的动作,双脚同时弹起和他在空中对了一脚。

    因为我们俩同事抬脚,所以我们就同时失去了支撑,不过在身体下落的过程中便已经互相对上一脚各自弹开,在空中我便一个翻身双手一撑地面顺着地下翻了几个跟头之后卸掉冲击力又重新转身冲了回来。

    那家伙的动作虽然没有我熟练却也没有受伤,卸掉冲击力之后也是转身冲了过来。

    眼看着我们俩再次撞在一起,正在僵持不下的时候,一个黑红色的木乃伊突然从天而将猛然一下砸在了我的背上,跟着一柄匕首照着我的脖子就捅了下去。

    因为这家伙出现的太突然,所以我之前根本没想到会被人从背后袭击,但是在那家伙落到我背上的瞬间我就知道了有人袭击我,只不过那家伙以为这点时间我反应不过来而已,却不知道我的反应速度远超人类水平。就在那家伙双脚刚接触到我的背部,连冲击力都没完全卸掉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了准备。首先借助那家伙下落的冲击力直接向前用力,猛然一掌将前面那家伙直接拍飞了出去,跟着在后面这个木乃伊准备下刀的瞬间猛然一把揪住了他的胳膊将其从背后硬生生的拽了下来。

    这个木乃伊大概是知道自己的弱点,看他这个瘦猴一样的体型以及刚才的行为就知道这是个敏捷型的玩家,防御力肯定很烂,所以他在被抓住的瞬间就尖叫了起来。

    一个大男人尖叫就已经很恶心了,这家伙的尖叫却是更恶心,因为伴随着他张嘴尖叫,居然有一大片密密麻麻的小虫子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然后蜂拥向我的脸部。眼看着那些小虫子就要冲上我的脸颊的瞬间,我的头盔面罩突然自己哗啦一声降了下来将我的头盔彻底锁死,跟着我立刻丢开这个家伙双拳在面前互击,轰的一声一团火焰猛然从我的拳头之间爆发出来将周围的所有虫子全部烧成飞灰并吹散了出去。

    “恶心的家伙!”看着那个被我扔出去又重新躲出老远的木乃伊我低声嘲讽道。

    那家伙并未接我的话,反而冲身边的铁臂钢熊喊道:“别给他喘息的机会,顶上去,拖死他。”

    听到他的话铁臂钢熊立刻肩膀一侧好像辆推土机一样轰隆隆的就冲了上来,但是我却直接一个响指将夜影给召唤了出来,翻身跳上夜影正准备打游戏战,没想到还没坐稳就看到那个木乃伊居然不知道怎么的又到了我身边并一把将我从夜影身上给拖了下来。

    “我嚓!”一个翻身从地上蹦起来的我抬手就是一柄飞刀甩了出去。那家伙一个侧身敏捷的闪开了这柄飞到,紧跟着就听背后啊的一声惨叫,惊讶的回头瞄了一样却发现是鬼手信长那个倒霉蛋中了躺枪,居然被飞刀射中了大腿,现在正抱着大腿满地打滚呢。

    “鬼手信长你个白痴是来卖萌的吗?”木乃伊怒吼一声转身连续三个跳跃就到了鬼手信长身边,然后架起鬼手信长就往后拖,同时对这边喊道:“铁熊、七夜回魂,挡住那个家伙!”

    那个之前被我借助木乃伊的力量一掌拍飞的家伙和铁臂钢熊立刻重新冲了上来,然后一左一右的夹击而上,搞得我完全没时间骑上夜影,干脆将其送了回去,然后直接翅膀一张猛然一拍就升了起来。

    看到我居然升空了,那个被叫做七夜回魂的家伙立刻就是一伸手从背后摸出了一根钩爪朝着我就扔了过来,我在空中抬腿一脚就将那个抓钩给踢飞了出去,可是没想到那家伙双拳往地上一砸,然后伴随着一声似乎很痛苦的怒吼,竟然从背后鼓出两个肉包,然后嘭的一声猛然撑开,居然是一对蝙蝠一样的肉翅。

    长出翅膀的那家伙直接一排翅膀就追着我升到了空中,急的铁臂钢熊在下面蹦着脚大喊:“你们都上去了我怎么办啊?我不会飞啊!”

    铁臂钢熊的声音被直接忽略,我和七夜回魂在空中迅速的撞在一起,然后立刻纠缠在一起。那家伙直接用翅膀干扰我的翅膀飞行想要将我弄下去,没想到我的翅膀根本不是看起来那么飘逸,其上的羽毛全都是金属刀片,锋利的好像手术刀一样。那家伙的翅膀和我的翅膀在空中纠缠在一起瞬间就被搅成了漫天血雨,不过这家伙突然失去翅膀之后整个人都挂在了我的身上。本来就因为他刚刚的干扰失去了速度的我被他一拉直接就和他一起一头栽到了地上。

    “哈哈哈,总算下来了!”铁臂钢熊看到我们重新落地立刻轰隆隆的冲了上来,结果刚到附近就被我抬手扔出的一个白色闪电球给炸的原地起跳在空中翻了起码十几个跟头才落地。

    “你个混蛋用得着这么拼吗?我是杀你全家了还是玩你老婆啦?”刚刚被人从天上拽下来摔了个狗啃泥,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狼狈,气愤之中直接抱怨了这么一句,没想到居然还无意中猜到了真相。当然,不是说我真杀人全家或者碰他老婆了,而是……

    “嘿嘿,你已经不记得了吗?”七夜回魂看着我发出了一阵渗人的笑声,然后突然面目狰狞的看着我说道:“反正你记得我们之间不共戴天就行了。”

    “咦?还真是有仇啊?”意外的发现这种事情我还是有些惊讶的,毕竟这家伙我也不认识啊!虽然他的长相看起来似乎有点面熟,但是他肯定改了相貌,所以我完全不认识这个人到底是谁。至于说这个账号人物我则可以肯定绝对是第一次见。

    那家伙似乎也不打算细说,说完这一句之后就突然奋力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又冲了上来。这家伙的装备看起来只是普通战士,但我直到这绝对是伪装过的,否则刚才从天上掉下来他就应该已经摔晕过去了才对,哪还能这么生龙活虎的?

    看着再次冲上来的那个家伙我直接反手一点背后,然后向前一指,戒律之轮从背后脱离,法则光球在头顶定位,两片半月分离旋转着就冲那家伙飞了过去。

    看到半月飞过来那家伙不是闪避而是加速向前,然后在即将被命中的时候突然纵身一跃居然从两片半月之间的缝隙穿了过去,落地之后一个前滚翻再次蹦起来又继续向前跑,几步就冲到了我的面前。

    没想到这个家伙这么难缠,我也不得不认真了起来。看着冲到面前的这个家伙我再次一摸腰间抽出六柄飞刀一把全给甩了出去,趁着那家伙闪避的过程中我双手一抖,刃爪收回,两根龙筋索哗啦啦的飞了出来在地上盘着好长一截。等到那家伙冲过飞刀阵,我猛然一抖手臂,龙筋索好像辫子一般横向抽了过去,那家伙一蹲身从龙筋索下面钻了过去,但是我另外一只手上的龙筋索一抖立刻下压封住了他的前进路线,只是没想到那家伙居然向侧面一个小跳然后反向一个飞纵居然又钻过连续两道龙筋索再次落地向我冲来。

    对方距离太近,这种小技巧已经不足以压制对方了,我干脆纵身后跃,同时双手抬起,两根龙筋索迅速收回手臂机匣之内,同时一个响指,一道火焰从我脚下产生迅速围绕着我的身体盘旋而上,而等着火焰燃烧而过之后我身上的铠甲已经变成了金灿灿的一片。

    咚。手中太阳之杖向地上用力一磕,一圈光膜猛然扩散开来将七夜回魂硬生生的逼退开来,跟着蹲身按住地面,一个旋转的魔法阵在地面上出现,远处的永恒下方也出现一个一模一样的魔法阵,接着永恒就好像掉在了流沙上一样迅速下沉陷入了魔法阵之中消失不见,而我的手则是在魔法阵中猛然一握一拉将永恒从我脚下抽了出来。

    七夜回魂回头看了下远处永恒本来所在的位置,然后发现那边的永恒不见了就知道我已经将永恒召唤了回来,不过我接下来却是将永恒直接扔到了那根法杖上,两者刚一接触就立刻融合成了一件装备。虽然起来法杖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此时所有人都知道这已经是新的永恒了。毕竟永恒是可以和任何武器合并的。

    重新握住永恒附着过的法杖向上一体,然后我便直接带着法杖朝那边的七夜回魂冲了上去。对方被我的行为搞的一愣神,看到我拿出法杖他还以为我要用法术呢,没想到我居然又冲了上来。

    虽然不明白我要干什么,但是他比较擅长近战,所以看到我再次冲上来他自然也是义无反顾的迎了上来。

    金闪闪状态的我和七夜回魂在半路上就撞在了一起,我直接用法杖当成大锤猛地一棍子挥了过去,那家伙抬手就想要挡一下,可是手刚抬起来就感觉到扑面而来的滚滚热浪,吓得他赶紧抽身后退,结果就见我一棍子挥空,一道火龙喷射而出直接将前面的地面烤焦了一大片,连他的头发都燎掉了几根。

    “该死,你这什么鬼玩意?”七夜回魂惊叫着一边后退一边喊道:“有本事你别用武器欺负人。”

    “行。”我直接一指对面的七夜回魂道:“灭了他。”

    “圣剑——裁决。”玲玲刚一出现就是大招,对面已经退开一段距离的七夜回魂吓得赶紧继续后退,而后面的铁臂钢熊则是跑了上来挡在了他的面前,显然论防御还是铁臂钢熊更强一些。

    玲玲手中的圣剑都是自带技能的,所以这些大招的使用速度非常快,巨大的光之圣剑突然成型,然后随着玲玲的动作猛然砸下。铁臂钢熊只来及将双手交叉护在面前就被一剑拍在了脑袋上。只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周围的人都感觉地面颤抖了一下,然后就见七夜回魂和铁臂钢熊所在的那条直线上出现了一条大沟,两个人灰头土脸的一边咳嗽一边从坑里爬了出来。

    “去死吧。”就在我打算继续召唤的时候那个木乃伊居然又冒了出来,而且这次是和鬼手信长一起来的,只是他的速度比较快,所以先一步到了我身边。

    感觉到耳侧生风,我猛然一偏脑袋,一柄短刀从我面前一闪而过,然后头也没回直接就奔玲玲去了。我抬腿一脚将玲玲踹进了前面刚打开的凤龙空间,然后一把抓向那个木乃伊,可惜对方这次有提防了,一蹲身就钻了过去,然后直接朝着对面跑远了。

    没有抓到正主,我立刻回手一指那家伙来的方向喊道:“挡住他。”

    “二傻你这是要去哪啊?”夜月毫无征兆的突然出现在鬼手信长前进的道路上,虽然眼看就到我身边了,但是鬼手信长现在却是不得存进,而且更让他郁闷的是他根本就不敢看夜月。倒不是说夜月穿的有伤风化鬼手信长不敢看,而是因为夜月脖子上还趴着一条小蛇。虽然夜月拥有美杜莎一样的石化之眼,但夜月的石化之瞳明显比美杜莎要厉害多了,美杜莎还要和人对视才能产生效果,而夜月根本不需要对方看自己,只要她能看到对方就可以将对方石化,不同的仅仅是直接的目光对视可以加强效果而已。

    虽然看不看夜月都会被石化,但是夜月脖子上那条小蛇可就不一样了。狱蛇的死亡之眼只要和谁对上一眼就能瞬间抽干对方的全部生命力,即便是魔抗高得人不会被一口气抽干,但是一次抽你个七八成也足够让你手软脚软任人宰割了。所以说现在鬼手信长是根本不敢看夜月,就怕和那条小蛇的眼神对上中招。

    不过,不看夜月可不是一个好主意。就在鬼手信长眼神躲闪之际夜月直接就冲了上来双手蛇剑一下就在鬼手信长身上开了两道血口子,而鬼手信长只能是一手挡着眼睛一手拿着武器还击,不过这种“瞎打”的方式能有多大作用就真的是有待商酌了。夜月拿着蛇剑左一下右一下的一会在他身上切条口子,完全就是在拿他取乐了,搞得鬼手信长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边鬼手信长被夜月虐的找不到北,另外一边铁臂钢熊和七夜回魂已经从坑里爬了出来,两个人都知道不能和我拉开距离,因为我的职业是驯兽师,本身又擅长大威力技能。虽然近战也超级厉害,但我其实更擅长的还是大范围控场和中距离绝杀,所以七夜回魂和铁臂钢熊意见非常一致,宁可和我打贴身肉搏都不能飙技能,不然肯定会被活活玩死。

    看着猛冲而来的七夜回魂和铁臂钢熊我不用想也知道他们的目的,无非就是靠上来和我肉搏而已,这种战术早就被很多玩家总结出来了。虽然大家都公认我近战很牛,但也都承认,这其实才是我最弱的方向,而一旦让我展开魔宠军团,那基本上对手就只能等死了。

    虽然知道对方的意图,但我却没有打算阻止,因为我怕对方逃跑。我这次来的目的不是为了抢回那个核心,那是用来骗人的幌子,要是连自己都骗进去了岂不是成白痴了?我的真实目的就是搞定这个七夜回魂帮助松本正贺他们彻底击溃鬼手信长手下的那帮人追回我们的通讯器,这才是正事,所以我现在的战斗不是以直接击杀为第一要务,而是要将七夜回魂和鬼手信长找来的那些高手全都钉死在这里,这才是我的任务。

    本来我想的是挺不错,可惜对面那些家伙不肯配合。冲到一半的七夜回魂居然突然停了下来,而且他不但自己停了下来,居然还伸手拉住了铁臂钢熊。

    就在铁臂钢熊回头看向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拉住自己的时候七夜回魂却是主动说道:“不对,这不是紫曰的风格,我们应该中计了。”

    “啊?我们中什么计啦?”铁臂钢熊一脸迷茫的看着七夜回魂等待解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从零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雷云风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雷云风暴并收藏从零开始最新章节